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目錄 >> 第六百零三章 基地開始調查

第六百零三章 基地開始調查

作者:死神釣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死神釣者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第六百零三章 基地開始調查

盡頭是一張玉桌,披著一身華麗白袍的執行大人,伏案在寫著什么。

在桌邊,還站著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身材比較嬌小,手上拿著幾份報告,在輕輕念著。

突然,伏案的執行大人抬起頭來,盯著那懸浮在前方的巨型水晶,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大人,怎么了?”這身材嬌小的女子注意到了執行大人的異常,臉上微露訝異神色。

“寧菲,出事了。”執行大人的臉色越來越嚴肅,突然伸出左手,一枚水晶出現。

“譚紅日,過來一下。”

執行大人對著水晶,發出一道訊息。

譚紅日是“江東省”的巡視者隊伍的隊長,負責整個“江東省”的所有巡視者。

執行大人突然讓譚紅日前來這里,顯然是“江東省”出事了。

“大人,是‘江東省’出事了?”寧菲臉上浮起了一絲擔憂,她想到了自己的哥哥才去“江東省”赴任引導者不久,只希望不是哥哥惹出什么事來才好。

對于這個哥哥那很容易就惹事的性格,她也很無奈。

“是的,而且……與你有關。”

執行大人停下了筆,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寧菲,難得的嘆了口氣,寧菲是他幾個親信心腹之一,也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很多繁瑣的事件都是由寧菲幫著他處理的。

聽得執行大人這么說,寧菲心頭一顫。

“江東省”出事了,而且與她有關系?

寧菲立刻明白了,一定是自己那個讓人不省心的哥哥闖了什么禍。

寧菲有些忐忑不安,道:“大人,是不是我哥又闖禍了?大人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實在不行還是將他撤了吧,他這性格,不適合當引導者。”

寧菲知道執行大人很喜歡自己,愛屋及烏,所以才特意關照了寧宇,這一次有引導者的空缺,讓寧宇升了上來。

但對于自己的這個哥哥,寧菲并不是太放心,他的心胸有些狹隘,性格偏激,容易出事。

執行大人看著一臉不安的寧菲,一時不知該怎么告訴她事實的真相,他感覺說出來,實在有些殘忍。

氣氛有些沉默,突然,那巨大水晶發著光,一道白光出現,然后,譚紅日出現了,恭敬上前兩步,朝著執行大人行禮。

“大人。”譚紅日知道執行大人突然急召自己來此,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發生了。

“紅日,寧宇今天去‘江東省’上任,我需要他在今天所有的行程資料,越詳細越好。”

譚紅日一怔,但還是躬身道:“知道了,大人。”心里微有奇怪,寧菲今天才由莫六道送著去接任引導者,難道才上任就做了什么違規的事,看執行大人這一臉嚴肅的模樣,似乎這事還不小。

每一個省至少都有超過二十名的“巡視者”,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在整個省的區域內各種地方進行巡視,不只會觀察哪里有可能出現的潛在的災難或危害,也會暗中觀察引導者,帶著一種監督職能。

當然,他們無權處理引導者,如果有發現引導者有什么違規的地方,便會報給譚紅日,再由譚紅日往上匯報。

這也是為什么三位引導者的職位和譚紅日平等,但實際中卻會忌憚譚紅日的原因。

今天莫六道帶著寧宇去上任,只怕也會有巡視者在暗中巡視觀察,如果寧宇有做什么事,很難瞞過他們的眼睛。

見譚紅日臉上有些迷惑,身邊的寧菲又一臉不安,以為寧宇犯了什么很嚴重的錯誤,執行大人暗嘆口氣,終于決定實話實說。

“就在剛剛,我給寧宇的那枚傳送水晶,碎裂了。”

