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54章 屠龍(十二)

第54章 屠龍(十二)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4章 屠龍(十二)

(今天兩章)

事態走向了一個齊磊既想看到,又不想看到的方向。

想看到,是因為,齊磊基本是穩贏。

不單單是輿論方向對齊磊來說是自己的主戰場,他游刃有余,還因為輿論說白了就是發聲。

二十年后的聲音,放在這個時代,有些顯得過于超前,是無法引起共鳴的。而有些即便是在這個時代,即便沒有核彈級的破壞力,也可以說是振聾發聵。

而這樣的聲音,齊磊在后世真的聽到太多太多了。

這就好比,2021年的只要是嘴利索點的普通網友,回到2001年,噴那些所謂蚣蜘,那就是虐小孩兒。

同樣的,齊磊掌握的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是這個年代的柳紀向可以招架的。

而不想看到的是,這顆雷砸下去,真的很得罪很多人。

不是次元壁那頭,一幫傻老爺們想像的什么攝政問題,得罪上層。

其實,別看齊磊和老秦走的很近,可上層的事兒,他還遠遠夠不著。

老秦和常老太太現在與其說讓齊磊“參與”,還不如說在“雕琢”。

齊磊也好,吳寧也罷,還有徐小倩,他們的上限還遠遠沒到。

老秦是在投資,期許將來他們能為這個國家成就更大的夢想。

那齊磊怕得罪誰呢?

呵呵,只能說閻王好見,小鬼難纏。

不是只有一個柳紀向,像他一樣的既得利益者一抓一大把。

而齊磊這一桿子下去,一船人誰也別想好。

第二天,照例準備了早飯,把徐小倩他們送去上學。

齊磊在網吧包間與老秦碰頭。

老秦看著齊磊那吊兒郎當的熊樣兒,怨氣十足的發問,“真有八成?”

好吧,這個答案,他還不如不問呢!琢磨了一宿也沒想通,哪來的八成?

對此,齊磊嘿嘿一笑,“看著就行了。”

說著話,打開電腦,瀏覽了一下各大網站的新聞,還有博客網的熱搜。

果不其然,博客網上,三石公司攻略暢想的熱度已經在前面了。

其它網站倒是謹慎得多,沒有過度報道。

其實,包括傳統媒體,對這則新聞也是持謹慎態度的。

齊磊一看,好事兒啊!

當下發了條博客,“某某雜志是不是想接律師信了?”

“鄭重聲明,三石公司從來沒有過入主暢想的想法!暢想控股、暢想集團到什么時候都是國資。”

“我可不敢動哈!”

“不過。”話鋒一轉,“該說不說,柳大爺經營的真的挺差的,我惦記點他們的股份不是問題吧?”

老秦眼睜睜地看著齊磊編輯帖子,“你這不是挑釁嗎?”

齊磊無所謂,“挑不挑釁,大伙兒都心知肚明,有什么關系?”

看了眼桌面右下角的時間,“都20號了,速戰速決吧!”

老秦:“……”

齊磊今天好像變了一個人,很主動嘛!

殊不知,這家伙主要還是知道徐小倩也不出去了,心情很美麗。

再加上,昨晚想通了一些事兒。

得罪人就得罪人唄!老子是玩無敵流的,怕得罪人嗎?

再說了,關鍵時刻還有老秦,干就完了。

總之,他現在是徹底放飛自我了。

愛誰誰!!

輕巧的敲擊鍵,博客發出!

然后……

然后一幫人就驚了。

因為,太反常規了。

收購并購這種事兒,低調點,和氣點!起碼,你得注意一下公眾形象吧?

即便有雜志爆料,當事人大多也是不回應,或者慎重回應。

比如:

“在談,有意向,還不確定,靜待佳音都算是張揚的了。

可你這倒好,調侃都上來了,柳大爺都叫出來了?太輕浮了!

博客還沒發出去五分鐘,王振東的電話就先甩了進來。

“你是不是喝多了?”

齊磊還沒等回話呢,網吧的電話也響了,李春燕打過來的。

手機正在通話中,就打了座機試試。

“什么情況?你真要收購暢想啊?”

