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二百二十九章?牧城大戰

第二百二十九章?牧城大戰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二百二十九章?牧城大戰

晚間,薄薄的幾片云層半掩星月,部分月光、星輝灑落城中。

“大晚上的,他高高在上,當自己是神了?俯視著我。不知道是人是鬼,是貓是狗,他讓我出城就出城?”

王煊反感,機械人復述那個人的話,姿態太高了,真當他們孫家一統新星,能夠號令超凡者了?

在這之前,他又不是沒打沒殺過孫家的人!

什么被清算,給他一個機會,孫家以為掌控一切,已在新星無對手了?

王煊原本想出城,同孫家決戰。

但對方這樣輕慢,當他是什么人了,聆聽其訓誡的下位者嗎?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今夜,他必然要出城與孫家有個了斷,但是卻不會按照他們的節奏來。如果這樣跟著機械人過去,太掉價了。

“讓他等著,我現在沒工夫搭理他!”王煊轉身走了,回到酒店房間。

景悅城內,機械人很多,但外表看起來都是普通人,掩飾鋼鐵骨架等,排列在這座酒店的周圍。

王煊算了一下時間,牧城的決戰應該開始了,不知道老陳怎樣了。

“鐘誠,你們應該能夠看到現場的戰斗吧,給我投屏過來,我想知道老陳現在的狀況。”

他聯系鐘家姐弟二人,想通過他們實時了解陳永杰在牧城外的決戰。

“好,你稍等。已經開始了,我緊張的手掌心都出汗了,氣氛壓抑,孫家真有高手啊,科武結合!”

鐘誠第一時間回應,給他發了一個秘網的,此時財閥、大組織等都在通過這里觀看大戰。

這里不對普通人公開,有些事件影響太大了!

王煊立刻投屏,立體影音出現在房間中,牧城外的戰斗果然開始了!

一道能量光束飛來,刺目無比,宛若直接打到了王煊面部上,這種身臨其境的影音確實讓人緊張,太恐怖與壓抑了。

地面大爆炸,數百斤、上千斤的土石崩飛,煙塵沖天,有成群的機械人在出手,能量光束交織,無比密集。

老陳像是一道流光,在牧城外的開闊地面上縱橫,提前預判,不斷躲避,殺向前方一個身覆銀色甲胄的男子。

那個人的肩頭不斷發出光束,裝備著新型的高能武器,一道道光束飛出,極速掃射向老陳。而在他的手中,還拎著一把冷兵器——闊劍,大半人高,他漠然注視著陳永杰。

老陳很狼狽,身上染血了,即便他的精神領域強大無匹,比古代教祖在這個境界時只強不弱,但超能武器光束太密集了。

有些擦中了他,讓他部分肌體撕裂,鮮血濺起。

丈六金身光芒大作,讓他在夜色下像是一尊怒佛般,短發直立,低聲吼聲,震動的大地都在輕微的顫抖。

畫面一轉,關琳的身影出現在鏡頭前,她站在牧城外部區域的一座高層建筑物上,正在與一些財閥來人激烈爭執。

“這不公平,早前約定,是陳永杰與孫家人公平對決,為什么待他出城后,突然出現這么多機械人,對他圍獵?!”

關琳憤怒了,同時無比擔憂,她怕老陳突然被轟成碎片。

一兩個機械人還好,以老陳的超凡手段應該可以應付,但是現在,突然出現一群機械人,而在地平線盡頭,更是有密密麻麻的鋼鐵叢林出現。

機械人大軍正準備進發,滅掉老陳。

誰能擋得住?如果一支機械軍團發威,高能光束橫掃而過,根本不是才踏足超凡領域的人所能對抗的。

“已經很公平了,身為超凡者,漸漸沒落,被時代所不容,這是歷史的選擇。我們動用的只是這個時代的部分力量,如果不顧一切出動飛船、戰艦等,現在進行地毯式飽和攻擊,陳永杰還能活著嗎?早就成碎骨塊了。”

一位中年男子開口,來自孫家,站在高樓頂上,現場觀戰,與關琳針鋒相對。

“是你們自己說的公平對決,如果是這樣,陳永杰完全可以躲在城中,找機會一個一個的去獵殺你們,現在你們這是不履行約定,出爾反爾!”

