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2章 青春下一站流年(三)

第2章 青春下一站流年(三)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2章 青春下一站流年(三)

如果說,高中生活天真且純潔,那么大學時代,無疑是精彩與激情的代名詞。

不管是三年大專,還是本科四年,不管是校園的每一個角落,還是寢室里的每一種味道,也不管是普通大學,還是名牌大學,無不充斥著荷爾蒙的血脈僨張。

無它,因為大學里的年輕人正是荷爾蒙飛揚的年紀,無時無刻不在揮灑著激情。

別的方面且不多說,單拿男女情愫來說吧,在那座三尺圍墻包裹下的象牙塔內,學習知識仿佛只是生活的調劑,只是一部分內容。而另一部份中,最最重要的就是男歡女愛。

每個人的眸子里仿佛都透著渴望

在這里,每個人都是獵物,每個人都是獵人。

感情不似高中的含蓄內斂,處處散發著奔放的靡香。

學弟學妹們會盯著某個學長學姐鬼迷心竅,夜不能寐。

而從學弟學妹們進入校園的那一刻起,起碼在寢室夜談,還有密友的玩笑之中,每個學長學姐都是倆眼放光的。

在這里,大一屬于適應期、懵懂期。

高手往往很快跳出中學的單純,在某個幸福的時刻,結束單身生涯。

熟的慢的,也在同學、兄弟、姐妹,以及學長學姐的教唆下,快速釋放著信息素,尋找著目標。

到了大二,就是爆發期了,全員發春不能自已。

還單身的會被調侃,懷疑人生。

如果到了大三還光棍兒,那基本被判定為廢了。

大三剩女、剩男的稱號,不是開玩笑的。

大四

放棄吧!那是個激情被現實沖淡,漸漸回冷的時候。

如果還單著,就可以放棄了,甚至宣告你的大學生活,注定留有遺憾。

就是這樣的虎狼環飼,徐小倩居然讓齊磊單獨行動一年!?

好可怕!

此時,徐小倩有點理解曹小曦為什么一直不接受管小北了。

她知道曹小曦其實是有心思的,只是不理解為什么一直不肯捅破那層窗戶紙,現在她明白了。

相隔千里的兩個人,又是身處這樣一個將男女曖昧無限放大的環境之中,誰也不敢保證對愛情的忠貞。

曹小曦不接受,不是不在乎,相反可能是很在乎,很認真,只是對感情沒信心罷了。

此時,即便是瀟灑自信的徐小倩,也有點心虛,他不會被拐跑了吧?

好吧,終究是個東北的大傻妞,在愛情方面從來不知道保留。

“我有點后悔了。”

對于徐小倩沒頭沒腦的這么一句,齊磊怔了怔,卻是什么都沒說。

而他的沉默,又讓徐小倩更加的不開心。

你倒是說點什么安慰一下啊?什么都不說是幾個意思?

只見齊磊上樓跟郭麗華打了聲招呼,就下來朝她招手,“走。”

徐小倩還是有點低落,有點生氣,“干什么去?不想動!”

齊磊翻著白眼,“去超市!”

“哦。”扭捏上車,一聲不吭。

這邊,一見齊磊要開車走,唐小奕就呆不住了,“我也要去!”

他還沒坐過大G呢!

卻是楊曉一把將他拽了回去,“哪都有你呢?”

唐小奕很是不憤,“上超市啊,我,我當苦力還不行?”

卻是吳小賤也翻著白眼,“你是真的啥也不懂唄?我真的懷疑,你是怎么勾引到北理工的學姐的呢?瞎貓碰上死耗子了?”

唐小奕一瞪眼,“啥叫勾引呢?看對眼了,好不好?”

吳小賤無語,不想和他扯皮,“呆著吧你!”

唐小奕卻還是不服氣,“嚓!老子說真的,我一見她就動心了,她一見我也賊來電!”

吳小賤搖著頭,實在想不出就唐小奕這個女人緣基本為零的家伙,是怎么讓女生來電的。

蹦出一句,“要么這姑娘瞎,要么就是看上你的鈔能力了!”

唐小奕:“滾!”

車子緩緩啟動,滑出停車位,向小區外駛去。

樹陰下坐著下棋的大爺,端著線簸箕織著毛衣的大媽們,對這輛豪車一點都不感冒。

好吧,他們就沒當這是豪車。

有的多瞅兩眼,還得吐槽一句,“嘿,這212個兒不小哈!”

