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36章 盤古開天(八)。

第36章 盤古開天(八)。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6章 盤古開天(八)。

社交貨幣,如果用后世相對抽象的名詞解釋來說,估計大多數人并不理解其實際的含義。

即便是在這個時空,即便面對一群專業學者,由于時代的局限性,也是很難理解的。

掛斷和南老的電話,齊磊面向惡狼一樣瞪著他的董北國、廖凡義、老秦,再看了看四周,尷尬一笑。

“咱能換個地方不?”

廖凡義翻著白眼,你還知道丟人啊?不知道的以為齊磊瘋了呢!

好吧,齊磊現在正位于宿舍樓下,是吃早飯回來的路上,讓董大校長和廖凡義堵了個正著。

然后得到消息,齊磊就失控了。

“去哪兒?”

齊磊想都沒想,“去雛鷹班教室!”

電視樓那邊已經裝修的差不多了,下學期正式投入使用。

眾人一聽,邁步往學校里走,齊磊則是對一起吃早飯的鵬爺、闖哥道:“去,把咱們寢,還有雛鷹班的,都叫上。”

“啊?”鵬爺咧嘴,“叫雛鷹班得了,我們干啥去?”

齊磊,“讓你去就去,廢什么話!”

小聲對鵬爺來了句,“對你有好處。”

鵬爺一聽,石頭啥時候騙過人?溜溜去叫人了。

卻是苦了雛鷹班的眾人,一聽齊導員有請,電視樓教室,眾人唯一的愿望就是:

把齊磊的嘴縫上,你可別說了,說完還得寫論文!

可是,不去還不行,誰讓他是老大呢!

周小晗哭爹喊娘,“日子沒法過了!”

最后還是帶上小本本,去聽導員教誨。

電視樓,雛鷹班的教學區裝修算是慢的,其它樓層的設備都進樓了。

雛鷹班這邊也僅僅是完成的框架裝修,唯一布置完整的就只有教室。

此時,董北國、廖凡義那幾個老學究都在,連穆正明也在。

好吧,齊磊的整個營銷過程,穆老是盯著的,他也想聽聽這個社交貨幣,齊磊要怎么解釋。

除了老的,就是一群小的。

雛鷹班眾,還有418寢的一眾兄弟,賊頭賊腦地往角兒里一躲。

廖凡義最是著急,“可以開始了。”

就見齊磊想了想,“定義我都是說過的,既然還不清晰,那咱們換個說法。”

“可以倒過來闡述什么是社交貨幣。”

廖凡義皺眉,“倒過來?”

齊磊,“對!”

“就是先不提什么是社交貨幣,而是先討論社交貨幣到底有什么用處。”

“有什么用處?”

齊磊,“社交貨幣的定義是:從營銷和經濟學的角度來說,可以讓一件商品達到意想不到的營銷效果。”

話鋒一轉,“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在我個人的理解里,社交貨幣最大的公用是可以把復雜的多維度的社交行為量化。”

此言一出,眾人眼前一亮。

因為做為專業研究這個的學生和老師,大家最清楚不過,社交是很難被量化,甚至被表述得明明白白的。

首先,什么是社交?通俗講就是人與人、人與社會的交際往來。

這種交際往來,可以是語言、行為、動作和感觀。

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可是卻是最復雜的行為體系。

因為幾乎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告訴你,“社交很重要,擁有社交能力很重要,要多參與社交。”

可是,幾乎沒有人告訴你,怎么去社交,如何學會去社交。

即便是一些成功學、人際交往的閑書,也只是限定了場景的假設,用處不大。

這就好比,我們可以對力學進行定義,可以向一個初中學生系統地傳授什么叫力學,而且可以100準確地傳達信息。

只要他學會了,那么考試以及現實應用就都沒問題。

可是,你無法教會一個初中生怎么去交朋友,怎么去處理人際關系,怎么去戀愛,怎么去面對社會的復雜關系!

即便你傳授了一種社交的方法,可是不同的場景、不同的人,你之前教的那一套可能就會徹底失效。

但是,問題又來了,人類社會,尤其是在科技高度發達、人與人的空間距離不斷拉近的情況下,社交是一個誰也躲不開的重要行為。

絕大多數人,如果沒有合格的社會能力,可以說寸步難行。

可是,社交沒法被量化,至少還沒找到量化的方法。

可現在,齊磊說社交貨幣可以進行行為量化?

廖凡義開始感興趣,“那你說說,怎么去量化?”

齊磊,“我們打個比方吧,兩個完全陌生的人進入同一個社交環境。”

“那么,決定這兩個人是否達到有效社交,也就是個人信息傳遞的條件有哪些?”

廖凡義一聽,“那可多了。”

齊磊,“多沒關系。咱們就拿”

“宗寶寶!!周小晗!”

“你倆出來。”

宗寶寶和周小晗莫名其妙,從雛鷹班眾人中間出列,并肩站好。

齊磊,“假如你們倆是個陌生人,那么咱們大伙一起來討論一下,影響兩個人交流的因素有哪些?”

宗寶寶一副憨憨像,一聽這話,“啥玩意?這還用問?多簡單啊?”

一指周小晗,“這妞長的好看!”

我噗!!

一幫人都噴了,周小晗差點沒踹他,“正經點!”

齊磊也是無語,腦子有坑,怎么挑他出來了,就知道這孫子得整活。

不過,宗寶寶說的沒錯啊,漂亮的臉蛋兒,確實是一個社交利器。

點頭道:“算是一個因素。”

宗寶寶都傻眼了,“這也行?”

