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1章

第71章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1章

趕唐奕走是不可能的,但是,家里不養閑人啊!

于是,唐小奕得多干活,掙伙食費的這個梗,又成了全家人的口頭禪。

為了節目效果,唐小奕也是拼了,上山下地,劈柴燒火,那是相當的全能啊!

這個假期,也注定遭罪了。

接下來,就是五個人的家庭日常了。

唐小奕為了留下來,啥活都干,而且什么都能搞出點名堂來。

比如說,地里的西紅柿、茄子“掐尖”,備個壟,除個草之類的。

連雞籠子,他都會釘。

而石頭哥,則是做為三個人里的老大,指點江山。一會兒讓唐奕干干這個,一會兒讓楊曉去那打打下手,然后他當甩手掌柜的.。

只是在偶爾兩小只搞不定的時候,才出手。(其實,唐小奕都搞得定的,只不過,到了最出彩的時候,石頭哥必然出場。)

關鍵是,他每次都能裝到。

次次都是唐小奕累一身汗,曉兒急的直撓頭,最后,石頭哥踏著七色云彩從天而降,拯救世界。

楊曉是小瘋丫頭一個,咋咋呼呼和齊磊、唐奕搞氣氛,甚至有點過于跳脫。

家務上面什么都會一點,但什么都不太行。

其實自己人都知道,曉兒沒那么差,可這是齊磊有意為之。

反正,三個小的其樂無窮。

至于大家長張國戎,齊磊有意不讓他沾家務活兒,家里大事兒他決定,其它時間,真的就是度假。

看著景色發呆,叼著牙簽兒看三小只在那兒搞怪,時不時還掛上一個溫馨的笑容。

梅姐不用說了,大大咧咧的性格里有著不為人知的細膩。最快進入角色的,其實就是梅姐,每天像個賢惠老媽一樣摘菜做飯。

即便食材匱乏,沒有葷腥,也想方設法的給大家變著花樣的做。

只不過,燒柴的土灶,梅姐確實不會用,還得唐小奕打下手燒火。

磕磕絆絆、歡歡樂樂的平淡且溫馨,大家都漸漸進入狀態,干干活,聊聊天,斗斗嘴。

梅姐還時不時到村子里轉轉,和老鄉們問東問西。

倒也真有點采菊東籬下的味道了。

截止到目前,節目的整體效果還不錯。

雖然還是那個問題,主題還沒引出來,也不明確,依舊有大眾審美上的缺陷,不過,現在還沒顯現出來。

張國戎是那種憂郁里還帶著人來瘋的性格,是這個年代里少有的極富綜藝感的藝人。

梅姐,為人仗義,而且很會照顧人。

齊磊、唐小奕和楊曉這三個默契到無與倫比,還賊能扯淡的熊孩子。

再加上一個神神秘秘,至今也沒露臉露聲的反派導演。

就算沒有主題,效果也拉滿了。

之前就說過,按張國戎和梅姐的熱度,《向往的生活》起碼能熱一季。

現在看來,是完全沒問題的。

而且,真正的節目主題很快就來了。

后世《向往的生活》最大的亮點,就是客人到訪。

采取的點菜的模式,突出一個偶然性,再加上時不時跳出來的怪異菜單,給黃大廚和一家人增加了生活難度,也隨之制造了矛盾點。

要吃魚,你得抓魚。要吃肉,你得買肉。這樣一來,很自然的制造了節目效果。

可是,這個環節不適用于這個時空的《向往的生活》。

首先,沐撫村的偏僻程度,還有道路艱難,就是最在的阻礙。

這么偏僻的地方,要是還有客人主動要來,那就有點過于失真了。

所以,這個時空的《向往的生活》,是反過來的,不是客人主動上門,而是一家人主動邀請客人。

突破口,就在于那一百塊。

說實話,一百塊真的太少了,當地人能活,可是這一家人都是大手大腳慣了的,一百塊根本不夠。

五個人從反派導演那買一點毛巾、牙刷之類的生活用品,再打一壺油,采購了十斤面粉,就所剩無幾了,連肉都沒吃上。

開始的幾天,家里有米有面的,沒有肉倒也還熬得過去。

可是,隨著米缸見底,面袋子越來越癟,還有一群肉食動物一個星期沒見到葷腥,終于熬不住了。

梅姐沒辦法,吵吵嚷嚷的找反派導演理論了好幾次,都沒結果。

于是,家中的“三個熊孩子”,還有一個“沒正事兒的爹”,開始發力了。

“這么下去,是不行的啊!”

