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52章 屠龍(十)

第52章 屠龍(十)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2章 屠龍(十)

老秦帶著人到尚北沒去找齊磊,也沒去和吳寧、徐倩見面。

頭天晚上到尚北,老秦把自己憋在酒店房間里沒出去。后來,又叫來兩個同事,一個擅長分析,一個擅長心理學的。

三人密謀了半宿,后半夜兩點多,老秦針對某件事得出了某個驚人的結論,或者叫預判,登時驚出一身白毛汗。

“差點啊!一世英明毀于一旦!”

沉吟甚久,敲開了一個小同事的門。

今天剛調進來的,科大少年班出來的,21歲已經是碩士畢業了,而且經過了特勤培訓,不折不扣的小天才。

小同事一看老秦這么晚過來,還以為出了什么大事兒呢?

“小趙啊,別緊張,沒什么大事兒。”老秦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就是給你安排個小任務。”

小趙同志一聽,“您盡管下任務吧!”

老秦,“是這樣的,明天,你去見見吳寧和徐倩,我就不過去了。”

“啊?”小趙一怔,“尚北這邊…不都是您親自負責嗎?”

老秦板臉,“你也不能什么事兒都指望我啊!”

小趙,“哦哦。”

老秦,“這是給你個鍛煉的機會,怎么就不珍惜呢?”

小趙乖張,“感謝領導栽培!!”

老秦,“別貧,說正事。”

小趙,“您說吧!為什么讓我去?有什么特殊任務吧?”

老秦,“聰明!!我就喜歡聰明人。”

解釋道,“這兩個小孩兒呢,都不錯!”

“我原本是想把他們吸收進來的,可是,也不知道咋回事,一門心思要出國。”

“那個吳寧,我是勸不了了,你也別琢磨。那小子倔的很。”

“但是徐倩,我覺得可以爭取一下子。”

“徐倩……”小趙同志立馬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徐小倩的資料。

“她昨天打電話的時候,不是態度也很堅決嗎?也想出去。”

老秦,“是啊!可是,該做的工作還是要做的,該爭取還是要爭取的嘛!”

小趙同志,“我明白了,領導放心,到時我一定盡力爭取!”

老秦則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別有心理負擔,就是去隨便聊聊,順便爭取。”

小趙同志,“好!”

第二天。

老秦退居幕后,讓小趙同志出馬,約吳寧和徐倩見面詳談。

吳寧今天特意穿了襯衫西褲,皮鞋也擦的锃亮,整個人都顯得成熟很多。

而徐小倩則依舊保持著她原本的風格,白色的七分褲,帶著卡通圖案的粉體恤,朝氣蓬勃的學生形象。

這讓小趙有種錯位感,很難和這樣的場合、這樣的事聯系在一起。

三人約在尚北一中旁的一家冷飲廳。

要了一個小包間,徐倩很隨意的坐著,而吳寧卻是抱著肩膀,翹起二郎腿,依舊盡量讓自己表現的成熟一些。

小趙看在眼里,心中卻是有點不靠譜的感覺。

你們倆到底行不行啊?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尚北這幾個小孩的真人,之前只存在于資料上。

盡管老秦對這兩個年輕人已經很看重了,可是在小趙同志看來,領導也僅僅只是發掘了好苗子的那種欣喜。

兩個少年都有著很不錯的天賦,以及超于常人的智慧,但是仍然稚嫩。

盡管偶爾能有靈光一現,可是和齊磊這種已經能獨擋一面的段位完全不能比。

要是不是徐小倩弄出一句,“有辦法讓齊磊不出國”,他們都不會跑這一趟。

此時,看著吳寧那有些做作的模樣,更加確定了心中所想。

“自我介紹一下,叫我小趙就好。”

“哦。”吳寧訥訥的應著聲兒。

小趙則是橫了吳寧一眼,“行啦,別演啦!咱們都是同齡人,我比你們就大兩歲。要不,我也翹二郎腿抱著膀子談?”

此時也展現了小趙的話術,既調侃了吳寧裝成熟,又不至于太過傷人。

只見吳寧一下子垮了下來,恢復正常,“嘿嘿,要正式一點嘛!”

對于吳寧來說,這不僅僅是一次見面,而且和上次與老秦交談完全不同,是他參與策劃的第一起大案。

吳小賤就是這么想的。

小趙同志則是無語地搖了搖頭,不再糾結,露出一個挺不好意思的神態。

“其實用不著這么急的。”

看著兩人,“這個收購案又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解決的事兒,等你們高考完,再去商量也不遲嘛!”

此言一出,吳寧和徐小倩對視一眼,然后一起對著小趙同志。

”行啦,別演啦!不急您還大老遠趕過來干什么?”

