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69章 爆炸新聞

第169章 爆炸新聞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69章 爆炸新聞

關于東亞審美的病態發展,也就是常說的中性審美、小鮮肉文化,在后世有很多UP主科普過。

大致論調就是:二戰后,米國為了控制倭國的娛樂、新聞領域,培植了一大批親米日奸。

這其中有戰犯,也有干脆就是日裔米國人。

這些人受米國掌控,為了閹割倭國的雄性基因,大力推行中性文化,淡化偶像的男性特征。

這就是東亞鮮肉文化的源頭。。

有些激進的,甚至將其完完全全描繪成了一場陰謀,有聲有色。

這些東西,齊磊也看過一些。

怎么說呢?

可能沒那么夸張,但也本符合基本事實。只是,從信息傳播的角度來說,又有很大的問題。

就是乍一看漲知識,再一琢磨,又好像沒那么有底氣。因為過分的渲染陰謀論,從而導致缺乏證據依托。

也就是說,一切看上去很合理,可是實際上,都是基于馬后炮的臆測。

有實錘證據嗎?

沒有。

這些言論,雖說可以引導一部分激進公眾,可是實際上,上不了臺面,也沒法拿到課堂上來,當做課程講出來。

說句不好聽的,在坐的都是學傳播的,對于捕捉信息漏洞的能力,比普通人要強得多。

齊磊要是按后世PU主的方式來講,幾句話就會被人抓住漏洞,反問一句,“有確鑿證據嗎?”,直接就給頂回來了。

所以,在課堂,得用傳播學的手段去解析這段內容,玩的是猜疑鏈。

懷疑,是不需要證據的!

再說的臟一點兒,搞傳播的,玩隱性失實都是高手。

挖坑嘛,這事兒齊磊最擅長了。

此時點出今天這一課的主題,齊磊就先把主題放下了,不提東亞審美這個茬兒了。

閑聊一般對臺下說,“昨天,中國的輿論媒體,因為韓國要將首都的譯名改成首爾的事,熱鬧了起來。”

“在這里,感謝韓國人民,算是救我一命啊!”

我噗!!

這個彎轉的有點大,大伙兒都沒反應過來。

再說了,你也好意思說救你一命?

不光日韓的留學生,雛鷹二期的眾人都一副沒臉見的模樣。

齊磊卻只當沒看見,臉皮厚的很,“我可算是解脫了,都不罵我了。”

“正好,今天中日韓的同學都在,我們也可以一起討論一下,做一個時事解析。”

補充道:“大家都拋開國別,來談一談,為什么韓國會對改變首都譯名有訴求?”

“為什么,漢江之側,大美漢城這樣有意境的文化符號,偏要改成首爾這個完全沒有意義的名字呢?”

因為齊磊說的很真誠,并沒有嘲諷、責備的語氣,再加上,他事先已經說明了,拋開國別,只做時事分析。

所以,小西巴的留學生也沒有太過激動,反而認真地思考了起來。

說自了,能來中國留學,本身就不是特別偏激的人,要不然也不會來中國再加上學新聞的,大多也可以保持理性的思維狀態。

雛鷹二期和壓脈帶的留學生,這時也沒有出來冷嘲熱諷,也進入狀態。

而且,不約而同地選擇的沉默,把回答這個問題的機會給了韓國留學生。

包括齊磊,也是靜靜地等著,似乎就是想聽韓國留學生做出一個客觀的評價。

過了好一會兒,一個韓國留學生終于艱難的開口了。

“小齊導員,既然是公開討論,那我就代表我的國家,說幾句心里話。”

齊磊笑了,“請暢所欲言,我們都在聽。“

那位同學是個女生,眼睛有點小,臉型也很圓,但是很白。

站起來道,“從客觀的角度出發,我其實和小齊導員的觀點是一樣的,將漢城改成首爾沒有任何意義。”

“我甚至有些遺憾,因為我更喜歡漢城這個名字。“

“但是!”話鋒一轉,“從大韓民國的角度,從一個韓國人的角度出發,我又十分認可這次改動,我認為是有必要的。”

