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目錄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月色迷人

第四百一十三章 月色迷人

作者:死神釣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死神釣者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第四百一十三章 月色迷人

隔著衣服,蘇黎感受到了驚人的豐滿和柔軟,原本體內就壓抑著一股火,這一刻哪里還忍得住,身體很誠實的立刻就有了反應,雙手就搭到了蔣水玨的腰上,感受到了她的腰很細很軟。

“今天在那水下通道里,你說會對我負責任,你當時是認真的嗎?”

蔣水玨的一雙眸子里,像一汪清泉,一直盯著蘇黎,臉上神色很認真,顯然,這對她很重要。

蘇黎現在的自制力已經徹底瓦解,有些意亂情迷,聽著蔣水玨的話,將嘴湊到了她的耳邊輕聲道:“對,我會負責。”一雙火熱的手已經探了進去。

蔣水玨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原本繃得很緊的身子軟了下去……

今晚的月色很美,溫柔的月光籠罩著整座古城。

一場慘烈大戰之后,很多人都慶幸自己還活著,知道要珍惜眼前,盡情享受。

每天的這個時候,也是那幾棟住著大量女子的建筑物里最熱鬧的時候。

只有在這種地方,很多人才能夠在這恐怖的、令人絕望、看不到希望的末日世界里,感受到一點活著的快樂。

生命意義在這一刻盡情的宣泄,綻放著最璀璨的光彩。

當新的一天到來,對于有些人來說,和昨天并沒有什么不同,但對于某些人來說,卻是完全不同。

比如蘇黎和蔣水玨。

早上醒來,蔣水玨溫順得像只小貓,伺候著他起床、洗漱,如同一個賢惠的嬌妻。

當齊夢雨端著今天的早餐進來的時候,見到蔣水玨也在,臉上露出了一絲訝異的神色,然后若有所思。

蔣水玨道:“夢雨,你現在也算是虎衛的一員了,這些活應該有專門負責后勤的人來做,怎么能勞煩你?”

齊夢雨微微笑著:“一直都是我在做,習慣了,我不知道玨姐你也在,早知道就多送一份。”

蘇黎也習慣了每天由齊夢雨給自己送來一日三餐的食物,倒沒覺得有什么,一邊坐下一邊道:“夢雨,待會你幫我發個通告。”

“嗯,什么通告?”

蘇黎道:“就是我想要收集帶龍力量的靈源防具……”

他說到這里,想到裝備是否含有龍的力量,根據他目前的經驗來看,應該可以從名字來判斷,比如他的紅月龍斬和鱗龍肩甲,都帶著龍字。

停頓一下,繼道:“就是說這防具的名稱里帶著一個‘龍’字,只要有這樣的防具,都可以拿來我這里交換,我這里有一些裝備,可以任他們挑選,一件可以換兩件。”

齊夢雨雖然一臉好奇,不知蘇黎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要求,但她還是點點頭嗯了一聲,道:“好的,我馬上就去。”

蔣水玨道:“你要收集帶龍字的防具?我有一件,這就給你。”

“你有?”蘇黎一喜。

蔣水玨伸出手來,慢慢的胸脯間有能量光芒浮現,然后便有一個能量團飄浮出來。

顯然,她正裝備著這件防具,無法在瞬間剝離下來,所以這能量團只能慢慢浮現。

“這是玄龍護臂,名字里帶龍字,不知道是不是你要的。”

蘇黎沒有客氣,立刻就將能量團接了過來,發覺這還是一件稀有品質的左護臂。

蘇黎自己也擁有一件稀有品質的紅鱗護臂,便慢慢將紅鱗護臂剝離下來,然后換上了玄龍護臂,再將這同樣屬于稀有品質的紅鱗護臂給了蔣水玨。

蔣水玨將紅鱗護臂融合進體內,雖然她不明白蘇黎為什么要交換這裝備,但卻知道肯定有原因,她也不急著追問,知道他會告訴自己。

畢竟,他們現在是真正的自己人了。

裝備上了玄龍護臂,蘇黎便想要引導鯀之淚里的能量,令這玄龍護臂蛻變,晉升為君主品質。

但很快他就發覺鯀之淚毫無反應,他也未能再感應到之前慢慢滲透出來的能量。

“嗯?”蘇黎皺眉,左手一翻,那像水滴般的鯀之淚就浮現在了他的手掌上。

鯀之淚表面那細如蜘蛛網狀的裂縫,已經消失不見了,它又恢復了完整的模樣。

“竟會這樣。”