“呃……”小趙一窘。

結果,徐小倩還補了個刀,“再說了,你們就不是為了收購案來的呀,是不想石頭出國!”

“嘿!”小趙瞪了眼,“這倆破孩子,還不怎么好對付。”

也不尷尬,“拆穿我很過癮嗎?一點都不成熟,得跟哥學學。”

說完,三人登時大笑,好像氣氛融洽的一批。

小趙卻是暗中感嘆,這兩個小孩雖然稚氣未脫,可是腦子轉的是真的快,差點著了道。

“好了!”一音定調,“說正事吧!”

先看向徐小倩,“你不是要和他一起出去嗎?怎么?你也不想出去了?”

徐小倩登時挑眉,“誰說的?我是肯定要出去的,只是不讓他出去而已。”

小趙玩味,“你不想他和你一起出去?”

徐小倩扁嘴,“想啊!可我不想他為了陪著我而強行出去,那就沒意思了。”

強調一句,“我自己能照顧自己,不用小趙哥操心啦!”

小趙聽罷,有些訕訕,就欺負我單身唄?羨慕死我了!

多好個姑娘,必成大事,怎么就非得出去呢?

再說了,國內又不是提供不了好的教育資源。

有點可惜。

“這事兒回頭再說,先說說怎么讓他出不去吧!”

小趙得先緩一緩,不能再聊了。

不過,對于徐小倩出國的事兒,小趙同志還是沒舍得松口,看看再說。

話題轉向齊磊的這件事,對此,吳寧剛要開口,卻是徐小倩在桌比底下輕輕踢了他一腳。

意思是,我來吧!

整理了一下思路,“簡單點說就是,他給柳紀向挖坑的這件事。”

小趙皺眉,“這件事有什么特別嗎?”

徐小倩,“石頭不會做沖動的事,所以挖坑之前,他就算沒有十足的把握,也一定是心里有個大概!”

小趙,“嗯!說下去。”

這一點他們也猜到了。而且老秦領導是當場在車上就猜到了。

只見徐小倩十指扣在一起,用手肘支著桌案,那模樣像極了章南。

“那么問題來了,柳紀向一旦陷入輿論風波,他會遭受哪些攻擊?”

“如果再加上三石公司要收購暢想的事情,南大爺的被趕出暢想,包括南大爺在暢想時,曾經攻擊過柳紀向的那此論調會不會被重新提及呢?”

“我想,多半是會的!甚至是一定會往這個方向發展。那柳紀向會怎么做呢?”

小趙挑眉,玩味地看著徐倩,“你是說,柳紀向會拿齊磊父母的身份和從商經歷來反擊?”

這些東西,他們也是分析得出來的。

低頭沉吟,“我有點明白了。”

小趙也是天才來的,很多事兒一點就通。

看著徐小倩,“這是一個大爭議,也是一個敏感的命題,甚至要牽扯到國家情緒。齊磊就算有應對的方法,也一定是有代價的。”

徐小倩點了點頭,“確實是這樣的。”

“而且,依我們對他的了解,他的應對方案一定會給他打上標簽兒。”

“所以……”

小趙了然,眼神漸漸亮了起來,“比如說,愛國商人等等。所以,他就出不去了,出去意義也不大了。別人對他會提高警惕,他出去也什么都干不了!”

就見徐小倩淡然一笑,“是的,就是這么個道理,小趙哥真聰明!”

小趙被夸的不好意思,“所以,為了不讓他出去,只要把事態往這個方向去引就好了。”

卻不想,徐小倩加了一句,“不僅僅是他出不去的問題,往這個方向引,石頭的勝算更大!”

小趙同志一怔,“何以見得?”

徐小倩,“之前老北叔不是說過嗎,收購暢想控股的贏面不足兩成,那么,齊磊一定是感覺得到走輿論干預這個方向勝算更大。”

“否則,如果和原計劃一樣,他在不想觸碰敏感,耽誤出國的情況下,根本不會給柳紀向挖這個坑!”

“明白了。”小趙眼神漸亮,愈發清晰,“很有道理啊!

神情復雜的看著徐倩,打心眼兒里……

嫉妒!!

這好姑娘,我怎么就沒遇上呢?

你說這么一個瓷娃娃般的小姑娘,智商、情商都是絕頂,誰會不喜歡吧!?

不過,小趙還是沒忘了老秦今天讓他來的目的。

緩了緩道:“妹妹,說句題外話,哥搞不太懂,你們為啥就那么想出去呢?”

徐小倩燦爛一笑,“出去長見識呀!再說,能學到東西嘛!”

有幾分倔犟勉強的神情,趕緊又道,“你讓老北叔放心吧,就算沒有齊磊,我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也沒問題的。”

小趙同志,“……”

說的這么讓人心疼呢?