那邊董北國翻著白眼,“你那張貧嘴,也是!”

宗寶寶一聽,“小晗姐,聽見了吧?咱倆般配啊!”

“滾!”

廖凡義卻是沒工夫看幾個小年輕在這兒耍寶,直接開始探討齊磊提出的問題,一一列舉。

“他們是同班同學,相同的專業水平,會是交流的保障。”

陳姥爺則道:“小晗正常交流的口才很好,而宗寶寶也屬于開口就停不下來的人。”

江瑤在那邊突然開口,“審美!!”

眾人看去,江瑤揚著下巴,“小晗姐和寶寶的審美都很好呀,這是雛鷹班公認的。兩個人的衣品都不錯,也能產生共同話題吧?”

眾人不由又看向周小晗和宗寶寶,確實如果,兩個小年輕的衣著在這個年代絕對算是得體而且時髦的。

就見齊磊朝江瑤豎起了大拇指,“準確!”

江瑤,“哼!”

隨后,大伙兒七嘴八舌,又列舉了很多。

比如,周小晗的化妝水平很高,理論一套一套的。

再比如,宗寶寶的父親是著名的相聲演員等等。

齊磊最后道:“專業知識、口才、審美、衣品,這就是兩個人各自持有的在社交中可能有用的因素。”

“那么咱們再重新梳理一下,如果還是這兩個人,他們各自的能力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無用的呢?”

眾人登時又是熱烈討論。

比如,周小晗的美貌,對宗寶寶這個色寶寶是有用的。而宗寶寶的幽默,也能為交流加分等等。

至于沒用的,也有很多。

宗寶寶的爸爸這一條對周小晗顯然是沒用的,周小晗的化妝知識也派不上用場。

最后齊磊道,“如果大家把他們持有的社交資本看作貨幣,那這就是社交貨幣的概念了。”

眾人一滯。

齊磊:“社交貨幣最直觀的解釋就是,在社會過程中,利用人性中喜歡分享的特質,用自己持有的貨幣,購買認同感,尋找同類。”

“你可以把自身擁有的特質看成是錢,而每次社交都是在消費。”

廖凡義聽到這,似乎有點開竅了,“你的意思是說,用貨幣概念去量化社會!?”

齊磊,“對!”

從口袋里掏出大G的車鑰匙,塞給宗寶寶,道:“新浪的王振東曾經和我說過這樣一段話。”

“他說,他也不覺得大G就高級,也覺得虎頭奔有點俗氣。”

“可是,沒辦法,在京城這么大的城市,有一輛豪車會給省去很多麻煩。”

見眾人不語,齊磊繼續道:“因為一輛豪車,可以讓人快速的定位你的身家、地位,以及品味和能力。”

“它會省去很多社交上的繁瑣步驟,以及避免一些誤會。”

齊磊,“那么好,現在宗寶寶有了一輛大G,大G就是他持有的社交貨幣,他的社交屬性有變化嗎?”

周小晗已經進入角色,“有啊,有錢人唄!”

齊磊,“那要再加一塊兒百萬級的江詩丹頓,低調一般人看不出來那種呢?”

江瑤想了想,眉頭緊皺:“壕無人性,還挺有品味的”

齊磊,“再加一個博士學位。”

眾人,“那就....有點無敵了吧?”

齊磊,“再加,大慈善家!愛國人士!”

眾人,“男神!”

齊磊,“所以,其實我們每個人都要在社交中盡量的多持有貨幣,你持有的貨幣越多,購買力也就越強。”

“這些貨幣,可以是財富,也可以是能力,還可以是任何吸引他人,簡化、吸引社交對象的東西。”

眾人恍然:“”

大概有點明白了。

廖凡義,“那你覺得這種量化的意義何在呢?和盤古系統的營銷又有什么關系?”

齊磊笑了,“剛剛說的每一種貨幣都有它的局限性。”

“你的博學,在一個不懂知識的人眼中毫無意義。”

“你的口才,在一個不喜歡貧嘴的人眼里,也成了缺點。”

“你的審美可能不被人認可。”

“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社交貨幣,但是,每種貨幣的流通性不一樣。”

“說直白些,你在A的面前是個社交富人,每種貨幣都有價值。可是,在B的面前,可能就是個社交窮人。”

“遇到這種情況,你將無法獲得分享的滿足感。”

“那么,既然這是人的天性,我們本能的就要尋找那種流通性大,被多數人認可的社交貨幣。”

“于是.....”

廖凡義心頭一震,脫口而出,“大G!美貌!”

齊磊:“對!這就是奢侈品、美容院、豪車的消費邏輯。”

“因為豪車、美貌、愛馬仕的包包,這些都具有社交貨幣的屬性。”

齊磊干脆不賣關子,“可是問題又來了,美貌不是人人都擁有的,豪車和奢侈品也不是人人都有購買力,甚至干脆就不喜歡怎么辦?”

“那就要尋找其它的廣泛流通的社交貨幣!”

這回是還是廖凡義,“全民性話題,以及具備奢侈品屬性的、有調性的共識。”

齊磊:“沒錯!!”

“這就是盤古2.0的營銷方向!”

