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25章 全程騷操作(二)

第25章 全程騷操作(二)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25章 全程騷操作(二)

董北國變了聲調兒:“你上《今日說法》干什么?”

不過轉念一想,“也行哈....先把打人的事兒澄清一下,還原一下真相,咱們打人是不對,可是事出有因,也得讓廣大觀眾知道知道吧?”

結果齊磊又來了一句,董北國差點暴走!!

“不還原真相,我去自黑。”

“你自!!”

董北國沒噎死!!“你還自黑??你到底要干啥?”

齊磊,“不干啥啊?去露個臉。”

董北國又快哭了,和他真著不起這個急,“都什么時候了!你還露臉?”

“還不夠露臉嗎?”

“你都快露腚了!”

越說越氣,脾氣就上來了,“還什么框架理論!你理論個屁!我看天天報道你在學校那點事兒的也不少啊!”

“今天教室拍個照,明天操場露個臉的!可也沒見啥效果啊?”

“學生人設你立起來了嗎?”

齊磊聽的莫名其妙的,“誰說我要立學生人設了?”

“嘎??”

齊磊,“學生這個框架太小了....我要立一個一勞永逸的框架。”

說完就掛電話了。

董北國擎著電話在那又愣了半天....還是想不通,你上什么《今日說法》呢?

還自黑?自殺差不多!

齊磊還真就是上今日說法,真的是去自黑的。

而且他要求的必需是現場直播!錄播不行!!

至于為啥不行,從上到下也許就他自己知道

和老董通過電話,齊磊就開車去了央視。在門口李春燕接的他。

告訴他另外兩個嘉賓已經到了,領齊磊去直播廳。

齊磊還是第一次進央媽的直播廳,事實上央視大樓也是第一次進,還挺好奇的。

好好參觀了一下,只見正常的談話節目布置,只有舞臺沒有觀眾那種,舞臺中間是一套沙發,一張茶幾很是簡潔。

這種廳北廣有好幾個,只不過沒有直播設備。

演播廳一角站著幾個人....

有今日說法的主持人編導和場務等等,大伙都在忙碌著....

主持人正和兩個嘉賓對稿子。

別看是現場直播,可是臺本也是事先準備好的,節目開始之后談論哪些話題,誰說什么話,大綱也要提前對。沒那么多即興發揮的內容。

李春燕領著齊磊過去,先和今日說法的制片人打招呼,“沈姐,人我給你帶過來了。”

姓沈的制片人抬眼一看,登時玩笑道,“還勞煩你李大記者親自接?怕我欺負人是怎么著?”

李春燕大笑,“可不敢這么說哈,沈姐這是罵我了。”

說完把齊磊介紹給主持人,卻是臉色一變隨意很多,顯然與主持人的私交不錯,“小撒我警告你,這是我弟弟!你帶著點!”

主持人臉一黑,這話是說給制片聽的,你說我接不接吧。

干脆不回應,和齊磊打招呼,“齊總好,直播的時候跟著提示走就行。”

其實主持人也好奇齊磊,比自己小6歲,身家幾十億,跟鬧著玩似的....

齊磊點頭應下,還加了句,“回頭給我簽個名兒,特喜歡你的主持風格。”

主持人一怔,“好,好!”

好吧,按說是一句客套吧?他來央視也才一年,哪就喜歡了?可是齊磊那表情又不像是客套,挺真誠的。

正要介紹另外兩個嘉賓給齊磊認識,齊磊卻道,“不用介紹,都是熟人。”

指著林晚簫,“這是我林叔。”

又指著齊玉錦,“這是我老姑。”

一群人都無語了,合著都是你們家的是吧?

拿日今說法當澄清發布會!?

真行啊!!

其實,整件事兒,今日說法欄目組就沒有一點主導權。

上面說要今天的內容給三石公司老總,那就是得給人家。說要直播就直播。

嘉賓都定好了,開始還不明白怎么回事兒,因為今日說法有特約的合作律師。不明白為什么突然換了兩個人。

現在明白了,特么根本就是給人家小齊總背書來的!

主持人和制片人對視一眼,皆是無語,但是也沒辦法,只能說有背景就是不一樣!

小撒干脆不去想,把一份臺本遞給齊磊,“你先熟悉一下,中午基本就是這個流程....”

