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03章 服了

第103章 服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03章 服了

誰才是最強的戰略大師?是齊磊嗎?

是,也不是。

這塊“臟石頭”正如他自己所說,“在國內都不忍心下死手,出了國就不用講武德了。。。”

然而,最開始這個局的設計者其實不是齊磊,而是耿大爺和章南。

是齊磊這兩個師父,最先找到了“劈柴的巧勁兒”。

兩個人給齊磊的建議是,“突破口在英特爾身上。”

注意,是突破口,而不是決勝點。

很多人認為英特爾是關鍵,錯了!英特爾只是切入點,是引各方入局的關鍵。

正是克勞格的貪婪,打壓arm,想收購arm,可是他又不可能如愿的這個尷尬處境,才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比如,想借機吸血的德盛,想把arm收入囊中的米國人,以及覬覦諾貝爾獎的羅西奈特莉。

好吧,說句題外話,還有一個事兒也挺臟的。齊磊沒說出來。

那就是:為羅西奈特莉撰寫公關稿件、運作諾獎的,是——德盛。

齊磊沒對拜倫說謊,這段時間,羅西的所有行為都是德盛在背后操作的,可沒齊磊什么事兒。

他只是指點了羅西一下下,當了一回狗頭軍師,讓她主動去找德盛。

起初,羅西還很不情愿。要知道,德盛在西方的名聲可不太好,吃人不吐骨頭的。

去找他們?把她這個小記者賣了,她都不知道。

況且,自己就這么厚著臉皮要德盛幫她運作諾獎?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羅西還是清醒的,她不認為自己在德盛這個龐然大物眼里算什么人物。

可是,架不住齊磊一再勸說,羅西最后還是妥協了。

讓她沒想到的是,那個東方的帥小子簡直就是神機妙算,德盛居然很痛快的答應了。

這讓羅西欣喜不已。在齊磊另一邊臉頰上嘬了好幾口。

媽的!又吃虧了。

其實,這就是格局和信息不對稱造成的結果,在羅西奈特莉眼里不可思議的事兒,在齊磊眼中卻是再正常不過。

當時,文經理那邊正需要一個攻擊arm的輿論點,而羅西是最好不過的人選,拜倫虐待動物案是現成的公關方向。

而羅西的要求,對她自己來說是改變命運的重點機遇,可是對手眼通天的德盛來說根本就不算多高的價碼。

羅西又不要錢(齊磊給過了。)這個女人只要諾獎,不算什么成本。

于是,雙方一拍即合。

老列維斯坦申請出戰,再一次打了雞血,給一個美女記者制造公關條件,這對他來說太簡單了。

而且,還能攪黃三石公司與arm的生意,老列維太喜歡了。

吃著鴨子,唱著歌兒,就把事兒辦了。

別看羅西是記者,可是全方位的公關、輿論引導,羅西比老列維差了好幾個檔次。

甚至很多同行,原本還想和羅西唱唱反調,搏一搏眼球。可是,得知羅西背后是業內的傳奇人物列維斯坦,登時就打消了念頭。

開什么玩笑?列維斯坦在他們眼里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公關界、傳媒界的不敗神話。