復盤齊磊的營銷策略,從發布會開始,齊磊就給盤古系統賦予了一個框架——時髦。

同時給博客賦予了另一個框架——web2.0。

等于是齊磊傳播了一個話題、一個愛好、一個共識。

可是,這個共識是孤立的,只有他自己在說,所以不具備社交貨幣的屬性。

然后,這幾個月來,齊磊始終在做一件事,那就是不停地在鞏固這兩個框架。

博客的盤古專屬圖標如此,盤古特權的個性化裝扮也是如此。

包括博客的主面裝扮,也是齊磊這個另類老板的另類行事。

汪皮褲的熱搜梗、各種當紅偶像的進駐.....

直到周董的新歌發布,導致周董爆紅,從而徹底引爆了博客的全民話題。

甚至你會發現,官方部委、各大公司、尚北府政等等,進駐博客的官方博文中,都從來沒提過支持盤古類似的話題。

所有信息導向都聚焦在一個熱點上——web2.0!!

由用戶創造內容的時代。

這幾個月,不但發布會淡化了盤古系統,而且除壓死微軟的“假消息”——盤古慶功會,齊磊提都沒提過盤古系統。

他就一門心思做博客,全網似乎也在一門心思的搞web2.0。

web2.0就是話題,一個全民性的話題!

就說當下,年輕人見面,最時髦的話題是網絡。

那么齊磊的目的就是,只要年輕人提到網絡,那就一定要提web2.0。

web2.0可以讓年輕人顯得有品味,有調性。

可問題又來了,提到web2.0,就得提盤古系統,這是繞不開的。

沒有盤古系統,你連正常的博客體驗都沒有,還談什么web2.0?

所以,用戶是在被動地接受盤古系統。

或者說,盤古系統和博客是高度綁定的,從而盤古系統和web2.0就是綁定的。

后世管這叫——“炒概念”。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特斯拉和蘋果。

特斯拉在馬斯克接手之后,推新能源、推自動駕駛這兩個概念,比他推特斯拉多得多。

以至于,公眾都快把這兩個概念和特斯拉綁定了。

而蘋果就更不用說了,蘋果定義了智能手機。

當年,在蘋果3、蘋果4的年代,擁有蘋果是所有人認為最拉風、最時髦的存在。

也是流通性最廣的社交貨幣。

只不過,盤古系統和兩者不一樣的是,特斯拉和蘋果剛剛開始的時候沒對手。或者說,實力很強,具備產品力。

可是,盤古系統不行,那么大一個微軟在那兒攔著呢!

所以,齊磊才要淡化盤古系統。

淡化盤古系統,才能讓公眾不把焦點聚集在技術問題上。

那為什么不直接炒,還要繞來繞去的?

還是微軟的問題。

在整個營銷過程中,微軟其實就做錯了兩件事。

第一,跟進了web2.0這個概念。

微軟從決定解決用戶體驗方案的那一刻開始,就等于是認同了盤古的方向,成了一個跟風者。

用戶雖然還沒意識到微軟跟風了盤古,但是,潛意識里會認為盤古起碼方向上沒有錯,這無形中佐證了盤古存在的意義。

讓齊磊的發布會,從“一家公司提出一個新概念”,變成了“一家公司實踐了一個領先的概念”。

這是質變。

而微軟犯的第二個錯誤,也是齊磊一直在施壓,一直在追求的結果,就是降價。

降價...才是最致命的!!

“為什么?”在場的人不理解,“為什么降價錯了呢?”

齊磊,“因為,商品做為社交貨幣,還有一個附加條件。”

“什么?”

齊磊,“調性!”

“什么調性?”

齊磊,“你覺得,愛馬仕會因為山寨包太多,對其構成了威脅,而降價嗎?”

眾人,“!!!!”

指著宗寶寶和周小晗,“假如,他們兩個都拿了一個愛馬仕的限量版包包,價值十幾萬。”

“兩人一見面,通過這個包,就能初步判斷,對方的品味、財富水平,以及是否是同類。也因此而產生了共同話題,對吧?”

眾人點頭。

“然后,寶寶的包是假的,批發市場花200塊買的。被周小晗發現了,會是什么后果?”

眾人,“社交失敗。”

齊磊,“再然后,愛馬仕降價了,周小晗那款包賣300。”

“靠!!!”

雛鷹班眾一甩手,那真是人間悲劇啊!

周小晗能氣死,我的真包和你的假包差不多價格,那我背著還有什么意思?

而宗寶寶,300塊錢的破玩意,你裝什么裝!

齊磊:“盤古系統就是這個道理。”

“它有時尚屬性,有全民話題性。”

“就好比在傳奇論壇上,你沒玩過傳奇根本沒朋友。”

“在奔弛車友會里開輛夏利,也交不到朋友。”

“可是,盤古缺少調性,上面還壓著一個windows呢!”

“這致使持有盤古社交貨幣的人群購買力不強。你再時尚、再有話題,還是不如微軟啊!”

“你的幣值低。”

“這與背個假包是同樣的道理。”

“可是,微軟降價了,45塊錢!!”

“本質上,不是微軟降價了,而是盤古系統升值了。”

在后世,讓產品擁有社交貨幣屬性,幾乎是所有商家的終極目標。

這個理論可以解釋奢侈品的營銷邏輯。

就比如說手表,在智能手機人人擁有的年代,對于獲得時間信息的途徑可以說是最容易的,什么表也沒有手機上的時間準。

按理來說,手表應該被淘汰吧?

可恰恰相反,手機普及之后,奢侈品手表的銷量反而在持續走高。

為什么?