也就小年輕兒瞪著車標多看兩眼,奔弛的G級車是九十年代初的產物,經典戰地吉普的復古外觀。

但是,在這個年代,進口的車馬路上跑的少,認識的人更不多。

電建北院的小區正對著朝陽路,離已經被奉為傳奇的“東街17號”烤翅店不到百米,離最離的大型商超卻有點遠。

畢竟是2000年,畢竟是5環外。這邊就是大農村,得到四環旁邊的甘露園附近才有大型超市。

不過,齊磊的目的地也不是甘露園。

沿著朝陽路一路向城里開,兩人也不說話,徐小倩想著自己的事兒,車里很靜。

眼見路邊就有一家超市,齊磊卻沒停的意思,徐小倩還是嘟著嘴不提醒。

一直到在四環路口等紅燈的時候,因為臨近下班時間了,前面有交警指揮交通。

齊磊沒趕上前一個綠燈,排在隊首。

不得不說,大G還是挺顯眼的,交警同志也多看了兩眼。

然后...然后發現駕駛位上坐著個“孩子”。

確實是個“孩子”!

齊磊本來也才十八,長的還面嫩,不引人注意是不可能的。

只見交警同志一邊疏通過往車輛,一邊時不時地瞟一眼,猶豫再三,還是過來了。

齊磊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兒,已經把駕駛證掏了出來。

等到交警到了車旁,果然,一個敬禮,“來,駕駛證摟一眼。”

齊磊立馬把準備好的駕照遞了上去,還加了一句,“夠年齡,真證!”

交警一聽就樂了,小孩還挺機靈。

也沒說啥,翻開駕駛證,好好瞅了瞅,確實沒問題。

“剛拿的證?”

齊磊點頭,“嗯吶,沒到一個星期呢!”

交警也點了點頭,抬眼瞥了下副駕的徐小倩,心說,現在的小年輕啊,真是越來越沒邊兒了,十八就開大G泡妞了,還得了?

不過,這些也不是交警該管的事兒,掃了眼車身,“G320?”

齊磊,“G500。”

“嚯!”交警同志一聲感嘆,把駕駛證遞了回去,不放心地來了句,“注意安全。”

隨后,就不再搭理齊磊。

此時,已經變了綠燈,齊磊淡定的一腳油門揚長而去。

徐小倩在旁邊看著,暗自撇嘴,心里吐槽:讓你嘚瑟!查你了吧?

就說這破車招搖,連交警都看出來了。

齊磊也在心理活動,小樣兒的,看你憋到什么時候!

紅燈這玩意最氣人的就是,趕上一個,下一個就跑不了了。

好死不死,下一個路口齊磊還是第一個,前面又有交警,又盯著大G多瞅了兩眼。

然后,又發現駕駛位坐了個孩子!!!

再然后,就標準流程了,又過來敬禮,“駕駛證、行駛證。”

徐小倩眼見他又被關照了,有點憋不住了,“該啊,真該!怎么那么高興呢?”

而齊磊就有點手忙腳亂了。

一是,見鬼了,連著查啊?

二是,行駛證,他還真不知道王振東放哪兒了。

拿手機現打的電話,最后從副駕的手扣里找到了行駛證。

把交警都干警覺了,“小朋友?是你車嗎?”

齊磊陰著臉,“是我車!”

交警一聽,伸手,“來,身份證摟一眼。”

齊磊,“”耐著性子,又拿身份證。

過了這個路口,眼見下一個路口的紅燈躲不過去了,眼見路口又有交警,這回齊磊學乖了,我離你們遠點行了吧?

一腳剎車,開始龜速前進,故意排在后面,不惹眼。

前面好幾輛車擋著,我看誰還盯著我?

結果,正趕上倆交警交班兒,從側面過來的,一眼就搭上那輛白色的大G了。

兩人還聊上了。

一個:“嘿!!弄個白的,丫什么眼神?”

另一個點頭,“忒寒磣。”

再一搭眼,看到車里的齊磊了,“嚯!!毛長齊了嗎?丫就開車?”

另一個:“沒證兒的吧?摟一眼去。”

得,拐個彎,奔著大G就來了。

齊磊眼珠子沒瞪出來,操!故意的是吧?

