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9章 三個二傻子

第79章 三個二傻子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9章 三個二傻子

今年雛鷹班招生,比去年稍稍放寬了一點政策,可是,陳姥爺預計撐死能選上來十個。

按說,今年擴招,大一新生比去年多了近一倍,再加上放寬選拔政策,第二期雛鷹班應該人數不少才對。

其實,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兒。

去年是大二到大四,再加上研究生、博士生的一次大選撥。

而今年只有大一,和去年正趕上軍訓的大二,基數比去年其實是要小的。

即便今年還有相當多經歷過洞察模型的二中好苗子,可是,雛鷹班需要的不僅僅是經歷,更需要天賦。

其實,在二中的同學之中,齊磊挺看好幾個人。

比如,二成子、三冰子,這兩個家伙都跳脫得很。

再比如,陳鵬。

盡管陳鵬這個人,齊磊不大喜歡,而且高中一直活在齊磊的陰影之下,把齊磊當對手。

不過,齊磊可沒把他當對手,小屁孩兒的胡鬧罷了。

至于陳鵬的那點市儈與奸猾,其實和盧小帥他們差不多。說白了,就是少挫折兒。

在京城這種地方,過不了幾年,那點小任性也就都磨沒了。

齊磊看好陳鵬的原因,其實也正因為他的那點奸猾。就好像洞察模型里,這貨居然能花錢買流量,只這一點,一般人就比不了。

所以,齊磊還是挺看好他的。

只不過,他再怎么看好也沒用,在教育這個問題上,董北國也好,廖凡義也罷,是揉不得沙子的。

任何人都不行,何況是北廣目前的門面——雛鷹班。

所以,小齊總這回就靠邊兒站吧,真怕他徇私舞弊。

對此,齊磊還挺委屈。

嚓!就像只有你們覺悟高似的,我就沒想過這個事兒好吧?

事實上,即便董北國不把他排除在外,他也想主動退出的。

徇私舞弊這個事兒吧,有的時候不是自己把握好本心就可以的。

把個比方,你說二成子、三冰子來求到齊磊,讓他給放放水,怎么辦?

能回絕,可過程肯定是痛苦的。

那假如是換了曉兒想進雛鷹班呢?

這就連拒絕都不好出口了。

即便這幾頭兒不太會給齊磊添這個麻煩,也有別人抱著僥幸心理。

所以,還不如干脆就躲了,找我也沒用,我又不管這個事兒。

只是……

“董校,你真不咋地!”

齊磊向董北國吐槽,“你讓我自己主動退出啊?顯的我覺悟還挺高。”

對此,董北國笑了笑,“你啊!別得了便宜還賣乖,老子是給你背鍋!”

齊磊主動退出選拔,那和他熟的人必定知道齊磊是不想趟渾水,就是誰的忙都不想幫。

現在多好,是董大校長把他踢出去的,誰也挑不出齊磊的毛病。

“你當老好人,惡人都是你董大爺給你背著,還想咋樣?”

齊磊一琢磨,也對哈!

“謝謝啊!”

嚓!他把我踢了,我還得謝謝,上哪兒說理去?

只能說,姜還是老的辣啊!

然后,回頭陳鵬就來找齊磊,“石頭,幫個忙唄,我想進雛鷹班!”

齊磊一聽,“你不知道啊?”

陳鵬,“我知道啥啊?”

齊大,“我和老董鬧翻了,他不讓我參與雛鷹班招生!”

“啊?”

齊磊,“真的!這事兒你班導都知道。弄不好,今年雛鷹班班導都給我擼下來了。”

陳鵬,“石頭哥,節哀順變!”

跳著腳走的。

特么的!齊磊怎么感覺這貨嘴角掛笑呢?

而陳鵬,“擼了好啊!擼了和我一樣都是學生,看你還欺負我不!”

正想著,還沒走出幾步呢,就見一個腰粗體肥的中午婦女,一陣風似的撲到齊磊面前,“領導,可抓著你了!”

趙嵐甩著手里一堆的采購單,“小李出差了!姚大爺的返聘手續沒辦完,簽不了字!處里一堆事兒沒人做主啊,只能麻煩你了。”

陳鵬,“……”

特么的!聽著怎么有點玄幻呢?

正好樓上寢室大二的學長從身邊過,一問才知道,這貨還是校辦的處長?

沒忍住罵出聲兒了:“我去他大爺的,校長是他爹啊?”

學長一聽,“爹倒不至于,不過比爹親。”

透漏點小道消息出來,“聽說,董校長為了不讓他為難,故意把他踢出了第二期雛鷹班的選拔。”

“嘖嘖,親兒子都沒想這么周到。”

陳鵬:“……”

不玩了!