因為,手表已經從日常所需的計時工具,上升到了社交工具的范疇。

別說它是裝飾品,裝飾品是普通人的理解。

可是,從學術上講,所有裝飾品都是社交工具。

誰也不會戴塊十幾萬的表,穿身名牌,或者背著名包,連門都不出。

購買奢侈品的目的不是實用性,而是展示性。

當一個人缺少其它社交貨幣,或者其它社交貨幣不足以滿足社交需求的時候,這是最簡單直接地借助自身之外來提高社交認同感的方式。

(就事論事,不是推崇奢侈品哈,別給老蒼上綱上線。)

而且,別認為只是為了炫耀,這是天性。

想一想,孩子都是小小的藝術家,不管用蠟筆畫畫,還是精心裝扮過的布娃,擺出炫酷造型的變形金剛,他們都沉浸在手工活動的快樂之中。

但是,孩子們不管做什么作品,也不管在什么地方做的,只要一完成,第一件事是做干什么?

是把自己的作品展示給別人看。

其實,我們一生都離不開分享,而且樂于分享自我。

研究發現,人們分享的內容中超過40是關于個人經驗或個人關系的。

同樣,后世一半以上的微博、朋友圈,都以“我”為中心。

不是虛榮心,而是分享可以讓人得到滿足和舒暢的心情。

社交貨幣,正是基于分享的天性而產生的理論。

后世的學者認為,社交貨幣有三個功能:

第一,讓持有同一社交貨幣的用戶互相欣賞與認同;

兩個同樣玩博客、使用盤古系統的人,至少有共同的話題。

第二,讓持有低一級社交貨幣的用戶對高一級社交貨幣持有者感到羨慕;

你能用盤古個性裝扮,上傳音、視頻文件,而我不能,咱們兩個就沒了共同語言。

可是,如果身邊的大多數人都用盤古,都玩博客,只有我不玩,那我只有兩種選擇,要么被社交孤立,要么就是融入其中。

第三,讓持有更高級社交貨幣的用戶覺得自己屌炸天,低一級的都是渣渣。

以前微軟貴,突出了它的性能價值。現在微軟也便宜了,那還有什么可牛叉的呢?

還不如盤古,有個性、時髦,還能玩博客。

所以,微軟不但不會因低價營銷成功拉攏客戶,反而成了渣渣。

這就好比,老蒼這家伙,寫點歷史、社科的東西,馬上會有人來解讀。因為他們懂,和老蒼持有同一社交貨幣,有認同和參與感。

而不懂的,學到了,大家也都夸好。因為這孫子持有高一級的社交貨幣,有點臭牛X。

可是,當他開始寫IT技術,不那么專業……

就變成了持有低一級貨幣,那些專業的大哥必然要開噴,什么特么玩意,別寫了,尷尬!!

因為他們持有高級貨幣,老蒼反過來了,是渣渣。

齊磊:“盤古2.0就是借錨定博客、web2.0時代,來實現話題性,使之成為通用貨幣。”

“可是,僅僅只是這樣,只能實現社交貨幣的第一種功能,也就是讓使用盤古的人相互欣賞和認同,卻無法做到第二、第三功能。”

“所以只能內部傳播,這就是盤古前期激活裝機始終上不去的原因。”

“只要微軟自降身價,弱化了它的調性和性能話題,才能讓盤古實現第二、第三功能,也就是貨幣屬性的碾壓。”

“讓windows用戶產生羨慕,讓盤古用戶鄙視windows。”

“這樣才能跳出自己的圈子,實現爆發增長。”

怎么說呢,齊磊贏的不太光彩,終究不是靠技術取勝。

可是沒辦法,在后世,擁有貨幣屬性的國貨幾乎沒有,而擁有貨幣屬性的國外品牌卻不少。

比如說,蘋果、特斯拉、各種奢侈品,以及運動品牌。

國內的品牌在做,可是異常艱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這是制造業整體的調性和品牌前期定位決定的。

前二三十年,中國制造走遍世界,可是人家黑你黑的也不輕。

況且,“山寨”、“低技術含量”也是每一個制造業大國的必經階段。

不是中國品牌不爭氣,打不出名號,而是還沒到時候。

美日德這些國家也是從山寨、低附加值走過來的。又經過慢長的幾十年的累積,才形成了后世的整體認識。

美日德的口碑也不是天生就有的,他們也low過。

我兔改革開放一共才四十年,你讓他一下走完別人一個世紀的路,這不現實。

事實上,已經很快了。

其實,這也是齊磊好幾次都在強調,讓雛鷹班研究、解決、走出去,改變中國制造刻板印象的原因。

你只有從根兒上轉變了別人的看法,才能制造出更多我們的社交貨幣。

而商品的社交貨幣還有一個重大屬性,那就是——文化輸出。

說一句題外話,有人把中國的奢侈品和國外的奢侈品相比,什么“中國都是你買不起的奢侈品”,其實不太對。

從社交貨幣的角度來說,中國奢侈品的社交屬性門坎太高了。

就那“龍泉印尼”,確實牛叉!

可是,嘴上夸夸算了,誰會想著,我攢錢買一盒藏著?

但是,有人會攢錢買表,攢錢買包、買名牌、買蘋果、買豪車。

這和崇洋媚外沒關系,而是社交需求。

而社交其實就是分享,分享信息,從而達到同步。

這種分享之中,又以自我為主,于是就造成了諸多的社會現象。

別覺得這些和大伙兒沒關系,“我不是那樣的人!”

關系很大,誰也不能免俗!