這話一出,譚紅日和寧菲都是一怔。

各省的引導者和巡視隊的隊長,在赴任前,都會獲得一枚由執行大人親自交給他們的傳送水晶。

這枚水晶的定位就在這巨大水晶處,只有在獲得執行大人親自召喚的時候,他們才能動用這枚傳送水晶,瞬間傳送抵達巨大水晶所在的空間。

也因為這傳送水晶的特殊性,以防止被敵人奪走,那敵人獲得這枚傳送水晶,直接就能傳送進入這巨大水晶所在的空間,所以,每一枚送給引導者和巡視隊隊長的傳送水晶里,都蘊含著一股特殊力量。

這力量在擁有者死亡的時候,會自動發動,令這枚傳送水晶粉碎,自我毀滅,以防止其落入敵人之手。

就在剛剛,寧宇死了,那枚送給他的傳送水晶粉碎,執行大人立刻有了感應,就知道寧宇出事了,這才召來了譚紅日,想要調查清楚原因。

寧菲先是一愣,然后才反應過來,一張臉上,瞬間失去血紅,雙眸睜得很大,一臉不能置信的神色。

屬于寧宇的傳送水晶碎裂了,其非……

“大……大人……你說……我哥哥他的傳送水晶……碎裂了?”

執行大人有些同情的看看她,然后點頭。

寧菲身子微微有些搖晃,但又很快穩住了,輕輕咬住了嘴唇,很快雙眼就泛出了冷靜的光芒,朝著執行大人躬身道:“大人,我想和譚大人一起前往江東省看看。”

執行大人暗贊她的堅強,現在寧宇出事了,她想要去“江東省”看個究竟,了解寧宇死因,也是人之常情,便點頭答應了。

“去吧,記得速去速回,我這便放你三天假吧,紅日,記得照顧好小菲……”

執行大人說到這里,微微停頓了一下,道:“節哀順變,不過……不論如何,你們記得,一定要遵守基地的規則,一切行事,都需要在規則的許可之下進行,不可意氣用事。”

他怕寧菲會因為寧宇死亡的事而亂來,雖然他目前還不知道寧宇因何而死,但以寧宇的實力,20級的超級強者,一般的怪物不可能傷得了他,至于新人這一塊,他根本就不會去想,因為那更不可能。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和“圣土”或“不死城”之類的大勢力產生了沖突,這才喪命。

如果真是如此,基地有一名引導者死在了圣土或不死城的強者手下,這事情就有些復雜了,牽一發而動全身,處理不好,極有可能會出大事。

所以執行大人讓譚紅日照顧好小菲,另有一層含意,就是萬一寧菲亂來,讓譚紅日阻止她。

“大人放心,我會有分寸的,我只是想要去了解情況,具體的,會交給譚大人全權處理。”

聽得寧菲這么回答,執行大人才放下心來,揮手讓他們速去速回。

對于寧宇死亡的事,他也一樣有些驚異,想要早點了解清楚情況。

畢竟,這牽涉到了一位引導者的死亡。

譚紅日和寧菲很快就離開了基地。

譚紅日騎著自己的雪殛獸,帶著寧菲一起,以極速離開基地,朝著“江東省”趕去。

在途中,他通過水晶,聯系手下那些巡視者,讓他們匯報關于今天寧宇上任及以后所發生的事。

“大人,這事我知道,今天早上很早的時候,莫大人就帶著寧大人前往了壽德市,不過我們也不好離得太近,只能遠遠看到他們當時站在一幢大樓的樓頂上,召見壽德市的一些新人。”

“之后莫大人就騎著他的火羽神鷹離開了,寧大人和那些新人又在樓頂上待了一會,具體說什么我們就不知道了。”

“后來沒一會兒,寧大人就帶著七個新人,乘著離弦龜,離開了壽德市,朝著壽德市西邊而去,我猜測寧大人應該是帶他們前往那里歷練去了,因為我們的主要活動區域就在壽德市那一帶,之后我們就沒有再盯著他們了。”

譚紅日持著水晶,水晶陸續傳來一些巡視者的匯報,寧菲也在默默的聽著。

“這么說你只知道寧大人帶著壽德市的七位新人離開了壽德市,往西邊去了,那里應該屬于小方和老李巡視的區域,小方和老李,你們有什么發現沒?他們最終是去了哪里,又遭遇到了什么?”

