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三百零四章?殺意升騰

第三百零四章?殺意升騰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三百零四章?殺意升騰

天藥到手的這么順利,讓王煊和陳永杰一度懷疑,這當中是否存在問題?

這樣的稀世奇珍,在神話中都少有記載,描述的很模糊!

當年,秦皇一統天下,讓大方士徐福去尋找的不死藥就是這種東西,但連徐福都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遠去,當了擺渡人。

事實上,連大幕后的絕世強者都有人因為勉強進入最高等的教精神世界,因采藥而死掉。

這一切都在說明,天藥的珍貴,很多個時代都難以見到一株,是價值最驚人的稀世奇物。

“我們兩個才踏入超凡領域沒多久的人,在紅塵中采摘到……”

“噤聲!”

兩人面色無波,以精神交流,簡直猶若夢幻一場,腦子有些暈乎乎,讓陳永杰感覺很不真實。

王煊還好一點,因為得過一株,但當時面對的卻是生死劫。

鄭武不愿億萬里,跨過大幕要以他的血肉根骨為養料,培養魔胎,結果反倒將自己搭進去了。

兩人看了又看,附近沒有人窺視,準備跑路,現在不走更待何時?吃干抹凈,事了拂衣去!

不過,王煊很快就止步了,他精神出竅,掃視八方時,看到了天際盡頭的一片帶著煙霞的紅云極速飄來。

有超凡者趕來了!

這要是逃走,肯定會被坐實兩人得手了,他們將會面對圍追堵截、各大陣營共同追殺的局面。

“別跑了,可能是你的本家到了,一會兒認真交流下!”王煊低語。

陳永杰一看直嘬牙花子,這緣分也沒誰了!

那張袈裟很大,并有一道又一道金線交織,蒸騰瑞光,宛若晚霞撲面而來,伴著紅霧,眨眼就到了。

在這個年代,能夠駕馭法器飛行,那肯定不簡單,不是對方實力足夠強,就是那袈裟稀珍。

嗖嗖嗖!

一群身影降落,全是高手,散發的佛光很濃郁,比老陳境界明顯要高一大截。

這讓王煊與陳永杰都警惕,暗自戒備,這群人怎么比曹清宇、孔云等人的實力高這么多?

天花板呢,怎么不壓落下來?兩人面色平靜,暗中嚴陣以待。

對面有人誦了一聲佛號,看向陳永杰時,不禁一怔,因為眼前這青年一身佛力純凈,周身都在流動金光,丈六金身修煉有成。

“自己人!”陳永杰打了個招呼,雙手合什,寶相莊嚴。

一位面貌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苦行僧也雙手合十,他法名休善,盯著老陳看了又看,道:“你練了釋迦真經?”

這群人動容,他們當中只有幾人練了釋迦真經,而且每次都是境界提升到位后才能接觸下一層經篇。

“我與佛有緣,身在紅塵中,心游靈山間。”陳永杰嚴肅地說道。

遠處烏云蓋頂,妖氣沖天,一張巨大的獸皮散發煞氣,不時從獸毛中飛出黑色的閃電,快速降落。

嗖嗖嗖!

妖祖祁毅這個陣營的人到了,沒有妖仙,但是,這次消耗妖池祖血,送過來的人都有肉身,實力極強。

這些妖魔,有的黑霧籠罩,有的血氣滾滾,有的露出妖魔的本體,有的化形為人,姿態不同,但都殺氣騰騰。

“是他?殺了我族不少高手!”其中一頭青狼開口,不屑化形為人,皮毛炸立,一眼認出王煊。

他們跨界后,第一時間得到密報,了解詳情,他們在占據財閥錢家時,就是這個人發現并破壞的,引發了一場災難性的變故。

當然,他們還不知道,王煊暗中主導了一切,讓其他陣營一同參與狩獵,并用戰艦轟殺妖魔等。

即便如此,也有妖魔眼神森冷,十分強勢,道:“現世的血食,也敢干預妖族的大事,你找死嗎?!”

他名為黑鬣,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直接就抓了過來,根本就不在乎人間的一切,以一種俯視的姿態看紅塵中人。

那只長著黑毛的大手,剎那就到了王煊的近前,這是想一把攥住他的脖子給拎過去,不是一般的霸道。

無聲無息,一柄古樸的短劍出現在王煊手中,擋在面前,向前切去。

短劍看起來很普通,但極其鋒銳,哪怕是妖魔的大手也被割開一個血口子,頓時血流如注。

只能說這個名為黑鬣的妖魔實力強很,在這種關頭下還能如閃電般倒退,躲過了斷手之厄!

