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56章 火力全開的臟石頭

第156章 火力全開的臟石頭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56章 火力全開的臟石頭

老秦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心說,這才多長時間,才到米國第二天,子彈就打光了?

點上一支煙,讓自己清醒起來。

“別著急,天塌下來也有家里給你頂著,你叫喚什么?”

雖然老秦知道,這小子一向咋咋呼呼沒個正經的,可是這么快就來電話,說明情況肯定不樂觀。

所以,還是以安撫為重。

“說說,到底怎么回事兒?”

齊磊一聽,“壞事了壞事兒了,這特么老鮑爾森是個人物!”

老秦想樂,米國五大投行旳總裁,能不是人物嗎?

道,“還行,能有心思貧,說明還沉得往氣。”

“慢慢說,這個人物給你使了哪一計?”

齊磊:“他不是給我使了一計,他是給硅谷使了一計。摟草打兔子,把我也給捎帶上了。”

于是,齊磊這邊把情況和老秦說了個清楚。

“這回,從一開始,我就錯判了形勢。”齊磊咬著牙,“鮑爾森根本就不是在找合作伙伴,他是在找代理人,甚至可以說是找傀儡!”

老秦,“……”

徹底精神了,他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找合伙人,那三石公司就是不二選擇,沒有人能替代三石的位置。

它的系統、游戲、社交軟件、智能機,包括服務器技術和暢想電腦,都可以直接與硅谷對抗。

可是,傀儡…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可以是三石,也可以是ARM,甚至可能是在硅谷里找一家公司扶植起來。

要不是看三石有系統,有社交軟件,還有智能手機業務前景喜人,而且是現成的,齊磊可能連入局的資格都沒有。

即便現在和你談,三石也沒有原本想象的那么重要。

一旦談不攏,就可以換了你。

大不了,鮑爾森拿著大把的鈔票,還有軍工技術的渠道,另起爐灶。

這么說來,問題很嚴重,齊磊這回還真不是咋咋呼呼。

“沒有子彈了。”

這個時候,老秦就比齊磊穩重得多了,還有心情調侃,“哈!!碰到釘子了吧?”

“你那一套,上來就攤牌,一棒子把人打懵的把戲不管用了吧?”

齊磊也懊惱,“您就別數落我了,這事兒我就算換套路也沒用啊,從根兒上就歪了!”

老秦抬高聲調,“我是讓你長長記性,別一招鮮就以為真的能吃遍天了!”

“也行,這是好事兒,萬一不成,就當交學費了。”

歸根結締,還是從語言上給齊磊減壓。

數落了一大套之后,聽齊磊那就剩嘿嘿嘿的尷尬傻笑了,才沒好氣地補了一句,“行了,不就這么點事兒嗎?先拖著他們!我們給你找子彈!”

“還是那句話,天塌下來,有家里給你頂著!”

齊磊:“……“

心里那叫一個熱乎。

扭捏道,“那…你能有啥子彈啊”

老秦嘿嘿一笑,“怎地?家底還是有一點的,還打發不了幾個奸商了?”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只是齊磊不知道,放下電話的老秦臉氣瞬間垮了下來,獨自站在招待所的破窗下,一根接一根的抽著煙,一直到天亮。

“唉,傻小子,人家這一刀割下來,有咱們受的啊!”

這個級別的較量,已經脫離了單純的商業比拼。能讓米國人在軍工技術進場的前提下,還得給你讓利。

讓一家明顯有中國政府背景的公司殺進人家的地盤兒,聽著就知道有多玄乎。

米國人不傻,聰明著呢!

根本就不是齊磊偷偷的進村,打槍的不要,就可以糊弄過去的。

人家背地里無論是華爾街,還是華盛頓,說不定早就智囊云集的算好了每一步。

敢讓你進來,就是設好了套子等著你的。

再不濟,也是一道不好跨過去的坎子。

這種情況下,能稱之為子彈的,又得是多大的籌碼?那是割肉一般的存在啊!

