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

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

吳茵的遺言中,最后一句話居然和他有關,要送一篇經文給他。

這一刻,王煊無比的沉默,心中空空落落。

他在舊土時化名王霄,是繼老陳之后,舊術領域唯一的宗師,天賦極高。

吳茵特意為他找了一篇經文,在預感自己可能會死去時,居然還提及這件事,讓家人將經文送給他。

“你們先出大峽谷,我再去找找看。”王煊與白馬駒一起向前方走去。

這次,他又足足深入二十幾里,直到前方一片黑幽幽的深淵攔住去路。

沒有辦法前進了,這是峽谷的最深處,云霧翻涌。

而且,斷崖上有各種驚人的戰斗痕跡。

地面上有殘碎的銀色鱗片,以及部分黑色的獸毛,大面積的血干涸了,但依舊散發著懾人的戾氣。

崖壁都坍塌了數百米,到處都是一兩尺寬的黑色裂痕,密密麻麻,絕對發生過超凡之戰!

王煊輕語道:“吳茵……”

她被怪物抓走,這么長時間了,怎么可能活著?正常來看,必然已經死了。

如果沒有看到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話還好,目睹了遺言,王煊心中發堵,在這里站了很久,注視著深淵久久未動。

直到最后,他才緩緩轉身離去。

白馬駒無聲,對這里極為忌憚。

“我還是太弱了。”夜色中,王煊低語。

說到底還是實力的問題,他真的很想下深淵,哪怕只是帶回吳茵的尸骨。

可他現在卻做不到,很不甘心。

鐘晴、鄭睿、宗師楊霖等人都沒有離開,還在原地等著。

今天的經歷,他們一輩子都難以忘記。

身邊熟悉的人被同類追殺,被砍掉頭顱,一個一個地倒在血泊中,而他們自身也險死還生,如同在地獄中走了一遭。

“清菡……還活著嗎?”鄭睿打破沉默。

他親眼目睹趙清菡被怪物抓向半空中,關鍵時刻,他退縮了,沒敢沖過去,現在他情緒很低落。

同時他也在思索,如果重新經歷一遍,他敢沖上去嗎?

“活著。”王煊見其他人也望來,大致講了一下可以說的經歷。

幾人對王煊敢來找他們,都發自內心的感激。

“謝謝小馬哥吧。沒有它的話,我不敢來。”王煊搖頭,推拒了應得的功勞。

一群人震驚了,這竟然是一匹大宗師級的馬駒?所有人眼神都變了。

王煊道:“它負傷倒在林中,清菡給它止血,處理了傷口。然后它就不走了,可能是為了報恩吧。”

馬大宗師鼻子中噴白光,扭頭就看向王煊,那意思像是在說,我現在走行不行?!

王煊沒搭理它。

一行人走出大峽谷,來到秦家堵路的地方,血腥味刺鼻。

那些尸首不見了,林中各處有一雙雙綠油油的眼睛望來。

顯然,在那些地方,一場饕餮盛宴結束沒多久,那些尸體都被猛獸叼走了。

“有怪物過來了!”有人低呼。

黑暗中,一頭白毛的怪物逼來,貓科動物的面孔,猿類的強健身體,直立行走,嘴角還在淌血。

它剛才吃過一些死人,還不滿足,又想對活人下手了。

“虎面猿,力大無窮,宗師層次的怪物。”探險隊中幸存的一位老手驚呼,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然而,那怪物剛逼近,感應到馬大宗師的異常后,扭頭就跑。

不過,它還是挨了一蹄子,馬大宗師脾氣不太好,追過去,前蹄揚起,給了它一下。

虎面猿慘叫,一條臂骨被踢斷,頭也不回的逃走了。

暗中其他綠油油的目光全都熄滅了,一剎那,各種奔跑聲傳來,隨后整片森林都安靜了。

眾人這才真正相信,小馬哥的實力確實在大宗師層次!

“你們幾個傷號都上馬。”王煊發現,有三人負傷了,行走不變,有些跟不上了。

三人聞言都驚訝,而后露出無比感激之色。

因為,無論是鄭睿,還是稍微恢復力氣的鐘晴,兩位財閥子弟都在走路,沒機會騎坐大宗師級的白馬。

不久后,王煊發現鐘晴有些掉隊,他忍不住問道:“你什么情況,一步三搖,雙腿怎么軟綿綿的,也想和他們一起擠上馬背嗎?”

鐘晴其實沒負傷,主要是被那些水蛇嚇的,現在她還沒有完全緩過來。

聽到這種話后,她直磨牙,這個王煊故意的吧,說的什么破話,太不中聽了。

王煊根本沒有想那么多,說完就又出神了,今天對他來說,心緒起起伏伏。

看到熟悉的探險隊員被人追殺,被一個個的砍下頭顱,他那時被激的怒血翻騰,竟一口氣殺了二十多人。

他仔細回思,如若重來一遍,他還是忍不住會出手。

他同情弱小,心中有柔軟之處。但看到有人不是因為仇恨,而喪盡天良的要殘殺無辜的人,他的心又會非常冷硬,出手不留情。

“咱們得加快速度了。”王煊開口,他怕走到深更半夜,也無法與趙清菡、周云等人匯合。

然后,他就一把拎起小鐘,將她放到馬脖子的后方。

鐘晴差點驚叫出來,簡直了,這個鋼鐵直男!