他的手滴滴答答淌血,血肉間露出白骨,他的雙目頓時射出更為冷酷的光芒,死死地盯著王煊。

黑鬣不止是大手,滿身都是黑毛,像是鋼針般根根直立著,他嘴里有兩根獠牙突出,長相很兇。

“殺了我們那么多人,居然沒有逃走,還敢出現,讓你活著就是犯罪,妖族容不得你!”

他張嘴間,口誦真言,一片血光出現,化成蓮花,一片又一片的綻放,向著王煊落下,他動用了術法。

這頭妖怪雖然兇猛猙獰,但是實力的確過人,這是比孔云、黃大仙等人更厲害的原生怪物。

血色蓮花發光,超物質沸騰,一片又一片血色蓮瓣像是大山般向王煊壓來。

王煊雙手立起,迅速結出一種特殊的手勢,配合施展超凡定式,現階段的他還真動用不了三級定式——三昧真火。

但是,他發動的真火依舊很強,是遠超他這個境界的術法,那本金色竹簡讓他悟出了術法道的真諦。

他以精神天眼輔助,調動神秘因子快速排序,構建出一種相對完美超凡火光,一片漆黑的光焰綻放,像是從地獄翻涌出來。

呼的一聲,黑色的火焰淹沒血色蓮花,超物質撞擊,他們近前的建筑物瞬間破爛,炸開,焚燒成灰燼。

黑鬣手持一根狼牙大棒,在術法碰撞時,他就直接沖了過來,以泰山壓頂之勢向著王煊砸去。

王煊神色凝重,這家伙的肉身太強橫了,這該不會是八段以上的怪物吧?在這個境界,現世中確實難有人抵擋。

在王煊身邊出現一株黃金樹,霎時間,四只金色小鳥飛出,拍打著翅膀,攻擊向這個滿身黑毛的妖魔。

“啾啾啾……”金色小鳥鳴叫時,如鳳鳴裂天,周圍的虛空都似模糊了。

黑鬣感覺頭疼欲裂,精神被攻擊了,腦漿子都要炸出來了,他手中的狼牙棒頓時攻勢放緩。

在他的身上,浮現一滴奇異的血液,流動懾人的威壓,暫時抵住四只金色小鳥的精神侵蝕。

這是妖池中的祖血,這些人穿透大幕過來,的確帶來一些殺手锏,可以殺敵,更可以保命。

轟的一聲,王煊掄動整株黃金樹向著他砸去,黑鬣被動用狼牙棒阻擋,在刺目的火星中,超物質沸騰。

黑鬣眉心滴血,再怎么防范,他的精神領域還是被侵蝕了,頓時讓他兇性大發,以祖血對抗,并向著王煊殺來。

王煊覺得手臂劇痛,雖然沒有骨折,但是被這頭強大的妖魔的巨力沖擊的倒退了很多步。這讓他意意識到,彼此間差了幾個境界,在生死搏殺中,若是沒有寶物護體,形勢很不樂觀。

還好,他得到天藥了,可以在近期提升道行。

在異寶威力每日都在下降的大趨勢下,如果他自身不趕緊提升上來,很可能會淪為妖魔的食物。

“啾啾啾!”

又有三只金色小鳥飛了出去,黑鬣悶哼,眉心流血,被迫倒退,他近前那滴祖血都暗淡了不少。

“黑鬣,你行不行?”一個由銀色蝙蝠化成的人類開口,滿頭銀發,向前走來。

另一邊,一頭青狼體形龐大,帶著殺氣,張開血盆大口,也逼近過來。

“黑鬣,你有些廢柴啊,連個采藥級的可口血食都拿不下,讓給我吧。”青狼說道,雖然大剌剌,但其實很謹慎,盯著黃金樹,露出覬覦之色,雙目兇光畢露。

陳永杰念了一聲佛號,神色嚴肅,轟的一聲震鐘,銀色漣漪席卷前方,讓銀蝠與青狼都一驚,快速倒退,動用術法與祖血對抗。

他們雖然貪婪,但也無比忌憚,接連看到大殺器,在嚴加防范時,也想攫取到手中。

“和尚,你們想干預嗎?”對面,一個滿身都是血色羽毛的妖魔開口,誤認為老陳來自靈山。

這是一頭血鵬,擁有鵬族的強大血脈,這些妖魔以他為首,實力異常恐怖。

苦行僧休善雙手合什,看著老陳,又望向王煊,見他練的也是……釋迦真經,有佛光護體!