一個小姑娘,異國他鄉的,還要在這里假裝堅強。

誘導道,“國內也不是沒有頂尖的資源啊!”

他說的是資源,而不是學校。

這一點,剛出校門的小趙最是清楚。

他認為,自己和徐小倩、齊磊、吳寧這些少年屬于一類人,到了他們這個程度,其實學校對他們來說意義已經不大了。

要看誰來帶,有多少資源傾斜。

其實,這也是很多頂尖學子出國求學的主要考量。

這個年代,國外名校的師資、器材,還有教育投入,都是國內沒法比的。

打個比方,科大一種前沿科技的科研設備,進口的幾百萬,全校就兩臺,而且很舊了。

可就這,還得幾個院系,幾個課題組輪著用,得排期,一個星期就兩個小時的使用時間。

可是到了哈佛、劍橋這些國外名校,恨不得一人一臺,而且最多用兩年就淘汰換更新的了。

這你怎么比?

當然,也不是說國內沒有頂級學者,頂級資源,只不過是要看緣分的。

國內的好大學,幾乎每個學校都有鎮院之寶,可是這些國寶級的學者,國家也不是不肯為教育、科研投資。

但是,你的人口基數、基層學員太多了,沒辦法達到人家那個程度。

一來,頂級學者擔負的課題和國家級公關太多了,很少在本科階段參與授課,沒那個精力。

二來,到了研究生階段,可能幾百個,上千個尖子生搶一個導師的名額。而且還得看人家今天招不招研究生,有沒有符合自己的課題。

三來,遇到這種緊缺的科研環境,又必然造成了不好的學術氛圍。

從機會成本上來說,確實不如國外。

可是,不是沒有!

此時,小趙試探道,“要不…哥幫你找找資源?”

來之前,老秦是給了小趙權限的。

“你就說,你想學啥吧?”突然伸出四個手指頭,“我有四個好大學任你選!”

這話一出,連吳寧都翻了白眼兒,還來這套???

齊磊和我都沒忽悠去,又拿來忽悠徐小倩了?

看向徐小倩,突然有點想笑。

只見徐小倩頗有為難,“不用了吧?斯坦福的申請我都遞上去了呀,人家還挺想要我的。”

訕訕一笑,“就不麻煩您了。”

小趙一聽,有點可憐,有點著急。

別啊!領導給下任務了啊!

不過他知道,像徐倩、吳寧這樣的苗子,都是很固執的,他現在說什么意義都不大。

可真的舍不得啊!出去萬一看外面好就不回來了呢?這是有可能的,畢竟是這個年代。

“這樣兒!”小趙同志做著最后的努力,“國內你看好哪個學校,盯準了哪個導師,剩下的我們去想辦法!”

徐小倩不信,甚至有點鄙夷:“小趙哥,您可別哄我玩兒了,誰都行?那我讓常奶奶帶我,也行啊?”

常蘭芳多少年都不搞教學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兒。

小趙一聽,急了,眼珠子一瞪,“這事兒包在我身上!我去給你當說客,常奶奶肯定給面子!”

結果,說完就后悔了。

常老太太的面子是隨便給的嗎?老秦去都不一定有面子,我一個新來的有個屁面子!?

可是,更讓小趙無語的馬上來了。

一聽小趙都打包票了,就見徐小倩磕巴都沒打,啪的一拍桌子,“成交!!”

“成……成交?”

小趙同志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啥,啥就成交啊?

“你,你答應了?”

徐小倩甜甜一笑,“答應呀!”

小趙,“……”

有點懵,“是不是太草率了?”

徐小倩,“不草率!”

小趙要哭:“要不你再考慮考慮?”

徐小倩,“不用考慮了!”

挺著胸脯,“石頭能為了我出國,我為什么不能為了他留下呀?”

“他看重感情,其實我比他更看重呀!只不過,國內確實不太好找好老師,你說對吧?”

小趙:“……”

突然感覺很不好呢?

我是不是讓這丫頭給繞進去了?她早就想好了的吧!?

好吧,徐小倩確實是早就想好的。

當她看清齊磊越來越不容易出去的時候,其實徐小倩已經動搖了。

只不過,相對獨立的人格讓她不會輕易改變她的人生規劃。

再加上,齊磊越飛越高,和她的差距越拉越遠,讓徐小倩有著倔犟的自尊,她想趕上去,想和齊磊處于一個平等的位置,不想成為附庸。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看到齊磊一直在努力,努力拉低身段在向自己靠,甚至事業上的規劃也要收著,忍著,只為陪著她。

徐小倩就動搖了。

或者說,不是動搖,而是愈發清醒了。

她的那些倔犟,那些自尊,在感情面前,不值一提。

正像她說的,齊磊能為了她出去,那她為什么不能為了齊磊留下呢?

