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22章 小心眼兒的

第122章 小心眼兒的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22章 小心眼兒的

所謂,忠言逆耳,良藥苦口。

齊磊演講的內容,其實不見得有多新鮮,很多學生的父母、老師仔細回想的話,他們大概也總結過類似的結論。

這不是多么高深的人生哲理,恰恰相反,就是一個中年人不斷踩坑,不斷經歷艱難之后的人生感悟。

可是,人就是這樣,父母、老師說出這樣的話,不見得有什么效果,大多被叛逆期的我們當成了“絮叨”,當成了說教。

反而是齊磊這種“成功人士”,用不一樣的方式,可以讓學生們銘記。

是不是有點諷刺?我們最不愿意相信的,恰恰是最不可能欺騙你的。

“去渴求知識吧,同學們!”

“知識帶給你們的,也許不是技能,不是生存的手段,但知識是一種思維方式,帶給你清晰的邏輯、理性的思維。”

大禮堂中,齊磊依舊在繼續著他的講座。

聽的眾人似乎打開了另一扇大門,而這,正是雛鷹二期最需要的幾個要素之一。

正如陳姥爺所說,這批孩子在素質上沒有任何問題,缺少的是具有主動性思考的能力。

高中之前,大家都是按照老師的意愿在被動學習,而且學習的內容都是定向的,寬度不夠。

可是,但凡是走上社會,走上工作崗位的人都能感受得到,無論你從事什么行業,無論你的作專業性有多強,所需要的知識都是覆蓋面極廣的,尤其是社科類的職業。

一個只會新聞學的記者絕對不是一個好記者,一個只懂經濟學理論的金融畢業生絕對在金融圈混不下去

你的知識儲備,必須是有寬度的。

而大學,其實就是被動學習的高中生向社會人才過度的中間階段。

過度的好,就既學會的專業技能,也學會了做人。

過度的不好,那走出校園,職場道路一定比別人要坎坷得多得多。

雛鷹二期,其實就是還沒有完成這個轉變。

你說他們不聰明,腦袋一根筋?不是的!

這就好比后世清華,還是北大的教授說,智商110以下就別來上清北。

很多腦子有坑的,把人家一頓狂噴,說人家歧視智商不夠的,清北你就牛逼啊?不聰明就不配活著云云。

殊不知,罵的那些人,不是蠢,而是無知。

東亞人平均智商106,但凡你是正常考上高中的,能念到高三不掉隊的,智商110是肯定得有的。

人家說的這個門檻兒根本就不高,而且,人家的目的也不是設門檻。

人家的意思是,告誡那些靠特長加分、走特殊渠道進清北的學生,只有這部分才擔心智商的問題呢!

總之,雛鷹二期在智力上是絕對沒問題的。

北廣大一大二就選出這27個,智商能有什么問題?

問題還是在思維方式,在知識攝取的方式上。

而今天的講座,對于雛鷹二期來說,也不僅僅是教會他們一種全新的思維方式那么簡單。

之前不是說,三天交一份新聞分析嗎?

就是關于收購案的。

本來他們還一頭霧水呢,這從哪開始分析啊?而且還得讓他滿意,可咋整?

結果,今天開講座,他自己把答案公布出來了。

靠!!

走了大運了,就等于是開卷考試唄?

所以,雛鷹二期的學生都樂壞了,尤其二成子,三冰子,宋小樂他們。

昨天他們看得出來,齊磊是真生氣了,本來還有點忐忑,這要是答不好可咋整?

二成子拍著胸脯,“班班班班,班頭兒還是夠意思的!”

這話引來雛鷹二期其他同學的附和。

有人小聲,“兇是兇了點,可是還是心善啊!逃過一劫啊!”

然而,都想多了,那塊臟石頭會這么輕松的放過你們?他臟招多著呢!

講座從九點,一直持續到快十二點了,近三個小時。

到了后來,齊磊口干舌燥,想下去,大伙兒都不讓他下去。

最后,齊磊往舞臺邊上一坐,也沒有什么正經的內容了,就是和大伙兒閑聊天,解答一些問題,包括八卦,甚至說了一些創業史。

最后的最后,又聊到為什么今天會開這個講座。

就見齊磊一指雛鷹二期,“就因為這幫二傻子!”

好吧,他開始鞭尸了,把雛鷹二期批的體無完膚。

二成子他們在底下,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算了!

特么的,白夸他了,真不是個東西!

可是,沒辦法,你還得聽著,生氣也得聽著。

而這還沒完呢!

接下來齊磊的話,把二期的人嚇了個半死。

“我給他們留了個作業,三天之內,寫一篇收購案的分析報告。”

“要是寫不出來,全特么給我滾蛋,哪兒來回哪兒去。”

其他同學一聽,登時調侃,“這也太容易了吧??”

別說雛鷹班了,現在讓他們寫,他們也寫得出來。

別問為什么,齊磊都告訴你是怎么回事兒了,要是還寫不出來,那回家哄孩子得了。

“小齊導員,你這不是放水嗎?”