剛剛老秦是安慰齊磊的,他現在就在前線,不能亂了陣腳。可是現在,老秦真的犯愁了。

這個子彈從哪兒來?打向老米的同時,也是打向自己的。

他不得不重新評估,為了這小子的預測,要不要把寶都壓在這上面。

互聯網時代、智能終端,真的是未來嗎?值得割肉嗎?

老秦陷入了沉思,這已經不是他可以決定的了,需要集合眾智去商量。

想到這,老秦穿上外套,準備出門了。

只是出門前,看著自己那雙破皮鞋,突然苦笑一聲,“窮!說到底還是太窮!太弱!”

“咱要是有老米的家底,還用在這兒犯愁嗎?”

另一邊,與齊磊分開的鮑爾森卻是輕松得多,雖然齊磊給他出了一個難題,可是這個問題其實不大。

正如齊磊對老秦說的,他僅僅是找一個代理人罷了。

如果三石公司真的無法達成協議,大不了另起爐灶,換一個傀儡,只是麻煩一點罷了。

此時正是回去的路上,文經理和賈奎爾就坐在鮑爾森身邊。

鮑爾森心情不錯,主動問賈奎爾,“朱尼爾,對于TS公司的悲觀看法,你怎么想?”

他指的是,只給三石30的股比,中國政府不會同意的情況。

賈奎爾想了想,笑道:“鮑爾森叔叔,我認為齊提到的問題,確實有些棘手。”

“我了解一些中國的政治形態,他們是不太可能讓TS,在只拿30以下的情況下成交的。”

“不過!”話鋒一轉,“中國有句古話叫事無絕對,說起來,他們似乎也沒有多少別的選擇。”

“您把軍工技術搬出來,等于狠狠地教訓了中國人。三石公司那些所謂的技術,就沒有那么重要了,而他又拿不出其它誘人的東西。”

“而且我知道,齊對海外市場十分渴望,他甚至會幫助我們去說服中國政府。”

“所以,我認為,他今天提出這些僅僅只是要獲得一些談判的空間罷了。”

賈奎爾分析了一大套,頭頭是道的。

鮑爾森對他的回答也很滿意,這個花花公子確實轉變不少。

“朱尼爾,你成長了很多,我很高興。”

又看向文經理,“那么皮特,如果按照朱尼爾的猜測,你認為我們應該給TS留出談判空間嗎?或者說,應不應該讓步?”

文經理如實回答,“在TS不增加籌碼的基礎上,可以象征性地讓一點點。但是,TS的股比不能超過32的安全線。”

這里皮特文可不敢耍什么心眼兒,完全是傾向于德盛的利益在考慮。

32以下,股權分配達到34才擁有一票否決權。

也就是說,文經理的意思是,把三石公司的股比控制在34以下。盡管讓齊磊負責項目的運營和開發,可實際上,只要德盛愿意,他隨時可以被替代,連反抗的機會都不會有。

“嗯!”鮑爾森再次滿意地笑了。

無論是賈奎爾,還是皮特文,都是相當不錯的后輩,是德盛的未來啊。

饒有興致地又道,“那你們說,如果齊磊愿意拿出新的籌碼呢?”

二人一滯,沉吟片刻,卻是雙雙搖頭,文經理,“我不認為TS還有其它值得我們關注的籌碼。”

之后又補充了一句,“當然了,要是半年前,他拿出德盛高華的股份,對我們也許還有一些誘惑力。”

“可是現在……”

現在德盛高華賺嗨了。

海南的項目,再加上齊磊剛剛給文經理的那個價值幾百億RMB的國有資產包,是整個亞洲業務的主要盈利點。

所以,就算現在齊磊想出讓股份離開德盛高華,德盛還不愿意呢!

因為他們發現,在中國那塊地方想賺大錢,需要齊磊這種可以連通上下的角色。

“沒有什么籌碼嗎?”鮑爾森高深的笑著,“可是,我怎么看到他們似乎有很多籌碼。”

文經理,“?????”

