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三百二十二章?波及所有

第三百二十二章?波及所有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三百二十二章?波及所有

王煊疼的想滿地翻滾,蔓延出去的絲絲縷縷的精神,像是在被千刀萬剮,無論他思維怎么發散都不管用了。

縱然想到紅衣女妖仙在大跳熱舞,他都覺得不想看了,他只想痛苦的叫幾聲,大吼幾嗓子。

“我想拳打假老張!”他被紅光燒的發懵,裹著斬神旗,在這里折騰,施展各種體術,讓自己釋放壓力。

此時,他試了各種轉移注意力的辦法,都不怎么管用。

他聯想到劍仙子,肉嘟嘟,剛十歲的樣子,捏了她嬰兒肥的小臉數次后,似乎……也不那么香了。

他被燒的欲仙欲死,四處冒紅光時,他又想到了幾件至寶,憧憬未來。

他立身逍遙舟上,手持羽化幡,游歷最高等的精神世界,船頭放置的養生爐噴薄瑞霞,自動采摘天藥……

然而,還是沒用,他裹著旗面,在紅霞外的昏暗之地進行“死亡翻滾”,真要崩潰了,叫著:“痛死我了!”

他覺得,腦瓜仁都要炸開了,即便現在沒什么血肉,但也有種腦漿要從七竅流淌出來的錯覺,太特么疼了。

“虛無之地,有沒有活人,有沒有怪物?出來一戰!”為了分自己的心,他也是想盡了辦法。

這一刻,他想挑戰全宇宙,打遍整個世界,心神撕裂的劇痛讓他勇氣暴漲,想和女方士單挑。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天下都是王的土,我的土!來一個啊,誰敢與我一戰?”

王煊自己都覺得,他精神分裂了,被燒的意識恍惚,整個人都要轟的一聲爆碎似的,再這么下去真要死了。

帶過來的銀色物質,耗的七七八八了,此時,他到了極限,那種絢麗的紅霞逐漸要侵入他的精神主體中了。

不能玩火了,堅持到極限就不算失敗,不僅檢驗了他的意志,也確實錘煉了他的元神,他化成一道流光遠去。

噗通!

他像是一顆流星砸進生命之池,身上的赤光漸漸熄滅,被驅除出去。

此刻,現實世界中,連荒蕪的群山中,縮小版的劍仙子都受到影響,而且這里振幅較大,山地似乎顛簸了下。

她被搖醒,迷迷糊糊,不滿地咕噥:“可惡,還讓不讓人睡了!”

“我剛才差點死掉?”當徹底清醒后,王煊一陣后怕,赤霞蔓延進他的元神主體,差點將他燒穿。

仔細看,他的精神力有各種“焦痕”,一些地方被侵蝕的不成樣子,怎么看都像是燒糊了。

唯一慶幸的是,他在對抗紅霞前,吸收了大量的銀色物質,精神中蘊含著無限的生機,抵住了毀滅之力。

不然的話,以他那種引火燒身的方式,說不定真的會被紅光絞殺的差不多,過程極其兇險!

不過,精神體“焦黑”的他,忽然覺得,不借助生命之池,自身燒糊的地方也在冒出一縷縷生機。

他站起身來,立足在粗糙的池子上方,發現果然如此,痛苦的磨礪,激發了他精神意識中的某種活性力量。

“怎么回事?”他一陣出神,被紅霞絞殺過后,孕育出新生?

他一陣出神,這種情況,這樣的遭遇,似乎有些熟悉,好像聽說過。

是了,他一下子想起來了,臉色不自然,道:“我這是……和雷擊木相仿了?”

他一陣無言,他和人體雷擊木接近,像暴雨中遭雷劈的大樹,歷劫而不死,堅強地活了下來。

“我這是變成稀珍材料了,也算是價值連城了?”他低頭看著黑乎乎的自己。

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世,不管是超凡者,還是普通人中的有權有錢者,都有收集雷擊木的癖好,價格昂貴的離譜。

“我這算是自煉成材了!”