和老列維做對,他會讓你名譽掃地的。

回首這個局,唯一不確定的點,也是最大的意外收獲,其實是陳文杰的親爸——老杰拉德.默林。

這條線,齊磊原本是沒抱太大希望的。

想著,德盛愛把arm賣給誰就賣給誰,反正我只要拿到拜倫,就是穩賺不賠。

況且,沃倫愛特也不是吃素的,他和山姆的暗中拉平讓齊磊更是賺大發了。

可是,話說回來,不抱希望是真的,可是該操作的還是要操作。

既然文經理都去了華爾街,要是不讓假洋鬼的便宜爹杰拉德試一試,就有點不符和“賊不走空”的氣質了。

于是,就有了杰拉德當眾嘲諷文經理,讓他下不來臺的場面。

不得不說,有點運氣的成分在里面,不過這里面也不是全無智慧。

齊磊和文經理算是老熟人了,對這個人有一定的了解。

他發現,文經理是精英中的精英,這一點沒人懷疑。

可是,他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中不中,洋不洋。

文經理,也就是皮特文自詡是米國人,崇尚西方價值觀,也有著西方人的優越感。

可同時,他又學習中國文化,總是用中國文化去解釋米國價值觀,還總拿中國文化的典故去說教。而且,他還是個黃種人。

這一點,確實給他帶來了一些好處。

比如,獨到地結合了中西方優點的處事哲學,使他年紀輕輕就在職場風生水起,更坐上了大中華地區話事人的寶座。

可是在齊磊看來,文經理那可不是東西合璧,差遠了。

頂多叫二串子,不是什么好事兒。

這造就了皮特文堪稱扭曲的性格,他是個矛盾的結合體。

在他身上,同時存在著自卑與自傲的兩面性。

在中國人面前,他有優越感,總是昂著下巴,好像高人一等。

可是,在米國人現面,即便皮特文掩飾的很好,可是依舊能看出氣短的端倪。

就比如,他身邊的賈奎爾,還有經常合作的列維斯坦。

按理來說,這兩個人都是他的下屬,級別比他低很多。

可是,文經理從來不把他們當下屬,表現出一副親民的姿態。

實際上,卻不是這么回事兒。

而文化上的沖突,又讓文經理呈現出又一種狀態,那就是:自信!極度的自信!甚至可以說是自大。

這一點,不論對中國人,還是美國人。文經理都覺得他高人一等。

他比任何人都淵博、都有底氣,這在他與齊磊的幾次交鋒中就看得出來。

換了別人,玩不過,我就不和你玩了唄!聰明人懂得避重就輕。

可是他不,越菜越要上!簡直就是盯著三石公司搞,就像賭氣一樣。

其實,如果齊磊在皮特文這個位置,他是絕對不會第一反應就是去米國,找下家攪黃三石和arm的交易的,有比這更加利益最大化的玩法。

齊磊收購arm阻力大不大?那德盛做這個中間人好不好?暗渡陳倉,中國人收不了,德盛代理好不好?

由德盛代替杰拉德的位置,好不好?

這樣一來,不但表面上,arm依舊是米國的,未來發展阻力更小,米國市場更開放。

而且,中國市場也比英特爾更具有人際優勢。

可以說天下無敵了。

可是他沒有,他就是想和齊磊分個高下。

太記仇了。

于是,從對文經理比較了解這個角度出發,齊磊讓老杰拉德去試圖激怒文經理。

一個自負、自大,又自卑的黃種人,在公開場合下不來臺,他如果不記仇,他就不是皮特文。

這比杰拉德去找德盛主動尋求合作的機會大得多。

結果都看到了,文經理果然輸在了他那扭曲的性格上。

只能說,齊磊的運氣再一次發揮了作用。

而arm落到了老杰拉德手里,又不僅僅是“意外收獲”那么簡單,會帶來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衍生出很多種可能,不得不從長遠的角度重新規劃。

這么說吧,如果arm不是老杰拉德接手,沃倫要是說把arm掏空,慢慢轉移到中國,那齊磊做夢都能笑醒。

可是,現在你說把arm掏空,齊磊不干。

老子的臟手段還沒用完呢,可比給米國人留一個空殼子有價值的多。

本來齊磊是不打算和沃倫、山姆說杰拉德的事兒的。

就算交代,也不是現在,還沒到時候。

可是,你們冒出這么危險的想法?掏空arm.?敗家啊!

那齊磊就沒辦法了,只能提前攤牌。

可是,齊磊提前攤牌不要緊,可把山姆嚇死了。

他現在臉色煞白,冷汗止不住的流,要嚇死了。

你知道這有多驚悚嗎?半路撞鬼都比這強得多。

js公司的人來拜倫家里?和齊磊什么關系?他們為什么會有關系?

為什么一個電話就行了?

什么情況啊?

山姆自認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可真的沒玩過這種局。

看著面前的少年,心說,這還是人嗎?什么套路?

關鍵是,山姆懷疑人生了,他甚至搞不懂,怎么就成了今天這個局面?

山姆的腦袋也完全不夠用了,任誰放到這個場景都得懵,太驚悚了。

好吧,拜倫不會!

老哥腦子里想的是,他能指揮js?他能指揮js?好事啊!

也就是山姆聽不到拜倫的心聲,否則非殺了他不可。

和假洋鬼子陳文杰通完電話的齊磊,一看山姆那僵硬的表情,也是苦笑一聲。

說心里話,他還真不愿意裝這個逼。

關鍵是,這事兒太臟,人生污點啊!

對山姆抱歉一笑:“等等吧,等沃倫到了,一并解釋。”

山姆只剩下機械的回答,“好…好!”

