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46章 應對

第146章 應對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46章 應對

華爾街掌控米國,不僅僅體現在政治上面。

他們除了在政治上擁有當下硅谷所不具備的豐富經驗,還掌握著米國的媒體。

所以,這些家伙不出手則矣,一出手就是全方位的多維度打擊。而且,手段老道。

像是比爾蓋茨、德埃爾這些人,看到晚報的報道,雖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

然而,說到底也只是一個中國人對未來的預見,而時代的局限性雙讓他們實在沒法聯想太多,更不可能上升到米國權力之爭的維度。

根本就沒往這方向想。

此時,僅僅有些好奇罷了,“為什么會釋放出這樣的信號?華盛頓瘋了嗎?“

話說回來,連齊磊都沒想到,會來的這么猛烈且迅速,何況是他們?

而且,華爾街的雷霆手段,對齊磊來說,其實不全都是好事。

正如睡前他與吳小賤他們站在窗前想的那樣,明天機遇會與挑戰一同到來。

原因很簡單,華爾街似乎已經默許了三石公司帶著產品進入北美市場。

可是這種默許,和齊磊希望的結果還差著十萬八千里呢!

齊磊的理想結果,當然是帶著媒體的利刃殺進來,還能自己掌握主導拳。

可是,在華爾街看來,但凡有這種想法都是天真的。

他們不是傻子,輿論的妙用,人家早你一百年就認識到了,怎么可能讓一個中國肆無忌憚的沖進來?

所以,讓你進來沒問題,可是怎么進來?進來之后聽誰的?這卻是個大問題。

別忘了,在華爾街,個個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狼,不榨干齊磊身上最后一滴油水,哪那么容易讓你進來?

而想在這上面有所作為,難度卻是比打開這個突破口要困難得多。

所以別看現在好似一片大好,多家資本拋來了橄欖枝,米國人民一副歡迎中國兄弟的姿態。

可實際上,真正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而且,齊磊絕對想不到,挑戰來的比他見到的還要快。

人家可不會等到天亮,等你睡飽了之后,再紳士地敲響房門,鑼是鑼鼓是鼓的和你擺開條件。

這里是米國,都說齊磊臟的沒邊兒,可在這里,就沒有干凈的。

而且,操盤的那些大佬,比文經理,還有那些英國蠢貨要狡猾無數倍,手段也高明無數倍。

真正的較量其實在不經意間,已經開始了。

此時,米國西海岸正值深夜,而相隔大洋的中國卻是驕陽似火。

京城的水泥森林間,既有繁華都市的匆忙與朝氣,亦不失二十一世紀之初的古舊情懷與氣息。

三石公司位于國貿的京城總部會議室里,幾乎所有高層齊聚。

齊國棟端著手機,始終架在耳邊,凝視著樓下的車水馬龍。

半響過后,齊老三氣急敗壞的差點把手機扔出去。

“這倒霉石頭,搞啥玩意,這個時候他關機!?“

一旁,徐小倩鎖著眉頭,卻是要為齊磊辯解幾句,

“那邊現在是深夜,也許手機沒電了吧?“

這是很正常的事兒,這年頭的手機電池還是扣下來充電的那種,而且充電時間也沒有那么快。

雖然出國之前,徐小倩特意給齊磊的手機備了三塊電池,可是畢竟異國他鄉,忙忘了,或者沒有工夫充電也是可能的。

只不過,徐小倩的話似乎并沒有什么說服力。

還能三塊電池都沒電了?

那邊,唐小奕也嚷嚷起來,“特么的吳寧也不靠譜兒,住山溝里了?家里的座機也打不通。”

眾人一聽,登時無語,反正就是和齊磊失聯了。

現在的情況是:記者已經把三石公司堵死了,瘋狂追問什么智能手機,什么未來通訊之類的話題。

屋里這幫人哪知道什么智能不智能的?

這玩意讓他們敷衍都敷衍不明白,更別說正面回應了。

現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好像是齊磊在斯坦福又出了一次風頭,參加了一個講座,結果把米國人聽了。

“他娘的!”齊國棟一把拽開襯衫領子,“你說你走到哪都不省心呢?“

今天一早著實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你吹上天也行,可也得和咱們通個氣啊?“

“還有!這幫米國人也是特么的土鱉,怎么讓石頭忽悠成這個熊樣?”