“哦?”齊磊一挑眉頭,語氣溫和,“理由呢?“

女生聽齊磊問理由,苦臉攤手,“難道您不知道理由嗎?“

“你們中華文化太強大了!強大到,在過去很多很多年中,大韓民國的祖先們只能成為中華文化的附庸,甚至是屬國。”

“而現在,對于我們來說,是一個最好的機會!“

“現在的韓國比中國要發達,我們超越了中華族群,且民族自信心空前的高漲。“

“如果不借機擺脫中華文化的束縛,也許未來我們還是淪為附屬國的命運。”

“所以我認為,改成首爾是有必要的!我們僅僅是想擺脫中華文化的束縛而已。“

“對中華文化并沒有敵視。”

女生情真意切,甚至有點裝可憐的嫌疑。

放在平時,齊磊一句話就把她懟回去:你們是擺脫中華文化的束縛了,可又讓米國人殖民了。

不過現在,齊磊不會說這種話。

相反的,齊磊帶頭給這個女生鼓掌。

韓國留學生一看,小齊導居然認可了,而且女生說的確實很好,也跟著鼓起掌來。

“說的很好。“

掌聲漸歇,齊磊才做出評價,“還有人有其它看法嗎?“

島國留學生一看,韓國人都說了,那我們也說說唄!

一個男生站了起來,“小齊導員,在這個問題上,其實我們國家的心理和韓國是一樣的。尤其是…"

男生沉吟了片刻,一咬牙,“尤其是,您知道的,由于一些歷史的問題,在我們國家,畏懼中國的老百姓有很多,害怕中國崛起之后會報復,連帶著對中國文化的排也很大了。“

齊磊點頭聆聽,干脆坐在同學中間。

他很喜歡現在的這種狀態,盡管齊磊是一個堅定的愛國主義者,對兩家的論調都有不同看法,但是這并不妨礙他坐下來,和日韓的人一起討論問題。

沉吟道,“所以說,出去對中華文化的畏懼,你們更加想要去中國化,同樣發揚本土文化。“

“對!”兩國的學生幾乎異口同聲。

卻見齊磊眉頭微微皮起,“可是,在我看來,這么做的風險遠大于留存中華文化。”

日韓同學一聽,不由皺眉。

齊磊,“別著急,我做出這樣的判斷,肯定是有我的依據的。”

再次強調,“咱們今天是討論,不存在任何個人情緒。”

“首先,我要實話實說,我不喜歡你們兩個國家。“

“韓國,你們知道的,前幾年曾經與我有過不愉快的經歷。再加上,我始終認為,你們的民族性格里,有著偏執的基因,并不討喜。“

韓國學生聽后,沒否認也沒承認,卻是日本學生笑了,“小齊導員的評價其實是中肯的。“

齊磊,“你們別笑,我同樣不喜歡你們的國家。“

“正如你們剛剛說的,由于歷史遺留的問題,害怕中國人報復。“

“最直觀的表現,就是你們總是批評我們過分渲染那段歷史。幾十年的事兒了,還天天拿出來說,還要拍電影,拍電視劇,這會使得一部分中國人仇視你們。”

“其實,這是極其荒謬的想法。”

日本學生不解,“難道不是嗎?“

齊磊,“不是!”

“你們根本沒有學到中國文化的精髓,只知皮毛而已。“

“中國人仇視的,是不能正視歷史的日本右翼政府,而不是人民。“

“你們來中國這么長時間了,可曾受到過仇視,或者歧視?“

那幾個學生低頭想了想,最終搖頭,起碼他們遇到的中國人都是非常友好的。

齊磊,“所以,大多數中國人是明事理的,依舊抱著友好的態度對待日本民眾,不是嗎?“

“即便我們叫嚷著什么小日本兒、鬼子,咒罵著等等。可是設身處地,當我們中國人直接面對你們的民眾的時候,除非你們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我們一般會保持友好。”

“這就是中華文華中的明理、知義,不會把你們的上上代人和政府的罪行,轉嫁到你們身上。”

