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二百四十四章?皆大歡喜

第二百四十四章?皆大歡喜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二百四十四章?皆大歡喜

孫家的人充滿期待,看到超凡者覆滅在即。

現在時間還早,他們認為超凡者還未到齊,因為通過王煊與陳永杰的密談可知,芝蘭法會在晚間。

“擅獵者要懂得隱忍,靜心,戒躁,我們有的是時間,一晚上都留給他們,超凡者即將聆聽到地獄的召喚!”

他們具有足夠的耐心,默默等待,有種即將收獲的滿足感。

時間不長,他們就有了新的發現,一位老者出現,看起來十分老邁,但是攀爬山峰時卻如猿猴般敏捷,沿著絕壁上去,沒有走山路。

孫榮盛驚異,果然有超凡者未曾浮出水面,過去從未見過此人,神洲的水有些深,讓他動容。

“他雖然發絲花白了,但可以看出部分淡紫色,他是原住民嗎?”孫家人心頭一跳。

一直有傳說,原住民的祖上是真仙,而且他們有很可怕的遺傳病——天人五衰。

現在看來,那些傳言大概率是真的,他們當中竟還有高手,在如今這個時代依舊有超凡的力量!

“還好,這次將他們都找出來了,竟這樣自尋死路,聚集到一起!”

眼下,孫家滿意,克莉絲汀與漢索羅滿意,王煊同亦非常滿意,同一輪新月下,不同地點的三方人馬,都露出了笑容,皆大歡喜!

老者來到山頂,眼神有點兇,略帶淡紫色,肉身散發著腐朽的氣味兒,整個人有些不對頭。

他大步走入山頂白霧中,身影漸漸模糊。

克莉絲汀與漢索羅來到湖邊,這里超物質濃郁,在白霧中有斷壁殘垣,破敗的建筑物呈現在源池湖畔。

淡淡的光蕩漾,一層薄薄的光幕覆蓋在遺跡上,他們試著走過去,用手去摸,當被阻擋住了。

當用請帖去觸及,光幕分開,兩人走了進去。

這里有大樹扎根,枝繁葉茂,遮住遺跡,再加上白霧彌漫,平日即便是衛星天眼也捕捉不到山頂的真實情況。

兩人踩著瓦礫,路過斷墻,來到廢墟中,一座倒塌的神殿中供奉一個無頭神像,在歲月中,其頭部與手臂等都碎掉了。

“列仙,菩薩,山神,土地,供奉的是誰?”克莉絲汀低語,對東方的的體系多少還是了解一些的。

地上有幾個蒲團,彼此相距都有些距離,兩人了解東方的習俗,讓人盤坐在這里等待嗎?

他們確定這里沒有什么陷阱,然后安靜坐下,等待其他人出現。

兩人知道,他們來的太早了,到現在太陽也才剛開始落山而已。

不過,他們覺得不虛此行,單是這片超凡光幕就很神秘,如果不借助神靈賜下的寶物,他們不見得能闖進來。

突然,他們回頭,看到老者無聲無息地出現,很突兀,像是憑空冒出來的,看了他們一眼,徑自坐在蒲團上。

兩人露出異色,老者發絲稀疏,部分為紫色,部分發梢已經雪白。

讓克莉絲汀與漢索羅有些受不了的是,老者身上的氣味兒,像是腐爛了般,特別的難聞。

尤其是,可以清晰地看到,老者頭上竟在流膿,腋窩也有水跡,打濕了衣服,身上有惡臭。

這是典型的天人五衰病,發作到晚期的體現,理應五臟腐爛了,活不下去了,但是這個老者還能勉強支撐。

“您好……”克莉絲汀打招呼,想與對方簡單溝通,結果發現老者眼神冷冽,看了她一眼就不再搭理了。

現場氣氛尷尬與沉悶,她也不再開口說話,只是暗中持水晶鏡子,保護己身。

外面天色徹底黑了,繁星出現,新月高掛,山上青松翠柏,清泉汩汩,湖泊蒸騰白霧,在夜月下頗有仙氣。

這時,又有人來了,身穿銹跡斑斑的甲胄,像是古代的將軍,仿似剛從地下爬出來沒多久,他面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身體略微僵硬,持請帖走進廢墟中。

