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目錄 >> 第200章 記游西

第200章 記游西

作者:平層  分類:  | 原生幻想 | 平層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視死如歸魏君子 第200章 記游西

星少女們不是陸謙,也不了解安全司的手段。

更不了解現在的世道。

所以對于陸元昊拿出的“證據”,她們全都信了。

見陸元昊如此難受,她們感覺十分羞愧。

以及憤怒。

陸元昊走后,她們便將這種憤怒傾瀉在了西大陸的人身上。

“姐妹們,我們這一次丟人丟大了,必須要找回來。”

“美人計、苦肉計,西大陸的人太惡心了。”

“哪有那么多廢話,本座現在只想殺人。”

“那就殺,大鬧一場,給大乾送去一份大禮,然后再和大乾合流。”

星少女們不再壓制自己,紛紛卷入戰場,釋放自己的破壞力。

屋漏偏逢連夜雨。

智慧女神降臨。

卻并沒有給他們帶來一個好消息。

反而帶來了一個讓西大陸遠征軍戰意接近崩潰的消息:

狩獵女神,隕落

戰爭的天平,開始徹底傾斜。

傾斜的不僅僅是大乾的戰場。

還有西大陸本土的戰場。

妖皇仰天長嘯,用力的拍打胸脯,展現了自己偉岸的身姿和強大的氣息。

這一幕看似十分平常。

但實際上,在妖皇的腳下,匍匐著一個巨大的尸體。

只是常人根本看不出來。

姬帥的目光看向妖皇的腳下,語氣有些感慨。

“之前威風凜凜的中土島,就這樣死了。”

死的憋屈。

死的郁悶。

但死的毫無懸念。

中土島本就是妖皇來西大陸最大的目的。

但是上一次中土島投靠了西大陸,在西大陸入海口設伏,幾乎讓他們全軍覆沒。

妖皇也無功而返,還差點永遠失陷在魔鬼大三角。

這才短短幾天時間,局面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

想到中土島的覆滅,姬帥只能表示十二分的同情。

因為妖皇當時都放棄尋找中土島了。

在他的建議下,妖皇是奔著西大陸的魔獸去的。

結果從魔鬼大三角出來之后,領路的重任依舊放在了趙蕓的肩膀上。

對此大家都沒有意見。

包括神君和大總管。

剛出魔鬼大三角,他們一行就碰到了西大陸的人馬和神明。

再然后,西大陸的人馬開始搖人。

中土島就來了

神君三下五除二的打死了西大陸的神明。

妖皇則強勢鎮壓了中土島,那叫一個摧枯拉朽。

趙蕓什么都沒干。

但現在妖皇正擺pose的時候,一眾妖王們只有少數表示膜拜,大部分妖王都眼巴巴的跑到了趙蕓身邊,企圖蹭一下趙蕓的氣運。

就連神君,都養成了一個習慣。

坐在一個被莫名其妙獻出來的椅子上,然后被神君轉了一圈,趙蕓哭笑不得。

“神君,您這是做什么”

神君認真的表示道:“轉一下,求好運。”

趙蕓無語:“您怎么還信這個”

神君:“因為氣運是真實存在的,而本君會望氣。趙將軍你的氣運”

神君沒有說話。

但不用他說,其他人包括妖也都明白,趙蕓的氣運肯定高的離譜。

趙蕓努力道:“氣運虛無飄渺,我們還是應該腳踏實地,須知成事在人。”

“趙將軍說的對。”

眾人紛紛點頭。

然后大總管也忍不住轉了一下趙蕓的椅子。

姬帥跟著轉了一下。

趙蕓以手掩面,不忍直視。

妖皇擺完pose,發現根本沒多少人搭理他,反而大多數人都跑去膜拜趙蕓了,內心一陣失落。

不過妖皇也沒敢和趙蕓發脾氣。

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氣運有多厲害,但他知道趙蕓氣運有多厲害。

像趙蕓這種掛逼,很顯然只適合被供起來。

和她為敵

呵呵。

妖皇心道本皇又不傻。

不過殺死了中土島之后,妖皇此次西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所以他再次心生去意。

“神君,姬長空,本皇心愿已了,就不和你們一起踏足西大陸了。”

沒給神君還有姬帥說服自己的機會,妖皇繼續道:“妖庭的精銳本皇不會全部帶走,來都來了,想和本皇一起返回妖庭的就回去,想去西大陸闖蕩的,本皇也不攔著。神君和姬元帥若有閑暇,希望能照看一下我妖族的兄弟姐妹,本皇感激不盡,日后必有所報。”

聽妖皇說到了這個份上,神君和姬帥知道妖皇顯然去意已決。

本來妖皇此次西行,就是想提前鏟除中土島這個有資格繼承妖庭的未來大敵。現在目的達到,不想繼續摻和是正常的。

更何況現在神君都下界了。

西大陸的水瞬間深不見底。

妖皇感覺自己未必把握的住。

急流勇退,沒什么毛病。

姬帥放棄了說服妖皇,果斷道:“大乾和妖庭是盟友,本帥自然會保護自己的盟友,妖皇大可放心。”