那幾個學生聽罷,還是剛剛那個男生,“可是,你們確實經常拍攝一些那個年代的影視作品啊!你們對那段歷史也是一提再提,中國ZF做的,難道不是增加仇恨的行為嗎?“

齊磊一聽,又笑了,“所以說,你們只學了點皮毛而已,你根本就不懂中國文化!“

男生,“怎么講?“

齊磊,“重復提起的意義,并不是讓中國人記住仇恨,將來報復。”

“意義在于,讓中國人時刻自省,不要再重蹈覆轍,更不能再犯同樣的歷史錯誤。“

“我們習慣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以史為鏡,三醒吾身。”

“好好想一想吧,這才是中華文化的精髓!“

兩國的學生聽罷,再次陷入了沉思。

也許,這真的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而齊磊站了起來,回到講臺前。

“盡管我不喜歡你們的國家,但是這并不妨礙我在這里與你們誠摯的交流心得,同時也不妨礙我對你們的文化存在欣賞。”

“比如,韓國的游戲我很喜歡,也喜歡宇多田光的歌。

“但是!”齊磊突然話鋒一轉,“拋開我喜歡的,也拋開個人對國家的印象,我還是要說,你們的文化真的是一言難盡!過度追求去中國化,也許是一場文化災難。“

兩國學生,“…”

剛聊的好好的,怎么又開始人身攻擊了?怎么就一言難盡了?不就是和你中華文華有點像嗎?

然而,殊不知,齊磊根本就不提有點像這個茬兒。

“別著急!我并不是想說,你們類中華文華的老論調。”

“相反,我認為,你們去中國化有點操之過急了。在沒有學到中華文華精髓的前提下,急去劃清界限,僅憑你們原創的本土文化,是不足以支撐民族精神的建設的。”

兩國學生都聽懵了,茫然地看著齊磊。

這個說法,有點新鮮啊!

他不是反對去中國化,而是說現在去中國化太早了。

只見齊磊一回身,“就拿審美來說吧!“

“我想問一下,你們思考過嗎,所謂的日系審美、韓系審美,有什么問題嗎?“

“換而言之,有一個不爭的事實,那就是,在東亞文化圈,中華文華是絕對的主體。“

“不管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罷,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但是,在審美這一塊兒,你們發現沒發現,中華審美和日韓是有很大區別的?“

兩國學生又迷糊了,“有區別嗎?“

齊磊,“有的!而且很大。“

“你們看看中華審美是什么?是長城的巍峨,是中國水墨的揮酒寫意,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n

“有北方紅墻翠瓦的金碧輝煌,也就江南灰白黑的寫意,中華審美自古就是在大開大合間又不失對意境的追求。"

“那么我們再看日本審美,是什么?”

“是《源氏物語》,是浮世繪,是一種追求柔性線條的閑淡意境。

“這體現在日系審美的方方面面,音樂、繪畫、電影等等。”

日本留學生一聽,馬上反駁,“這不好嗎?我們認為,這恰恰代表了我們的民族性格,這可以說是日本人的驕傲!“

卻是齊磊這回一點沒客氣,“不好!“

那位學生,“為什么?我覺得您有些偏執。”

齊磊,“放在個人審美上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放在國家審美上,問題就大了去了!”

那個同學,“…”

“我想你肯定疑惑,放在國家審美上怎么就不行了?

“我告訴你們,不但不行,這甚至可以說是一種病態的審美!”

“"從一個民族的角度來說,偏好任何一種美學方向都是病態的。”

“民族文化、國家性格之中,必須要兼具剛強與柔軟,這樣才能更有利于塑造民族和國家的多樣性和抗風險能力。“

“而日系的柔美,那就是病態的,是發育不良!“

“我給你舉個例子,‘偶像’這個詞是誰發明的?"

"是七十年代,你們日本人發明的。"

“那這個詞出現之前的日本娛樂業,就沒有值得喜歡的明星了嗎?”

"有!而且,你們如果細心一點就會發現,在偶像時代之前,日本的娛樂業還是昭和男兒的天下,個個都是硬漢形象。”

“可是在七八十年代之后,你們日本的硬漢男星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偶像團體。“

“完全符合柔美的審美價值觀,有著玩偶化的趨勢,性特征中性化,幼態化”

“符合時代的需求,激發主人的保護欲!”