齊磊拿過來一看....

挺夠意思!!

直播內容有大段的時間是留給齊磊做澄清的...整件事也是圍繞怎么澄清來的。也是難為了節目組。

可惜....齊磊用不上。

粗略掃了幾眼直接扔垃圾筒了。

因為時間還早,廳里還要調試燈光等等,有點亂。

齊磊干脆和老姑還有林晚簫到廳外透透氣。

齊玉錦還有點緊張,見沒外人了,就開始埋怨齊磊,“瞅你整出那些破事兒!幸好老爺子還不知道!不得氣出個好歹?”

齊磊也委屈,“怪我嘍?別人搞我!我有啥招!?”

齊玉錦怒氣上來了,“是那個姓柳的是吧!?惹急眼了我就回家找老爺子去!弄不死他!”

結果齊磊來了句,“不用等了....就在那呢!”

也是巧了,正好柳紀向和幾個人并行從直播廳門前過。

一眼就看見齊磊了,登時...“和藹”一笑。

“好巧啊....”

齊磊回應,“柳總這是...”

柳紀向很大方左右引薦,“和幾個朋友錄一期《對話》....”

對話是財經訪談類節目,經常找一些知名企業家,經濟學者現場訪問。

能和柳一起錄節目,那都是商業的大佬。似乎也者知道齊磊的身份,都帶著審視的目光。

怎么說呢?不能說柳身邊就沒好人。但是,起碼現在都是有敵意的。

只不過者陽體面人,掩蓋的很好。

對此,齊磊也坦蕩的很,一點不覺別扭。和眾人打了招呼。

柳紀向則是看向齊磊身后的演播廳,“你這是....?”

齊磊,“錄一期《今日說法》。”

柳一怔,“這是要澄清了?”澄清你怎么還挑了個今日說法?

齊磊一挑眉,“沒有!!哪那么容易澄清?畢竟您費了那么大的勁兒呢。”

柳紀向再一滯,說實話,齊磊這個年紀的小孩,他真有點接不住,直來直去一點不分場合。

不過,養氣工夫還是足的,反過來調侃:“我也覺得,要是容易了,不符合你的身份。”

淡然笑道,“我還挺期待你是怎么澄清的。”

齊磊,“是嗎?誒對了!”

“明天我也錄《對話》咱爺倆這是挨著兩期啊,你說....誰的收視率高一點。”

柳紀向再再次滯住,他還真沒想到,齊磊也要錄《對話》?

小伙子手段高明啊,連著兩個央視的節目?

勉強笑道,“很佩服你的定力啊都什么時候了,還關心收視率?”

齊磊,“沒辦法啊,您老的招數”

柳冷笑,“我的招數怎么了?”

齊磊,“水、平、太、差!”

“玩起來沒意思,就只能關心一下收視率了。”

柳,

怔了好久,陰沉一句:“這是你我最后一次談話....”

轉身離去,發誓!!再也不和齊磊說話了!

完全不講道理!一點體面都不要!

可是走了幾步又回身,“什么時候播?”

齊磊,“馬上!現場直播!”

柳紀向,“我會看。”

說完,這回真的走了。

看著柳紀向的背影,林晚簫冷然一笑,“我從前覺得他算是個人物。現在看來....和那幾位一比。”

齊磊好奇,“哪幾位?”

林晚簫,“有機會介紹你認識。”

齊磊,“好。”

正說著,《對話》欄目的制片人侯浩然過來了,來找齊磊的,“董校說你在這邊,我就過來看看。”

這是自己人,北廣出去了,現在也是北廣的特約講師,偶爾還回學校上上課。

齊磊卻是熱情得多,“還勞煩您跑一趟,董校和我說了,應該我去拜訪您的。”

侯浩然心說,別裝啦!還拜訪我?

要是光背鍋老頭兒也就算了。

常蘭芳都來電話了!讓照顧著點,而且為了明天的節目,常老太太親自出馬來給站臺!

你還拜訪我?

客氣了幾句,“我那個節目很輕松,明天咱們邊錄邊對臺本就行。”

“就是過來看看。”

齊磊自然是感激的,他還不知道常老太太明天也要上節目。和侯浩然聊了一會兒,眼見已經到了中午。

時間差不多了。

齊磊就告辭回到演播廳。

沈制片見齊磊沒拿臺本,急忙問,“臺本呢?”

