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秘復蘇之詭相無間  >>  目錄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催命鬼

第七百一十三章 催命鬼

作者:三笑留佛  分類: 懸疑 | 詭秘懸疑 | 三笑留佛 | 神秘復蘇之詭相無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秘復蘇之詭相無間 第七百一十三章 催命鬼

張曉明小跑了幾步,過去還算好言好語,可沒多久看雙方的表情似乎已經開始言辭激烈起來,對方囂張且跋扈的模樣不像是無意闖入,反倒像是故意找茬。

“這些是什么人?”沈林問。

一旁陪同的張亮張了張嘴,最終還是無奈的開口。

“秦陽市的民間勢力,屬于流竄的馭鬼者團伙,來這里的目的應該是為了敲竹杠,以幫秦陽市維護治安的名義索取報酬。”

“還有這樣的事?這幫人不怕得罪總部的嗎?”紀赫好奇地問。

成為馭鬼者之后,他越發知曉馭鬼者總部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哪怕總部存在諸多問題,行或者不行,那也是在沈隊這樣級別的人眼里去評判的,相比起普通的馭鬼者,馭鬼者總部這樣囊括全國級別資源,還設有十二隊長級別的官方組織,堪稱巨無霸。

沒有任何一個馭鬼者會傻到去惹總部,這是個病秧子,但不代表你惹得起。

“恐怖復蘇的整體事件還沒有多久,早些年總部初設時,民間組織同樣泛濫,直到最后形成了以朋友圈為首的各大民間勢力團伙,他們以和總部合作的名義把持了各地資源進行搜刮,類似今天這樣的事屢見不鮮。”張亮看著紀赫解釋。

“在朋友圈覆滅后,十二隊長初設,這伙人消停了一段時間,可伴隨著前段時間名為革新會的組織號召又開始活躍,在革新會覆滅后,這些人已經是無根之萍,現在再次出現恐怕是按捺不住了。”

“朋友圈和革新會都沒了,他們還這么做,真不怕死?”紀赫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甚至沒搞明白這些人圖什么,這么做不是典型的記小利而生大患,得不償失。

“事實上類似這樣的事才是常態,現在是多事之秋,各地恐怖事件頻發,總部尚且自顧不暇,這些人又不成氣候,也不會在主要城市鬧事,只會在類似秦陽這樣的三線往后偏遠城市活躍。”

“這些人分寸拿捏得也算到位,做事不會太過分,在當今這種情況下,總部也不會為了這種事大動干戈跟他們計較,久而久之就這樣了。”張亮回答的很清晰,顯然這樣的事秦陽市已經經歷了不少,他們已經習以為常。

整個華夏城市太多,在這樣的境地下,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三線往后的城市如果不是運氣好出現一位頂尖馭鬼者,那類似秦陽這樣的局面實屬正常。

時局動蕩,維穩為主,在這個狀態下,要求所有城市一視同仁、公平對待就是個笑話。

張曉明那邊的商討局面似乎陷入了僵持,雙方誰也不肯退讓,對方四五個人有意無意的把張曉明圍在中間,似乎像是在威脅。

沈林給紀赫打了個眼色。

紀赫似乎懂了,整個人有些興奮,他就像是電影里受到大哥使喚的小弟一樣,他仿佛聽到了號召。

“去,給他兩巴掌,讓他們長長記性。”

話肯定不是這個話,但意思應該差不多,二哈第一次獨當一面,整個人有些興奮,撒丫子跑向張曉明的方向。

“張sir,大家出來都是混口飯吃,沒必要這么針鋒相對,我們幾個的性命已經不長久,只需要五十公斤黃金和兩百萬鈔票再拼一把,也為自己料理料理后事,這個價碼不算高,看在兄弟們這些年也算為秦陽遮風擋雨的份兒上,給個面子抬抬手算了,公家的錢沒必要起沖突,你說呢?”