王煊呲牙,忍著疼,站在池子上方觀察自身,新生的氣息彌漫,驅散紅霞后,他的確在自愈中。

經歷非人的折磨,毋庸置疑,這是一種極其嚴酷的錘煉,他不久前所面對的,比所謂的苦修士更甚。

當那種生機漸漸趨緩,散發差不多后,王煊發現依舊有“焦黑”的地方,但他發現,受創后,漸漸恢復,精神似乎更堅韌了。

“承受無限痛苦,在瀕臨死境的情況下磨礪自身,這樣的極端修行,確實有效,很鍛煉人。”

但這種方式無疑很……費人,動不動就會將自身給煉沒了,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即便心中無畏,不懼死亡,那也不適合入場,真敢這么熬煉精神,換個人絕對早就費沒了。

他再次回歸池中,以這里無以倫比的生機蘊養自身,彌補元氣,消除各種隱患,直至精神脫皮。

王煊確定,這么進行下去,他絕對可以晉階,提升到下一個境界,而且不是剛剛破關那么簡單。

“多來幾次,不斷體悟‘雷擊木’的經歷,我大概率能到下一個境界的后期!”

他在這里養傷,洗盡“焦痕”,精神再次旺盛且更加強大起來。而在外界,他的血肉也燒糊了一些,現在部分脫皮,銀光流動,生氣極其濃郁。

他的設想成真了,以激進的方式換掉超物質,肉身雖然起初受損,但最后接引來了絲絲銀光。

王煊現在還不清楚,剛才外界的肉身多么危險,他的精神受劫時,肉身也引來一絲微弱的紅霧。

當然,只是極其虛淡的點點霧絲,劃過他的體表后,差點剝下一層皮!

劫后,荒蕪的泥土中,他的肉身變得強韌了,體質提升,銀光撫平那些可怖的傷。

王煊如果提前知道剛才的過程,不見得敢這么做,這種極端的修行方式,有點像是在黑洞洞的地獄入口蹦極。

就這樣,王煊在對外界無知無覺中,又開始折騰了。

他養好傷后,迅速跑進黑暗深處,等待紅霞出現,確實游走于生與死的分割線上。

兩次后,他帶上銀色獸皮書,這東西很神奇,上面有數百個字符,每一個都能吸收很多銀色物質。

就在王煊對自己無比嚴酷,進行極端修行時,外界也是各種折騰,無法寧靜下來。

大幕中,逍遙舟在飛,人世劍又出現了,讓幾片仙界大亂,每片大幕中對應的絕世高手都在行動,在追逐至寶。

現實世界,外太空中,陳永杰的精神離開飛船,迎著太陽在……略微的焚燒,渾身冒佛光,冒金丹氣,普照天宇。

“真是怪了,一震再震,連我都受到劇烈影響了,以前沒事兒啊!”

他又一次被濃烈的太陽火氣籠罩后,極速逃亡,沒入飛船中,以肉身血氣滅火,擺脫危機。

“師傅怎么樣,找到出路了嗎?”飛船中,青木問道。

“沒有,反而被震的不輕,該不會真和那小子有關吧?”陳永杰懷疑,再震幾下,自己可能要掉境界。

“趕緊走,去找人!”他決定返航,有些受不了,這還怎么讓人修行?隔段時間就來一下。

舊土,某座城市中,黃大仙正在開車,然后,他就亂顫上了,車都跟著震動了起來。

“我去,來了,這次是真的,我……馬上就要掉境界了!”他臉色發白,車上的孔云也很緊張。

同行者中,他們后面的一輛車也震動起來,并快速停下,周詩茜步履踉蹌的下車。

“那不是新星最近很紅的仙子歌手嗎,據悉是超凡者,她什么情況?趕緊拍照,留著發新聞用。”

虛無之地,王煊又一次傷痕累累,以絲絲紅霞洗煉部分精神,不知道第幾次成為“雷擊木”了,他覺得這次進步很大。

“我的實力在快速上漲,嗯,養好傷,接著繼續!”他輕語道:“極端苦難,地獄級修行,自然要有相應的收獲。”

不久后,他又上路了!

