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6章 麻將桌上的主旋律

第76章 麻將桌上的主旋律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6章 麻將桌上的主旋律

第三期節目之所有引起各地方衛視同行的重視,原因在于,實在太顛覆了。

前兩期雖然精彩,可依舊沒有跳出原本的那個硬傷,那就是:

農村生活并不是大多數觀眾向往的生活,完全是靠一家人的搞笑,還有沐撫的美景,在支撐節目主體。

而第三期,較真兒的說,前兩期和它就根本不在一個水平線上。

觀眾差點笑岔氣兒,卻是不知不覺間,接受了一個主旋律的命題。

這也是其他同行,感嘆主旋律還能這么玩的不二原因。

節目一開始就是爆笑場面,接上一期,華仔、小馬哥和汪皮褲顛了一路,終于到達目的地。

迷茫地推開院門……

而第三期一開場,簡單的回顧上期內容之后,就是五個人熱情迎接貴客,拎包提行李。

“東西都齊了嗎?”

“看過了,都齊!!”

連張國戎和梅姐都是眼冒綠光的表情,電視機前的觀眾直接笑瘋了。

要知道,觀眾是按照播出時間線來做為參照物的。

所以,從9月1日開播到現在,已經過去半個月了,他們天然地感覺就是,這一家人半個月都沒吃上肉了,而不是實際拍攝的幾天而已。

真的都挺替張國戎他們可憐。

王富強一家人,八點還不到就等在電視機前了,什么快本、什么綜藝先鋒?

遙控器焊死,都眼巴巴等著,生怕錯過了一個鏡頭。

而節目也一點沒讓這一家人失望。五口人搶上前去接行李,華仔和汪皮褲還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連道主人家太客氣了。

這一家人就笑瘋了。

女兒歪在沙發上,“華仔也太天真了,人家哪是對你客氣?人家是對肉客氣!”

王富強媳婦則是回顧道,“晚飯那一頓,是把最后一點米煮粥了吧?這要耽誤一晚上,就得餓肚子了。”

王富強也是抿嘴笑,確實挺有意思的。

不過,他更期待,苦臉吐槽了一路的華仔、汪皮褲和小馬哥,第二天清晨的震撼。

因為第一期,王富強特意看的重播,那段清晨推窗的戲碼著實把他震撼到了。

接下來,就是分派房間入住。

臨睡前,小馬哥還在吐槽,“折騰一天,就為吃頓火鍋。”

華仔也有點受不了,“我更慘好吧?我從香港趕過來。”

然后,就是清晨的大震撼。

王富強完全帶入其中,就好像他也住在沐撫一樣。

當華仔、小馬哥拉開窗簾,晨霧幾乎要飄進屋里。

王富強一拍大腿,“還抱怨不嘍!?嚇到了吧!?”

此時此刻,全國的觀眾都有一種看爽文一般的釋放。

太過癮了!

然后,三個震的七葷八素的客人下樓,就見那一家燒水的燒水,洗菜的洗菜,切肉的切肉。

賊和諧!賊勤勞!

準備火鍋大餐!

登時,三個客人就呈現出臉黑的特效。

電視屏幕上還有一段字幕,是張國戎的內心獨白。

(哥哥:失禮了,我們真的好想吃肉。)

“噗!!”

觀眾當然忍不了了。

結果,吃飯的時候更爆笑。

梅姐賢惠的啊,觀眾都心疼。怎么可以有人這么賢惠呢?

她一個勁的給客人夾菜。

“來來來,華仔,嘗嘗土豆,當地的特產,很棒的!!”

“馬總,吃這個!這個青菜是當地特有的,咱們港深那邊沒有,味道很不錯!”

“褲褲,吃啊!!還要姐讓你嗎?這個蘿卜、這個小白菜都很好的。”

三個客人都不用自己動,碗里那叫一個綠啊!

安排好那三個,梅姐才……

一大筷子羊肉無聲地懟進齊磊碗里,又給楊曉使勁夾牛肉。

然后,干脆把張國戎的碗搶過來,端到鍋子邊,盛牛丸。

觀眾簡直無語,“這也行!?那三個你們倒是吃點肉啊,都讓這一家子包圓了!”

“還有唐小奕!別忘了唐小奕啊!”