可是,吐槽也沒用,只能乖乖地準備好駕照。

結果

“靠邊停車!駕駛證、行駛證、身份證!”

“我”

齊磊要瘋,把車挪到路邊兒。

足足被折騰了五分鐘,兩警察叔叔再三確認這孩子沒問題,就是長的少性,這才放行。

但是,放行,齊磊也不著急走了,抓起手機就給王振東又撥了過來了。

接通就開罵,“還特么省事兒,我省你大爺的事兒!老子過三路口,被交警攔三回,這破車我不要了!”

“你特么給我開走,再整臺八手夏利,我看誰還攔老子!”

真怒了,哪有這樣兒的?

罵的王振東莫名奇妙的,怎么回事?仨路口兒攔三回?你掛相了吧?

兩警察叔叔在旁邊聽著也樂。

攔三回?那你丫真背!可是,你丫的怪不著咱爺們啊,弄一騷包大G,還是白的,關鍵你長的就不像開大G的,旁邊還挎一蜜

一看就是偷親爹的車出來臊街(沒羞沒臊街上招搖)的二世祖啊!不攔你攔誰?

可是回頭一想,覺得這孩子也是夠可憐的。

一中年交警還挺熱心,掏出小本兒把車牌子抄了下來,“得了,回頭跟隊里打個招呼,少攔你兩回。”

齊磊擎著電話僵在那兒,還有這操作?

中午交警:“但是,出了朝陽就保準兒了哈!”掐眉頭教訓,“歲數不大,別整這騷包的,琢磨點正事,走吧走吧!”

齊磊到了京城,北廣還沒去呢,先在交警隊掛號了。

沒辦法,這年頭,即便是京城,騷包大G也不多...(白的!)

國人還是保守的,上歲數的整輛虎頭奔好不好,小年輕也是小跑車居多,誰開這玩意?

但是,話說回來,也不怪王振東,他自己提的要求,年輕點,能越野,還得個性點。

齊磊黑著臉,掛檔走人,臨了扔下一句,“我謝謝您!”

“咯咯咯....”

車窗升起,就聽到徐小倩“很節制”的笑聲。

其實,從第三次被攔下來開始,徐小倩就沒停過。

太可樂了,三個路口攔三回,什么運氣?

把齊磊氣的,惡狠狠地,“笑笑笑!好笑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小倩終于爆發了,蜷縮在副駛全身都在抖。

太解氣了,“該!看你還美不美!”

齊磊:“”

卻是徐小倩突然指向前方,驚慌狀:“交警!”

齊磊一抽抽,下意識摸駕駛證要靠邊停車,可是定睛一瞅,哪有什么交警?

“哈哈哈哈哈!!”徐小倩笑的更停不下來了。

把齊磊氣的啊,一邊開連,一邊嗆聲,“這回舒服了?”

徐小倩,使勁點頭,“嗯,真舒服!”

齊磊一嘆,“唉!!!”

拉高聲調,“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啊!”

徐小倩本能的接下句,“把酒問花香,煩憂皆遠擲呀!”

接完才發現,齊磊這明顯是諷刺她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

抬手就是一拳,砸在齊磊胳膊上,嘟嘴生氣也不笑了。

齊磊呲牙咧嘴,“干什么啊?開車呢!”

見徐小倩不搭話,只好嚴肅起來,自顧自的說,“徐幼稚同學,你要清楚兩點!”

“第一,齊磊同志是一個好同志,齊磊同志的革命意志相當堅定!”

“他喜歡上一個女孩,是白雪與月光中的第三種絕色,應該就裝不下別人了。”

徐小倩:“”好肉麻啊!

“第二!”齊磊愈發嚴肅,“你要充分利用你的邏輯能力,然后你就會發現,我這一款的男生在大學里并不受歡迎。”

徐小倩:“????什么邏輯?”

齊磊,“你想啊,別人上大學都是十九、二十歲,我才滿十八,肯定是最小的那一個啊!”

“年齡小,在大學里不吃香的,女生都喜歡比自己大的,不喜歡小的。”

為了讓徐小倩相信他的歪理邪說,“別人是上大學,我頂多算高中的延伸。所以,放心吧!”

“第三!”扔出殺手锏。

徐小倩,“你說就兩點的,沒第三!”