齊磊都回不過來了。

而博客下面的網友留言也熱鬧了。

“小齊總霸氣!!”

“小齊總這是蓄謀已久,勢在必得了啊!靜待佳音!”

“靜待佳音!”

“靜待佳音。”

老秦在一邊看著,心說,和他想的不太一樣呢?怎么沒人罵呢?

仔細一琢磨也是,齊磊就是這么個人設。

與此同時,傳統媒體本來矜持謹慎,看到齊磊的博客,也都是無語苦笑。

還謹慎呢,人家自己爆出來了。

得,趕稿子吧!

本應逐漸發酵的輿論,瞬間引爆,鋪天蓋地的新聞轟炸。

柳紀向也是搞不太懂,這么張揚的嗎?

與一眾股東,還有德盛的文經理開會商量了好久,終于找到的原因。

“這是他擅長的領域,所以他有信心!”

文經理,“所以,這不僅僅是齊磊的口嗨,而是他的策略?”

柳紀向,“你看看他的博客下面就知道了,公眾都是支持他的!”

眾人,“……”

驚訝之余,也就只剩感嘆了。

一個博客,都讓他玩出花來了!

你看看這公關能力,這影響力,一個做生意的,網友的忠誠度、信賴度比明星還高。

別說小齊總調侃著要收購暢想,他就是現在說要登陸火星,估計也是前呼后擁的。

眾人回過神來,“怎么辦?”

搞傳媒真玩不過他啊!

柳紀向也在發愁,他曾經在這上面吃過虧,知道齊磊在這方面的厲害。

卻是文經理道,“別急,我從總部調幫手過來。”

德盛玩資本厲害,公關也是一把好手。

總部的公關能力,甚至可以插手米國大選。

那都是西文傳媒的實力派,還怕你一個小年輕了?

柳紀向當然希望能有高人來制裁一個齊磊,馬上同意。

只不過……

“德盛調人過來也是需要時間的吧?那現在怎么辦?”

不能干等著啊?眼看網絡輿論就控制不住了。

再加上傳統媒體也開始報道,老柳怕吃不消啊!

聽的文經理直撓頭,說實話,柳紀向,包括暢想這個公關能力啊,簡直就是企業下限!

這還用問嗎?

“馬上發公告,表明暢想的立場啊!”

于是,當天下午,暢想發布公告:

“第一,暢想無意進行股權變更,目前公司運轉正常。”

“第二,對于奇石公司惡意收購暢想集團股份一事,暢想控股將向港交所提起申訴。”

“第三,暢想是中國電腦企業的排頭兵,是改革開放的先行者,更被業界贊譽為民族企業的榜樣,我們決不允許這種惡意的商業掠奪出現在暢想身上!”

“誓死捍衛每一個暢想人的利益!”

公告一發,暢想徹底表明了立場,要和三石公司血戰到底。

可是,柳紀向本以為,這么慷慨激昂的公告,應該能讓輿論倒向暢想吧?

結果,和他想象的咋不太一樣呢?

網友管你那個?

“我認為,小齊總應該比老柳做的好。”

“老柳還是很有能力的,企業家典范啊!只不過,對不起,我站小齊總!”

“暢想最近的財務情況不容樂觀啊!要不換個人經營試試?”

氣的柳紀向想吐血。

“刁民!!一群刁民!!”

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齊磊這回可比以往剛太多了。

暢想下午發公告,還沒到晚飯呢,小齊總的回應就來了。

博客:《深度解析暢想公告三條》。

第一,無意變更股分是真的,因為柳大爺可不敢讓新股東看到暢想的財務狀況。

運轉正常就有點扯淡了吧?

咱不帶睜眼說瞎話的,銀行貸款和上游供應商的錢都快還不上了吧?要不,公布個財務狀況給大伙兒助助興?

第二,奇石公司收購暢想集團股份的過程,全程合規合法。

而且,奇石公司保留著所有交易記錄、會議記錄、還有整個收購過程,以及給總部三石公司的進程報告。

那是相當精彩、跌宕起伏啊!

各方大戰,拋了又進的,柳大爺要不要我都公開出來?看看奇石違規沒違規?

第三,咱能不往自己臉上貼金嗎?還企業家典范?還標桿?臉紅不?