她覺得,再怎么說,她也是很有名的美女。結果在沼澤地時,王煊先是無比嫌棄她,寧愿讓馬馱,都不背她,后來還將她甩在泥坑里,現在又隨便拎起她向馬脖子上扔。

她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畢竟,這個這個人救了她。

午夜前,一行人有驚無險,終于趕了回來,與趙清菡、周云等人匯合。

“姐,你怎么和和臟猴似的?”鐘誠剛開口,就被他姐毆打了一頓。

即便是深夜,這里也很熱鬧,劫后余生,他們倍感欣喜。

也有人在哭泣,因為有關系很好的朋友死去。

周云嘆息,難得的很惆悵,吳家、周家關系不錯,現在吳茵死去了,回去后都不好對吳家交代。

他略帶感傷,向王煊表達謝意,人雖然沒有找回來,但是這樣去救援,動輒就有生命危險。

“王兄弟,這次的人情我記下了,回到新星有事兒盡管找我!”周云鄭重地說道。

鐘誠被他姐毆打一頓后,也走來,很正式的感謝,嘆道:“王家的人都不簡單,回新星后,我送你一部絕傳的真經,另外有什么需要你盡管和我說!”

至于被救的人,在路上就已經對王煊一而再的感謝。

當然,馬大宗師更是被是被人當成保平安的神獸,深更半夜都有人為它割來幾捆鮮嫩的青草。

王煊低語,將秦家據點的事告訴了趙清菡。

“回到新星后,估計幾家會一起去秦家逼宮。”趙清菡說道,但是,她又蹙眉,不見得只有秦家有據點。

細思的話,密地的局勢很復雜,而這種事過去一定也發生過,但并沒有在新星鬧出大的風波。

深夜,所有人都被驚醒,感覺泰山壓頂般,頭皮都要裂開了。

天空中,大面積黑暗下來,滿天星斗不見了,只有血月橫空。

而且,是兩輪血月,掛在黑暗的低空中。

大風呼嘯,亂葉飛舞,許多枝杈都被狂風吹斷,寒意刺骨。

那兩輪血月在快速移動,而后遠去,進入密地深處。

很長時間,人們都沒有說話,滿身都是冷汗。

“怎么會有兩輪血月?!”有人顫聲道。

“那是一個恐怖的怪物,貼著低空飛了過去,遮蔽了星月。”王煊沉聲道。

他再次感覺到了自身的渺小,難怪老陳說,在古代,大宗師都不算真正的修行者,皆歸為“業余”。

這不是沒有道理!

不到超凡層次,就不算真正上路!

剛才那是一頭形體似熊的怪物,肋部有一對漆黑的羽翼,輕輕一扇動,地面便狂風大作,參天古樹劇烈搖動,落葉漫天飛舞。

它像是匆匆趕路,經過這里。

不止是王煊,有半數人都大致看到輪廓,現在都生出陣陣無力感,那種怪物估計需要用戰艦去打!

不管怎樣說,這頭龐然大物路過后,整片山林都安靜了,再無各種怪物凄厲的嚎叫,所有人平靜下來后都睡了個好覺。

一大清早,人們就聽到雷鳴聲,遠處的山林在不斷的炸開,竟有激烈的大戰爆發。

然后,聲音消失了,兩道身影突破音障,橫空而渡,踩著古樹,踏過樹冠,像是兩頭大鳥在逃。

在他們的身后,白霧翻騰,踩過的樹木等全部加爆碎,當場炸開。

有個生物追殺那兩人,仔細看,竟是形似老鼠的怪物,不過要大的多。

它的皮毛為純黑色,身軀能有兩米多長,鼠須顫動,兩個金豆般的眼睛爍爍放光。

它除了個頭大外,其實和老鼠幾乎一模一樣。

讓人驚異的是,它只以后腿著地,直立奔跑,踩著樹冠,追殺那兩人。

那兩人一鼠落在一座山頭上,草木炸開,再次發生激戰,崖壁都被打崩,斷落下去大半,竟是……超凡之戰!

“老鐘!”王煊低語,看向女趙清菡,真被她猜中了,鐘庸沒走,一直躲在密地!

而且,看樣子鐘庸極其強大,續命后實力更厲害了,現在是超凡層次的人。

最為讓人吃驚的是,在他的身邊,另外一個老頭子也是超凡者,這就相當的恐怖了,居然還有個人和老鐘一樣,隱藏的這么深。

“我去,老鐘平時最怕死了,想不到這么厲害,敢和超凡怪物打!”周云震驚,而后發毛了,道:“我們快逃啊。”

戰場萬一轉移過來,他們都得死。

事實上,一群人已經行動起來,發足狂奔,不想成為超凡戰場中的炮灰,那只大老鼠兇、猛的一塌糊涂。

“鐘庸你坑我!”另外一個老頭子怒吼。

“小宋,你如果覺得我坑你,就不要追著我跑,咱們各自逃命。”鐘庸說道。

然后,他又跑了,結果九十多歲的“小宋”緊追著他一起跑,怕落單后被那只老鼠殺死。

“這是宋家的老頭子?不是說兩年前就死了嗎,墳頭都有了,怎么在密地出現了,而且超凡了?!”周云咕噥。

然后,他看向鐘誠,道:“你們家老鐘太坑了,這次都是他攪出來的風波。我算看出來了,他不吃到地仙草不罷休!”

小鐘和鐘誠皺眉,沒有理會他!

“不過,老鐘都超凡了,居然還被一只耗子追殺,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周云便逃便咋舌。

此時,王煊感觸加深,強烈的想變強,提升自己的實力。

只有實力更強,他才能去那片大峽谷的深淵下,去找一找吳茵,如果不能去看最后一眼,他心中過意不去。

他要成為超凡者!

嗖嗖嗖!

老鐘邁著鐘家普遍存在的大長腿,居然朝著他們這個方向跑來了!

周云叫了起來,道:“我#,老鐘這不僅是要熬死兒子,也要坑死玄孫子,把后代都弄死啊,他好千秋萬代,永鎮鐘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