齊磊,“臨時加的。”

徐小倩,“”

齊磊則是直視徐小倩,“第三!我要敢和你吹了,我家小老太太會打斷我的腿的!”

徐小倩登時目瞪口呆,“這也行?”

齊磊,“???”

“什么這也行?”

驢唇不對馬嘴啊?

徐小倩驚恐道:“齊磊,你不要節操的嗎?我第一次聽說拿親媽打斷腿來泡妞的!”

“哦。”齊磊明白了,這個這也行啊。

嘿嘿笑,“戀愛嘛!不擇手段唄!”

“噗。”

徐小倩受不了了,齊磊的臉皮厚,至今沒找到防御手段。

可是仔細一想,他說的也有道理,是自己小心眼兒了。

還沒回過神,突然一指前方,“交警!”

齊磊本來以為她開玩笑,可是無意識的一掃,還真有交警。

馬路中間站兩交警,正攔著一輛車,在那記錄著什么。

“嚓!!這日子沒法過了!”齊磊一聲哀嚎。

直接靠邊停車,主動降下車窗,把駕駛證和身份證一股腦的遞了上去,“滿十八了!車是我的!合理合法!”

交警叔叔一怔,有點茫然之態,愣愣地看了齊磊半天。

“是你...追尾逃逸?自首?”

“我噗!”齊磊一口老血。

好吧,人家交警在這處理事故呢,突然冒出輛車,還主動遞駕駛證。

“沒沒沒,沒有啊!”

交警叔叔登時怒了,“沒有你搗什么亂?趕緊走,沒瞧見后邊堵著嗎?”

“我”

交警叔叔這時才注意到,“哦!!大G啊?”

眼珠子一瞪,“弄一破‘大號212’在這現什么眼!?”

齊磊狼狽而逃。

惹得徐小倩則是又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以牙還牙,“唉,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啊!”

齊磊,“”

板臉開車,心中大罵,破大G,真糟心!

悶了一會兒,“呸!”

徐小倩皺眉看來,“怎么了?”

齊磊,“第一條有點肉麻,把自己惡心著了。”

“你!”

徐小倩揚手又是一下,“把第一條給我重復十遍!”

齊磊,“忘了。”

徐小倩,“不行!我問你,我是不是第三種絕色!?”

齊磊,“絕色啥啊?早看膩了。”

“找打是吧?”

齊磊,“打是親罵是愛。”

“那么煩人呢?”

齊磊,“別裝了!就喜歡煩人的,承認吧。”

徐小倩,“!!!”

雨過天晴,一切如常。

笑鬧過后,徐小倩終于常正,問出一個正常人應該問的問題。

“咱們到底去哪兒啊?”

這都快進三環了,也錯過了好幾家超市。

齊磊則道:“去咱們自己家的超市啊!”

徐小倩了然,他說的是尚北開的那家北方超市。

在東三環邊上,光華路靠近國貿那個方向,目前還沒正式開業,不過問題不大。

齊磊手里有尚北市府的批條,也有蓮花副食品廠的批條,今天過來,是拉走點大米,還有哈市特產。

此時,超市已經進入了開業的倒計時,貨品已經基本上架,正在進行最后的員工培訓。

京城店的店長是原來尚北二商店的經理,事業編制。不認識齊磊,但是認識徐小倩。

之前,齊國君也打過電話,溝通過了。

從超市調一點土特產,也就不用他們從尚北往過背了,到時和蓮花集團結賬就行了。

所以,齊磊把車停在停車場,找到經理直接就被帶到了倉庫。

經理還給叫了兩個工作人員幫著搬貨,“十五袋精加工的尚北大米,還有三十斤紅腸。”

齊磊本來想給那個房主伯伯弄點東北的蔬菜什么的,可惜,離開業還有半個月,時蔬什么的都還沒進來,想要也沒有。

最后,齊磊只拿了兩瓶北大倉酒,也算是家鄉的味道了。

回到電建北院,已經是臨近傍晚,小區住戶也都陸續下班。

齊磊開車進小區,正好看到房主大伯端著飯盒也一同進小區。

電建是有食堂的,而且公司和家屬院就隔了一條馬路,所以很多職工喜歡在食堂打好飯,回家來吃。

大夏天的,也省著煙熏火燎。

齊磊一見,趕緊把車停在路邊,叫住房主大伯。

從后備箱取出兩袋大米,還有紅腸和酒。

房主沒想到,這一家人辦事這么痛快,下午才說的事兒,這就落實了。

挺高興,在他看來,東西都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但是心意滿滿。

等齊磊開車走了,左鄰右舍的也好奇,“親戚啊?”