消息是從米國媒體傳回國內的,據說米國那邊已經瘋了,鋪天蓋地的報道,要不國內的媒體也不會反應這么激烈。

其他人任由齊老三發泄著不滿,沒再勸阻,大伙兒和他是一個想法,都有點不知所措。

齊磊出去要干的事兒本來就有點玄乎,說是火中取栗也不為過。

所以,現在不是不好打發媒體,而是不取打發。

誰知道那塊臟石頭又在玩什么花活兒,萬一破壞了齊磊的整體計劃,那問題就更大了,于是就僵在速兒了。

既不敢動,不敢回應媒體,也不敢粗暴的把媒體哄走。

確實挺難受的。

而恰好耿大爺前天回哈市了,不在京城,此時,屋里這些人等于沒了主心骨。

你想嘛,齊國棟是個掛墻上的老板,然后就是徐倩和唐奕。周桃也不在京城,再剩下的就是趙娜、張建、南老這三個搞技術的了。

終于,南老沉不住氣了,“那現在怎么辦?總不能就這么讓他們堵著吧?“

“再拖一會兒,發現不對,不一定怎么胡寫呢!

“要不我出去,先把人打發了?”

說著話,南老站起身來,就要往會議室外面走。

卻是齊國棟見事不妙,趕緊把老爺子攔了下來,“您老別急,說不定拖著就是最好的結果!"

現在的齊老三已經不從前那個吊兒郎當的“精神小伙兒”了,三叔別看罵齊磊挺來勁,可人還是清配的。

“我們做任何事兒,都有可能壞了石頭的事兒!所以,寧愿拖著,讓他們瞎寫去,也不能做錯步!”

直覺告訴齊老三,齊磊那邊應該是有大動作,肯定是關鍵時刻。

所以,一定要慎重。

南老一聽,也沒了辦法,只好作罷。

不過,好再沒等多一會兒,王振東從暢想上邊過來了。

一進會議室就問,“到底怎么回事?”

齊國棟、徐小倩他們把他們知道的有限的情況和王振東一說,把王振東都驚著了,“乖乖,搞科呢?”

瞪著眼珠子有點懵,環視全場,“這玩意造得出來嗎?”

齊國棟,“現在不是造不造得出來的問題,咱們得和齊磊聯系上,知道他在干什么。才好回應媒體。

而王振東也馬上冷靜了下來,判斷和齊國棟一樣,“這么說來,不能回應,拖!!”

抬手看了時間,卻是又皺起眉頭,“現在距離加洲天亮,至少還有五個小時!“

五個小時!!

也就是說,他們最快也要五個小時之后才能聯系到齊磊。

拖到下午,都快晚上去了?

況且,五個小時之后能不能聯系到齊磊,還是個問題。

總之,情況不容樂觀。

最后,“現在說什么都沒用了,我陪著你們在這兒等!”

齊國棟,“只能這樣了。“

把秘書叫了起來,“去給那些記者安排點吃的喝的,點心飲料什么的。"

“去辦公區,多搬點椅子。"

“算了!你把人都請到大會議室,就說我們會開一個正式的記者會,讓他們等著。“

秘書一怔,“記者會?”

這合適嗎?萬一小齊總那邊有什么別的打算怎么辦?再說,記者會也拖不了多久吧?你總不能讓他們在大會議會坐一天吧?

她覺得,大齊總這個決定不妥當。可是,這話她沒法說,只是表情上…

齊國棟一眼就看出來了,登時沒好臉色,“豬腦子!"

“正式的記者會,我不得布置一下會場啊?這么大個項目公諸于眾,我不得搞的隆重點?“

“當著他們的面兒布置,中午讓后勤給他們準備大餐!“

秘書,“…“

好吧,膚淺了。

“回來!“

正要出會議室的秘書,“齊總,還有什么吩咐?"

齊國棟瞪著大眼珠子,“慢點!要多慢有多慢!“

秘書,“明白了!”

王振東在一旁看的眼皮直抽抽,倒不是齊老三的操作讓他“嘆為觀止”,而是這秘書是齊老三花高你從他那兒“挖”來的,現在也算派上用場了。

于是乎,在總經理秘書的親自出馬之下,聲稱領導正在開會,研究一個更重要的項目。

有意無意的,還對記者們多了句嘴,“沒見暢想的王總和南工都過來了嘛?"

“暢想那邊…算了,對不住,公司有保密協議,不能多說。”

“總之,今天會上討論的項目,比智能終端還要重要些,畢竟發布時間都提上日程了,耽誤不得“

記者們本來還挺不滿意,有沒有智能手機,出來個人給個痛快話這么難嗎?

可是,聽完秘書的解釋.,心說,三石公司這是要飛啊!

暢想那邊的大動作?不會是再弄出個智能電腦之類的重磅產品吧?

不過,這么一說,倒也合情合理了。

有些心思活泛的,甚至開始套秘書的話兒。

“美女,暢想要推出新產品了?能不能來點內部消息,也好幫你宣傳宣傳。"

可惜,秘書那卻是什么也套不出來了,打起太極來賊溜。反正就是說了半天,廢話不少,一句有用的沒有。

好吧,確實對得起齊國棟的大價錢。

就這樣,一幫記者坐在大會議室,吹著空調,吃著秘書給他們從樓下點的高檔點心,喝著手磨的叻啡,鮮榨的飲料,中午還安排了一頓五星級大餐,美的很。

看著三石的工作人員在那兒“精心”的布置著記者會現場,什么條幅背景墻、紅地毯,那叫一個隆量啊!