鮑爾森,“比如說,讓中國政府向德盛開放金融市場?”

文經理:“……”

好吧,這個籌碼確實很誘人。

鮑爾森,“再比如,讓他們在南海問題上做出讓步?”

“又或者……”鮑爾森頓住,“又或者什么呢?”

笑罵一句,“該死的,那個貧窮的東方大國似乎真的沒有什么籌碼。”

一時之間,他也就能想到這兩個。

看向錯愕的二人,“干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是不是覺得,這些籌碼似乎和德盛沒有多大的關系?至少南海問題與德盛沒有關系。”

“可是你們別忘了,這些是華盛頓希望看到的。”

“為他們爭取了利益,也就是為德盛爭取了利益,我們會從別的方面賺回來的。”

文經理,“……”

心直往下沉,齊磊這回真的遇到對手了。

鮑爾森的戰略眼光一點也不比他差,甚至還更高一籌。

“原來,您是在誘導他拿出這個級別的籌碼。”

鮑爾森,“那個小子很有趣,正如你所說,他很聰明,也很有能力。”

“只可惜啊,他還是太年輕了!”

看著文經理,“你不是說,他是一個出色的戰略家嗎?“

“可是在莪看來,這個評價還是早了一些。也許,他還需要十到二十年的成長,才能真正成為一名戰略家!”

齊磊根本不知道,他已經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被鮑爾森給否定了。

臟石頭,遇到了個更臟的家伙。

此時他在想,老北叔到底能幫多大的忙?會拿出什么樣的籌碼?

只不過,齊磊更想不到鮑爾森的胃口會這么大。

而遠在大洋彼岸的老秦正在糾結、探討,要不要遞給齊磊一發,鮑爾希望的那個層面的子彈。

還是那句話,當下不是二十年后,我們富了,強了,彈藥充足,可以全方位、多維度地反制米國。

在當下,真的手段不多。

甚至說的再難聽一點,能拿得出來的,被米國人看得上的東西,也就那么一點點。

此時的齊磊確實被鮑爾森給打懵了,甚至腦子就沒反應過來。

鮑爾森有一句話說的沒錯,齊磊還是太年輕,而這些年,他只學會了贏,還沒學會怎么輸!

現在,只能等,等家里的消息。

照這么發展下去,齊磊還不盡快調整狀態,讓自己清醒起來,那就只有兩個可能:

第一,老秦認為為了齊磊正在做的事兒,拿出一點核心利益來交換也是值得的。

說白了,就是賭。

賭未來!

在這種情況下,老秦會給齊磊一顆子彈,甚至是核彈,一定能讓米國人滿意。

但是征服米國人的同時,自己也必然傷痕累累。

第二,老秦認為不值得。

那就簡單了,一拍兩散,讓齊磊撤回來,三石和企鵝出海的這件事也就徹底宣告失敗了。

也就是說,要么一敗涂地,要么慘勝。

哪個結果,都不值得高興。

然而,老秦也好,鮑爾森也罷,包括齊磊自己,都忽略了一件事兒,一件很扯淡的事兒。

那就是,一關一關闖過來的氣運之子,齊磊同學的運氣可真不是跟你鬧著玩的。

這孫子不一定哪一世就拯救過宇宙,而且還不是一次,得是N次才能修來這樣的運氣。

就在陷入僵局的當口,就在齊磊陷入迷茫的時候,運氣再一次站到了他這一邊。

一直打醬油的小馬哥只用了三句話,就把齊磊從迷茫里拉了回來,瞬間通透。

而那塊妖招頻出的臟石頭,又回來了,把什么事兒都想明白了。

小馬哥對于當下的局勢也有一點認識,知道齊磊手里沒子彈了,所以小馬哥仗義了一回。

第一句話:“要不…把企鵝的股份讓一點給他們?”

“沒事兒,我吃點虧不要緊!”