房主大伯呲牙笑,“老鄉,以后就是鄰居了,大伙兒多照應。”

眾人一聽,自無不可。

房主大伯畢竟是個主管領導,說話還是管用的。

把車停在樓下,齊磊給齊國君打手機,說是回來了。

沒一會兒,齊國君、郭麗華,還有幾個小伙伴,就都下來了。

大伙兒把東西卸下來,讓楊曉和徐小倩在樓下看著東西,郭麗華則是帶著齊磊他們開始在單元樓里挨家挨戶的敲門。

一家一袋大米、一點紅腸,算是心意。

當然也不是什么拜碼頭之類的,而是和一個單元的這幾家鄰居打個招呼,認個門。

順便通知鄰居一聲,六樓要裝修可能有點吵,大伙兒多擔待。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尤其是這個年代,住胡同出來的,這點事尤為注意。

左右鄰居看你客氣,又拿著東西,就算真的擾民了,也不好說什么。

將心比心嘛,誰家還不得裝修呢?

有時候,沖突和理解之間,往往只差幾句話的事兒。

別看郭麗華在家里厲害,齊國君也一副老實人的樣子,但是人情世故上的事兒真的一點都不差。

只是在三樓的時候,發生了一點小插曲。

敲開三樓左邊那一戶,開門的一對夫妻和一個看著比齊磊大的男孩兒。

當時兩邊都是一怔。

戶主愣住是因為不認識,不知道門口的夫妻倆領著幾個孩子上門干什么。

而齊國君和郭麗華則是:發現這戶和他們家一樣,房子是毛坯房,顯然是沒住人的。

相互一聊才知道,這家和齊家的情況差不多,不是京城的,更不是電建公司的職工。

這家人來自南方的一個小縣城,同樣是孩子來京城上學,好像是分數還差了一點,但是接受一個預培項目才進來的。

所以,也是給孩子買房。

這種情況在京城其實很多,小地方出來家里條件好一點的,都不打算讓孩子再回去,想方設法也要留在大城市。

這一家考到京城來,就沒打算再回老家,所以先把房買了。

咋說呢?

08年之前這么干的,做夢都能笑醒。

08年之后這么干的,家里要是實力不是那么雄厚,能累死。

這一家,顯然是比較有遠見的。

然后再一聊,這家的男孩居然也是北廣,兩家就更有共同語言了。

相互客套的聊了好久,大人們還一再慫恿齊磊和那個叫董禮的小男生相互照應,多多來往。

過了一會兒,郭麗華留下一袋大米和紅腸便告辭了,還有好幾家沒送到。

約定,改天一起吃個飯。

那家的男人好像在南方有個小工廠,做的也是包裝品生意和齊國君更有得聊。

只是,齊家人一走,三樓的這家把門一關,登時就拉下了臉子。

女主人臉色陰的嚇人,張嘴就是不善。

“老董啊,你說這家是不是有毛病的嘍?裝個修就裝修嘛!誰家不裝修的勒?顯著你會辦事勒!”

一攤手,“現在好勒,他們家裝修送東西什么的,咱們怎么辦?”

男主人則是苦笑勸道:“算了算了,可能他們老家那邊就是這個習俗也說不定。”

“回頭買些小禮物,和左鄰右舍打個招呼好勒,又花不了什么錢的。”

嘴上這么說,卻對董禮囑咐道:“你要注意了吼,離那個小齊磊的遠點吼!做事大手大腳,不是好習慣的吼!”

女主人則是看著那袋大米和紅腸,又開始挑毛病,“看看,看看吼,送東西都不講究的嘍,弄些土里土氣的,搞什么嘍!”

“喬遷嘛,送點蘋果、奶糖嘛!平平安安,甜甜蜜蜜,討個彩頭多好的嘍!”

男主人掃手,“哎呀,少說幾句,少說幾句!土氣就土氣嘛,又和我們沒關系的嘍!”

不過,拿起包裝精致的大米一看,登時一滯,“尚北大米?不會是假的嘍?省城賣的好貴的嘍!”