去你的兩情長久,豈在朝朝暮暮吧!

老娘就要朝朝暮暮,就要守著,膩歪著!

這才是本心!

所以,小趙同志掉坑里了。

徐小倩可沒那么堅決,事實上,斯坦福的申請一直還放在章南的辦公桌上,母女兩個根本就沒寄出去。

包間門外,老秦笑的渾身都在顫,只是不好發出聲音。

“小屁孩兒!跟我玩心眼兒!?還欲擒故縱?”

老秦早就看穿了,只是可憐了小趙同志,人生第一次單獨出任務就被小丫頭片子給拿捏了。

不過,小趙受挫,總比老秦受挫要強得多嘛!

大領導嘛,也是要面子的。

老秦就又憋不住樂,心說,這幫小兔崽子,一個個心眼兒真多!

可是,沒關系啊,姜還是老的辣。

想到這,老秦又收拾了一下表情,推門而入。

連他自己都沒發現,和這幫少年打交道多了,心態都年輕了。

“呀!!都在呢啊?”

老秦進到包廂,一臉驚訝,批評小趙同志,“你說你,怎么擅自行動呢?私自約兩個孩子出來,要批評的哈!”

小趙同志,“我……”

“你什么你!”老秦一臉嚴肅,“你剛進單位,你約什么約?能做主嗎?”

“我……”

小趙咋感覺這話不是和我說的呢?

“嗯?”徐小倩突然一個激靈,心智如她,怎么會想不明白。

壞啦!上當啦!!

驚悚地看著老秦老神哉哉的坐下,對著徐小倩憨厚的笑著,“小趙還是年輕,和你們差不多大,辦事還是不牢靠的,還需要歷練的。”

“他要是說錯了什么話,你們別當真哈!”

徐小倩,“……”

吳小賤,“……”

老秦,“那什么…說到哪了?”

這回小趙先開口,“徐倩同學想跟著常老學東西。”

老秦一聽,登時愣住,“常老啊?你答應了?”

“你怎么能答應呢?常老多少年都不帶弟子了啊!”

“這事兒不能答應啊!”

徐小倩一聽,愣在那半天,騰的站了起來,“走了!”

“誒誒誒!”老秦趕緊攔住,“這孩子,急什么?”

徐小倩皺眉,嘟嘴,“回家告訴石頭去,老北叔欺負人!”

老秦既好笑,又好氣,心說,小丫頭腦子還是快啊,掐住命門了。

眼珠子一轉,“換個人就不行?”

徐小倩,“不行!就要常奶奶!”

老秦,“那這事兒,你也不能找我啊?在常老那里,誰的面子有石頭大?”

意味深長,“你說對吧?”

徐小倩:“……”

徹底失敗,敗無可敗!

好氣!

合著,老秦啥力都不用出,還得齊磊自己去找常蘭芳走關系。

“唉!”悠悠一嘆,徐小倩垮了下來,“老北叔,我很記仇的!”

老秦笑呵呵的,知道是這丫頭在找平衡,“來來來,咱們還是來說說怎么讓石頭出不去的問題吧!”

結果,徐小倩往那一坐,“讓吳寧說吧,不想和你說話。”

阿嚏!!

家庭煮夫齊磊同學,正在小廚房里,忙前忙后。

木瓜酸奶....

豬蹄兒湯....

烏雞燉小榛蘑....

嘖嘖,這得多補?

吳小賤和唐小奕吃了都得大一個罩杯!。

不過,不管啦,得緊著自家娘們兒不是?

哼著小曲,圍著小圍裙,院子里的葡萄藤已經發了新葉,茲拉拉的灶上飄著肉香。

煙火升騰間,這才叫生活。

對了,還得打著小噴嚏,“特么的!誰念叨哥呢!?”

結果正想著,老秦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我到尚北了。”

齊磊咋呼,“你跑尚北來干啥?”你還有完沒完?就不能讓我歇幾天?”

對面傳來老秦慵懶,戲謔的言語,“臉別那么大,我是因為轉基因大豆的事兒來的。”

“哦。”

齊磊一縮脖子,馬奎爾嘛,那個原孟山都的專家,現在北方集團農科研究所的副所長,還在龍鳳山那邊窩著呢!

剛放松警惕,“那你來就來唄,給我打什么電話?不想見著呢!”

老秦卻道,“我也不想見你,可是沒辦法啊!”

齊磊警惕起來,“什么意思?”

老秦,“借北方農研所的成果,下個星期,龍江省邀請各地企業家到哈市和龍鳳山有一個招商會。”

齊磊好好想了想,“然后呢?”

老秦,“國內一些企業都有參會,包括……”

“盧之強!”

齊磊登時一垮。

老秦,“這是個機會,你用不用?”