關琳斥責,月色下,她看起來三十幾歲的樣子,貌美而英氣懾人,當年老陳曾進絕地為她采摘了一種奇藥,保住青春。

“你們不講信譽,如果這樣獵殺老陳,也別怪我心狠手辣。你們孫家在舊土的利益一點都別想保留,那些人,那爛攤子,頃刻間都要被碾壓成飛灰,不止你們會不講規矩。”

關琳殺氣騰騰,她看到城外的老陳身上有血花濺起,頓時急眼了,心疼的不得了。

“關小姐,請要為你自己的話負責,舊土那些人不見得聽從你的建議,到頭來傷到你自身就不好了。再有,孫家也未必怕你們的決斷,最壞就是切斷往來到邊了。事實上,孫家自己的戰艦不算少,真不怵任何威脅。”

孫家這個中年男子孫承明淡漠地說道,嘴角掛著冷笑,底氣十足。

接著,他又補充道:“況且,最開始,我們也說的是陳永杰同孫家的決戰,并沒有提及他和我們具體某個人戰斗,出動機械人算是很壓制我們自身的力量了。如果我們愿意,派遣鋼鐵軍團進入城市中圍獵,不是依舊有同樣的效果嗎?”

他眼底深處是無盡的冷酷,孫家死了兩位高層人物,還被毀了一個基地,讓這些武夫血債血還都遠不夠!

他寒聲道:“不管陳永杰是否答應,是否愿意走出城市,都要面對這種結果。在城市中開戰,只是會死些平民而已,摧毀一些大樓等,事后補償即可。”

說到這里,他嘴角噙著淡笑,道:“現在看來,陳永杰還算識大體,愿意出來決戰,少死些人也算是他的功德,他做了一件好事啊,呵!”

關琳寒聲道:“恬不知恥,自己說過的話不認,行,孫家這么無底線,我記住了。陳永杰如果今天在這里被你們不擇手段絞殺,我也會讓孫家流出足夠的血!”

孫承明霍的轉頭,看向她,道:“這是你說的?我等著!”

城外,大戰很激烈,陳永杰滿身是血,手持一口一米五長的黑色長劍,接連劈碎一些強大的機械人。

他的劍光在黑夜中格外璀璨,直沖高空,仿佛要撕裂天穹,讓人震撼不已。

超凡者近乎通神?

一道又一道超能光束被他避開,但他只要踏錯一步,就可能會被重創,會被洞穿身體。

丈六金身被他發揮到了極限,在他的體外金光在洶涌,如烈焰激蕩,有超能光束飛來,擦著他的丈六金身爆炸,震的他身體搖動,氣血翻騰。

他迂回曲折前進,逼向那個身穿銀色甲胄的男子。那個人也緩緩地動了,其肩頭上,腿部,都有超能光束在飛出,不斷轟過來。

“血肉之軀,竟能強到這種地步,只身對抗大批量的機械人,劍劈機甲,硬抗超能光束,這個陳永杰確實了不得!”

財閥、大機構的特殊圈子,所有人都在觀看這一戰,從真正核心高層,到喜歡過燈紅酒綠生活的年輕一代,這個夜晚都在密切注視超凡大戰。

是成是敗,都要在今晚有結果了。

孫家這次沒有低調,早已放出聲音,不會再耽擱下去,要在今夜滅掉陳永杰與王煊。

“老陳,挺住啊!我#,孫家太不講究了,這是擺明不要臉了,動用這么多機械人,磨也要磨死老陳啊,這樣的高能武器,誰擋得住?”

鐘誠手心都出汗了,恍若是他在戰場上,看著立體影音,他數次被驚的大叫,以為自己被能量光束擊中了。

鐘晴幽幽開口,道:“但你得承認,這就是孫家的力量,無論如何,陳超凡都得過這一關。因為孫家翻臉的話,哪里還會管什么城市與野外,不要說機械人了,真要危及到他們的安危,他們敢在城中動用戰艦,屠城滅地不在話下!”