倒是華仔吃了一肚子的健康蔬菜,終于想換換口味,筷子伸向正對他的方向,鍋中的一大塊牛肉。

結果,剛伸到一半兒,鏡頭突然切了一個張國戎瞥他的鏡頭。

觀眾剛感覺不對,果然哥哥就動了,“華仔,最近忙不忙啊?”

華仔動作一緩,當然是先回答老友的話嘍!

“還好啦,要不然也不能跑這么老遠來看你啊!”

張國戎,“你能來,我還是很高興的。”

給梅姐使眼色,“華仔還是義氣吼。”

梅姐大著嗓門,“那當啦!好兄弟嘛!整個港圈,就華仔最仗義!”

華仔被夸的有點不好意思,心說,你們倆干嘛呢?平時聊天可不這樣哈!

一想也就明白了,錄節目嘛,可以理解。

配合著咋呼幾句,這個話題就過了。

繼續伸筷子進鍋,然后……

肉呢!?

華仔臉一黑,突然發現那塊肉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到了張國戎碗里。

有些訕訕無措,尋找別的目標,卻發現自己附近沒什么肉了。

遠處有,可他不好意思伸筷子,只能裝作很興奮、很期待的夾起一坨蔬菜。

而致命的是,華仔從尋找目標,到發現目標,全程被鏡頭捕捉,節目組還給他配上了字幕特效。

觀眾也只能感嘆,好可憐啊!

反正吃飯這段效果拉滿。

之后,就是與后世向往的生活差不多的節目流程,那三位是客人不假,可是來了也得干活兒。

由張國戎、梅姐、齊磊和唐小奕領著,去地里干活了。

曉兒看家。

只是臨近中午,曉兒煮了一點面條,想到地里去叫他們回來吃飯。

結果,走到院門口,曉兒一下愣住了,然后開始四下張望。

觀眾見狀也有點懵,不知道小姑娘做賊似的四下看什么呢!

結果,鏡頭一轉,原來木門上掛著一塊臘肉、兩條魚,還有一小袋米。

好吧!

“哪兒來的!?”

觀眾也在琢磨,怎么突然出現這些東西?

卻在這時,畫面突然切里了雨棚里的反派導演。

觀眾登時恍然,原來是這幫人的伙食啊!難怪曉兒是這種反應。

接下來……

接下來觀眾就看傻了。

就見曉兒四下張望,確定沒人,猛的夾起小袋大米,拎起魚和臘肉,沒進院子,而是賊溜溜地繞到了江邊院墻。

觀眾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兒的情況下,這丫頭卯足了勁把大米扔到院里。

然后翻墻,跳窗,把大米塞被窩里了,臘肉和魚藏床底下了。

“哈哈哈哈哈!!”

看到這兒,誰還不明白,這是要私吞反派導演的伙食。

只不過,那墻翻的也太溜了吧?

大米塞被窩里可還行?

而曉兒的表演還沒結束呢!

藏好東西,沒事兒人一般出了吊腳樓。

反派導演和攝像的人還在奇怪呢,打出字幕,她剛剛不是出去了嗎?幻覺?

而曉兒淡定地出了院兒,離開反派導演的視線就跑了起來,一溜煙跑到地頭兒。

招呼齊磊,“來!!快過來!”

就見齊磊挽著褲管跑過來,“飯點了?”

楊曉,“吃吃吃,就知道吃!”

邀功似的貼到齊磊耳邊,把她“揀”了一堆好東西的事兒一說。

齊磊也驚喜,可是一想,“不對啊?”

正好,張國戎和梅姐帶著三個客人過來。

“怎么了?”

曉兒把事兒又說了一遍。

鏡頭里字幕又開始作妖了,首先是華仔,(字幕):一塊臘肉而已,你們至于嗎?

然后是小馬哥,(字幕):好可憐。

汪皮褲:中午有肉吃?

倒是梅姐和戎哥與齊磊的反應差不多。

“不對啊?”

戎哥皺眉,“制作組的東西怎么會放門口。”

梅姐,“別說一塊臘肉、兩條魚了!那家伙(反派導演)有一點吃的,恨不得都抱著睡覺,絕對不讓咱們碰到。”

曉兒一聽急了,“真的呀!我都藏起來了!不是他們的,是誰的?”

這時,戎哥一家之主的派頭就出來了,“等我回去偵查一下。”

回到家,戎哥假裝到雨棚那邊遛彎兒,關心一下制作組,“午飯還沒吃吧?”

