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九章?金榜垂釣

第一百六十九章?金榜垂釣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一百六十九章?金榜垂釣

逝地外面的山地纏繞著光帶,能量濃郁度極高,八大超凡巢穴環繞絕地而筑巢。

王煊遠遠地眺望,不知道擺渡人看到他后會是什么表情,相見歡,還是認為活見鬼?

他站在一座山峰上,看到了蠶蛇一家,兩大兩小,趴在蛇洞外懶洋洋的曬太陽。他不愿去破壞這家人的溫馨氣氛,算了,放過吧。

他也看到了山龜,還是那么活躍。超凡果實被采摘后,它每天都在那片區域練靈龜微步,尋找敵蹤。連超凡藥草都將沒有的龜,有些可憐,他決定就不去打擾了。

然后,他看到了那頭銀熊,肉呼呼,都快圓成一個球了,幾乎不怎么離開巢穴,他也不忍心去打擾這么戀家的熊。

接著,他又去另外一處超凡巢穴外觀察,遠遠地就看到那頭金色的怪鳥站在山崖上,正在用利爪撕扯一只大象,鮮血染紅崖壁,它正在大快朵頤。

這么難相處的一頭兇鳥,算了,王煊看了又看,不想理它。

他繞了一大圈,發現八大巢穴戒備森嚴,不好臨近了,估計是上次他頻頻拜訪,三次登門,惹的八只超凡怪物都不怎么好客了。

“歐拉星人,他手里最少有四塊金屬牌子!”有幾人發現王煊,怒不可遏,悄然退走,準備找人圍獵他。

王煊早已看到他們,淡淡地瞥了一眼他們離去的方向,懶得理會,他現在的目標是超凡。

他準備直接進逝地,妖魔果實現在采摘不到,所有怪物都在防備。

他覺得自己身上積攢的能量也應該夠了,奇霧被他消化了,地仙泉他喝了不少,超凡怪物的血肉他也吃了很多。

迷霧覆蓋,逝地依舊如故,沒有任何變化。當王煊踏足進來,所有聲音都消失了,陽光充沛的密地,變換成了銀月高掛的清冷夜景。

到了這個地方后,他身體又劇痛了,毛孔出血,但他不在乎,習以為常了。

有些不同的是,通向藍色湖泊的必經之路上出現一塊黃澄澄的金屬疙瘩,很大,足有五米多高。

它明顯飽經歲月洗禮,蒙塵的大塊金屬隔著很遠就讓人覺得不一般,可是前兩次為什么沒見到?

王煊走過去,用手稍微擦拭,金屬沒有灰塵的部分,頓時光芒璀璨,宛若大日橫空,露出它的真容,太絢爛了。

“這是太陽金?!”他被驚住了,傳說,列仙煉制兵器都要加入這種材料,此地居然有這么一大塊?不可思議。

看樣子它橫陳在這里有些年頭了。逝地很古怪,為什么前兩次沒見到它?

王煊將短劍取了出來,比劃了一下,先是小心翼翼的切了一劍,讓他心頭震動的是,短劍能割太陽金!

這東西是留給有緣人的嗎?王煊可沒忘記,一百克太陽金價值五億新星幣,稱得上價值連城!

他看了又看,準備用短劍削下來一大塊。列仙煉制武器的材料,屬于神話物品,交給趙女神,同老鐘去換經文,這買賣應該能談成。

他用短劍劈了下去,太陽金上頓時出現一道很深的裂痕,估計再劈兩劍的話,這塊足有數十斤重的邊角料就能割下來了。

然而,驚變發生,太陽金大疙瘩整體發光,一層光幕浮現,將他隔絕在外。

王煊退后了幾步,雖有遺憾,但也沒有過多的惋惜,他就知道,逝地的東西沒那么好拿。

“有字。”他有些詫異,碩大的太陽金疙瘩上刻著密密麻麻的字,從五米高的頂端蔓延到下方。

但是,這些鬼畫符他全不認識!

