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目錄 >> 第十章 挨打要立正

第十章 挨打要立正

作者:哭泣的腳底板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哭泣的腳底板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第十章 挨打要立正

怒罵過后的舒明浩,看著象輅上安靜的莫自在,心中莫名的覺得有些不對。

在他的設想中,被自己怒罵的莫自在,早就應該暴跳如雷了,就算不殺自己,也不該如此平靜啊。

心中有些沒底的舒明浩,下意識的抬頭向隔壁的百香樓三層望去,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形還坐在窗邊,舒明浩有些忐忑的心情不由得平復了很多。

莫自在猜測舒明浩是來求死揚名,此事對,也不對。

對的地方是,舒明浩確實是想揚名,打著為師出頭的名號,踩在莫自在這個被廢的前太子身上,一舉揚名國子監。

但是不對的地方就是,舒明浩并沒有打算求死,他只是想要揚名,但還沒到以死求名的地步。

剛才他看的那個人,就是他最大依仗,也是他覺得自己能保命的底牌。

而此時,他的依仗正坐在百香樓三層,對著下面指指點點。

“沒想到,這位現在居然這么沉得住氣。”

此人乃是刑部尚書之子,杜子輝,他身穿一身白色的錦袍,顯然對莫自在沒有直接動手覺得很意外。

“沉得住氣也正常,畢竟被幽禁了三年,擱你身上,你也沉穩。”

在杜子輝對面坐著兩人,分別是吏部尚書之子楊彥章和吏部左侍郎之子李存知,此刻跟杜子輝搭話的,就是李存知。

而吏部尚書之子楊彥章則好像沒聽到杜子輝的話一樣,安靜的坐在那里,用手剝自己盤子里的瓜子。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一共有兩個盤子,其中左邊那個盛滿了瓜子皮,而右邊那個盤子里則是堆了一小堆已經剝好的瓜子仁。

李存知看了一眼正在耐心剝瓜子的楊彥章,看他并沒有說話的意思,便開口說道:“不過江山易改,秉性難移,他再怎么能沉住氣,暴虐的脾氣也改不了,恐怕等下就會讓人出手殺了舒明浩。”

“就是不知道,子輝兄打算怎么去救舒明浩呢。”

“還能怎么救,當然是直接去救了。”

看著下面還在僵持的局面,杜子輝淡淡的說道:“只不過,莫自在這邊有幽照境的周七,為兄只是氣海境,萬一救不下來,那也不能怪為兄不是。”

杜子輝言語之間十分淡然,顯然是沒把舒明浩的命放在心上,至于之前跟舒明浩說的,肯定會救下他,這些話也就是說說罷了。

“子輝兄倒是好手段。”

李存知微微搖搖頭,說道:“只是略施小計,就能把莫自在給逼上絕境。”

“以他的性格,有人當面折辱他,他定然不會忍下來的,可若是他出手殺了舒明浩,恐怕到不了明天,國子監的那些士子就會鬧翻天。”

“到了那個時候,莫自在最輕也會被削去王爵之位,若是沒了王爵之位,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一些小手段罷了。”

杜子輝臉上帶著一絲自得之色,道:“不過我到不在乎他那個空銜的王爵之位,我在乎的是,他名聲一旦爛大街,我看陛下還怎么宣布跟他的婚約。”

“因為有先帝的旨意在,陛下不得不跟這個廢物結婚,現在我把這么合理的一個借口送上去,我想陛下一定會很樂意跟這個廢物解除婚約吧。”

“至于這個廢物,若不是因為陛下的原因,他也配讓我算計?”

聽杜子輝這么說,正在剝瓜子的楊彥章動作頓了一下,然后抬起頭深深的看了杜子輝一眼,意味深長的說道:“你可真聰明啊。”

對與女帝跟莫自在的事,楊彥章了解一些內情,稍微知道一些女帝傾心莫自在的事,也知道女帝這些年沒接觸過莫自在八成是保護莫自在。

所以女帝會不會樂意解除婚約楊彥章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讓女帝知道這件事了,她一定很樂意擰下來杜子輝的腦袋瓜子。

“彥章兄過獎了。”

杜子輝沒聽出楊彥章的諷刺之意,還以為楊彥章是在夸他,頓時有些飄飄然。

“誒?不對啊,你們快看樓下怎么了?”

就在杜子輝得意之際,忽然聽到李存知有些驚訝的聲音,他還以為莫自在要動手了呢,頓時急忙往樓下看去。

樓下大街上,莫自在把身子探出紗簾,盯著舒明浩看了一會,直到把舒明浩看的有些心里發毛了才收回目光。

“你說,你叫舒明浩是吧?”

莫自在的臉色十分平靜,聲音也不帶任何色彩,仿佛舒明浩剛才痛罵的人,不是自己一樣,這讓舒明浩心中微微有些不安,不過他并沒有把不安表現在臉上,朗聲說道:“沒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舒明浩。”

“有名字就好。”

莫自在點點頭,接著問道:“看你這樣子,你是不怕死啊?”

“哼,死又何懼!”