齊磊敷衍,“背下來了。”其實都沒看幾眼。

沈制片:“”

這么快就背下來了?可是現在也不是問那么多的時候。

親自給齊磊還有林晚簫和齊玉錦講解一會兒的流程。

“呆會,正常聊天就行,盡量不要偏離臺本太多,主持人會引導的。”

“再有就是主意一下機位。”

“找到哪個機位,攝像有提示。”

“不要翻白眼,要不斜視。脖子靈活點別太僵,否則鏡頭里會很明顯。”

“還有就是....”看向齊磊,“留給你的時間還是充裕的,但是澄清事實的時候盡量別拖拉。”

“場務會舉牌子提示時間。”

齊磊笑了笑,算是知道了。

沈制片看到滿不在乎的樣子,一陣煩躁!

吐槽一句,”其實直播不直播的,真的沒什么意義。“

“還不如錄播穩妥一點。”

距離播出時間還有五分鐘!

嘉賓、主持已經就位。

燈光、音響、場務最后調試。

沈制片在導播室盯著監視器,也有點緊張。

說白了,今日說法直播的經驗還是不足,盡管臺里調了人員過來。可是心里還是不踏實。

要知道,別看今日說法算是央視的一個小欄目,可是收視率真的一點不低,在央視所有頻道、所有欄目之中,一直徘徊在九到十名的位置。這個成績已經相當不錯了。

要是今天搞砸了,那可就熱鬧了!

沈制片越想越不是滋味,不由吐槽一句,“怎么把這個二世祖甩給我了啊!!”

什么欄目不行,挑個今日說法?

簡直就是有病!!

這時,侯浩然也進了導播室。

他是來看看的,主要是董校和常老都發話了,他不能不重視。

想看看齊磊在臺上的表現,明天也好針對性的調整一下。

聽到沈制片吐槽,開玩笑道,“怎么....怕掉收視率了?”

“別怕,你掉下來,我就上去了。”

沈制片不想搭理他,緊盯著時間。

“五、四...三....二....一....進!”

進是進片頭。

今日說法的中午12點36分左右,在央視一套直播。

早上7點,下午4點重播。

欄目的宗旨是:普法,監督執法,促進立法、服務百姓。

雖然有點乏味,可是在這個年代還是很受百姓歡迎的。

這也是沈制片不能理解的原因,我一個普法節目,搞什么澄清大會?

此時,熟悉的片頭與旋律響徹千家萬戶。

切入的畫面也不是以往的演播室場景,而是直播廳由高而下,由遠而近,最后定格在舞臺中央四個圍坐的身影。

主持人面對鏡頭,“各位觀眾朋友大家伙,歡迎收看今日說法特別節目。”

全國觀眾一看...

特別節目?今日說法都搞特別了?

再一看嘉賓之一正是當下熱議的齊磊!

都來了精神!!

說心里話,新聞一爆出來就知道這小伙能量大!也不想想,十八歲就開那么大的公司,這要是上面沒人,鬼才信呢!

爆出這么多丑聞,是肯定要澄清事實挽回形象的,而且肯定動靜不小。

可是,做夢也想不到他上的是央視!還是《今日說法》?

公眾的注意力瞬間聚焦,第一判斷就是,“這特么家里得啥背景?能量真大!上普法節目澄清來了!”

“看他怎么編吧!”

毀三觀了。

是的!

齊磊號稱三觀終結者!

粉碎機!

只要是認識他的,就沒有不碎一地的!

結果這回好!!他把全國人民的三觀砸了個稀碎!

說白了,齊磊為什么要直播?

因為他怕錄播,有些東西都得給他剪掉,只能直播!

只見電視里主持人面向齊磊不無調侃,“應該稱呼您齊先生還是...小齊總?”

齊磊登時表情豐富的阻攔,“別別別,叫石頭就行。”

主持人,“那好吧,小石頭...”

風趣一笑,“對于本月21號發聲的打人事件,你打算怎么回應?”