眾人散去,齊磊和418的幾個兄弟,還有周小晗他們,一起去食堂喂肚子。

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雛鷹班眾還在想著社交貨幣這個概念,因為萬惡的齊扒皮又留論文了。

傻龍突然來了句,“石頭,這玩意這么邪乎嗎?”

齊磊抬頭,“你想說啥?”

傻龍苦臉,“我想說,這就是個營銷概念吧?和傳播學關系又不大,沒必要寫論文了吧?”

張顯龍已經存了四篇論文了,這個寒假算是報銷了。

齊磊卻道,“你說錯了,營銷上的應用,只是社交貨幣的利益最大化,是商人用來創造價值的武器。”

“可是,我個人認為,它的使用應用價值要比營銷價值大得多。”

傻龍皺眉,“怎么講?”

齊磊咬了一吃包子,沉吟了一下,“這么說吧,不是人人都是你張顯龍,或者說,你傻龍是個另類。”

張顯龍再次愣住。

齊磊,“傻龍,你覺得有多少普通家庭出來的,像你,像周小晗、像拓爺一樣,要么擁有過人的社交天賦,要么有超常的語言天賦,要么是學魔,人間平趟?”

周小晗那正喝湯呢,差點沒嗆到,“夸我干嘛?”

齊磊,“閉嘴,喝你的豬蹄湯!”

周小晗又來了窩里橫,小聲bb:“切,囂張什么啊!”

一旁的馬拓放慢了吃東西的速度,側耳聽來。

而張顯龍卻聽進去了,“應該...不多吧?”

齊磊,“這就對了啊!咱們學社科的經常說,三種人活的最好。”

“一種是有一技之長的,就像拓爺,靠本事吃飯,多了不用想。”

“一種是靠天賦吃飯,也就是老天爺賞的。像周小晗,也可以沒心沒肺。”

“還有一種,就是你傻龍這樣的。有社交天賦,撫上安下游刃有余的,走到哪都能混的不錯。”

大伙兒點頭。

只聞齊磊繼續道,“可是,你們別忘了,絕大多數人沒有這樣的天賦,皆是中庸之態。”

“未來互聯網的發展,還有先天環境導致的孤僻,會造成很多人缺乏社交能力,也就是倭國的‘宅’文化。”

掃視眾人:“可是,社交是什么?”

眾從不說話了,在坐的每一個學傳播的都知道社交是什么,社交幾乎是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全部。

人是群體物種,我們離不開社交。它決定了你的客觀存在,決定了你的行為、性格,甚至影響到你的命運。

一個人是沒辦法孤立存在的,人際交往、人與社會的互動,是每個人逃不開的命運。

它甚至決定著,你快樂還是不快樂。

想想倭國的那些死宅,再想想后世中國的那些所謂宅男、宅女。

還有那數不清的抑郁人群、孤獨癥患者、社交恐懼癥患者。

把自己封閉起來,難道真的是興趣使然?

不是!而是逃避!

逃避社會,逃避生活,逃避交流。

從宅文化、到喪文化,再到躺平....

失去了交流的能力,甚至是恐懼,干脆放棄掙扎了。

齊磊:“所以,從普通人的角度來說,幫他們建立一個可視化的社交方式,才是社交貨幣最大的意義。”

眾人:“”

突然覺得,小齊導員又開始發光了,特么吃個飯你搞什么太陽能?

傻龍有點認真了,“導員,你的意思是....”

齊磊干脆放下包子,看著傻龍,“這么說吧,咱們來重新定義一下社交貨幣。”

“說一個普通人即便沒學過傳播學也能懂,甚至還能用的定義。怎么樣?”

這回拓爺也來了興致,“你講來聽聽”

齊磊,“拓爺終于感興趣了嗎?”

“那好!我認為,社交貨幣是一個可以在社交過程中量化自己,也量化他人,同時判定同類的標尺。”

馬拓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吧,拓爺又開竅了。

剛要張嘴,寇仲琪眼珠子一瞪,“你閉嘴!不許說話!”

拓爺無語,“為什么?我說和齊磊說有什么區別嗎?”

寇大姐,“因為已經有一個持有高級貨幣的家貨讓老娘很不爽了,不想再有第二個!”

拓爺,“好吧,理由很充分。”

向齊磊一讓,“你繼續。”

齊磊,“咱們就拿闖哥來說吧!”

大伙兒看向馮闖,看的闖哥臉都紅了,“看我干啥?我啥也不懂。”

卻聞齊磊道,“說的就是你的啥也不懂。”

“闖哥是農村來的,嘴笨,穿衣樸實,長的還黑,算上不帥,他似乎沒有什么社交能力。”

“不像城市里的鵬爺,能說會道,懂事,會來事兒,也有眼力見兒。”

“闖哥似乎一無是處。”

“他這樣的學生不是少數,在學校里,也是最容易孤僻、自卑、缺乏社交的那一類人。”

“有的,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和同學相處,自覺矮人一等。”

“不出意外,走上社會,若無改變,他們依然落后于城市的孩子。”

“天生的社交能力不強。”

眾人點頭,闖哥也點頭。

氣的齊磊笑罵,“你點什么頭啊?損你呢!”

闖哥憨笑,“實話,不算損。”

齊磊這時向大伙拋出一個問題,“那么,闖哥擁有哪些有流通能力的社交貨幣?”

這個問題讓大伙眼前一亮,似乎像拓爺一樣,明白了些什么。

周小晗馬上道,“小闖實在人啊!”

齊磊,“這算一個。”

鵬爺,“能干!!”