三條解析與回應,一下就把暢想打懵了。

第一條,齊磊顯然是做了功課的,暢想的財務狀況真的亂透了,還公布?不敢!真不敢!

第二條,更不敢接招兒。

別忘了,齊磊勾結德盛不假,可是,這要是公布出來,就等于把柳紀向和各大股東惡意操盤的事兒也公布出來了。

柳紀向敢接?

再說了,德盛現在也和他們坐一塊兒呢!

要是公布出來,房子就塌了,他們得讓唾沫星子淹死。

至于第三條……

好吧,第三條倒是可以做一做文章。

別看后世暢想臭街了,可是在這個年代,暢想確確實實是標桿,是民族企業的榜樣。

這一點,即便是支持小齊總的網友也不否認啊!

這不找他?當下!

暢想的公關人員眼巴巴地看著文經理,高人啥時候來啊?

好吧,文經理想罵娘,這還用等高人?

“發!!怕什么?占理的東西都不敢上手,那還打什么輿論戰!?”

于是,暢想的回應在第二天問世。

“暢想從不以民族企業自居,這是國家、同行賦予的榮譽!”

第一、第二條刻意回避,沒做回應。

齊磊這邊看著暢想的回應,心說,可以啊,比后世水平高多了啊?是不是請什么高人了啊?

不過,問題不大。

齊磊的博客中午更新,“哪個同行賦予的?說出來聽聽唄!我好離他遠點,這人不靠譜啊!”

網友一看,登時笑的不行,小齊總是真的剛,過癮啊!

而一直到晚上,暢想始終沒回應齊磊的質疑。

于是,齊磊追發了一篇長文,窮追猛打。

《聊一聊暢想這家民族企業行業標桿》

文中是這樣寫的:

五年前,如果柳大爺說出這種話,我個人是不會反對的,因為那時的暢想確實讓中國企業看到了希望。

當然了,柳大爺說這話依舊有點臉皮厚,因為暢想的標桿也不是你柳紀向啊?而是南老!

齊磊在文中,把南老對暢想做出的貢獻,暢想如何完成初期的資本累積、如果在電腦領域取得的成績一一道來。

包括現在暢想賴以成名的“暢想主板”。

“暢想電腦之所以領先,那是因為國內唯一能自己造主板的就是暢想。”

“可是,這個主板的不是柳紀向的成果,那是南老的心血!”

“更惡心的是,你們把南老踢出暢想,咱就不說了,留給其他媒體朋友解讀。”

“咱們就說說,柳大爺是怎么利用你爹在專利領域的優勢,不把暢想主板、暢想漢卡等一系列南老的成果拖延著不注冊個人專利的唄?”

“不注冊專利,南老就無法用專利投資在暢想擁有股份,也就方便柳大爺把老爺子趕出去!”

“特么的,用著人家的專利,偷著人家的成果,功勞都讓你們占了,還有臉說自己是民族企業?行業標桿?”

“南老一走,你們還剩下什么?吃老本的民族企業啊?”

這篇博客一出,柳紀向身邊有一頭算一頭,全傻了!

連文經理都不嘚瑟了。

這孫子火力太猛了,根本就沒法還嘴。

柳紀向氣急敗壞,可又無計可施。

這個時候,他想開口都開不了,無法迎戰啊!

只能……只能給暢想所有員工發了一封公開信。

“全體同仁!家人們!”

”暢想到了最危機的時刻,考驗我們的時刻到了!”

“我們所有暢想同仁,要迎難而上,不畏強敵,戰斗到最后一刻!!”

嗯,說是給暢想員工的公開信,可是如些高的關注度,不可能不流向社會。

就算員工比較老實,不把老板的話說給外人聽,老柳也得想辦法讓它流出去,因為這是他的態度。

既沒法還嘴,又不能讓輿論繼續發酵,那怎么辦?

只能展現一個姿態啊!你看我好委屈,我好氣憤!

我們暢想全體,誓死捍衛榮譽!

相當奈斯,這波搏同情…屁用沒有。

而輿論真的會如老柳期許的那樣,看到暢想的態度,從而同情暢想的處境嗎?