這是臺本上設計好的,主持人上來先咄咄逼人的姿態,等到齊磊澄清事實,公開道歉之后,再轉變態度。

最后再來一句,“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引導觀眾向原諒的思維靠攏。

皆大歡喜,嗨皮恩丁!

所以,主持人依舊不咸不淡:“你打算怎么回應?”

只見齊磊想都沒想,一臉為難蹦出一句,“我能不回應嗎??”

主持人唰的一下,汗就下來了....

特么沒這句臺詞!

你這讓我怎么接!?不回應?不回應澄清下屁!?后面的臺本怎么辦?

真的有點慌了!突然就冷場了。

他冷場了不要緊,有人不冷場!

齊磊那邊呲牙一笑,換了莊重嚴肅的表情,面向鏡頭搶了主持人的臺詞....

“各位觀眾朋友們晚上好,今日說法請來了兩位知名律師,以及一位‘犯罪嫌疑人’。括弧,也就是我本人,括弧括回。”

“將現場為廣大觀眾普及治安管理條例以及故意損害他人財務的法律后果。請廣大觀眾認真觀看,引以為戒!做一個知法、懂法、尊法的好公民。”

“謝謝大家的。”

噗!!!

主掛人差點表情失控!!

導播室里沈制片,原、地、爆、炸!!

臺詞里也沒這段!!

而且....這已經徹底偏離了臺本兒!!

電視機前,觀眾噴了!!

柳紀向愣了!!

董北國傻了!!

齊國君瘋了

這你讓主持人怎么接?

這年頭兒,除了娛樂新聞,你哪見過這個?搶主持人臺詞?娛樂新聞你都是端端正正的,也沒這樣兒的。

這還是一個億萬富翁?

一點也不嚴肅啊!像個熊孩子!

沈制片徹底瘋了,可是這是現場直播啊,沒辦法停下來!!

只能在耳麥里無能狂怒!“齊磊!你別瞎搞!你搞什么!?”

“小撒!!說點什么!!把話題引回來!”

主持人沒法辦,眼神連變,想著對策,只好順著齊磊的話說,“那好吧!有請小石頭給廣大觀眾朋友,還原一下當天的事發過程。”

他真的在努力的往回掰....

可是齊磊還是不按套路出牌!“不用還原了吧?記者不都拍下來了嗎?就用他們拍的那個就行。”

主持人,“”

有點受不了了,“你不想為自己辯解一下嗎?”(繼續掰,孫賊!你特么接著吧!我求你了!)

只要齊磊半推半就的,把話接了,那就掰回來了。

沈制片也在對著齊磊的耳麥吼,“接話!!接話!說那就解釋一下吧!!快接啊!”

齊磊呲牙笑了,抬手就把耳麥摘了,“沒、必、要!”

又面向鏡頭,又換主持人的活兒:“觀眾朋友們只要記住打人的危害,故意損害他人財務的后果就行了。別學我!!”

主持人,

去他特么的,不玩了!

這特么怎么玩?

電視機前的所有人也懵

沒必要....沒必要!?

你說他囂張吧?可他的表情明明不是!還帶著點懺悔與坦蕩!

說說他傻吧?他還不傻....

反正主持要讓齊磊氣死了!沒見過這個品種,老天爺派來玩我的?

不過....玩是吧?

本來也是年青人,小撒也才二十四!

好!我一個天才主持人,優秀到突破天際!上北大也就那么回事兒的選手還怕臨場發揮?

干脆也把耳麥一摘,徹底脫稿了!

我陪你玩!

至此,這場直播,完全偏離了既定的軌跡。

主持人帶著火藥味兒,“別學你....”

“這話說的好,確實要引以為戒,那石頭和我們說說,你遭受了什么后果?”

齊磊,“保險公司拒賠啊,還被警察叔叔教育了一頓。”

呲牙咧嘴,“賠人一輛捷達,自己車還得修。虧死我了。”

主持人,“你的個人財富很多,不在乎那點錢吧?”

齊磊登時臉一板,“主持人同志,我提醒你,你這樣的言論會造成很不好的社會影響。”

面向鏡頭,“他今天有點不在狀態,觀眾朋友不要在意。”

蹦出一句,“導播!這段掐了別播!”

這年頭還沒這個梗....

我噗!!

小撒瘋了!掐了別播?差點笑場!