哪成想,齊磊嗷一嗓子,“這特么不還是奔我來的嗎?還農研所,你可拉倒吧!”

盧之強就是泛洋投資的老總,也是暢想控股的第三大股東。

那家伙是搞房地產的,邀請他干什么?明顯就是沖著齊磊來的嘛!

“老秦,不地道了哈!”

電話那頭,老秦卻是一笑,“你看看?我就是和你說一聲,你要不想下手,可以不去嘛,咱們再找機會。”

齊磊,“……”

再找機會?

掛斷電話,齊磊悶頭沉吟了一會兒,繼續張羅著美食。

中午,齊磊拎著一大串飯盒去了網吧。

下課鈴一響,小伙伴兒們就瘋了似的直奔包間。

到這兒一看……

唐小奕感動哭了,“真好,真好啊!”

曉兒也抱著豬蹄不撒手,“就愛這一口兒!”

齊磊則是瞄了一眼曉兒胸前,把豬蹄兒湯搶了過來,“夠用了,少吃點!”

然后,都推到徐小倩那兒。

楊曉悶頭皺眉瞪著他,什么夠用了?說明白了啊?

順著齊磊剛剛的視線看了一眼胸,這就夠用?才特么b,差遠了好吧?

除了中午飯,還有晚飯和宵夜,一天四頓,齊磊就像在喂豬。

等大伙兒吃完了夜宵,徐小倩沒做功課,卻是偷偷對齊磊道,“吃的有點撐,溜達溜達去唄?”

齊磊一起,“好啊!”

兩個便在眾人充滿詛咒、怨毒的注視下,“偷偷的”出了門。

已經十點多了,齊磊以為除了路燈,應該沒什么光亮。

可是,出了門才發現,越往市中心走,就越熱鬧。

街邊的小吃店,大排擋、網吧、冷飲廳都亮著燈,且人頭攢動。

這讓齊磊有些恍惚。

“咱賣襪子那時候,半夜回家,街上一個人都沒有!”

徐小倩點著頭,“是呀,還不到三年,變化真快。”

兩人走到大十字街,齊磊指著不遠處的一個燒烤攤兒,“咱們和偉哥在那兒擼過串,堵過職高的張鵬。”

徐小倩則是指著另一個方向,“有一個晚上,某人拉著我就不撒手,還推了輛自行車呢!我當時就想啊,小伙子臂力驚人啊!”

齊磊呲牙,“我怎么記得是某人先拉的我的手啊?”

徐小倩急了,“我主動拉你?想什么美事兒呢?就是你!”

“好吧!”齊大突然伸出手,與徐小倩十指緊扣,走上那條曾經裝滿無限回憶的老路。

路還是那條老路,只不過重新鋪了柏油,重裝了更為明亮的路燈。

街邊有了綠化,加裝了供行人小息的長椅。

曾經那些撲面而來的八十年風格的店鋪、牌匾,也都換成了漂亮的燈箱。

一切,都變了!

只是,人還是那個人,那個差點推廢一條胳膊也不肯放手的人。

于是一切,又好像什么都沒變。

兩人就這么走,晃蕩著,好似港片里的金童玉女,旁若無人的穿行于塵世。

齊磊回憶著,搜索著三年之中,兩個人一切有關這條街道的記憶。

同時也憧憬著,展望著兩人出國之后的生活。

要租一棟別墅,每天穿行在大洋彼岸的校園里,和每一個金發碧眼的洋同學打招呼。

然后,聽謝頂的洋教授嘰里呱啦的講著聽不大懂的課程。

徐小倩掛在齊磊的手臂上,靜靜的聽,突然發問,“好是挺好的,可是總感覺沒咱們這兒有味道。”

齊磊不說話了,那是自然的。

斯坦福的夏天再美,也比不上家鄉小街的渾濁氣息,比不上花香摻雜烤串兒的那股味兒來的更有感覺,比上不上尚北冬天的雪和冰菱花。

良久。

笑道,“不要在意那些細節,咱是去學習的,又不是寫詩去了。”

徐小倩卻是訕訕,“石頭,你說咱們出去的那一天,是不是…就都結束了。”

齊磊愣住,他知道徐小倩指的不是兩個人的感情,而是那沒心沒肺的青春。

徐小倩,“出去之后,生活就只剩下你、我、學習,還有事業、將來。”

“沒有曉兒那個粘人的小妖精,沒有網吧的包間,沒有路邊攤的放肆,也沒有十四班,一切就都結束了。”

齊磊,“……”

無言以對,只能敷衍一話,“總要長大吧?即便我們不想放手。”

徐小倩意味深長,“可是,我比較貪心怎么辦?”

