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空彼岸  >>  目錄 >> 第五十六章?被截了個大胡

第五十六章?被截了個大胡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空彼岸 第五十六章?被截了個大胡

蔥嶺,自古都是苦寒之地,常年寂靜,今天卻來了不少組織,部分人的身份很不簡單。

一艘星際飛船中,落座的人不算多,但都是重量級人物,正在共議,交易,討價還價。

“莫海敗了。”有人敲擊桌面,示意其他人看大屏幕。

新術的發言人面色平靜,道:“新術才起步,舊術已落幕。一個如旭日初升,一個似夕陽晚照。新術潛力無窮,一切都有可能。舊術只剩下老陳,他卻也要死掉了。舊路崎嶇,到這個時代差不多結束了。”

很可惜,舊術領域竟沒有人獲得資格坐在這里。

有人打斷新術代表的話,冷漠地提到,這些年給新術的資源不少了。

在座的人都有很大的來頭,曾在地下挖掘出過了不得的東西,可以為斷掉的舊路接續上一段。

原本他們有個計劃,即將展開,但剛開始就又改變了。

“上次,原本要給各地幾所舊術實驗班的秘藥,被臨時調配,送到了新術那邊。”

這話一出場面頓時有些冷,因為這是各方共同的投資與決定。

主要是新術領域當時傳來驚人的消息,要求資源傾斜向他們,那種“新成就”瞬間就改變了各方原有的一切決議。

可以說,舊術曾被截了個大胡!

……

另一艘超級戰艦中,新術領域的大宗師陳鍇將姿態放的很低,主要就是想一觀金色竹簡。

到目前為止,完整出土的金色竹簡一共就只有兩部!

而其中一部,就掌握在眼前鐘姓財閥的手中。

但老者鐘庸實在太難纏,簡直是吃人不吐骨頭,從陳鍇這里得到不少好處,卻依舊不松口。

陳鍇暗嘆,如果換個地方,換個人,他早就出手了,可惜這是某個超級財閥的話事人,他如果敢妄動,他與身后的組織必然會被連根拔起。

不說其他,單一艘超級戰艦出現就足夠了,培養出多少個宗師都沒用,一旦被鎖定,很快就全滅!

所以,大宗師渴望變得更強,希冀走進神話領域中。

“我們抽筋拔骨,真的曾對自己放血、熬髓,才為您湊出一副生命大藥,目前只能做到這一步。需要時間啊,當我們變得更強,在那個地方探索出更多的秘密,自然可以為您再續命。別說一二十年,以后如果我們能更進一步,為您采摘到地仙草,多活兩百年,甚至更久都有可能。現在,您手中的金色竹簡留著也只會落滿灰塵,不如給我們研究下,說不定就能解析出其中的深意。”

鐘庸將腿上的瑞獸皮掀開,站到地上,活動了下筋骨,這才看向大宗師陳鍇,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道:“我是為你們好才不給你們看,你們走新術路,為什么挖到舊術的根子上來了?”

陳鍇道:“以史為鑒,可知興替。以舊術為鑒,可觀新術未來。況且,我們也承認,先秦時期舊術異常璀璨,只是到了后世,通向列仙的一大段中間路途徹底斷掉了。我們想印證一二,未來可助舊術復興也說不定。”

老者鐘庸搖頭,道:“沒用,你們這群走新術路的人不可能看得懂竹簡上面的刻圖。至于文字篇,就更不用說了。我以重金挖來最有名氣的一批學者、教授共同破譯,一個字都解析不出。給你們看,能懂嗎?我認為,你們的文字語言功底與造詣等,同他們相比還是有距離的。”

新術領域的大宗師沉默著,心中卻暗罵,這老家伙真損,死活抱著金色竹簡不撒手,還諷刺他們古文化底蘊差。

他知道,除非給這個老頭子再續壽元一二十年以上,不然很難談判了,遇上了一個非常“難聊”的主。

他起身告辭,有些事抻一抻、晾一晾,過上一段時間或許會更好談。

目前新術能為人續命,雖然過程極其艱難,但是掌握這種手段,就算是握住了最強利器,最終一切都可以坐下來談,包括要來更多的資源,以及與舊土有關部門合作,接手探險組織等。