觀眾也都看傻了,隨之笑尿。

這哪是今日說法,生生讓他和主持人給玩成快樂大本營!

而電視里還沒完呢,主持人并沒有因為齊磊的一陣搶白而亂了陣腳,玩味的看著他,“我很好奇”

“正常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會為自己辯解吧?”

只見齊磊想了想,“關鍵是沒什么可辯解的,人是我打的,車是我撞的。錯了就是錯了。辯解什么?”

主持人,“可是現在好像社會上對你的評價并不好,你不想說說為什么打人嗎?挽回一下聲譽嗎?”

齊磊,“為什么打人也不應該在這說吧?”

左右看看,又開始搞怪,“導演,不是說好的批斗大會嗎?怎么成平反大會了?”

“給個稿行不行啊?”

主持人這回真被他逗笑了,臺本都讓你扔了,你還要稿?

不過你還別說,這種氣氛挺好的,吐槽一句“你真不像個正常人。”

齊磊想都沒想反問一句,“年青人,就該這樣兒嗎?”

問的主持人一滯!也問的電視機前的觀眾啞口無言!

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什么特么公司老總,什么幾十個億....說破大天,他也就是個十八歲的孩子啊!

再接下來的節目,真的就是一場大型自黑現場!

齊磊就是怎么黑怎么來,一句給自己加分的都沒有。

林晚簫,就打人以及撞車事件進行了普法。詳細說明了可能面臨的后果以及法律懲罰。

齊玉錦也就事件發表了專業意見,向年青人建議遇到類似情況正確的處理方式。

齊磊往兩人中間一坐,又成了氣氛擔當,林晚簫說到情節嚴重可能要負刑事責任,他就在那感嘆自己命好,當事人沒追究,警察叔叔也念及初犯。

當齊玉錦的言論,有些維護齊磊的時候,主持人質疑。

齊磊就來了一句,“廢話,這是我親姑!能不向著我嗎?”

看的觀眾一愣一愣的。說實話,太直接了,他連掩飾都不掩飾的!!

從頭至尾,齊磊沒說過一句為自己辯駁的話,也沒回應法律問題之外的任何問題。

讓你不得不相信,他真的就是來普法,拿自己當反面典型的。

可是,又處處透著一股子年青人的真誠、無畏、坦蕩、幽默和自信。

當然,最主要的是....

貧!愣!口無遮攔!年青人那點毛病在他身上,真是一點沒落下。

唯一疑似澄清的一句話居然是,“時間會證明一切!”

而主持人小撒開始的時候確實有點被齊磊激怒了,太兒戲了,太過份了。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主持人發現,他是真的不想澄清,不屑于澄清!

透著年青人的無畏!還有年青人的表達方式!

以至于小撒也開始放飛自我,暴露天性了。

而電視機前的觀眾.

著急!是的!真著急!

你解釋一下啊!?我特么想聽啊?

怎么就不解釋呢?

這熊孩子,就一門心思的“錯了就是錯了”,“沒啥可解釋的”。

主持人幾次引導,為什么打人?是不是事出有因。觀眾都看出來了。

他就是不說!

最后問急了,“你們就當我無源無故耍酒瘋吧....”

最后,留節目結束還有三十秒的時候,主持人有意把最后的30秒留給了齊磊,其實也是想讓這個年青人為自己說幾句話。

齊磊:“30秒?”

小撒,“對三十秒!很珍貴!”

直接當著全國觀眾的而,“再不解釋就來不及了!”

聽的觀眾哈哈大笑,但是又覺得說的太對了!解釋一下吧!!

結果就見齊磊低頭看表,深吸口氣:

“《傳奇》是最好玩的網游歡迎大家體驗!”

“R樹下文學網中國人的網絡文學高地!”

“導航網上網更輕松!”

“三石網吧加盟,給你最全最舒心的網吧運營保障!”

“還有還有!請關注10月3號晚八點,于北廣大禮堂舉行的盤古2.0上線發布會,本人親自主持,大型吐槽現場,不容錯過,絕對精彩!多家電視臺現場直播,全球同步,一定要關注哦。”

他特么用最后三十秒打了一波!!

導播那邊都傷了!!主持人也傻了!

牛!!