神君也點了點頭。

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幾個小妖身上。

也沒打算從妖族入手。

所以他和妖皇沒什么利益沖突。

神君只是提醒道:“妖皇,小心神后以及狐王。”

還沒有離開的狐王恨恨的瞪了神君一眼,很想和神君打架,但是打不過。

狐王只能在內心立誓,本王一定在妖庭勵精圖治,干一番大事業,打你神君的臉。

實力強是很了不起。

但是你眼瞎。

妖皇對于神君的提醒也很無語。

“神君,你對妖師的誤解很深算了,愛卿也不要生氣。神君還不了解你,等他了解你了,就會”

神君打斷了妖皇的話,道:“等本君了解了狐王,就會加深對她的誤解。”

狐王氣的渾身發抖。

妖皇也果斷閉嘴。

這誤解,他解不開。

那就讓它繼續存在吧。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本皇對狐王是放心的。

不過神后那兒,的確要十分注意,以免步了原盟主和神君的后塵。

神君的話,妖皇聽進去了一半。

而后果斷告辭。

看著妖皇遠去的背影,神君幽幽一嘆。

姬帥聽出了神君的嘆息中有些復雜,主動問道:“神君在嘆息什么”

神君道:“本君看到了妖皇對狐王的寵信一如既往。”

姬帥點頭道:“這是當然,妖皇最信任的就是狐王了。”

神君再次嘆息了一聲:“姬元帥,你們大乾真的是好運氣。”

所以本君才選擇入主你們大乾,而不是入主妖庭。

“神君何出此言”姬帥問道。

神君道:“有狐王在妖庭幫你們,若大乾有朝一日和妖庭為敵,大乾焉能不勝”

姬帥:“”

這辱狐力度,太過分了。

只是為什么聽上去那么有道理

“罷了,妖皇要找死,攔是攔不住的,希望他能在神后手中多支撐一陣吧。”神君道。

姬帥問道:“神君對妖皇和神后的爭鋒絲毫沒有信心”

神君感慨道:“即便是一對一,懶散的妖皇也不是干勁十足的神后的對手,更何況妖皇這邊還有狐王拖后腿。從一開始,這場戰爭的結果就是注定的。本君只希望妖皇不要一敗涂地,多少堅持一下,那樣本君還能多幫一幫他。”

妖皇也能多幫幫他爭取一段發展的時間。

對于這種高端局的爭鋒,姬帥表示你們高興就好。

大乾現在也參與不了。

姬帥更關心的還是打擊西大陸的軍隊。

他知道神君肯定不會沖著西大陸的凡人軍隊去,所以主動道:“神君,等上岸后,我們也要分道揚鑣了。神君如有差遣,日后不妨譴人知會一聲。神君對姬某有救命之恩,姬某一定找機會報答。”

姬帥報恩這話神君是一個字都沒信。

他也不覺得自己對姬帥有恩。

畢竟在魔鬼大三角當中,他們是互幫互助,談不上單方面的施舍。

神君只是道:“姬元帥一路順風,相信我們在大乾一定有再見的那天。”

姬帥心頭一跳,但面色不變,只是淡淡道:“本帥也很期待。”

只是日后若在大乾相遇,那就不知是敵是友了。

姬帥看了神君一眼,心道恐怕是敵人居多。

但即便如此,也不影響現在他們默契的合作。

未來的事情,誰說的好呢

“未來的事情,誰說的好呢”

說話的是一位佛門使者。

肥頭大耳。

貌不驚人。

他說話的對象是斗戰佛。

“大師兄,我不信佛了,你攔我也沒什么用。”

“你”

斗戰佛拎著棍子就想把這個便宜師弟打一頓。

他們都是佛門的傳經人。

在佛門也都受過功德佛的指點。

所以理論上算是沒什么關系的師兄弟。

這一路走來,斗戰佛和其他幾位師弟也結下了深厚的感情,雖然大部分時候都是他在前面沖鋒陷陣。

但斗戰佛是一個很赤誠的猴子。

既然是自己人,那我當然要罩著你。

可惜。

經傳了一半。

傳經還沒有成功,他的便宜二師弟,就為了一個女人,要脫離傳經隊伍。

而且,要背叛佛門。

斗戰佛瞬間怒火沖天。

但是被一位羅漢擋住了。

“大師兄,你殺了二師兄也沒用。我們佛門來去自由,從不束縛人的信仰。不信了就是不信了,你可以打死二師兄,但也不能逼二師兄繼續信佛。”

斗戰佛渾身一顫。

這位羅漢,也是他們傳經隊伍當中的一員。

平時老實巴交,十分沉默。

是他眼中任勞任怨的典型代表。

而且對他向來是言聽計從,恭敬有加。

斗戰佛沒想到,這個平日里老實巴交的漢子,竟然也站出來反對自己。

“三師弟,你這是什么意思”斗戰佛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三師弟迎著斗戰佛憤怒的眼神,平靜的回答了斗戰佛的問題:“大師兄,我也不信佛了。”

斗戰佛倒退一步,整個人如遭雷擊。

一直在旁聽的功德佛也坐不住了。

“你們這是要背叛佛門”功德佛質問道。

二師弟看著憤怒質問的功德佛,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

“師傅,我再叫您一聲師傅。您說我背叛了佛門難道不是反過來嗎”

