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目錄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第五類生命

第三百六十六章 第五類生命

作者:死神釣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死神釣者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第三百六十六章 第五類生命

宮曉、蔣水玨、丁龍云、谷銘峰此刻都抬起頭來,注意到了上方這一幕,皆被震得目瞪口呆,露出無法置信的神色。

蘇黎無法確定眼前看到的這一幕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這從上方緩緩飄浮而過的生物體形,已經龐大得超出了眾人能夠理解的范疇。

漸漸的,這上方空間完全被遮蔽了起來,眾人都不敢說話,大氣不敢喘,和這出現的生物相比,眾人渺小得就像幾只小小螞蟻。

上方的云霧越來越濃,眾人只能透過云霧間的裂縫可以看到這生物的身影,似乎正在慢慢遠離。

最終,這生物徹底的在云霧之間隱去,消失不見,剛剛那一幕,如幻如夢。

好半晌,眾人才回過神來,低下頭來,彼此互看,都從對方眼里看到了震驚。

“剛剛那玩意……是真的嗎?”丁龍云第一個開口,語氣里充滿了不確定性,事實上,他的確不知道那是真是假。

谷銘峰道:“看起來不像真的,感覺像是虛影,只是顯得比較真實而已,我覺得不是真的。”

蔣水玨也微微點頭道:“有可能,這要是真的,那簡直太可怕了。”

蘇黎剛剛也施展了“窺視符紋”,甚至啟動了超限者的天賦能力,令“窺視符紋”提升到無瑕層次,依舊無法捕捉到上方那飄浮而過的生物資料。

丁龍云喃喃道:“奶奶的,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世界,我們這一路看到的這一切,到底是真實的,還是虛妄的?”

眾人之前都經歷過幻蜃一事,明白有時候陷入某種幻境之中,身處其中,是無法辨別真假,此刻眾人雖然感覺眼前這觸感和接觸到的一切都是這么的真實,但并不能證明現在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宮曉道:“雪慧,你之前說的寶物到底在哪里?還要繼續往前嗎?”

徐雪慧微微搖頭,道:“寶物,沒有了。”

“沒有了?”眾人皆是一怔。

徐雪慧嗯了一聲,道:“消失了,不見了。”

聽得她這么說,眾人大失所望,蘇黎皺起了眉頭,水麟獸卻連著點頭,然后朝著眾人低吼兩聲,似乎想要表達什么。

蘇黎看著它,心中微微一動,道:“你是說雪慧說得對,你也感覺到了?”

水麟獸再次朝著他點頭。

“寶物消失不見了。”丁龍云道:“難道雪慧說的寶物就是指剛剛那大得不像話的長著翅膀的巨鯨?這玩意剛剛出現了,現在又消失了。”

蔣水玨皺眉道:“就算它是寶物,那咱們要怎么取?”

丁龍云苦笑道:“算了,既然雪慧說寶物消失了,咱們就快點回去吧,這地方太危險了,待久了我就怕回不去了。”

這句話說到眾人心窩上去了,此刻眾人心里都充滿了不安,眼前這詭異世界,的確令他們感覺到了本能的恐懼,都不愿再久留,立刻轉身,往回程方向而去。

這一次依舊是水麟獸沖在最前方,它似乎也不愿再留在這里,顯得有些焦急,往前方狂奔,眾人都紛紛加快速。

蘇黎落到了眾人后方,卻總是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背脊隱隱像冒著涼意,心里生出一種被人窺視著的古怪感覺。

