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49章 不同的方向

第149章 不同的方向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49章 不同的方向

現在就是,賣一個破綻給米國人也不見得是什么壞事,甚至可以說是最理想的結果。

事實上,其實在座談會結束之后,齊磊就想通了這一點,正愁怎么把這個謊言拆穿呢!

現在好了,敵人主動出擊了。

向小趙解釋清楚這一切,齊磊,“所以,你替我告訴老北叔,穩的很,讓他踏踏實實地度假吧!”

小趙也是無語,他現在有點明白,為什么老秦對齊磊這么看重,而且一直有著把他感召過來,坐辦公室專門搞戰略的執念了。

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小趙發現,齊磊思考問題,本質上和正常人就不一樣。

他從不拘泥于慣性,任何事情似乎已經養成了習慣,習慣于從正反兩個層面去解析矛盾。。

就比如一加一,正常人會不加思索的回答等于二,極其篤定且不需要質疑。

而齊磊不同,不是說他的答案會和正常人不一樣,得出等于三的結果。

是在篤定等于二的同時,他會思考有沒有等于三的可能。

這種有異于常理的思維方式,注定了他的視角會比別人寬很多。而這也是作為一個戰略大師最寶貴的素養——不會被正確答案所禁錮。

而這種品質,正是小趙和絕大多數人所不具備的。

有些美慕地看著齊磊,“你都根誰學的呢?"

齊磊的家庭情況他了如指掌,爹媽都是老實人,怎么教出這么個不老實的家伙呢?

對此,齊磊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兩個人一一老丈母娘和耿大爺。

說實話,齊磊前世真不這樣兒,全是丈母娘和耿大爺調教的好蹦出一句,“沒事兒多找耿大爺聊聊天,那才是高人呢!“

小趙一聽,“真的?"

“真的!”

齊磊是萬萬沒想到,他就半真半假的一句玩笑,給耿大爺弄了個干兒子回來,

也差點被這個干兒子煩死。

現在一切都明了了,都是虛驚一場。

小趙看時間不早了,起身要走,“你們休息吧,外面有我們盯著。"

齊磊想留他們在屋里過夜,可是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讓程樂樂到廚房拿了點咖啡飲料、點心之類的東西,“長夜漫漫,挺難熬的。”

都是熟人了,小趙也沒客氣。

臨走還打趣道,“國內那邊,你三叔比我們還難熬。”

齊國棟面對記者圍攻,肯定是熱鍋上的螞蟻了。

齊磊一笑,“那沒辦法,只能暫時讓他們難受一點了。”

就這樣,小趙把情況想辦法傳回國內。

此時,國內正是中午,老秦正坐在老鄉的院子里,端著白米飯,吃著紅魚燉肉。

小日子美著呢!

一聽,原本齊磊是故意的?不用他操心?

那自然最好,繼續美美地享用美食。

這段時間,老秦把參加工作二十年沒休的假都快補回來了。

實在是海南這邊其實沒什么大事兒,影視基地項目涉及幾個在敏感海域的孤島上搞基建,需要他簽個字。一些外籍人員要深入南海實地考察,而老秦則要提前對人員進行甄別。

就這么點事兒!舒服的很此時,老秦也惡趣味地琢磨著,齊老三要難受嘍!

這就是齊國棟納悶問題的答案老秦不是不知道三石公司被記者鬧了,也不是不幫忙,而是…不出現就是在幫忙。

回到三石公司現場,一群記者沖到會議室。

這里要多說一句,有些人可能不太理解,多大膽子敢沖會議室?報警不就得了?

怎么說呢?

九十年代到二十一紀世之初,這個時間節點的記者,那就是祖宗!

別說你是個商人、警察,一個省級報社的記者到了一個地方,縣長、書記那個級別的都不夠看,那都是橫著走的。

這個年代的記者,和后世根本就不是一個概念。

在后世,因為互聯網企業、私營商業媒體的興起,記者已經不值錢了。再加上,大眾監督,以及網絡透明性的關系,記者也不太敢利用手中的話語權太過分。

但是在這個年代,誰敢惹他們?

