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68章 開機

第68章 開機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8章 開機

讓王胖子演反派,那簡直就是本色出演還得收著點兒,不然可能過不了審。

而且,齊磊沒有給他劇本,只是主要的制作人員開了個會,了解了一下大概的節目方向。

剩下的,全靠王胖子和雛鷹班發揮。

是的,雛鷹班終于找準了自己的位置,從專業的角度去解決一些傳播學上的問題。

而且,他們和王胖子簡直就是完美組合。

王胖子有拍攝經驗,而且,他的腦袋其實是很會制造爽點的。

在這個年代,爽文雖然還不興盛,可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王胖的電影就是無腦小白文在這個時代的體現。

只不過,王胖子有的時候,確實做不到收放自如,很容易就用力過猛了,所以爛片居多。

但是,雛鷹班卻能完美補足這個缺點。

傳播學中有兩個非常實用的理論可以適用,一個是休眠效應,一個是上限理論。

休眠效果在洞察實驗的時候,齊磊用過,把前黑板搞休眠了。

雛鷹班看到過詳細的實驗報告,而且廖凡義、張路臣、陳興福他們專門針對這個事兒寫過學術論文。

但是,沒發表,有點藏著的味道。

不過,在小范圍內已經開始流通,像是國內的頂級媒體、學術圈子,還有雛鷹班,都是可以看到的,而且已經引發了討論和重視。

至于上限效果,這也是雛鷹班主要學習的東西,廖凡義他們也重點研究,重點教學。

所以,雛鷹班對這兩個概念的理論學習是足夠的,應用正好有王胖子這個模版。

他們可以很好地提醒王胖子,哪里需要注意,哪里不能使用過度。

一個梗,玩到什么程度恰到好處,玩幾次效果最好,雛鷹班有理論依據,而王胖子有玩梗的手段和直覺。

這個組合,就絕對完美了。

再加上,齊磊提出的那幾個難題。

“路不好”、“地方窮”、“不符合大眾審美”,這幾個沖突點。

雛鷹班也有了一個初步的解決方案,只是管不管用,解決的好還是不好,還有待驗證。

總之,他們和王胖子玩到一塊兒去了。

而王胖子有了雛鷹班這個智囊團,有齊磊的節目方向,還有齊磊結合后世“正版”之中的一些主要元素,再加上他的導演能力。

這個反派…他都有點躍躍欲試了。

終于,民居改造在七月底提前完工。

簡單的布置了機位,以及室內軟裝進場之后,時間來到8月2號。

王胖子查了黃歷,黃道吉日,,正式開機。

由于兩個長駐嘉賓,戎哥和梅姐都還在香港,所以第一個場鏡頭給了齊磊、唐奕、楊曉這三位三石公司的創始人。

本來也想讓徐倩入鏡的,可是,徐倩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她不像曉兒要入娛樂圈,更不像唐小奕愛出風頭。

大學生活,她還是想低調一點。

現在,公眾沒幾個人認識她這個只有一點點股份的三石創始人,這樣挺好,正是徐小倩喜歡的狀態。

第一場的鏡頭就是一個室內的場景,也是整個向往的生活里,僅有的兩組有演的成分在里面的鏡頭。

齊磊、唐奕和楊曉圍著一張桌子,東倒西歪。

唐小奕一臉呆滯,這孫子演的還挺像,本色出演,說出他常說的一句話,“好無聊啊!”

曉兒支著下巴,在桌子上畫圈圈兒。沒說話,卻是用肢體語言表現出她也很無聊。

齊磊也在那兒發呆。

沒人搭理唐小奕,這貨突然抽風一樣支愣起來!“要不,咱再收一個暢想吧?”

這話就有點臭不要臉了。

卻是曉兒一聽就很興奮,“好啊好啊!”

齊磊,“只有一個暢想,只有一個柳紀向,總不能把暢想還回去,再鞭一次尸吧?”

王胖子在那邊,重重一握拳。

這個開場就很…不要臉!

既讓觀眾笑,又能突出齊磊和楊曉這些年輕人飛揚的性格。

(演出繼續)

唐小奕聽了齊磊的話,愣了半天,突然一軟,“算了,柳大爺也挺不容易的。”

曉兒,“要不…收個海耳玩玩?”

“家電都挺好用的,我想要!”

(變相給海耳打呢!)

齊磊,“算了,張叔不好惹。”

唐小奕,“那HW和華星一起收了吧?這兩家規模比較小。,不再加個富耀就差不多了。”

噗!!

