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二百五十七章?萬法之始

第二百五十七章?萬法之始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二百五十七章?萬法之始

三個月似有人間隔絕,更是進入過死氣沉沉地飄落枯黃紙錢的神秘世界,王煊再次回到城市,很自然的融入。

在外面呆久了,重回熟悉的環境,讓他覺得親切,很容易回憶起過去的各種美好。

“人間最美不過是那紅塵煙火氣。”

親歷那個漆黑的世界,橫穿死寂的村鎮后,王煊在聯想,如果有一天,新星與舊土也黑暗下去,沒有了太陽,看不到星月,萬物俱寂,缺失生機,那是何等的殘酷與可怕。

為避免極端事件發生,他在戒備,一路沿著人煙密集的地方穿行而過。

還好,孫家并沒有發瘋,其他組織也沒有針對,王煊很順利趕回蘇城,和林教授與秦誠吃了一頓飯。

接著他就出城了,主動去拜訪錢安。

孫家內部有人陰沉著臉,想秘密派遣出小型戰艦轟炸王煊,但終究是沒有下令這么做。

現在的新星形勢復雜,孫家上次被一道超凡血影殺進大本營,連斃數十人,讓他們至今都身體發寒。

尤其是,王煊理應被轟殺在源池山了,怎么現在還活著?

“當時,我們親眼看到他登山,現在想來,他猜到我們會動手,做個樣子而已,很快就退走了。”

孫家有人嘆息,有些無奈,反被王煊利用了他們迫切想殺他的心理。

孫榮盛眼神陰鷙,讓人告訴阿貢財團的格蘭特,可以仔細查一查,他的孫女多半也是被王煊利用了。

他又叮囑了一句,道:“不要添油加醋,如實告知。”

“請五號機械人出手吧,直接按死他。然后,再派出我們從福地接回來的人善后,真不能留他了!”孫承乾開口。

孫榮盛猶豫,有些犯怵,非常時期,他怕這樣激烈出手,會將孫家樹立為超凡者的公敵。

母艦是他們的倚仗,過早的暴露底牌,一而再的挑頭出手,不是什么好事。

情況對他們很不利,有些騎虎難下。

他們曾了解到內幕消息,孫家會被顛覆,必須要扛過三年期。鄭家已經應言了,被人取而代之。

可是,說什么列仙腐朽,即便再現也會極度衰弱,可以對抗,這明顯有誤!

血影的出現,殺的他們頭皮發麻,現在內心有些怕了。

“小覷了古人了,我們以為他們落伍了,身體衰敗,眼光更是跟不上這個時代,但如今看,他們間的斗爭可能在借我們之手展開。”孫榮盛低語。

現在他們有理由相信,有些消息確實可信,而有些則是在借現代人之勢絞殺超凡,清場,滅對頭。

“我們要不要多搭上一條線?我很擔心,有些劇本已經提前寫好了!”

錢安很高興,熱情招待王煊。

對方活著歸來,直接就來拜訪他,很是關心他目前的身體狀態,讓他覺得這個年輕人靠譜。

“我既然說過,要分數次要為錢老續命,自然會盡心盡力。”王煊笑著說道。

他告訴錢安,他做事有始有終,只要他還活著,那么保證兌現承諾。隨后,王煊行事干凈利落,直接付諸行動,和錢安一起進入那座道觀。

可以說,賓主皆歡,兩人都很滿意,在道觀中,在神像前大談養生之法。

“人要有心靈的歸宿,錢老,你相信超凡,最近又在努力靜心,體悟道家無為的心態,不強求,我覺得可行,平日你也可以寄托山水間,心神放牧彩云端,不要拘泥于形式。”

“有道理啊,最近我都在旅行,碧海中,月亮上,深空間的隕石度假村,都留下了我的足跡,以凡人之軀效仿列仙,神游太虛,我感覺身心狀態都不錯。”

兩人聊的很投機,然后,王煊讓他靜心,閉目養神。

神秘因子彌漫,王煊補充自己所需,也適時的幫老錢梳理了身子骨。

這一晚,王煊在道觀中盤坐了很久,不斷接引超物質,他的血肉與根骨在歡呼,在雀躍。

他整個人靜若出世的仙佛,明明在現世,但彌漫白霧,給錢安的感覺,像是遠在云端上,不在紅塵間。

終于,像是到了某個臨界點,王煊的體內,精神如燈,高掛長生的萬古夜空中,照亮他的前路。

他要突破了,即將從燃燈領域踏進命土境界中!