齊大,“這也算一個。”

寇仲琪,“脾氣好!”

董禮,“學習也好。”

陳文杰,“丫傳奇大佬啊,PK賊狠。”

齊磊,“這些都算!”

“現在,咱們把闖哥所持有的社交貨幣總結一下,就是闖哥在社交中的購買力,對吧?”

“然后,你們再看闖哥,還是一無是處嗎?”

大伙兒一想,好像不是啊!

學習好、踏實肯干、容易相處,還不笨,還會打傳奇。

齊磊,“這就是自我量化啊!當你知道自己持有哪些社交貨幣,你自然也就清楚,你的社交貨幣能購買哪些認同,哪些是羨慕,哪些對方是渣渣!”

“認同的,就是朋友。羨慕的,是相互吸引。而對方是渣渣,這不就是自信心嗎?”

“同樣的道理,用社交貨幣去套用別人,你就知道,哪些是你們的共同點,哪些是你羨慕別人,還是別人羨慕你。”

“你在對方眼里是渣渣,還是對方在你眼里是渣渣。”

“這是不是就降低了社交難度?簡化了社交流程,也提高了社交成功率呢?”

“而且,還能緊急避險,還能追姑娘。”

眾人一滯,“追姑娘?”

拓爺,“那什么...你講講怎么追姑娘這個事兒!”

傻龍,“這能寫論文吧?”

宗寶寶,“擦!早說這個嘛,害我這一上午都想睡覺。”

齊磊意味深長的一笑,“你看....這就是持有高級貨幣的優勢啊!”

拓爺都服了。

齊磊,“你們難道不關心一下怎么緊急避險嗎?”

眾人,“少廢話!說追姑娘!”

齊磊,“好吧.....”

“很簡單啊!社交貨幣三個功能,就是愛情的三個階段嘛!”

“先偵查清楚,對方持有哪些社交貨幣,然后獲得認同與欣賞,對吧?”

“升級自身的貨幣價值,用更高級的社交貨幣去讓對方感到羨慕、仰慕,對吧?”

“最后,建立絕對自信,不就拿下了?”

眾人,“……”

拓爺憋了半天,“高手!”

江瑤砸吧著嘴,“難怪徐小倩死心塌地的。不行,我要告狀!”

418唯一光棍兒董禮同學,張大著嘴吧合不上,“學廢的嘍!!”

周小晗則是頹然坐在那,無語至極。

“齷齪的男人們”

她就想不通,“好好的一個營銷理論,傳播學新概念,怎么就讓你說成了戀愛寶典呢?”

哭笑不得,“小齊導員,我其實很崇拜你的!可是…怎么感覺你越來越庸俗呢?”

卻不想,齊磊回了一句,“崇拜有個屁用,庸俗才是王道!”

周小晗:“……”

這話一聽就是玩笑,可是齊磊的語氣一點都不像開玩笑。

就見齊磊看過來,“你當我和你逗著玩呢?”

周小晗瞪眼,“不是嗎?庸俗是什么王道?”

齊磊,“想不通嗎?”

“想想這段時間,你們在學的洞察模型,再想想各位教授總結出來的論點。”

“未來的網絡傳播,就是趨向庸俗化的,大眾需要淺顯易懂的信息和內容。”

“所以,你想研究,想治理,想在浮躁的環境中傳播信息,崇拜有什么用?吊著身段有什么用?”

“只有魔法才能打敗魔法。”

“要貼近民眾!”

周小晗:“……”

齊磊,“還不明白嗎?你長篇大論的講社交貨幣,告訴人們,這東西看一看吧,仔細看一看吧,對你有用!有大用!”

“沒人會聽你的,因為枯燥乏味。”

“可是你告訴他,這玩意可以追姑娘,可以裝逼,可以讓你持有更高級的貨幣,鄙視別人,效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深深地掃視一圈,“別忘了,我們雛鷹班的目的是傳播信息,而不是考究方法。”

眾人若有所思,周小晗卻還是有點不認同

撅嘴,小聲bb:“切,強詞奪理嘛!大家都是專業的,講理論不還是一樣?又不是說給外行,要什么庸俗!”

卻是被齊磊聽去,“周小慫,你又錯了。”

“啊?”周小晗簡直無語,這也錯?

齊磊,“傳播學、社會學、經紀學、心理學,或者說,所有的社科類專業,我們研究人性本質、社會運轉的邏輯,為了什么?”

周小晗一下怔住,“為了....”

齊磊,“絕不是為了讓我們這些懂的人利用這些經驗和知識,去操控愚弄那些不懂的人!”

“也許西方的學術動力是如此,那是為政客和資本服務的。落實到精英階層就可以了,普通人沒必要了解,也沒權力去了解。”

“不然你以為,快樂教育和精英教育的鴻溝是干什么用的?”

“西方的普通人,他一輩子也接觸不到這些上層理論,因為這些東西就是用來支配他們的!”

“只是精英們利用這些知識建立的社會模型中的一個實驗品,甚至是戰利品、收割品!”

“可是在中國不行!”

齊磊擲地有聲,連鄰桌都看了過來,側耳細聽。

齊磊,“我們學這些的目的,不是為精英階層服務。學這些的目的,不是愚弄,而是讓普通人不被愚弄!”

“我們的知識,是要落實到普通民眾的,不是講給精英的專業術語。”

“多一個人知道,社會就多一份理智,我們離那個富強、民主、和諧的理想社會就近了一步。”

“所以在中國搞社科,不但要有良心,還要有方法。”

周小晗:“……”

該死的!他他他他又發光了。

只可惜,周小晗一點也沒有仰慕、崇拜的情緒了。

因為她知道,自己在齊磊眼里就是渣渣!