負責收聲的音效師都樂了。

真沒看出來,齊磊他們居然還有演戲的天份。

(演出繼續)

齊磊拜服,“二位兄弟,收了神通吧!”

“換換,都惹不起的。”

楊曉,“那只能禍害娛樂圈兒了。”

齊磊一下來了精神,“這個好,你就說要禍害誰吧?”

那邊,周小晗翻著白眼,娛樂圈這就讓你們得罪了啊?

唐小奕,“誰?”

“要不…小撒老師?”

楊曉,“小撒老師不是主持圈兒的嗎?”

齊磊馬上接話,“逗逼已經被主持圈開除了。”

唐小奕,“一個不夠玩兒。”

齊磊,“汪皮褲好久沒第二了,算他一個。”

楊曉兒,“戎哥好像也開完巡回演唱會了!”

齊磊,“開完了嗎?我還說去捧場呢,給忘了。”

唐小奕,“我也忘了。”

兩人一起看向楊曉,“你去了?”

曉兒不好意思一笑,“我喜歡梅姐的演唱會。”

二人,“那梅姐的演唱會,你去嗎?”

曉兒磕巴都沒打,“不去!沒空。”

我噗!!!

現場絕倒一片,內容其實還算好,甚至有點浮夸。

可這就是王胖子的風格嘛。

再加上,齊磊他們這幫損友,平時本來就是這么聊天的,當下的觀眾也吃這一套。

要么互損,要么團結起來損別人。有點像郭老師和于大爺,配合那是相當默契,不太好笑的段子都讓他們說活了。

總之,齊磊他們還在繼續演。

最后,定下了一堆認識的明星。

有:小撒、汪皮褲、戎哥、梅姐、周董、華仔等等。

人有點多,“怎么辦?太多了。”

楊曉,“抓鬮吧?”

唐小奕,“好!”

齊磊,“華仔不算,不喜歡勞模兒!”

華仔就這么悲催的被排除在外了。

而抓鬮的結果,當然就是戎哥和梅姐。

到了這個時候,正式的成片兒應該有一個面外的電子音。

字幕是:

戎少和梅姐很忙的。

齊磊聽后,“簡單,給他們經紀人打電話,片酬加倍。”

突出一個財大氣粗。

這樣好嗎?

到這里,這組鏡頭就算拍完了,一遍過。

監視器重看了一遍,王胖子感慨,“要不小齊總和小唐總出道吧!有前途哦!”

齊磊,“不搶大伙兒飯碗了吧?”

第二組演義鏡頭,其實就是邀請戎少和梅姐的過程。

第一段兒,是在一個漆黑密室之中,只能看到一個胖胖的輪廓,王胖子的臉上還打了馬賽克。

是一段密室獨白。

“剛剛那段是演的,小齊總背了三天的臺詞,中間還NG八十八次,觀眾朋友們要心里有數。”

“不過,既然他們讓我來當導演,那怎么可能會讓這一季節目輕松呢?”

“現在,且看我無敵整蠱王的表演吧!”

第二段。

鏡頭已經來到了香港。

剛剛完成世界巡回演唱會的張國戎沒有任何停歇,各種慈善行程、演藝協會活動、新專輯的討論會,以及張國戎執導的第二部電影的籌備工作,把他的行程排的滿滿的。

谷整個一段鏡頭,就是張國戎一天的行程表,從早上五點多起床,一到兩秒一個鏡頭,閃的人眼暈。

卻充分的體現了一個明星的一天到底有多累。

一直忙到凌晨,張國戎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坐上保姆車回家。

而剛上車,前一秒還在和經紀人說笑,后一秒,哥哥已經睡著了。

車在家門口停下,經紀人囑咐著明早六點來接他。

張國戎點頭應著,憔悴的回到家中。點亮燈火,入眼都是空空如野的大房子。

戎哥一屁股摔在沙發上,看著窗外漆黑的夜景,整個人疲憊、憂傷、又有點茫然。

然后,不經意間,看到了茶幾上的一張邀請函。

張國戎皺眉拿起,展開一看。

想不想體驗不一樣的活生,曾經向往的生活?

想不想挑戰孑然一身的輕松?

如果想,我給你這個機會,明早八點,機場見!

敢來嗎?

梅姐已經接受了要請。

張國戎皺著眉頭,隨手把邀請函扔起了垃圾筒。

“搞咩哦?不用工作嘍?不用賺錢嘍?”

嗤笑一聲,回房休息,燈光也隨之熄滅。

可是,過了好久,張國戎又爬了起來,到垃圾筒里翻出那張邀請函,呆呆的愣了很久。

“小梅梅也去了嗎?那我要不要去?”