功德佛皺眉:“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沒有背叛佛門,而是佛門背叛了我。”二師弟沉聲道:“我信佛,佛卻讓我失望了。”

“一派胡言。”功德佛大怒。

三師弟幽幽道:“真的是一派胡言嗎師傅,上一次被大師兄擒住的那個犯下了無邊殺孽的魔獸,現在又在哪”

“你我”功德佛沒想到三師弟竟然從這里發難,一時間有些張口結舌:“很多事情不是你們看上去那么簡單。”

“當然不簡單。”

三師弟冷笑一聲,老實人的氣質蕩然無存。

他也懶得搭理功德佛,而是看向了斗戰佛。

“大師兄,我們這些人里,只有你最傻,只有你在拼盡全力的降妖伏魔。”

斗戰佛:“”

三師弟繼續道:“大師兄,我們一行佛門傳經人當中,戰力自然以你最強,但你真以為我和二師兄是兩個廢物嗎”

斗戰佛搖頭道:“自然不是,二師弟的肉身在佛門使者當中排名第一,血脈更是上古異種,戰力之前并不遜色于還沒有恢復的我。三師弟你也是羅漢出身,金身無敵,羅漢當中罕逢敵手。即便是在高手遍布的西大陸,能與你為敵的人也不多。”

“是啊,我和二師兄都不弱,但我們后來都已經不出手了。”三師弟道:“大師兄,你知道是為什么嗎”

“為什么”

“因為沒有用,因為殺不死。”二師弟冷笑道:“大師兄,你還沒有發現嗎自我們傳經以來,死在我們手上的那些人,全都是野狐禪。但凡稍微有點背景的,根本一個都沒打死。”

斗戰佛身上煞氣沖天。

有些事情他并不是沒有發現。

只是不愿意去管。

“大師兄,你太單純了。正因為你至真至純,所以你的天賦無可匹敵,戰力是佛門第一,我也很欽佩。”三師弟道:“但是我們佛門并不單純,我們的傳經之旅并不單純。這不是我想要的傳經,已經變成了純粹的利益交換。”

三師弟說到這里,仰天長嘆:“天上地下,東大陸西大陸,神仙與佛門,本質上都沒有區別。只要背景夠強大,無論怎么作惡,都是不會受到懲罰的。西大陸底層那些最單純的人信仰我們,佩服我們替他們伸張正義,斬妖除魔。可是造成他們流離失所的那些妖魔鬼怪,現在依舊在其他地方肆虐,依舊在為禍人間。師傅,這樣靠欺騙和利益交換換來的信仰,您真的覺得有意義嗎”

功德佛的語氣十分堅定:“當然有意義,未來會越來越好的。”

“我不信了。”三師弟道。

二師弟幽幽道:“我也不信,灑家去也。大師兄,歡迎你來參加我的婚禮。”

說完這句話,二師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遠處,一個女子身影正在等著他。

他放棄了事業和信仰。

選擇了愛情。

而三師弟直接投身一躍,在河流中消失不見。

功德佛面無血色,看向斗戰佛。

斗戰佛沉默了很久。

然后,他重新昂起了頭。

“師傅,繼續傳經吧。”

斗戰佛的表現,讓功德佛震驚。

“你”

“我心如磐石,佛心堅定。哪怕能多幫助一個人,讓佛祖的光芒多照耀一處,都是我們的成功。”

斗戰佛的語氣十分堅定。

“妖魔鬼怪,魑魅魍魎。背景強大也好,關系通天也罷,我只朝天一棍,行俠仗義,佛光普照天下。”

這一刻,斗戰佛的氣勢更上一層樓。

功德佛知道,斗戰佛已經接近恢復了自己的巔峰實力。

再進一步,便是菩提。

足以與神君神后爭鋒的佛門大能菩提

西大陸,能阻止斗戰佛的高手,已經越來越少了。

一如功德佛的猜測。

斗戰佛繼續護持他傳經。

依舊困難重重。

阻擋他們傳經的高手當中,依舊有很多作惡多端的人或者妖魔鬼怪背后擁有強大的背景,足以和佛門對話。

但斗戰佛再沒有給他們利益交換的機會。

斗戰佛殺瘋了。

很快,斗戰佛在西大陸聲名鵲起。

乃至讓諸神膽寒。

越是高層和神明,越被斗戰佛的強大和桀驁所籠罩。

整個西大陸,都在斗戰佛的殺意下瑟瑟發抖。

斗戰佛的威名,如日中天。

而能夠阻擋斗戰佛的力量,卻遭到了巨大的重創。

因為,西大陸此刻,明面上有斗戰佛肆虐。

有姬帥率領的大乾軍隊登錄。

而暗中,還有一股涌動的暗流,伺機而動。

直搗黃龍。

“君上,這里就是偽神們的天堂。”

大總管和神君,踏足了西大陸的最高峰。

傳說當中,神明居住的天堂。

事實上這不是傳說,是真的。

西大陸眾神,幾乎都聚居于此。

而大總管和神君,也來到了此地。

“君上,是將這些偽神全部殺掉,還是留著他們做仆人”大總管問道。

他根本沒把西大陸這些所謂的至高神明放在心上。

什么至高神明

不過就是昔日在天上競爭的失敗者罷了。

大總管甚至不懂,神君為何對這里如此看重。

在他看來,讓他修養好身體狀況,他自己便足以踏平這座神山。

對此,神君并沒有那樣做。

而是自己親至。

而且,表現出了十分慎重的態度。

“君上,您在忌憚什么”