事實上,不少財閥也是這么認為的,陳永杰想要真正勝出,只有邁過這一關才行,早晚會遇上鋼鐵叢林大軍。

“死吧,陳永杰,你特么怎么還不死,命真硬啊,趕緊被干掉吧!”

但凡關注這一戰的人都很激動,情緒起伏劇烈,比如孫家更是如此,孫逸晨現在正在低吼。

他恨不得這一戰立刻落幕,盡快絞殺掉超凡者。同時,他更為期待,另一場即將開始的大戰,更希望打爆王煊!

平源城,秦家,秦鴻的臉色變了,感受到一股寒意。超凡者對決科技武器,這么長時間都不死,實在危險,這要闖入秦家?后果不堪設想。

牧城外,老陳劍劈機械人,像是在飛行,橫渡長空,每次在地面踩踏時,都蹬裂大地,遠去百余米!

“陳永杰,死!”

這時,那個身穿銀色甲胄,手持一口闊劍的男子,猛烈的將大劍插在了地面,從背后摘下大弓。

他一直站在原地,等待最佳射程出現。

他持著一張漆黑的大弓,搭上一支銀色的箭羽,將弓弦拉滿,轟的一聲射了出去。

這一刻,整片天地都被照亮了,漆黑的夜空像是有一顆彗星砸落,威能強大無匹。

老陳身體掠過地面,橫移百余米的距離,快速躲避了出去。

那道銀色的箭羽,極其恐怖,從老陳原來立身之所飛過去的剎那,長長的尾光在地面犁出一條巨大的深溝,還沒有真正觸及大地呢,就已如此!

最為可怕的是,這支銀色的箭羽調轉方向,再次向著老陳飛射而去。

這支箭羽是寶物,內部符文密布,孫家將它浸入在濃郁的X物質中很久了,早已激活,現在被射出后,鎖定敵人,不見血不歸。

在孫家這位高手身上,共有三支這樣的箭羽,與黑色大弓組合在一起,成為殺傷力驚人的法寶。

老陳怒吼,將手中的黑色大劍掄動起來,劈在了再次飛射而來的銀色箭羽上,兩者間爆發刺目的光芒。

轟的一聲,這片大地炸開了,地面出現一個直徑近十米的深坑,漆黑一片,將大地鑿穿了。

“死了嗎?!”孫家許多人緊張注視。

“老陳,不能死啊!”周云在新月上也在關注這一戰,他緊張到自己都在發抖了。

“陳永杰,你能熬過這一關嗎?”凌啟明也在觀看這一戰,很多年沒有這樣精神高度繃緊了。

牧城外,轟的一聲,陳永杰沖了出來,滿身是血,他被這個級數的恐怖超凡能量大爆炸沖擊的不輕,皮開肉綻。

但他的精氣神沒有萎靡,反而殺意無邊,吃了這么大的虧,他怎么能善罷甘休?

“我的法寶,被劈碎了……”遠處,那個男子臉色變了,射出去的那支銀色箭羽被老陳手中的黑色長劍斬爆了,所以剛才那里能量光團猛烈的爆開。

他正在彎弓,要射出第二箭!

此時此刻,老陳渾身發光出,丈六金身近乎是極限升華,在他的背后出現一個金色的大佛,威嚴無比,怒目而視!

仔細觀看的話,那是陳永杰自己!

這代表了他雖修佛法,但尊的是自身,有無比強大的信念!

大佛怒吼,金光澎湃,在陳永杰的周圍,浮現一點模糊的奇景,很虛淡,但是足夠的驚人!

大佛咆哮,地面被撕裂了,巨石、煙塵等逆沖向天。陳永杰將黑色的長劍當成飛劍駕馭,一道烏光像是撕裂了天地,極速遠去。

身穿銀色甲胄的男子感覺難以置信,低頭去看,而后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他竟然被腰斬斷了,半截身體墜落在地!

第二章應該在十點前,求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