隨后就僵著身子,去樓上打電話,整個人都是懵的。

隱約能聽到他與沃倫交談.、爭吵、咆哮的聲音。

拜倫則是在樓下陪著齊磊,神情也有些不自然。

只是,他的城府確實沒有那么深,期間忍不住發問,“齊.,收購arm的js,和你什么關系?”

齊磊苦笑一聲,感嘆著周密的計劃也趕不上變化。

只得解釋,“很親密。”

js投資銀行,很多人以為是英文縮寫,其實不是。

從js建立之初,就是只有兩個英文字母,整個華爾街都不知道這兩個字母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人問起,杰拉德就說是前妻的縮字。

可實際上,是“姜尚”。

直鉤釣魚,愿者上鉤嘛!

當然,你也可以理解為“奸商”投資銀行。

齊磊沒法把杰拉德的底細都說出來,只能說,“很親密!至于有多親密……”

齊磊想了想,“和你和山姆,還有沃倫的關系,差不多。”

拜倫眼前一亮,卻是齊磊馬上把他的話堵回去,“拜倫先生,是不是認為,既然arm還在咱們手里,你就可以不去中國了?”

心說,你想特么什么美事兒呢!?

中國必須去!還有你說的那個中國國籍,不入我都摁著你入。

可是,齊磊想錯了,拜倫要說的還真不是這個事兒。

“齊,你誤會了。”

拜倫笑道,“我是不會再回到arm公司的,更不會在歐洲多呆一天!”

齊磊:“???”

拜倫,“他們拋棄了我!盡管沃倫和山姆沒有忘掉往日的友誼,可是,英國拋棄了我們,我的祖國德國也拋棄了我們!”

“歐洲的那些愚蠢的民眾,罵我是nc!,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他們的嘴臉!”

“所以,我會和你去中國做出一些成績。不為別的,就為爭口氣!”

“這一點,你要相信我。”

齊磊愕然,沒想到,這家伙這么倔的嗎?

“那你想說什么?”

只見拜倫欣慰的笑著,“我想說,如果js真的和你關系親密,那么,你會和米國人不一樣,對嗎?”

“你不會像德盛,像英特爾那樣,只盼著把arm從我們手里奪走,對嗎?”

“arm是沃倫、山姆,還有我的心血!盡管我們只是給董事會賺錢,只拿很少的一部分。”

“可是,這畢竟是我們的心血!我希望沃倫可以繼續領導arm,他是個好的老板。”

齊磊,“……”有些動容,

這是拜倫的天真,也是三個人友誼的踐行,就像他們小哥仨一樣。

別看平時吵吵鬧鬧的,其實他們都在為彼此著想,只不過層次不一樣。

拜倫在第一層,山姆在第四層,沃倫在第五層。

剛要回話,卻是山姆從樓上下來,聽到了拜倫的話,“你閉嘴吧!”

山姆面色不善,與剛剛相比可以說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皺眉,有些陰沉地看著齊磊,卻是呵斥拜倫,“你什么都不懂,不要參與我們的事!”

拜倫愕然,卻是沒和山姆斗嘴。因為他從山姆的表情上就看得出,自己天真了。

而山姆,鄭重地坐在齊磊對面,“沃倫很快就到!到時,還請齊磊先生向我們詳細的炫耀一下你的計劃。”

山姆愈發陰沉,“不得不說,齊磊先生…盡管沃倫已經一再高看,可是我們還是小看你了!”

齊磊聽罷,哭笑不得,“山姆,相信我,我們不是敵人。”

山姆冷然,“不!齊磊先生,我們也不是朋友,所以請叫我布朗先生。”

齊磊,“……”有點理解山姆的轉變。

站在他的立場,原本以為是被米國人欺負了,可是現在收購arm的是齊磊,那對米國人的那份仇恨,自然的就轉嫁到了齊磊身上。

而且……是極其屈辱的方式!

他們被這個東方少年耍的團團轉,像個徹頭徹尾的傻子,蠢貨!!換了誰,也跨不過心里的那道坎。

氣氛登時陷入了尷尬,三個人誰也不說話了。

半個小時之后,院子前的車道上傳來一聲急剎車,隨之敲門聲響起。

山姆迫不及待的沖去開門,是沃倫。

一見到沃倫,山姆的情緒再一次失控,在門口朝沃倫低吼著,“該死的!該死的!我們上當了!!”

