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81章 一個一個的搞定

第81章 一個一個的搞定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81章 一個一個的搞定

一百四十萬就已經很讓梅姐驚訝了。

先不說,向往那個讓人絕望的制作成本。

即便真的賺了錢,梅姐本人能分到140萬,其實也已經是可以接受的報酬了。

要知道,這個年代的港星,可不是后世一集電視劇就敢要200萬的流量明星,那特么還得偷個稅呢!

就拿梅姐來說,她去內地開一場演唱會的出場費也不過七八十萬,一部港片的片約也就一百多萬。

而且,這還是包括經紀公司,以及經紀人的分成在內。

雖然到了她這個級別,經紀公司的分成比例很低了,但也不可能全揣在她自己兜里。

后世梅姐離世的時候,資產也不過3000多萬。而且要知道,梅姐的出道時間是1982年。

那一年,齊磊剛來到地球表面。

到她離世二十多年,攢下億萬身家,多嗎?

而且,她的主要財產來源,其實是房地產投資和金融投資。

演藝事業真的就是賺辛苦錢。

所以,140萬真的不少了,而且是半季就有140萬的進帳,那一季就近三百萬了。

雖然《向往》檔期長了一點,可這絕對是梅姐從藝以來接到的最輕松的工作。

在有山有水的地方,住兩個月。

而且別忘了,中傳的合同是與經紀公司切割開的,公司那邊該是多少錢就是多少錢,齊磊一分沒少付。

剩下張國戎和梅姐的部分才是按分成來算。

也就是說,這300萬是實打實的進到梅姐兜里。

已經相當滿意了。

結果……

結果,你讓我看看下面的大寫?

梅姐一低頭:壹仟肆佰萬圓整……

“真是1400萬?”

大寫的就沒有多個零少個零的問題了。

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搞咩啊?你個死孩子,不要開這種玩笑!”

一百四十萬她還沒接受,一千四百萬就離譜。

梅姐從藝二十年,就沒拿到過這么多的酬勞,而且還是半季。

張國戎此時也站了起來,拿過梅姐的支票仔細看了看,確認是一千四百萬。

皺眉看著齊磊,“怎么回事兒?說好是幫忙的,你別搞啊?”

張國戎倒不認為齊磊在開玩笑,他以為是齊磊知道他這邊的困境,變著法的幫他們。

也難怪剛剛他會說違約金他來出。

不過,張國戎還是很有原則的,一碼歸一碼。這個錢他們是不能要的。

對此,齊磊也無語,心中大嘆,這就是差距啊!

一千四百萬放在這個年代的天王巨星手里,都不敢接。

要是放在二十年后的某些流量小牲、當家花蛋手里,能甩齊磊臉上,一千四百萬?你打發要飯的呢?

“你倆想什么呢?”

齊磊對二人翻著白眼兒,“我要是想用錢幫你們,會直接把戎哥的經紀公司買下來,還用拐彎磨腳?”

給兩人算了一筆賬,“央視那邊與商簽的是收視率分成合同。”

二人迷茫,“????”

這個年代,這種合同不常見。

齊磊也懶得解釋,“反正就是收視率越高,收入就越高。”

“截止第六期播完,總收入是3.04億。”

“刨除制作成本,央視的播放成本,凈利潤差不多2.7個億吧!”

“我給你們倆湊了個整兒,多的下半季結賬的時候再算。”

梅姐:“……”

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三觀有點崩了。

你要知道,他們在香港上電視綜藝,多數時候就是公司的宣傳任務,要么就是友情幫忙。

即便有通告費,也就是一萬兩萬港幣。

有的甚至就幾千塊兒,包個紅包。

怎么稀里糊涂放松了兩個月……

“真的是一千四百萬?”

這回喊出來的是張國戎,聲調都變了。

“不要搞啊?綜藝這么賺錢嘍?”

“兩個就拿一千多萬,要睡不好覺的!”

齊磊則是異常嚴肅,“戎哥,你又搞錯了。”

張國戎,“哪里搞錯了?”

齊磊,“半季!半季一千四。估計這一季播完,你能分3100萬左右吧?”

張國戎和梅姐:“……”

三千多萬,兩個月?