齊磊無語地橫了他一眼,“你?別瞎琢磨了,你那點蠅頭小利,人家還真看不上!”

這句話說完,齊磊自己都愣住了。

因為他意識到了,鮑爾森根本就不是和他坦誠,他坦白軍工技術的進場,就是要造成現在的局面,等他拿出新的籌碼。

只不過……

齊磊又陷入另一個疑問,他應該知道三石沒籌碼了啊?這樣把我往絕路上逼真的好嗎?

而小馬哥那邊還挺不服氣的,瞪眼珠子。

第二句:“這還蠅頭小利?幾十億呢!”

眼見齊磊還是沒當回事兒,急了,“那怎么地?他們還想要啥?特么再割塊地給他們?”

嗡的一聲,齊磊腦中一片空白。

是啊,幾十億的好處都看不上,那他們看上什么了?

他等的根本就不是三石的籌碼,他們等的是家里,是老秦的籌碼!

想到這兒,齊磊幾乎是撲到手機上,狂按老秦的號碼。

電話接通,老秦的聲音很不耐煩,“你急個啥!?我正給你找呢,等著!”

齊磊,“老北叔,你跟我說,是什么籌碼?”

對面無聲,顯然知道,齊磊反應過來了。

良久,“不該問的別問。正在討論,給不給你還不一定呢!”

齊磊一聽,全明白了。

老秦拿出來的,一定是核心利益。

登時大叫,“不用!!不用了!”

老秦,“不用了?”

齊磊,“對,不用了,我自己想辦法!不對,我已經想到辦法了!”

老秦一聽,就知道他在說瞎話呢,“你能有什么辦法?等著吧!”

齊磊急了,“你別管了,反正你別操心了!”

“咱走到今天不容易,我可不是敗家仔兒!”

老秦氣笑了,齊磊到底有沒有辦法且先不說,就這股勁兒,就值了。

笑道,“什么敗家不敗家的,也不是說給就給你,得是你干的事兒值得咱們放回血。”

“況且,對外資開放金融市場是早晚的事兒。他們想要,就給他們唄!”

“別!!”齊磊不讓老秦說下去了,“晚開就比早開強!”

“真不用你們了,我自己能搞定!”

老秦都有點信了,“你真有辦法?”

齊磊,“真有!!你就等著勝利的消息吧!“

咋呼著,“小樣的兒,一幫洋鬼子,我還治不了他們了?”

“就這樣了,掛了!你別敗家哈,忍住,千萬忍住,等著我勝利的消息!”

老秦哭笑不得,怎么成我敗家了?

正要教訓齊磊幾句,結果他已經把電話掛了。

登時更加無語,擎著電話僵在那兒,看向常蘭芳,“這破孩子,把電話掛了。”

常蘭芳,“怎么?他不讓?”

老秦,“嗯,像個守財奴!”

常蘭芳,“那就是個只能占便宜,不能吃虧的主兒,我就說他不能干。”

老秦,“那現在怎么辦?”

“他說他有辦法,要不等等看?”

卻是常老太太把筆頭子一扔,“白忙活小半天,我對他有信心!”

老秦想了想,“我也是!”

雖然夜里的時候,齊磊狀態不對,老秦一下就聽出來了,才會一個勁兒的給他減輕壓力。

可是剛才,明顯斗志起來了。

只要他回過味來,有斗志了,那干出什么事兒都不奇怪。

“等等看!我倒好奇,他怎么破這個局。”

這邊小馬哥看著齊磊掛斷電話,一臉懵,“咋地了?出啥事兒了?”

齊磊,“沒啥。”

小馬哥,“那你有啥辦法了?”

齊磊,“沒辦法。”

小馬哥,“你剛剛不……”

齊磊瞪眼,“剛剛個屁!老北叔要提前向老外開放金融市場,就為了咱們這邊談判能順利!”

“我能讓他那么干嗎?”

小馬哥,“……”

齊磊,“現在國內的金融,從市場到制度都還不完善,一旦開放,那就是狼入羊群!”