梅姐那邊的鏡頭和戎哥差不多,也是忙碌的一天,各種在疲憊與笑臉迎接歌迷、影迷之間切換。

期間,齊磊特意給梅姐加了一句臺詞,是對助力和經紀人的吐槽,“感覺很不舒服,像是要病了。”

“沒有大驚小怪,直覺很準的!”

最后,同樣是凌晨回到家的梅姐看到那張邀請函。

想不想體驗不一樣的活生,你曾經向往的生活?

想不想挑戰孑然一身的輕松?

如果想,我給你這個機會,明早八點,機場見!

敢來嗎?

戎少已經接受了要請。

然后,梅姐就很痛快,“戎少都放得下,我怕什么?去了!”

就這樣,戎少和梅姐連夜收拾行李,給各自經紀人留了封信。

早上八點,在機場不期而遇,兩人一見面都有點茫然。

也都松了口氣,推著大包小包,戎少長出口氣,“還好你也在,我真怕被騙了。”

梅姐則是大大咧咧,“沒事啦!被騙大不了回去嘍!”

一陣沉默,梅姐突然道,“我是聽說你去,我才去的。”

戎少一愣,“我也是聽說你去,我才去的啊!”

兩人都愣,“這個無良導演是誰啊?”

正說著,過來幾個年輕人。

播出時,會有字幕(反派導演的小嘍啰)

其實,是江瑤和周小晗。

遞給兩人一個信封。

張國戎打開一看:

勇氣可嘉,現在,請交出移動電話、錢包,還有隨身攜帶的食品。

除了留言,還有兩張機票,從香港到湖北武漢。

戎少,“武漢…黃鶴樓和長江大橋哦!好像還不錯。”

梅姐,“我沒去過武漢,正好可以逛一逛黃鶴樓。”

兩人還挺高興,對于收繳個人物品這個事兒,戎少還有點抵觸。

可是,梅姐還是那么大大剌剌,“你看他們搞的神神秘秘,都是節目效果啦!節目組會管的!”

就這樣,在梅姐的幫助下,戎少也被收走了不少東西。

只不過,他留了個心眼兒,當周小晗和江瑤要去一個小包裹進行檢查的時候,戎少給攔住了。

“內衣褲,就不要放在鏡頭前了吧?”

兩個女生一聽,就不好檢查了。

九點半,兩人登上了去武漢的飛機。

下午落地,梅姐異常興奮,“我們今晚就去黃鶴樓吧?”

“剛剛我旁邊就坐了個武漢人,他說黃鶴樓旁邊,長江大橋下面……”

梅姐比劃著,“有個叫戶部巷的地方,有好多好多好吃的!”

戎少一聽,“有我在,吃到撐!”

結果出了航站樓,兩人就上了一輛保姆車,越開離武漢越遠。

兩人就有點慌了,問司機:“節目不是在武漢錄嗎?”

司機,“不是。”

兩人,“那是在哪兒?”

司機,“不能說!”

兩人,“為什么不能說?”

司機,“扣工資。”

這個理由太充分了。

梅姐擰著眉頭,對張國戎苦笑,“這還怎么問?”

張國戎想了想,“看我的!”

湊到司機旁邊,“你工資多少錢?”

司機,“1800。”

張國戎,“我出雙倍,可以說嗎?”

司機,“你沒錢,兜比臉干凈!”

張國戎一下就敗無可敗了。

臉色憋成了豬肝,“那這個節目還有誰,可以說嗎?你放心,我只是暫時沒有錢,先欠著,節目錄完給你錢!”

司機,“可以。”

張國戎和梅姐登時一臉興奮,“還有誰?”

司機,“小齊總。”

“真的!?”

張國戎和梅姐登時一臉港式輕松,“早說嘛!小齊總在就放心了。”

梅姐,“對嘛!大老板,他有錢就行了嘛!”

兩人乖張過后,張國戎又開始攻略司機,“既然都欠一筆了,要不要再欠一筆?”

“你說說咱們去哪兒,再給你加雙倍!”

司機,“不能說。”

張國戎,“為什么?”

司機,“扣工資。”

張國戎,“那你不是已經說過一個情報了嗎?就不怕扣工資?”

結果,司機轉向他,憨厚一笑,“小齊總參加,你不問,我也會說啊!”

張國戎,“我……”

梅姐:“你……”

司機,“大明星不騙人,欠我兩個月工資哦!”

張國戎:“……”

突然有種挫敗感,這絕對是他這輩子花的最冤枉的3600。

開車的拓爺心說,“小樣兒的,還繞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