“馬上!”

“吃什么?”

“不吃臘肉、魚湯之類的嗎?”

沒頭沒腦的問了半天,最后確認,絕對不是反派導演的東西。

那東西是誰的呢?

觀眾們也好奇,不是反派導演的?那是誰放在門口的呢?

于是,鏡頭突然切到了上帝視角,時間倒退回一個小時前。

院門口監控:

就見一個佝僂的身影蹣跚著來到門前,向院里張望了一下,把東西放下,臘肉掛上,悄無聲息的又轉身離開。

觀眾這時都恍然大悟,“趙老爺子!!村委會看電話那個老頭兒!”

觀眾立馬想起上一期戎哥、齊磊他們離開村委會的時候,在那兒念叨,明天吃一天粥,后天支援就到了什么的。

肯定是被趙老爺子聽到了。

有心軟的觀眾,登時心都化了。

老爺子心善啊!老爺子這是來投食了。

唉,他們一年的生活開銷才200塊啊!!這些東西對老爺子來說,也是不小的負擔吧?

而節目之中,一家人也通過門口的機位,知道是趙大爺送的東西。

先不說反派導演會不會把臘肉收走,一家人和觀眾的反應其實是一樣的。

這段真的不是節目效果。

“怎么辦?要不給趙爺爺送回去?”

唐小奕和觀眾的想法一樣,他們也不富裕。

而張國戎想的比唐小奕要通透得多,“人家一片心意,送回去不太好吧?”

梅姐,“要不回個禮吧!”

討論半天,最后決定,等臨走的時候再去感謝老人家,現在去不合適。

不過,當面謝謝趙老爺子還是有必要的。

本來說大家一起過去,可是,再一想,本地山民都有些靦腆,一大家子都過去。反而讓人家不適應。

最后,決定讓梅姐去趙老爺子家道謝。

觀眾看了,也覺得這樣安排比較合理,畢竟這三期梅姐像個街串子,和村里人都混熟了。

中午吃過飯,梅姐就去趙老爺子家了,剩下的人坐在院子里聊聊天。休息一會兒,等梅姐回來,還要去地里干活。

只是這個當口兒,齊磊打電話邀請的那個神秘嘉賓,終于到了。

開始觀眾還以為是什么明星、名人,結果一看,完全路人啊!

再一介紹,好吧,是恩施州府、市府的領導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來慰問了。

觀眾登時無語,倒是忘了,最沒節操的就是齊磊,這家伙居然把電話打到當地政府那里去了。

“玩賴啊!”

“這反派導演的安排不全都白費了?”

“其實也正常,別忘了,節目組選擇在沐撫拍攝,本身就帶著替恩施宣傳的意思吧?”

“至少這一個節目之前,做為北方人,我不知道恩施,不知道沐撫,更不知道大峽谷這么美。”

“好想去旅游,只不過交通真的太不方便了。”

觀眾的反應不一,而恩施官員的到來,也確實是來宣傳的,帶來的也都是恩施的土特產品。

來的官員本身也是搞宣傳出身,很健談,很會推銷。

再加上,雛鷹班提前給他們設計的臺本和流程,整個過程也一點都不突兀。

什么當地的五香豆干、五家臺貢茶、貢水白柚、恩施富硒茶等等。

主要是在介紹特產的同時,當地官員也在起到導游的作用,告訴大伙兒,沐撫還有哪些好玩的地方你們還沒去,有哪些美景可能會錯過。

這些是觀眾喜歡看的,不知不覺間,一家人得到科普推薦的同時,觀眾也記了下來。

只不過,恩施官員來了好半天,梅姐還沒回來。

這都一個多鐘頭了,按說,早就應該回來了啊?

張國戎最早發現不對,不著痕跡地讓齊磊陪著,自己則是去趙老爺子家找梅姐了。

結果,戎哥走了一個多鐘頭,也沒回來。

這回齊磊又不淡定了,這兩人什么情況?

讓曉兒去找找,嗯,又過一個鐘頭。

都下午三點多了,三個都沒回來!

此時,恩施官員早就介紹完產品,也像正常的客人一樣,幫著這一家人干活。

地里干活的跑了好幾個,肯定是做不了了,齊磊給他們安排了一個再搭一個爐灶的任務。

這會兒,爐子都搭完了,人還沒回來。

電視機前的觀眾都急了,那三個跑哪兒去了?