“咱們就是罪人!”

小馬哥,“那咋辦啊?”

“現在沒人能幫咱們了,要是真的只拿30回去,全國人民能罵死咱。“

“你趕緊想個辦法啊!”

齊磊,“……”我要是有辦法,還和你在這兒苦大仇深的?

小馬哥則是在一旁給齊磊倒水,“你不是戰略大師嗎?”

“加加油!肯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齊磊,“……”

小馬哥把水遞到齊磊面前,“咱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什么陰招臟招急招沒使過?斗爭經驗豐富啊!”

“想想,好好想想!”

齊磊臉一垮,“我現在是真沒辦法。”

給小馬分析,“鮑爾森掌握著絕對的主動權,現在只有兩種可能。”

“要么,不和他們玩和了,咱回家認輸。”

“要么,繼續在這個賭局里加碼,加到鮑爾森愿意放棄一部分利益為止。”

“咱們之前準備的那些東西全沒用了,和沃倫的聯手也失去了價值。”

“不能掌握合作的決定性股比,那我們即便進來了,做了一些事兒,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米國人可以隨時叫停!”

“你明白嗎?”

小馬哥,“……”

嚓!這么悲觀嗎?

有點氣急敗壞,說出了決定命運的第三句話:“嚓!!米國人沒一個好東西!哥豁出去了,買把槍,拆了德盛那幫孫子!“

純粹就是口嗨。卻是把齊磊干愣住了。

“你說什么?”

小馬哥也愣住,“什么說什么?”

齊磊,“你剛剛說什么?別磨嘰!”

“我剛剛…我剛剛說你斗爭經驗豐富了啊!”

“不是這句!”

“哥豁出去了?”

“下一句!”

“買把槍!!”

“再下一句!!”

“拆了德盛那幫孫子啊!”

對了,就是這句!!

齊磊瞳孔渙散,驚悚地看著小馬哥,把小馬哥看的直發毛。

“咋…咋地了?”

只聽齊磊嗷一嗓子,“你特么就是個天才!”

小馬哥:“?????”

這事兒鬧的,夸的太突然了。

不過也看出來了,齊磊應該是開竅了。

“怎么?你有辦法了?”

齊磊,“有了!”

小馬哥一拍大腿,“我就說吧,臟石頭怎么就成二傻子了,剛才你就不對勁兒!”

齊磊,“滾!老虎還有打盹的時候呢!”

小馬哥迫不及待,“快說快說,什么辦法?”

齊磊,“你不是說了嗎?”

“我說啥了?”

“你說拆了德盛!”

“我的辦法就是拆了德盛!”

小馬哥,“兄弟,別嚇我!”

說特么什么夢話呢?

然而,齊磊的辦法真的就是——

拆了德盛!

或者說,換位思考,如果我不能得到更多的股比,那你也別想拿穩70。

他現在要做的,不是怎么拿出更多籌碼提高自己的30,而是把德盛的70拆分開。

第二天,鮑爾森并沒有再來見齊磊。

只是打來電話,像老朋友一樣詢問齊磊在西雅圖住的習慣與否。

齊磊在電話中,感謝了鮑爾森的關心,并提出一個要求。

“我知道德盛與IBM有合作關系,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我其實對他們的個人電腦業務還是有一些興趣的。”

鮑爾森一聽,暗自冷笑。

心道,恐怕有興趣是假,拖延時間是真的。

畢竟那個層面的籌碼不是說拿出來就拿出來的,換了誰,都要再三斟酌,何況是一個國家?

“當然可以!”鮑爾森很樂意讓齊磊拖延時間,“與IBM的合作,皮特有過深度接觸。他與那邊的關系很不錯,可以讓他幫你聯系。”

齊磊,“真的嗎?那就太感謝了。”

于是,齊磊借文經理,得到了去IBM參觀、交流的機會。

去的路上,文經理還很奇怪,“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去參觀?”

