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24章 怕了

第124章 怕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24章 怕了

戀上你看書網,

“你想都別想!”

偉哥這學上的夠夠的,可以說是一波三折啊,還讓他雙學位?

北大都快成他家了。

齊磊見他反應這么激烈,卻是不說話了,悶頭看著方向盤發呆。

而偉哥,“石頭哥,你也要理解理解我。”

瞪著眼珠子,“老子上大學本來就晚,23了才大二。”

“要是再弄個學位,萬一留下級,特么我弟都成我學長了,那哥在老財家還能抬得起頭來?”

齊磊,“……”

依舊悶頭不說話。

偉哥,“再說了,不是管技術嘛,不一定學管理那一套吧?”

“你看南老,不就是技術出身?王振東也是啊!”

“我覺得我也行。”

齊磊,“……”

“我這樣!”偉哥咬著后槽牙,“你給我定個范圍,哪些方面的技術,像什么微電子啊,電氣元件啊,化學物理啥的。”

“我利用課余時間,不說精通吧,了解一下做做準備還是有精力的。”

“到時候,你也別把賭注都壓我身上,三石公司那么大,肯定有能人,你也培養著,萬一我不行呢?”

眼見齊磊還是不說話,偉哥都快哭了,“還非得學管理啊!?”

卻見齊磊抬頭,無聲地瞪著他。

“我去你大爺的!”偉哥炸了,“欺負老實人呢!?”

推開車門下車,碰的又把門砸上。

齊磊過了一小會兒才跟著他下車,和偉哥一起靠在車門邊兒上。

偉哥把煙掏出來,示意了一下齊磊,“陪一根!”

齊磊沒拒絕,點上也不抽,就在手里擎著。

“偉哥!”

京城的夜空灰蒙蒙的,看不到幾顆星星,這讓齊磊有些懷念尚北的夜空。。

“你說,咱們從尚北那么個小地方沖出來,到今天這個地步,靠的是什么?”

財偉一聽,就知道齊磊要忽悠人了,而且忽悠的還是自己。

眼珠子一瞪,“讓你從尚北沖出來,和我沒關系啊!”

齊磊呲牙一笑,“有關系,強行有關系還不行嗎?”

“再說了,你得想好了,得罪大舅哥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哦去!”偉哥無語,還嘴硬呢,“我和燕玲沒關系哈!真沒關系!”

齊磊,“不說這個,你和我說說,咱們憑什么走到今天這一步?”

財偉沉默了。

你要說齊磊這一路,傳奇嗎?

頗具傳奇色彩!

什么比爾蓋茨在自家車庫里造電腦,什么柳紀向拿著20萬去香港盤活暢想,在齊磊這都不夠看。

可著地球找,也沒他這樣的創業者了。

可是齊磊的成功,又不僅僅是一句傳奇所能解釋的。

從尚北夜市的襪子攤兒,到今天的三石公司,真的是一關又一關的闖過來的。

看似輕描淡寫,可實際上,每一步都不容易。

抬頭道,“你說靠的是什么?一身孤勇?還是運氣?”

齊磊,“都不是!我覺得,是身邊的人足夠簡單。”

這個觀點讓偉哥有點意外,很是新奇嘛!

不過想想,又好像真的就是這么回事兒。

從襪子攤的哥仨,到趙維、楊曉、徐小倩他們六個。再到周桃、齊國棟、趙娜,然后是張建、耿大爺。

這些人里,除了耿大爺,剩下的要么是親如兄弟,要么有血親,要么就是草根出身。

而耿大爺……

耿大爺加入進來的出發點也不是生意,而是情份,他是真把齊磊當自己兒子一樣培養。

而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對齊磊絕對的信任與服從。

說白了,就是齊磊的一言堂。

他說干什么,怎么干,大伙都絕對擁護。

別覺得這似乎不太好,在創業初期,尤其是齊磊這個決策者在大多時間都是對的情況下,這是有絕對優勢的,往往能干成大事兒。

突然一笑,“就是家族企業唄!”

齊磊想了想,“也可以這么說。可是,也不全是,比家族企業還要復雜一些。”

皺眉道,“有點像…早期的hw。”

偉哥恍然,別說,還真有點像。hw從無到有,靠的就是任老的決策力和榜樣作用。

“你到底想說什么?”