齊磊依舊無言以對。

出去,說的肉麻一點,是為了更好的學習,為了更高的人生目標。

可是總要舍棄一些東西,陌生的環境,完全不同的文化氛圍,不得不讓他們拋開那些最想抓住的東西。

可是,有什么辦法呢?

貪心也沒用的。

他知道徐小倩的理想和志向,也知道徐小倩的倔犟與自尊。

即便齊磊其實不太想出去,尤其是從二十多年之后回到這個時空,他比誰都厭惡那個沒安全感,還特么事逼一樣的西方世界。

去干嘛?做生意,偷技術倒是可以。去學習、生活?還是算了吧!

可是這些話他不能對徐小倩說,不想讓徐小倩因為他的好惡而改變初衷。

畢竟,在沒認識齊磊之前,徐小倩的人生軌跡就已經規劃好了。

這幾年,一直是徐小倩在遷就齊磊,齊磊也想遷就她一回。

其實也挺好的,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弄不好,兩個人出去,三個人回來,那多帶感?

嗯!就這么決定了。

而此時此刻,徐小倩看著齊磊那副糾結,又無法名狀的表情,就想笑。

唉!!姐這個覺悟啊,真的是太高了!我怎么能這么善解人意呢?

不打算今夜就坦白,她已經決定不出國的想法。

徐小倩覺得,這三年,都是齊磊在遷就她,他就像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鷹,可又要時不時的回頭,管管墜在身后的“家雀兒”。

很累的。

甚至為了她,差點放棄北廣的保送機會。

那這次,就讓自己遷就他一次不也挺好的嗎?到時給他一個驚喜吧!

突然俏皮的轉移了話題,“對了,中午你提了一句,老北叔來了?”

齊磊點頭,簡單把老秦來的原因和徐小倩說了一遍。

盡管徐小倩比齊磊還清楚是怎么回事兒,還是聽的很認真。

最后,“那你是借這次機會,還是等下次?”

齊磊苦臉,“沒想好,關鍵是老子才歇了兩天!!”

徐小倩一挑眉頭,白皙的臉上,表情有點怪異。

“那……”拖著長音,“你可得趕緊想了呢!”

齊磊皺眉,“為什么?”

徐小倩,“你算呀!今天是5月14日,距離高考還有不到兩個月。”

“距離咱倆出國,還有三個多月。”

“你不抓緊,估計就走不成嘍!”

齊磊一下頓住,“哦操!!把這個茬子給忘了!”

怔在那兒半晌,二話不說的掏出手機,“喂!?三叔,把暢想集團已經在咱們手里的消息放出去!”

掛斷電話,齊磊定在那兒又想了一會兒。

又一個電話撥出去,“老北,你不是能把盧之強弄過來嗎?再給我弄幾個人過來!”

老秦電話那頭一聽,下意識看表,這都十點多了,他怎么這個時候就答應了?

不過心情不錯,“怎么?要動手了?”

齊磊點頭,“對!!要動手了!”

老秦心頭激動,“行!!你要誰參會盡管開口,我給你搞定!”

玩笑道,“屠龍,你老北叔動不了手,搖旗吶喊倒是沒問題的!”

齊磊聽的挺別扭的,心說,這大爺怎么回事兒?挺大歲數了,怎么開始不正經了呢?

不過也不是他調侃的時候,他現在很認真的。

馬上列舉了幾個字字,“hw的任老、富耀的曹老、海耳的張總、創律的徐建平”

“誰?”老秦一下沒噎死,調兒都變了。

“你你你……”蹦出一句,“你要不要我把玉皇大帝給你請下來?”

特么就離譜!!

結果,請玉皇大帝的這個提議,齊磊還真想了想,“請他沒啥用,不用了”

“去你的吧!”老秦罵人了,你還真考慮了是吧?

“不是……”很是不理解,“一個省一級的農業引資,還是龍江省這種四六不搭的地方,插進來一個地產商人就夠離譜了,那幾個也不搭邊兒啊?”

你起碼得差不多吧?

hw是做通信設備的,富耀是做玻璃的,海耳是做家電的,這和農業搭邊嗎?

至于創律…那就更不搭邊了。

而且,老秦就奇怪了,他怎么知道創律?我沒和他說過吧?難道…單看看新聞,他就知道創律是怎么回事了?

“你換幾個人!”

可是齊磊鐵了心了,“那我不管,事兒是你挑起來的,你自己想辦法吧!”

“掛了!”

老秦:“我……”

這個敗家玩意啊!這我怎么弄?

而且,老秦就沒鬧明白,真把這幾個人弄過來,又有什么意義呢?

這個問題,也是徐小倩想問的。

而且,前三個,徐小倩聽說過,只是最后一個徐建平……

好吧,20001年,這個名字確實還不被人們所熟知。

柳紀向最近很忙。

網絡下鄉,這種破事兒也能讓齊磊挖掘出商機來呢?

