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二百八十九章?我是鄭武

第二百八十九章?我是鄭武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二百八十九章?我是鄭武

整片命土清凈了,只剩下王煊一個人站在這里,仙霧如絲如縷在這里飄蕩,并有光雨灑落,寧靜而祥和。

濃郁的生機直沖他的元神,又擴張向他的血肉中。

“鄭武,謝謝啊,竟得到你這樣的饋贈,足以讓我的血肉與精神發生質變!”

這不是錯覺,現在他的形神就在發生變化,天藥、仙漿、不周山的五色土等,足以改變一個修士的人生軌跡!

現世糾錯,神話腐朽,此時仿佛有一層漆黑的大幕正在壓落,讓列仙愈發的虛弱,將會抹去所有超凡痕跡!

王煊覺得,今天所得,筑下最強根基,能改變他的命運。

“人生偶遇貴人,想不到是你。可惜的是,你對我雖然幫助巨大,但我們是仇敵啊。一路走好,我會為你燒少幾張紙的。”

天藥的主根蘊含著蓬勃的生命力,與命土融合為一體,讓這里仿佛成為世外凈土。

王煊真實感受到,自己的道行在增長,今日劇變,帶來的好處每時每刻都能體會到,實在太驚人了。

原地,還有一團血精,那是鄭武的天血,對于許多人來說,這是稀世神珍,能夠用來改命。

但王煊沒有理會,融入別人的超凡血肉讓他膈應。

比如,如果鄭武這次成功奪舍他,融入在他的血肉中,將來有了后代,究竟算是誰的子嗣?

無論是肉身,還是靈魂,王煊覺得都需要純粹,以自身為本,容不得融入其他雜質。

他得到過石板經文,練過釋迦真經,參悟過先秦金色竹簡,都屬于至高經文,有足夠強大的心法來推動自身蛻變,從肉身到精神,他追求純凈唯一!

王煊精神歸位,睜開了眼睛,整片世界都不同了,更加的清晰,他與萬物的距離似乎拉近了。

夜空中,星月燦爛,像是一個又一個巨大的生命體,在呼吸,在蟄伏,聆聽宇宙深處的呼喚。

茅屋前,草木清新,湖泊澄凈,大魚躍出水面,波光粼粼,夜鳥啼鳴,野獸低吼,萬物自然和諧歸一,讓他有種關于生命的感悟。

“萬法始于生命原初的波動,亡于沒有波瀾的死寂,相對亙古長存的宇宙,生命只不過是燦爛的瞬間,神話也是意外劃過漆黑天宇的一抹流光,都只是曇花一現。”

王煊仰望星空,凝視黑夜盡頭。

“寂靜過后,光陰流轉,長夜中或許還會有超凡流星出現,那是神話的再次閃耀。但是,上一場意外早已暗淡太久,沒有人能熬過,落幕的等不到新生,逝去的無法再歸來。新出現的,那是新的列仙,依舊只是瞬間的絢爛,便匆匆落幕,天地永寂靜,萬古夜未央!”

王煊收回目光,結局似乎已經寫好,難以改變,沒有人可以掙脫。

但是,他不甘心,想要改變注定的命運。

現在,他的實力提升的很快,他沒有喜悅,因為在不久的將來,這一切都將消亡,只有現在沖擊的更高,看的更遠,才能有那么一線生機。

誰能以拳光劃破黑暗?徹照萬古夜幕,如烈陽撕裂黎明,如朝霞普照十方,讓長夜退去,顯照一個真正的輝煌神話盛世,而非瞬間的流光一現。

王煊平靜下來,沿著這條路,按照心中所想,一步一步走下去就是了。如果最終還是歸于平凡,泯于生老病死,那就當大夢一場吧,睡去,萬古寧寂。

“想多了,還是腳踏實地吧。我在這最壞的時期有了一次完美的際遇,最起碼可以保證我將來有機會打破逍遙游天花板。”

王煊以黃澄澄的小葫蘆,將鄭武的天血收了起來,至于天命,就是鄭武的元神物質等,都被絞殺了。

“我有了老陳的體驗,提升速度太快了,現在到了命土后期?!”

數日前,他才借助真骨開啟內景地,破關到命土中期,幾日工夫而已,他再次邁出了一大步。

按照目前這個趨勢,他很快就能進入采藥境界!