江湖套路太深,玩不動。

418寢的剩下那幾個,也想進雛鷹班。

別的不說,就雛鷹班那待遇,還能公費旅游,誰不眼饞?

在雛鷹班眾眼里,可能既要兼顧學業,又要參加這么繁重的課外學習,是一種苦。

可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甚至有點傲嬌臭顯擺的味道。

在其他人眼里,羨慕慘了好吧?

所以,小董禮也好,鵬爺、闖哥,還有買哥,都有這個心思。

只不過,他們沒麻煩齊磊,自己在暗暗使勁兒。

所以這么說,全北廣的大一大二,現在沒朝雛鷹第二期使勁兒的,可能就兩個人——一個楊曉,一個張洋。

這兩人的理由無比奇葩。

張洋:抱穩表哥大腿就行了,什么雛鷹班不雛鷹班的,哥沒興趣。

這家伙一向佛系。

而曉兒……

兄弟當好好的,給他去當學生,老娘有病啊!

沒見寇大姐被齊磊折磨的,用她自己的話說,“這老爺們不好伺候。”

況且,吳寧和程樂樂就要走了,在曉兒的內心之中,對分別有著天然的恐懼。

所以,她真的挺不舍得吳寧出國的。

再加上,吳寧這貨出去之前這段時間有點怪怪的,讓曉兒心里很不好受。

本來,吳小賤八月份,她們在拍向往的生活的時候就應該走的,可是他和程樂樂非得拖著。

用吳小賤吹牛的話說,“斯坦福沒我吳寧,還叫斯坦福嗎?”

“是他們上趕著收我,又不是我非得去他們那兒!”

“等著吧!哥什么時候想去就什么時候去。”

可其實聽唐小奕說,吳寧是在等北廣的音樂節,他想和大伙兒再登一次臺。

對此,曉兒打電話的時候挺無語的,“你要走就走,搞的還挺有儀式感,就見不得這個!”

吳寧則不當回事兒,“我們兄弟,排面還是要有的。”

“等著吧!哥十月二號到京城,五號的飛機,還能和你們呆三天。”

這段時間,吳寧都在尚北陪著董秀華和吳連山,并沒有在京城與兄弟的廝混。

9月29號,《向往的生活》播出了第五期。

這一期,除了第四期就出現的兩個港星女神之外,還有兩個亮點。

第一是,反派導演終于亮相了。

而且,出場的方式也是觀眾想不到的。

張國戎、梅姐和齊磊坑完了朋友,自然而然就把槍口對準了一直作對的反派導演。

方法極其無恥,以制作組辛苦多日為由,由梅姐、齊磊和張國戎三大主力親自下廚為誘餌,邀請反派導演吃了頓飯。

只不過,既然反派導演克扣一家人,事事要錢,那吃我們的總不能白吃吧?

得付錢的!就是飯錢有點貴,坑了反派導演100米的修路款。

效果拉滿了,觀眾是萬萬沒想到,反派導演居然是王胖子,驚喜不可謂不大。

而王胖子被一家血坑的橋段,更是爆笑無比。

第二個亮點,就是唐小奕的開學離開,不算搞笑,卻很煽情。

有點依依惜別的感覺,更讓觀眾無語的是,唐小奕前腳剛走,后腳一家人就險些停擺。

晚飯都成了問題。

別說一家人了,觀眾都開始想念唐小奕這個勤勞肯干的好孩子。

總之,這一期的收視率,再創新高了。

破了40,逼近45。

《向往的生活》只用五期,就達到了全民綜藝的高度。

導致29日之后,好幾家衛視的當家綜藝宣布停播了。

沒辦法,徹底沒收視率了,拍一期賠一期。而且,空閑出來的攝制組,正好可以馬上和中傳制作中心合作,開始新綜藝的錄制。

這事本來還得齊磊帶著雛鷹班忙一段時間,可是,齊磊現在走不開。

“都等著吧!先做前期準備,十月中旬之后再說。”

至于為什么?

廢話!我兄弟要出國了,我丈母娘在家呢,哪有工夫管你們?

二號,去機場接上吳寧和程樂樂,還有兩家的大人。

安頓好已經是夜里,哥仨跑到北廣的足球場,坐在草皮上,看著搭好的舞臺,還有遠處還亮著燈的自習室。

吳小賤推了推眼鏡兒,“在二中的時候,上晚自習咱們就總坐在主席臺邊兒看主樓。”

唐小奕聽罷,不由的笑了起來,似乎有點懷念。

盡管大學生活很讓唐小奕滿意,可是和高中相比,那是另一種體驗。

大學更自由,更奔放。

而高中…更純粹。

除了友誼,就只剩做不完的練習冊。

給了吳小賤一杵子,“你這趟還不得六七年啊?”

