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65章 三個月

第65章 三個月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5章 三個月

齊磊看了看山溝里破敗的一棟棟茅草房,再看看老馬頭兒,還有他身后村民,居然沒一個人的衣服上是沒有補丁的。

雖說2001年,沒有后世那么富裕,可是,你這全村兒連一棟瓦房都沒有,都窮成啥樣兒了?

說實話,后世都說東北沒落,東北沒落,但是農村和西北、西南的貧困山區其實不是一回事兒。

人口流失是人口流失,但是問題大多出在城鎮,農村可一點都不窮,起碼和赤貧是搭不上邊兒的。

尤其是尚北這種有農業優勢的地區,農民比城里人掙得多得多。

但是,黑石堡可能真的是個例外。

這地方,齊磊還是知道一點的,那是真的窮。

頭幾年,齊磊和齊海庭過來,油都吃不上,清一色的鹽水煮菜葉子。要不怎么唐小奕和吳小賤不愿意來呢,這兩貨都有心理陰影了。

反正在這呆一個月,就周小晗、江瑤這種貨色,不面黃肌瘦的就不錯了,弄不好都能干出營養不良來,和白胖白胖的,是絕對不搭邊兒的。

與廖凡義對視一眼,從廖大教授眼里也看出一點不信來。

而老馬頭兒一看兩人在那對眼兒,登時撇嘴,“你瞅瞅,咋地?還不信是咋地?”

“那都是城里的貴客,俺們還能怠慢了?不信俺帶齊總瞅瞅去!”

說著話,前面引路,領著眾人進了村兒。

來到村子最里面,最新的一棟土坯房院外,齊磊和廖凡義往里一看。

好家伙兒,周小晗、江瑤、馬晨宇這幾個貨,正在院子里圍著個火堆,在那兒燒松塔子呢!

山里人吃松子和城里人是不一樣的,城里的松子都是炒熟的,還非得是開口的。

這邊是從樹上打下來的塔子直接儲存,想吃的時候,往火堆里一扔,燒一燒扒著吃。

此時,周小晗舔著小嘴唇兒,把塔子從火堆里熟練地扒拉出來,挑到石頭上,砸幾下,松子兒就蹦出來了,和江瑤圍著石頭就開始吃。

那邊,馬晨宇從菜園子出來,嘴里叼著剛摘的黃瓜,抬眼就看見柵欄外的齊磊和廖凡義了。

沒有熱淚盈眶的激動,也沒有受苦受難、終得解脫的感慨,只一句,“來了啊!”

輕飄飄地打了個招呼,然后沒事兒人一樣,給周小晗和江瑤一人掰了半根黃瓜。

周小晗和江瑤也終于看到齊磊和廖凡義了,嘿嘿一笑,“來了啊!”

周小晗的小白牙上還沾著塊焦黑的松子皮兒。

門口幾個人,除了老馬頭兒,全傻眼了。

真白胖白胖的!

周大古典美女頗具唐代遺風,那張小臉兒啊,都要圓了,真的胖了一圈兒。

齊磊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是…咋整的啊?破相了都。

周小晗她本來就有點易胖體質的說法,之前在學校都控制著,天天嚷嚷減肥。結果到了這兒,壓力一輕,大伙兒在一起再鬧哄著,徹底放飛自我了。

“周小慫!你毀容了啊!”

齊磊推門進院兒,有些可惜了,北廣大校花就這么毀了?

對此,周小晗沒當回事兒,“沒事兒,能減回來!”

齊磊則是看向老馬頭兒,心說,日子這么好過了嗎?隱隱覺得有點不太對。

等和雛鷹班的都打了個照面兒,確定養的有點肥啊!

看向笑呵呵前后伺候著的老馬頭兒,齊磊總感覺哪不太對。

趁著廖凡義和雛鷹班的眾人圍坐,干脆拉著老馬頭兒到村里去轉一圈兒。

而齊磊和村里的人這邊剛走,傻龍也就放得開了。

湊到周小晗身邊,“什么情況?沒吃苦?”

周小晗啃著松子兒,嘴角掛著灰漬,聽罷反問,“吃什么苦?這邊可好啦!”