他想多了。

從開始到現在,暢想的公關可謂毫無章法。雖然還沒出昏招,可也被齊磊逼到了墻角。

而反觀齊磊這邊,吸引公眾關注度、議程設置、突破上限效果、替換刻板印象,看似野蠻跋扈,甚至咄咄逼人,但卻是層層遞進,有條不紊。

復盤下來。

齊磊先是挑起事端,等著暢想回應,這是吸引流量。

再針對暢想的回應,一一反駁。

而且,那里面是埋了坑的。

三條反駁,第一條、第二條,把暢想的嘴堵死了。

暢想決計不敢公布財務狀況,更不敢把奇石收購暢想集團的過程公布出來。

只有第三條,留了一個看似疏漏的口子。

第三條,齊磊完全就是口嗨,卻是沒有實質性的東西。

暢想唯一可以回應的,也只有第三條。

而等暢想回應,那么,收購的議程就被替換成了暢想是不是民族企業標桿的議程。

齊磊緊接著又把南老拋了出來,用南老的經歷,說一半兒,留一半兒的繼續挖坑。

公眾的好奇心會打破上限效果,對此事持續關注下去。

要不然,一下把猛料都爆出來,兩家吵來吵去,公眾沒多久就煩了,會重新回到,“只是收購與不想被收購而已,兩個奸商吵架,有什么好看的?”

而同時,齊磊也替換了一個刻板印象,那就是,暢想是民族企業標桿?還是有南老的暢想才是民族企業標桿?

這一點很重要。

這個年代和后世不同,后世的暢想臭大街,而這個年代的暢想則還是人人稱道的時候。

齊磊這么蠻橫的收購,別看粉絲多,聲音大,可也必然會引起一部分人的反感。

但是,南老這個雷砸出來,那這些人就得琢磨琢磨了。

首先,柳紀向是成功企業家,這點毋庸置疑。

齊磊也是成功的,起碼也算個大商人,企業家差點意思對吧?

對于外人來說,他們才不在乎誰來主持暢想呢,他們在乎的是暢想得一直牛逼下去。

所以,貌似,齊磊和柳紀向誰執掌暢想都沒大關系。

這方面,可能柳紀向還要有優勢一點。

畢竟柳紀向成熟,而且經營暢想也有經驗。

但是,問題來了,齊磊把這個雷扔出去之后,大家會想,暢想現在還是民族企業嗎?沒有南老的成果還是嗎?

柳紀向到底干什么了?

那如果……

如果小齊總收購了暢想,南老不就回到暢想了嗎?

南老回到暢想,暢想才真的是民族企業吧?

技術核心又回來了啊,大家是要有南老的暢想,還是要有柳紀向的暢想?

不對!!

應該是,大家是想要一個有南老、有小齊總的暢想,還是一個只有柳紀向的暢想?

而就在公眾還有點迷糊.,對這個概念模棱兩可、不太清晰的時候,齊磊又一篇博客砸了下來。

《回答一些網絡上的質疑》

內容一改之前的風格,很是鄭重。

“對于目前網上關于我本人故意搶走網吧訂單,導致暢想陷入危機,并借機施行商業掠奪的質疑,這里鄭重的做一個回復。”

“我只說一個數據吧.,在我還沒有投資神舟電腦之前,他們的報價就比暢想往年的價格便宜了21.4。”

“注意!是在同等配置的情況下,便宜了五分之一還多一點。”

“很多人不了解,這是一個什么概念。這么說吧,三石公司2001年預計采購40到50萬臺電腦,每臺電腦節省1000元左右,這就是四到五個億的成本壓縮。”

“而在三石入股神舟之后,由于三石的技術團隊、以及南老的加入,使得這個神舟電腦在質量不輸暢想,性能可靠的前提下,進一步壓縮成本,差距到了29.8。”

“大家可以自己算算商業賬,中國網吧行業,今年的采購合同是150萬臺,能節省多多經費?”

“我們是做企業的,你不能要求我非得買暢想的吧?而且,省下來的每一分錢都是業主的血汗錢,都是要回饋給網吧業主的。”

這則博客一出,廣大網友第一個反應就是:

誰啊?誰腦子有坑啊?能從這么腦殘的角度去攻擊小齊總?