想說,石頭都不出去了,你也別出去得了。

可是,唐小奕突然想起大半年前,他和吳寧住齊磊家,說過的那一段話。

吳寧讓他長點心,為齊磊分擔一點。

把到嗓子點兒的話,又咽了回去。

突然擠出一個笑容,“安心去,石頭這兒有我呢!”

吳小賤瞪了他一眼,“特么的好話到你嘴里,怎么就這么難聽呢?”

“什么叫安心去?”

嘿嘿!

唐小奕僵硬的笑了,“兄弟之間,領會意思就行了。”

吳寧看出了唐小奕的不舍,搭著他的肩膀,“好好學,回頭哥在國外給你買個實驗室,讓那些得諾貝爾獎的,都給你打下手!”

唐小奕,“準了?”

吳寧,“準!”

唐小奕傻笑著憧憬半晌,“還是算了,回頭哥自己拿一個回來。”

這回齊磊和吳寧都笑了,“你還是算了!就你那脾氣,諾獎不敢頒給你吧?要不還是咱自己設個獎,專門給你頒一下過過癮得了。”

哥仨哈哈一笑,這個牛皮吹的過癮!

唐小奕,“自己設個獎…獎金一個億那種?我看行!”

煞有其事的表演著,“下面有請獲獎者.....唐奕!”

“操!真爽!”

齊磊和吳寧看著唐小奕乖張的樣子,笑著笑著,就笑不出來了。

其實,兄弟最了解兄弟!

唐小奕是舍不得吳寧一個人在外面孤苦伶仃的,齊磊又何嘗舍得?

一頭拍在草皮上,仰望星空。

吳寧和唐奕見他躺下了,姿勢還挺舒服,也有樣學樣的躺倒。

三個人,正好朝著三個不同的方向,正好是一個等邊三角形,最穩固的結構。

只是再過幾天,注定要暫時缺上一角。

“吳小賤!”

“嗯?”

齊磊突然想起一個奇怪的問題,“除了我上大學這一年,咱們分開最長的時間是多少天?”

吳寧想了想,“好像是你和唐奕去蘇州那次吧?”

唐小奕,“哪次啊?”

吳寧,“就那次!老子出水痘沒去成,你倆瘋了半個月才回來。”

唐小奕使勁兒想,我怎么記不起來了?

齊磊也有點模糊,“什么時候的事兒啊?”

吳寧,“四歲多吧?快五歲了。”

“靠!”

“靠!!”

哥倆翻著白眼兒,“四歲的事兒你還記著呢?”

“你丫還是人嗎?”

卻是吳寧有點嚴肅,“那次我哭了好幾天,發誓等你們回來再也不和你倆好了。”

唐小奕,“嚓,真記不起來了。”

齊磊,“我好像有點印象,是不是往楊金偉褲衩子上撒辣椒面兒那次啊?”

吳寧,“對!本來是想撒你褲衩子上的,結果那天掛大風,他褲衩子飛咱家院里來了。”

我噗!!

齊磊噴了。

那次,齊磊印象特別深刻,差點沒讓郭麗華打死。

大概的經過就是,郭麗華在院里揀了個小孩兒褲頭兒,不是齊磊的,也不是另外兩個哥倆的。

而那個時候,和隔壁楊家還不是磚墻,也沒有院里的小廚房,就是幾塊板子搭起來的柵欄。

一掛大風,要是衣服收不急,就各院找去吧!

這種事兒很常見,正好老楊太太也在院里正找呢,楊金偉光屁股在那兒等著。

郭麗華就給送了回去,楊金偉當時就穿上了。

結果……

結果,就是晚上,楊金偉那個小丁丁就跟紅燒似的。

老楊太太自然不干,來家里找打架。

郭麗華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三個混蛋小子干的。

而這種事兒,哥仨已經習慣了,吳小賤沒進門就知道事兒不對,向哥倆坦白是他干的。

而齊磊做為老大,也得有那個擔當,大包大攬唄!

“嘖嘖,那是老太太打我最狠的一次。”

“早知道你要坑的是我,老子說什么也不給你背這個鍋!”

吳小賤也笑,“幸好是楊金偉倒霉。”

這里面沒唐小奕什么事兒,所以他很輕松,還有心思問呢,“為什么?”

吳寧,“不然,我和石頭可能就掰了。”

唐小奕怔了一下,砸吧嘴回味,“這么說,我也有印象了,是不是就楊金偉一撒尿就哭那回?”

齊磊,“不是!那都幾歲了?得七八歲了吧?”

唐小奕,“你確定不是嗎?他那回的癥狀就像內褲撒辣椒面兒!”

齊磊,“確定不是!!因為那次是我干的。”

吳寧和唐奕不說話了。

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從小到大,咱到底干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兒啊?

結果,齊磊又補了一句,“那次是變態辣,胡同口馬叔那偷的辣椒面兒,最辣的。”

狠啊,真狠啊!