正如齊磊在第一期雛鷹班選拔的時候說的,你們是中國的喉舌,絕對的喉舌。

也是絕對的肥差!

別說官媒記者,就是小報出來的,記者證一掛,走路都鼻孔朝天。

像三石公司這種招待方式,還請大餐?

這是基本操作。也就是在京城,但凡換個地方,都算怠慢了。

不給包個大個兒的紅包兒,他們會說你的好?

就是這么豪橫。

從這個年代過來的人,只要稍稍關注一下就不難回憶,在這個年代經常有關于記者利用職權,收紅包,還有耍橫的報道。

再說,法不責眾,這么多人,只要有一兩個刻意煽動,加上驕縱慣了,那么闖了也就闖了。

即便是三石公司這么深的背景,也不可能把人都得罪光。

而且,文化人搞事情,和地痞鬧事,根本就不是一個概念。

這幫人沒臟石頭那個腦子,可是臟起來也不干什么人事兒。

會議室我們闖了,人也給你堵里了,確實粗暴可是,說出來的話術就完全不一樣了。

“齊總,我們也是為三石公司高興,再加上有點心急,您別和我們一般見識。

“大伙兒進來,其實就一個目的,您就給我們一句準話,三石公司研發智能手機的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您就說,是還是不是,就行!“

“之后,我們給您道歉!然后肯定不打擾大家的工作,乖乖地等著發布會。

是!或不是,就是這么簡單。

再不濟,點個頭或者搖個頭就行。

具體的細節,我們也不問,給您面子,絕對配合宣傳。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就把天聊死了。

因為就是“是”與“不是”才是齊國棟的命門,最難回答的問題。

怎么回答?

這個“是”,齊國棟是肯定說不出口的,說出來事兒就大了。萬一證明是假的,那毀的是三石公司的聲譽。

可是說“不是”…

也說不出口。

齊磊那邊已經深入狼穴了,他在后方不幫忙也就算了,要是拆了臺。那就更完蛋。

可是,不回答?繼續打太極?

也不行!

齊國棟腦袋都要炸了,齊磊這個倒霉的玩意,你倒是提前和我通個氣啊!

強自鎮定,虛手壓下記者的聲音,“大家的心情我們是理解的!“

“可是,也理解我們。一個商業項目從有初步的想法,到探討可行性,

再到正式立項、公布給大眾的時機等等。”

“各位都是明白人,我們要慎重再慎重!“

“況且,答應大家了,在晚些的記者會上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所以,希望大伙稍安勿躁,給我們一點時間。可以嗎?”

齊國棟說的已經很客氣了,也是有理有據。

按說,但凡聽得進去人話,也應該給個面子。

可是,還是那句話,有人就是故意來找茬的,哪會和你講理?

這時,新京報的一個記者又跳了出來,一副陰陽怪氣的架勢,“齊總,話雖然是這么說,可是……“

一攤手,“大伙兒都來了,您就稍稍給句準話不行嗎?我們也好等下去,不是嗎?”

“況且,大伙兒急著知道結果,也不全是著急。”

清了清嗓子,“就在剛剛,我的一位同行朋友想到與小齊總直接聯系。可是沒有接通電話。”

“我想,齊總您也沒和小齊總聯系上吧?“

“這就不得不讓大家產生懷疑,難道三石公司是想和小齊磊通過氣之后再給記者們答案?“

呲牙笑著,“您說這種情況,本來就有傳聞,三石公司這次又在說大話,而且丟人丟到米國去了。”

“這就不得不讓人更加懷疑了吧?為了三石公司的形象,為了給大眾一個交代,我覺得齊總也應該給個態度。而不是一味的拖下去!”

齊國棟,”…

這話更沒法接了,恨的牙癢癢,新京報的怎么又放進來了?

這個嘛。…

正當猶豫之時,身后的王振東看出來了,齊國棟一個人是應付不來了,心一橫,硬著頭皮上吧!