蘇黎大感失望。

原本他還以為找到了一個捷徑,可以想辦法換來龍屬性裝備,要是運氣好,直接整個全套的龍屬性的君主裝備也不是沒有希望,卻萬萬沒料到經過一夜,這鯀之淚表面出現的裂縫竟然恢復了,那里面的能量不再滲透。

“對了,水玨,你之前融合進體內的大水滴能不能像我這樣顯現出來?”蘇黎想到了昨天鯀之淚與水大滴碰撞,出現裂縫,現在能不能像昨天一樣再來一次碰撞?要將這鯀之淚再撞出裂縫。

蔣水玨微微皺起了秀眉,搖頭道:“不行,我現在只能感應到它在我體內,卻無法控制它,無法像你這樣將它也顯現出來。”

蘇黎左手握緊了鯀之淚,他雖然擁有最強的七十噸巨力,也不能將這鯀之淚捏出裂縫,想指望再與那大水滴來一次撞擊也不可能,而且蔣水玨體內的大水滴和宮曉體內的那滴鮮血類似,都不能像自己的鯀之淚一樣的自由顯現出來。

“希望落空,原本還想抓住這個機會,弄幾件君主級的裝備。”

蘇黎搖搖頭重新收回了鯀之淚,對著齊夢雨道:“剛剛我讓你發布的那個消息不用發布了。”

齊夢雨再次點頭。

蔣水玨道:“君主級裝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到現在還不知道君主級裝備的存在。

蘇黎便大概解釋了一下,道:“稀有品質的裝備之上便是君主級的品質,這鯀之淚昨天出現裂縫,滲透出來的那一點上古龍的力量,可以將擁有龍力量的普通裝備晉升為君主的品質,不過今天就不行了,而且我感覺……這也許只是鯀之淚的附帶能力……”

蔣水玨體內的大水滴因為昨天受損比較嚴重,竟然令她的“霧分身”出現蛻變,一分為三,而且三個都是擁有血肉的真實自己,這種能力堪稱逆天,昨晚他便嘗到了蔣水玨一分為三的厲害。

他猜想這鯀之淚和大水滴同為神物,極有可能它的真正能力并不只是局限于將一般的裝備蛻變為君主級的裝備,而是另有作用。

可以說,他們現在對于神物的了解,還只是觸及了皮毛。

不過目睹了昨天水玨遭遇的兇險,他也明白,這種神物的能量之強,如果真的完全爆發,遠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這就像一把雙面刃,運用得好,能夠獲得天大好處,反之,也有可能傷到自己。

吃完早餐,丁龍云找了過來。

見到丁龍云,蘇黎想到了他說的李小雅,笑道:“怎么樣?昨晚表白成功了嗎?”

丁龍云嘿嘿一笑,道:“昨晚太累了,忘了,這事不急,慢慢來,對了,你昨天不是說今天要去青山市嗎?我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青山市正是蘇黎父母所在的一座小城市,位于“南江市”的南邊,距離約有兩百公里。

蘇黎知道青山市距離南江市的方位,但從龍丘山如何前往青山市,他就不知道了,就算之前問了劉建德,也只能大概肯定應該在龍丘山的東南方向,至于距離龍丘山的距離,劉建德只能肯定在一百公里以上,具體多少,他也不知道。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準確的尋找到青山市,十分困難,甚至需要多次嘗試,才有可能找到,這也是蘇黎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尋找的原因。

之前都不具備這方面的能力,不過現在知道了水麟獸能夠辨識方向,不怕在水上迷路,至少不怕找不到返回的路,倒是可以一試。

“對了丁哥,那金安縣是不是也在龍丘山的南邊,或相當于東南的方向?”

