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8章 無法拒絕的條件

第98章 無法拒絕的條件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8章 無法拒絕的條件

之前說過,德盛貪得無厭。

本來ibm是想把個人電腦業務賣給松下的,而松下也有意收購來拓展米國市場。。。

但是,這種郎情妾意的交易,德盛就賺不到錢了。所以,德盛生生從中作梗,給攪和黃了

不但給攪黃了,德盛還正式代理了ibm個人電腦業務的出售服務。

可以說,這事兒德盛說了算了。

但是,本來德盛是想敲柳紀向一筆,讓暢想來當這個冤大頭。

結果,齊磊收購了暢想,又和德盛因為德盛高華的原因反目成仇,自然也就失去了交易的可能。

總之,齊磊就不可能收購ibm,因為要過德盛這一關。

那…齊磊拋出這么一個完全沒有邊兒的牛皮來干什么?

這里面絕對有陰謀。

本著商場上,一旦洞悉了對手的反常,就一定有利可圖的原則,文經理把目光再一次集中到了齊磊身上。

然而,讓文經理沒想到的是,他這剛盯上齊磊,齊磊就找上他了。

來還錢的。

還記得年初收購暢想的時候,齊磊曾經用30支付的股權做質押,從德盛貸了一筆款嗎?

算是提前還款,一次性付清。

要是往常,文經理會打發一個下面的部門主管去辦理就好了,不想見齊磊,見他腦袋疼。

可是,有了之前的那個引子,文經理說什么也得親自和齊磊接觸一下啊!

一見面,雙方就進行了友好且熱烈的客套。

其實,心里都在罵娘。

齊磊:孫賊!又來坑你啦!

文經理:fuck誘!!

可是表面上,卻充分演繹了什么叫老硬幣對上老硬幣。

文經理笑哈哈的,打趣開場,“上次暢想的事兒,小齊總可是騙的我好苦啊!”

“不行,這件事小齊總得補償我們!”

齊磊一聽,也順桿子就爬,“嗨,說到底不就德盛高華那點事兒嘛!”

“沒關系!文哥,你聽我的,高華那邊你怎么操作都行,我不參與!”

一臉真誠,“高華真的就是個意外!你看我到現在都沒去高華露過面,就是心里過意不去啊!”

文經理聽的面皮直抽抽,心中大罵,你特么是沒露面,可是你把董戰林那份股份給控制了。

沒錯,德盛高華六家股東,暢想、德勝、齊磊的奇石科技。除了這三家之外,還有三家德盛的傀儡。

本來齊磊拿著奇石和暢想的那部分股份,占比還沒過半,德盛還有操作的空間。

可是,董戰林那個王八蛋,柳紀向一倒,他見勢不妙,馬上倒向了齊磊那邊。

所以,齊磊現在手里握著暢想、奇石,還有董戰林三家的股份,是德勝高華的絕對控股人。

皮笑肉不笑,再有城府也讓齊磊激怒了,來了句,“小齊總原來對高華沒興趣?”

齊磊一瞪眼,“沒有啊!”

文經理心說,你就接著演!

跟上一句,“那既然沒興趣,把股份轉給德盛吧!”

冷笑一聲,我看你怎么接

結果,“好啊!”齊磊這一句差點讓文經理閃個跟頭兒。

“齊,齊總,我可不是說笑。”

齊磊,“就跟誰是說笑一樣。”淡然笑道,“回頭派人到我那兒去,立馬就能簽協議。”

文經理:“……”

什么鬼?搞什么名堂?他又在使什么壞?

卻是齊磊真有賣的意思,“真轉給你!不過嘛……”

話鋒一轉。

文經理登時緊張起來,“不過什么?”

齊磊嘿嘿一笑,“這價錢可得好好談談。”

文經理一聽,想都沒想,“價錢好說!”

開什么玩笑?德盛在中國多少年的布局全在德盛高華上面,即便多花點錢,把高華收回來也是值得的。

齊磊一見,心懷大暢,“那就說定了哈!回頭派人過去談吧!”

文經理整個人都是懵的,太痛快了吧?怎么這么不正常呢?

似笑非笑,只當閑聊似的試探,“小齊總,感覺今天不太一樣啊!”

齊磊,“是嗎?沒覺得啊?”

文經理登時打哈哈!“我看出來了,春風得意!是不是春風得意?”

“最近的報紙新聞我可都看了,三石真要收購arm?”

卻見齊磊一甩膀子,“想什么呢?我哪有那個實力?都是說著玩的。”

隨之表情變換,“文哥,我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吧!”

文經理,“請講!”

