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三百章?動靜很大

第三百章?動靜很大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三百章?動靜很大

“真是有些可怕,也有些異樣。”王煊眺望地平線盡頭的群山,古代那些傳說,那些故事,許多都再現了。

早年,他剛踏上舊術路時,對列仙究竟是否存在,都曾持懷疑態度,認為古人大概率都死了。

現在,一切都被證實了,古代那些生物不僅活著,還想再現當年的血色景象呢。

他站了很久,沒有立刻行動,思忖著一些問題,他要大開殺戒,除掉一些要以活人為血食的妖魔,但這不是他一個人的戰斗,要拉更多的人參與。

他降落下來,收起飛舟,然后在地上行走,一步邁出去就是一兩百米遠,像是縮地成寸,速度太快了。

事實上,他每一次借力,都短暫的貼著地面飛行,橫渡過大地。

王煊接近蘇城外的山林,潛行匿蹤,很快他發現了異常,這里有家仿古的山林客棧,很有特色,專為攀巖者、探險人員提供食宿。

但是,現在四名工作人員狀態都不對,這是被人取而代之了?他們的精神體被吃掉了。

在他們的身體中,是魔禽、兇獸的元神,棲居在當中。

王煊在暗中觀察了很久,注意聽他們的對話。

“熟悉身份后,我們就可以進入那繁華的紅塵世界了,只要小心一點,就可以不斷換身體,享用新鮮的血食。”

短期內,這些妖物在適應現代社會的各種規則,所以找這種偏僻之地的人下手。

不久后,當他們徹底融入這個社會后,就會進入城市中,讓自己現在占據的身體合理的“病死”。

按照他們這種節奏與手段,細思恐怖,根本就是防不勝防,城市中龐大的人群,新星上這么多的人口,都會被他們視為血食,簡直是他們的樂土。

時代變了,他們也變了,似乎不想再走過去那種簡單粗暴的路,讓血染紅大地的風格過于赤裸裸,不可持續,現在他們想無聲的回歸。

“我們的高層正在準備,不久后就會去占據財閥、大組織首腦的身體,負責把握大方向。其實還不如我們自在啊,這顆星球真美,生命是如此的絢爛,人口眾多,我喜歡這個世界,遠勝古代。”

一個男子的體內,有一頭兇禽的元神,鳥喙彎成鉤狀,利爪鋒銳,笑容略冷。

王煊在遠處靜靜地看著他們,了解這群妖魔的習性,洞悉他們的各種秘密。

他皺眉,這幾個妖物只能算是底層成員,高層在寒霧山那里,但是現在根據它們的只字片語,已經可知,不好對付,這次妖魔想無聲的潛入人間,正常來說很難察覺到!

“遍地血食,融入他們,悄然采摘,予取予奪,真是讓人期待!”

“即便超凡世界崩塌,可如果每天都有充足的血食,吞噬精神體,我們的元神也可能會緩慢變強,最差也不會退化吧?”

一個男子體內,一頭黑狼的元神形體猙獰,咧嘴在笑,想早些進入城市中,融入這個時代。

王煊寂靜無聲,現在這個社會,各種妖物回歸,與人混居,明面上看不見血腥,但長遠來看,不比過去的屠城傳說好多少。

他沒有急著動手,不想更進一步打草驚蛇。

事實上,不止如此,不久后他又在山中發現了幾名護林人員,也早已被妖魔取代了。

他無聲的穿行山林,看著遠處的寒霧山,以精神天眼注視,那里妖氣繚繞,可是,卻不見妖魔,人去樓空。

妖魔高層離開了大本營,應該就是在不久前放棄了這里。

居然這么果斷地離去了,沒給王煊一探究竟的機會,原本他也沒有想著自己一個人動手,可是對方這樣遁走,確實讓他訝異,很謹慎啊。

“跑了,還是說在故意一步一步引導我,讓我探查,一步一步追尋下去,然后突然給我來下狠的?”

這次,他意外接到錢安一聲響的電話,才在路過時萌生看看他的念頭,是錢安的本意想求救,還是妖魔撥通又掛斷?

可惜,人都死了,他當時沒有多想,并未去問。

回來的路上,他將護林人員體內的妖魔元神誅殺,看著幾人無聲地倒下去,他輕嘆,接著又滅了山林客棧中的四頭妖魔。

王煊返回錢家,盯著那座古道觀看了又看,銅墻中的仙骨被妖魔吞食了仙命,死氣沉沉。

“看來是我多想了,還以為是道家一位大人物的真骨呢。妖魔真是葷素不忌,對列仙能下手時也不含糊啊。”

王煊意思到,厲害的生靈他們的真骨可能會藏的很隱秘。

這件事得知會道家,看他們是否會有行動,斬妖除魔,怎么只由他這個現代超凡者一人承擔?

除非列仙與妖魔真的勾結在一起了,敷衍了事,或者直接不摻合,那樣的話,麻煩就大了。

錢家在緊鑼密鼓的準備大遷徙,事實上,他們當初也有太初計劃,準別的已經很充分,所以并不算匆忙,各種事項都在有條不紊的推進。

“我為老錢報仇了,但只是明面上的,真正的幕后妖魔還在,你們臨退走前,就不想報復嗎?”王煊和錢安的兩位親兄弟密談。

“當然想,我哥哥死的太慘了,身體很硬朗,居然被吃掉了靈魂,被怪物當成血食,死的太屈辱與凄涼了!”

