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五章?一切只為造化

第一百五十五章?一切只為造化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一百五十五章?一切只為造化

om,最快更新!“快看,那個土人又出現了,辣眼睛啊!”

很遠的地方,有人站在山頭上眺望,發現了王煊,驚的目瞪口呆!

這是什么人啊,連一件衣服都沒穿,只是下半身用樹皮做了個簡陋的短褲,正在一路狂奔,怎么看都像是野人。

“果然是未開化的土人,沒羞沒臊,光著身子就敢四處亂跑!”幾名外星大宗師俯視著,深深地鄙夷。

“不要小看他,這個土人生存能力很強,居然又活了下來。”

有人警告,他們守在這片區域,一是想殺死王煊,二是想尋找機會繼續采藥。

“他連蠶蛇的腹內都敢躲,不遠處有一條大河,我猜測,他沒準都躲在某些大魚的肚子里,在水中隔絕氣息,隨波逐流,逃過一劫!”

“有道理,他練成了金身術,躲到兇獸的肚子里去,還真是個辦法!”那個親身跳過河逃命的男子點頭,若有所悟。

幾人眼神冷冽,腦補出王煊各種野人行徑。

“準備獵殺他,這次絕不能放走他!”活著的五人準備報仇,恨透了王煊,因為他,他們這個隊伍連續減員。

“我們只剩下五人,根本競爭不過其他隊伍了。尤其是,我剛才遠遠地看到了‘羽化星’的人,他們領隊的女子在對付一頭怪物時,居然施展出了類似超凡的手段!”

有人嘆道,他只看了一眼,就立刻逃走了,怕被發覺。

在密地外部區域,不是一個隊伍的人,那就是死敵,是競爭對手,一旦相遇必有一方被殺的沒有活路。

現在他們徹底沒心氣了,還未競逐,人就減員一半了,現在只希望躲在這種超凡巢穴附近,能活下去。

“很顯然,有人可以晉升超凡,卻卡著不突破,想在外部區域獨占鰲頭,拿到那傳說中的好處。”

“有的隊伍的野心比你們想象的還要大。”名為卓揚的男子開口。

他認為,有人想在外部拿到最大的好處后,再進軍超凡境界,接著趕到密地較深處去,進行超凡之戰,爭奪那樁傳說中的造化。

在超凡領域,都被稱為傳說中的東西,那必然是稀世瑰寶!

它足以改變一個修行者的命運,不然的話,一般的東西也不會讓他們出現在密土競逐與爭奪。

王煊找準機會,沖著銀熊的巢穴就沖過去了,已經聞到那簇銀白藥草的清香。

在藥香中,也有種惑人的特殊芬芳,這一點與血葡萄相似,讓人忍不住想接近與吞食。

王煊剎那明悟,這里毗鄰逝地,八大超凡巢穴的祖上多半真有可能是走真體路的的生靈,實現了妖魔化。

所以,他們居所的藥草多為妖魔果實。

“咚!”

突然,一塊數十斤重的石塊從天而降,險些砸中他,落在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接著,不斷有石塊砸落,鬧出巨大的動靜。

王煊霍的轉身,看到了遠方的山峰上幾道身影一閃而沒,迅速消失了。

這是想……借熊殺人!

王煊眼中怒火噴涌,居然有人壞他的機緣,眼看就要成功了,現在卻震動這片山林,為銀熊通風報信。

盡管距離藥草不遠了,但他還是毅然轉身離去,朝著迷霧地帶沖了過去。

擋他采藥,阻他晉階,這好比生死大仇,王煊怒火直沖天靈蓋,恨不得立刻去追殺那幾人。

他自然看清了,是那幾個外星大宗師。

他們還沒有離去,這是盯上了他,非要除掉他不可,那沒什么好說的,一會兒必須反殺過去。

密林深處,暴烈的戾氣沖起,恐怖的能量激蕩,頓時讓許多大樹全都炸開了。

那頭圓滾滾的銀熊居然沖上高空,簌簌抖動間,原本肥胖的軀體變瘦了。

它居然有一對毛茸茸的巨翼,平日不用,折疊在在身上,顯得很臃腫。

現在展開雙翼后,銀光暴漲,它像是一道雪亮的雷霆劃過密林上空,俯視著自己的巢穴。

王煊頭皮發麻,這個跑的最慢的怪物,現在快成一道閃電了,比那頭金色怪鳥還要迅猛,誰擋得住?