最后,還是小馬哥提議,“得讓梅姐回來做飯啊!要不,咱們一起去趙老爺子家看看吧?”

此言一出,眾人都點頭同意,就當到村里溜達了。

觀眾們則是都在猜測,“不會趙老爺子出什么事兒了吧?”

要真是那樣,就有點假了。

趕的也太巧了,失去了真人秀的味道。

趙老爺子家也在青江邊上,地勢比齊磊這邊還要低。

齊磊去過一次,他這邊離江岸還有一點點距離,而趙爺爺家則是能坐在院子里釣魚。

一行人過去,正好于村中穿過。

到了院門前,只見家中的門開著,吊腳樓里隱隱也有人聲,說明有人在家。

齊磊叫了兩叫“趙爺爺”,沒人應答,干脆帶著大伙兒推開院門進去了。

觀眾此時都有點緊張,“完了!肯定是出事兒了!”

“搞什么飛機?不是娛樂綜藝嗎?別搞事情啊!”

然后,剛到吊腳樓下,就聽到梅姐一聲大叫,“二餅,胡了!!”

張國戎,“搞咩啊!又和?該下莊了吧!!”

電視機前,絕倒一片。

靠!白擔心了,打上麻將了?

好吧,還真是打上麻將了。

鏡頭開始倒退時間,回到三個多小時之前。

趙老爺子的兒女都在板橋鎮工作,周末回來一趟也不容易,正好老頭、老伴兒,兒子、兒媳婦四個人娛樂娛樂。

結果,梅姐就來道謝了。

就梅姐對麻將的那個癡迷程度,進屋就邁不開步了,趙老爺子的兒媳婦一看,干脆你來打唄!

梅姐就沒客氣,心說,我就玩兩把。

結果打了兩圈兒,想走的時候,戎哥來找她。

還挺生氣,干什么呢?這么長時間不回去?

進屋一看,哦,打麻將呢啊!

打麻將……

戎哥也有癮,他也坐下打兩把。

結果,戎哥又坐下來了兩圈兒,把楊曉又給招來了。

曉兒不打麻將,可是曉兒是孩子沒人權啊!

叫不回去這兩個,反而被扣下了,怕她回去把齊磊那幫人招來就打不成了。

于是,齊磊他們還真的來了。

門外一聽,打麻將呢?

進屋觀戰!

這回,趙老爺子的老伴兒讓了地方。

觀眾以為得是齊磊坐那兒,沒想到,是恩施官員坐下來陪老爺子玩。

牌桌上,恩施官員、梅姐、張國戎、趙老爺子,后面一幫人,齊磊、唐小奕、小馬哥、汪皮褲,還有華仔,瞎支招。

那場面,鬧哄哄的!!

觀眾都看傻眼了,這也…這也太生活了吧?

央視居然播一幫人在這兒打麻將,你敢信?

可是,越這樣,觀眾越喜歡。

此前,張國戎和梅姐都曾在綜藝采訪中,提過他們和圈內人打麻將的一些趣事,今天見到現場直播了。

那種感覺,賊過癮!

然而,麻將只是形式,是節目吸引觀眾的手段,真正的核心其實揉在麻將桌上了。

大伙兒又不能只打牌,不聊天。

很多看似不討喜,拉低收視率的話題,借牌桌說出來,效果完全不一樣。

閑聊間,張國戎由恩施的特產切入,對那個恩施官員道,“王姐,咱們好東西那么多,按說應該不愁銷路的吧?我看老鄉們生活并不是很好。”

叫王姐的領導抓起一張牌,又打出去一張,“沒辦法,不是東西好就能過上好日子。”

梅姐整理好牌抬頭,“為什么?我看沐撫就是好地方啊!做做旅游就能富起來吧?”

王姐,“山里的好東西多啊,好地方也多,可是運不出去,外人也走不進來啊!”

梅姐點頭,似是感同身受,“路確實太爛了。”

打出一張八萬,“那就先修路唄?”

王姐一聽,苦澀一笑,“沒錢啊!”

張國戎,“碰八萬。我看從沐撫到板橋也不遠嘛,修起來容易的吧?”