他輕觸金色光幕,從最下方開始,然后他就震驚了,有精神烙印可被感知,那竟然是關于他的記述。

那行金色的鬼畫符在他眼中可以辨識了,寫著:王煊,三進逝地,一介凡人。

這五米高的太陽金疙瘩是什么東西,羅列著這么多鬼畫符,該不會都是人名與記述吧?

他三進逝地,且為凡人,所有才在金疙瘩上有一席之地?

他用手去觸摸在他上方的那一行字,結果顯示,等級不夠,無權觀閱。

“什么破金疙瘩排名,閱讀體驗太差!”

他先后觸摸了一行又一行文字,結果都顯示,無權觀閱。

突然,仙樂響起,五米高的金疙瘩發光,飄渺白霧流轉,在上面很高的位置有一行字顯照。

那行字可讀,事實上已經有精神印記傳出,表達其意:陳摶,西土行,五陀樹下九色金丹大道圓滿,另辟九轉羽仙法,斬殺……

然后,王煊就看到代表陳摶的那行字,向上提升了十幾位。

他目瞪口呆,看到一個傳說中的人,而這金疙瘩居然在播報他的近況,這是其實力地位的體現嗎?

陳摶是繼鐘離權、呂洞賓后,內丹術領域的絕頂人物,五色金丹法名動天下,在舊術史上都赫赫有名。

現在,金疙瘩證明他還活著,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種生命形態,他又有新法問世,并且戰力驚人。

可惜,陳摶究竟斬殺了誰,沒有播報出來。

王煊眼神異樣,走逝地路的人,較為特殊的強者,有這樣一個排名?

他在這里站了片刻,不想耽擱下去了,向著藍色的小湖走去,途中他感覺今天夜空中的月亮格外的大,并且他自身的變化有些怪異。

他的背后出現一對潔白羽翼,是以能量符文構建成的,他有種沖動,竟然想奔月而去!

接著,他背后又出現一對金色的羽翼,依舊讓他有飛天的強烈渴望,希冀接近月亮。

情況相當的不對頭,是因為沒有吃妖魔果實,所以這次是神化嗎?也不對!

神化也不至于想著奔月,為什么會有這種沖動?王煊不解。

月亮格外的神圣,今晚有些不同,垂落下的光輝都濃郁了很多。

恍惚間,他仿佛看到月亮上有宮闕,有人影晃動,但這應該不可能,相距如此遙遠,他怎么能看得見?

浪濤起伏,碧海上一艘金色的竹船極速而來。

擺渡人目瞪口呆,又見到了那個小子,數日間,他連著跑進來三次了,依舊好好的活著,真當這里是他家后院了?

“沒事兒,慢慢來,您老先緩緩,再多幾次就徹底習慣了。”

王煊跳上竹船,越發的自來熟,這次坐到船上后,他直接給自己倒了一杯地仙泉,并問擺渡人要不要來一杯。

“不要!”擺渡人一口拒絕了。

“前輩,我看到一個金疙瘩,那是什么狀況?”王煊開門見山,直接詢問。

“你能看到它?一個凡人,能在上面留名?!”擺渡人有些吃驚。

顯然,他知道有這個東西,以前卻從未提過。

“那里涉及到的都是超凡層次以上的人,都有獨到之處,可在太陽金榜上留名,你還未超凡啊……”擺渡人感慨。

“正是因為我未超凡,卻能三次進來,所以被錄入了?”王煊猜測。

“排名多少?”擺渡人問他。

“最底下一行文字記述的是我。”

“倒數第一,可以理解。”擺渡人點頭。

“我想問下,究竟是誰刻在太陽金疙瘩上的,有什么意義嗎?”王煊問道。

擺渡人搖頭,道:“不知道,從古到今,進過八大逝地的人也不算少了,但能被金榜錄入的生靈卻不多。”

“今天的月亮也有特殊,格外的大,感覺快要墜海了。”王煊說道,他覺得今晚處處異樣。

擺渡人心中咯噔一下,霍的抬頭,而后又看向王煊,自語道:“你這么特別嗎,近期是不是在你身上發生了什么事?”