你是真牛!

最后撒姓主持人,終于徹底的被齊磊激發出了逗比潛質!!

在最最后一刻,猛然一聲大喝,“導播!”

“這段兒掐了別播!沒結費呢!”

“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觀眾都笑抽了!

無比嚴肅的今日說法欄目,生生搞成了大型法治脫口秀。

只有沈制片,全程心死!!“完了完了!全完了!!”

她都能想象得到,臺長大人如怒獅一般的咆哮

看熱鬧的侯浩然也傻眼了....

這特么的...是個啥玩意呢!

你敢讓他上節目?這不人來瘋嗎?

有給董北國打電話的沖動....要不明天的錄制計劃取消吧!

真的吃不消。

至于臺長....早就得到消息,只是無法阻止,坐在辦公室里全程臉黑,看完了現場直播。

只是看完之后,臺長沒急著找沈制片算賬,呆坐良久....

給統計部門打電話,“中午的收拾率統計一下,我要看。”

對面,“您是不是要看今日說法的實時收視情況啊?”

“具體數字還不知道,不過....應該低不了。”

臺長皺眉,“怎么講?”

對面,“因為熱線電話已經爆了!”

“都是今日說法的觀眾反饋!”

臺長一下坐直,“什么反饋?罵的嚴重不嚴重?”

對面:“罵?誰罵了?都是夸的!”

“問今日說法是不是改版了,新版本很受歡迎,就該這么做節目!”

臺長:“???”

詳細的收視率數據是第二天才拿到手的....

看到報表,臺長愣了足足半個小時

今日說法收視率把新聞聯播給爆了....

排名第二!

更過分的是....

排第一的是四點的重播!!

愣了好久,給沈制片打電話,“來我辦公室,談一下改版的可能。”

沈制片嚇死了,“來了來了,終于來了。”

當然,這都是后話,就在今日說法,播完之后。

柳紀向眉頭緊皺....

事實上,從節目開始,就沒舒展過!一直到節目結束,更舒展不開了。

按理來說,齊磊沒在節目上爆出任何那天晚上的細節,也沒有把矛頭直指暢想....

沒整出一句,“這都是暢想的陰謀之類的....”

他提都沒提!

按說柳紀向應該松口氣的,可是

他總感覺哪不太對心里就是不踏實!

哪呢?想不通。

呵呵....

感覺不太對就對了!

因為電視機前的觀眾

只要是看了《今日說法》的....

笑岔氣了!

這種無聊的普法節目,居然被普了法的同時,還有點沒看夠的感覺!

最好你給我來全天的啊!?

而且得是讓小撒和那個姓齊的一起主持!

突然有點期待盤古2.0的發布會....

他不是說他自己主持嗎?應該挺有意思吧?

隨后冷靜下來....

又是另一番思考,“這年青人哦操!”

絕了!

北廣的師生們,看了電視,也就一個念頭!

真特么帥!!齊磊說的一點沒錯,年青人,不就應該這樣嗎?

而董北國怔怔的看著電視機

半天回魂,猛頭著電視,瞪著廖凡義、陳興福,“這這這這這....這是啥理論?”

廖凡義臉都綠了!

我特么哪知道是啥理論?

沒見過這么玩的。

就新鮮!!

廖凡義想了好久

齊磊這么干,有意義嗎?

應該有....

那意義在哪呢?

想不通。他也想不通。

然而,民眾是不會思考這些專業的問題的。

首先爆發的是網絡。

網友們的輿論方向,可畏瞬間逆轉!

從謾罵,“為富不仁”到“這孫子是真特么逗!說相聲的吧?”

“我不管他打沒打人!也不管他的錢哪來的,這哥們兒我喜歡!”

“他說的其實挺好的,年青人不就應該這樣嗎?”

“我現在迫切的想知道,到底打人事件有沒有別的隱情?”

“呵呵....要是有....那就有意思了!不知道那些曾經往死里罵的,還有臉活著嗎?”

“操!!傻逼就是去耍了個寶,有些人就變了,原則呢?”

“我也覺得,現在下結論還是太草率了。不要因為他說了幾句笑話就認爹好嗎?”

“有錢、長的帥、還幽默,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渣唉。”

大家不再一味的罵,有人開始轉換陣營,而且....不再少數!