這孫子的貨幣等級太高了。

盤古2.0社交貨幣的屬性已經形成了,所以結果只是時間問題。

這期間,齊磊不再需要像前幾個月那樣機關算盡,玩點小手段,升值一下盤古的“幣值”就好了。

一月二號,華仔和梅姐在博客上進行了一波互動。

華仔突然在博客上更新了一條博文,是一張盤古桌面的截圖。

新奇的點就在于,這是一張從未出現過的新主題,是華仔的“粉絲”為華仔量身訂做的一款專享主題。

系統的所有有元素,都以仔仔個人的信息為設計元素。

華仔在博文中寫道:“謝謝某某粉絲的新年禮物,這我今年收到的最酷的禮物!”

隨后,華仔還言明,將把這個主題UI上傳到主題市場,供粉絲下載。同時,將所以收入所得捐給紅十字基金。

此條博客一出,自然迎得華仔粉絲的一致贊賞。

然后,梅姐就酸了,到華仔的博客留言,“沒什么的了不起的啊!一般漂亮嘍。”

卻是回到自己博客,動員粉絲,“我也想要,好嫉妒啊!”

粉絲們看得新奇,梅姐居然嫉妒了?

于是,梅姐粉絲也做了一個主題上傳。

互動效果拉滿。

一月五號,張國戎進駐博客,而且自帶個性主題。

“小齊總說,我要是來博客,就給我做主題,想想不虧,就來嘍!”

隨著這種隱性宣傳的展開,個性化主題的制作者,開始不再是三石公司主導。

一些美工工作室、愛好者越來越多的參與進來,成為主題市場的主力內容來源。

與此同時,盤古的話題性,博客的時尚屬性,開始爆發式增漲。

微軟降價了,逼格沒了,徹底引爆了公眾評論。

當然,這其中罵的也不少,可是,已經于事無補。

windows真的好嗎?不一樣說藍就藍?不一樣bug滿天飛?不一樣只要45塊錢?

老子花了錢,沒啥體驗,還不如盤古,既能個性UI賞心悅目,又能體驗博客的流暢享受。

以至于,不和朋友爭一爭到底是太極主題炫酷,還是時尚主題牛叉,你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再然后。

一月十號,也就是齊磊放假的前一天,真正的大招來了。

企鵝更新全新版本——QQ2001。

新版本最大的亮點就是,推出了QQ皮膚、QQ頭像框、QQ圖標功能。

盤古2.0用戶……主題市場,900多種UI主題,全部關聯QQ界面,想怎么換就怎么換!

而且,使用哪種主題,頭像框自動同步成相應的主題款式。

也就是說,好友可以看到你的頭像框。

這還不算完,QQ也加入了博客同款的盤古專屬圖標。

這就....

不講武德了!

你知道QQ是什么體量嗎?知道QQ對當下中國網友的影響有多大嗎?

知道這樣的關聯一出來,多少windows用戶都要瘋了嗎?

明顯就是拉偏架了吧?為什么windows沒有?

很多windows用戶直接就炸了,各種投訴,各種罵。

“為什么沒有windows,不行!”

對此,企鵝的回復很中肯,“我們并不想區別對待,可是windows系統下的企鵝確實無法達到多軟件協同同步的技術能力。對于企鵝技術上的不足,我們深表歉意。”

“所以,只能暫時缺失windows用戶的使用體驗升級。”

“不過,企鵝公司鄭重承諾,windows更新用戶體驗方案的第一時間,企鵝公司馬上對windows客戶端進行升級。”

“請廣大用戶朋友耐心等待。”

聲明發出去的同時,小馬哥還在博客上發了一篇個人博文。

“別急,微軟不是承諾兩個月解決用戶體驗方案嗎?已經兩個半月過去了,應該快了!”

微軟中國看到小馬哥的博客,老血差點沒噴光。

故意的吧?

還快了,再有兩個半月也出不來啊!

況且,你那個官方聲明幾個意思?

表面上說是企鵝技術不行,可實際上不就是說微軟的技術不行,實現不了多軟件同步嗎?

微軟馬上意識到,企鵝這是有預謀的。

再結合小馬哥和齊磊的私人交情,以及兩家公司的長期互動…這就是幫著三石公司在打擊微軟。

微軟怒了,要采取行動。

而且,不采取行動也不行了。

他們依然不知道盤古2.0的裝機量到底達到多少了。

說實話,現在除了三石公司的技術部門和高層,沒人知道盤古裝了多少臺電腦。

可是,絕對不能讓企鵝這么肆無忌憚的詆毀下去。

于是,微軟在1月11號,發表聲明。

“windows與盤古2.0,除了對文件的轉碼與壓縮整合還有個性化發展方向上有差異,其它方面不存在任何技術差距。”

“企鵝公司所謂的技術達不到,純屬捏造!在盤古達得到,在windows也一樣應該達得到。”

“我司希望企鵝公司可以公平公正的對待每一款系統軟件,不要妄圖污名windows,從而達到某些不公平的商業目的。”

“我司希望,企鵝馬上糾正不正當競爭行為!否則,微軟將做出相應的反制措施。”

“甚至!!用屏蔽補丁的方式,禁止QQ在windows系統中運行。”

“以此抗議!”