張國戎做為大家長,展開了話題,“向往的生活?生存挑戰咩?”

齊磊點頭認可,“我還在長身體呢,要營養的!”

楊曉瞥了一眼他那一米八的大個子,“少長點沒關系。”

就見齊磊回瞥了一眼,要不是錄節目,車就開起來了。

沉吟片刻,“我倒有個辦法,但不是長久之計啊!”

張國戎一聽他有辦法,還長久之計呢?

“衰仔!!都要餓肚子了,還考慮什么長久之計?”

齊磊,“好吧!”

給唐小奕使眼色,讓他去找反派導演要點錢,就說往家里打電話。

沐撫村這里,手機是沒信號的,只是村委會有一臺固定電話,要打得交電話費。

唐小奕和齊磊的默契還用說?

立時會意,去找反派導演,就說給家里打電話,說開學的事兒,讓王胖子借點錢。

王胖子沒法不給,學業為大嘛!

不過也雞賊得很,“這個錢,只能用來打電話,不能買東西,否則要沒收。”

唐小奕不耐煩,“知道啊!”

沒一會兒,唐小奕甩著錢就回來了。

異常興奮:“走啊?是空手套白狼?”

齊磊神秘一笑,“就是空手套白狼!”

曉兒一聽,登時興奮,“我要吃肉!”

張國戎有點好奇,這三小只又開始打啞謎了,登時好奇地跟了上去。

出門時,梅姐嘴角掛著黑灰,在那兒生火,“晚上吃粥!”

張國戎瞥了一眼反派導演,打著馬虎眼,“有粥吃就還好。”

說著話,便和齊磊一起出了院子。

村委會離他們的吊腳樓不遠,比齊磊他們這里高一點。

事實上,如果是從村委會朝這些喊一嗓子,院里都能聽的真真切切。

一路上,遇到村民,張國戎都主動打著招呼。

只不過,山里人本就怕生,更不要說這個年代。

再加上,沐撫這個地方,很多人連普通話都聽不懂,也說不明白。

所以,回應張國戎的也只有憨厚的笑容。

至于見了張國戎這種級別的巨星是什么感受……

這么說吧,全村除了年輕人知道一點,上了點歲數的,連張國戎、梅姐是誰都不知道,更別說感受了。

大山里的人,對明星沒啥特殊待遇。

到了村委會,只有一個看電話的老大爺,倒是普通話很好。

齊磊上前打著招呼,“趙爺爺好呀!”

老頭子見齊磊他們來,笑問道,“又來打電話啊?”

平時,沐撫村的電話都沒人用的,也就最近這幾天,都是這幫錄節目的在用。

齊磊也是笑著回應,“要打幾個長途。”

趙老爺子起身背手,“那你們打,我不在這兒礙眼,錢放抽屜里就行。”

說著話,就到院子里乘涼。

張國戎看著老頭,對著跟過來的攝像鏡頭,“打賭,這老爺子肯定是見過世面的,氣質就看得出來。”

一副算命先生的胸有成竹。

趙老爺子確實和普通的山民不太一樣,不光是普通話,做事聊天都很得體,甚至有著讓張國戎都看不懂的從容。

之后不去管老人家,問齊磊,“到底要怎么搞哦?”

齊磊卻反問他,“你想吃點啥?”

張國戎一滯,學著東北話,“吃點啥?咱們就只剩下粥了,啥都行!”

齊磊一聽他啥都行,就看向楊曉和唐小奕。

楊曉,“我要吃肉!”

唐小奕,“火鍋?”

“那就火鍋吧!”

當下拿起電話,想了想,先給汪皮褲打了過去。

齊磊知道,他新專輯已經完成了,正好有空。

“干嘛呢?”

“沒事兒啊!想你了,想請你吃飯啊!”

“沒在京城,在湖北呢!搞了個節目,要不要過來玩玩?戎哥和梅姐都在。”

“是吧,那就來唄?請你吃火鍋。”

“擇日不如撞日,明天就來吧!”