“小齊總不用解釋,我們支持你!!”

“某些人就是特么站著說話不腰疼,合著花的不是你的錢。”

“唉!人就是不能太優秀啊!否則什么阿貓阿狗都跳出來了!”

暢想那邊也琢磨呢,“誰啊?誰特么質疑了?我怎么沒看見呢?這特么不是幫倒忙嗎?”

齊磊做空暢想,拿走訂單這個事兒,暢想一直留著,留著高手來了好放大招。

現在好了,路都堵死了。

特么的誰啊!?

暢想的公關,還有網友做夢也想不到,后世有一種賊不要臉的技巧,叫——編彈幕。

而且……單單把你堵死就完了?

天真了,小伙子!

緊接著,第二條博客又蹦出來了。

“有的網友說的還是中肯的,確實是我們的轉投別家,導致了暢想的經營危機。”

“這里說聲抱歉。三石無意危害暢想的生存!說實話,即便沒有收購意向,我也不想損害這家中國企業的利益。”

“發動收購的原因,也僅僅是我個人想替南老還個愿。”

“我想看著他老人家能回到那個他夢開始的地方,而且是堂堂正正,再不用看人臉色的回去!”

“也放心,一旦收購成功,三石會將神舟的一部分訂單,以代工的方式輸送回暢想,保住南老的心血!”

看的老秦瞠目結舌,這誰玩得過他?怎么想出來的呢?

看的網友們,激動不已。

“好想看南老回暢想.....”

“我也想看,南老真的太不容易了。”

“不得不說,當年小齊總,一個門臉房的規模就敢對南老伸出橄欖枝,真的需要魄力!”

“雙方都需要!”

“柳大爺…賣了吧!趁著還值錢。”

看的暢想的公關,還有老柳直跳腳。

“卑鄙!!真卑鄙!!搏同情!!”

那么問題來了。

現在輿論是認為,暢想由小齊總和南老接手更好,還是由柳紀向繼續掌管更好呢?

最后這條博客,傳達了很多信息,可不僅僅是搏同情而已,而是在理性與客觀兩個角度,對收購鋪平了道路。

第一,只有三石能救暢想!

第二,南老榮歸故里的戲碼,就問你想看還是不想看?

可別小看了這些,不像是西方,輿論是輿論、決策是決策。

在中國,民情民意還是有分量的,百姓輿論如此,誰都要考慮違背民意的后果。

就算不起到決定性的作用,也起碼是一個重要考量。

呵呵,玩輿論?

齊磊能玩死你!

唯一有點可惜的是……

“這都是小打小鬧,真正的大坑暢想還是沒跳啊!”

老秦在一旁道,“說明暢想也是有兩把刷子的,你還得費點工夫。”

齊磊靠在沙發椅上,盯著電腦沉吟,半晌:“暢想的公關有點東西,確實還得再加把勁兒。”

“讓我想想。”

按理來說,齊磊這套組合拳下來,傻子也打出三分火氣了吧?

可是,暢想的公關居然這么穩得住?

再想想,出個狠的!

而暢想那邊盼星星,盼月亮,終于把德盛的高人給盼來了啊!

德盛公共關系部門高級顧問、斯坦福商學院創意公關權威學者——列維斯坦。

一個五十多歲,頭發花白的猶太老頭兒,學識那叫一個淵博,公關手段那叫一個牛叉。

來了之后,先將暢想近些天的公關行為做了一個復盤總結,又把齊磊、三石公司,還有與這兩個關鍵點相關的資料信息仔仔細細研究了一遍。

又套用各種獨門公式,經驗理論,最后用異常氣氛的英語,大聲呵斥,“暢想的公關,都是豬!!”

“所以手段,堪稱弱智!”

聽的暢想公關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對手太兇殘,我們確實不是對手啊!

那您來?