“但是,平心而論,你們認為,日本男兒都變成這樣的中性特征,失去了男人應有的血性與陽剛,真的是一件好事嗎?”

日本留學生,“"

這就有點誅心了啊!

理性思考一下,這當然不是好事兒。

怎么繞來繞去,好像我們不應該去中國化,而是要抑制中性文化一樣了?

嚓!!

不對啊!!

那邊韓國留學生卻是笑的不行,小齊導員還是有水平哈,損人都不帶臟字的!看看壓脈帶的表情,都快扭曲了。

結果……

齊磊,“笑什么笑?!你們還不如他們呢!”

小西巴們:“"

臉都綠了,還沒法反駁,因為好像讓他說中了啊!

兩國留學生急的啊,一面是啞口無言,一面是不想面對事實。

因為他們始中認為,去中國化是非常有必要的。

這并不僅僅源于對中華文化的恐懼,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這些學生沒說,可是卻客觀存在,那就是:

我們GDP比中國高,我們的科技水平、國民生活水平、國際地位,都比中國強。

然后,唯獨在文化層面,是中華文華的衍生品。

換了是你,你也心里膈應,你也想極力擺脫束縛。

結果現在,齊磊用一套邏輯自洽的理論告訴他們,你們這么做是錯的,不能去中國化。

把他們給急的,急于找到一個突破口來反駁齊磊,讓去中國化的論點站住腳。

最后,一個日本留學生急中生智,“小齊導員,我認為你的論調過于片面了。”

齊磊一點不著急,論戰略邏輯,別說這幫學生,回去隨便找人,能在邏輯上勝過齊磊的也少。

笑道:“怎么片面了?

那個學生,“我認為,中性審美,是國家和人民富裕之后的需求。即便存在爭議,但也和我們原本的歷史文化沒有關系。”

“就比如說,《源氏物語》早就有了,日本柔性的性格也早就有了。可是在花美男偶像之前,日本男兒還是很尚武,很陽剛的。“

“只是現在,日本人民的生活條件好了,所以開始崇拜花美男。”

小西巴們一聽,連連點頭,“是這個道理!我們韓國原本的文化里也有柔性的一面,可是我們韓國男人也不缺血性。只是七八十年代之后,人們的生活條件好了,導致審美傾向于中性化,這和民族文化沒有關系,是突然就變了口味。"

卻不想,齊磊笑意更濃了。

你看看,懷疑的種子這不就出來了?

得讓他們自己去往這個方向去靠嘛!這可不是我把他們帶溝里去的哈!

輕描淡寫的來了一句,“這個論調很不錯,似乎現在普遍認知就是這么解釋的。”

“可是,問題來了,以前就有源氏物語,以前就也喜歡柔美,怎么就沒出娘炮呢?"

我噗!!

這就是漢語的強大了,雖然沒聽過“娘炮”這個詞,可是一聽就懂。

那個目本學生急了,“就是生活富足的結果啊!以前沒有現在富裕。”

齊磊再問,“誰告訴你的這個結論?”

“你能找到先提出這個論調的源頭嗎?”

“我建議你回去找一找源頭,看看是誰。或者,我現在就告訴你答案!”

兩國留學生:“????”

齊磊,“得出這個結論的,不是西方的社會學家,就是你們本國與西方關系密切的社會學家!”

齊磊笑了,“孩子!你們被人家用一個謊言定義了病態審美的成因,然后又用這個定義來反駁一切懷疑社會病態的言論。“

“這就好比”齊磊想了想,“好比有人騙你吃屎,說屎很好吃。結果,你卻用騙子的理由,去反駁那些指出屎難吃的人。”

“這是可悲的!”

嚓!這是個什么比喻?太惡心了。

齊磊卻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我再問你們,既然你們篤定中性審美是來自于生活富裕的新追求,那么,英帝國富裕了幾個世紀,他們有花美男嗎?“

”…”好像沒有。

“米國比你們先富,世界最富,崇尚的是硬漢審美,還是娘炮審美?"