他太了解現在的形勢了。

多了句嘴,“鮑爾森很難對付,我認為你應該把精力放在怎么應付他的下一輪攻勢上面。”

齊磊也不多說什么,“皮特,你是自己人,所以我并不打算瞞著你。”

文經理,“……”

這個自己人,聽著真別扭!

直到現在,文經理依舊反感這個詞,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是齊磊的人,兩人只是利益捆綁罷了。

不耐煩道,“有話直說吧!”

齊磊,“你知道鮑爾森最大的弱點是什么嗎?”

文經理一滯,急問,“什么?”

齊磊看向他,“那就是,他和我一樣,都打光了最后一顆子彈!“

IBM公司的總部并不在西海岸,而是位于東岸紐約州的阿蒙克市。

這也是IBM為什么會成為為數不多的,與德盛有業務往來的高科技公司的原因。

可是,話說回來,這并不代表IBM不屬于硅谷系的勢力,更不代表他們親近華爾街。

由于業務上的關系,IBM顯然和硅谷的各大公司聯系更為緊密。

齊磊在文經理的帶領下,橫跨米國來到IBM的總部。

接待他們的,是副總裁薩繆爾·帕米沙諾,這家伙還有一個中文名字叫彭明盛。

至于為什么不是IBM的傳奇總裁路易斯.郭士納親自接待,是不是IBM不重視德盛的面子,還有這位來自東方的客人?

其實,恰恰相反。

IBM聽說三石公司的人要參觀交流,重視極了。

與別人關心三石的系統、博客網什么的不同。IBM更重視三石公司的服務器技術。

這是全世界唯一一家,可以在服務器領域與IBM過過招的服務器方案解決商。

之所以讓彭明盛出面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傳奇總裁薩繆爾·帕米沙諾,快退休了。

目前已經逐漸在交接公司的管理大權,而繼任者正是眼前這位副總裁,彭明盛。

雙方親切的交談,親熱的交流,彭明盛甚至帶著齊磊參觀了IBM的核心研發部門。

晚間,更是要求齊磊和文經理參加晚宴。宴后,又親自把齊磊送回酒店。

折騰的一天,文經理一個腦袋兩個大,彭明盛熱情的有點過分了。

而齊磊,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直到夜里快十二點了,輾轉難眠的文經理聽對面齊磊的房間有動靜。聽上去像是有人來了。

這不由讓他好奇,這么晚了,誰會來?

于是,文經理悄悄地把門扒開一條縫,正好看見兩個人進了齊磊的房間,看的他心跳都漏了一拍。

因為這兩個人是…彭明盛,以及古哥的總裁德埃爾。

你要說,彭明盛和齊磊密謀點什么還說得過去,可是德埃爾為什么會在這兒?

文經理完全想不通。

另一個房間,德埃爾看到了對面房間的那條門縫兒。

進到屋中,不由擔憂,“齊,你搞這么神神秘秘,卻被德盛的人都看見了。”

齊磊卻是一笑,“沒關系的,文是一個不愛多嘴的朋友。”

好吧,德埃爾深表懷疑。

落座之后,“說吧,為什么讓我來紐約?如果想繼續談我們的合作,你可以去帕羅奧多,或者我去西雅圖找你。”

彭明盛也道,“齊先生,我來了,現在你可以說一說,決定IBM生死的那個消息了吧?”

而齊磊接下來的話,讓兩個如墜冰窟,又差點原地爆炸。

“告訴二位一個不幸的消息,華爾街五大投行,以及知名投資人,已經聯合起來對抗硅谷。”

看著彭明盛,“也包括,IBM”

兩個人一陣無語,第一反應是,你開什么玩笑?

可是,緊接著著又是一滯。

因為他們想到了前幾天關于三石公司來美的報道,媒體的風向明顯讓人摸不著頭腦。

突然又開始懷疑,齊磊說的可能是真的!