這話讓傻龍都有點呲牙,“怎么個好法?”

周小晗茫然,“反正就挺好的呀!”

“我們本以為來了也要吃苦的,可是到了一看,其實和城里沒啥區別!”

“雞魚肉蛋什么都不少的。”揚了揚松子兒,嘿嘿的傻笑,“還有山里的好吃的,還不用寫論文。”

好吧,能不胖嗎?

到了黑石堡,雛鷹班過的就是神仙日子,頓頓有肉,餐餐有雞魚。

大山里好東西又不少,老馬頭兒專門派了兩個堡子里的孩牙子陪,見天就琢磨著給雛鷹班這幫人弄好吃的。

核桃、松子兒,榛子,圓棗子這個那個的,反正就沒斷過。

一天天哪也不用去,啥也不用干的,不胖才怪。

廖凡義和張顯龍他們聽的,這才知道,原來是自己想錯了。

這里交通雖然不方便,可是并不貧瘠,日子倒有點世外桃園的感覺了。

而廖凡義又想起齊磊說的那個傳奇,問道,“那個老馬頭兒,人怎么樣?”

周小晗想了想,“馬爺爺啊?挺好的呀!”

“就是有點……”周小晗尷尬的抽抽著鼻子,“有點太熱情了。”

好吧,確實有點太熱情了,熱情的讓他們都有點不適應。

年輕人只能看老頭兒自打他們來,忙前忙后的伺候得好好的,所以用了“太熱情”這個詞。

但是,聽到廖凡義耳朵里,卻又是另一番計較。

怎么說呢?

廖凡義屬于把自己陷入到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心理落差之中。

當第一眼看到那崖壁上的奇跡,廖凡義震撼的差點哭出來,又聽齊磊說老馬頭兒砸了十多年,廖凡義已經自行腦補出了一個高大偉岸的形象。

出去一個媒體人的敏銳嗅覺,他知道,這要是報道出去,別說是新聞,拍個記錄片都不為過。

更不要說,齊磊說這老頭兒是個傳奇的時候,廖凡義的期待已經拉高到了極致。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幕,落差實在太大了。

他能接受一個普通人市儈,甚至趨炎附勢,這沒什么的。

可是,這么高大的一個形象,卻點頭哈腰的,一口一個大老板,眼神里透著有所圖,著實讓人接受不了。

周小晗所謂的熱情,在廖凡義這里也就變成了“有所圖”的公關手段罷了。

而且,是很拙劣的那種。

那么問題來了?老馬頭兒有所圖嗎?真的嗎?

真的市儈!

而且,確實手段有點拙劣。

另一邊,齊磊和老馬頭兒在村里的斜路上走著,黑石堡本來就是以村前的黑石砬子得的名兒,村子也是建在山坡上的,所以村里基本沒有平路。

老馬頭兒還是那副有點諂媚的模樣,“齊大老……”

“停!”沒有外人,齊磊也放得開了,“爺,您這是咋回事兒?沒完了呢?”

老馬頭兒對齊磊來說,都不能算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長輩。

這么說吧,以前陪齊海庭來黑石堡,小哥仨見面都得磕頭的那種。

這老頭兒惡心我是吧?來,看誰厲害。

直接就要往下跪,“馬爺爺,我給你磕一個吧?都好幾年沒磕過了,怪想的。”

老馬頭兒一聽就驚了,架著齊磊,“使不得,使不得!”

齊磊,“沒事兒沒事兒!不磕一個,我不踏實。”

老馬頭兒,“可不敢啊!這老大了,磕啥磕。”

齊磊,“多大不都是小輩嗎?”

老馬頭兒服了,“不叫了,行不了吧?不叫了,還不行嗎?”

齊磊一下頓住,“真不叫了?”

老馬頭兒點頭如搗蒜,“不叫了不叫了!”

一臉嫌棄,“這小子,出息了還不讓人說呢!”

“我都聽你三爺爺說了,現在做買賣了,做的老大了,都上電視了。”

砸吧著嘴,有點遺憾,“我這就一個收音機,也沒聽著啊!”

指著齊磊,有點氣急敗壞,“你瞅你那熊樣的,咋地?怕俺們管你借錢是咋的?”