其他超凡者很難有這種蒸蒸日上的奇異感受,尤其是今夜,他們覺得超凡世界的余波也在消散中。

天花板在下壓,連逍遙游都無法接近了,即便不動武,不催動異寶,自身的超物質都在緩慢流逝!

所有跨界過來的生靈都毛骨悚然,這一次,超凡余波的再次消散,比他們預估的更為恐怖,到最后難道要斬盡一切超凡者,連一個神話人物都不留嗎?!

此時,王煊完全沒有那種感覺,他精力旺盛,命土中不斷有超凡生機擴張,進入他血肉中,一次又一次洗禮。

“我該不會馬上就要進入采藥境界了吧?”他皺眉,不希望這樣。

不過,他又舒展開了眉頭,他觀閱了鄭武的精神碎片,有各種手札,前賢經驗與感悟等,可與自身印證,不怕道基虛浮。

他以精神天眼閱讀了那些印記,像是親身經歷過一位天縱奇才的人生。

“這還不夠,需要我自身的感悟,最好再開個仙骨罐頭,當精神思感提升到極限是,悟法,悟自身,悟前路。”

不久后,陳永杰聯系他,上來就是各種黑話:“歐拉,山川,不共戴天……”

老陳有點緊張,這是暗號,生怕王煊失敗,被大幕后那個天才奪舍,換成另外一個人。

“歐拉,異域,天誅地滅……”王煊和他對上了,這讓老陳長出一口氣,快速以各種黑話通報最新情況。

“鄭家這次最少過來五位強者,有人是帶著殘骨過來的,顯然是在大幕后成仙的。幾道血影都被我用戰艦轟擊過,血影打散了數次,最后全都借土遁跑了。我懷疑他們最后都會去你那里,小心點!”

“來了一個,一會再說!”王煊快速結束通話,極盡遙遠的山林盡頭有紅影一閃。

他不在意,回頭看向茅屋中的黃金樹,發生了什么?它怎么有些暗淡了,超物質消耗的未免太恐怖了,居然快見底了!

王煊以拳頭劃過虛空,發覺超物質流速嚇人!

不過,他最終揮霍出去的超物質,又被他的命土強行接引回去大半。

“栽種天藥,命土整體提升與蛻變了,竟還有這樣的妙處?”王煊動容,再次感受到了根基強大的好處。

這個夜晚很不同,超凡的殘余影響在崩散中,現世很殘酷,一切跡象都指向列仙會絕滅!

“以后,需要我親自戰斗了嗎?長此以往,異寶用不起了。”他輕語,一是寶物的威能在迅速下降,二是消耗的超物質在猛烈提升。

黃金樹中居然沒有多少神秘因子了,只戰斗了片刻而已,這是何等的可怕,誰都供養不起。

當然,或許也跟鄭元天的一滴金色血液太過恐怖有關。

王煊望向遠方,他的精神天眼看的真切,一道血影在接近,包裹著一塊真骨,鄭家有一位仙人到了。

“公子!”那道血影在遠處呼喚。

王煊點頭,對他招手,但是,很快他意識到不妥,對方這是在對暗號呢,他回應錯了。

他不應該裝模作樣的點頭承認,而是應該糾正:鄭武新生,今后,請叫我王煊。

他在鄭武的原始碎片中,看到過這些,但只是一掃而過,沒有仔細看,他當時主要是默記與修行有關的東西。

“太好了,恭喜公子,仙胎扎根在凡人時期就開辟出內景地的宿主血肉中,即將鑄就最強仙胎!”

那道血影身上的骨塊有裂痕,被老陳差點轟碎掉。

這次,王煊和人交易,不止是換來了黃金樹、先秦玉龍刀、往生池等精神領域的大殺器,還交換來戰艦,交給陳永杰使用。

他不惜下血本,消耗地仙泉,只是為了與大幕后鄭家這個恐怖的陣營死磕到底。

這位仙人有些慘,出來沒多久就被接連轟殺,有些不太適合應現代的科技武器,最后總算土遁逃走了。

血影一邊恭維一邊接近,臉色變得嚴肅無比,道:“公子,今夜天地劇變,神話進一步消亡。”

“你有什么感受?”王煊問道,他知道,沒對上暗語,已經暴露了,對方在麻痹他呢,伺機發難。

“超凡法則消失,但殘余影響還在,在今夜之前,跨界的列仙還能發揮接近逍遙游層次的力量,可是現在,只能發揮人世間六段的力量!”