沃倫卻是依舊鎮定,“冷靜點山姆,我們先看一看情況。”

說著話,沃倫來到客廳,與齊磊四目相對。

只見齊磊起身,點頭示意,說出的第一句話,依舊是“我們不是敵人。”

沃倫聽罷,沒有表態,并排與拜倫、山姆坐在齊磊對面。

這樣的坐次,其實已經表明了沃倫的立場。

終于,“齊,我也相信我們不是敵人!所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沃倫表面上很平靜,可是齊磊看得出,他在說謊,因為面前這個英國男從已經氣的渾身都在發抖了。

正當此時,敲門聲再次響起,這次是拜倫的妻子去開的門。

四人在客廳中可以聽得出,來的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年輕人。

因為聲音很稚嫩,用標準的倫敦腔調,很客氣地對拜倫妻子問道,“請問,這是奧古斯特先生的家嗎?我是齊磊的朋友。”

等到年輕人被引到客廳,齊磊再次站起,“正式向大家介紹一下,我的大學同學、同寢室友——克里斯托弗.墨林。”

“js投資銀行創始人,杰拉德.墨林的獨子。”

山姆聽聞,咒罵一聲,突然感覺有些荒誕。

怎么還成了劍橋同學與東方一所沒名氣的大學同學之間的戰爭?

更可惡的是,對面的兩個人還贏了他們,而且這兩個人加在一起和自己同歲。

陳文杰則是和齊磊對視一眼,他還沒搞清楚狀況呢!然后,才不自然的和三個劍橋校友打招呼。

“嗨!”

眼見無人回應,只得悻悻的把手縮了回來。

“呼!”沃倫也覺得荒唐了。

兩邊分賓落座。

沃倫苦笑,“現在可以告訴我們這群倒霉蛋兒,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嗎?”

“墨林先生,你們是怎么讓德盛掉進陷阱?讓米國、英國,還有arm都掉進陷阱的!?”

陳文杰一聽,一臉懵,只向齊磊,“問他!”

三人,“……”

問齊磊?現在他們最不信的就是齊磊。

沃倫,“那好吧,我換個問題,你們僅僅是大學同學?你父親為什么會冒這個險,去戲耍德盛?”

陳文杰,“問他!”

三人,“……”

沃倫,“那js既然不是和德盛串通一氣,你們要怎么處置arm?做為你父親派來的代表,這你總能告訴我們了吧?”

陳文杰,“問他!”

合著,就一問三不知是吧?除了“問他”,你還會說點別的不?

再說了,就一點語言表達能力都沒有?

卻見陳文杰扭頭和齊磊用中文小聲bb,“這三老幫菜,沒特么安好心啊?”

“怎著?當爺好欺負唄?還緊著絮叨!”

齊磊呲牙一笑,“讓你嚇著了。”

陳文杰,“膽兒也忒小了!”

齊磊聽他又要開始貧,“行了,我來吧!”

看向三人,“要不,還是我來回答吧!”

三人沒辦法,那個嫩的一問三不知,也只能你來回答了。

接下來,齊磊掐頭去尾,把如何讓杰拉德墨林激怒文經理,以及邏輯在哪說了一遍,其它的都省略了。

聽的山姆更心寒。

用拜倫的話說,眼前這個才是魔鬼,他把人心都算計進去了。

而齊磊繼續他的陳述,“本來呢,這事兒和你們沒有多大的關系,我是不打算公開的。”

沃倫聽到這兒,也是沒法平靜了,他以為自己才是最大的贏家,沒想到,應了中國那句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說的太特么對了!

“所以,你贏了……”聲音有些艱澀。

盡管沃倫不想承認,可是不得不承認,“你如愿以償,得到了arm!”

卻不想,齊磊接下來的話,卻是讓沃倫這個聰明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齊磊,“我是得到了arm,但是,我要的可不是一個空殼!!”

沃倫一下滯住,怔怔地看著齊磊,不要空殼?什么意思?

他得到的可不是空殼!

拜倫他帶走了,而且和沃倫、山姆的利益已經捆綁在一起。

未來,沃倫會把米國arm的核心掏空,全部轉移到新arm,這怎么是空殼?

正要發問,卻是猛然一驚,“你,你是說米國arm?”

“你不想米國arm只剩一個空殼?”

就見齊磊一攤手,“不然呢?你們要掏空米國arm,沒辦法,我只能攤牌了。”

此言一出,沃倫的臉上突然有了一絲驚恐。

而山姆和拜倫……

好吧!兩人就沒聽懂!!

不掏空米國arm!?這貨怎么想的?腦子進水了?

山姆心里苦,不要這么搞!又在玩什么啊?