齊磊聽的直牙疼,呲牙咧嘴:“您這都什么邏輯?”

只見老馬頭兒瞪眼,“別裝了,爺爺我見多了!朝陽廠就有一個馬二奎,發了財就不認人了,就怕人家管他借錢!”

齊磊,“……”

搓著后腦勺兒,這老頭兒想法怎么這么怪異呢?

直言道:“我不怕,您就說借多少吧?”

老馬頭兒一愣,瞪著齊磊瞅半天,“真的啊?”

齊磊,“真的!”

老頭兒一聽,“誒呀!”

掄圓了膀子就是一巴掌,拍肩膀頭子上了,差點把齊磊掄山溝兒里去。

“咱就知道你小子是好樣兒的!”

齊磊呲牙咧嘴,“您拉倒吧!”

他就說,這老頭兒打一見面兒就有點不正常,原來是這么個原因。

怎么說呢?

有時候,山里人想法和做事兒確實挺單純的,單純的讓人無法接受。

眼見老馬頭兒正常了點,齊磊也是松了口氣,“以后您老要是缺錢,不用這樣兒,讓三爺爺稍個話兒就行了。”

卻是老馬頭兒呲牙一樂,“不要你錢!”

憨聲道,“咱山里人沒啥見識,不過救急不救窮的理兒還是知道的。”

齊磊不解,“不要錢?那您弄這個陣仗干啥?”

老馬頭兒訕笑,“這不路要通了嘛!”

“我聽你三爺爺說,你小子老上電視,等路通了,幫咱宣傳宣傳。把咱山里的東西賣出去,不比要錢來的強?”

齊磊一聽,“是這么個理兒。”

“不過,這算啥事兒?”

老馬頭兒一聽,“真的?”

齊磊,“當然真的,我還當多大事兒呢!”

老馬頭兒登時樂的后槽牙都露出來了,“那就好!那就好!”

齊磊瞥見老頭兒的后槽牙,“牙都掉了,進城鑲上去!”

老馬頭兒,“不急!等路通了,咱這兒富了,爺去鑲副好的!”

齊磊,“快了吧?”

老馬頭兒,“可不咋地?再有個一兩年吧!”說著話,有點憧憬,“等路修通了,咱也下山轉轉。看看你爺去,再找找當年的老伙計。”

呲著大牙,“咱也旅旅游,走遍全國啥的。你馬爺爺我腿腳可好了,哪都走得動。”

齊磊點頭。

說著話,已經到了老馬頭兒家門口兒,爺倆進院。

齊磊第一個目標就是豬圈,過去一看,空蕩蕩的,啥也沒有。

“豬呢?”

老馬頭兒,甩甩膀子,“今年沒養。”

齊磊登時翻了白眼兒,“您這是騙鬼子呢?那豬糞還沒收拾干凈呢!”

長年不用的豬圈是一眼就看得出來的,聞都聞得出來。

“豬呢!?”

老頭兒看蒙混不過去,“殺了。”

齊磊瞪眼,“喂那幫家伙了吧?”

老頭一聽,來了精神兒,“這買賣不虧!”

湊到齊磊身邊兒,有點夸張,“爺都打聽好了,那都是學個啥?學新聞的?”

“這將來都是講新聞,收音機里說國家大事兒的主兒。”

“咱把他們伺候好了,那還不念咱的好?等路通了,給咱宣傳宣傳,十頭豬也出來了啊!”

齊磊苦笑,“您老懂的真多。”

老馬頭兒,“那是!也不看你爺我是干啥出身的,老偵查了。”

說著話,掰著手指頭給齊磊數了起來,“那個長的跟仙女兒似的周丫頭,老家湖北的,也是普通家庭,但是說在學校里可出名了,將來能進那個最好的電視臺是啥玩意來著?”

齊磊,“中央臺。”

老馬頭兒,“對!中央臺。咱沒看過,記不住。”

繼續數,“那個姓馬的小子,學習不咋地,可是聽說家里有錢。沒準關系處好了,能給咱堡子投個資啥的。”

齊磊,“……”

這我都不知道。

老馬頭兒,“咱這兒山貨老好了!你是知道的,就是進出不方便。”

“這路一通,那不說富就富?”