老頭兒心說,我來就我來!要不來中國干什么?就是來搞定這件事的。

于是,老頭兒又熬了一個通宵,吃了半只京城烤鴨,制定了一個詳細的、精妙的公關方案。

暢想的公關人員一看,嚓!專業的就是專業的,你看看人家這方案。

5月24日。

暢想的反擊來了。

別誤會,不是暢想又發公告了,而是國內某個專門搞營銷的大師級人物史某某,在博客公開發聲。

“柳紀向,是中國企業家的教父級人物,不應該受到這樣的攻擊與謾罵,會讓中國企業家心寒,失去經營積極性。”

史某某直接給柳紀向定性了。

而且這還不算完,某新興電商企業老總亦發聲道,“柳老是中國企業家學習的榜樣.,不能就這么倒下。”

某地產大佬:“柳老的奮斗歷程,深深的影響著我,激勵著我,他是中國企業家的標桿!”

個個都是打齊磊臉的,你不說老柳不是企業家嗎?不是標桿兒嗎?這么多人為老柳發聲,就問你打臉不打臉?

齊磊:“……”

齊磊都看傻了。

看著鋪天蓋地的聲音,齊磊斷言,“暢想換公關了!”

老秦在一旁,“何已見得呢?”

齊磊,“操!!原本那個聰明的過勞死了?”

“換了這么個傻叉上來,老子贏都沒成就感。”

老秦:“……”

扭曲了半晌,“那…你不又想了個殺招嗎?還用不用?”

齊磊瞪眼,“不用了啊!他跳坑里了啊!”

“議程徹底鎖定,老柳到底是不是個企業家,是不是個榜樣?”

茫然回頭,看著老秦,“只要把我親爹、唐爸都牽扯進來,咱們就贏了啊!”

老秦:“……”

老秦也納悶兒了,暢想不好好的嗎?真換公關了?

要不是沒這一出兒,齊磊且得費一番周章,才能把這個議程鎖定,才能一點一點的引出唐剛剛和齊國君。

現在好了,不用了!

當天晚上,唐成剛開通了博客,蓮花集團老唐。

發了第一條搏文,“為什么我就不能把柳前輩看成是榜樣呢?”

在齊磊有意的推波助瀾之下,唐成剛的身份馬上就被網友扒了出來,齊磊父親的生意伙伴、兼干爹!

列維斯坦那老頭兒一看,興奮壞了。

“看看!看看!!這才就公關!!”

“只需要一點點智慧,就能讓對方自己露出破綻!”

“把擬定針對唐成剛的公關文案。”

“他們攻擊柳總,擠走了那個工程師,侵占了國…國什么?“

文經理在旁馬上提醒,“國有資產。”

列維斯坦冷笑,“中國人真是可笑,資產就是資產,還要分國有和私人?落后的經濟體制。”

繼續他的話題,“他們說柳總侵占國有,那么他的父親、父親的朋友又是怎么回事?”

高深一笑,“這個小齊總的形象,徹底崩塌了。”

于是,暢想這邊開始針對唐成剛、齊國君展開攻擊。

議程徹底焊死!

當看到暢想猶豫都沒猶豫,直接對準兩個爹的時候,齊磊確認了,“現在這個負責公關的,確實是腦殘。”

極是篤定:“沒跑了!”

老秦也無語,你怎么跳的這么絲滑?一點都不帶猶豫的哈。

看把這小子得意的?

唐成剛和齊國君的事兒之前就說過,顯而易見。

看從哪個角度去解讀。

承包副食品廠和藥廠改制,屬于敏感,稍稍玩一點隱性失實的概念,都不用太多花哨,只要按事實陳述,稍稍隱去一點點信息,那意思就完全變了。

而且是那種,即便事后澄清,把隱去的那部分被回來都沒用。

公眾先入為主的思維慣性,會讓他們繼續朝著暢想希望的那個方向推進,這事兒就很難說清了。

列維斯坦心中冷笑,在中國這個落后的國家,木訥僵化的思維,以及恨不得辮子頭的一群愚民,懂什么叫公關?懂什么叫傳播創意啊?

現在的這個局面,對于列維斯坦來說,這就好比一個長勝的的騎士,全副武裝去和一個手無寸鐵的農夫決斗。

結果其實早就注定了。

齊磊也這么想的,來的太容易了吧?

換了這么個傻子上場,這不等于拿沖鋒槍突突豬窩嗎?

是不是…太欺負豬了?

先發一半,下章還在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