聽莫自在說這個,舒明浩的膽氣又涌上來了,他向前一步,對著莫自在朗聲說道:“我國子監的書生,就沒有怕死的!”

“很好。”

莫自在點點頭,然后認真的說道:“那不知道,你的家人怕不怕死?”

“嗯?”

舒明浩愣了一下,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莫自在沒有理他,而是繼續問道:“不知道你的老師,陽羨成怕不怕死?”

舒明浩漲紅了臉,怒聲說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沒錯,本王就是在威脅你。”

莫自在指向周七,道:“本王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御直司的司主周七,有他在找到你家很簡單。”

然后,莫自在又揮手把陳應招了過來,“而這位,是本王府上的掌事太監陳應,氣海境武者,沒什么別的本事,就是做人沒什么底線。”

“你,你這是什么意思?”

舒明浩臉色有些變了,他看著莫自在的眼神,隱約間有些恐懼,“你想做什么?”

“本王沒有別的意思。”

莫自在臉上帶著微笑,淡淡的說道:“本王只是想讓陳掌事去殺了你全家,順便殺了你的老師陽羨成。”

“你敢!!!”

舒明浩的臉色瞬間大變,“你若是敢動我的家人,我不會放過你的!”

“哦,不會放過我?”

莫自在笑了起來,笑聲中充滿了不屑,“那你告訴我,你怎么不放過我呢?”

“你只是一個書生,就算有些修為,撐死了也不過是定丹而已,你能做些什么呢?”

“去京兆尹告我嗎?本王就算沒能當上皇帝,也還是自在王,你看他們敢接你的狀紙嗎?”

“或者你去國子監鬧,去告御狀,但那又能怎樣呢?”

“本王是先帝獨子,就算陛下要處理我,也總得顧忌一下我皇室宗親的想法吧?更何況在朝中還有那么多曾忠于我父皇的大臣,陛下又能怎么樣呢?”

“就算你鬧大了,本王最差的結果也不過是被奪去王爵,幽禁回皇陵。”

“但,那又如何,本王已經被幽禁三年了,還怕繼續被幽禁嗎?”

說完這些之后,莫自在猛然向前踏出一步,站在車輦上居高臨下的看著舒明浩,冷冷的說道:“你告訴本王,本王誅了你全族,你能奈我何?”

舒明浩早已不復剛才神采飛揚的模樣,他臉色煞白的看著莫自在,口中只是喃喃的說道:“你不敢,你不敢的……”

“呵。”

莫自在冷笑一聲,指著舒明浩說道:“陳應,帶十名侍衛,找到這名書生的家,把他們全家的人頭帶過來。”

陳應臉色有些難看,莫自在的話他也聽到了,他也知道莫自在說的沒錯,就算莫自在殺了舒明浩的全家,最嚴重的的后果也不過是一個幽禁。

可他不一樣啊,他只是一個掌事太監而已,真要是帶人殺了國子監監生全家,回頭必然是人頭落地的結果。

但他也不敢拒絕,照莫自在的性格,他要是敢拒絕,那現在就得人頭落地。

現在死跟等幾天再死,誰都知道怎么選擇,所以他惡狠狠的瞪了舒明浩一眼,然后高聲回到:“是,殿下,奴才一定把他們全家的人頭都給他帶回來,保證不會漏下一個!”

說完,陳應抬手就招了十名侍衛,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

看到陳應真的要離開,舒明浩仿佛被被蝎子蟄了一樣,猛地跳了起來,“你不能去,你不能去!!!”

“王爺,王爺我錯了,我不該口出狂言辱罵您,我是被人指使的,我的家人是無辜的,求求您放過我的家人!!!”

“王爺,我告訴您是誰指使我的,求求您放過我的家人,小人任王爺您處置,求王爺您放過我的家人……”

舒明浩滿臉淚水,對著莫自在連連行禮,懇求莫自在高抬貴手。

“現在知道錯了?之前想踩著本王揚名的時候怎么沒想那么多呢。”

莫自在看著滿臉都是驚恐之色的舒明浩,輕聲嘆了一口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錯了事就得認罰。”

看著面色巨變的舒明浩,莫自在繼續說道:“不過呢,看在你認錯態度比較好的份上,本王也沒必要把事情做的那么絕。”

“你剛才罵了本王十幾分鐘,現在給本王嗑十個頭還回來,這不過分吧?”

舒明浩雖然沒聽懂十幾分鐘是什么意思,但他聽懂了莫自在想要他嗑十個頭,整個人不由得僵在了原地。

大周人的觀念,跟現代人差不多,除了奴仆之外,一般的大周人只跪天,跪地,跪父母,其余的,就連見了皇帝,老師都可以不跪拜。

所以莫自在這個要求,對于舒明浩這種心高氣高的國子監監生來說,無疑是一種最大的羞辱。

但是,他此刻已經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了,舒明浩神情有些木然看了一眼莫自在,然后緩緩的把膝蓋跪在了地上。

PS:陳應是奴仆,陳應是奴仆,陳應是奴仆。(重要的事情說三遍,省的被挑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