而唯一聽懂的沃倫,突然呼吸有些急促,“齊!!你…你能詳細說說是怎么回事嗎?”

齊磊,“你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嗎?”

沃倫更為急促,“我不敢確定!”

齊磊,“不敢確定就對了,那說明你想的和我一樣。”

沃倫:“!!!”

說實話,沃倫人傻了,眼前這個到底是天才,還是瘋子?

他要干什么?他在謀劃多大的一個局啊?

呵呵,來之前,沃倫以為他要見證的是結果,是揭曉謎底的最后攤牌。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這塊臟石頭,這個該死的東方人,他的局才剛剛開始。

是的,收購了arm才剛剛開始!!

此時,沃倫瞳孔都有些渙散,有如瘋魔一般,“不可能……”

“不可能!”

“沒可能的!”

“齊,你在玩火!你在葬送大家,葬送arm!”

“不可能的啊!”

猛的瞪向齊磊,“德盛不是傻子,他們很快就會察覺,察覺js有問題,arm也有問題!”

“即便現在不能察覺,等到他們想把js踢出局,自己接管arm的時候,發現踢不走,也會察覺的。”

“到時候,米國政府知道我們耍了他們,arm就完了!我也完了!我們都完了!米國人任何卑劣的手段都用得出來!”

卻見齊磊淡然一笑,“放心,不會有那么一天。”

“這不是你這樣的聰明人會說出的話。”

齊磊,“因為德盛會幫我們隱瞞下去,不會到米國政府那一步。”

沃倫抓狂,天真!天真的家伙,“你怎么肯定德盛不會?你耍了他們!”

齊磊,“德盛里也有咱們的人。”

這回不光沃倫,三個人異口同聲,“what

德盛還有你的人!?那你不就是自己和自己玩嗎!?

操!德盛怎么可能有他的人?

山姆下意識發問,“誰啊?”

齊磊也沒瞞著,“大中華地區業務總經理——皮特文!”

“什么!?”

沃倫直接站了起來,“皮特文和你也是一伙的!?”

山姆要瘋,“該死的!”

“齊磊!”

“你到底干了什么!?你聯合了多少人來坑害arm!!?”

齊磊一聽,趕緊安撫,“別著急!急什么呢?”

“我的意思是說,皮特文很快就是自己人了!可他現在還不是自己人,甚至恨我入骨,你不要誤會。”

好吧,山姆真的懵了,完全搞不懂,這根本就不是人類的局。

卻見齊磊意味深長地看著沃倫,“你是聰明人,我一說你就明白了。”

這徹底勾起了沃倫的興趣,“說說看。”

齊磊,“我打算一回中國,就和皮特文攤牌了。”

“我噗!!!”沃倫一口老血彪出來,見鬼似的看著笑呵呵的齊磊。

“你……你……”

“你簡直就是魔鬼!”

太損了吧?

說他是魔鬼,這可不是罵呢,這是夸!

這是一個戰略高手,對另一個戰略高手的認可,魔鬼都想不出這么卑劣的手段。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沃倫再次陷入自我思考的狀態,已經忘我,“妙!!太妙了!簡直完美!”

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山姆和拜倫受不了了,你們特么打什么啞謎呢?

山姆還好點,可是拜倫…這兩個家伙湊一塊兒,讓拜倫感覺自己像個傻子。

兩人坐這兒聊半天,他居然什么也不明白,什么也不知道。

“停!!”拜倫一聲咆哮,“請你們馬上停止這種炫耀。”

瞪著兩人,“現在!馬上!告訴我,到底怎么回事?”

他再也不想做傻子了,這種感覺一點都不好。

“那個皮特文!?”

“德盛的皮特文?他為什么現在不是自己人,又會成為自己人!?”

山姆也一臉好奇。好吧,他也不懂。只不過,自詡聰慧,不好意思問。

卻是沃倫一句話就給解釋了,“假如你是皮特文,如果德盛知道是他幫助中國人拿到了arm,他們一分錢都賺不到。而且,還要面臨米國政府的問訓,面臨一場政治災難,你會怎么做?”

“米國政府如果發現同樣的真相,那皮特文不但職業生涯結束了,人身安全都是問題。”

拜倫:“……”

山姆:“!!!”

沃倫,“所以,齊如果回國就和皮特文攤牌,皮特沒有別的選擇,他想活著,只能寄希望于這件事瞞的久一點,給他足夠的空間洗白。”

“從而……”看向齊磊,“幫助齊,保守這個秘密!”

山姆人傻了,你還算是個人了?