不由更加期待,三石公司到底會給他們帶來怎樣的驚喜。

齊國棟在小會議室那邊也是暗暗松了口氣,心情好了不少,“哈哈,怎么樣?搞定了!"

王振東一直陪著,惡狼很地蹬了齊老三一眼,“把人還我,那是人家小梁辦事能力強!“

你就那么幾句話,有什么?還不是人家發揮的好?

王振東后悔了,我也是腦子有包,怎么三斤紅腸,去家里喝頓酒,就把人給他了呢?

“過段時間趕緊讓她回暢想,我邊正用人呢!”

齊國棟,“沒門兒!”

送出來了還想要回去?想什么美事兒呢?

突然暴露天性,“愛誰誰,就是不給了!“

正好梁秘書推門進來,“小梁啊,哥給你漲工資了!"

梁秘書登時笑了,“那當然好呀,還是齊總大方!“

王振東:"

給的少了嗎?

一旁,南老也是露出久違的笑意,看著王振東和齊國棟在那耍寶。

其實,南老喜歡在三石呆著,除了工作上的原因,還有一個因素。

那就是,從齊磊到下面的齊國棟、王振東、周桃這些人,嚴格意義上來說,都是年輕人。且出身草莽,人情味足。

“唉!”長嘆一聲,“虛驚一場啊!現在就等那混蛋小子接電話,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齊國棟和王振東也停止打趣,含笑點頭,也沒多大的事兒嘛!

正應了那句,沒有過不去的坎兒。

可是,真的能這么輕松嗎?

米國,東海岸。

紐約的深夜,依舊難逃死寂的蕭瑟。

萬籟俱寂的街道上,卻是一輛勵加長的豪華轎車無聲的滑向遠方。

車中,一位灰白頭發的猶太老頭正用電載電話交談著什么。

“丹尼爾,我剛剛和雷曼見過面,他和摩根那邊的想法都是一樣的,我們必須搞清楚那個中國人的底細。

對面沉吟半響,“鮑爾森,我也是這么想的。如果他真的有智能終端的項目,那么說明他在斯坦福演講是出于本能。”

“可是,如果那只是虛張聲勢的假象,我認為他的籌碼應該不多!"

德勝CEO鮑爾林聽罷,給自己換了一個舒服的坐姿,“所以,我們達成一致了?”

對面,美林的丹尼爾沃爾什笑了,“我的朋友,我們一直有共識不是嗎?“

“放心吧,我的朋友!這件事,我和其它幾家一樣,相信你會處理好。”

鮑爾林聽到這里點了點頭,“這正是我最需要的。“

掛斷電話,鮑爾森還沒來得急喘口氣,電話又響了。

接起,登時眉頭緊皺,“中國那么已經是下午了嗎?他們居然還沒有給出答案?“

“看來,這并不是偶然。”

“讓我想想。“

“我懷疑,這也許真的只是一個騙局,三石公司那邊也許根本就不知道齊所說的智能手機!“

”否則,他們不會這么拖延。你也許可以適當的制造一些混亂,逼出一些真相出來。"

掛斷這個電話,鮑爾森再次陷入沉吟,隨后主動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皮特,我是鮑爾森。“

“實在抱歉,我也是突然有些問題想要咨詢,沒有打擾你的休息吧?“

“齊那邊,有什么特別的嗎?你確定他離開斯坦福之后沒有與中國聯系過?”

“是嗎?那最好不過,這確實是個有趣的家伙,我期待與他的見面。“

“皮特,你是德盛最優秀的經理人,我和董事會都十分看好你的未來。“

“皮特,齊磊所在的那個社區,周圍三個街區,現在沒有手機信號,而三發生了通訊故障,座機也不能進出。“

“我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你。“

“明早,哦不,今早,趕在他出門之前,我希望你去找他,繼續讓他呆在那棟房子里,越久越好。”

“是的,我們需要一些時間。“

文經理,此時證在那里,腦袋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一齊磊有麻煩了!

可是隨后,他冷汗就下來了。

因為他意識到,不僅僅是齊磊,連帶著自己也有麻煩了。

他不知道鮑爾森要干什么,可是猜想,為什么要切斷齊磊,還要問和中國方面聯系沒聯系過…

結果并不難猜。

這種切斷聯系,利用時間、空間距離逼迫對手產生錯誤判斷的手段,并不少見。

這么說,德盛應該是在中國有所行動?

文經理突然有點脊背發涼,因為……

他心里有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8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