突然竄出來,“你是哪家報社的!?”

“新京報?又是你們?你們和我們有仇是怎么著?怎么回回都是你們在背后搞事情?”

王振東動靜很大,擺明了和齊國棟一個白臉一個紅臉。

而其他記者一聽,不由暗笑,新京報和三石公司那點事兒誰不知道?當然得搞你的事情?

不過,他們可不管你們是不是有矛盾,他們只要他們的新聞。

現在不是沒人看出來新京報在挑唆,只不過是順水推舟罷了。

一副看戲的架勢,看著王振東和新京報的互掐而王振東顯然也不是一般人,呵斥完那個記者,繼續大聲怒斥。

“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小齊總人在米國,正在與米國人談判,三石公司公布任何消息,有任何動作,都會對米國談判造成不可預料的影響,所以我們要甚至再慎重!”

”對!沒錯!我們確實在等與小齊總通話,目的是配合談判策略。”

“這有什么問題嗎?”

”退一萬步說,與小齊總通過氣之后,這個項目是公布出來,還是否定它,也是為了談判服務。”

“從商業的角度來說,也沒有任何問題。”

“你現在煽動大伙兒逼著我們回答,怎么的?你是米國人派過來的?”

“我看你就不像好人!"

王振東不是善茬子,新京報的記者顯然有點接不住,表情有點慌亂,心里還真有鬼。

而其他記者……

哦??

你還別說,新京報的人還真像哈!

不過,王振東說的確實有道理,小齊總還在米國呢,大局為重無可厚非。

這其中的一部分人,即便原本是看戲,現在也有點向著三石公司這邊了。

而新京報的記者一見局勢反轉,知道不妙。

不著痕跡地看向角落里另兩個報社的記者。意思是,別我一個人啊,你也上!

否則就讓他們蒙混過去了那邊兩個人一看,得,躲不過去了。

只能硬著頭皮,要去聲援新京報。

可是,就在這個當口,齊國棟的手機突然響了。

齊國棟低頭一看,走到角落里去接電話。

眾人有種本能的預感,這個電話應該很重要。

王振東地是滿眼期許,誰打來的?關鍵時刻齊老三去接電話?齊磊聯系上了?

還是說那個老北?

星然大伙聽不見齊國棟電話里的內容,但是從他的表情卻是可以看出端倪只見他,原本無法舒展的眉頭,卻是漸漸展開,最后甚至有點眉開眼笑的味道。

這下連新京報的記者都停了下來,注視著齊國棟那邊。

終于,齊國棟放下電話,一臉的輕松,緩步來到眾記者面前。

“剛剛得到的消息,小齊總在通訊中斷之前,已經和魔都微電子實驗室的合伙人—一山姆布朗先生通過氣了。“

“目前,山姆正要登上來京的飛機,三個小時之后,由他親自向大家詳細介紹智能終端項目的進程。”

吡牙一笑,“實話告訴大家吧,這個項目我們之所以沒法給你們答案,是因為本來就是三石公司最高級別的機密。而且,項目的具體實施一直是魔都方面在推進,山姆是最有發言權的。”

滿場皆驚。

有人意識到了什么,一步沖上來,錄音筆頂著齊國棟的臉,“齊總,您這是不是變相的承認了,三石公司正在研發智能手機?”

齊國棟,“明確地告訴你,是!“

王振東,南老,還有身后的徐小倩等人,也都證住了。

誰來的電話?為什么一下就承認了?

好吧,電話是山姆布朗打過來的。

告訴齊國棟,可以承認項目的存在,而且他確實在馬不停蹄地趕往京城。

齊磊這回是真沒算到,山姆一句話,就把他已經設計到了的“破綻”,變成了一個不得不去推進的、無比艱難的…智能手機研發項目。

而他原本計劃之中,向米國人示弱,挨一刀的計劃,也因而打破了。

不得不走向另外一個方向,一個他想都沒敢想的方向。

這個逗號純粹是逼一下自己。

可能是后半夜,也可能是明天上午,別等。

我先瞇一小會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