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二百二十一章?反擊超級財閥

第二百二十一章?反擊超級財閥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二百二十一章?反擊超級財閥

王煊看著地上的尸體,一位超凡者體內竟被植入了芯片。

“我低頭,看到的是你的現狀,悲慘的落幕。你低頭,看到的是財閥的臉色,從此不自由。”

除了芯片外,還有其他東西,黏在他的血肉中,甚至在其腦組織中都有東西,難怪他麻木而又冷漠。

一位超凡者徹底淪為別人手中的工具,也是可悲。

遠方,躲在高層建筑物上的兩人有所感,他們手腕上的超腦發出略顯尖銳的聲音。

“什么,我們的人死了,失去了生命體征!”

“帶著古代強大的異寶去狩獵,竟然會失手,將自己的命搭上?”

兩人的臉色都變了,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結果,一陣驚悚。

突然,王煊提前生出警兆,精神力如同浪濤席卷,將地上的幾段尸體帶動著,沖上夜空。

而后,他的精神體剎那回歸肉身。

街道的高空中,發出恐怖的爆炸,火光沖起,一片傘狀的能量翻騰,照亮了漆黑的天空。

超凡者的血肉很堅韌,普通的力量很難撕裂,但是現在,那幾段血肉不僅爆開,而且化成了灰燼。

可想而知,這要是在建筑物與人群中爆開會有怎樣的后果。

“死去了,還是工具。”王煊以強大的精神領域,感知周圍的一切,確信只有一里地外的高層建筑物上有敵意。

霎時間,他精神出竅,在夜空中如同閃電般遠去,直接趕到這棟高樓的天臺上。

這里有兩人,原以為躲在一里地之外,足夠安全,根本沒有意識到還是存在危險。

兩人身上背負金屬翼,那是動力裝置,可以讓他們瞬間沖上夜空,極速的遠去,事實上他們也在這樣做了。

在他們的背后,發出輕鳴上,一對漆黑的金屬翼展開,兩人準備逃離!

如果遇上其他超凡者,他們的計劃沒問題,但是,他們不會想到,在這個層次而已,王煊就可以精神出竅數里地!

這個境界的其他超凡者,只能在肉身附近徘徊,很難遠渡。

現在,王煊給他們上了一課。

砰!砰!

兩人覺得自己像是被人用力推了把,撞在了一起,羽翼受損,跌回樓頂天臺上。

能量火花四濺,他們的金屬翼在變形,而后居然折斷了,有莫名的力量毀掉了他們的動力裝置。

王煊精神出竅,最多可遠行五六里地,現在不過是一里之遙,他并未覺得特別吃力。

“姓名,年齡,出身……”

莫名的的聲音響徹在兩人的心中,像是在審問罪犯,但卻看不到人,讓他們從頭涼到腳,冷汗冒了出來。

兩人保持沉默,沒有回應。

事實上,王煊也不需要他們回答,以精神波動問話與引導,然后直接捕捉他們因為慌亂而出現的劇烈波動的思感,從而獲取有價值的信息。

果然,一瞬間,王煊便洞悉了他們的身份,與頂級大勢力有關,屬于某個家族的成員,但遠遠算不上核心層。

孫家,真正的超級財閥!

在新星可以稱之為超級財閥的只有五家,比如鐘家、秦家便位列其中。

早先,王煊還在猜測,秦家是不是這次的主導者,現在雖然還不能排除秦家,但另一家卻被坐實了。

孫家作為超級財閥,實力異常雄厚,傳言他們參與了新術發源地——超星的挖掘,有很大的影響力。

眼前這兩人有一定的實權,長期干臟活、累活,負責調度某些力量,這也是他們出現在這里的原因。

“你們兩個級別還不夠,憑你們大概率還不能全面指揮那名超凡者,更多的作用是負責協調各種關系吧?”

王煊再次開口,以精神領域影響他們,讓兩人心中恐懼,不可避免的想到那些問題。

即便他們不說,王煊也可以捕捉到答案。

“意外,竟有一條大魚在蘇城?!”