半晌,吳小賤,“不會遭報應吧?”

齊磊,“應該不會。”

唐奕,“為啥?”

齊磊,“主意都是吳寧出的,事兒大多是你干的。我回回挨揍,所以我的報應已經報完了。”

“要報,也是你倆!”

唐小奕,“……”

吳寧,“……”

齊磊,“尤其是你。”齊磊突然偏頭看向吳寧。

吳寧笑,“我怎么了?”

齊磊,“你特么欠老子的最多,回回都是老子替你挨板子。所以,出去之后,輕點折騰,早點給我回來還賬!”

吳寧:“……”

吳寧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那點小九九,似乎沒瞞過這個從小到大的兄弟。

沉默良久,突然訕笑,“我在外面還不一樣……”

“一樣個屁!”齊磊擰著腦袋瞪了他一眼。

雖然天黑,看不到齊磊的眼神,可是吳寧知道,他在瞪他。

瞪過之后,齊磊再次仰望星空,“吳小賤!”

“咋了?”

“在我和瘋子眼里,兄弟比事業,比什么都重要。”

吳寧,“說這個干什么?”

齊磊,“是讓你記住,如果你在外面遇到選擇,可能威脅到你自己,就想想這句話。”

“別為了一點雞毛蒜皮,傷了最寶貴的東西。”

吳寧:“……”

良久,“老北叔和你說了?”

齊磊,“你覺得呢?”

吳寧苦笑一聲,“不夠意思,我還囑咐他別告訴你。”

齊磊,“老北叔不傻,他知道,要是不告訴我,我能恨他一輩子。”

吳寧:“……”

又沉吟了很久,長嘆一聲,“那你說吧,底限在哪兒?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齊磊想都沒想,“首先國籍可以換,早晚能換回來。”

“然后,和陳文杰他爹勾搭也行。”

“只有一個要求。”

吳寧,“你說!”

齊磊,“出去也得聽我的,不讓你干的事兒不能干!”

吳寧想了想,“行!還和以前一樣,聽你的!”

齊磊這才放心的露出一絲笑容,他知道吳寧只要答應了,就會遵守。

突然指著星空,“吳小賤!”

“嗯?”

“那是哪兒?”

“星星唄”

“想不想上去看看?”

“所以,別把目光放這么近,等咱掙夠了錢,咱就做個大玩具上天看看,那才不枉此生。”

“那什么……”唐小奕突然開口了,“你們倆先等一會兒。”

兩人看來,只見夜色中唐小奕一臉懵逼,“你倆說啥呢?”

齊磊,“不枉此生啊?”

“不是這句,前面!”

“上天看看?”

“再前面。”

“那是什么?”

“再再前面!”

“和陳文杰他爹勾搭?”

唐小奕咬牙切齒,“再前面一點點!”

齊磊翻白眼,再往前倒都快到機場接機了。

好吧,打從齊磊讓吳寧出去輕點折騰開始,唐小奕就聽不懂了。

“什么亂遭遭的?不就出去上個學嗎?整的怎么跟地下工作者似的?”

瞪著吳寧,“你特么不會真當間諜去了吧?”

吳寧:“滾!”

罵完,對齊磊囑咐,“你還是多教教他吧,這孩子快廢了。”

齊磊,“廢了沒事兒,唐爸早就有刪號重練的心思了。”

吳寧一想,“也不是不行哈!”

于是,唐小奕急了,“你倆給我滾,我爹的家產誰也別想動!”

星空璀璨,夏夜如歌。

三兄弟就這么躺在草皮上,肆無忌憚的笑,肆無忌憚的罵……

當晚,北廣論壇就驚現新聞貼,“有三個二傻子,也不知道哪個系的,躺足球場吹牛逼到后半夜!”

投幣口

給各位書友老爺匯報一下。

沒去看西醫,太費時間了。

去掛號檢查一通一天不一定完事兒,回頭還得再約時間做腸胃鏡又得一整天,太耽誤事兒。

找了個賊靠譜的中醫,過去把個脈兩分鐘!

腸子沒啥大事兒,肝火有點大……

加上治失眠,和亂七八糟的小毛病,一副藥加掛號,兩百多塊搞定!

(贊一波咱們的大中醫。)

本來昨天就應該更的。可是吃中藥,老蒼原來的那些助眠的藥就都得停,然后.....

中藥沒那么快見效,昨晚熬了一宿睡不著,昨天一天就完蛋了。

這段時間要配合中藥調整睡眠,還有一個療程的針灸推拿,所以更新上保證不斷更,但數量上會少一點。

大伙理解一下。

這個月,咱們什么也不爭,老蒼也不要票了,就當老蒼歇一個月了。

下個月狀態好了,再爆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