神君的謹慎態度,讓大總管看不懂。

神君沒有回答大總管的話,而是用探究的目光注視著這一座西大陸的最高峰,很久都沒有說話。

良久之后,神君才緩緩開口:“何等逆天的手筆。”

大總管一臉問號。

“這座山,不是自然形成的山,是人為造出來的,比天地偉力更加偉大。”

神君一句話,把大總管嚇了一跳。

“君上,我怎么沒看出來”

“不止是你沒看出來,本君也沒有看出來。原來被造出來的,不僅僅是山。”

“不僅僅是山”

“還有神。”

神君的額頭出現了一滴冷汗。

而大總管在明白了神君的話后,雙腿瞬間一軟。

他差點被嚇死。

當神君話音落下之后,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見過君上。”

神君的目光落在了神王身上。

神王,西大陸眾神之王。

曾經在天上扯旗造反,旗幟鮮明的反對過他。

后來被他毫不猶豫的鎮壓了。

然后,神王就叛逃到了下界。

在天上的時候,神君從來沒有把神王放在過心上。

能對他造成威脅的,是神后,是魔君,是斗戰佛,從來都不是神王。

他甚至根本看不見神王。

今天,他看到了神王。

看的很深。

很久。

然后,神君笑了。

笑容充滿了譏諷和自嘲。

“原來本君從前竟然如此眼拙,什么都沒看出來。原來竟然連你,也是被造出來的。”

神王心悅誠服:“君上目光如炬,吾不如也。”

能看穿這一點,神君當然了不起。

須知,魏君也來過西大陸。

當時魏君都沒有看穿這一點。

當然,魏君眼中也沒有他們,所以根本不會用心觀察他們。

但凡魏君多停留一下視線,他們的秘密也早已經暴露了。

可是世間沒有如果。

所以神君能看穿他們的底細,神王十分佩服。

神君卻自嘲道:“本君被蒙蔽至今,這如果還算是目光如炬,也太嘲諷了。”

“君上太過謙虛,您從前沒有看穿我的秘密,是因為您的實力不夠。現在能看穿了,說明您的實力愈發精進了。”神王低下了高貴的頭顱,表示了欽佩與臣服:“到了君上您的境界,竟然還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著實是讓吾欽佩。”

神君沒有被神王的馬屁拍到。

他只感覺到了巨大的震撼。

神王的這點實力,他依舊沒有放在眼中。

可是他造不出來神王這種實力的高手。

他把七情六欲剝離出去,七情六欲分身在凡間的力量撐死了也就等同于一個神明而已。

距離神王的差距很大。

更不用說,被造出來的不止是神王,還有整個西大陸的神明。

這是何等的強大

“本君坐井觀天,今日方知何為小丑。”神君緩緩道:“既然本座自投羅網,不知你背后的存在能否現身一見,讓本君死個明白。”

大總管心中一沉。

君上竟然已經心存死志,而且已經接受了這個命運。

不過大總管想到如果整個西大陸的神明都是被造出來的,那君上接受失敗的命運確實十分正常。

神君固然強大,想要做到這一點卻是萬萬不能的。

這種差距之大,已經沒有了任何奇跡可言。

大總管也絕望起來。

但神王的回答,卻給了他們一個驚喜。

“君上此刻退去,自能安然無恙。”神王道:“主人另有要事要做,不會降罪君上,君上可以自便。”

大總管簡直喜出望外。

這真的是意外之喜。

神君也十分意外。

大總管剛才猜的沒錯,他已經心存死志了。

因為他站的高度足夠高,所以他更明白想要做到這些需要多么強大的力量。

那絕對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即便發生了奇跡也一樣。

所以,神君只想死一個明白。

但神王竟然愿意網開一面,放他一條生路。

神王如此寬宏大量

開什么玩笑

背后那尊強大的存在很好說話

這倒是有可能。

但還有另外一種可能。

神君想到了神后。

神后的背后,似乎也有一尊神秘且強大的存在。

而那一位存在對神后的態度,一直都是放養的。

據他的觀察,即便神后中途橫死,那位存在可能都不會放在心上。

對方能扶持一個神后,能否多扶持一個神王

如果這個猜測為真的話

神君的眼神逐漸亮了起來。

他其實并不確定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

但大道之爭,本就沒有萬無一失。

既然已經看到了生機和前路,自當奮力一搏。

神君笑了。

“你所謂的主人,是不是根本就不在乎你們這些仆人”

神王面色不變,微笑道:“君上,你是在挑釁主人嗎”

神君也微笑以對:“若這位強大的主人真的將你們放在心上,本君現在早就已經死了。能夠造物的存在,還是造神的存在,想拍死本君,根本不用費什么心思,也無需花什么精力。本君到現在還活著,只能說明一件事祂根本不在意你們的死活。