錢家的老哥倆憋著一肚子的火氣,憤恨無比,反正要撤走了,如果能親自動手報仇,他們自然想發下狠。

“你們看,那些列仙后人不是開發布會了嗎,各種澄清,說他們在積極融入現代社會,我認為,第一步要先拉他們入場。”

“近期露面的,跨界過來的道家高手,必須得找過來,讓他們來看一看你們的道觀,他們會有所表示的。”

王煊和錢家的人聊了很久,如果他自己去折騰,那只能算是小水花,而且太扎眼了,會讓他處在危險的大環境下,不如來一次山崩海嘯般的大波瀾。

也正好趁此機會,看一看各個陣營的反應,了解下本質性的問題。

他自然要出手,不止是為老錢報仇的問題,妖魔橫行,太囂張了,隨意狩獵普通人,它們還沉浸在過去的血腥榮光中嗎?他確實想大開殺戒。

但是,他也得考慮自身的安全問題,讓一群人陪著沖殺,不能讓天仙之祖齊騰、絕世妖魔祁毅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不久后,鄭家的真仙來了,與王煊會面。

“我現在是王煊,被動卷入進了錢家、妖魔、周沖等人的沖突漩渦中,你們去給我好好查一查,別讓我意外被他們當成王煊暗算掉。另外,我要的仙漿、五色土等,都準備好了嗎?”

鄭家的真仙鄭重點頭,現在他們正在查具體情況。

“最遲兩日內就會從大幕后送過來,那些神物太珍貴,在仙界也不好找,不過收集的差不多了。”

不得不說,列仙的部分后人適應性極強,快速而又自然的融入到了現代社會中,和新星的年輕人沒什么區別了。

繼白天部分代表開發布會后,晚間還有人來了數場大型直播,和眾人拉近距離,消除各種不好的傳聞。

“新時代,科技絢爛,普通人都可以遨游星海了,歲月變遷,改變了一切。而列仙也變了,與時俱進,不是大家心中想的那種刻板印象。”

人們想了想,列仙的后人到現在為止似乎的確還沒有什么劣跡。

“我們在努力融入這個社會,珍惜現有的一切,我現在已經簽約了,成為一名歌手,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周詩茜現身說法,她青春靚麗,繚繞著仙氣,給人的第一印象很美,超塵脫俗,的確不像是血洗普通人的怪物。

而且有唱片公司站了出來,力挺她,說她工作認真,馬上就要發布新曲了,讓人們拭目以待。

王煊正在關注他們一舉一動,因為正要拉他們下場呢,看到這一幕,他一陣出神與無言。

“有人投資,和我一起開了一家療養院,可以為老年朋友延壽,也能為為愛美的年輕人提升顏值,這是仙家的不傳之秘,我在努力工作,融入現世生活中。”

陳妍也露面,她雖然不是頂尖美女,但氣質出眾,給人的印象也相當的好,讓外界因為鐘家離去而躁動的情緒又一次降溫。

孔云、曹清宇等人也都站出,儀表堂堂,是那種少見的英俊男子,十分謙遜,也給人好感。

王煊默默地看著,不怕列仙硬撼戰艦,就怕他們真個徹底融入這個時代,最后,走了舊財閥,來了列仙財閥、妖魔財閥,那會更恐怖。

不過,現階段這樣也好,這些人自己都這么說了,立起了牌坊,那接下來就看他們真正的表現了,馬上就要給他們搭好舞臺了。

當然,與時俱進的仙魔后人,并不是所有人都讓人有好感。

比如,黃銘出場時就效果不佳,他說喜歡新星的生活,要找份工作,問有沒有需要保鏢的,他想去應聘。

可以說,黃大仙的姿態很低,身為妖仙后人,放下架子,不管是做姿態,還是為了體驗生活,也算是夠可以了。

然而,評論一面倒。

“快看,這絕對是一頭黃鼠狼啊,賊眉鼠眼,這要是引進家門還能保平安嗎,他是黃大仙啊!”

黃銘氣到要爆炸,暗中叫嚷:“你們都是顏值控,膚淺!”

次日,錢安死了,財閥中的高層成員被妖魔當作血食吃掉了靈魂,像是核爆般震動整片世界。

很快,山林客棧的四人、護林員六人,被妖物吃掉元神的新聞也被快速報道了出來。

新星的早上,天下沸騰!

“你瑪德妖魔,開始吃人了,還美化為仙子,翩翩美少年呢,我就看你們怎么解釋,怎么說!”

“最近都在傳,三年后,也可能是一年后,超凡就退潮了,妖魔,列仙,你們等著,到時候全部打死你們!這是什么年代?一百多年前,就大數據了,人臉識別了,更遑論是現在。你們以為能蟄伏起來,躲過去?一年后見!”

“讓我們成為血食?我問候你們家仙人板板!”

人們的情緒被引爆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說的是事實。

列仙后人為什么開發布會,各種解釋,就是在留后路,怕將來神話徹底崩滅,他們淪為普通人,被現世人針對。

在新聞報道中,也提及了古代妖魔的各種血色恐怖事件等,人們更怒了。

“妖魔?還想屠城,血洗大地,我#¥!新星這么多人,你們吃的完嗎?將來將你們全都打回原形,養在豬圈中,養在羊舍中!”

老陳第一時間來電,用黑話和王煊交流,什么情況?

“你安心找蓮蓬,迅速點,這次的事兒你不要參與。”王煊平靜地回應。

“動靜有些大啊,和你有關嗎,會不會很危險?”陳永杰問道,同時為錢安的死傷感。

“身邊的熟人死了,還有許多人也被他們當成血食,我確實很憤怒,必須要出手。不過,我不會有事兒,有一群人頂在前面沖殺,我跟在后面大開殺戒。”王煊告訴他,很快就要開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