那么問題來了,暢想跟還是不跟呢?

不跟有不跟的理由,和暢想現有的業務沒有交叉。

而且別忘了,暢想正在危機之中,三石公司把網吧設備的訂單一搶走,今天的政府供應又被清華同方搶去了大半,這使得暢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

不僅僅是銷量下降的問題,資金鏈斷裂、供銷合同違約等等,使得柳紀向沒有太多的精力,更沒有資金投入到新項目之中。

可是,不跟又有點太虧了。

跟的話,確實大有可為。

別的不說,就像之前想到的快遞業,或者……

企鵝的直播模式,他是親眼看到了的,那玩意就是一個創意,看一眼就明白,技術上幾乎沒有壁壘。

暢想要是提前布局,一旦直播業興起,也能賺一筆客觀的收入。

而且,投入其實并不高。

比如快遞業,國內幾家快遞公司規模都不大,三通一達剛剛成立,還沒起飛,撐死幾百萬的規模。

尚北的北方快遞,算是最大的。因為有龍江省官方的支持,發展也是最迅猛的。可即便如此,也就千萬級的水準。

暢想要是投入進去,提前布局,其實花不了幾個錢。

直播就更不用說了,一個網站能花幾個錢?

別看新浪、網易這些在互聯網行業堪稱排頭兵,可是在暢想這種國字頭實業集團眼中,根本就是小兒科。

投一筆也花不了多少錢。

再加上,暢想最近確實需要開辟新的賽道來度過難關。

哪怕是利好消息,提振股市也是好的。

這方面,連計研所得知之后都有點動心,建議柳紀向考慮一二,挑選一個項目上馬。

可是誰也沒想到的是,柳紀向都能否了,而且是毫無遲疑的給否了。

“我們是電腦產業集團,專心做好一件事就行了,這些和我們都不搭邊兒,搞來干什么?”

這話說的,讓人無可反駁。

只不過,了解情況的,都背后罵老柳真不是個東西。

你特么帶著計研所的一眾學究做房地產的時候,搞金融的時候,怎么沒說這種話?

況且,一些了解柳紀向的高層,其實清楚老柳打的是什么主意,因為看一看盧之強就知道了。

最喜歡賺錢的盧之強都沒反對老柳的這個決定,甚至磕巴都沒打,那這里面就肯定有問題了。

什么問題呢?

呵呵,別忘了,老柳身后,還有一個商會呢,而盧之強也在其中!

老柳不讓暢想去做,但是商會內部卻沒有什么電腦產業的桎梏,能做這些生意的人一大把。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包括盧之強、史某某等人的公司,都開始跟風政策,提前布局了。

不用驚訝,每一次政策轉向背后,都有人先知先覺、也有人后知后覺,但是更多的是不知不覺。

只是,柳紀向的狂歡并沒有持續多久,一個晴天大雷就炸了下來。

三石公司官網正式發布消息,新浪董事長(還沒卸任)王振東先生,強勢加盟三石。出任香港奇石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

這條消息一出,柳紀向坐在那兒整整一天一夜也沒緩過來。

奇石的總經理,三石公司來任命……

傻子也猜得出來,三石是奇石的母公司了啊!

傻子也明白,三石公司已經成了暢想集團的第二大股東了啊!

(技術轉讓公司的股份,延遲交接,只有合同,理論上還不算奇石的。)

齊磊成了暢想集團的第二大股東!!

你說諷刺不諷刺?

老柳坐在那兒真的就是一天一夜沒動地方,等回過魂兒來,第一件事就是給德盛打電話,大罵文經理。

“你們!!你們好手段啊!”

“我要告你!我要去香港證交所告你們!!”

文經理知道得有這么一天,可是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安慰柳紀向,“老柳啊,別往心里去!這都是生意,是德盛總部的意思,我也無權左右啊!”

柳紀向幾近瘋魔,可是畢竟是文化人,罵人都沒力度,“我要告你們!告你們!”

可是,說這些有什么用呢?

德盛是操盤老手了,他們既然敢做,那就有無數手段規避規則。

柳紀向要告德盛的話,頂多就是無能狂怒罷了。

不過,老柳也不是吃素的,告不成,不代表他沒有別的手段。

別忘了,暢想控股是國資,在中國的地盤,還能讓你德盛囂張了?

連夜打電話召集暢想控股的股東與管理層開會,要想辦法把奇石擠出去,要拿回暢想集團的股份。

可是,讓老柳無語的是,在這么關鍵的時刻,盧之強沒來,去東北了,參加一個什么招商會。

而且,地點還是在尚北的一個什么風景區。

這讓老柳一個激靈,全身汗毛都炸了起來。

尚北?怎么偏偏是尚北?