齊磊一挑眉,“放水了嗎?”

“放了!”

齊磊,“那也不容易吧?”

“容易!”

齊磊,“真容易?”

“真容易!”

“那你們誰有興趣,也可以寫一寫嘛,回頭送到雛鷹樓去。”

鬼魅一笑,“好好寫哈,你們懂的!寫的好,萬一比雛鷹班寫的還好,那他滾蛋,你不就進來了?”

全場瞬間凝滯,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哦嚓!哦擦擦!!這不會是雛鷹班選拔的考題吧?

眾人一下就興奮起來了。

要知道,雛鷹班這個誘惑可是有點大。

“小齊導,不是大一大二的,也能參與嗎?”

齊磊,“當然能,雛鷹班本來就不看學年的。”

嗡的一聲,所有人更加興奮,跟打了雞血一樣,可把雛鷹二期那幾頭給嚇壞了,一個個人都傻了。

還還真要把我們踢出去啊?

哦操,不帶這么干的啊!這要是被踢出去了,可丟死人了,北廣都呆不下去了。

二成子臉色煞白,“完了完了!”

他在雛鷹二期的成績,和在十四班時驚人的相似,倒數第二。

這要是有人被踢出去,他概率很大啊!

“完了完了完了,班班班班長不講情面了啊!”

宋小樂一聽,“你沒戲!別寫作業了,直接被踢出去得了!”

二成子眼珠子一立,“輪到你說老老子?你個倒數第一的選手!”

“呃。”宋小樂一窘,“罵人不揭短,干嘛呢?”

好吧,臺上的齊磊看著雛鷹二期那邊,陰森森的一笑。

開卷是開卷了,可是壓力也得給我拉滿,能讓你們輕松了?

后臺,周小晗砸巴著嘴,一副事不關己的架勢,“唉,可憐的孩子們,被收拾的太慘了,嘿嘿。”

卻是拓爺斜了一眼周小晗,這姑娘是典型的心大,好了瘡疤忘了疼。

“好心”提醒道,“你剛進雛鷹班的時候,比二期還慘!”

周小晗一怔,對哈,一篇論文接一篇論文的。

臉色一苦,似有追憶,“當初真難呀!”

結束講座,齊磊剛回到雛鷹班想消停一會兒,董北國就沖進來了。

“小兔崽子,還反了你了!把話給我說清楚,誰是大技校?”

好吧,齊磊吐槽北廣就是大技校的時候,董北國正在打電話敲詐老秦。

結果返身就聽說,齊磊說北廣是大技校。

這老董能忍得了?

“有你這么詆毀母校的嗎?”

“現在全校都傳開了,你還給起了個名兒?定福莊司儀培訓學校?”

“咋地?想造反!?”

齊磊卻沒當回事兒,“這有什么?自我調侃嘛!和五道口職業技術學校一個道理。”

董北國一怔,“五五道口什么玩意?”

齊磊,“五道口職業技術學校!”

董北國有點懵,連帶在一個屋里的廖凡義、陳興福也有點疑惑。

“沒聽說五道口有這么個學校啊?”

齊磊端著茶杯,一臉壞笑,“不會吧?這都沒聽過?”

“沒聽過。”

齊磊,“清華大學嘛!又稱五道口職業技術學校。”

我噗!

三個人全噴了。

廖凡義念叨著,“五道口職業技術學校?哈哈哈!”

陳興福也是哭笑不得,“那北大呢?”

齊磊脫口而出,“圓明園職業技術學校唄!”

“哈哈哈哈!”

大伙兒一樂,齊磊,“哈工大,就應該叫圣馬家溝職業技術學校!”

董北國憋著笑,“你這什么跟什么啊?”

“別瞎起外號,北大清華的聽見,得和你拼命。”

齊磊撇嘴,慎重地想了想,“應該不會,但是農大說不準。”

董北國一滯,“農大?農大叫啥?”

齊磊,“海淀種豬選育場。”

第二天,董北國正好去部里開會,和北大清華的校長碰上了。

放在以前,董北國和這些大名校的校長不是一個級別的,都說不上話。

那下巴揚的?都要上天了。

可是現在不一樣,北廣近兩年很出彩。

幾個校長也不由調侃,“老董啊,聽說你調職了?”

董北國皺眉,“調哪兒去?”

清華校長一笑,“不是調到定福莊司儀培訓學校去了嗎?”

董北國眸子一瞇,原來在這兒等著我呢?

微微一笑,“你一個五道口職業技術學校的,還有臉笑話我呢?”

清華校長:“”

“五,五道口?”

農大校長剛要說話,“老陳,你閉嘴,海淀種豬場的沒資格在這兒說話!”

一番玩笑,大伙兒聽個樂兒,但是誰也沒占了董北國的便宜。

倒是清華的校長和董北國商量了一件事兒,“跟你借個人唄?”

董北國,“誰?”

清華校長,“齊磊。”

董北國登時警惕起來,“你借他干什么?”