“全世界,除了東亞,還有別的地方,因為富了,就開始全民喜歡娘炮了嗎?”

“現在,你們還覺得這個論點站得住腳嗎?”

兩國學生被問的啞口無言,他們實在找到不論據來支撐他們的論點。

最后咬牙切齒,幾個日本留學生干脆齊刷刷地站了起來,朝齊磊9度鞠躬,“請小齊導員解惑!”

“噴噴噴…"

在后排一直看戲的趙老太,還有雛鷹二期那叫一個佩服啊!

服了,給忽悠服了!誰能有這本事?

再說了,壓脈帶你堅持住啊!我們戲還沒看夠呢,怎么就那么容易就服了呢?

而齊磊終于完成了議程設置,開始切入正題。

“那我們現在就探討一下,這種病態的娘炮審美到底是怎么來的!”

兩國留學生堅著耳朵,那叫一個認真啊!

齊磊,“我個人的觀點,認為這一切的源頭在于,二戰之后,米國對日本的輿論控制和麻痹統治。”

忽悠瘤了,接下來就是抄作業了,按照后世PU主們的科普套路來就行了。

簡單陳述一下就是:二戰之后,日本的反米情緒依舊存在,而且不容忽視,這對米國的控制行為行成了威脅。

這個時候,一個關鍵性的人物又出現了。

為什么要說又呢?因為這個人就是前面提到過的,發掘吉恩夏普的那個中情局頭子一一喬治凱南。

喬治凱南,這個時候又出了個蝕主意,就是掌握日本的輿論以及文化娛樂。

于是,米國聽從凱南的建議,釋放了一批甲級戰犯,并將他們安插到目本的新聞業。

導致在很短的時間內,日本所有六大電視臺、五大報社,全部淪為米國人掌控的喉舌。

同時,一個顛覆亞洲審美觀的娘炮祖宗出現了一一喜多川。

喜多川不是戰犯,他是出生在米國的日裔,說白了就是純種的日奸。

而且有米國軍方背景,還參加過朝鮮戰爭,和咱們打過仗。

他被米國人送回了日本,在由米國人控制的輿論媒體的支持下,創辦的杰尼斯事務所逐漸占領了日本的娛樂產業。

直到這里,齊磊認為米國人也沒想過用娘炮來閹割日本,頂多就是輿論控制、娛樂業麻痹,把反米情緒壓下去,便于控制。

你們都別罵我們啦,好好看明星不好嗎?

凱南那老小子確實有兩把刷子,可是你讓他想到文化閹割?還是太抬舉他了。

那么問題來了,怎么就成了娘炮審美,文化閹割了呢?

根源在于喜多川這個人。

這老娘炮的審美就出了問題,甚至取向都有問題,他就喜歡那種男不男,女不女的,杰尼斯事務所只招收年輕貌美的小男生。

這么說吧,從七八時年代往后數,一直到齊磊重生的二十年后,日本偶像,偶像組合,只要是屬于小鮮肉類型的,有一個算一個,全是杰尼斯捧紅的。

包括風靡亞州的木村拓哉。

而凡是屬于硬漢形象的,走純爺們路線的,肯定和杰尼斯一點關系都沒有。

就是這么涇渭分明。

全亞洲的小鮮肉文化,都是喜多川這個老娘炮帶起來的。

至于韓國把小鮮肉文化發揚光大,則要感謝另外一個人,那就是韓國第一大娛樂公司的社長—一李秀滿!