“本君當然也不會冒犯祂,無論祂有什么意圖,本君比你們更強。你們能做為祂的,本君都能做的更好,而且也很愿意為祂效勞。

“本君想,祂肯定也希望自己的手下更加強力一些。

“所以,你是選擇投降還是選擇死亡”

神王收起了自己的笑容,沉聲道:“君上,你這就是在賭命了。”

“沒錯。”神君坦然回復道:“本君和你賭命,你賭不賭”

大總管想要開口勸說神君退一步。

這樣做實在是太冒險了。

明明退一步就可以海闊天空。

但看到神君堅毅的神情,大總管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又重新咽了回去。

作為神君的大總管,若在一件事情上神君舉棋不定,那他當然可以提出建議。

可如果神君已經做出了決定,他需要做的就是堅決的執行,而不是去拖神君的后腿。

這才是大總管應該做的事情。

想清楚這點之后,大總管默默的放開了自己的氣勢。

和神君一樣,肆無忌憚的展現出了自己的破壞力。

看到這一對主仆的強勢,神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君上,我愿降”

其實他不愿。

但沒有辦法。

不投降,他知道神君真的會下殺手。

而且,他知道主人是真的不在乎他們的死活。

死了隨時都能夠被復活刷新的東西,誰會在乎呢

他只能自己在乎自己。

“從今以后,神山就是君上在凡間下榻的宮殿。”

神王跪在神君面前,表示了自己的臣服。

神君并沒有產生什么成就感,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既然已經知道了對方背后有一尊實力遠超自己的存在,那做到這些自然沒有什么可吹捧的。

而且,他也要調整自己對西大陸這些神明的態度,甚至調整對整個西大陸的態度。

畢竟打狗還得看主人呢。

雖然神君現在已經確認這個所謂的主人根本不在乎狗的死活。

但是對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狗,他卻不能不給狗主人面子。

“起來吧,我們去聊聊正事。”

神君取代了神王的位置。

并且迅速進入了角色。

“我不會改變這里的運行模式,也不會改變你們從前的結構。”神君許諾道。

聽到神君這樣說,神王顯然松了一口氣,立刻投桃報李:“您的意志,將是我們前進的方向。”

神君猶豫了一下。

他的確有自己的意志。

但現在得調整計劃了。

不過也不是什么壞事。

“你們從前如何,日后還是如何。包括西大陸,從前如何,日后還是如何。不過,如果本君發話,一切都要為本君讓路。”

“這是自然,一切聽從君上的吩咐。”

“你們目前有什么急需解決的困難”神君問道。

他本來是想殺神立威。

現在這條路走不通了。

那就通過展現自己的能力,來樹立威望。

這對他來說也不難。

神王立刻回稟了他們目前所面臨的困難。

“西大陸在大乾的作戰屢屢失利,即便有我們的幫助,也沒有改變局面,這已經撼動了西大陸很多人對我們的信仰。”

神君沉聲道:“此事本君自有分曉,西大陸和大乾日后一定能結為一體,但未必需要通過戰爭的方式,你不必糾結。”

神王若有所思。

“可還有其他困難”

“有,佛門開始爭奪西大陸的信仰。”神王道:“斗戰佛和功德佛聯手,尤其是斗戰佛,他的戰斗力實在太強,即便是我也無法與其爭鋒。死在斗戰佛手下的很多高手都是我們的信徒,佛門的強勢入侵,也已經改變了西大陸和我們原本的運行軌跡。君上,不解決斗戰佛,佛門有可能將我們的神壇徹底砸爛,并且取而代之。”

在神君來之前,神王正為此事頭疼。

聽到“斗戰佛”的名字,神君也面色一肅。

“斗戰佛蘇醒了真靈”

“是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現如今斗戰佛的實力正在飛速的恢復當中,已經接近了自己巔峰的實力。君上,有斗戰佛的武力支持,佛門完全有可能統治整個大陸的信仰。”

神君陷入了思考。

斗戰佛的實力,他當然也是知道的。

那是能給他帶去威脅的存在。

但是斗戰佛在天上的時候受到了重創,按理來說不應該如此快的蘇醒真靈,更別說恢復實力。

難不成斗戰佛背后也有強者在支持

神君感覺有些頭疼。

要真有的話,可能又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話說回來,不會又是神后和神王背后的那個主人吧

如果是對方,神君只能無言以對,感覺對方有精神分裂癥。

無論如何,斗戰佛的突然復蘇,讓神君有些不安。

他不怕斗戰佛,斗戰佛這種心思單純的戰斗狂永遠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他怕的是斗戰佛背后的人。

所以,神君放棄了自己出手對付斗戰佛的心思。

但斗戰佛這個麻煩是必須要解決的。

因為斗戰佛當初在天上就是他鎮壓的。

他和斗戰佛有宿怨。

他也不允許西大陸的權力結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且斗戰佛想要的世界他是知道的,在神君看來,斗戰佛屬于妄想癥患者,純粹的理想主義者。