清華校長,“來清華給我們也辦兩期講座。”

董北國,“”

清華校長其實一直在關注北廣這邊,尤其是雛鷹班。

他看了很多雛鷹班發表的論文,也搜集了一些相關的消息,本意是在清華也辦一個類似的精英班。

可是,他發現一個問題,雛鷹班的靈魂是齊磊。

這個班級處處都有齊磊的影子。再加上剛剛的關于視野的講座,一夜之間已經在互聯網上傳開了。

所以,清華校長想請齊磊也去給清華講兩課。

畢竟這不是什么新鮮事兒,清華校友、知名企業家經常性的辦校園講座。

董北國聽罷,“我當什么事兒呢,不難!”

“不過,你得等一段時間,他最近有點忙。”

清華校長,“等不怕,有時間過來就行。”

好吧,董北國沒說,齊磊正忙著處理雛鷹二期呢!

完事兒他又要出國,確實沒時間給清華搞什么講座。

更何況,昨天的講座一傳到網上,齊磊還有別的事兒要處理。

此時,齊磊正在和拜倫奧古斯特通電話,“怎么樣?這個出場方式,你還滿意嗎?”

拜倫有點傲嬌。

其實,他從昨晚看到齊磊講座的新聞,就一夜沒睡好覺。

這個仇,終于開始報了!

拜倫本來就是個記仇的人,而且,任誰被整個歐洲拋棄,也得一肚子火。

所以,他特意要求齊磊,要把他來中國的消息大肆宣揚出去。

可是,現在齊磊問了,拜倫得裝一下。

“一般般吧!我看并沒有多大的反響。”

齊磊這邊翻著白眼,沒多大反響?你還要多大的反響?

網上都炸了,到處都是對拜倫的問候。

“歡迎來到中國”

“這大兄弟能處”

“拜倫好樣的!十一億中國人民支持你!”

這樣的語調充斥全網。

可想而知,這個新聞傳回歐米,又會引起怎樣的輿論浪潮。

事實上,現在歐洲還是夜里,幾個小時之后,羅西奈特莉在來中國之前最后的一篇專欄稿已經提交審核了。

內容是:

“我真是個愚蠢的女人!我做了什么?我親手將拜倫奧古斯特送去了中國。”

這娘們兒絕對不是什么好人,現在自黑玩的賊溜,爐火純青了。

可是她越自黑,英國輿論越喜歡她,整個歐洲的輿論圈兒都喜歡。

還有無數的英國傻老爺們給泰晤士報寫信,給羅西寫信。

“這不怪你,這都是米國人的詭計!”

“我們憎恨那些野蠻人!”

好吧,即便沒人想承認,可是無論在什么時候,顏值即正義大多通用。

盡管這是盲目的,甚至是愚蠢的,可這是事實。

此時,拜倫還是意猶未盡。

“齊,我還要一個專訪,我要親口去呵斥那些愚蠢的歐洲人!”

齊磊聽罷,微微皺眉,沉吟片刻,“你確定要這么做嗎?”

拜倫,“確定!!十分確定!”

哈,這家伙心眼兒也不大。

齊磊沉默了,他本來想提醒拜倫,專訪并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現在公開他來中國的信息,已經在高度刺激西方的神經了。

如果拜倫自己再跳出來,那就不是刺激,而是激怒。

現在激怒他們,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你要建設實驗室的,而且微電子領域國內的水平很低,商業領域更是近乎空白,所有的實驗設備幾乎都要進口。

萬一憤怒的米國人對你來個禁運,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可是,沉吟了許久,齊磊最終還是同意了。

“可以!”齊磊凝重道,“央視專訪,你認為可以嗎?”

拜倫想都沒想,“太感謝你了,齊!”

齊磊則是長出一口氣,“算了,再加一個羅西奈特莉的專訪!”

“我想,你們兩個相逢一笑抿恩仇的場面,更加具有新聞價值。”

“哦!”拜倫舒爽的一聲呻吟,“完美!”

與拜倫通完電話,齊磊給老秦打了過去。

“干嘛呢?”

老秦情緒有點失控,“小石頭,咱們分開剛三天,你又找我干啥?”

齊磊卻是死皮賴臉,“嘿嘿,在哪兒呢?過來聊聊唄!”

老秦,“哼!!你有事兒也自己先扛著吧!這回我還真去不了。”

齊磊一怔,“咋了?你沒在京城啊?”

“沒在!”

“跑哪兒去了?”

“海邊兒。”

“又去海邊干什么?”這不剛從海邊回來嗎?

老秦,“找兩艘漁船,辦點事兒。”

齊磊一聽,“漁船?”

眼珠子一轉,突然想到點什么,“老北叔啊!說起漁船,我這有筆買賣。”

老秦,“什么買賣?”

齊磊,“關于沖之鳥碓的!你要答應我快點回來,我就給你出個好主意。”

“我呸!!”

也就是隔著電話,不然老秦啐他臉上。

“你們這一老一少,沒完了是吧!?一邊呆著去!”

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齊磊還挺無語,你看看,給你出主意都不用呢?

再然后啥一老一少?

嚓!不會董背鍋捷足先登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