“對了,我們在的這個地方比較偏遠,沒有鍋,你帶個銅鍋過來。”

“對,明天去機場接你哈!”

“掛了。”

張國戎聽的直皺眉,心說,還真來火鍋?只不過,咱不光缺鍋,咱啥都缺。

結果,齊磊那掛了電話,又給小馬哥打了過去。

“忙嗎?”

“你就瞎忙,你看看戎哥和梅姐多瀟灑,我們一起做節目呢,可嗨了!”

“你要不要來探個班?”

“那就明天吧!明天日子比較特別。”

“對!是有點趕。那你來不來啊?不來別后悔哈!”

“行!請你吃火鍋。”

“對了,少點底料,你順便帶過來點!”

“再多帶點肉也行,人比較多,我怕不夠。”

“就這樣,明天見!”

張國戎:“……”

齊磊放下電話,在那兒掰手指頭數,“鍋、底料、肉都有了,青菜咱們地里有的是。”

抬頭看張國戎,“還缺什么?”

張國戎整個人都不好了,這種后世的老梗在這個年代絕對讓人傻眼。

老道如張國戎也是服了,這也行?

不過,老道就是老道,神來之筆脫口而出,“蘸料!”

齊磊一拍腦門子,“對啊,還有蘸碟兒呢!”

剛要拿電話,張國戎一把搶過來,“我來!”

太有意思了,他現在算是明白,什么叫“空手套白狼了”。

干脆坐下,翹著二郎腿,“喂??華仔啊!”

而齊磊這邊,則是對著跟過來的攝像,開啟話外音,“觀眾朋友們,生活中,這叫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但在商業中,叫非法集資,缺德帶冒煙兒,大家提高警惕!”

那邊,張國戎還在忽悠華仔。

“嗨!別難過,不就是沒帶你玩嗎?”

“不過,小齊總我們是什么關系,你還差那么一點點啦!”

“要不,你過來玩玩?”

“不麻煩不麻煩,請你燙火鍋嘍!”

“明天。”

“不遠的,很方便!做飛機到武漢就到了,騙你干什么?”

“那一言為定?對了,沒有蘸碟哦,機場買一點就行了。”

“還有還有!突然好想吃港式牛丸啊,海鮮啊,要不…你帶過來一點?”

“這邊是當然沒有嘍!”

“還有還有!米面也正好沒了,要去鎮上買,有點不想動嘍!”

“對嘛!我就說華仔當然夠朋友,會幫忙的嘍!“

“也不要太多吧??”

“順路帶十袋米、十袋面?反正用車裝,省事嘍!”

齊磊,“……”

唐小奕,“……”

楊曉,“……”

十袋十袋的要嗎?

狠還是你狠哈!

結果,張國戎掛了電話,很是得瑟,“反正是要一次人情,那就一次性解決嘛!”

齊磊三人登時豎起大拇指,“高!實在是高!”

隨后,齊磊又打了個電話,四個人便出來了。

趙爺爺坐在院子里,搖著蒲扇,“打完了?”

張國戎,“打完了,謝謝您哈!”

與趙爺爺聊了幾句,四人出了村委會。

期間,張國戎還像個孩子似的念叨,“今晚吃粥,明天吃粥,他們起碼得半夜才到,那火鍋就放在夜宵吧!”

齊磊,“不合適吧?后半夜吃火鍋?咱有那么著急嗎?”

楊曉:“有!我要吃肉!”

張國戎登時一指曉兒,“你看看,孩子在長身體呢!”

齊磊,“那也不太合適。”

張國戎:“那就早餐,不能再拖了!”

齊磊,“我看行,就定早飯了!”

卻是沒注意到,身后的趙老爺子聽的直搖頭,怎么感覺這幫城里來的,這么可憐呢?

谷回到家,齊磊偷偷的把消息告訴了梅姐。

梅姐一聽,火鍋?

“宵夜啊!等什么?”