理想主義者都很可敬,他也尊重斗戰佛。

但理想主義者注定死于理想。

永遠都不可能實現。

至少他不覺得斗戰佛想要創造的那個世界會實現。

他也不允許實現。

所以,要解決掉斗戰佛這個威脅。

但不能親自出手。

神君沉吟片刻,又看了神王一眼,心頭一動。

他是不會一直留在西大陸的。

而西大陸的這些神明,也不是他的人馬。

所以,神君不能完全對他們放心。

而佛門當中,唯一令他忌憚的,只是斗戰佛。

至于佛門當中另外一尊有實力和他相提并論的菩提強者萬佛之主,神君嘴角一勾。

那是一個被他打服的家伙。

之前他厭惡佛門,所以不允許佛門在天上發展。

現在時易世變,也許在西大陸引進一個能制衡西大陸神明的勢力,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

前提是,佛門不能有斗戰佛。

想到這里,神君已經有了主意。

“本君會解決斗戰佛的威脅,代價便是佛門會分去你們的部分信仰。從今以后,你們和佛門和平共處,有問題嗎”

神王俯首:“一切聽君上的旨意,只是希望君上能盡快行事。斗戰佛帶給我們的壓力越來越大,殺的人也越來越多。多留他一日,我們的處境便艱難一日。”

“本君現在就著手解決斗戰佛的麻煩。”

神君釋放出了自己的氣息。

直接就開始感應萬佛之主。

佛門駐地。

萬佛之主睜開了雙眼。

眼神當中是忐忑和不安。

“神君,你也下凡了”

神君鎖定了萬佛之主的氣息。

下一刻,便直接去了佛門的駐地,絲毫不在乎佛門會安排什么龍潭虎穴。

偌大的佛門,能值得他高看一眼的只有斗戰佛,能給他帶來生命威脅的只有斗戰佛和萬佛之主。

可惜,斗戰佛在傳經,而萬佛之主根本沒有舍命一搏的勇氣。

所以,他沒什么需要怕的。

神君直奔主題:“佛主,你意圖占據這座大陸”

萬佛之主雙手合十:“阿彌陀佛,貧僧只是希望佛門能有一棲息之地。”

“如果只是要棲息之地,本君可以與佛門合作。”神君直言道:“放心,本君不走信仰之道,也不在乎這座大陸的信仰,日后統治的重心也不在這座大陸,本君真正看重的是海對岸。”

萬佛之主眼前一亮。

如此一來,神君和佛門還真沒有必須要進行生死之爭的利益沖突。

“本君可以保證,佛門會成功傳經。甚至可以保證,功德佛成為西大陸統治者的座上賓,從上至下幫佛門散布信仰。但佛主也必須答應本君一件事,我們才能夠達成合作。”

“何事”萬佛之主問道。

祂心中已經隱隱有所猜測。

果然。

神君的回答,印證了祂的猜測。

“你替本君解決掉斗戰佛這個麻煩,只要解決了斗戰佛,本君所有的承諾都會兌現,本君以天道之名起誓。”神君承諾道。

如果是其他神明的道誓,萬佛之主根本不會當一回事。

道誓固然有束縛力,但可鉆空子的地方太多了,根本不值得信任。

但是神君的道誓,萬佛之主是相信的。

因為神君本來就和天道有關系。

別人可以背叛天道,鉆天道的空子,神君卻不行。

甚至可以說,神君本身就是天道的一部分。

他不能自己背叛自己,否則他的道途就完蛋了。

所以,神君是真的很有誠意和佛門合作。

萬佛之主心動了。

神君趁熱打鐵:“斗戰佛現在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夠恢復菩提境界。所以你現在出手,依舊能鎮壓他。再給他恢復的時間,你也未必能鎮壓他了。佛主,本君只是把你一直想做的事情提了出來,還許以重利,你還在猶豫什么”

萬佛之主沉默。

這的確是祂一直想做的事情。

祂才是佛門的話事人。

但是斗戰佛巔峰期的實力,卻在祂之上。

當然,他們并沒有打過。

可斗戰佛諸佛當中斗戰第一的實力是被諸佛公認的。

所以,萬佛之主很尷尬。

身為老大,卻沒有手下小弟的實力強。

這并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

盡管萬佛之主也知道,斗戰佛從來就沒有取代他的想法。

可是問題并不在斗戰佛想不想取代他。

神君幽幽道:“神后曾經跪在本君面前,對本君發誓,她從來沒有取代本君的想法。佛主,你知道本君是如何回復她的嗎”

“如何”

“本君告訴她,問題不在于你想不想取代本君,而在于你已經有實力取代本君。所以,神后必須死。”

所以,斗戰佛必須死。

萬佛之主閉上了眼睛。

“如君上所愿。”

神君笑了。

“本君等佛主的好消息。”

一只玉手在魏君面前不斷放大。

最終砸在了桌子上。

“過分,簡直是豈有此理。”

說話的人是明珠公主。

現在應該說是丞相。

君憶淺氣的渾身發抖。

魏君也可惜道:“憶淺,你輕點,桌子會疼的。”

君憶淺:“”

更生氣了怎么辦

“你還有心思跟我開玩笑,魏君,佛門太過分了。我還沒有背后捅他們一刀,他們竟然先背叛了我們大乾。”

魏君:“”

你這話我沒法接。

“魏君,現在真的麻煩了。佛門投靠西大陸,我們前期的投資全白費了。”