他沒有說虛言,這是今夜劇變后的殘酷實情。

迷霧、燃燈、命土、采藥為人間世前四個小境界,星空中各個生命星球體系不同,劃分標準不一。

所以,有人更喜歡通用一些,將人世間的九個小境界直接以九段來對應。

王煊既憂,又釋然,心情復雜。超凡大環境在惡化,讓人心憂。但是,跨界過來的生靈,整體戰力在縮水,讓他沒那么大的壓力了。

現在,即便不動用異寶,他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公子,我們按照既定計劃行事嗎?先無聲無息地掌控一個大財閥,無論未來如何,先立于不敗之地,但究竟選擇鐘家還是秦家,還要公子來做決斷。”

血影說道,又向前走了幾步。

王煊點頭,道:“嗯!”

他心頭不平靜,大幕后的鄭家出手比較狠,想暗中顛覆一個超級財閥。

“對了,公子,我們得先從王煊身邊的人下手,避免他們發現您的異常,比如陳永杰、秦誠,還有……”

說到這里,血影突然發難,化成一片赤霞撲殺向王煊,面孔猙獰無比,帶著無邊的煞氣,吼道:“害死我族公子,讓未來可以橫推列仙的無匹仙胎殞落,你給我去死!”

王煊冷漠的看著他,手中旗幟沒有揮動,而是一卷,嗖的一聲,金色紋絡交織,將其真骨剝奪過來了。

現在,他對斬神旗的掌控越發的得心應手。

仙骨罐頭到手了,留著請人一起開盲盒,讓身邊的熟人與朋友都能得到好處。

然后,王煊收起斬神旗,肉身血氣恐怖,精神無比旺盛,他親自下場,今夜劇變過后,他或許可以直接面對從大幕后跨界過來的生靈了。

“啊……”

血影慘叫,真骨剎那被剝奪,連帶著元神都損失了一大塊,他原本就被戰艦轟擊的很慘了,現在傷上加傷。

但他攻勢未變,動用不了仙法,沒有了超凡規則,他依舊很強,手掌如虹,雷霆陣陣,將整片山林都照亮了。

他確實很強,以手劃出密集的閃電,無比驚人。

但是,王煊無懼,身體伴著光雨,一步邁出就主動沖到了他的面前,拳印恐怖,仿佛要打穿虛空。

這是羽化拳,來自先秦金色竹簡!

長空爆鳴,附近的參天古樹、巨大的巖石等,都在羽化拳的光芒中爆碎。王煊面色冷漠,周身生機旺盛,純粹的體術搏殺,勇猛無匹。

最強根基體現了出來,盡管他在現世糾錯的情況下,段位依舊沒有對方高,但他的殺傷力驚人。

對面,那道血影子在數次激烈碰撞與搏殺中,差點被打散。

一切都是因為,這個世界沒有超凡規則了,列仙失去生存的土壤,血影已經不是仙,現在只是殘缺的元神碎片。

“這是什么拳法!?”鄭家的高手吃驚。

即便現世超凡崩潰,可他畢竟曾位列仙班,對方低境界居然能硬撼他,讓他都有種隨時要爆開的感覺。

最為讓他心驚的是,他現在是精神體狀態,而對方以血肉拳印居然可以傷他的精神?!

王煊沒有搭理他,現在他施展羽化拳,形與神凝結為一體,哪怕對方是元神狀態,他照樣能以肉身拳印轟殺!

這段日子以來,受形勢所迫,他只能動用異寶,無法以真身面對跨界而來生靈,到了今夜他終于提升上來了,肉身搏殺,感覺酣暢淋漓。

他很久沒有親自動手,這樣盡興了,拳光所向,音爆恐怖,摧枯拉朽,周圍任何阻擋都被轟碎。

“不可能!”鄭家這位仙人震驚。

最終,王煊一拳將他打爆了,血影潰散,他的精神體跟著瓦解,難以聚合在一起。

王煊補了一拳,他的元神全面炸開,在拳光中焚燒,徹底磨滅。

王煊清理完現場,一刻鐘后,遠方再次出現一道血影,鄭家第二位真仙到了。

“公子!”

“鄭武新生,以后,請叫我王煊!”王煊平靜地開口,這次暗號對上了!

感謝:嘉然小姐,謝謝盟主的支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