“你馬爺爺我厲害不?都瞅的明明白兒白兒的!你就說,這豬殺的值不值?”

老馬頭兒跟在齊磊屁股后頭,頗有點獻寶似的殷勤。

齊磊一邊聽,一邊在院里轉悠,也不知道怎么搭老頭兒的話。

不過,齊磊的心思也沒在這上面。

仔仔細細把屋里屋外瞅了一遍,還好,下蛋的老母雞沒宰了喂“鷹”。

不過,沒找著雞蛋,估計是都進了那幫家伙的肚子了。

無語道,“那幫家伙就是送這兒來吃苦的,您倒好,喂豬呢?”

老馬頭兒不樂意了,瞪著眼:“苦有啥可吃的?俺們都吃夠夠的了,就別讓孩子遭這罪了。”

齊磊,“您不懂。”

結果,這一句話就說錯了,老馬頭兒一聽就急了,“你還別跟我犟!”

“咱有啥不懂的?我,你爺,你二爺爺,還有黑石堡出去的三十七個爺們兒!”

“俺們出生入死的,就是為了讓你們這幫混蛋小子別吃我們的苦!”

突然指著后山,那里有三十七個墳頭兒,“我們比你懂!”

齊磊,“……”

看著殺氣騰騰的馬老頭兒,齊磊突然說不出話來了。

倒不是不敢和老馬頭兒講道理了,而是……

朝老馬頭兒咧嘴一笑,“我爺說,就是后山那三十七個墳頭兒,拖累了您。”

老馬頭兒一怔,隨之搖手,“和那沒關系,你不懂的。”

齊磊,“我懂!”

說完,齊磊離開了老馬頭兒家,回到雛鷹班所在的院子。

廖凡義見他神情有些不對,“怎么了?”

齊磊,“在想怎么幫黑石堡宣傳宣傳,幫老馬頭兒宣傳宣傳。”

廖凡義直接就笑了,“你不會是想把《向往的生活》放在這兒吧?”

無語地搖了搖頭,人有的時候鉆起牛角尖兒來,根本就不可理喻。

在廖凡義看來,齊磊就屬于這種。

干脆和齊磊湊到一塊兒,“錢呢,都是你的錢,我頂多能以一個專業人士的視角給你一點專業的建議。”

沉吟片刻,“出發點是好的,可是有點不切實際,太過主旋律,也受眾太小了。”

看著黑石堡的景色,“地方是好地方,主題也是好主題。”

“只不過,現在的人啊,不喜歡看這一套嘍!”

確實如此,改革開放,開闊了視野,也搞活了中國人的生活。從前說教、主旋律那一套,在這個年代已經不時興了,也沒了說服力。

大伙兒一門心思搞錢,更不想被主旋律的思想禁錮。

廖凡義說這些,倒不是他也看不上那一套,而是從實際出發吧,確實沒什么受眾。

再說了,你確定這個老馬頭兒適合主旋律的主題嗎?

他沒看到什么傳奇,就看到一個也想一門心思搞錢,也想活泛心思的市儈老頭兒。

對此,齊磊突然對廖凡義道,“我帶你去個地方。”

廖凡義滯住,卻還是跟著齊磊走了。

雛鷹班眾看兩人又出去,也沒當回事兒。

周小晗還和江瑤商量,“跟馬爺爺說一聲,晚上別抄雞蛋了唄?吃了一個月了,有點膩。”

已經走出院子的齊磊頓了頓,回頭看了一眼周小晗。

齊磊帶著廖凡義到了村子的后山,那里有一片墳地。

廖凡義看著光禿禿的連塊墓碑都沒有的墳塋,很是不解,“帶我來這兒干什么?”

而齊磊卻是不答,憑著記憶,指著左邊的四座墳,“這四兄弟姓徐,叫什么我記不得了,墳是空的。”

再往上還有一座墳,“這個也姓徐,是四兄弟的爹。”

“這五座姓王,從王大壯到王四壯。”

“這兩座是老馬頭兒的大哥和弟弟。”

“這是老馬頭兒的父親。”

齊磊一座一座數下來,最后才道,“當年,黑石堡出去三十八個漢子加入抗聯,活著回來的,就老馬頭兒一個。”

廖凡義一怔,“他,他還打過仗?”