聲明傳達了兩個信息:

第一,windows除了用戶體驗方案不如盤古2.0,其它方面不存在差距,都是一樣的。

第二,企鵝就是聯合三石公司來不正當競爭,意圖壟斷。

如果不停止這種行為,windows將讓你們看看什么叫壟斷。我直接不讓QQ在我的系統上運行,你QQ有再多用戶都得死。

嗯,反正不管微軟什么意思,網民們是這么理解的。

原來盤古技術這么先進?不比windows差,還領先了啊?

至于企鵝不改方案就屏蔽....

倒是把小馬哥嚇夠嗆,“孫子下死手啊?還帶這么干的!”

“咋辦?”

馬上給齊磊打電話。

此時,齊磊已經下飛機,回到哈市了,正要往尚北趕,回家吃包子。

聽到小馬哥傳來的消息,愣了好半天。

小馬哥以為他也嚇著了,“咋整啊?不給他們同步圖標,就特么屏蔽我!”

齊磊,“……”

終于回魂,“那什么…查查微軟的公關主管是誰啊?”

小馬哥一滯,“干嘛?問這個干什么?你特么還有心關心這個?趕緊想想怎么辦吧!真給我屏蔽了,QQ就涼啦!!”

就聞齊磊嗷一嗓子:“誰特么想出來這公關策略的,我要給他發獎金!”

“嘎!?”

小馬哥驚了?什么特么邏輯!?

而齊磊,還沒興奮完呢!

“不會吧?認真的嗎?”

“操!早知道這就行,我就不費那么大勁了啊!”

小馬哥沒太聽懂,“幾個意思?”

齊磊,“意思就是,你把心放肚子里!這特么windows和QQ二選一,腦子有包啊?”

小馬哥還是不懂,“是二選一嗎?明明是要屏蔽我們啊,你別鬧!”

“就算真二選一,咱們也死定了呀!”

齊磊直砸吧嘴,太年輕!還是不行!

“你回去問問你的用戶,QQ和windows二選一,他們選哪個?”

小馬哥愣住,選哪個?會選QQ?

嘿嘿傻樂。

卻是齊磊突然來了一句,“別!!你還是別問了!”

小馬哥,“為啥?”

齊磊,“你這樣,你別正面回應,你給微軟發函,就明告訴他們,解決不了,屏蔽吧!”

小馬哥也不傻,就是有點慌,“不會....真選QQ吧?”

齊磊都快笑出聲兒了,蘋果來這套都不好使,何況是你人人喊打的微軟?

反微軟聯盟是不是又慣著他了?

微軟要真的不是說說,而是真有這個想法,那......

齊磊想了想,“給你報組數據。”

小馬哥,“你說。”

齊磊,“盤古目前的裝機量,是230萬!”

這回小馬哥差點沒蹦起來,“哦操!!過紅線了!”

齊磊:“嗯。”

小馬哥,“那啥意思?你們預計能過1500萬嗎?”

齊磊,“不知道!不過……”

齊磊猶豫,小馬哥一下就懂了,“你想讓我和微軟徹底掰了?”

齊磊,“......”

雖然他知道結果,讓中國網民放棄QQ?還是這個年代的QQ,那簡直是笑話。

要論起社交貨幣,QQ的社交貨幣屬性比盤古強一萬倍。

所以,微軟要是真敢這么玩,就等于是放棄了中國市場。

但是,小馬哥不知道,齊磊要是直接要求小馬哥和微軟磕到底,小馬哥會有情緒。

“反正我的判斷是,網民寧可放棄windows,也不會放棄QQ。你自己決定,我畢竟不好替你做主。”

小馬哥那邊沉默了很久。

突然道,“要是掰了,不考慮QQ多大損失,盤古真能飛起來嗎?”

齊磊,“不是飛起來,那是真的盤古開天了。”

小馬哥,“那我知道了,等我好消息。”

齊磊有些愕然,“操!!咱倆關系都到這一步了嗎?”

“你這有點堵槍眼兒的味道了哈!”

卻聞小馬哥有些凝重道,“我不是為了幫你,我是為了盤古!”

隔了一會兒,“盤古這事兒對我觸動挺大的。”

齊磊,“怎么講?”

小馬哥,“這事兒也就是你來操盤,才起死回生了。”

“換了我們任何一個人,都得被微軟玩死!更別說,還有暢想,還有那么多黑白不分的媒體替外人欺負自己人。”

“我不敢想,如果企鵝面對這么多強大的外來資本,外來企業,還有這么多輿論壓力,我能不能抗得住。”

“到時候,我還是我嗎?”

小馬哥咬牙切齒,“所以,我損失點,就損失點!盤古系統立起來,咱們這幫人的腰桿子才能硬。”

齊磊,“……”

小馬哥,“路還長....”

“你這第一步,必須走好!”

“就當哥們兒....扶你一把了!”

嘟....嘟.....嘟。

老板們大氣!老板們發財,老板們想看啥?

這一章老蒼想了很久。

要不要寫這么多,說心里話,有點糾結。

我知道一些人應該是達到上限效果了,不想再看科普的東西。

可是想了很久,還是寫了。

其實,我也能幾百字搞定,可就像在群里說的一樣,我講個高深的知識點,你們一看,“哇,好厲害。”

完了就完了,看了個寂寞,頂多算是個無用的冷知識。

最起碼這東西講出來,能讓一部分人有點啟發,有點實用價值。

所以....就這樣吧!

其實,這種內容還特么一點也不好寫。

嚓!費力不討好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