實話實說,到了李秀滿這個時期,也就是九十年代,齊磊認為米國人應該是意識到娘炮文化的威力了,開始將之當作武器使用。

因為看看日本的年輕一代就知道了,躺平一代,個個殺馬特,比小姑娘還精致,幾乎是完全失去了男性特征。

直到這個時候,米國人才開始有培養下一個喜多川的欲望,而這個人就是李秀滿。

李秀滿原本是歌手,在韓國曾經大火過。事業的巔峰期卻急流勇退,跑到米國去留學了。

回國后,馬上就創辦了SM公司。

而且,在極短的時間內捧紅了韓國自己的小鮮肉鼻祖一一T組合,并幾乎統治了韓國娛樂業。

后來傳到中國的“韓流”,就是以李秀滿的M為主的一系列韓國藝人。

要說背后沒人支持,鬼都不信。

而韓國的所向披摩,也徹底奠定了娘炮文化在東亞審美上的無尚地位。

縱觀日本的杰尼斯,還有韓國的M,不但在套路上如出一轍,連背后推動的方式也是一模一樣。

都是,偶像組合加媒體助攻的路數。

此時,齊磊用上課的方式把這些話講出來,而且僅僅只用猜測、推理的口吻,不留破綻。

忽悠得兩國同學一慣一慣的。

還是那句話,要是一上來就講這些,他們是不會相信的。

可是,現在就完全不一樣了啊!

特么的,米國人害我!?

而接下來,齊磊又說了這樣一段話:

“我本人其實不反對你們的國家去中國化。”

“我認為,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都應該擁有自己的民族性格與國家文化,這是無可厚非的。”

“但是,中肯地講,如果去中國化之后,卻被一種病態的、別有用心的文化所占領,那就太悲哀了。

兩國同學,“…“

更扎心了。

齊磊,“至于娘炮審美到底是不是西方的傳播策略,喜多川、李秀滿到底是不是受西方指使,我想在歷史中我們很難找到答案了!也許未來,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

嗯!!拱火拱的極其到位,臟到家了!

結果,一下課就打起來了。

下課之后,日韓的學生從雛鷹樓出來,正好碰上兩個米國留國生。

小西巴還沉浸在痛苦之中,一見兩人就炸了。

"米國豬!!都特么是王八蛋!”

把兩個米國留學生罵懵了,長本事了?一點沒慣著,“傻叉!罵誰呢?”

“罵你呢!“

齊磊在樓里看的直咧嘴,可別真干起來啊!

趙老太在一旁既想笑,又無語,“你損不損?挑撥離間呢?”

只見齊磊嘿嘿一笑,“這才剛開始,等明天董大校長把二外的留學生找過來,我再講一遍,爭取傳回他們國內去!”

趙老太,“…"

然后,讓趙老太更想不到,甚至齊磊都沒想到的是,還用等二外的留學生?轉過天就炸了。

就是這么魔幻!

齊磊最后那句話,未來可能會給我們答案里的“那個未來”,來的有點快。

就在齊磊上完課的第二天,韓國就出了一件大新聞。

SM社長李秀滿同志,在波爾多,接受了羅斯柴爾德家族頒發的葡萄酒爵士稱號。(這不是2年的事兒,哪年忘了,劇情需要。)

這份殊榮,那是相當的高啊!

羅斯柴爾德給出的理由是:李秀滿同志,為促進東西方文化交流,發展娛樂文化,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小西巴國內一片歡騰,這是榮譽啊!是大韓民國的驕傲啊!

可是,身在北廣的小西巴留學生們看到這個消息,怎么就那么不是滋味呢?

讓齊磊說中了,這個李秀滿果然有問題!

于是,上課時,發言最積極的那個小眼睛女生,來了把神助攻。

她先是向校方申請,將雛鷹二期那節課的課堂錄像要了一份拷貝。

然后,發給了她在韓國大學的傳播學老師。

嗯,她那老師一看,我的個媽呀!敏銳地發現,這是一個制造特大號新聞的千載良機。

太有新聞點了,太有沖擊力,太有.…

說專業一點,這簡直就是天然的頭條新聞。

我要火了啊!

要知道,作為一個普通的吃瓜群眾,天天看爆炸新聞,早就麻木了。

可是對于一個新聞作工者來說,也許一輩子都遇不到這種大爆點的機會。

于是,由韓國大學老師碼引發的,一場由針對娘炮文化開始,逐步揭露米國傳播策略的全民大討論,開始醞釀。

而那位大學老師當然不會承認,這是從一所中國大學的課堂上得到的結論與靈感,一切都是他斟酌利弊之后,推測出來的結果。

都是他的研究成果!

齊磊知道后,也忍不住吐槽一句。

“察!真特么的,什么都是你們的唄?“

“這特么也搶?禽獸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