克莉絲汀驚異,這個人看起來有些像西方傳說中的吸血鬼,從氣質到神韻等,都有相近的特質。

這該不會是東方的僵尸吧?她暗自狐疑。

同時,她注意到,這個身穿甲胄的人與那散發腐爛氣味兒的老者都有一個共同點,眉心有火焰紋絡,一模一樣。

漢索羅右手用力攥著長矛,嚴肅的戒備,周身有金色光芒覆蓋,超物質蒸騰,體內有爆炸性的力量運轉。

傳說,列仙以及各路神佛,不是飄渺出塵,就是神圣祥和,結果先后出現的兩個人都太詭異了。

這讓克莉絲汀與漢索羅都覺得情況不對,這難道是東方某位邪惡神靈的從屬?

月上中天,原池山再次出現兩人,穿著與普通人無異,但進入遺跡中后,各自脫下外套。

前者一位道姑,后者是一位老僧,年歲都很大了,但還算正常,對著幾人和善地點了點頭。

在他們的眉心也有火焰紋絡,那像是一種特殊的標記。

克莉絲汀與漢索羅意識到,這是一個組織,不像是一般意義上的超凡聚會。

人似乎到齊了,很長時間都沒有新人再現。

孫家的人此時都皺眉,居然有數位超凡者登山,太驚人了,或許還有他們未曾捕捉到的畫面。

事實上,克莉絲汀與漢索羅登山時,他們就沒有發現,因為兩人身上有特殊裝置屏蔽了探測器等。

“差不多了吧,萬一他們聚會后,突然四散而去,那就很難一舉消滅了。”孫家有人開口。

“再等一等,我覺得午夜前都不算晚。”孫榮盛開口。

殘破的建筑遺跡中很沉悶,沒有人開口,克莉絲汀與漢索羅等的都有些不耐煩了,難道要枯坐到午夜,甚至到天亮嗎?

突然,有個身穿紅色金屬甲胄的女子出現,是飛進來的,兩人都吃了一驚。

“幽靈!”兩人看出,這個女子是靈魂形態,精神體披著甲胄。

女子在無頭神像前施禮,并點燃一炷香,發出淡淡的光芒,有符文在跳動,在閃爍。

散發腐爛氣味的老者、僵尸將軍、道姑、老僧都起身,跟著施禮,像是在恭迎什么人出現。

很快,無頭神像的背后出現朦朧的景物,像是一片塌陷的空間,又像是一片模糊的世界,從里面浮現一道身影,而后漸漸與神像交融在一起。

無頭神像中出現一個男子的身影,不是很清晰,像是一位神祇復活了,俯視著所有人。

他看向克莉絲汀與漢索羅,道:“有新的血液加入,可惜,人還是太少,超凡消退,昔日盛況難現。”

“原本是另外一人,不是他們兩個。”身穿紅色甲胄的女子開口,連面部都被暗紅頭盔覆蓋。

“請問您是東方列仙中的一位偉大存在嗎?”克莉絲汀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她帶著敬意,道:“我們來自西方世界,我們信仰的神靈想與偉大的東方仙人溝通。”