梅姐心說,老娘存款加房產,再加投資,值三千萬嗎?怎么稀里糊涂就翻倍了?

張國戎更是顛覆三觀。

做為男星,賺的肯定比梅姐要多一些,可也多的有限。

況且是在香港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三千多萬對他來說也不是小數目。

心里有點發慌,這錢來的太容易了。

而齊磊此時看著二人呆愣的表情,其實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做為一個重生者,別的行業齊磊不保準,可是在傳媒領域,他有足夠的本能為這個時代的他們打開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這個年代的港星,其實就是一群搞娛樂的苦力,僅僅只是表面風光而已,真正積累下財富的,也只是少數的幾個人罷了。

其實,從后世港星的諸多境遇就看得出來。

別的不說,TVB拍了那么多好電視劇,可是里面有相當一部分演員的收入還不如公司的普通職員。

港姐出身的蔡少分,一集的片酬折算下來也才一千塊。

由此也就不難理解,多少紅極一時的人物最后都是窮困撂倒的收場。

又有多少女星,以豪門為終極目標了。

當然,到了梅姐和戎少這個級別會好很多,賺的不少。

可也是相對于基層演員、歌手的。

后世那個時空,梅姐確診癌癥之后,還要拼命工作,連演十幾場演唱會,還有其它工作。

這里面有經紀公司不是人的原因,可是來自藝人自身的壓力又何嘗不大呢?

所以,齊磊的想法簡單粗暴,光游山玩水,心里頭想著掙錢,收益不大。

先解決經紀壓力,然后再游山玩水的解決身心上的壓力,然后才有精力和更從容的心態去規劃事業。

沒錯,“掙錢”和“事業”是兩回事。

做為朋友,齊磊希望兩人能擺脫前世的命運。

可是做為歌迷、影迷……

就這么歇了也不行啊!你得給我弄點好歌,整點好電影出來,才對得起齊磊的心血。

當然了,以上目標都達成之后,再給大伙兒創造一點共同價值那就更好了。

賊不走空嘛!

只見齊磊再次坐下,示意張國戎也坐下,想和他來一次深談。

梅姐很識趣,知道齊磊有話要和戎少說,“你們聊,我去找點吃的,晚飯還沒解決。”

說著話,離開了房間。

“怎么樣?”齊磊看著戎哥,“還有什么顧慮?”

張國戎悶頭不說話,下意識摸向衣袋,想找一支煙。

這才發現,他已經戒煙很久了。

“公司那邊…其實對我不錯。”

齊磊一聽就笑了,“不錯是因為你可以給他們創造利潤!”

他自己就是商人,太清楚其中的邏輯。

“你信不信?明天的小報把你和公司鬧翻的消息一登出來,但凡你表現出一點有要走的意思,他們立馬翻臉!而且,寧可毀掉你,也不會輕易放你走。”

抬頭看齊磊,“那你呢?你為什么幫我?”

他和齊磊之間的交情,其實也就拍《向往》之后才越走越近。

之前,用句東北話講,齊磊其實有點上趕著的味道,硬往上貼。

這個問題把齊磊問住了,沉吟起來,他在想應該怎么回答。

最后,“我見不得朋友不好,尤其是……”

想說“尤其是涉及生死”,可是把話又咽了回去,說這個不合適。

可這確實是齊磊的真實想法。

說心里話,齊磊很喜歡張國戎和梅姐,但還沒到死去活來,迷到不行的地步。

他也確實想拯救生命,可也不至于花費這么大的心力在這件事上面。甚至不惜花費時間做《向往》,力求從源頭解決問題。

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前世的陰影。

前世,唐奕和吳寧的離開,對齊磊來說,打擊太大了。

那種眼睜睜看著摯愛親朋從活生生的人,變成一堆冰冷的肉……

再推進焚燒爐,只余一捧灰燼的感覺,真的是撕心裂肺!!

所以,當張國戎和梅姐與齊磊成了朋友,那就不再需要任何理由,僅僅只是他不想看著朋友離開,就足夠了。

然而此時,齊磊話說一半,張國戎卻是更加好奇。

“說呀,怎么停了?”

齊磊一咬牙,干脆,“戎哥,我知道你有抑郁癥。”

張國戎一驚,登時不在糾結前面的話,而是陷入另一種恐慌。

“你…你別亂講!”