而且,如果他的記憶力沒有問題的話,柳紀向記得,電信產業研討會的第二天齊磊就沒出現。

北廣那邊的校長對領導解釋的話是這樣的,“去尚北參與北廣校考工作了。”

也就是說…此時,齊磊也在尚北!!

而更讓柳紀向坐立不安的是,通過關系,柳紀向打聽了一下盧之強參加的那個招商會。

可以說,和盧之強一點關系都沒有,那是一個農業項目招商會。

盧之強一個搞地產的,去開什么會?

更耐人尋味的是,其中還有hw的老總。

這就更有意思了,hw是做通信設備的,和農業、轉基因就更不搭邊兒了。

而且,別忘了,那個電信研討會,hw也是在場的,他們和網絡下鄉工程是有直接關系的。

而網絡下鄉工程又是齊磊提出來的,這就……

這就不能怪老柳想象力豐富了。

不得不想到,hw是想和齊磊密謀什么,而盧之強自然而然的就聯系到了一起。

柳紀向慌了!!

盧之強靠不住了?那盧之強能出賣什么?

反過來說,三石公司拿了暢想集團的股份有什么用?齊磊會不知道暢想集團、暢想控股是織節在一塊兒的嗎?

他知道!!

他知道還這么做?

柳紀向有種猜測,卻是不敢確定。

齊磊的目的,不會是暢想控股吧?

這可就…太天真了!!

暢想控股那是老柳的基本盤,你別看他倒騰來倒騰去。網絡下鄉這下也沒讓暢想得到一點好處。

可是,什么能丟,什么不能丟,老柳還是分得清的。

別說暢想控股,就是暢想集團那邊,齊磊借德盛公司的掩護“偷”去了第二多股份,老柳也是得想辦法拿回來的,而且是不惜一切代價的把齊磊踢出局。

暢想控股?別做夢了!

別說盧之強不敢做什么,他就算敢,暢想控股的機制也是和暢想集團完全不一樣的。

哪怕只是動1的股權,都要經過董事會。

你憑什么惦記?

想到這些,柳紀向反而輕松了不少。

齊磊多半不會那么傻,如果他真的自不量力想動暢想控股,那可有他頭疼的了。

別的不敢說,對于暢想控股的掌控能力,老柳還是有那么點自信的。

與此同時,老秦其實也在愁,比柳紀向還要愁。

這小王八蛋到底要干什么呢?

現在老秦突然覺得,吳寧和徐倩比這家伙可愛多了。

起碼你能知道他們想什么,繞點彎子,使點小心眼兒,也是在接受范圍之內。

可是齊磊不一樣,老秦有的時候能感覺得到,齊磊來那么一陣兒,心理年齡起碼四十加,比他都要深沉。

而且最煩人的是,這家伙喜歡賣關子,除非他自己爽到了,否則問到死他也不和你說。

每每都想掐死他!

暗道,還有兩天就是那個招商會,這家伙現在應該在頭腦風暴吧?

柳紀向、盧之強,包括計研所的曾盛庭,這幾條大龍可是不太好屠的,應該正在絞盡腦汁的制定著攻略盧之強的計劃。

要不…打個電話問問?

“打個電話問問!”想到這兒,老秦摸出手機,正襟危坐,頗有幾分執掌乾坤的定力。

熟練的撥出一串號碼,待電話接通,用淡然、毫無波瀾的語氣問道,“在干什么呢?用我幫忙嗎?”

電話那頭的齊磊,“不用!”

老秦,“不……”

齊磊,“特么打個魔龍教主還用得著你了?”

老秦:“?????”

魔龍?還教主?從哪論的啊?

結果,電話那頭馬上就傳來了齊磊的咆哮,“陳文杰!!你特么是豬嗎!?堵門啊!!”

“馬拓拉住boss,別特么跑了!!”

“周小慫,你的狗呢?!狗呢!?”

“戰歌給我放起來!一隊二隊,門口火墻給我鋪滿!!”

(吳寧、唐奕放學進網吧的嘈雜。)

“學你大爺學!快點上號,給老子清場!龍御天下的孫子們!給我死!!”

老秦臉都綠了,游戲啊?

正要問問你搞什么飛機?還有工夫打游戲?

齊磊蹦出一句,“忙著呢,掛了!”

正好小趙進屋,看到老秦擎著手機不動,“領導怎么了?”

老秦還懵的,“沒,沒事兒……”

慢悠悠的收起手機,轉頭來了句,“通知咱們組,以后誰玩《傳奇》,扣獎金!”

小趙登時訕訕,“哦。”

調頭要走,又折回來,“那什么,下班能玩不?”

老秦瞪眼珠子,“下班扣半年!!”

“我讓你們特么的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9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