無頭神像中的男子眼睛交織出符文,看著克莉絲汀與漢索羅,像是瞬間洞穿了一切,看透了他們的本質。

“自顧不暇的西方神,其神火都要熄滅了,有什么資格與列仙合作?”無頭神像中的男子冷淡地說道,一點都不在乎。

“你……”漢索羅動怒,他有虔誠的信仰,對這種瀆神者最為憤恨,即便對方可能很強,他也不惜站出,想維護神的尊嚴。

“我只是一位絕世真仙的部眾,但殺你們身后的那個神明,應該沒什么問題。”無頭神像中的男子開口。

此時,道姑、僵尸等低著頭,無比恭謹,像是在聆聽仙音,不敢有任何不敬之色。

“你這樣侮辱一位神靈,會驚動他,神的目光會投向這里……”漢索羅鐘誠于信仰,手握長矛,身體因為憤怒在發抖。

無頭神像中的男子不屑這種威脅,都懶得回應,對身穿紅色甲胄的女子開口,道:“既然這兩人來了,也給他們打上印記,破例讓蠻夷成為我的追隨者,終究是人手太少啊。”

紅衣女子準備動手,要在這兩人的眉心也打上火焰印記。

“偉大的東方仙人,您不能這樣,我身后的神明希望合作,而不是開啟神戰。”克莉絲汀開口,語氣溫和,想讓對方改變心意。

“你們找錯了合作對象,我身后的絕世真仙,曾一劍斬殺過你身后那樣的神明數尊,有些弱啊。”

無頭神像中的男子搖頭,相當的輕慢,看不上兩人身后的那位神靈。

然后,他又對那身穿暗紅金屬甲胄的女子開口:“有時間你將早先選中的那位超凡者也帶到這里,給他打上印記。”

“是!”女子點頭,已經向著克莉絲汀與漢索羅走去。

遠方,王煊早已離開源池山所在地域,但也沒有回到城市中,他在等待此地落幕,一切成為定局再現身。

這時,他感受到了冥冥中的一種惡意,來自源池山方向,他不禁皺眉。

他還是凡人時,就開啟了內景地,讓他擁有一些遠超其他超凡者的特質,比如不可想象的敏銳靈覺等。

“不是良善之輩啊!”他低語。

他也在準備,到時候是去源池山補刀,還是等孫家出意外后殺向孫家大本營?一切都要等塵埃落定后再說。

不急,他得穩住!

漢索羅手中的長矛璀璨,騰起刺目的光芒,古矛被他激活了,炫目的符文閃爍,在他的背后仿佛有一尊神明睜開了眼睛。

他與克莉絲汀的動用神明賜下的寶物,想接引神靈的力量對抗瀆神者。

“這個地方不能毀掉,未來,我追隨的那位絕世真仙將從這里借道,進入現世中,憑一個野神賜下的兵器也敢在這里放肆?!”

無頭神像中的男子發出威嚴的聲音,然后,他探出了一只模糊的手掌,撐起朦朧而又很薄的大幕向前壓去。

“差不多了,讓外太空的戰艦開火!”孫榮盛寒聲道,他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夜空中的新月,露出了殘酷的笑容。

他相信,這將是一個美妙的夜晚,超凡者的噩夢開始了,那些想打破秩序的變數將被絞殺,成為過去。

刺目的光束從天外降落,打向源池山,光束粗大無比,帶著毀滅萬物的氣息,將扼殺一切生機!

不止一道,超級能量光束像是通天之光,一道又一道,將源池山所在的區域覆蓋,如同天罰!

“古人類可以藉機甲、母艦等狩獵神魔。新的時代,新人類也將踏足這個領域,最新型的戰艦一定會問世!”孫家有人開口。

“誰?絕不允許有人擊碎這處節點,毀掉這條通道!”源池山遺跡中的生靈提前有感,憤怒的咆哮起來,整座無頭神像都龜裂了,要炸開了。

“現世中人,你們竟敢如此?絕世真仙會報復的!”他模糊的身影在發光,符文交織,充滿了怒意!

遠離源池山的地域中,王煊坐在一塊青石上,手持一杯酒,看著遠方那一道又一道接連天穹與大地的恐怖光束。

他聽到了源池山的吼聲,他舉杯平靜地開口:“敬孫家,敬列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