他確實有抑郁癥,很多年了。

九十年代初,就因此而退出了歌壇,跑到加拿大養了一年多才敢回香港。

只不過,這個秘密只有他的經紀人陳姐知道,連梅姐都不曾察覺。

“你聽誰說的!?”張國戎有點緊張,“別亂講!我這么開朗的人,怎么會得那種病?”

齊磊則是笑而不語,就這么看著他。

而張國戎越來越心虛,“亂講!!再這樣朋友沒得做!!”

“不要瞎猜!我很好,好得不得了!!”

“陳姐…陳姐告訴你的!?這個八婆還說什么了?”

捂著腦袋,很是痛苦。

在港圈,這是不能傳出去的……

卻聞齊磊道,“沒人告訴我!不過,我有個導師,是國內頂級的心理學家,他和我專門講過抑郁癥。”

“靠!!”

張國戎急了,“不是傳媒學院嗎?搞什么心理學?”

齊磊,“所以,你承認了…自己有抑郁癥。”

張國戎頓住,整個人萎靡下來,最后終還是搖了搖頭,“我不承認,你只是猜測!”

齊磊,“好!那就當我是猜的。所以,是時候換個環境了。”

只見戎哥動容,“去內地發展…真的好嗎?”

齊磊一攤手,“好不好的,你不是已經看到了嗎?”

干脆道,“這樣,我給你個承諾。”

“什么承諾?”

齊磊,“每年兩季的《向往》,大概4個月的檔期,依舊是分成合同。”

“剩下的時間,你自己支配,中傳不會向現在的公司那樣各種計劃。”

“是拍電影錄專輯,還是搞演唱會,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想干也沒關系。”

“就算去剃度當和尚,都沒人管你。”

看著張國戎,“其實可以輕輕松松地做事業,做你喜歡做的事兒。”

說實話,有點動心了。

其實,他一直想尋找的就是這種喜歡、放松的狀態。

可是,即便齊磊已經把話挑明了,張國戎還是不能承認他有抑郁癥的事實。

沉吟良久,“我需要和陳姐商量一下。”

齊磊,“好啊!她在哪?現在就叫過來。”

張國戎當下掏出手機,“陳姐,你上來一下。”

陳姐其實一直就在樓下的車里等著他。

等陳姐上來的這段時間,張國戎還在瞻前顧后,甚至無措的揶揄齊磊。

“你慘了,陳姐是不會答應你的。她手底下不光是我,還有好幾個藝人,不可能為了我跑到內地去!”

“先講好哦!陳姐不去,我是肯定不會去的。”

“陳姐這個人你不了解,她很有原則的,不會輕易被你打動!”

“你慘了,你真的慘了!陳姐會罵人的!”

四十幾歲的人了,此時卻像個孩子,而且是做錯事的孩子……

齊磊只是淡笑回應,卻是什么都沒說。

五分鐘的工夫,陳姐上來了。

還沒進門,就聽到她和梅姐聊天的聲音。

梅姐一直都沒走,就在走廊里。

等她進門,張國戎幾步迎上去,“姐,他有話和你說。”

說完,跟在陳姐身后,真的就像做錯事的孩子。

陳姐太了解張國戎了,見他這樣,就知道不是小事。

第一件事是安慰,“有我呢,你不用管。”

張國戎擠出一絲笑,指著齊磊,“他說錯話,就罵他!沒事兒的,我們是朋友。”

陳姐笑,“那你去外面陪梅梅吧,有姐在。”

張國戎:“好!”

逃似的跑了。

這時,陳姐才轉向齊磊,“國戎就是這個樣子,只有最親近的人才放得開,小齊總別介意。”

不管是什么事兒,先給張國戎找個臺階。

而齊磊,開門見山。

“我想讓戎哥從現在的公司出來,去內地發展。”

陳姐一滯,沒想到齊磊這么直接。

登時眉頭就皺了起來,心說,有點棘手。

還沒等她說話,“陳姐也跟著一起過來吧!”

陳姐登時就笑,“我就算……”

又沒說完,齊磊,“中傳下屬的經紀公司,只有楊曉一個人,背靠央視、廣電和北廣。”

陳姐,“……”

背景好深!