他寂靜不動,精神沉浸體內,燃燈照前路,他的精神體在一步一步前行,接近了那片神秘地帶。

那里像是萬物起始之地,蘊藏著蓬勃的生機,像極了一片土地,有淡淡的霧絲蒸騰,裊娜而上。

王煊一步就邁進來了,踏足在這里,整片天地,整片世界都不同了,一瞬間,他的精神感知暴漲!

他的血肉輕顫,五臟輕鳴,骨塊震顫,周身似發出了金石撞擊的聲音,他的體表有一層朦朧的光。

王煊突破,晉升到命土境界,精神體立足這里,生命都像是有了依托,這快神秘之地給予了他生命層次的提升,這里天生像是滋養精神與血肉的原初土壤!

“萬法之始,超凡立足之地,精神扎根在此,徹照自身的命運,仰望長生的夜空,一切從這里開始!”

王煊站在這塊神秘的土地上,覺得精氣神不斷攀升,實力以可見的速度增長。

他心中安寧,站在這里,感覺自己像是命土中的一顆種子,剛剛破土而出,成長為道之嫩芽。

外界,錢安發呆,看著前方那張年輕的面龐,那個安靜無聲、閉著眼睛的身影,覺得他比仙佛還要飄渺,還神圣,朦朧的光,稀薄的霧氣,他似乎盤坐在紅塵外,超脫了現世。

終于,一切都平靜下來,王煊深吸了一口氣,命土滋養精神,誕生萬法,演化神話,這里有很多神秘!

他睜開了眼睛,看到錢安的神色,他微微一笑,給人一種月光灑落,淳樸寧靜之感。

王煊精神延展,讓錢安瞬間酣然入眠。

然后,他精神出竅了,瞬息遠去,測試了一番,可遠離肉身二十里,遠超過去,讓超凡者知曉的話一定震撼。

命土境界的人,竟能這樣遠渡,等若神游!

此外,他的精神體外,還伴著奇景,有大山,有碧海,有太陽墜落巖漿地的景象,更似有九天上吹拂渡劫之人的淡淡的罡風。

顯然,他身邊的奇景更多了,從飄渺的世外,未知的精神世界中,捕捉而來。

現在,奇景不在血肉中,跟隨他的精神而行,繚繞著他。

“陳摶的五色金丹大道,是不是受此啟發?熬煉五大奇景,收于金丹中,從而綻放五色神光?”

王煊自語,他從源頭去理解,洞徹本質,他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完全走對方一模一樣的金丹道路。

他覺得,如果照搬,效仿,都是下乘,只有從源頭理解,才算是平視古人,從而找到更強的路。

“大山,島嶼,歸于地。巖漿,落日,歸于火。碧海,長河,歸于水……”

王煊梳理精神體周圍的奇景,以地火風水等編織,化作道衣,覆蓋在身上,保護自己。

“古代,列仙講究元神不朽,道衣護體,我這是意外摸索到相近的領域了嗎?”

王煊很平靜,無喜無憂,精神體沐浴月光,飄飄然如羽化登仙,在夜空下屹立,道法自然。

他沒有迷信前賢,因為,他得到了太多經文,有幾部更是震古爍今的絕世篇章,立足點已經足夠高。

哪怕有所悟,他也不覺得離譜,自認為就該如此才對。

他覺得自然,可是如果讓外人知道,一定會目瞪口呆。這才踏足命土境界,就已經如此,還讓別人怎么活?這種自然的強者心態,有些嚇人。

刷的一聲,王煊自月空中消失,回歸肉身,倏地睜開了眼睛。

他看著道觀,精神領域延伸,見到了半截銅墻中的骨,這次他沒有精神出竅,便有了幾許天眼的能力!