“沒有!”王煊直接否認,最后才補充道:“吃了點超凡肉,喝了點地仙泉。”

關于列仙爭奪的至寶,投入他內景地的事,他打死都不會說,萬一走漏消息,所有大幕都會向他靠近。

下次開內景地,他一定要好好研究下那至寶上刻寫的文字,究竟是讓列仙覬覦的秘法,還是什么秘辛,他很期待。

“月亮上有東西掉下來了!”王煊吃驚,今晚果然全是意外!

潔白的光灑落,像是羽化飛仙的光雨,傾瀉向這片海面,無論怎么看都像是有寶物落了下來。

“一卷經書?!”王煊發呆,這是從月亮上掉下來的?

“果然,真的來了,你以凡人之軀三進逝地,刻入太陽金榜,這是被另眼相看啊。”擺渡人嘆道。

“前輩,你不是沒登上過這輪逝月嗎?”王煊狐疑。

“沒上去過,但我看到它發生過一些奇異的事。”擺渡人道。

那本經書墜落到了眼前,散發著朦朧的光雨,就懸在竹船的上方。

王煊覺得不對勁兒,經書上連著一根絲線,晶瑩透亮,怎么看著像是魚線?!

他去看擺渡人釣竿上的絲線,結果吃驚的發覺,月亮上垂落下來的線比擺渡人的魚線更堅韌,更異常,密布著細微的符文,似乎有大道的氣息!

他去看那經書的封面,有幾個鬼畫符,完全不認識,但是很快有精神烙印顯照,讓他明白了字意:丈六金身術。

王煊動容,他練的是金身術,結果現在降落下來一本疑似佛門的煉體秘籍,實在有些驚人。

說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想到佛門練到最后,要一把火將自己給燒了,興趣就不大了。

王煊問道:“前輩,以前發生過這種事嗎?取了經書的人,后來怎樣了?”

“沿著這條線,似乎登月了。”擺渡人不確定地說道。

“這是登月嗎,我怎么感覺這是被釣上去的?”王煊嚴重懷疑,這不就是魚線嗎?連著香餌,如果再多個金鉤,那就名副其實了。

“我對月亮上的情況真的不清楚。”擺渡人搖頭。

“逝地,算是最古老的秘路之一,也就意味著,有逝地時才有超凡,列仙可能都沒有出現呢。”王煊開口,認真分析。

“也就是說,天上這輪逝月可能比列仙還早?”王煊說到這里,臉色變了。

現在,逝月上有怪物,或者說有人,這是在垂釣嗎?

根本不明白月亮上什么狀況,王煊打死也不會上去。

王煊看著丈六金身術,道:“什么破秘籍,還不如老鐘書房的經文好,真當我沒見過世面,拿回去吧!”

在他與擺渡人瞠目結舌中,魚線遠去,將那本丈六金身術帶走,消失在夜空中。

時間不長,宛若飛仙般的光雨灑落,天空中又一本經卷墜落,來到竹船的上空,連著魚線。

“你這是盯上我了,當我是魚,想把我釣上去?!”王煊將短劍拔了出來,看看什么經文,好的話,可以琢磨琢磨,不好的話再退回去。

他仔細看著這本經書封面上的鬼畫符,最終通過精神烙印,理解其意:太初清神術。

他感覺這名字很唬人,似乎極為不凡,不禁轉頭看向擺渡人,詢問他是否聽說過這本經書。

“道家早期赫赫有名的鍛煉精神的秘籍,相當的不簡單,算是高端絕學了!”擺渡人鄭重地說道。

王煊看了又看,但他還是克制住了,道:“老鐘書房有比這厲害的頂尖秘篇,這篇還是不行。”

無聲無息,那經書又遠去了,消失在夜空中。

擺渡人幽幽開口:“我能問下嗎,老鐘是誰,他的書房中都有哪些秘篇絕學?”

就在這時,月亮上的魚線又垂落下來了,光雨灑落,一本流光溢彩的經書綻放道韻,流淌各種符文,緩緩落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