齊磊,“收購arm是假,但我對ibm的個人電腦業務是真的感興趣。”

文經理,“……”

齊磊,“也不瞞你,之前收購暢想的事兒,確實是我做的不對。”

“可是,文哥你站在我的角度考慮一下,如果你是我,再加上德盛和老柳又是那樣的關系,我敢把心里話說出來嗎?”

這話說的文經理都不由跟著點頭,確實如此。

如果讓德盛知道齊磊的目的是徹底掌握暢想控股,德盛真的會把他賣了,導致收購失敗。

只聞齊磊繼續道,“我本意其實是不想和德盛這樣的國際大資本交惡的。”

“所以今天過來,還錢只是個引子,主要還是想和文哥交交心。中國有句古話,化干戈為玉帛。”

“您看……”

文經理笑了,“老弟,你要是這個想法,早說嘛!就不用這么繞了。”

齊磊一窘,“嗨,這不是還有求于文哥嘛!”

“ibm那邊……”

文經理:“不用說了,這事兒交給我!”

齊磊一拍大腿,“等的就是老哥這句話!”

齊磊走后,文經理在樓上看著他那輛騷包大g遠去,還沒回過味兒來。

心說,他的目標難道真的是ibm?

客觀的說,ibm還靠譜一點,arm那邊太復雜,成功的幾率很小。

可是即便這樣,文經理還是覺得齊磊這家伙,他的話不能全信。

第二天就派人到哈市的三石公司總部,去洽談德盛高華股權回購的事兒。

不是修復關系嗎?不是肯把高華的股份吐出來嗎?看看你是不是放嘴炮。

結果,三石公司那邊居然熱情的接待了,而且是三石公司的“墻上老板”齊國棟親自接待。

雙方洽談十分順暢,痛快的很。

除了價格上還有一些分歧,需要進一步商討,其它的細節幾乎是無阻礙,順利的讓人感覺三石公司有點著急。

是的,齊國棟別看歲數比齊磊大幾歲,可是火侯真不如那塊石頭,讓人家看出來了。

就是著急!

這讓本來就很疑惑的文經理更加的迷茫,你們著急什么呢?

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12月12號,文經理的米國同事在首都機場偶遇了齊磊,文經理才把所有的線索和細節拼湊起來。

恍然大悟,又上了齊磊的狗當!!

“你看清楚了?確定他不是回京,而是離京?”

米國同事,“看清楚了,肯定是他!”

“不但有齊磊,還有他那個御用的大律師林晚簫,以及三石公司其他部門的幾個人,之前都是見過的!”

“還有兩個政府的人呢!”

文經理不死心,“你也看著他過的安檢?”

“對!”

“飛歐洲的航班?”

“劍橋!!”

撲通一聲,文經理跌坐下來,“arm!!他的目標是arm!!arm的總部就在劍橋!!”

米國同事不解,“僅僅憑借一趟航班?這個判斷會不會太草率了?也許他只是去歐洲談別的業務。”

就見文經理搖頭,“不可能!”

“為什么?”

文經理,“因為他在回籠資金!”

米國同事:“!!!”

的是,現在全清楚了。

齊磊來還貸款,贖回30支付的股份,包括出讓德盛高華的股份,也只在價格上糾結。

所有的目的,就是快速的回籠資金。

有人可能會說,錢都還貸款了,也是回籠資金?

呵呵,賬不是那么算了。

一年之前,齊磊質押了28.94的30支付股份,從德盛貸款61.89億rmb。

可是一年之后,如果齊磊再拿近30的30支付股份來質押貸款,150億文經理都敢借給他。

現在的30支付已經徹底統治了內地的網絡支付,甚至周邊的香港、寶島等地區也在慢慢輻射。

別人不知道,文經理太知道了,30支付現在很值錢。

齊磊還了這近62億,反手隨便找一家銀行,貸個150,甚至200億,都有可能。

至于,齊磊說為修復和德盛的關系才把德盛高華的股份出讓,之前文經理就奇怪,修復關系也不用下這么大血本兒啊?

全賣了?

現在明白了,他是急于變現,去辦更大的事兒。

那么…這個大事兒,只能是收購arm!!

因為ibm的個人電腦業務根本用不了這么多錢。

滿打滿算,德盛給齊磊報個高價,再加上傭金,以及其它敲竹杠的費用,收購ibm,撐死也就十個億美金左右。

需要齊磊這么大費周章嗎?

所以,他需要這么大的資金量,還親自跑到英國去,那一定就是arm!!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說心里話,想到這些,文經理真的有點佩服。

說起來,他也算是從尚北開始與齊磊結緣,雖然很少占到便宜,可也是看著他從小到大一步一步做起來的。

這才多長時間?他就已經么把目標鎖定在了arm身上?