齊磊:“……”

第二天……

第二天,華仔、小馬哥、汪皮褲差點沒把這一家子罵死,一路上就沒停過。

真的以為就是很方便,下了飛機就是到了。

結果,這一路顛的,北都找不著了。

到沐撫,真的就是后半夜了。

倒是這一家人禮儀還是做的很足的,全家人整整齊齊的站在院門前迎接,那叫一個恭敬,那叫一個熱情,搞的三個人都不好意思吐槽了。

真的熱情慘了,還沒進院呢,手里的行李啊,禮物啊,帶過來的食材啊,就都接過去了。

不給都不行,用搶的。

搶過去之后,齊磊一邊檢查,一邊問,“帶齊了嗎?”

梅姐也在翻著東西,很是急切,“油蝶、醬碟…查過了,一樣不少!”

張國戎,“壞了,忘讓他們買油了!”

家里油也不多啊!

齊磊、梅姐、楊曉和唐小奕登時懊惱:“怎么把這事兒忘了?.”

隨后異口同聲,表情乖張:“下次!下次一定!”

汪皮褲、小馬哥那三個人都懵了,你們五個什么情況?大半夜的,眼珠冒綠光很嚇人的,知道嗎?

而且,怎么感覺他們歡迎的不是人,而是東西呢?

這一家子,就不像好人!

反正有點后悔,就不應該為了一頓火鍋遭這份活罪。

然而,沐撫的美景天然擁有治愈一切的能力。

當第二天清晨的陽光照進來,大家從睡夢中轉醒,一切的陰霾都隨著遼闊的景色而煙消云散。

等三個客人下樓,就見那一家子正在那燒水,準備燙火鍋。

仨人都傻了,合適嗎?大早上吃火鍋?

殊不知,這一家人要不是為了照顧鏡頭前的公眾形象,半夜就開葷了。

那節目效果……

連早起負責拍攝的王胖子都有種感覺……

之前,他不是吹牛嗎,一部電影拍三分之一,他就知道大賣不大賣。

而這次換成綜藝了,反派導演的感覺來了。

他知道,至少這一季的《向往的生活》,必火無疑。

而且,很可能成為未來綜藝節目的模板。

現在,就看小齊總能不能順利的把他那個主題引出來,被觀眾接受,甚至是拔高節目的高度了。

至于那個主題能不能引出來,會不會成功,全看今天了。

就在一家人和三個嘉賓一大早上的塞了一肚子油膩的同一時間,又有兩位神秘嘉賓上門了。

也是由這兩個神秘嘉賓,正式引出了第一季《向往的生活》的主題。

至于張國戎、梅姐和齊磊,也正式開啟了坑人模式,《向往的生活》變成了坑人的生活。

而且越玩越大,不是坑一頓飯,坑幾袋米那么簡單了。

從沐撫村到板橋鎮,不過三十公里的爛泥路。

小馬哥捐了一公里,華仔捐了500米,汪皮褲剛剛紅起來沒多少錢,也掏了200米。

然后,唐爸、親爹、楊成軍,再加上梅姐和張國戎在圈里圈外的人脈,只要是聯系得上的,你就來吧!

來了沒有不扒層皮的,這一家子,綽號周扒皮,配合默契,一套一套的。

不過,還不算太黑,也不白捐,只要是圈里的明星來了,齊磊就賣歌。

只要是導演制片一類的來了,張國戎就賣片約.。

但凡是個老板,梅姐倒不賣片約,她賣,賣代言。

觀眾看到成片之后,一定驚掉下巴,這家人也忒黑了。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一個星期之后,節目組已經積累了大量的拍攝素材,王胖子粗略的估計了一下,剪出三期節目一點問題都沒有。

也就是齊磊之前說的,先拍三期看看。

當下,王胖子不再遲疑,和齊磊帶著母片離開沐撫,回了京城。

包括張國戎在內的所以有人,也都有點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加上音樂、特效之后的成片到底是個什么效果。

畢竟大家都是圈內人,也都上過綜藝,對這個全新的綜藝形式也有一個預判,估計要火,而且是火到不到再火的那種。

成片剪輯在北廣進行,過程由王胖子、齊磊、香港團隊共同完成。

怎么說呢?