他愈發體會到,命土是萬法之始這個說法的不凡,自此后一切都不同了,他可以立足在這片神秘土地上,積淀超凡之力,由虛化實,演繹神話領域。

“要復活了嗎?”

他看著銅墻中那塊骨,有淡淡的血絲交織,有生命在孕育,一個影子蟄伏骨中沉眠。

王煊起身,沒有在這里繼續薅列仙的神秘物質,再次為錢安梳理了下身體,喚醒了他,告辭離去。

“我派車送你!”錢安看著他年輕而又溫和的面孔,總覺得,這是……未來的仙佛啊!

“不用,我踏月回去。”王煊搖頭,婉拒了他。

他朝著蘇城外遠方的山林中去去,因為在精神出竅二十里時,他看到了一個生物在窺探他。

現在,他精神與肉身合一,狀態前所未有的好,想去看一看。

“從大幕后回來的男子,以及那個超凡機械人,自身的狀態都有大問題,不算是逍遙游層次的高手。”

立足命土領域后,王煊更加能夠理解發生在孫家的大戰了,他心境平和,十分從容。

列仙回歸,受到的傷害遠比他想象的要大!

“墜落人間,列仙確實在腐朽,被連斬了多個大境界,再給我一段時間,一切都有可能。”

前方,山林在月光下不是多么黑暗,像是覆蓋著一層薄紗。

“咦,真敢來?”

那里有個朦朧的身影,看樣子是個女子,發出驚訝的聲音,她早先窺視,沒有想到對方的真身直接出現了。

她裊裊娜娜地走出山林,一身白衣,在月色下分外有氣質,身段絕佳,面孔極美,眼睛很媚,怎么看都有點像是狐仙的架勢。

“大幕后走出來的生靈嗎?”王煊平靜地問道。

女子露出異色,微笑道:“你對列仙似乎一點也不……敬畏?有些不一樣啊,讓我看看你有什么特別之處。”

她白裙獵獵,在月光下,在山林中非常有仙氣,仿佛要乘風而去,歸于明月上。

但她在出手的剎那,卻相當的可怕,雪白晶瑩的手掌,劃出一道刺目的光束,向著王煊劈去。

“我抱著誠意而來,想和你聊聊。”王煊開口,但是當他出手時,卻絕對的不手軟!

他向前邁步,看起來如同謫仙般空明與平靜,但拳頭爆發出了盛烈如驕陽般的光華,拳印撼動夜空。

這是金色竹簡上的體術,即便是超凡者也很難練成,但他有所悟,這是三個月以來的成果之一。

羽化拳,璀璨奪目,伴著飛仙般的光雨,擠壓前方的虛空,掃盡黑暗。

兩人沖擊在一起,女子愕然,她現在的這具“身體”有采藥巔峰級的實力,結果……她被人壓制了,手臂被震碎,而后又被洞穿了前胸!

王煊帶著光雨的拳頭,擊穿她的軀體,猛力一震,砰的一聲,讓她炸開了!

點點光雨消散,這個女子的面孔保持著那種難以置信的神色,散落在夜空中。

“如果真身也這樣柔弱,那就再好不過了。”王煊轉身,沒有多看一眼,踏月消失在遠方。

新星,一座城市中,某個酒店內,一個白衣女子剛沐浴完,穿著睡衣,原本心情美好,體會著這個時代的新奇與舒適感,她瞬間愕然,警醒。

“有意思,我的符紙化身被人一拳就打爆了,好狠的心啊!”她紅唇微啟,吐出一口郁悶之氣。

今晚就這一章了,大家不要熬夜等,我估計有書友會說,又欠一章。好吧,揮淚說,等吧,以后補,萬一哪天突然直接爆更個幾章,大概會很爽,敬請……等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