王姐,“不容易。”

解釋道,“沐撫到板橋確實不遠,也就三十公里。”

“可這三十公里全是山區,修路的成本很高。”

這時,趙爺爺開口了,“以前鎮政府也想過修路,還想過搞旅游呢!可是算下來,就這三十公里,得花好幾億?”

王姐,“過山開路,遇水搭橋,要是把這三十公里修成柏油路,得三四個億吧!”

對眾人再次苦笑,“恩施州兩年的財政也不夠修這條路。可是像這樣的偏遠地區還有很多,修不過來的。”

“所以,只能說等等吧,一直在想辦法。”

張國戎聽完,突然問了一句,“那修那種砂石路要用多少錢?”

王姐想了想,“也得幾千萬!主要是遂道和搭橋省不了的。”

這個話題到這里就乍然而止了。

只不過,鏡頭刻意的給了張國戎和梅姐一個特寫,一個意味深長的特寫。

觀眾們看到這里,突然有種猜測:哥哥和梅姐不會要出錢修路吧?

關鍵是,鏡頭語言太有誘導性了。

然后,果然如觀眾所料。

晚上,大家吃完飯,在院子里做做游戲,歡樂一陣,深夜回房睡覺。

但是,張國戎卻睡不著,翻來覆去輾轉一陣,干脆到樓下的堂屋燒了點熱水喝。

然后,就坐在堂屋里想著什么。

而觀眾本以為只是他自己睡不著,卻是沒一會兒,梅姐穿著睡衣下樓了。

見了張國戎也沒說什么,倒了杯熱水陪著他發呆。

又過一會兒,那三小只兒也穿著睡衣下樓。

卻是不喝開水了,齊磊泡著今天王姐送來的貢茶,“茶不錯哈!”

梅姐皺眉,“大半夜喝濃茶,還想不想睡覺了?”

說著話,把茶壺搶過來,給張國戎,還有自己倒了一杯。

五個人開始坐那兒發呆。

過了好久,張國戎突然呵斥齊磊,“大半夜不睡覺搞咩啊?”

齊磊笑笑,也不回答,意思是,你們倆不也沒睡嗎?

張國戎見他不答,又對著唐小奕來勁,“你呢!?怎么不睡覺?”

唐小奕直勾勾的,顯然是醒到一半兒起來的,“石頭起來了,我就起來了啊!”

張國戎又看楊曉,“他倆起來,我就起來了啊!”

好吧,等于沒問,場面再次陷入沉默。

又過了好久,梅姐突然開口,“三四個億咱們出不起,幾千萬……”

戎哥,“可以湊一湊,對吧?”

殷勤地看向齊磊,“對吧?小齊總?”

齊磊抬一下眼皮,很不感冒戎哥的提議,“幾千萬沒用的。”

梅姐和戎哥急了,“搞咩?很有用的!”

齊磊,“別的地方,換個砂石路也許就管用了,可是沐撫不行的。這里最大的資源就是旅游,想讓人們愿意來,那就只能修最好的路。”

張國戎:“三四個億的那種啊!?”

齊磊,“對!”

眾人沉默了,顯然幾個億對他們來說太多了。

觀眾們也隨著鏡頭的沉默而陷入著急的情緒。

通過三期節目,不知不覺間,觀眾與這一家人,與沐撫村已經建立了感情。

他們也希望這個美麗到不像話的地方能夠富裕起來,甚至有一天自己可以走向沐撫美景。

有的人甚至生出想法,號召觀眾捐款吧!大家幫沐撫修一條路。

也有的人想,小齊總不是很有錢嗎?要不小齊總慷慨一回?

既然節目都這么播出來了,那肯定得有一個結果的吧?

最大的可能就是,小齊總慷慨解囊,修通致富之路!

然而,要真那么演,就不是顛覆性的節目了。

只見鏡頭中,齊磊突然邪魅的一笑,“我有個辦法!”

其余四個登時來了精神,“什么辦法?”

齊磊把唐小奕的草稿本拽過來,“你們看哈,這條路全長30公里,需要三到四個億。”

“就按最節省的三個億算吧,平均下來,一米一萬!”

眾人看他在那兒比劃,“然后呢?”

齊磊,“全修咱們是弄不起的,咱可以分著來嘛!”

梅姐一怔,“分著來?那也不夠啊?”