不一會兒,水晶傳來了那個小方的聲音,聲音很年輕,顯然這小方是個年輕人。

“報告大人,我當時正在巡視咱們江東省與西源省交界的那一片區域,看看沒什么事,正準備離開再看看其它地方的時候,遠遠看到了離弦龜,為免寧大人看到,不然會有些尷尬,還以為我有意盯梢他,所以我就潛入水里,遠遠觀察,然后就看到他們在遠方水面停了下來,之后他們一起和離弦龜就都沉了下去。”

“哦?”譚紅日道:“接著說,之后呢?他們下沉的那地方你還記得嗎?”

“記得,我屏住呼吸,當時一動不動,大概等了幾分鐘,見他們依舊沒出來,然后也就進入了水底,遠遠看了一會,我可以確定,那水底應該是有一個類似傳送陣的地方,我如果猜得不錯,寧大人可能是帶著那七個新人,通過傳送陣進入了某個地方,寧大人應該是帶他們去歷練了,之后我就離開了。”

“好,現在你們幾個趕往那里,到了地方給我定位。”

“知道了大人。”

收起了水晶,譚紅日沉吟道:“這么看來……寧大人有可能是在那歷練的時候,出了情況。”

寧菲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握著手。

當譚紅日確定坐標方位,帶著寧菲抵達寧宇和蘇黎等人下水的那片水域的時候,已經有五個巡視者聚集在了那里,朝著他們迎了上來。

這五個巡視者,皆是20級的強者,而且全都擁有“上等”戰力,當然,他們的實力,在“上等”中,未必能夠達到頂級層次,所以,他們只能當普通的巡視者,受到譚紅日的領導。

“大人。”他們見到譚紅日,恭敬行禮,然后看了寧菲一眼,卻感覺到了有些面生。

寧菲是執行大人的助手,而且也是執行大人最信任的幾個人之一,雖然嚴格論職位,她的職位并不高,也不過就與這些普通的巡視者差不多。

但因為她職位的特殊性,就算是譚紅日這個江東省巡視者首領,也得對她客客氣氣。

譚紅日臉色很嚴肅,只是朝著他們點點頭,然后介紹了一下寧菲的名字,這幾個人朝著寧菲行禮。

寧菲雖然心情很壓抑,但還是朝著他們回禮,沒有失了禮貌。

“怎么樣,之后又有什么發現沒有?”

譚紅日看向其中一個年輕的巡視者。

這巡視者正是小方,他有些愧然道:“之后我因為離開了這片區域,所以不知道后來發生了什么事,不過我在接到大人你的訊息的時候,又立刻趕到了這里,倒是看到了壽德市的那幾個新人,不過不是七位,而是六位,而且寧大人也不見了,他們是騎著那離弦龜,離開了這里,看他們離去的方向,應該是返回壽德市。因為我們有規定,不能隨便接觸或干涉這些新人的一切,所以我只能遠遠看著,沒有接近,也沒有詢問他們什么。”

“原本是寧大人帶著七個新人,現在返回,只余六個新人……”譚紅日微微沉吟,不用猜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那就是在歷練的地方出了某種意外,寧宇和其中一個新人死了,余下的六個新人逃了出來,然后騎著離弦龜離開了。

“這幾個新人倒是有點本事,能夠役使離弦龜……”譚紅日心中微微一動。

這離弦龜性格溫順,受過馴化,并不專屬某一個人,而是屬于基地的資產,一般會被分配給引導者或一些特殊人物使用。

雖說它之前載過新人,雙方也算熟悉了,但按理來說,它目前應該會聽從寧宇的命令,但現在卻能夠遵守這幾個新人命令,載著他們離開,只有一個可能性,它也感覺到了寧宇死了,所以才會遵守這些新人指令。

這動物通靈,也許有某種特殊感應,它能夠感覺得到寧宇死亡,倒也不是特別難以理解。

“那我們先下去看看情況。”譚紅日現在已經知道了有六人新人離開了這里,返回壽德市,不過暫時他不準備前往壽德市,而是要先下去看看情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