蔥嶺凍土上,老陳胸膛劇烈起伏,直到最后冒起淡淡的白光,又泛起絲絲縷縷的赤霞,并伴著雷霆聲,他這才漸漸平復下來。

沒什么可說的,他沖夏青示意,然后兩人直接交手。

夏青雖然是一個女子,但是很高,舉手抬足帶著罡風,將周圍的石塊、砂礫全部攪動的飛舞了起來,她像是一頭雌豹般矯健,一躍就足有十幾米遠,凌空一腳向著老陳的胸膛踏去。

并且,她周身都在發光,她的新術偏向于肉身抗擊方面,所有毛孔都在噴薄霞光,讓她看起來像是被光焰包裹了,強大懾人。

老陳一掌就劈在她橫掃過來的腳掌上,砰的一聲,刺目的光芒爆發,夏青的身體在半空中借力,旋飛出去,落在地上,將凍土踏的崩開,出現一個深坑。

可見她實力的強大,不久前那些對手被老陳的手掌劈中,不是身體爆碎,就是四分五裂,根本擋不住。

夏青無愧為大宗師,身體強度有些離譜,再加上光芒覆蓋身體,讓她擁有了非凡的戰力。

一剎那,她身上的光芒更為盛烈了,遠遠望去,她像是被一輪金色的太陽籠罩,血肉綻放神圣光芒。

她與老陳激烈交手,不斷對抗,兩人拳掌交擊,伴著雷霆聲,迸發出刺目的光芒,簡直是非人領域。

灰褐色的凍土上也有很多巖石,不乏兩三人高的巨石,當被夏青觸及,或者撞到后,巨大的巖石頓時四分五裂,或者炸開。

可想而知,被刺目光芒籠罩的她,肉身強度何等的驚人!

遠處,王煊神色凝重,老陳的狀態有些不對,呼吸急促,他心中焦急,有些忍不住了,向前邁步。

轟!

突然,老陳改掌為拳,施展出很像是大金剛拳的體術!

轟的一聲,夏青倒飛出去,身上的合金甲胄崩碎了部分,包括保護頭部的合金盔,更是四分五裂,墜落在地,一頭金色的長發披散下來。

她略帶淡藍的瞳孔急驟收縮,剛才那股巨力讓她全身劇痛,手臂發麻,右手已經骨折,令她心驚肉跳。

老陳向前走去,胸膛起伏,超越大金剛拳的體術,在短短不足半個月內就被他練成數式,今天第一次施展。

在他的體外,彌漫起淡淡的霧氣,他的腳步沉重而有力,逼向前方的對手。

夏青避其鋒芒,同時周身像是有太陽神火焚燒,從毛孔中噴薄霞光,提升自己的血肉強度,對抗老陳。

在接下來的碰撞中,老陳爆發,威勢不可擋,數次碰撞,震的夏青大口吐血,整條右手臂軟趴趴的垂了下去,因為臂骨被震斷三截。

砰!

老陳的速度突破極限,任夏青左躲右閃,都無法避開,又被迫硬撼了一擊,結果震的她全身劇痛,身體內有些骨頭相繼斷掉。

她駕馭著刺目的霞光,像是流火劃過大地,就要遠遁而去,結果老陳更快,在后面追了上來,轟向她的后心。

夏青無奈,霍的轉身對敵,結果自然擋不住這一拳,被震的左手臂也扭曲變形,幾乎徹底斷落。

砰的一聲,她心口的合金甲胄炸開,被一拳貫穿而過,血淋淋,她的身體被打穿,伴著血雨橫飛出去,倒在地上。

白光沸騰,大宗師莫海出手,攔阻老陳殺夏青,七道白色光鏈飛來,要鎖住老陳的四肢百骸。

老陳轉身,一拳打出,突破音障,七條光鏈直接炸開,他縱身一躍十幾米遠,轟殺向莫海。

莫海全力對抗,可是咚的一聲,他全身的白光還是被打散了。即便他反應神速,躲避的還算及時,可左肩甲依舊爆碎,半邊身子破損,血跡斑斑,被震飛出去,摔倒在地上。

新術領域的兩位大宗師皆被重創,一時間無法起身,遭受不可逆轉的嚴重傷害,兩人骨頭皆斷裂近二十根,身體更是被打穿。

老陳的身體似乎也有嚴重問題,他停下腳步,手捂胸口,劇烈喘息,暫時站在了原地。

走新術路的人既震撼又覺得驚悚,老陳一個人擊敗兩位大宗師,實力太恐怖了。

有人忍不住想要上前,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兩位大宗師被殺,同時也有一部分人看到老陳的狀態有問題,躍躍欲試,如果趁現在殺了舊術領域最后的排面人物,這條路就完了!