這讓他忍不住回頭看去,卻發覺后方云霧飄蕩,并沒有看到有什么人或生物。

“奇怪,怎么總有一種被人盯著的感覺,令人心里不安。”蘇黎心頭有些煩躁,漸漸加快速度,很快就超過了丁龍云和谷銘峰,沖到了隊伍的前方。

不一會兒,眾人重新回到了原本進入的地方,在他們上方,便是那個被蘇黎用紅月龍斬切開來的一米多寬的缺口,離他們站立著的這里,約有近三米高。

水麟獸發出一聲低吼,四足一蹬,第一個縱身跳了起來,就像一道青色虹光,瞬間就從這缺口沖了上去。

以眾人現在的強化層次,這高度難不倒眾人,丁龍云也緊跟著跳了起來,右手一搭,搭到了缺口邊緣,再一用力,身子就像一條靈活的魚鉆了進去。

“丫頭,你可以嗎?”蘇黎見緊跟著蔣水玨和谷銘峰相繼跳了上去,便詢問徐雪慧,眾人中,有可能跳不上去了也就只有徐雪慧了。

徐雪慧嗯了一聲,然后用力一跳,竟然也高高跳了起來,上面蔣水玨一伸手拉住了她伸上來的手,就將她拉了上去。

現在下方就只余下了蘇黎和宮曉。

“你快上去吧。”蘇黎一邊讓宮曉上去,一邊又再次扭頭朝著后方看去。

剛剛那種被窺視著的感覺,又再次出現了。

“是我太多心了嗎?還是說這暗處真的隱藏著什么東西,在暗中窺視我?”蘇黎皺眉,四處觀看,但四周除了飄浮著的云層,便是廣闊的空間,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

眼見著宮曉也跳了起來,蘇黎搖搖頭,決定不再糾結,先離開再說。

雙足一蹬,一沖數米,直接就從這缺口里跳了上來,穩穩落到了缺口邊,眼前一暗,又重新回到了之前那蛭母居住的洞穴里來了。

重新回到洞穴,眾人都長長吁出一口氣。

“現在心里踏實多了,剛剛在那里,總是有種隨時要大禍臨頭的感覺。”丁龍云摸了摸額頭上的虛汗,剛剛的經歷,令他有種心有余悸的感覺。

其他人的感受也不比他好,都有種逃過一劫的古怪感覺。

“這下方太詭異了,不管真假,只希望再也不要接觸到這里了。”

谷銘峰一邊說一邊朝著上方看去,道:“我們要不要弄來一些樹枝,將這缺口給蓋起來,再鋪上一層草,或者搬塊石頭將這蓋著,總覺得這缺口就放置在這里不管,讓人心里有種不安的感覺。”

蘇黎雖然重新回到了洞穴,但那種被窺視著的感覺,竟然并沒有消失,而且那種感覺,就像這窺視就來自身邊。

“這是怎么回事?”蘇黎大感詫異,立刻像想到了什么,打開了“窺視符紋”,就朝著周邊觀察,包括宮曉和蔣水玨幾人,他都重新一一觀察,但看到的資料并沒有什么問題。

收起了“窺視符紋”,突然,他感覺那令人很不舒服的窺視感覺,消失了。

這讓蘇黎的眉頭又一次的皺了起來。

之后,眾人決定就近找幾塊石板將那下方的缺口封住。

蘇黎一直在暗中細細感應,確定那種被盯住的感覺徹底消失了,一直沒有再出現,這才悄悄松了口氣。

出了洞穴,他抬頭看天色,猛地發覺遠方水面一輪紅日西沉,已經快要看不見了,天色也顯得有些陰暗。

“傍晚了?這怎么可能?”丁龍云剛剛從洞穴里爬上來,就忍不住大叫起來。

他們是上午九點多離開的觀月峰,抵達玉屏峰山頂,不過十點左右,等他們斬殺蛭母,進入那下方詭異世界,花費時間最多也就十幾分鐘,不會超過二十分鐘,而進入了那詭異世界后,滿打滿算也就停留了半個小時就出來了。

這樣算來,現在也就十一點左右,極限也不會超過中午十二點,而現在,竟然已經太陽西沉,到了傍晚,很快就要天黑了。

突然,丁龍云聽到自己的肚子在叫,這是餓了。

“不用奇怪了。”宮曉臉色有些凝重,道:“唯一的解釋,就是那個世界的時間流逝和我們的世界不同,我們感覺在那里只待了不到半小時,實際在我們世界,已經過去了大半天。”

蘇黎嗯了一聲道:“只能這么解釋了,那個世界的詭異離奇,不是現在的我們可以理解的,其中原由更是我們無法去猜想的。”