王煊原本很失望,這兩人雖然也是孫家的成員,但算不上嫡系,遠離核心層。

現在,他洞悉兩人的念頭,有了很大的收獲。

孫承權,超級財閥中的嫡系成員,接近四十歲,正是年富力強的年齡,在孫家青壯代中的排序中較為靠前,大概在五六名的樣子。

即便孫家隱藏的秘密很多,很早就低調的參與了超星的開發,可超凡者對于他們來說也異常重要。

所以,孫承權親自來了,平日就是他負責與這名超凡者接洽,連那盞價值連城的古燈都是他帶著那名超凡強者從孫家的秘庫中挑選的。

“超級財閥,嫡系成員,我還真的沒有殺過呢!”王煊平靜地說道。

樓頂上的兩人寒毛倒豎,雖然看不到那個人,但是,他們大概猜測到了,是那個年輕人王煊,要對他們孫家的高層動手了!

陳永杰昏沉,已經被重創。現在看來,那個“不靠譜”的猜測成真了,年輕的王煊不僅是超凡者,而且更恐怖。

一時間,兩人驚悚!

很多年了,都沒有人敢對超級財閥的嫡系成員動手。

王煊以精神控物,將一人倒轉過來,頭顱朝下,重重地砸在樓頂上,當場黏糊糊一片,那人的腦袋不成樣子了。

“今天,你們動作不少,飛船‘被失事’,懸浮車‘被墜落’。現在反過來了,也讓你們體會下,‘被自殺’!”

王煊冷漠的話語讓還活著的那個人恐懼到了極點,終于繃不住了,顫抖著叫了出來。

“不要殺我!”

回應給他的是,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導致他墜落下高樓,直接砸向空無一人的地面。

接著,死去的那人也墜落了下去。

兩人“被自殺”,但是這里留下了足夠的痕跡,表明他們死的不正常。

而這恰恰就是王煊回應給超級財閥孫家的,用與他們相近的手段來報復。

無論怎樣說,這都是孫家的人,即便他們只是中層成員,但雙雙墜樓,死在一座大廈下方,依舊會是大新聞。

很多年了,沒有人敢對孫家開刀。

王煊的精神瞬間回到養生殿,肉身張開了眼睛,黑暗中像是有兩道閃電劃過。

他用手機查地圖,尋找孫承權所在酒店的位置。

“不算遠,只有兩里地。這是想近距離欣賞超凡者被壓制,被消滅的可悲下場嗎?”

王煊喝了一口地仙泉,要保持精氣神處在最巔峰的狀態中,畢竟這次距離稍遠,而他想做的事情動靜有點大。

短暫休憩十幾秒,他掃視附近這片區域,沒有敵意,沒有異常,然后他就再次精神出竅了,極速遠去,沖向扶搖大酒店。

“不知道老王怎樣了,以他的性格,能低頭嗎?如果眼睜睜地看著陳超凡被殺,而且是慘死在他眼前,老王會不會炸啊?”鐘誠走來走去,在這個夜晚,他皺著眉頭,一直在等待蘇城的最新消息。

鐘晴很安靜,她也在關注財閥圈子的消息,但是,她卻有另外一種猜測。

“他是超凡者嗎,會不會絕地反擊?!”她心思細膩,在密地中仔細觀察過,王煊在地仙城面對異域那些人時,太自信了,絕非是因為老陳的關系。

另一座城市中,周家,周云嘆道:“陳超凡如果死去,小王沖動之下,會不會將自身也搭進去?那些人可不是善類啊!”

這一夜,各方都不平靜。

“孫老,這么晚打擾了。”趙澤峻在聯系超級財閥孫家的高層,很客氣,以晚輩的姿態交談。

“小趙啊,你的意思我明白,想保下那個年輕人王煊是吧?原來他在密地中救過你的女兒啊。說起來,清菡是個好孩子,聰敏有頭腦,要是能嫁入我們孫家就好嘍。”

孫家一位老者孫榮廷淡笑著,平和地同趙澤峻通話。

“如果那個王煊本分,聽話,不會有什么危險。可如果他不夠成熟,不理智,有過激言行的話,大概率會吃不少苦頭,約莫著會傷殘。”

孫榮廷平靜地開口,他的確有底氣。孫家是超級財閥,如日中天,尤其是最近兩年積淀下了足夠可怕的力量。

“今天凌啟明也找過我,想保住陳永杰的性命。我知道他們年輕時有交情,但我依舊拒絕了,明確告訴他,這已經上升到了意識領域之爭。超凡已經敗了,不低頭就得死!”