還好,他剛才很果斷,被人阻擋與破壞后,調頭就跑了,沒有硬著頭皮去采藥。

不然的話,現在肯定成為銀熊的血食了!

銀熊沿著王煊那踏裂地面的足跡一路追了下來,感知無比敏銳。

險而又險,王煊沒入迷霧間,銀熊沒追上,只看到了他模糊的赤裸背影。

轟隆!

銀熊吐出一道閃電,在絕地外炸出一個巨坑,里面黑洞洞,很深,扔進去幾個巨型怪物都填不滿,坑的邊沿焦黑一片。

王煊被驚的不輕,果然最低調的才是最厲害的,那頭銀熊圓滾滾,沒有想到這么恐怖。

他認為,兩頭蠶蛇加在一塊都不是這頭會噴吐閃電的銀熊的對手。

但他還是覺得,如果沒有那幾人破壞,他采摘到奇藥后,即便被銀熊追殺,也能順利逃到這里。

“阻我道途,應該把你們扔去喂熊!”王煊十分惱火,這確實浪費了他一次絕佳的機會。

他等了很久,才謹慎的離開迷霧邊緣區域,以強大的精神領域探索,確定無危險,這才進入山林中。

沒法薅銀熊的熊毛了,這個會飛又能降下雷霆的暴脾氣怪物太危險,得換個超凡巢穴了。

“我和銀熊無冤無仇,就不惦記著它的超凡藥草了。冤有頭債有主,我去找山龜報仇!”王煊寬慰自己。

在此之前,他想先將幾個外星人解決掉,不然半路再阻擊他,那問題就太嚴重了。

王煊在山林中坐了很長時間,琢磨著,這幾個外星人是怎么來的,飛船在哪里,是否還有同伙等。

“他們只是為采摘妖魔果實而來嗎?”王煊認為不太可能。

這群人如此年輕,就已經是大宗師,說明他們背后的星球底蘊驚人,不會比密地差,超凡文明體系成熟,不至于缺少藥草。

“他們所為何來?不惜跨越浩瀚的星空前來,必有讓他們非常動心的東西,我替他們接收好了!”

在王煊思忖,還為行動時,那幾人主動現身了,摸索到了這片密林中。

“找到了!”五人無聲無息地圍了過來,下定決心殺死這個土人,終于鎖定了目標。

王煊形成精神領域后,感知超級敏銳,掃視四方,頓時露出冷意。

他還沒去找這些人算賬呢,他們反倒提前出現,想要來獵殺他。

王煊站起身來,看向圍攏過來的五人,他鎮定而從容,這倒是省卻他去找人的麻煩了。

“說不定這個土人的祖先還是我們歐拉星人,最終留在這顆星球沒有走成。”有人開口。

“連件衣服都不穿,真是歸回了茹毛飲血的原始狀態。”

他們沒什么好言語,非常仇視王煊,因為他殺過他們的同伴。

“你們這些人來自哪里?”王煊問道,可惜,對面有精神力強大的人,但卻沒有形成領域的人,無法洞徹其意。

王煊無奈,最后只能點指他們,用他們的語言,一個一個稱呼去:“土人!”

當然,他以精神領域捕捉思感,也只能和他們的語言對應上個別詞而已。

幾人頓時炸了,他們眼中未開化的野人,居然反過來稱呼他們為土人。

一剎那,雙方就交手了!