想了想,“我能捐200米,還差29.8公里。”

戎少一聽,“我能捐500米,還差29.3公里。”

唐小奕,“那我也捐500米,還差……”

楊曉,“我也捐500米,還差28.3公里。”

四個人一起看向齊磊,“剩下的,都是你的!”

“我噗!!”電視機前的觀眾本來挺嚴肅的,一聽這話,直接笑噴了。

太欺負小齊總了吧?不過,我喜歡!

而齊磊,“別啊!我也整不了那么多。再說了……”

“再說什么?”

用下巴指了指樓上,“得給咱家客人留點吧?”

張國戎:“……”

梅姐:“……”

突然就秒懂了呢?對嘛,還有客人呢!

也許就是天意,華仔起夜,看到樓下有燈光,就下來看一眼。

結果發現這五個都在,“你們在干嘛哦?”

眾人回頭兒,一個個眼冒綠光。

“來!”

“你來!”

“你來嘛!”

華仔怎么突然感覺很不好呢?

湊過去,張國戎殷勤地給他倒了一杯濃茶,“咱們多久沒好好聊聊了?”

華仔皺眉茫然,“晚飯不是剛聊完。”

看到桌上的草稿本,“這是什么?”

張國戎眉頭一挑,“我們幾個商量點事兒,和你沒關系。”

梅姐也道,“你別管了。”回頭對唐小奕吩咐,“去把那個反派導演叫起來,把攝像機關了!”

“華仔放心,這是我們的事兒,不拉你下水。”

華仔:“……”

你就明告訴我,攝像機正錄著呢唄?

電視機前的觀眾也是無語,“這一家子真是一套一套的。”

完了,華仔要掉坑里了。

隨后,幾個人不理華仔,把剛剛已經說過一遍的話又重復了一遍。

齊磊,“30公里.....一米一萬!”

梅姐,“那我來200米!”

戎哥,“我來500米,還差29.3公里。”

唐小奕,“我來500,28.8。”

楊曉,“我也來500,28.3!!”

說完,一家五口齊齊看向華仔。

華仔整個人是懵的,“那…那我也來500吧!”

這你不來500說不過去啊,一家口跟群口相聲似的。

第二天一早,汪皮褲和小馬哥起床下樓。

突然發現一樓有點變化,堂屋最顯眼的位置掛著一張大大的白紙。

齊磊照著地圖的模樣,畫了一條蜿蜒的公路,上面寫著,全長30公里。

從一頭開始,一小段標注是200米,“捐贈者:梅艷方。”

然后,后面一排500米,也都寫著捐贈者。

唐奕...

華仔!

汪皮褲和小馬哥有點懵,什么個情況?華仔什么時候和他們商量了這么個東西?

正好華仔下樓,兩人上去問,“這是怎么回事兒?”

華仔佯裝迷茫,“沒有啊!捐錢修路。”

“趕上了嘛,出一份力!”

然后,小馬哥和汪皮褲就被舉高高了。

再加上那一家人太能說了,圍著你忽悠,最后,汪皮褲捐了50米,他開始走紅也就一年不到,50米就是50萬呢!

小馬哥就沒那么幸運了,捐了1公里。

還差,26.25公里!!

直到這里,觀眾才明白什么是《向往的生活》。

正如齊磊在這一期末尾說的話:

“向往的生活,是戎少和梅姐在忙碌之余向往的田園生活。”

“向往的生活,也是沐撫山民們向往富裕生活的愿望。”

“向往的生活,更是咱們這一家人和客人們,希望人人都過上向往生活的美夢!”

“向往的生活,是一條路,是一抹希望。”

你就說,這誰招架得住吧?

在麻將桌上就把主旋律弄出來了,雛鷹班從一開始就埋在節目里的沐撫貧困、路難行,在這一期徹底爆發出來。

沒有北廣這個強大的傳播學后盾做,別人真想不出來這么拐彎抹角的點子。

現在,沒人在乎田園生活到底符不符合大眾審美。

現在,大家只在乎小齊總畫的那張地圖什么時候能填滿。

而更讓大家抓狂的是,第三期末尾,送走華仔三人,江邊小院終于又迎來了安詳。

可是,這一家人顯然不太想安詳。

“哎呀!”戎少感嘆著,“還差26.25公里呢,誰比較有錢呢?”