齊磊,“我想說,hw正在和dr尋求合作,引進dr的管理模式。”

齊磊,“這一點,我比任老差遠了!人家是已經意識到,hw的這種類似家族企業的模式,會成為發展的瓶頸和桎梏。”

“而我直到今天才意識到,三石不能永遠靠我一個人的孤勇往前沖。”

“我們也需要引進現代的管理模式,已經過了靠信任和感情來維系公司運作的階段。”

偉哥:“……”

齊磊,“其實早就過了,現在都有點晚了。”

“去年年初,王振東進來的時候,就應該開始變了!”

“現在,多了arm,多了魔都實驗室,還有海南的項目,包括未來入股企鵝。”

“越來越多的人會加入我們的事業,靠情份和信任管不住的人也會越來越多。”

“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我們這些人必須接受專業的管理理念。”

“嚓!”偉哥心里苦,繞來繞去,你就不肯放我一馬唄?

“非得學嗎?我就算聽你的,也是管技術,沒這個必要吧?”

齊磊,“有!最有必要的就是你!”

“為什么?”

齊磊,“因為我不會把所有的技術都放在三石!”

偉哥傻眼了,不放在三石?那你放哪兒?

齊磊,“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不然的話,誰要是想弄咱們,太容易了!”

“封死一個三石,就把咱們所有的路都堵死了。”

“我的設想是,逐漸的編制一張技術大網!”

“不僅僅是三石,國內國外,遍地撒種!交織在一起,別人想動咱們都無從下手!”

“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你這個技術主管,不僅僅是管理三石名下的實驗室、研發中心、技術部門,你還要協調其它公司的技術結點。”

“甚至是…遙控其它公司的技術走向!”

偉哥,“……”

偉哥腿肚子有點抽筋兒,心說,你真瞧得起我啊!我能行嗎?

卻是齊磊道,“偉哥,相信自己,你能力不差的!”

偉哥:“……”

這是個讓齊磊有時候都看不透的家伙,就是頹廢太久了,齊磊覺得應該給他也加點重量。

而偉哥最后還是妥協了,“嘿,原來你這么需要我啊!早說嘛!”

齊磊昧著良心,“對!我太特么需要你了!”

偉哥,“那我考慮考慮吧!其實再拿個管理學位,對哥來說也不是啥難事兒哈!”

齊磊,“手到擒來嘛!”

偉哥,“嗯!這個詞用的好。”

“那就這么定了?”

“急啥?不是說考慮考慮嗎?”

“對對對,考慮考慮。”

其實偉哥已經算是答應了,而齊磊心里大罵,可特么讓你裝一回!

正罵著,徐小倩裹著大衣從樓上下來。

“你們倆聊完了嗎?”

偉哥,“聊完了,你干啥去?”

“接曉兒去。”

偉哥,“那正好,讓石頭陪著你吧!”

說著話,就要往樓上走。

結果,徐小倩一低頭,從齊磊腳下撿起一個還有溫度的煙頭。

登時臉一板,“你抽煙了!?”

齊磊眼神驚慌,“沒有!!”

“沒有這是怎么回事?”

齊磊,“他給我的,讓我陪一根兒!我就點上了,沒抽!”

偉哥:“……”

徐小倩回頭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偉哥,“不許給他煙,不健康!”

偉哥,“……”

畫面似曾相識呢?

突然想起一段極是不堪的過往,連帶著猛然警醒。

我是不是又讓他忽悠了?

曉兒錄歌的棚在工體附近,其實不算遠。

只不過,去的時候正好是下班高峰期,所以就沒開車。

剛剛快錄完的時候,又打電話過來耍賴,讓徐小倩去接她。

此時,朝陽路上繁華依舊,一點也不比白天人少。

徐小倩開車,游走在車河之中,齊磊則是半躺在副駕閉目養神。

“偉哥答應你了?”

徐小倩先打破了沉默,齊磊閉眼一笑,“你爺們那張嘴你還不知道?他可能不答應嗎?”

徐倩無語地撇了齊磊一眼,“看把你能的。”

隨之突然道,“其實,你不用那么著急。”

齊磊睜眼,有些詫異的看著徐倩,“你看出來了?”

徐倩,“誰看不出來呀?按說,這些話你不應該現在和偉哥說的。”

確實不應該現在說,讓偉哥來管三石的技術,這事兒齊磊和徐倩聊過。

所以這個位置,一直是給偉哥留著的。

按理說來,偉哥并不算和他們六個一起成長,一起經歷。

偉哥很優秀,可也僅僅只是個優秀的大學生罷了,應該給他一點時間。

可是今天,耿大爺的那些話,明顯讓齊磊有點著急了,提前和偉哥說了。

只能說,偉哥沒讓齊磊嚇跑,算他是條漢子。

此時,徐小倩笑容綻放,“現在公司運作的不是挺好的?你急什么呀?”