還正在組織語言呢,齊磊,“戎哥一季《向往》的收入就三千多萬。”

陳姐:“????”

齊磊,“你要是過來,除了分成,經紀合同乘以2。”

陳姐:“!!!!”

齊磊,“你手下的藝人都有誰?一起過來。國內,我的資源就是他們的資源。”

陳姐:“……”

“不要擔心違約金,那點錢,中傳還出得起。”

陳姐:“……”

齊磊,“我知道陳姐手里還有一個天星娛樂,做演出的,可以資源共享嘛!”

“正好,天星有海外資源,中傳有內地資源,我們的合作,陳姐想象得到吧?”

陳姐……

崩潰了。

“這事兒…可以商量!”

等陳姐從里面出來的時候,張國戎和梅姐都是一怔,這才多一會兒,兩分鐘都不到。

張國戎馬上迎了上去,“陳姐,他年紀小,說錯話您別和他一般見識!”

梅姐也幫腔,這么快就出來了,說明沒談攏啊!

“其實,石頭也是為了戎少好嘛,大家的初心都是一樣的。”

卻見陳姐苦笑一聲,“國戎啊!”

“啊?”

“去內地發展,看似也不錯。”

梅姐,“……”

第一反應就是,齊唰唰的看向一門之隔的齊磊,心說,你給陳姐灌什么迷魂湯了?藥效也太快了吧?

對此,齊磊也只能一攤手,不是藥效快,是咱有底氣啊!

況且,正好趕上香港娛樂業不景氣的當口兒,傻子才不同意他的那些條件呢!

搞定張國戎,齊磊長出了一口氣。

只是張國戎臨走前,朝齊磊一伸手,“拿來!”

齊磊,“拿什么?”

張國戎,“裝傻是不是?我的那份呢?”

梅姐那一千四你都給了,我的呢?

“哦哦!!”齊磊都快忘了。

“不著急!”

他確實是打算今晚就把錢給張國戎的,可是現在改變主意了。

“等幾天,挑一個適當的場合。”

“搞什么呢?”

帶著疑惑走了。

梅姐本來也要和戎哥一起走,而且梅姐很高興,看到張國戎有一個好去處,好前途,她打心眼里替他高興。

只是齊磊叫住她,“梅姐,單獨聊聊?”

梅姐怔住,“我啊?”

“我有什么好聊的?”

齊磊,“聊聊吧!”

強行把梅姐留下。

梅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大大咧咧還在那兒開玩笑:“小石頭,你可想好了,現在是夜里三點,把姐留下,要傳緋聞的!”

齊磊怕你這個?

一抬下巴,“放心吧,小報記者又不傻,你對我來說太老了!”

“滾!”梅姐笑罵,“死孩子!”

“說吧!什么事兒?”

齊磊坐下,醞釀一翻,“姐,戎哥過來了,陳姐帶的那幾個,包括張雪友、汪名荃、杜德韋好幾個也過來了,你要不要考慮也換個環境?”

解決了張國戎,那下一個就是梅姐了。

“我?”梅姐一聽,沒當回事兒,“我就算了,現在的公司呆的還算順心。”

白了齊磊一眼,“就這事兒!?明確告訴你,不考慮!姐現在好著呢!”

齊磊卻是不聽,意味深長的翹起嘴角,“要不…換換吧?”

梅姐看他那個表情不太對,“為什么?”

結果蹦出一句,讓梅姐好幾宿都沒睡著覺。

“簽了中傳,就得定居京城,離家里遠一些……”

梅姐瞬間色變,“小石頭!你到底要說什么!?”

“呵。”齊磊笑了。

他要說什么,其實梅姐心里清楚。

離家遠一些,不就是離她那一家子吸血鬼遠一些嗎?

就她那個媽?那個舅舅?那一家人??

也就是殺人犯法,否則不知道多少梅姐的影迷想拆了那一家人。

齊磊不由想著:

女兒死了,爭家產也就算了,還說得過去。

可是,把女兒生前的內衣都拿出去拍賣,還算是人了?

如果說戎哥的抑郁,工作壓力是主要成因。

那梅姐的癌癥,工作只能算是次要,主要就是那個極品母親,就是被她拖累死的。

“去京城吧!離他們遠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