紀赫離得近了,聽到了那領頭的西裝男在說話。

對方的西裝不太得體,有些大,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很像是裝樣子,看上去很別扭。

“你在跟我開玩笑?朋友圈尚在時,革新會肆虐時,你們掠奪了秦陽市至少三家銀行的儲備黃金。現在黃金資源有多緊張你們比我更清楚,沒有不得不做的理由,五十公斤黃金就算我拿命去換,總部也不會給,我又憑什么拿給你們?”張曉明眼含怒意。

對方類似的理由用了不是一次兩次了,尤其是在秦陽市事件爆發時期,甚至開出了不推波助瀾的價碼,以此勒索。

張曉明忍了一次又一次,他知道爭不過,可他現在為什么要忍?他現在背后物理意義上站了一尊大神,這位沈隊他沒有過多接觸過,可單憑他馳援大夏什么事都沒做,人家就愿意回還恩情這一點來看,今天他張曉明只要不是把天給捅破了,這位沈隊都不介意幫忙兜個底。

扯虎皮做大旗?有虎皮能扯,為什么不扯?

“張sir,我建議你再好好考慮考慮,大家一起勞心勞力的守護秦陽,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們總部支付一些報酬也合情合理,犯不著因為這些事傷了和氣。”那西裝男還在試圖洽談,話剛說到一半就瞥到有人上前來了。

一眾人等回頭看到了接近的紀赫,紛紛發出了警告的目光,可對面那清澈而愚蠢的目光似乎完全沒看到他們的警告,接近的步伐半點不停。

紀赫在眾人警戒的目光中走到張曉明身邊,左右瞥了瞥,最后悄咪咪的對著張曉明說。

“沈隊讓我來的,應該是怕你搞不定,現在是什么情況,走流程還是直接動手?”

這話問的張曉明有些懵逼,他感覺自己怎么回都是錯誤。

紀赫說完,保持一個悄咪咪溝通的狀態,一雙眼睛像是監控探頭一樣把在場的五人掃描了一個遍。

很好,完全沒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感覺這五個人跟地痞流氓差不多,他上學時候起就跟這一類人不太對付。

“紀先生,這五個人都是馭鬼者,貿然起沖突很難應付,如果不能一次解決他們五個,之后整個秦陽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這也是張曉明一直沒動手的原因,干掉他們其中一個張曉明自認有信心。

可同時對付五個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馭鬼者之間的戰斗更不是過家家,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死亡。

一對五,這無論從任何層面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主意。

紀赫眨了眨眼,沒搞明白這話的邏輯。

“那簡單啊,一次把他們五個都干掉不就行了。”

這話沒低聲,對面的五個人都聽到了,一個個面色愈發不善,張曉明的表情更加精彩,他現在的感覺就像是狼群的談判對峙中,混進來一只哈士奇,你說東,他說西,且像是完全沒弄明白現場狀況。

“不是,紀先生,他們”

“張sir,新來的朋友有些狂妄,你在哪里請來的?介紹認識認識?”那西裝男插話了,說完就看向紀赫。

“怎么稱呼?”

“紀赫。”像是本能反應一樣回答,紀赫沒感覺有任何問題,更沒有防備心理,他在這方面本身就經驗嚴重不足,小隊經歷時間基本也是執行者,對馭鬼者的爭斗除了革新會那一次,嚴格意義上,這才是他的第一次。

他什么都不懂

“紀赫,很好,那你,就去死吧!”

很平凡的詛咒,這樣的詛咒像極了家長里短的吵架中所有人都會罵出口的那種話,可紀赫像是感覺到了有什么東西從四面八方的襲來。

猝不及防的打擊,他整個人直接腦子一蒙,栽倒在地。

催命鬼!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張瑞峰在得到這只鬼時,就為他起了這樣的代號,他獰笑著看著那倒地不起的紀赫,又面帶威脅性的看向張曉明。

“張sir,這是個警告,我們無意起爭端,只要你們滿足我們的要求,我們完全可以做個乖寶寶,絕不生事,還會幫忙。”

“我也奉勸你最好好好配合,我們這些人都命不久矣,同為馭鬼者,你最明白,為了活下去,沒什么是不可以博的,別以為總部能壓得住我們,真活不下去,大家都不會好過。”

“你也不想像地上那位”張瑞峰的話說不下去了,他看到了剛剛死去的那個人捂著腦袋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整個人的表情似乎不太一樣,對比剛才的憨厚,透露著一股子陰狠。

“這不可能!”張瑞峰幾乎下意識的說出口。

厲鬼的規律已經觸發,詛咒已經襲擊完畢,他無比確定對方已經死了,可現在又是什么情況,因為對方的死亡,對方身上的厲鬼已經開始復蘇了嗎?