呆愣半晌,突然一甩手,“fuck!不玩了!”

扭頭就走,想上樓靜靜.。

桌上那兩個家伙,簡直就不是人。

可是沒走幾步,又折回來了。

“那什么……”眼神飄忽,“留著米國arm,有什么目的?”

瞥著天花板,實在不想問這兩個齷齪的家伙,可是,抵不住好奇啊!

“對呀!”拜倫反應過來,“既然可以留一個空殼,為什么還留著米國arm?”

卻見齊磊和沃倫對視一眼,然后齊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讓沃倫解開謎底。

沃倫也不客氣,把整件事在心里過了一遍,發現只要堵上德盛這個短板,確實是可行的。

可是山姆等不及了,“小妞兒!!快說!否則我揍你!”

沃倫抬頭,“因為盤古系統!”

山姆一愣,似乎明白了,可腦袋又沒法轉那么快。

“什么意思?”

沃倫,“之前,我們想和齊合作,目的就是盤古系統!”

“是核心指令集與系統的高度匹配,從而實現硬件體驗的提升。”

“你還記得嗎?”

山姆點頭,“記得啊!”

“可這有什么關系呢?我們去中國,一樣可以得到盤古系統,不用米……”

說到一半,山姆明白了,突然一拍桌子,“fuck!best

山姆全明白了,而沃倫還在給不清楚的拜倫解釋。

“我們去中國,確實可以得到盤古系統,可是,那又怎么樣呢?”

“首先,我們只能在中國市場打開局面,還要面臨米國的英特爾,還有微軟的封堵!”

“可是現在,如果,arm拿到盤古授權,背后又是米國資本,那全世界的市場都將是對我們敞開的!”

“英特爾和微軟拿我們沒有辦法,起碼長臂管轄那一套行不通了!”

“而這樣的話,不但arm會迎來一個全新的世代,更上一個臺階。”

“更重要的是,齊的盤古系統可以毫無阻礙的登陸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與微軟正面對抗!”

“這比直接掏空arm的價值高出無數倍。”

沃倫有些興奮,因為達到了他最理想的狀態。

arm有了盤古有授權,全方位與系統匹配,這對各自為戰的英特爾和微軟,將是降維打擊。

只要成功,arm就不懼怕任何人的威脅。

唯一有些可惜的就是:大贏家是齊磊!

現在的arm和從前不一樣了,老的董事們大多出局,三兄弟也只剩下一個沃倫,山姆的股份也沒有了。

然而,讓沃倫沒想到的是,齊磊接下來的話,讓沃倫徹底折服了。

齊磊,“沃倫,山姆,還有拜倫。”

沉吟片刻,“這些話,本來應該是幾年之后,這些秘密都將不是秘密的時候再告訴你們。”

“可是,既然現在已經說開了,那就一并解決吧!”

山姆皺眉,“解決什么?”

齊磊,“首先,js不會把arm遷出英國,總部依舊設在劍橋。”

“然后……”

又頓了頓,“當下形勢還不明朗,所以恕我無法給你們法律上的承諾。”

“不過,等到局面徹底穩定之后,我會無償出讓一部分arm的股份。”

沃倫和山姆都是一滯,“這是為什么?”

齊磊一笑,“不為什么,目前js掌握了73.45的股權,是絕對控股的第大股東。”

“可這不公平,你們才是arm的靈魂,不應該被踢出局。”

“我會把js的持股比例控制在49以下,把多余的股權還給你,還給山姆,還有拜倫,包括被踢出局的那些股東們。”

“如果有一天,你們相識的英國議員、政府部門察覺了這一切,請替我他們……”

山姆下意識發問,“什么?”

齊磊:“arm…永遠屬于英國!”

沃倫:“!!!”

山姆:“!!!”

這一刻,不說五體投地,也得是心悅誠服了,這才是真正的戰略家!

滴水不漏!真的是滴水不漏!

這個決定一出來,沒有人會和齊磊再站在對立面。英國政府、被耍的沃倫和山姆、英國民眾,都將和他是同一戰線的。

而他們的敵人是——米國人!

太高明了,高明到沃倫徹底服了。

他才二十歲,等到他四十歲的時候,得是什么樣子?

沃倫好奇了。

“齊……”沃倫十分凝重地開口,“很慶幸,有與你交手的機會!”

“很幸運,最終我們成了伙伴!”

“也很希望……”咬牙切齒,“希望…我們永遠也不要成為對手!”

“我特么的不想有第二次!”

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42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