網友風向逆轉的同時。

一此之前不太可能被關注的新聞,也漸漸浮出水面。

在龍江....

當年曾經做為攝像記者,采訪過齊磊的錢小龍,在自己的家里,將一段舊新聞視頻發到了天涯論壇上。

那是98年,采訪尚北夏令營的新聞視頻。

里面有齊磊的作文,有志在少年夏令營全體成員的采訪,也有齊磊寫給解放軍戰士的那句話——哪有什么歲月靜好?

錢小龍在在貼子里這樣寫到:

“我不知道現在的齊磊是什么樣子,是不是像大家說的那樣,為富不仁。”

“可我見過他兩年前的樣子,那時的他,讓我無法把今天和兩年前聯系到一起,也不愿去揣測這么優秀的一個少年。”

“事非曲直....大家自己判斷吧。”

張顯龍、馬晨宇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他們把一年前,狂傲演唱會的完整視頻貼在北廣校內論壇上。

傻龍是這樣寫的:

“還記得那個秋天的那個晚上嗎?”

“還記得我們用半個小時創造了奇跡嗎?”

“還記得那個帶領我們創造奇跡的人嗎?”

“今天他成了群起攻之的對象。”

“我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做為北廣的一員,我希望我們還記得!!”

“他們口中的那個.不是齊磊!”

“不是我們親眼看到的齊磊!”

視頻里,齊磊踩在箱貨車頂,像個天王巨星一般高歌!

還有

指著那些開豪車的富二代罵:去你媽的!

北廣的一個研究生,則是把幾天前,齊磊在研究生學院樓前,談傳媒人良心的視頻發到了網上。

視頻里,齊磊鏗鏘有力!

“你們必需愛國!沒有折扣可言....”

“你們是中國的聲音!!是人民的耳朵....”

“否則,你就不配做中國的媒體人!”

他在最后這樣寫到:

“這才是齊磊!”

“我們的英雄!!”

“這才是傳媒人的良心!!”

R樹下....

寧站長,發了一封面向全體用戶的長貼

名字叫《我眼中的老板、朋友、知己、以及神經病兒》

帖子里,寧站長把認識齊磊的過程,曾經相處的點點滴滴,一一回憶。

在貼子的最后,又爆了一個猛料:

“雖然可能被老板打死!但我還是要說”

“全網推崇的神精病兒....是老板的馬甲!”

“他筆下的梅長蘇,他心中的貝爾格萊德!”

然后....

一樓:安妮嫉婦:“??????”

二樓:李泛泛:“????”

三樓:蔡無名:“????”

四樓:網友:“????”

二中的小伙伴兒,發了一段音頻....

那是二中的校歌,《追夢赤子心》!

向前跑!!迎著冷眼和嘲笑!

不妥協,直到變老!!

大家在貼子下留言:

高三八班陳鵬,“石頭哥,挺住!!”

高三十四班方冰,“操你媽的!誰罵我班頭,老子和他拼命!”

高三十五班王學亮,“孫子!還好嗎!?”

高三十六班郭志勇,“最強!!給我沖!”

李琳也發了一段音頻....

《尚北二中的日子》

網友們發現,這首好聽的民謠,和《追夢赤子心》一樣,詞、曲作者,都是齊磊。

演唱者:尚北二中全體。

李琳:“石頭...新聞是假的,我們沒罵你我們的本意是夸你,我們想你....”

網易...新浪....還有企鵝...chinaren...億唐。

也機會是同一時間,在頭版刊登了創始人的一段文字。

王振東這樣寫道,“東街十七號,烤翅、大綠棒子....某些人甩給我一份文案,十分鐘后,我就義無反顧的上了賊船。”

“兄弟!!”

“等著你吹響沖鋒的號角呢。”

起風了...

柳家該....(腿!)

輿論的風向變了!

可是,齊磊也好,網上也罷,依舊沒有對之前爆出來的那些負面新聞做出任何解釋和評價!

他只是....

在億萬富豪、紈绔、為富不仁的標簽后面,又貼上了。

一個網絡作家....

一個愛音樂的詞曲創作者....

一個北廣的學生...導員....

一個不妥協,直到變老的驕傲靈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5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