王煊直接上前,走舊術路的人看到情況不對,也全都邁開腳步,不可能看著老陳一個人頂在前面。

“老陳,收手吧,今天就這樣結束吧。”唐裝老者常恒開口,神色復雜,有惋惜,也在嘆息。

他知道,今天過后應該再也見不到老陳了,他的五臟問題已被引爆。

同時,他也清楚,兩位大宗師多半也活不了,以老陳的性格怎么可能讓他們留下性命。

“常恒,你要出手阻攔我嗎?”老陳喘息著問道。

常恒聞言心頭狂跳不止,年輕的時候就認識老陳,對他比較了解,兼且現在看到他眼底深處的冷酷光芒,常恒二話不說,轉身就登上飛船。

“我練新術是為了強身健體,現在只做理論研究。”他說完這些,還招呼熟人上船。

老陳開口:“老王,你看到了嗎,留下的人眼中都帶著殺意,對我很害怕,不希望舊術重新崛起,再現輝煌。”

所有人都一怔,他在對誰說話,老王是誰?人們猜測,應該是走舊術路的一位老者!

只有王煊與青木明白,他是在對誰開口。

老陳又道:“老王,你記住這些人,以后要多加小心,能殺就殺,這是對舊術路最仇視的一批人,其中不乏有走過舊術路、但成就不怎么樣的人,如今改投新術路。”

王煊看向對面,一一記下,但心中卻很不安,老陳怎么像是在交代后事?

“老王是誰?”吳茵就在王煊身邊,小聲問他。

王煊木然,很想說,大吳,你找打吧?!但他只能面無表情地回應:“不知道。”

“我以為是你的叔伯呢。”吳茵說道,因為都姓王。

吳成林笑了笑,道:“應該是個老家伙,在隔壁練舊術的人群中。”

王煊沒吭聲,心中暗道,老吳我記住你了!一會兒就跟你算賬。

這時,老陳胸口起伏很大,但他拔出了插在凍土中的黑色長劍,開始邁步,向著兩位大宗師走去。

“老陳,收手吧,今天一切都該結束了。”地平線盡頭,陳鍇走來,在說完話時,就已經到了戰場中,其速度讓人驚悚。

誰都明白,這又是一位大宗師!

“等了這么久,我估摸著你也該來了。”老陳手持黑幽幽的長劍,胸膛起伏沒有那么劇烈了。

遠處,王煊心頭狂跳,老陳什么狀況?一向喜歡釣魚,今天該不會是以自身為餌吧?

大宗師陳鍇開口:“老陳,別硬撐著了,你我都清楚,你現在狀況很不好,我已經安排了最好的醫療團隊,馬上就幫你治療。”

“別假惺惺。”老陳戴著銀色面具,揚起手中的黑色長劍,道:“你們三大宗師一起出現,不就是為了引爆我的舊疾嗎?談什么治療!”

這種話一出,霎時引發嘩然,所有人都吃驚,許多人根本不了解其中的隱情,連青木都不清楚,臉色頓時煞白。

“我故意沒殺他們兩個,就是在等你出現。我知道,即便是兌子,你們也不可能看著兩位大宗師被我殺死,一換一是你們的底線吧?”老陳說到這里,冷笑了起來,道:“可惜,你們低估我了,這次我要殺你們三個大宗師!”

老陳殺氣沖霄!

雖然他的胸膛又有些起伏,但是那種蔑視所有人的氣勢,卻是無比的凌厲,讓所有人都心悸,感覺恐懼。

說到這里,老陳又看向新術陣營那邊,寒聲道:“還有你們,既然留下沒走,仇視我與舊術,那么也沒有必要活著了,今天我要全部殺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