跑到村委會去打電話,“喂?祖賢啊!哥哥正在錄個節目,你要不要來坐客?”

語氣很溫柔,可是鏡頭里的表情很猥瑣。

他這打完,梅姐也看著地圖:“26.25公里!!誰比較好騙呢?”

跑到村委會,“喂??曼玉呀!我病了,要不要來看看我?給你通告費啦!”

輪到齊磊……

“喂!!爸!!”

“帶我媽出來旅個游啊?我想你們了!!”

“對了,您老那廠子今年沒賠錢吧?”

“是嗎?還掙了?那太好!”

到這里,節目片尾跳了出來,氣的觀眾想砸電視。

等于是預告了,下一期的嘉賓是祖賢、曼玉,還有齊磊他爸。

網上也隨之炸了鍋。

網友:“我從來沒見過這么無恥的哥哥!”

網友:“唉!!梅姐這么賢惠的女人也學壞了。”

網友:“最不當人的是小齊總好嘛!親爹都坑!”

網友:“樓上說什么呢?本來他就不當人,哥哥和梅姐就是跟他學壞的!”

網友:“據說第一季還有9期,照他們這么拼湊下去,也許真的能拼出一條路來!!”

網友:“別說了,本人也要捐一份錢,已經郵寄給了央視《向往的生活》節目組。”

網友:“樓上的,你捐了幾米?”

(回復):5厘米!

樓主,“靠!!5厘米是多少錢?”

(回復):500塊呢!半個月工資!

樓主,“工資1000的牛人,那我也捐1厘米吧!郵寄到央視就行?”

網友,“樓上的不行,做為恩施人,已經決定這個周末就去一趟沐撫。要把2厘米的錢親自交到哥哥手中,也許還能混個簽名呢!”

(回復):記得給哥哥帶一塊臘肉,可憐死了。

至此,向往的生活已經徹底穩住了收視率,而且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從第三期節目播出之后,網絡上的熱議,再加上傳統媒體的一致追捧,以及央視不遺余力的大力宣傳,《向往的生活》已經成了一個全民熱議的話題,是閑暇之余百姓們的談資。

當一個節目成為全民話題,它也就賦予了傳播學上另外的一個屬性——社交貨幣。

而當《向往的生活》成了社交貨幣,那它的上限到底在哪里,連齊磊自己都無法估算了。

9月22日,第四期節目播出,開播收視率35.61。

峰值,逼近40大關,39.14!

這個數字,讓央視的一眾領導們都瞠目結舌。

鄒臺回過魂來,第一時間找計算機。

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第四期,單期收入6600萬!

其中,步步高825萬,段永林估計又要給齊磊打電話了,估計想撕毀合同的心思都有了。

然而,鄒成斌想錯了。

段永林不但沒找齊磊訴苦,反而在考慮第二季的投入問題了。

原因無它,步步高自《向往的生活》播出以來,VCD銷量增漲17,電話機增漲9,學習機銷量增漲74。

的帶來的銷售暴增,開始顯現出來了。

那點費,他還在乎嗎?

說實話,這個結果,段永林是萬萬沒想到的。

從96年開始就在央視和各大衛視打,可是效果一年不如一年。

怎么到了向往的生活,突然就發力了呢?

他哪知道,這種真人秀的冠名植入和他做片完全就是兩回事兒!

現在,沐撫吊腳樓里擺著步步高的VCD,華仔他們來了,還能用它唱個卡拉ok,這是什么效果?

唐小奕拿步步高的學習機打FC游戲,練習打字,那又是什么效果?

連村委會的座機都換成了步步高的,那效果和干巴巴的片能一樣嗎?

段永林不給齊磊打電話訴苦了,但是,齊磊卻收到了另一個人的電話。

上次在看片會,見到的那個芒果臺的臺領導。

“小齊總,大人大量,別和我們地方臺去計較。之前抄襲小齊總,確實是我們做的不對。”

姿態放的很低,上來就道歉。

齊磊這邊正收拾東西呢,因為央視雖然才播到第四期,可是他們這邊的拍攝任務卻是已經接近尾聲了。

全部十二期的素材,只差最后一點點。

哪有工夫聽芒果臺在這廢話?

“直接說重點,我這人沒那么小心眼兒。”

對面一聽,直翻白眼,是個人都知道你小心眼兒,臉咋那大呢!