“沒有白費,從來沒有白費的努力,佛門已經幫到我們大乾了。沒有佛門在西大陸后方搞事,我們不會取得這么大的戰果。”魏君淡然道:“憶淺,你著急了,局面沒有那么糟。”

“我知道,我們這邊正在節節勝利。”君憶淺道。

他們這邊已經不僅僅是節節勝利了。

威爾之死,對西大陸遠征軍的士氣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

而星少女們的反水,更是直接癱瘓了西大陸遠征軍的高層。

再加上火力全開的安全司。

西大陸遠征軍的高層雖然沒有被大乾一網打盡,但是也損失了一多半。

而蘇瑯琊借此機會果斷開戰,摧枯拉朽,幾近大獲全勝。

西大陸遠征軍已經乘船逃回了西大陸本土。

所以形勢一片大好。

而從西大陸傳來的消息,也在振奮人心。

姬帥一行在西大陸后方掀起了滔天巨浪,有效減輕了大乾本土的壓力。

佛門愈發強勢,斗戰佛每時每刻都在復蘇,讓西大陸的神明根本不敢輕動。

如果一直這樣發展下去,大乾可以說勝利在望。

可惜。

佛門突然反水。

大乾最鐵桿的盟友,在大乾最危險的時候選擇和大乾站到了一起。

但是當大乾局勢向好之后,佛門卻站在了大乾的另一邊。

這讓君憶淺十分憤怒。

“如果佛門不反水,我們這一次甚至能夠徹底打死西大陸。魏君,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佛門發瘋了嗎”

“佛門當然沒有發瘋。”

魏君遞給了君憶淺一本書。

“真相都在這本書里。”

君憶淺接過魏君遞給她的書,讀出了書封上的三個大字:

“記游西這是什么”

魏君打了個響指。

下一刻,記游西從一本書變成了一只金光閃閃的鐵棒。

這次君憶淺明白了。

“斗戰佛的武器”

“對,不過準確的說,應該是斗戰佛的佛器,已經通靈,對于斗戰佛這一路西行傳經所發生的事情都了如指掌,并將其紀錄了下來。你剛才看到的記游西,就是這個佛器自動將斗戰佛的西行經歷編纂而成的。”

“自動寫書神器啊。”君憶淺感慨道:“那些小說家肯定做夢都想擁有這樣一個神器。”

魏君笑了一下。

“既然是斗戰佛的佛器,怎么會落到你的手中”君憶淺好奇問道。

魏君淡淡道:“斗戰佛出事了,最后關頭,斗戰佛用這枚鐵棒捅破了封印,卻只逃出了這枚鐵棒,自己卻被鎮壓。鐵棒通靈,穿行萬里,找到了我,希望我能救它的主人。”

君憶淺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上一次就是你救的斗戰佛,所以它希望你再救一次,還把斗戰佛身上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你。”

鐵棒在半空中上下動了兩下,很顯然是在點頭同意。

下一刻,鐵棒又重新變成了記游西這本書。

君憶淺打開書籍翻閱,很快就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佛門西行傳經,在一路上遇到了各種阻攔他們的高手和妖魔鬼怪,也因此爆發了很多次戰斗。不過他們打來打去發現這些家伙都是有后臺的,無論怎么作惡都不受懲罰,甚至連佛門都和這些作惡多端的家伙背后的勢力達成了利益交換,為此換取佛門的生存空間和信仰。

“面對這種局面,佛門西行傳經團隊的很多成員都覺得太黑暗了,不少人選擇紛紛散伙,退出傳經團隊,只有斗戰佛堅持正義一路斬妖除魔護送功德佛西行傳經,矢志不渝,越戰越強,一度讓整個西大陸都聞風喪膽。

“斗戰佛的威名為他博取了巨大的聲望,也讓西大陸的高層對他忍無可忍。西大陸高層包括神明們和佛門的萬佛之主達成了協議,保證功德佛西行傳經成功,允許佛門在西大陸收割信仰,和西大陸的神明兩分天下,前提是要先鎮壓了斗戰佛這個刺頭。有斗戰佛在,他們不僅會失去權勢和地位,甚至還有性命。

“萬佛之主同意了西大陸神明的提議,還白龍馬自由,讓白龍回歸龍宮,以換取白龍馬的反水。以傳經成功為理由說服了功德佛,并且先讓西大陸名義上的最高統治者封功德佛為御弟,全力支持功德佛傳經乃至傳教,換取功德佛引斗戰佛踏入陷阱。

“最終,萬佛之主親自出手,在精心布置的主場只手遮天,鎮壓了斗戰佛。”

看完了斗戰佛的故事,君憶淺有些唏噓。

“西行傳經的團隊,二師兄有了嬌妻富貴;三師弟做了一方妖王;白龍馬回了龍宮做太子;功德佛成了御弟,享受榮華富貴。佛門傳經大獲成功,與神明們分庭抗禮。

“他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只犧牲了一個最大的功臣。

“魏君,你說可笑不可笑”

魏君幽幽道:“不可笑,很可悲。”