王煊在大宗師中期階段,而對面有后期的人,但他一點也不怵,早先就殺過他們當中的人,突破后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他有意試試自己金身術的強度,所以上來就橫沖直撞,尤其是認準一個目標后,他像是一發炮彈般,以整具身體轟砸了過去。

那個人極速倒退,張嘴就噴出一道光焰。

結果,王煊的胸口微震,一道雷光綻放,擊散火焰,并轟在那人的身上,讓他半邊身子都麻了。

轟的一聲,王煊趨勢不減,整具軀體都是武器,撞在那個身子發麻的男子身上。

這個男子感覺像是被極速奔跑而來的超凡莽牛撞在身上,劇痛無比,當場就有幾根骨頭斷了,他橫飛了出去。

王煊速度極快,竟又再次追上,就要一巴掌拍死他,但忽然想到自己還沒有衣服,便不想將他拍的血淋淋。

他一把撈住這個人,而后咔吧一聲,扭斷了他的脖子,解決了一位對手。

他對自己現在的戰力很滿意!

剩下的四人震驚了,這才一交手,他們當中的一位大宗師就被殺了?!

“殺!”

他們怒喝,都已經知道王煊金身術大成了,不敢硬撼,全都動用大宗師領域中才能施展的光焰、雷霆等。

但是他們發現,即便雷霆將王煊轟的踉蹌,但卻也殺不死他,他的身體金光流轉,金身術生生硬扛住了。

不僅他們會這些秘法,王煊也會,而且無論是雷霆,還是光焰,他都能施展。

正常來說,大宗師領域,一個人只能掌握一種特殊的能力。

王煊五臟發光,一道閃電就劈了出去,將其中一人打的橫飛。

那人胸口焦黑,不斷痙攣,差點直接失去戰力。

王煊前沖,想給他補一巴掌,結束他的性命。

五人中那個唯一的女子尖叫,對王煊進行進行精神沖擊,阻止他殺敵,她的精神能量不弱。

但這根本奈何不了王煊。

同時這個女子雷霆迸發,不斷向前轟落。

王煊冷笑,盯上了她,自身從頭到腳都有金光流轉,他直接撲殺了過去。

女子催動雷霆,而且不斷揮動掌印,向著王煊擊去。

在近身搏殺中,她怎么可能是金身術大成的人的對手?

她也明白自己陷入危局中,一咬牙,貼身靠近王煊,準備來個魚死網破,引爆自己的五臟,發出最強一記雷霆,轟穿這個對手。

可惜,她失算了,她貼身靠近對手的剎那,王煊雙臂鎖住了她,以蠻力將她抱的渾身骨骼喀嚓作響,當場就斷了一些骨頭。

這種情況下,她的五臟都快被擠碎了,怎么能共振并發出雷霆?

咔吧一聲,王煊扭斷她的脖子,扔在一旁。

氣流被剖開,一道寒光斬了過來,以王煊現在的反應速度,以及強大的身體素質,居然都躲避不開。

噗的一聲,他的肩頭染血,被劈開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

這讓他吃驚,金身術都沒能扛住那道寒光?

后方,那個名為卓揚的人瞳孔收縮,這必殺一擊都滅不掉對方,讓他寒毛倒豎,預感今天危矣。

他手中持著一柄短刀,寒光正是從刀體里迸發出來的。

他再次催動,短刀上浮現神秘的紋絡,再次飛出去一道光,斬向王煊。

這次王煊準備充足,躲避開了,那寒光一路斬過去,放倒了二三十棵參天古樹,可見威力之強絕!

卓揚面色發白,他知道完了,今天兇多吉少。

短刀是他的長輩親手祭煉的,刻上了特殊的符文,屬于真正近乎超凡的器物,帶到密地中來,被人發現的話會有爭議。

因為,外部區域屬于超凡之下的競逐。

他的這柄短刀有些踩紅線了!

當然,如果非要辯解,也能說的通,畢竟還不是真正的超凡之物。

當卓揚催發出第三道寒光后,他丟掉短刀轉身就逃,因為只能發出三記接近超凡的刀光。

這一次,王煊準備的更充分,五臟共振,全力以赴,粗大的雷霆轟出,擊在刀光上。

不得不說,這刀光很恐怖,居然沒有被徹底擊潰,依舊向前飛來。

王煊施展張道陵的體術,手掌發光,秘力流淌,轟在那暗淡的刀光上,將它打滅了!