少年可畏啊!

只是文經理想不通,他的底氣在哪?

資金充足?

可收購arm不僅僅是資金的問題,還涉及到國與國的博弈。

英國也好,米國也罷,是不可能將arm這種公司交到中國人手里的。

背后的博弈很復雜。

這時,米國同事見文經理陷入了沉思,不由發問,“文,如果三石的目標真的是arm,對我們來說也許是好事,我們可以順利的拿回德盛高華。”

卻聞文經理道,“再看看!”

米國同事不解,“不應該果斷一點嗎?高華早點拿回來,早點安心。”

文經理,“讓我再想想。也許…還有更大的利益等著我們!”

雁過拔毛,這一點從之前的電影行業研討會,還有ibm與松夏的收購事件上,已經體現的很清楚了,德盛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盈利的機會。

此時文經理在想:

第一,拜倫.奧古斯特的案子他也聽說了,這事兒有操作的空間嗎?

第二,arm現在確實是舉步維艱,被英特爾打壓的岌岌可危,高層也有出售離場的意愿。

那么,如果齊磊收購不成,arm又會賣給誰呢?

第三,如果齊磊能打動arm,那么一定不僅僅是錢的問題,他還有什么籌碼?

這三個問題,尤其是第三個,困擾了文經理整整一天。

他實在想不出,齊磊有什么籌碼可以打動arm,甚至打動英國政府。

直到晚上,央視的一則財經新聞,給文經理提供了靈感。

“本臺記者從國家統計局獲悉,2001年,我國互聯網產業共吸納外資1140億rmb。”

“其中,來自歐洲的投資資金首次超越米國,成為中國互聯網產業的最大投資人。”

文經理:“!!!”

“我想到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文經理狀若瘋魔,那種層層揭秘、撥云見日的快感簡直無法形容。

不知不覺間,已經完全閉合在自己設置的框架之內。

不顧一切的撲到電話前,“賈奎爾!!來我家里!馬上!”

“我猜到齊磊的籌碼是什么了,需要進一步驗證。”

英國,劍橋。

此時,齊磊一身尼料的格子馬甲西褲,坐在一家高檔西餐廳中,從餐廳的窗戶就能看到舉世聞名的劍橋大學。

收回目光,悠閑地捧著一張泰晤士報。在財經版最顯眼的位置,赫然是他不修邊幅的生活照。

只是配文,不是那么悠閑——《狂妄的中國小子,妄圖收購arm。》

齊磊笑呵呵地看著,直到讀完全文,方長嘆一聲,“唉,在商言商唄?特么這也不忘矮化一下我們?”

文章里當然少不了矮化中國的傲慢情緒,看的齊磊想砸報社。

只可惜,他要等的客人卻沒給他時間,只見arm公司ceo沃倫.愛特步入了餐廳。

在服務生的引導下,與齊磊面對面。

齊磊放下報紙,淡然一笑,隨之起身與沃倫愛特握手。

沃倫有些警惕地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

還不滿二十歲的創業者,東方古國的知名企業家,簡直讓人抓狂。

沃倫二十歲的時候,還是個剛剛步入大學的菜鳥,還在想著如何搞定大學舞會的皇后小妞。

緩緩落坐,將餐布鋪在膝間,這才收拾心情,抬起頭嚴肅地看著齊磊。

“看來,新聞上的報道并非空穴來風,齊磊先生確實對arm公司有著濃厚的興趣?”

對面的齊磊淡然一笑,示意服務生把菜單遞給沃倫。

等服務生離開,方道,“愛特先生,我這個人不喜歡繞彎子,其中的困難你我都清楚。不過,請您先看看這個。”

說著話,齊磊推過去一張字條。

沃倫還沒見過這種談生意的方式,疑惑接過,打開一看,登時一驚。

“這……”

只見齊磊依舊笑容滿面,“我想,arm董事會會對這個條件感興趣。”

“如果滿意,咱們再接下談其它的細節。”

紙條上赫然寫著:

30支付67的股份加盤古系統51的股份加現金補償。

沃倫瞠目結舌,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年青人。

他上來就梭哈了!

等于是讓出了中國的網絡支付權,還有盤古系統的主導權。

他,勢在必得!

那么問題來了,arm公司的決策層會感興趣嗎?

一定會感興趣!