德埃爾一下嚴肅起來,“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需要知道真相。”

齊磊一攤手,“真相很簡單。”

當下,把情況毫無保留的說給兩個人聽。

“在華盛頓,他們有絕對的話語權。所以,拿到軍工技術的商用權,根本不是問題。”

“而五大投行所能調集的資金,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有多恐怖。”

“現在他們要拉攏三石公司、ARM進來,利用系統、智能終端、社交網絡、以及暢想電腦,等等手段,把硅谷徹底打下去。”

“你們應該知道將要面臨什么。”

二人,“……”

他們當然知道,對于硅谷企業來說,那將是一場災難!

彭明盛和德埃爾都是短暫的錯愕。

德埃爾先一步反應過來,目光犀利地看著齊磊。

“齊,你這個混蛋,這一切都是你引來的!”

齊磊,“我的朋友,現在抱怨沒有任何意義!”

“我只是從商業角度出發,華爾街的實力比古歌要強,我只能轉向與他們合作!”

德埃爾,“那你現在在干什么?為什么告訴我們這些?”

卻是齊磊沉吟了片刻,“老實說吧,說什么朋友一場,給二位一個活路,都是假的!”

“真實情況是,我要保證我的利益!”

“華爾街那些惡狼給的太少了,我要為自己爭取一條活路。”

彭明盛一挑眉,“所以,你現在想和硅谷,也就是我們合作?你要拋棄華爾街?”

齊磊笑了,“NoNo!”

“彭明盛先生,我沒那么愚蠢,和你們一起死!”

當下的華爾街出手了,你當是二十年后呢?硅谷沒活路的。

現在轉頭硅谷,就是腦子有包。

“那你是什么企圖?”

齊磊,“在我說明我的意圖之前,我想問問二位,你們是想和硅谷一起沉默,還是成為叛徒,尋找新的出路?”

“出路?”二人冷笑,“這個出路不好找吧?”

五大投行一起出手,他們還有什么出路?

德埃爾苦笑,“也許唯一的出路,正如你所說,做個叛徒!”

轉投華爾街唄!

齊磊,“我也認為,這是你們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德埃爾,“可是,他們既然已經對我們產生的忌憚,是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的!”

軍工技術在手,大把的鈔票攥著,再加上三石公司和ARM,華爾街還需要他們嗎?

而齊磊等的就是兩人的這句話。

只見他笑呵呵地拿出兩個文件袋.,“也許,這個可以幫你們讓華爾街妥協!”

二人疑惑接過。

彭明盛一看,不由一滯。

德埃爾也是相同的表情。

彭明盛手里是一份授權書,三石公司將自己的上百項服務器專利的北美使用權授權給IBM。

包括幾年前就領先世界的服務器架設方案,以及近期剛剛推出的服務器優化算法。

這么說吧,IBM要是拿到了這份授權,等于是掌握了服務器領域所有的尖端技術專利,他將徹底壟斷北美地區的服務器運營業務。

這種壟斷,可以說是致命的。

他甚至可以可以切斷華爾街的所有證券、股票交易服務器的服務,而且沒有任何供應商、服務商可以替代。

當然了,這肯定會被告,而且掌握著米國的華爾街一定告得贏,甚至華盛頓也不可能允許。

但問題是,告也需要時間的!

有時候,不需要真的去做,只要威懾力就足夠了。

關鍵就在于,IBM要真的想拼個魚死網破,那華爾街也根本承受不了這樣的損失。

這是必須要考量的一個問題。

想到這兒,彭明盛呼吸都有點急促了,抬頭看向齊磊,“說吧,你要什么條件?”

齊磊卻是不急于回答,而是看向德埃爾,“怎么樣?這個東西,還滿意嗎?”

德埃爾眼中現出狠辣,看著齊磊哭笑不得。

“齊,你是我見過最狠的人!對自己狠,對別人更狠!”