之后眾人找到一堆巖石,將其削成一塊塊的石板,然后搬進下方的洞穴里,將那缺口給堵上了,再鋪蓋上一層草,最后再次回到山頂地面,又將被丁龍云炸開的深坑用樹枝掩蓋好。

忙完一切,太陽已經完全消失在了水面上不見了,夜幕很快就要降臨了。

眾人沒敢再擔擱,立刻下山,然后找到了兩只鱷齒龜和海蟒鯊,返回觀月峰。

回到觀月峰,將鱷齒龜和海蟒鯊留在了浮島,蘇黎就看到了浮島上那數百株已經長到了兩米高的地漿果樹,就想到了已經和血晶融合到了一起的地母。

之前殺死蛭母獲得第二種天賦的時候,蘇黎曾經想過如果殺死同樣是神秘類的地母,是不是也能獲得天賦?

蘇黎看著四周這一株株已經結滿了花骨朵的地漿果樹,有些猶豫。

雖說尸行母、蛭母和地母都是神秘類的生物,現在殺死尸地母和蛭母能夠獲得天賦之靈,但并不能代表殺死地母也能百分百獲得天賦之靈,如果沒有,那就虧大了。

相比起尸行母和蛭母,地母雖同為神秘生物,卻與它們有著很大差距。

額頭之上,豎眼狀的細紋出現,這一次出現的細紋交織,顯得十分清晰,如果說之前的“窺視符紋”只是像一只豎眼狀的圖案,那么現在的“窺視符紋”看起來更像是紋在了額頭上的眼睛狀的紋身,活靈活現。

蘇黎已經進入了超限者的狀態,突破了現在的“窺視符紋”極限,進入了“窺視符紋”的無瑕狀態。

蘇黎決定利用無瑕狀態的“窺視符紋”再次觀察一遍現在的地母,希望能捕捉到更多更詳細的訊息。

立刻,一道訊息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

“名稱:血晶地母,地母是一種誕生于大地之底的神秘類‘盲支’,處于生命演化的的一個岔道口上,既有可能發展成為植物,也有可能發展為動物,原地不動就會變成像蘑菇靈芝之樣的真菌類,為自然界中非菌類、非植物、非動物類的第四類生命形態,是動植物和菌類的祖先。地母可以扎根于任何土壤、巖石和礦物質之間,汲取足夠營養,就能夠生長演化出各類動植物和菌類,自成一個生命體系。地母汲取血晶獸的力量,打破了束縛第四類生命形態的桎梏,進化為了第五類生命形態的血晶地母。血晶地母隨著不斷進化,將擁有更強大的演化繁殖能力,第五類生命不會死亡。死亡對于前四類生物而言,是生命的徹底結束,而對于第五類生物而言,死亡是這一世的結束,也是下一世的開始,如同太陽在今天落山了,明天還會升起。”

感應著腦海里的訊息,蘇黎有些怔住了。

地母是第四類生命形態,根據蘇黎目前掌握著的所有資料來看,這所謂的第四類生命形態,極有可能就是專指神秘類的生物,因為之前查看那蛭母,其中資料也有提到蛭母是進化到第四類生命形態的巔峰的一種生物。

而現在地母與血晶獸融合,竟然產生了某種質變,打破了第四類生命形態的桎梏,已經成為了第五類生命形態。

這第五類生命形態又是什么?

“死亡對于前四類生物而言,是生命的徹底結束,而對于第五類生物而言,死亡是這一世的結束,也是下一世的開始,如同太陽在今天落山了,明天還會升起。”

這資料中關于第五類生命形態的描繪,震撼到了他。

血晶地母不再是第四類的神秘生物,這意味著殺死血晶地母,將無法獲得天賦之靈。

當然,如果根據這資料中的描述看來,這進化為了第五類生命的血晶地母,根本不可能殺得死,所以他也根本別想獲得什么獎勵。

蘇黎有些頭痛,但又隱隱松了口氣,至少現在不用糾結要不要殺死血晶地母了。

“第四類生命是神秘類,現在血晶地母是第五類生命,這第五類生命卻是什么,這資料中對其描述簡直太神奇了,這竟然是一類不死的生物?”

蘇黎對于這些資料越來越好奇,根據剛剛的資料來分析,說地母是自然界中非菌類、非植物、非動物類的第四類生命形態,從這點來看,前三類生命形態,應該就是指菌類、植物和動物,而第四類就是神秘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