齊磊,“他是我爺爺,還有唐奕爺爺的連長!”

廖凡義:“!!”

“馬家老太爺臨走前告訴他,‘堡子里就剩你一個老爺們兒,好幾家都打絕后了。你得回家,不然堡子里就得餓死人!”

“于是,老馬頭兒打完了仗沒當官兒,回黑石堡立了這三十七個墳頭兒。”

“老頭兒這幾十年,就守著這個大山溝,守著一村兒的寡婦孤兒,做夢都想讓黑石堡能過上好日子!”

“路通了,黑石堡過上好日子了,這就是老馬頭兒向往的生活!”

“您是不是覺得,這老頭挺市儈?那如果我告訴你……”

廖凡義已經有點不會思考了,“告訴我什么?”

齊磊苦笑,“老馬頭兒每年開春兒,都會從山外背一只小豬崽子回來。”

“多了養不起,糧食不夠吃。”

“養一年,到年關的時候殺了,全村一家分二斤肉。”

“老頭兒家里長年養著下蛋雞,可是雞蛋都留著,過年的時候,一家分兩個。”

“除此之外,全村一年都見不著葷腥!”

廖凡義有點懵,似乎想到了什么,“那……”

齊磊,“沒錯!雛鷹班過來,老頭兒把年豬給殺了,把攢了半年的雞蛋都拿出來了。”

“就為了雛鷹班能念著點黑石堡的好兒,將來工作了,能幫著多宣傳宣傳!”

廖教授徹底傻眼了,“這……”

齊磊,“您就告訴我,這樣的《向往的生活》,該不該拍?”

廖凡義:“……”

齊磊,“我也知道,現在的人不信這個了,也不愛看。”

“可是,不管愛看不愛看,這些事兒不應該宣傳宣傳嗎?”

廖凡義說不出話了,看著面前的三十七個墳頭兒,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應該!”

“可是……”話鋒一轉,“宣傳是肯定要宣傳的!就沖你說的這些事兒,你不宣傳,我也想辦法幫老爺子宣傳。只不過,宣傳有很多種方法,你干嘛非得冒這么大的風險呢?”

還是那句話,那么大的投入,你不考慮成本回收的問題嗎?萬一拍出賣不出去怎么辦?

不僅僅是陪錢的問題,主要還是,如果沒有電視臺播,那你不就等于沒宣傳嗎?誰知道黑石堡?誰知道老馬頭兒?

卻不想,齊磊突然反問,“廖大教授,你知道啥叫爽文嗎?”

廖凡義,“爽文?什么爽文?”

“嘿嘿!”齊磊樂了,“爽文啊,就是現在R樹下,非常盛行的一種網絡文學表現形式,主要是幻想類的題材。”

“就是很直白,傳統文學都不屑瞧上一眼的那種。但是,網友們喜歡,喜歡到不行。”

“因為夠通俗,夠直白,也夠爽!”

廖凡義不太理解了,“你做節目和爽文有什么關系?”

齊磊,“爽文的內在邏輯就是,萬物皆可爽!”

“不管是主旋律,還是雞毛蒜皮,只要找準觀眾的G點,都可以好看,都可以爽。”

廖凡義也樂了,他實在想不明白,主旋律怎么和通俗的爽弄到一塊兒去,不會不倫不類嗎?

“那你怎么讓它爽呢?”

齊磊,“這事兒,我好像挺擅長。”

廖凡義,“……”

齊磊又道,“就算我弄不明白,還有一網站的網文作家呢!”

齊磊和廖凡義回來的時候,已經天近黃昏,雛鷹班正坐在院子里“開席”。

當做飯的大娘把一盤炒雞蛋端上來的時候,登時眾人開始抱怨。

“嬸子,又是炒雞蛋啊?都吃了一個月了。”

做飯的大嬸尷尬地笑了笑,嘴笨,不會說。

廖凡義看不下去了,要上去喝止,卻是被齊磊攔住了。

無聲地對廖凡義搖了搖頭,“這爽文不就開始了?”