當初見斗戰佛和功德佛的時候,魏君就很奇怪。

大家嘴上都會喊口號。

但是大家都只是喊口號。

你們怎么還能真信呢

當時魏君就覺得這兩尊佛肯定會被現實毒打。

為此魏君還為他們祈禱了好幾次。

現在看來,雖然魏君很用心的為他們祈禱了,但還是沒有挽救他們的命運。

現實的毒打,雖遲但到。

不同的是,在被現實毒打后,功德佛選擇了一條更容易的路。

而斗戰佛頭鐵的繼續做自己。

然后頭破血流。

“必須要把斗戰佛救出來。”君憶淺拍板道:“魏君,斗戰佛這次和我們真的是自己人了。現在把斗戰佛救出來,他能把西大陸的天都捅一個窟窿。”

“萬佛之主親自鎮壓的斗戰佛,是你想救就能救的嗎”魏君看了君憶淺一眼,吐槽道:“姬帥又不是沒試過,結果還不是自己陷進去了。”

是的,姬帥自己陷進去了。

準確的說,當佛門反水之后,姬帥他們在西大陸就成為了活靶子。

西大陸的神明騰出手來,姬帥他們不可能是對手的。

本來要是有妖皇給他們當后盾,那還有的打。

可惜妖皇撤了。

姬帥也是膽大。

在發現佛門反水之后,姬帥的判斷和明珠公主一樣,把斗戰佛救出來。

斗戰佛出來,他們的危險和壓力都會立刻小很多。

可惜。

萬佛之主的封印,不是他們能破的。

相反,西大陸預判了姬帥他們的預判。

但這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們也捉了西大陸不少人,甚至我們捉的更多。西大陸要和我們交換戰俘,姬帥不會有事的。”君憶淺道:“現在的問題是西大陸好像想和談。”

“把好像去掉,西大陸就是想和談,他們現在的優勢不多了。”

姬帥他們雖然陷入了萬佛之主的封印,但其實并沒有被西大陸俘虜。

佛門也沒有和大乾完全的撕破面皮。

所以姬帥他們的安全可以得到保證。

而大乾這邊,卻真切的俘虜了西大陸遠征軍很多人。

甚至,就連智慧女神都落到了大乾手中,成為了大乾的俘虜。

西大陸現在已經沒有了一口氣吞下大乾的把握,反而后方本土的利益還要重新分配。

這種情況下,打仗已經不是西大陸的優先級。

他們要先理順本土的事情,要重新劃分各方利益。

“所以,我們現在救出斗戰佛的話,就說明我們沒有和談的誠意,西大陸很可能會重新和我們開戰。”魏君看向君憶淺:“我們大乾現在真的想繼續打仗嗎”

君憶淺搖頭。

真正說起來,大乾現在的局面比西大陸要好。

但是大乾的生產力太低了。

比西大陸更需要休養生息。

大乾現在需要的是時間。

所以,大乾也想和談。

“所以,斗戰佛現在還不能救啊。”魏君唏噓道:“救了他,大乾就會重燃戰火。”

“歸根結底,還是大乾太弱。”君憶淺有些不甘心:“我們還需要時間發展。”

“那就先茍著發展,以斗戰佛的實力,再鎮壓五百年也不會死的。反而被鎮壓的時間越長,積蓄的憤怒就會越大。這樣有朝一日破封而出,憤怒的力量才會幫助他真正捅破西大陸的天。”魏君道:“等著便是了,那一天不會太久的,斗戰佛證菩提的那天也不會太久。憶淺,先考慮和西大陸和談的事情吧。”

“那就談。”

西大陸派來了和談的使者。

也確實展現了和談的誠意。

大乾朝廷內部,此時主和的聲音也已經壓倒了主戰的聲音。

而君憶淺已經發現,朝堂當中除了魏黨和已經潰不成軍的帝黨,悄無聲息的又崛起了一黨。

她需要時間來梳理信息,確定對方是敵是友,也需要時間讓大乾做好更多的準備,迎接下一次必然會爆發的戰爭。

所以,大乾和西大陸的和談,在雙方都有意推進的情況下,順利的進行。

西大陸愿意賠付戰爭賠償金。

大乾也提出了和談的條件。

西大陸后方,佛門和西大陸本土神明的信仰之爭并未平息。

大乾朝廷內部,也在暗流涌動。

所有人都知道這不會是最終的結局,但所有人都希望現在能和平下去。

神君于神山之巔,俯瞰凡間,臉上掛著輕松的笑容。

神王站在神君身后,心悅誠服的獻上了自己的敬意。

“君上,一切都在按照您的意愿發展。西大陸與大乾即將締結和平契約,西大陸的局面已經趨于穩定。只要君上您能掌控大乾,此后大乾和西大陸便都會成為您的掌中之物。”

神君微笑道:“不錯,你的功勞,本君會記住的。”

“都是君上算無遺策。”神王嘆服道:“大乾那邊和談的使者,有一半都是您的人吧”

神君微笑不語。

西大陸大局已定。

下面,就到了他去接收大乾的勝利果實了。

然后,讓大乾和西大陸合流。

東西兩座大陸,從此就都落入了他的掌控之中。

作為天上的至尊,來到天下,他依舊為至尊。

氣吞萬里如虎。

神君意氣風發。

他掌握住了大勢。

然后,神君看到天上出現了一張榜單。

緊接著,神君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封神之戰,啟”

------題外話------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視死如歸魏君子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