剪輯師是香港的,再加上個王胖子,這幫人干活突出一個快。

別說是一個綜藝節目了,一部電影從立項、籌備、拍攝、剪輯、特效加上配樂,全套一個月的活,他們也不是沒干過。

大一點的制作,撐死兩三個月就搞定。

在2001年,全世界也只有香港電影是最接近好萊塢工業化流程的,亦是最有可能成為與好萊塢抗衡的電影工廠的。

只用了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前三期的成片就完成了制作。

看完自己拍的成片之后,王胖子請齊磊吃了頓飯,單獨聊了聊。

“這個綜藝,你打算賣給誰?”

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齊磊對王胖子也算有了一些了解。

淡然一笑,意味深長,“估計是芒果臺吧,別的衛視也買不起。”

不過馬上改口道,“但也說不準,看情況吧!”

王胖子一聽,點了點頭。也知道齊磊這節目做的成本有點高,抬高了門檻。

幾次預言又止,最后還是說了出來,“想沒想過和央視聯系一下?北廣不是有門路嗎?”

齊磊瞇眼看了他一眼,“你想讓我賠死是嗎?”

央視當然好,可是誰都知道,央視的購片預算比地方臺卡的還死,他們更出不了高價。

再說了,央視都是自制,獨立制作的節目,人家看都不會看。

雖然片子不錯,不過,如果央視真能買,也認可獨立制作綜藝,那齊磊這邊也得是壓價錢,甚至賠錢賣。

王胖子其實是知道這一點的,那他為什么還要提這一嘴呢?

沉吟好久,終于道,“你看這樣好不好?我的導演片酬可以象征性的拿一點,給你降低你一點成本。”

齊磊一聽,似笑非笑,“你那才多點錢?”

王胖子,“……”

好吧,王胖子有點不好意思了。

其實,王胖子這個人一點也不像表面那樣憨厚,他精明著呢!

之前沒開拍的時候,他大概聽了齊磊對項目的陳述,大概有一個判斷:這節目就是賺點辛苦錢。

所以,只要齊磊給的價錢合適,那就拍唄!

可是開拍之后,王胖子的心態就變了。他知道這個節目會火,而且不僅僅是受歡迎的那種火。

用內地的話說,就是很有宣傳意義。

這和原本只是賺錢的想法,就完全不一樣了。

《向往的生活》如果能上央視,和在地方臺播出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在國字頭的電視臺做一檔綜藝節目,意義上是不一樣的。

正因為如此,他才鼓動齊磊把節目送進央視。

而且王胖子知道,齊磊也好,北廣也罷,在央視是有關系的,能說得上話。

只不過,這個提議確實有點不地道,畢竟他那點薪酬才多少錢。

要真說賠,齊磊才是賠大頭兒,好幾千萬的投資呢!

而齊磊當然知道王胖子的那點小心思,見他人有點不好意思,玩味的拐了個彎兒。

“王導,賠點錢也不是不行!就像我之前說的,本來我也賠得起,你說是不是?”

王胖子訕笑,知道剛才的話有點突兀,改了口,“誰的錢都是錢,我有點著急了。”

齊磊,“你沒明白我的意思。”

王胖子抬頭,“什么意思?”

齊磊,“我可以賠一點,甚至把幾千萬都賠進去也無所謂。”

“可是,人這個東西嘛,都想找個平衡。”

“你們都賺錢,不賺錢也能落個好名聲,最后讓我來買單,這不太合適吧?”

王胖子,“……”

齊磊,“可以送央視,但是……”

“但是什么?”

齊磊,“有條件。”

“小齊總,說說看。”

齊磊,“不能讓我一個人賠,你在香港有人脈,去和戎哥、梅姐兩家公司談。”

“大家片酬都降下來,我就認賠!”

王胖子一滯,登時就為難了。

“小齊總,說心里話吧,如果是戎少和梅姐降一降片酬,大家都是朋友,他們肯定是同意的。可是,經紀公司……”

人家做的是生意,不會搞這種事情的。

“恐怕不太可能,這不是關系好不好的問題。”

齊磊皺眉,“那這樣,你去和那兩家經紀公司溝通一下,他們的經紀酬勞,我一分不少,把戎哥和梅姐那份讓出來。”

“他們兩個,再加上你,重新簽一份分成合同。”

王胖子不解,“分成合同?”

齊磊,“對呀,利潤分成。”

王胖子一下明白了,就等于是白干唄!

