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目錄 >> 第六百六十一章 神的瘋狂

第六百六十一章 神的瘋狂

作者:死神釣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死神釣者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第六百六十一章 神的瘋狂

看著羅戰建沖進距離自己千米之內,這一次蘇黎沒有再躲避,而是留在了原地。

隨著不斷深入,區域會越來越小,各族強者遭遇的概率也越來越大,羅戰建既然鐵了心想要尋找自己,一味閃避也不是辦法,遲早還是要再次碰上,既是如此,不如就在這里將事情徹底解決。

就算對方真是什么所謂的神或圣,如果想要對自己動手,蘇黎現在也已經不再懼怕對方。

畢竟,他們就算再強大,奪舍的羅戰建和玄華的身體實力有限,又能真正發揮出多少戰力?

就像之前那個綠林布族的長達數百米的墨綠巨蛇,雖然給蘇黎的感覺強大無比,那能量之強便如深淵般看不到極限,但在這遺忘戰境中終究被嚴重限制,自己毀了那墨綠蛇印后,對方也不得不退走。

千米距離,數個呼吸,羅戰建落到了蘇黎十米之外。

玄華放慢速度,慢慢跟了上來,警惕的觀察四方。

“羅兄我們又見面了。”蘇黎露出一臉微笑,似乎像根本不知道對方體內是什么神圣,而是只將其當成了羅戰建來打招呼。

羅戰建盯著他,然后輕輕咳嗽了一聲,才道:“蘇黎,你很聰明,你應該看了出來,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羅戰建了。”

蘇黎聽得這話就明白了,對方這是要和自己攤牌了,甚至……有可能要朝自己動手了。

心頭微微凜然,第三天賦處于隨時可能發動的狀態,臉上卻露出一絲錯愕神色,道:“我聽不懂羅兄話里的意思。”

羅戰建搖搖頭,伸出一只手,輕輕捂著自己的嘴,突然劇烈咳嗽,然后,手掌上,出現了一大灘帶著墨綠色的血,看起來,有些詭異。

“我快不行了……”

羅戰建說到這里,眼神里出現一些悵惘,道:“想不到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

這一次蘇黎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看著他。

羅戰建左手一揮,四周的黃沙突然詭異的扭曲起來,漸漸的形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化為了他掌握著的某個特殊的領域。

蘇黎沒有動,他明白,這羅戰建施展的是類似他虛實之境的手段,將這一片空間隔絕起來,外人從遠方看不到這里的情況,也偷聽不到他們的交談。

“我中了綠林布族異神的暗算,體內被他種下了媒介,他現在無時無刻不在確認我所在的具體空間坐標,只要鎖定了我,就能對我出手。我雖然不斷的施展各種手段,想要隔絕他與這媒介的聯系,但……已經維持不了多久了。”

羅戰建說到這里,再次咳嗽。

蘇黎心里卻隱隱有些明白了,羅戰建體內那蒼天大樹里寄生著的墨綠大蛇,不只能瘋狂對蒼天大樹造成破壞,而且還是那異神種下來的一種媒介,類似那墨綠蛇印。

通過這媒介,異神就能直接對羅戰建出手。

羅戰建一直想盡辦法隔絕封印這體內的墨綠大蛇,斬斷了遺忘戰境外異神與他體內墨綠大蛇的連系,但看他現在的情況,顯然快支撐不住了。

墨綠大蛇的異神力量,正在不斷的侵蝕著他的身體和精神。

只是,這些是他們這些所謂的神之間的較量,自己只是一個新人,如何能夠幫得上他?