蘇黎想到了丁龍云曾經說過想去他女兒丁晗所在的金安縣,如果金安縣和青山市都在龍丘山的東南方向,正好順路,可以一并尋找。

相比起青山市,金安縣就要近得多了。

“對。”丁龍云忙著點頭。

蘇黎站了起來道:“那行,我們今天就去找找看,就算找不到青山市,找到金安縣應該難度不大。”

之后丁龍云找來了宮曉和徐雪慧,依舊是昨天的人馬,五人一獸,外加四只坐騎。

蘇黎取出自己多余出來的二十多件裝備,有鱷皮護腕、黑岐腰帶、紫紋腰帶、千面頭盔、人面盔、幽靈手套、幽靈戰靴和黑炎鎧等,讓他們挑選自己沒有的裝備。

經過挑選,宮曉和蔣水玨的防具達到了十一件,丁龍云和徐雪慧是十件,都快要接近全套。

當然,他們身上的防具多半都是普通品質,不像蘇黎已經擁有了兩件君主品質,九件稀有品質,只有三件普通品質。

說到裝備,整個古城的人加在一起,也沒有蘇黎一個人的華麗。

經歷了昨晚的事,蔣水玨今天對蘇黎的態度有很明顯的變化,便如同小鳥依人,顯得十分依戀,和之前完全不同。

宮曉比較敏感,很快就感覺到了蔣水玨有些不對勁,不時的看看她,又看看蘇黎,眼里掠過一絲疑惑,只是又有些不能確定。

五人一獸,再次離開了古城。

當然,除了他們這一隊外,實際每天都有不少的精英小隊會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離開古城,想要尋找著屬于自己的機緣。

特別是一些首領級的強者,每一個人心里都有著成為強者的夢想,想要超越眾人之上,只純粹依靠每晚的怪物攻城,顯然不夠,必須要主動外出尋找變強的可能性。

當然,對于絕大多數的人來說,每天還能活著便足夠了,根本沒有那個膽量和勇氣主動外出尋找機緣,因為那意味著風險,甚至是死亡。

蘇黎五人在離開古城的時候,遠遠看向百米外的天景峰。

昨晚的怪物攻城,天景峰也遭遇到了襲擊。

相比起古城里的無人傷亡,天景峰這聚集起來的數千人傷亡數量如何眾人不知道,只能猜測應該傷亡不小。

蘇黎遠遠的在山腰看到不少人在忙碌著,那山頂出現的木屋越來越多,四周開始修砌石墻和防御工事。

“這些家伙倒是不簡單,不愿并入咱們古城,想另起爐灶,就是不知道能夠堅持多久,對了,你們知道這批人的具體底細嗎?”丁龍云遠遠看著,然后搖搖頭。

蘇黎道:“這些人來自懷陽縣城,首領是個叫伏龍的年輕人,葛安曾經與他打過交道,據說是個很不簡單的人,他既不愿并入古城,屈居人下,也不愿與葛安發生沖突,占領古城,最好的選擇就是另外選擇一個地方,自我發展,倒也正常。”

蔣水玨道:“可惜了,要是這些人并入古城該有多好,想不到環境都這么惡劣了,這些人還那么想不開,還想著爭權奪利,當什么首領,實際上這又有什么意義。”

丁龍云道:“不論到了什么樣的年代,這樣的人都很多。”

五人一邊說話一邊下到浮島,很快那鱷齒龜和海蟒鯊就迎了上來。

水麟獸依舊是獨自霸占著鱷齒龜一號,宮曉帶著徐雪慧乘坐鱷齒龜二號,丁龍云騎著一條海蟒鯊,蘇黎帶著蔣水玨騎上了另一條海蟒鯊。

四只坐騎載著這五人一獸,離開了觀月峰,開始朝著東南方向而去。

不論是蘇黎想要去的青山市還是丁龍云說的金安縣,都位于龍丘山的東南方向,蘇黎就決定先前往金安縣看看,然后再尋找青山市。

為了今天的行動,他準備充分,蜃界里放滿了各種食物,還有大量的衣物之類日用品,以防萬一。

這一片水域,不像在南江市,沒有什么標志性的建筑物,想要在這里確定準確位置,找到金安縣城,有一定難度,更別說距離一百公里以上的青山市了,眾人今天也只是嘗試著尋找看看。

接下來一路都沒有碰到什么意外或危險,只是遠遠看到一處怪物聚集著的巢穴,徐雪慧先一步看到了,提醒眾人,便遠遠的繞開了,避免驚擾到了那巢穴里的怪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