廖凡義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只好忍住,看著雛鷹班就氣不打一處來。

背手踱到桌前,“吃完飯,跟我去個地方!”

齊磊一聽,都驚了,夜游墳地啊?

趕緊上前,“沒事兒,廖老師開玩笑呢!”

看著桌上的那盤炒蛋,“不愛吃炒蛋哈?”

周小晗他們都委屈地點了點頭,“都吃一個月了。”

齊磊點頭,“將就一頓,明天就回城里了。”

眾人一滯,都沒說話。

回城里,代表又要開始玩命寫論文了。

卻是齊磊看出了他們的心思,“放心,回去都跟我籌備一檔節目,不用寫論文。”

“真的!?”眾人大喜過望。

“真的!”

得到齊磊肯定的答復,登時又歡騰起來。

不寫論文?真的太好了。

周小晗湊過來,“什么節目?”

齊磊打哈哈,“吃吃喝喝,瞎聊天的節目,特簡單。”

周小晗眼神一亮,眼珠兒一轉,“我能當主持人嗎?”

齊磊瞥了她一眼,“你?級別不夠,頂多當個助理。”

“我……”周小晗很是不服氣,“我怎么也就是北廣的扛把子!”

齊磊,“我請的是張國戎和梅姐,你給我扛一個?”

“哦。”周小晗立馬慫了,一張圓臉扭曲著,“誤會。”

第二天,齊磊帶著雛鷹班離開了黑石堡。

臨走,老馬頭兒來送,和同學們一一道別。

雛鷹班的眾人也很客氣,對老爺子說著好話,什么以后會再來,感謝您的款待云云。

可惜,大多都是場面話,大伙兒其實都清楚,以后應該沒什么機會再來了。

而老馬頭兒也是有點不舍得,“來哈,想來就來!等修完了路,來咱這就方便了。”

“到時,說不準爺爺出去看你們去!”

“我都想好了,路一修好,爺爺就下山去看看。看看我那些老伙計,再看看你們!”

周小晗天真地點頭,“一言為定哦!”

眾人走進那崎嶇的山谷,已經走了好遠,回頭看去,依舊能看到老馬頭兒立在村口的山梁上,遠遠地看著他們。

見大伙兒回頭兒,還使勁的朝這邊搖著手。

周小晗看見,長出了一口氣,“唉!終于不用吃炒蛋了。”

廖凡義和齊磊聽到了,只是意味深長地看了周小晗一眼,什么也沒說。

回到尚北,齊磊做了三件事。

先給張國戎和梅姐去了電話,“八九月份的檔期空出來。”

兩人直接傻眼,“兩個月?太長了吧?”

之前齊磊是打過招呼的,可是即便如此,他們也沒想到,齊磊一下要兩個月的檔期。

而且,相當于現在就要。

張國戎,“搞咩啊?演唱會的形成已經定下來了。”

看了眼行程單,“八九月份,我有21場演唱會。”

齊磊一算,“嗯?平均三天一場,你也是夠拼的!”

張國戎那邊攤手,“沒辦法嘍!”

現在香港電影市場不景氣。從前一天能拍十來部,多的十幾十二十部片子。

可現在,就算是頂級巨星,也就那么兩三部片約。

唱片市場也一樣,一年不如一年。

等于是收入大減。

公司也好,明星本人也罷,為了賺錢,那就只能一場接一場的開演唱會。

齊磊,“歇歇吧!這么唱下去,人都唱沒了。”

張國戎沉默了一下,“為了生活嘛!”

算是謝了齊磊的好意,可是該唱還是要唱的。

“公司已經在安排了。”

齊磊一聽,“好辦啊!”

“和你公司說說唄,人總要歇歇的嘛!”

張國戎:“……”

“到底是個什么綜藝啊?你都不說嘍!”

之前不說,是齊磊還沒想好,但是現在,“綜藝名叫《向往的生活》。咱們找幾個朋友,到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上兩個月。”

“期間,接待一下朋友,做做飯,種種菜,聊聊天,大該也就這么多了。”

張國戎:“……”

半天沒動靜,最后問出一句,“齊生,這是綜藝?”