“羅兄,我有些聽不懂,比如你說的什么綠林布族的異神和媒介,我就是個普通的新人……”

蘇黎說到這里,攤了攤雙手,表示自己有些聽不明白,也愛莫能助。

羅戰建道:“異神,就是綠林布族的神,這是個非常恐怖而強大的邪神,現在,他想要洗白,要將綠林布族晉升為‘異人族’,只有這樣,他才能擺脫邪神的身份,但是,各人族的位置,是有限的,綠林布族要晉升,那就必須另有種族被剔除,因為這個原因,這個邪神盯上了我們舊人族。”

“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如果被這個邪神成功上位,我們舊人族,就將萬劫不復。”

羅戰建說到這里,又劇烈咳嗽起來,然后,再次吐出一口變成了墨綠色的鮮血。

這墨綠色,正代表了異神的力量對他的侵蝕。

蘇黎默默聽著,此刻忍不住道:“可是,我只是個連20級都還沒有達到的新人而已,你應該找基地的高層去說這個情況,比如基地九長官,比如執行官。”

羅戰建搖頭道:“他們就算知道,也幫不上忙,只有你才能幫我。”

“我?為什么?”蘇黎的確不明白,難道他知道自己擁有第三天賦和石器?可就算如此,一旦出了遺忘戰境,憑自己的實力如何去與那異神對抗?

蘇黎還沒有自大到自己可以與神對抗,雖然,他并不知道這些所謂的神的本質,到底是什么。

“這個羅戰建,只是個單天賦的普通職業,怎么看,都只是一個普通新人,你可知道,我為什么選擇了他?”

他并沒有直接回答蘇黎的詢問,突然轉移話題,反問起來。

蘇黎想了想,道:“上次黑暗煉兵場,羅戰建的表現足夠驚艷,憑他當時的‘中等’戰力,卻能一路高歌猛進,甚至比一般‘上等’戰力還要表現優秀,他也就是那時候被基地看中了。”

“是啊,他在黑暗煉兵場能有如此表現,只因為,他擁有著很強大的運氣,甚至可以說,他就是應我們舊人族的族運而誕生的氣運之子。”

見蘇黎臉上露出一絲驚異之色,羅戰建繼道:“每一個種族能夠誕生,經歷悠久歲月的發展,經歷一代代先祖圣賢的開掘,都積蓄了深厚的底蘊,擁有著強大的族運,當這個種族有了滅族的災難,必然會誕生一個特殊的人,此人稟著這個種族的族運而生,天生便擁有強大的氣運,是這個族的氣運之子,而羅戰建,就是這樣的人。”

蘇黎聽到這里,終于明白了很多事,為什么這個神會選擇資質平平的羅戰建奪舍,也明白了之前張毫毫就曾經說過,羅戰建有一種特殊的幸運能力,雖然不能讓他變得強大,但有時候會顯得很幸運,很多必死的情況下,他都逃過大難。

現在一切真相大白,這羅戰建,竟然是應運而生,是舊人族的氣運之子,他的誕生,注定了要來承救整個將要限入滅族災難的舊人族。

可是,既是氣運之子,為什么羅戰建一直以來表現平平,甚至也沒有太多的機緣,從南江市到龍丘山,再到后來的壽德市,可以說這一路走來,羅戰建的表現,并不算太驚艷,唯一一次蘇黎知道的機緣,是在機械島獲得了那蜈蚣精元。

但這蜈蚣精元的力量也不算特別強大,勉強相當一個普通天賦。

“你是不是奇怪,羅戰建既是氣運之子,為什么表現平平?甚至連一些大的機緣也沒有?”

面前的羅戰建似乎看透了蘇黎在想著什么。

蘇黎點頭道:“不錯,我覺得有些奇怪,如果他真是氣運之子,至少也該是人中龍鳳,萬里挑一的天才吧,別的不說,光我們基地,就有好幾個雙天賦的天才,羅戰建連他們都遠遠不如。”

“是啊,這其中牽涉到了一些復雜的問題,與黑暗的力量有關,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氣運……被他身邊的某一個人給奪取了,這個奪取了他氣運的人,擁有著各種機緣、奇遇,每一次都能逢兇化吉,化險為夷,不斷強大,甚至可以不斷獲得貴人相助,總之,這個奪走了羅戰建氣運的人,奪走了原本該屬于氣運之子的一切,可憐羅戰建這個正牌的氣運之子,只余一點小幸運,除此之外,幾乎什么都沒能獲得。”

蘇黎聽到這里,渾身的肌肉都微微繃緊了,慢慢道:“這奪走了羅戰建氣運的人,又是誰?”

羅戰建忽然笑了,一雙眼睛變得深不可測,盯著蘇黎的眼睛,四面交投,淡淡的道:“這個還需要問嗎?你說,壽德市這一批新人中,哪一個的實力最強?”