孫榮廷放下電話,沒有再多說什么,自始至終都很淡然,手中把玩著一個黃澄澄的小葫蘆。

這個夜晚,很多人都在等待蘇城的結果。

各家也都在議論,不管出于什么立場與心態,眾人一致覺得,沒什么懸念了。

這次行動的背后,有超級財閥支撐,將會非常恐怖!

蘇城,王煊精神出竅,幾乎是瞬間就到了兩里地外的扶搖大酒店。

孫承權作為孫家嫡系,在這代人中排序相當的靠前,屬于實力派人物,安保措施等自然很到位。

他們包下了一整層,身邊不僅有高手保護,更有頂級機械人守著。

剛才超凡者在半空中發出火光,引起了孫承權的高度警惕,他知道出事兒了,直接起身,下令離開。

他們快速到了廣闊的樓頂,作為頂級酒店,天臺很大,可以停放小型飛船。他們想快速遠去,反應不可謂不快。

然而,王煊可以精神出竅,無視兩里地的距離,剎那懸浮在半空中,冷漠地看著他們。

很快,他就捕捉到一些人的思感。事實上,他通過那些人的言行舉止,也能判斷出誰是正主。

孫承權,超級財閥孫家的高層,真正的嫡系人物,被盯上了。

王煊一個俯沖,正在接近飛船的孫承權頓時一個踉蹌,在他的脖子上騰起一片朦朧的光暈,將他覆蓋。

那是一塊玉石,樣式古老,被雕刻成了護身符的樣子。

王煊皺眉,第一次沖擊居然被擋住了,孫家果然底蘊深厚,孫承權身上有超凡物件。

不過,他沒有在意,那塊玉石遠無法和古燈相比。

“快,離開這里!”在護身符發光的剎那,孫承權的臉色立時難看無比,一群人沖上小型飛船。

“喀嚓!”

孫承權胸前的玉符出現裂痕。

“附近有超凡者,快走,馬上離開蘇城!”孫承權急躁的大叫。

飛船啟動了,騰空而起。

王煊皺眉,還想從孫家的嫡系中問出一些有價值的消息呢,但現在來不及了。

在飛船起飛的剎那,孫承權身上的玉符炸開了,并且喀嚓一聲,他的脖子被扭斷,頭顱轉到了身后。

其他人毛骨悚然,臉色全都變了,有人大喊:“加速,遠離蘇城!”

飛船啟航后,很快就會超出王煊所能離開肉身的極限范圍,在這最后關頭,他在飛船中出手了。

喀嚓!

小型飛船中傳來恐怖的聲音,能量火花四濺,那些人臉色煞白,飛船的主控室出現可怕的裂痕。

接著,其他區域,尤其是能量傳輸系統也出問題了。

小型飛船中,所有人都恐懼的大叫了起來。

高空中,火光閃耀,飛船啟航后正極速沖向城外,即便內部出了狀況,軌跡也已無法改變。

“你們不是喜歡搞些‘被失事’的空難嗎?滿足你們!”城內,半空中,王煊的精神體眺望城外。

今天,老陳就是被失事的飛船先行炸傷的。

蘇城數十里外,一片山林中,一團刺目的能量爆炸開來,小型飛船撞擊在山中,徹底崩碎,那片山地都熔化了。

王煊的精神回歸肉身,睜開了眼睛,十分沉靜。

“只殺你們高層中的一名嫡系成員,不夠啊,你們流的血太少了,而你們大概率也不服氣。”

他知道,這件事還遠未到結束的時候!

這個夜晚,各方都在等待最后的結果,蘇城的消息一旦傳出,必然會引發巨大波瀾,注定成為一個不眠之夜。

感謝:煙雨風花雪,謝謝盟主的支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