可是,真讓齊磊說著了,芒果臺確實有求于人。

既然齊磊這么直接,那就……

“救命!!”

是的,求齊磊救命的。

《向往的生活》大火,他們制作的那個《海島的夏天》壓根兒就沒拍。

為了減少損失,而且,周六的觀眾已經被向往的生活搶完了,《快本》也慘不忍睹,芒果臺可以說陷入了巨大的危機。

可是,還是那句話,真人秀這個模式剛剛出來,誰也沒有北廣,沒有齊磊研究的深。

真的就是作業放在那兒讓你抄,都抄不明白。

一時半會兒,各家電視臺也找不到可以一戰的節目,芒果臺自然也沒招兒。

再說,《海島的夏天》又上不下的在那兒擱置著,怎么辦啊?

最后,臺里研究了好久,可能只有齊磊才能幫他們度過難關。

“小齊總,給指條明路吧!臺里已經決定將《海島的夏天》進行大改版,盡量不與《向往》撞車。”

“小齊總,能不能給提供一點建議?不然…你知道了,我們那1800萬真的就是扔海里了。”

齊磊一聽,戲謔一笑:“就這事兒啊?”

芒果臺那邊聽這語氣,還以為齊磊不想幫忙呢,急了,“小齊總!!千萬幫幫忙!!”

卻不想,齊磊來了句,“好辦!”

“啊?”對面沒想到齊磊這么痛快。

只聞齊磊道,“我這邊馬上回京城了,你們有空來一趟吧!”

對面,“你,你愿意幫忙?”

齊磊,“當然不明幫你們,中傳制作中心出節目創意。這個創意我們會注冊專利,可以授權給你們用,還要出一筆咨詢費。”

對面:“……”

齊磊,“放心,沒多少錢!還能讓你那什么破海島,起死回生,反正你們穩賺不賠。”

對面,“真...真的?”

齊磊,“當然真的啊!其實簡單的很。”

有央視做靠山,齊磊也不怕對面翻臉不認人,干脆把創意告訴芒果臺了。

“就改個名兒的事兒。”

“叫………《中餐廳》。”

把節目流程大概說了一下。

對面一聽,嚓,人家這腦子是怎么長的呢?真的就是起死回生了?

也不對,這是人家北廣的專業哈!

正臭美著呢,回話晚了點。

結果齊磊隨之又道,“你們要不要?不要這個版權就授權給湖建衛視了哈!那邊人就在沐,就比浙奸g、江su、龍江臺晚那么幾天的工夫。”

我噗!!

芒果臺吐血,那幾家這么快嗎?

“要!!要定了!”臺領導什么也顧不上了,“我這就訂票,我在京城等你!!”

齊磊都聽樂了,“別急嘛?急啥啊?好節目有的是。”

對面:“……”

有的是??開玩笑的吧?

“還,還有別的?”

齊磊,“當然有了!什么《奔跑吧兄弟》、《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荒野求生》、《向往的客棧》《中餐廳》等等,我們這邊研究了好多的真人秀呢!”

對面:“……”

徹底傻了!

最后只剩一句,“等我!!不!我等你!在京城等你!”

掛了電話,齊磊淡然一笑。

掀了桌子,還得給大伙兒重新燒一口鍋,衛視綜藝都被打沒了,對市場其實不是好事兒。

只不過,這口鍋得讓央視掌勺,后世那些大火綜藝的屁股才不會歪。雛鷹班也可以通過節目創意,把主旋律、正能量的東西融入進去。

光有一個《向往的生活》不行,要越多的這個類型的好節目涌現,才能漸漸的擺正觀眾的價值觀,雛鷹班也能得到更多的歷練的機會。

當然了,除了國內的這些用意之外,其實還有一層意思。

上面提到的那些綜藝,在這個年代不僅僅在國內是降維打擊,在日韓、東南亞也是無敵的存在。

這就不是后世,國內引進韓國綜藝版權的事兒了,而是對方要來引進咱們的。

而像好聲音、荒野求生這種世界范圍的IP,又不僅僅是亞洲范圍的傳播,專利輸出的是世界范圍的。

如果運作得當,好聲音和荒野求生,像后世一樣風靡世界!!

那輸出的,不僅僅是娛樂,還有文化,以及制作團隊。

包括摧毀西方對中國的刻板印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