這不太對,對方臉上那人性化的表情做不得假,不像是厲鬼復蘇的征兆,這一切簡直不可思議。

“蠢貨。”紀準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罵了一句紀赫,在午睡中被吵醒他整個人脾氣都不是很好。

抬眼看了一眼沈林的方向,意識到自己是個打工人之后,更火大了,他什么時候淪落到這種田地,被人這樣使喚?

惡狠狠地瞪了沈林一眼,紀準狠狠地表達了不滿,緊接著乖乖做事。

不然呢?能怎么樣,你能打得過那個變態?對方徹底復蘇出現的那一幕紀準現在都記憶猶新,他還想多活幾年,來自厲鬼本能的恐懼讓他十分清楚,最好別招惹對方。

對面五個人想說些什么,可紀準沒那個耐心,他起身的那一刻,周身詭異的波動就在翻涌。

張瑞峰意識到了不對勁,想要逃,可剛剛轉身,他整個人就僵在原地。

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議,他驚恐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像是不聽使喚一樣,緩緩轉身,把腰間別的槍拿在了自己手里。

這是怎么回事,他沒有做這樣的事,這樣的情況簡直像是他的身體內有第二個思想在控制一切,這簡直詭異至極。

沒有再想下去的空間,槍響了,黃金特制的子彈順著腦袋穿過,刺痛感爆發的那一刻,讓張瑞峰意識到了死亡的來臨。

在整個人倒地的那一瞬,他似乎看到了同伴的模樣。

四個同伴齊刷刷的站在那里,舉起了槍,他們的頭顱后方,一個肉瘤一樣的詭異臉頰正在呈現出一股怪異的獰笑,那模樣恐怖至極。

雙面鬼!這只在沈林早期關押,之后被紀赫紀準駕馭的厲鬼成為了紀準最為良好的輔助工具,厲鬼的意識幾乎可以隨意穿梭在這些新生的面孔內,與身體的原主人爭奪一切。

包括,自殺!

在看到在場五個人像是割麥子一樣倒下去之后,沈林沒有再關注那邊的情況。

級別相差太大,紀赫幾乎不存在輸的情況,紀赫或許經驗不足、又或許能力不夠,可這不重要,一個不死不滅又與他同在的異類紀準足夠完美的補全這些缺點。

一個具備意識的厲鬼面對這些因為懼怕復蘇束手束腳的馭鬼者,局面毫無疑問是一面倒。

“安排官方人員處理一下,提前將這些尸體關押,避免厲鬼復蘇。”沈林說完就離開了原地,走入墓園內部,又招手攔住了打算開口的張亮。

“紀赫會輔助你們,別出差錯,如果在這種事情上出現低級失誤,別指望我為你們善后,我需要先去墓園內部看看,你們不必跟來。”

這堵住了張亮所有的話,話到嘴邊只變成了一個好字,只能看著沈林的身影漸行漸遠。

進入墓園內部,撲面而來的陰冷氣息跟這看上去太陽高照的景象有些格格不入。

沈林輕輕挪動了一下腳步,這里的地面異常古怪,在鬼域探查時他就發現了一切,地面輕微的蠕動就像是有生命一樣,這東西像是在迫切的想要吞噬什么。

沒有理會這一切,沈林自顧自的走在墓園中,這園中的一切他視若無睹,甚至那四處游蕩的尸體面對他也像是什么都沒看到。

高層次鬼域的行走讓沈林在這里,就像是行走在另一個世界。

走到一座墓碑前,沈林停下腳步,周圍的鬼域散去讓他真正出現在墓園內部。

眼前的墓碑有些陳舊,碑上的刻字因為時光的損耗有些模糊不清,但這都不重要。

這墓碑只是一個擺設,真正的東西在這處墓地下面,在之前鬼域的探查中,這里就像是一個無底洞,無論他的鬼域延伸多長,都像是無法探底。

請:m.yetianlian.ne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秘復蘇之詭相無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2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