他手里的東西,是一堆漏洞,windows最新版本的重大漏洞。

而更讓德埃爾不敢相信的是,還有盤古系統的重大漏洞。

而且,其中有好幾個,正是企業版、金融版操作系統的漏洞。

怎么說呢?一旦公布出去,那當今世界兩大操作系統得讓黑客錘成篩子。

全世界電腦用戶都要面臨威脅,而其中損失最大的,就是世界金融體系。

更讓德埃爾膽寒的是,這事兒不能深想。

說齊磊掌握windows的漏洞很正常,可是他連自己系統的漏洞都拿出來了,那問題來了,三石知道有漏洞不去打補丁嗎?

肯定會打補丁啊!

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齊磊故意在系統上開了口子,為了就是走這一步。

“你簡直就是魔鬼!!”

齊磊卻是笑了,“那你愿意和魔鬼做交易嗎?”

“或者,為了古歌,你愿意變成魔鬼嗎?”

德埃爾呼吸有些急促,良久,“說吧,你的條件!”

齊磊長出一口氣,“我的條件很簡單!”

“有了你們手上的東西,再加上二位自身的實力,你們就有了入局的資本。“

“華爾街不會冒著,被服務器制裁,被捕捉金融漏洞的風險,與你們死戰到底。”

“依他們以往的慣例,一定會選擇拉你們入伙。”

“也就是說,在三石這個合作項目上,你們會分到一些股比,昭示著你們是自己人了。”

二人點頭,這個可能性很大。

中國那話古話怎么說的?光腳不怕穿鞋的。

現在他們是光腳的,而華爾街則是那個穿鞋的。

德埃爾抬頭皺眉,“所以,你要的回報,就是我們入局之后的股比?”

二人在心里飛速算計著,能給他嗎?

然而,齊磊接下來的話卻是讓二人意外,“放心,我要的不多!”

“不多是多少?”

“我只要1!!”

“1?”二人再次愣住。

他為什么要這么少?

齊磊解釋道,“是這樣的,我預計,通過談判,鮑爾森能夠給三石公司的股比在32到33之間。”

“他是不會讓我超過這個占股的。”

“所以,我只要你們每家拿出1來給我。”

“這樣一來,起碼我擁有一票否決權,能保障自己的利益。”

二人,“……”

要是齊磊要的多,或者他干脆全都要,那兩人是不敢給他的。

別忘了,華爾街背后是米國政府。他要是敢全給,那事兒就大了。

可是,如果僅僅只是1,卻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二人沉吟甚久,終道,“成交!!”

臨走前,德埃爾還特意向齊磊說了句,“齊,這回我們欠你一個人情,盡管這一切都是你引起的。”

送走兩人,齊磊微微一笑。

心道,奶奶的!給老子使絆子?我攪的你天翻地覆!

這才只是剛剛開始,等著吧,熱鬧的還在后面。

不就是玩臟的嗎?

同一時間,京城。

小趙馬不停蹄地從米國飛回國內,第一站不是去見老秦,而是將一封齊磊的親筆信,交到了泰晤士報駐中國記者站主編,羅西奈特莉的手中。

羅西接到信,很是意外。

莞爾一笑,“挺浪漫的嘛,居然手寫信件?”

可是打開一看,漸漸凝重了起來。

“那家伙遇到麻煩了,需要我的幫助。”

信上請求羅西,借ARM事件,徹底掀起英國輿論的反米情緒。

還說,他需要借此來替ARM造勢。

齊磊甚至把不需要羅西知道的計劃都告訴了她,ARM馬上會推出一個全新的芯片架構設想,非常適合智能手機的芯片需求。

這讓羅西有些迷離,那家伙很信任我,什么都和我說了。

于是,羅西開動了。

這種事,她很擅長。

而老秦從小趙那里得知了齊磊的全部計劃,愣在那兒半天,擦了好幾回冷汗。

他實在不明白,一個人怎么可以臟到這個份兒上?鮑爾森到底招惹了個什么東西?

這一天,陳文杰在家里也接待了一位來自中國的客人,隨后就向學校請了假,飛回紐約,去找便宜爹了。

合在一起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