外界,飛船迅速降落,接近地面,船中關琳有些緊張,她也同行呢,問道:“老陳,你沒事吧?”

此時,陳永杰身披袈裟,泛出瑩瑩紅光,左手持雪白法螺,右手持鎖魂鐘,寶相莊嚴,似在悟道。

“沒事,我感覺到了,這是天花板在下壓,我還沒破板呢,以我這么深厚的根基,不是很嚴重。”

這一刻,恒均派過來的那兩批人全都毛了,這兩個小時內,簡直是步步驚心,讓他們心都快涼了。

“是大幕后爭奪至寶所致嗎?”有人苦澀地問道。

“大概是。”旁邊一人點頭。

這時,又一次震動,有人慘然,道:“我搖搖欲墜。”

他可以清晰的感應到自身的狀況,道行松動,再來兩下他就完了,絕對要跌落下逍遙游境界。

其中一人神色凝重地開口:“和相關部門去談,也去找那個陳永杰還有關琳,和他們盡快達成一些協議。不然的話,我們都跌落下逍遙游境界,對人間威懾力不足,面對戰艦時,會很被動。”

“上一次,我們沒有在意他,而且能感覺到,他很不服氣,這是一個對我們有敵意的人,要不要先解決掉他?”

“現階段求穩,先找人去談!”

他們有些擔憂,心中焦躁,沒有什么比境界跌落更恐怖的事件了,這是對他們修為的血腥殺戮。

新星,一些妖魔臉色慘變,最近這是怎么了?上天待他們何其不公,妖族剛經歷過一場血色劇變,現在連老天也開始震他們了。

舊土,無論是列仙,要是妖物,跨界過來的生靈數量都比新星更多,現在氣氛無比凝重。

宇宙深處,密地,老狐無語,仰首望天,嘆道:“有完沒完?我苦修多年,等到這一世,準備鎮壓列仙呢,差不多就行了吧?!”

然后,它不得不施展強大的功法,以天狐真血洗禮自身。

羽化星上,目前的最強道統中,許多人看著一位面色紅潤、白發如雪的強大男子,只見他吐出一口白霧,嘆道:“該腐朽的終究是擋不住啊。”

新月上,“老張”將搖晃的茶杯放下,不得不起身,他開始演練一種極致強大的體術,讓自己“穩”下來。

“怎么震個沒完?”片刻后,他收起架勢,結果又輕搖了一下,他直接取出銹跡斑斑的銅鏡,給自己……來了一下,將神秘鏡光照在自己身上。

秘境中,紅衣女妖仙手持油紙傘,在細雨中,開始……翩然起舞,這是一種莫測的體術,姿態優美,但威力極其強大!

蒙蒙雨霧中,隨著她優雅的動作,劃出閃電,她如雨中的紅色精靈,青絲飛揚,空明出塵。

舊土,荒蕪的山嶺中,泥土下,迷你版的劍仙子被山地震的,飛離自己的小窩,迷迷糊糊地醒了。

“怎么又來了?前段時間就偷襲我,讓我身體生長速度變慢,甚至逆生長,可惡!”她帶著起床氣說道。

突然,她美眸眨動,感覺到了什么,然后在地下用劍光開路,快速向荒山下的某個地方趕去。

不久后,她挖出來了……王煊!

此時,他身上的一絲紅霧剛消失,漸漸騰起銀光,讓她深感詫異,然后她就深吸了一口。

“真舒服!”縮小版的劍仙子,對那種銀霧沒有抵抗力,連著深吸了幾口,嬰兒肥的小臉上洋溢起滿足的笑容。

感謝:上仙齊天,謝謝白銀盟主的支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