齊磊,“對呀,真人秀!賊好玩,來不來?”

張國戎:“……”

說實話,這也能賺錢的嗎?

最后,張國戎還是松了口,“我和公司商量一下。不過,你別抱太大希望。”

其實,他自己也隱隱有感覺,適當的放慢一點節奏可能不是什么壞事。

只不過,兩個月的檔期太長了,公司和經紀人都不會同意的。

梅姐那邊和張國戎差不多,一聽兩個月,就有點為難。

不過,聽說是吃吃喝喝什么的,“明年好不好?明年我推掉一點行程。今年真的太滿了,公司不好交代的。”

齊磊還是那套,和公司商量嘛。

結果,掛斷兩人的電話,齊磊就冷哼一聲,“商量個屁,還用你們商量嗎?”

反手就給周桃打電話,讓她去找兩家公司談。

兩個月的檔期多少錢啊?乘以2,就不信你們不動心。

第二件事,是找老秦。

“有空嗎?”

老秦一聽,本能的回了句,“沒空!你又要干什么?”

齊磊,“有空吧!求你點事兒!”

老秦牙疼,“什么事兒?”

“幫我找一個老戰士,五幾年就轉業回家了。”

老秦最后也答應了,找個人,對老秦來說不是什么難事兒。

幫齊磊,主要還是聽了齊磊說這個老戰士的故事,讓老秦有點動容。

第三件事兒,打給寧村夫的。

“三天之后,R樹下榜單靠前的作者弄行業研討會。地點,你自己定,哪好去哪!到時候,給他們安排個任務,給報酬的那種。”

寧村夫聽的直咧嘴,老板現在財大氣粗,花錢如流水啊!

本來嘛!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齊磊這貨其實挺摳門兒的,在自己身上基本不怎么花錢。可是他也挺舍得,該花的地方從來沒省過。

既然要玩兒,咱們就玩把大的。

廖凡義現在是支持齊磊的,只不過,他到現在也沒看明白齊磊要怎么玩兒。

對此,齊磊道,“這回我親自操刀,從宣傳到制作。給你看看,是怎么把主旋律拍成爽文的!”

說完,看向雛鷹班,“你們也給我全程觀摩哈!”

“啊!?”

雛鷹班眾心尖都抽了,“不會…又是論文吧?”

卻見齊磊一笑,“這回只看,不寫論文。”

眾人聽了,這才放心。

只是周小晗發現,為啥班導的笑容有點不像好人呢?

吳小賤暫時還走不了,也不知道這貨怎么想的,本來八月份就已經飛到海對面去了,但是這家伙非要晚點過去。

用他的話說,咱這家身,什么時候去都一樣。

至于為什么要晚點過去?

他說,想再參加一次北廣的大學生音樂節,想和大伙兒再在臺上瘋一回。

暢想那邊暫時也拿不出可行的技術方案,南老打電話,就算掃平了一切阻力,也要年底才能討論出一個大概。

這樣一來,七八九三個月,齊磊基本可能空出來,專心搞節目的事兒。

哦,不對,還有一個小馬哥。

把他給忘了!

事實上,齊磊從山里一回來,就接到了小馬哥的電話。

“大哥!!你是不是不管我了?”

他那還和微軟在抬杠呢,已經杠了小一年了。

當初,企鵝不給微軟適配皮膚和個性設置的事兒,一直沒完。

說心里話,盤古能在短時間內擁有那么大的用戶量,小馬哥也是居功至偉的。

畢竟,網民可以不用博客,但是,不能不用QQ。

那時候,微軟就給小馬哥下了最后通牒,意思是,不給微軟用戶適配,就屏蔽QQ。

最開始,齊磊的意思是,讓他們屏蔽去吧,看看中國用戶怎么選擇!

可是,后來他又改變了主意,讓小馬哥和微軟周旋,示弱,協商。

反正就是,既不給你適配,你也別下架我的應用,車轱轆話搪塞唄!

現在小一年過去了,微軟的用戶體驗解決方式都上線好幾個月了,也就是和盤古擁有一樣的上傳優化機制,可是qq的個性化服務還沒給微軟適配呢!