“況且,退一萬步說,就算存在管理風險,不是還有老北叔呢嗎?還有常奶奶呢!真有隱患,他們不會坐視不管的。”

“實在不行,咱們就學任老唄,也花錢買管理不就行了?”

“所以,你不要急,我爺們已經很了不起啦!”

齊磊靜靜地看著徐小倩,突然道,“徐幼稚”

“干啥?”

“就沖你這幾句話,哥這輩子絕對不給你帶綠帽子。”

“滾!”

要不是開車,徐小倩想錘死他算了。

“怎么那么煩人呢?”

笑鬧過后,齊磊平靜下來,“徐幼稚園你知道嗎?我其實不是著急。”

徐小倩,“那是什么?”

齊磊,“我是害怕!”

齊磊,“今天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徐小倩,“什么?”

齊磊,“在收購暢想之前,咱們做不好,頂多就是賠點錢。”

“錢嘛,都是王八蛋!哥不在乎。”

“可是,收購暢想之后,就不是賠點錢的問題了,牽扯太多了。”

徐小倩看他,“那你收購暢想的時候,也沒見怎么樣啊?”

齊磊,“那不一樣!”

“那時候沒想那么多,再加上有常奶奶和老北叔在后面撐著,連咱爸都參與進來了,一起出主意。”

“說好聽點叫有大人撐腰,說不好聽點就是狗仗人勢!”

“后面收購arm、還有海南的項目,老北叔也全程在身邊。”

動了動身子,緊張的斜向徐小倩那邊,“你懂我意思吧?”

“雖然是咱們出主意辦事兒,可是老北叔才是定海神針。有他在,我心里就有底,走夜路也不怕。”

“可是,咱不能老綁著老北叔啊!”

“現在三石的攤子越鋪越大,我就……”

欲言又止。

徐小倩看他無措的樣子,干脆把車停到路邊,很颯的轉身盯著他。

“你就怕了?”

齊磊臉一苦,“有點。”

又有點覺得丟臉,“不能怪我這個時候慫了哈!”

“不對!也不是怕,是孤獨!對孤獨!”

“你知道咱以前為啥那么成功嗎?”

徐小倩,“為啥?”

齊磊,“因為不是我厲害,是耿大爺、老北叔和我老丈母娘厲害!”

“三石之前的那個階段,我就負責沖,有耿大爺和你媽在后面掌舵,老北叔給咱撐腰,哪怕是頭豬也飛起來了!”

“可是三石往后的階段.,耿大爺和你媽的眼界已經預見不到了,老北叔也不能像從前那么喪心病狂的給咱們撐腰了。”

“這多嚇人啊!啥事兒就剩我自己了。”

徐小倩有點哭笑不得,蟒起來的齊磊所有人都見過。

多智近妖的齊磊,身邊的人見過。

可是慫起來的齊磊…似乎只有徐小倩見過。

他被家暴的時候都沒這樣兒。

卻是沒想到,對于事業,他也有慫的時候。

這可咋辦呢?

睿智的徐小倩沉吟半晌,也沒想出來應該怎么解決這個問題。

最后,朝齊磊鉤了鉤手指。

“干啥?”齊磊有點懵,怎么突然來這么個動作?

徐小倩不耐煩,又勾勾手指。

沒辦法,齊磊只能把大臉湊過去,以為她要說什么悄悄話呢,況且車里就兩人,有啥話你就說唄?

結果,徐小倩溫熱的小嘴兒冷不丁印了上來,一點即觸。

“好點了嗎?”

齊磊,“你這……”

你要這樣我可就不客氣了哈!

“沒啥感覺,要不你再試試?”

徐小倩無語的瞪了他一眼,卻是再次吻了下去。

這次,時間很長,很濕!

分開之后,齊磊回過味來,“嗯,心里有底了!”

卻是車前兩個遛彎大爺,透過風擋,看到大g車里兩人抱著啃。

“嘿!!這年輕人…真不臉!”

把齊磊氣的,降下車窗就吼,“我媳婦!愛咋啃咋啃,管得著嗎!?”

徐小倩卻是跟他丟不起這人,紅著臉,一腳油門逃離現場。

大爺看著騷包大g的車尾燈,對視一眼。

一個大爺:“這小白臉兒,脾氣還挺沖!”

另一個大爺,“聽他吹吧!開大212的,不定哪個挖煤的媳婦落他手里了呢!”

“現在這年輕人…不像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