他有意為之,就是想掂量這種刀光的究極強度,做到心里有數,所以沒有躲避。

王煊五臟發光,閃電將起步較慢的兩人擊中,尤其是其中一人早先更是被劈過,現在還麻痹呢,直接倒在了地上。

另一人被王煊追上,補了一掌,大口咳血,橫飛出去。

關鍵時刻,他留手了,決定留下兩人,還有用處。

他全力追殺那個名為卓揚的男子,不久后林中發生激戰,這個大有來頭的卓姓年輕強者被王煊格殺,被打爆在林地中。

王煊回來打掃戰場,無論是活人的還是死人的戰衣都被他扒了下來,他找最潔凈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還有各種瓶瓶罐罐以及兵器等,全部被他繳獲,收進福地碎片中。

那個被打爆的卓揚身上有塊金屬牌子,很是特殊,刻滿了紋絡。

王煊審問兩名俘虜,其中一個男子就是那個曾經跳河逃走的對手,現在他的雙手還有二十二個血窟窿呢。

結果完全沒法溝通,王煊能捕捉兩人的思感,但對方沒有精神領域,無法領會他的意思。

到了最后他也只是大致知道,來了不止這一批人,他們在密地競逐,勝出者將會有大造化。

王煊覺得沒法交流,太困難了。

最后,他一氣之下堵住兩人的嘴,提著他們接近超凡巢穴。

他遠遠地觀察山龜,耐心等待,直到看它離巢去進食,他看向兩人,道:“你們休息的也差不多了,能夠逃跑了吧,一會兒我給你們機會。”

王煊只給他們留下內衣,跟他早先似的,兩人赤裸著上半身。

他綁著兩人,提到山龜的超凡巢穴外,他快速從那株如黃銅鑄造的小樹上采摘下來四枚發黃的果實。

“山龜,你想吃我,我不和你計較,我只吃你幾枚果實。”

王煊發現小樹上有三根果柄,說完早有三顆果實成熟了,已被山龜自己吃了。

“好了,咱們三個各自逃命,有緣再見!”

王煊放開兩人,然后,他先跑了。

他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出意外,帶著兩人一起來分擔傷害。

王煊一頭向著迷霧區扎去,一路狂逃,因為那頭山龜的速度真不慢,萬一被它察覺,還是有兇險的。

事實上,真就出意外了,山龜進食時間不長就回來了,吼聲整天,它在后面發狂追殺。

結果,那頭銀熊被驚動了,飛上高天,它看到了王煊,也看到了赤裸著上半身分別奔跑的兩人。

它覺得早先去自己巢穴的人,就是個光著脊背的人類,所以直接朝著一人就撲殺了過去。

王煊回頭看了一眼,默默思量,若是沒有那兩人吸引火力,意外出現的銀熊應該也追不上自己,但確實有一定的風險。

至于山龜,早被他甩沒影了。

他沒入迷霧區中,直接開始大口吞食妖魔果實,酸酸甜甜的,汁水很多,口感相當的不錯,滿嘴都是濃郁的果香。

他的身體慢慢滾燙起來,發出淡淡的光芒。

尤其是,當他真正踏足寸草不生的絕地后,身體宛若要被撕裂了,當初的各種恐怖體驗又出現了。

而且,這次更為強烈。

王煊忍著痛,無所畏懼,一路向著藍瑩瑩的小湖沖去。

一切都如早先經歷的那樣,高臺出現了……

直到碧海中的盡頭,金光點點,竹船要從迷霧中出現了。

王煊露出笑容,又要見面了,也意味著他又要大幅度提升實力了。

“奇怪,又有人成功闖進來了,這顆生命星球果然不凡,數百年的沉寂后,居然開始接連出現非凡生靈,踏足逝地秘路。”

擺渡人剛才在沉眠,被驚醒后頗有感觸,不知道這次的生靈是否也很另類,上一個居然敢招惹紅衣女妖仙,著實讓他印象深刻。

長章,求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