即便他們知道,不太可能和中國人達成協議,也一定會為之努力,因為籌碼太誘人了。

這個時空,和原本的那個時空已經截然不同。

99年的貝爾格萊德事件,由于齊磊的潛移默化,歷史流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我兔提前做好了準備,出臺了一系列有利互聯網行業外資引進政策,使得大量歐洲資本不是像原本那樣流入米國,而是投入了東方。

而經過兩年多的印證,再加上導航網、博客網、30支付,還有盤古系統的不斷加碼。

最終的結論就是:對中國互聯網的投資,是無比正確的抉擇!

目前,中國的互聯網市場是這個世界上最炙手可熱的投資市場之一,甚至不弱于米國,多少投資人攥著大把的鈔票進不去。

而齊磊給出的條件,可以說是中國互聯網市場的核心資產了。

30支付,不用多說,誰掌握了它,就掌握了中國的電子商務市場。

而盤古系統,對別人來說,可能十分誘人。可是對于arm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誘惑。

其實,arm一直有一個設想,就是核心處理器與操作系統的完美契合。

目前,英特爾的處理器也好,amd也罷,與windows系統、盤古系統還遠達不到100的默契度,大多是系統要迎合硬件的條件。

可這不是arm和英特爾不想與系統契合,而是做不到,他們的指令集設計無法與系統同步。

可是,如果他們擁有了一個自己的、成熟的系統,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可以相互配合!!

這么說可能有點抽象,舉個例子吧!

后世,蘋果系統為什么穩定?因為蘋果的處理器就是自己設計的,專門為ios系統設計的。

arm當然也要追求這種“靈”與“肉”的完美契合。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對arm來說,盤古系統的價值比30支付更大。

“呼!”沃倫呼吸有些急促,終于,“齊,說吧!你的條件是什么?”

齊磊依舊笑著,“愛特先生,只能合作能達成,我們可以做出最大的讓步。”

“兩種情況。”

“哪兩種?”

“第一,如果arm依舊留在劍橋,我要51,而且要在中國建立研發中心。”

“第二,如果arm可以將總部遷至中國,那我只要49,你依舊是arm的ceo。”

沃倫:“……”

好吧,誠意滿滿,而且姿態已經不能再低了。

“齊,我感受到了你的誠意。”

沃倫沉吟甚久,“我明白了,我會盡量說服董事會。”

沃倫最后還是答應了下來。

此時,餐前酒正好上來,齊磊舉杯,“但愿,合作成功!”

德盛,京城分部。

賈奎爾急匆匆的沖進文經理的辦公室。

“確認了!確認了!我們的判斷是正確的!”

文經理猛的站起來,“百分百準確嗎?”

賈奎爾,“準確!今天早晨,arm公司委托在中國的一家評估機構對30支付的整體價值,還有市場前景,做出全面評估。”

“足以確定,齊磊給ram開出的條件,就是30支付!!他贖回質押股份,根本就不是高價抵押,而是想做為籌碼直接轉給arm!!”

文經理聽罷,重重的一錘手掌,“太好了!”

只是,賈奎爾還沒說完。

只見他神秘一笑,“文,還遠不止這些!你猜,齊磊還向arm許諾了什么?”

文經理一怔,“什,什么?”

賈奎爾,“是盤古!!是盤古系統!”

文經理腦袋嗡的一聲,呆愣良久,咬牙切齒地吐出一句,“好魄力!!好狠!”

齊磊真的是大手筆。

回過神來,又是猛然朝賈奎爾大吼:“快!給我訂機票!”

賈奎爾,“你去哪兒?”

文經理,“去硅谷!去華盛頓!去華爾街!”

“賈奎爾,我們的大生意來了!”

文經理無比興奮,“不管是硅谷程序員,還是華爾街的藍領帶,又或者政客,都不會放任他收購arm!!”

賈奎爾一聽,卻給文經理潑了涼水,“文,你想的太簡單了。”

“這些消息,我們能知道,華盛頓也一樣能知道。”

“僅僅只靠提供一些很快就所有人都知道的消息,換不來多大的利益。”

文經理一聽,淡然一笑,“你還是太年輕了。”

文經理會不知道僅僅是這個消息不值錢嗎?他還有其它的籌碼。

一家合格的資本,不是等機會,而是創造機會。

以前都是齊磊拿他們當槍使,這回終于翻過來了,齊磊成了一桿好槍。

當華盛頓、硅谷、華爾街知道一個中國要收購arm,得有多少人會動心呢?

arm公司的價值,可是誰都算得明白的。

臨上飛機之前,文經理還不忘叮囑賈奎爾,“暫停與三石公司的談判,找借口把質押股權的交接也拖一拖!”

“只要齊磊拿不出收購的資金,我們就有充足的時間操作!”

嘖嘖!

這孫子,心黑的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