蘇黎身子微微一震,雖然剛剛已經猜到了羅戰建說的就是自己,但此刻聽到這話,依舊有些難以置信,同樣盯著面前的羅戰建,道:“你說了這么多,無非是想要說,這個奪走了羅戰建氣運的人,是我。”

羅戰建輕輕吁出一口氣,道:“不錯,這個原因連我也不是很清楚,有可能與某種黑暗的力量有關,總之,你在不知不覺中,奪取了羅戰建這個氣運之子的氣運,所以,你才能夠成長到今天這一步。”

蘇黎搖搖頭道:“你這個邏輯完全不通,你說過了,奪走羅戰建氣運的是他身邊的人,我一開始并不認識他,也不在他的身邊,一直到后來,南江市所有人結成聯盟,我才認識他,而那時候,我就已經比他強得多,如果根據你的說法,那時候我都還不認識他,也不可能奪取他的運氣,他當時氣運并沒有被奪走,身為氣運之子,實力應該遠在我之上才是。”

蘇黎的話說完,讓羅戰建一怔,一時之間,竟無話反駁。

不錯,羅戰建是被身邊的人奪走的氣運,如果蘇黎就是那個人,在他們還不認識的時候,羅戰建氣運未奪,身為氣運之子,實力應該是所有人里最強大的才是,但事實上,那時候的羅戰建也就只是張毫毫幾個核心手下之一,根本算不了什么,連首領級的強者都算不上。

“你和羅戰建,是后來才碰上的?并非一開始就在一起?”

蘇黎點頭道:“不錯,從出現大洪水開始,再到我認識羅戰建,那至少也是半個月以后的事,后來雖然一起到了龍丘山,但他和我并不屬于同一個團隊,也幾乎很少一起行動,只能說那時候的晚上,我們會一起住在龍丘山的古城而已,連接觸都是極少,難道這樣,我也能奪走他的運?”

“這不可能!”羅戰建聽得這些消息,臉色微微有些扭曲,突然哇地一聲,噴出一口墨綠色的鮮血。

玄華從另一邊接近,一臉擔憂。

“神,你……”

“我沒事。”羅戰建喘出一口氣,眼神變得微微有些潰散,道:“奪運……必須要經常待在一起,互相有長時間的接觸才有可能,如果真像你說的這樣,奪運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不是你,那還能有誰?整個壽德市出來的那一批新人中,除了你,再也沒有誰符合這個可能性。”

蘇黎看著羅戰建,道:“我不知道你們是根據什么推測出來的,我可以保證的就是我剛剛說的話,句句屬實,知道這些情況的人太多了,你們隨便去調查一下就清楚了。”

羅戰建似乎能夠看得出來,蘇黎剛剛說的全都是真話,這讓他遭受到了沉重打擊,臉色變得十分蒼白,眼神變得有些潰散,一個可怕的想法涌出心頭,喃喃道:“難道……預言家竟然失誤了……羅戰建……根本不是真正的氣運之子?”

玄華默默站在一邊,聽得這話,眼里也露出難以掩飾的震驚。

神為了能夠奪舍氣運之子,可以說犧牲極大,甚至明知道羅戰建天賦質資很差,依舊選擇了他的身體,如果現在結果變成了羅戰建竟然并不是氣運之子,這個打擊對神來說,將是致命的。

這意味著他之前做出的一切犧牲,都白費了。

這換了任何人,都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如果羅戰建不是氣運之子,難道說……真正的氣運之子,是你?”羅戰建看著蘇黎的眼神,隱隱蘊含著一絲瘋狂,雙眼之中,慢慢有血絲浮現。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他簡直被坑慘了,他越想越不能接受這個可能性,突然間,哇地一聲,張開嘴巴,噴出大口鮮血。

只是這鮮血顯現出來的墨綠色越來越濃重,隱隱還散發著一股腥臭氣息,他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了。

“不可能——”

他突然就像要否定一切,發出一聲嘶吼,身體四周,猛地升騰起了恐怖的草綠色光芒,光芒之中,蒼天大樹的虛影,慢慢升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