齊磊都賠著干了,他們幾個也跟著白忙活唄?小齊總這是夠黑的啊!

原本還只說降片酬,現在好了,一分錢都不想給了?

不過也說得過去,人家是商人,利益至上嘛!

咬牙沉吟了好半晌,王胖子最后還是點了頭。

“行!!我按齊總說的,去試著商量。”

要說,還是香港市場不景氣鬧的,大家都知道內地市場很大。而且,業內有遠見的也都有預測,未來內地的電影市場也好,演藝市場也罷,只會越來越好。

這也是王胖子寧可吃虧也想上央視的原因,等于是給自己留條路。

齊磊一聽王胖子答應了,登時笑了,“那我等你消息?”

當天晚上,王胖子就去聯系了。

這件事主要是三方面,王胖子自己、戎少和梅姐的經紀公司,還有戎少和梅姐本人。

王胖子自己是沒問題的。

經紀公司那邊,其實問題也不大。

首先,他們在錢上沒損失。

再說,如果真的上了央視,戎少和梅姐個人的形象和知名度都會有所提升,對經紀公司來說也是好事兒。

唯一的問題就是,戎少和梅姐有點吃虧,等于是兩個月的時間零收入。

王胖子先是搞定了經紀公司,隨后想了好久,才把電話打到沐撫村。與兩人說這個事兒。

本來王胖子還挺難開口的,他比較在意央視播出,人家戎少和梅姐可不一定在意,何況是讓他們蒙受巨大損失呢?

可是讓王胖子沒想到的是,來接電話的是張國戎,他只是把情況一說,還沒組織好語言怎么說服他呢,對面張國戎就來了句,“沒問題!”

王胖子都驚出鴨子叫了,這,這么容易的嗎?

“真的?”

張國戎,“比真金還真啊!”

笑話,“幫忙嘛!不是錢的問題。還有別的事情嗎?”

王胖子,“那梅姐那里……”

張國戎已經賊痛快,“她也沒問題。”

“她……”

張國戎,“我替她做主了。”

“能行嗎?”

張國戎,“你直接回復小齊總吧,就說我們都沒問題。”

鬧的王胖子都懷疑人生了,這兩人是挺仗義的,可是這回也仗義的有點過分了吧?

殊不知,掛斷電話,張國戎回到家里,和梅姐一說這個事兒,梅姐果然想都沒想,“分成就分成嘍,好事!”

張國戎也道,“是吧?我想也是好事。”

梅姐,“小齊總嘛,賊不走空,說他賠錢?我頂雷個肺哦。”

好吧,王胖子還是和齊磊不熟,不了解小齊磊的被動技能。

而王胖子那邊,還跟做夢似的,感覺不太真實呢?這么容易的嗎?

可就是這么容易。

和齊磊說他搞定了,齊磊一挑眉,“還挺效率。”

這是齊磊想要的結果,想讓那兩人,一個別抑郁,一個別累趴下。

光說教沒用,靠美景和田園生活治愈也不用處不大,根源還是在于工作壓力。

可是問題來了,光嘴上說別太累,別一年幾十場演唱會那么拼命,用處其實也不大。

這不僅僅是他們自己想不想歇的問題,還涉及到背后的經紀公司、唱片公司等等因素。

你想歇,人家讓不讓你歇又是個問題。

所以,先剝離出來。

經紀公司掙你該掙的那一份,至于人,你們就別管了,在這條船上給我焊死,然后再逐步的轉變工作重心。

做為朋友,齊磊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那問題來了,現在怎么才能把這個不太正經的綜藝節目推上央視的舞臺呢?

齊磊覺得,這事兒得和董北國聊聊,看看他是想要錢,還是想要名。

而對于董背鍋來說,這個選擇題就有點難度了。

我是要錢呢?要錢呢?還是要錢呢?

這節目里還有北廣的股份呢!

“那什么……”董大校長糾結了一宿,“成片出來了哈?”

“別著急嘛,這事兒可以慢慢研究。”

“能把成片先給我看一眼不?”

“畢竟質量要是不過關,說什么都白搭啊!”

董大校長在這一刻,突然有點小期待,爛片之王拍出來的東西,一定也是爛片吧?

嗯,就是這么個邏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9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