小馬哥聽齊磊的,拖!!

往死里拖,能拖一天算是一天。

可是,話說回來,總這么拖著也不是個事兒啊!

小馬哥現在讓齊磊給個準話,“還拖啊?”

齊磊把這事兒都給忘了,“這小一年,沒人找過你?”

小馬哥一腦門子問號,“誰,誰找我?”

齊磊一聽,這是真沒人找過。

沉吟半晌,“這樣兒,回頭我讓三石發公告,停止更新伏羲瀏覽器。”

小馬哥沒懂,“什么意思?”

齊磊,“意思就是,盤古只做系統,讓出瀏覽器業務,谷歌的瀏覽器就能進來了。”

小馬哥,“然后呢?”

齊磊,“然后?然后你和微軟攤牌吧,讓他們屏蔽qq!”

小馬哥:“靠!拖了一年了,最后還是屏蔽?”

齊磊,“別急啊!放心吧,現在屏蔽不屏蔽對你都沒影響了,微軟在國內的裝機量已經是小眾了。”

小馬哥,“那總還是不屏蔽好吧?”

齊磊,“聽我說完。”

“他只要一屏蔽你,你就去美國請兩個律師告他!”

“告他什么?壟斷?”

“對!”

“有什么意義嗎?贏了也沒啥價值吧?”

“意義不在輸贏!我估計你這一告,就該有人找你了。”

“誰?”

“反微軟聯盟啊!”

小馬哥:“!!!!”瞬間通透,“靠!!你真特么陰!”

這里面是個什么邏輯呢?

其實很簡單,當初齊磊讓小馬哥示弱,讓他拖著,其實就是為了引反微軟聯盟的找上門。

對于微軟在pc市場的壟斷,其實不光國內有先見之明的感到了危機,國外大票的公司、企業看微軟不爽。

這里面尤以谷歌為主。

微軟的IE壟斷了瀏覽器業務,谷歌也想做,但是微軟不給它這個機會。

于是,就打起來了唄?

反微軟聯盟,說白了,就是一個反對微軟壟斷系統經營的一個組織。

凡是微軟要干的事兒,這伙人就要出來反對,給微軟使使絆子。

按理來說,小馬哥的遭遇如果放在國外,早就有人拉攏了。

主要還是企鵝是國內公司,與外部沒有聯系。再加上,企鵝是盤古系的。

而盤古會不會是第二個微軟,會不會壟斷經營,谷歌、雅虎這些公司還不確定,也就沒主動和企鵝聯系。

但是,如果齊磊開放盤古系統,抱著一個合作共贏的姿態。再加上,小馬哥去美國打官司,那局面就完全不一樣了。

谷歌的瀏覽器業務如果能進中國市場,雅虎的搜索引擎如果能和導航引擎共存,那三石公司就不是敵人,而是盟友。

小馬哥,當然也就是他們拉攏的對象……

至于為什么要加入反微軟聯盟?

這是為下一步做準備,大家成了盟友,有了利益交織,那等到企鵝出海的時候,阻力自然就小很多。而且,落地就有同伴兒。

小馬哥也是一點就透,想清楚這些,徹底服氣了,“孫子!真陰啊!”

齊磊一笑,“等你加入了反微軟聯盟,那咱們就可以正式的開始討論企鵝出海的細節了。”

小馬哥,“行!!就這么辦!”

打發走小馬哥,齊磊徹底可以把心思放在節目的制作上了。

而他要找的那個人,老秦也找到了,“在湖北,恩施。”

齊磊眼前一亮,“好地方!真是好地方!”

“第一季的節目,就放在恩施了。”

廖凡義得知齊磊把《向往的生活》第一季放在了湖北,愣了半天。

“不,不是黑石堡啊?”

他一直以為,齊磊玩命的要做這個節目,那第一季的選擇必然是黑石堡呢!

卻是齊磊搖著頭,“不是黑石堡。”

“為啥?你不展示老馬頭兒了?”

齊磊,“展示啊!而且,主要要展示的就是老馬頭兒。”

“但不是正面的展示,這叫鋪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