這還真是讓他無言了,他們這群人中也只有他和另外三人練了佛門至高經文。練此經文,不說是正統,也算是有緣人了,不能不管。

“你們殺心太重,這里不是妖界,這是人間,還需以慈悲為懷。”休善開口勸道。

“和尚,你說的輕松,他曾壞我族大事。”血鵬指向王煊,道:“他殺了很多妖族英杰,還想活著?這種才踏足超凡領域的人類,在古代都算是血食,為了他,你要阻我們?”

黑鬣更是在擦去眉心的血液后,寒聲道:“當年,我家祖上在某顆生命星球上時,占據偌大的疆土,以數十幾座城池養血食,也沒見誰敢攔阻。許久未歸,這人間變了天嗎?和尚你們呆在你們的凈土,不要多管閑事。”

他們是原生妖魔,祖上并不是人類走真體路化成的,格外的兇殘,從不將人命當做一回事。

銀蝠也開口,道:“另外,我懷疑,天藥可能在他們兩人身上,自當要拿下,在血肉中檢查個通透,看看是不是藏在心臟等處了。”

他舔了舔嘴唇,一副要撕開王煊與老陳的架勢。

“我以菩提神目看過,天藥不在他們身上。”休善開口。

王煊驚異,這和尚還真是不簡單,練成了菩提神目?不過,他將那本石頭經書送進命土了,埋在至寶養生爐下面。

這如果還能被人看透,他也認了。

王煊手持黃金樹上前,道:“大師,不要為難,這人間自當有朗朗乾坤,容不得這種妖魔肆虐,烏煙瘴氣,我們兩人自己能解決,會以釋迦真經掃滅魑魅魍魎!”

他是真看不慣這些原生妖魔,沒有一個是無辜的,都該殺死!

一群妖魔實力都極強,有數人冷笑著向前走去,的確給王煊和老陳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他們兩人的境界真不夠看了。

此時,來自靈山的佛門高手,有人悄然動用袈裟去卷石山,就要帶走。然而這座奇異的山體很沉重,被激活后,其沉重之勢宛若真實的宏大山岳矗立,根本搬不動。

瞬間,佛門有數位高手無聲的沒入奇異的石山,前去尋找天藥。

妖魔陣營見狀,立刻跟進,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九劫天蓮的種子,在他們眼中,這種稀世奇物遠比那兩個人類重要一萬倍!

霎時間,佛門高手,妖祖陣營的強人,全都沖向奇異的石山,原地沒剩下幾人了。

“我們也去!”王煊示意老陳,也要跟著硬闖。

“滾!”黑鬣阻路,銀蝠與青狼也站在他的身后,負責留守外面,不讓這兩人入山,想要再次動手。

王煊和陳永杰雖然是作勢要入山,但是,面對這幾頭妖魔,確實是心有殺意,這可不是裝的。

銀蝠雖然是人形,但背后也有一對銀色肉翼,冷笑道:“別以為仗著兩件大殺器就無敵了,現在沒時間拾掇你們,先寄存在你們的手中,此地事了后,人間將無你們容身之地!”

“回頭弄死你們!”王煊和老陳向后退去,兩人確實被激起了殺意,想干掉這幾頭妖魔。

可是,這群妖魔強的離譜,很不好對付。

遠離凌家后,陳永杰以精神傳音,道:“趁現在回舊土嗎?”

王煊望天,道:“鄭家真仙今夜會將五色土、仙漿等送過來,現在天色快擦黑了,放棄的話有些可惜啊。”

臨走前,他想拿到那些從仙界運輸過來的奇物。

陳永杰道:“我想干掉這些妖魔,太可恨了,留著都是禍害,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呢,比早先過來的妖仙都張狂,肆無忌憚,開口就是血食,殺戮等!”

“那就想辦法滅了他們,最差也要殺一批人!”王煊沉聲道,他也對那幾頭妖魔忍無可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