女主人一聽,“你搞搞清楚哦,土里土氣,還尚北大米嘍?”

一看真是尚北大米,又馬上變臉,“還真是吼!上次給馬處長買的,就是這種的吼。”

一把塞給董禮,“這個倒可以吃吃,記得自己做飯,比外面的東西要強的。”

董禮抱著大米袋子,有種想哭的沖動。

終于啊,終于上大學的嘍,再了不用聽兩個老家伙念經的嘍,好煩的嘍!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對家里這倆個老家伙很不滿意,但是,對于他們對齊家三口的評價卻非常認同。

一家土豹子!

尤其那個齊磊,那張臉...

違和!

不爽!

接下來的日子,齊國君和郭麗華動作迅速,畢竟在京城呆不了幾天,家里還推著一攤子事兒,要趕緊裝修。

從早到晚的忙活,從過戶找裝修隊,安排施工,一氣呵成。

其實也不用怎么裝,刮個大白,吊個頂,鋪個地磚啥的。

廚衛,還有室內的水電線路都是現成的,也就是換點好的衛浴廚具、開關吊燈之類的。

再包一包門口、暖氣就行了。

這個年代流行一體式的柜子,可是除了廚房,齊磊堅決不要那種土到掉渣的一體式衣柜啥的,揚言要自己配。

郭麗華一想也是,那東西挺好貴的,這房子也就上學住住,沒準過幾年就賣了,也就由著他了。

總之,按這個工程量來看,裝修用不了多長時間,大概二十天左右,趕在齊磊開學之前就給能完工。

唐小奕、吳小賤和楊曉這幾天玩瘋了,那破車齊磊開出心理陰影了,不走遠路基本就不動,于是便宜了他們幾個。

這幾天,開著車招搖過市,滿京城的溜達。

齊磊和徐小倩則才是陪著親爹親媽搞裝修。

郭麗華本來說不用他操心的,可是齊磊真的怕...怕她弄出點什么二三十年前的審美,比如龍鳳呈祥的瓷磚什么的。

三樓那家最近一直沒見著人,也在裝修。

倒是有一天中午回來,裝修工人給遞上來幾個蘋果和一小袋糖,說是三樓送上來的。

郭麗華還挺感嘆,“你說這大哥大嫂,這個客氣啊,咋不等咱一會兒呢,還說一起吃個飯呢!”

而也就是這傍晚,齊磊發現,瘋了一天回來的吳小賤和楊曉表情有點怪異,倒是唐小奕神輕氣爽的,不由關心了一下。

“咋了?”

結果,吳小賤和楊曉一臉的扭曲,把齊磊拉到一邊兒,“今天去京城理工了,見著唐小奕說的那個學姐了。”

“嗯?”齊磊和徐小倩登時來了精神。

而且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咋樣?是眼瞎的,還是盯上鈔能力的?”

吳小賤好好琢磨了一下,“應該算...眼瞎的吧?”

“而且,特么太瞎了!”

說的齊磊一頭霧水,“到底怎么回事啊?”

只見楊曉煩躁的搖了搖頭,“說不上來,就感覺.....”

詢問吳小賤,“天生一對?”

吳小賤砸吧著嘴,“對,天生一對兒!”

齊磊懵了,“有這么玄乎嗎?”

“有!”吳小賤肯定點頭,對齊磊指著自己,“你應該相信我的審美吧?”

齊磊搖頭,“不信。”

“別鬧!”吳寧皺眉,“那姐姐,看著有點老氣,反正就是長的挺成熟的,還不是那種媚氣的成熟。”

“反正,就說不上來的成熟!”

“然后特別安靜,說話也好,神態也罷,有種江南女孩的神韻。”

“對了,有點像小龍女!”

“還特別清冷那股勁兒,帶仙氣兒的。”

齊磊都聽傻了,“這特么能叫天生一對兒!?”

“這和唐小奕是正好反過來的,好吧?”

“對呀!”吳小賤和楊曉瞪著眼,完全沒有否認齊磊的判斷。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他倆往一起那么一站,那就是天生一對!”

“你就感覺,他倆要不是一對兒,那才有鬼了,天理難容!”

吳小賤描述,楊曉在一旁也一個勁兒的點頭,“對對對!反正就是有夫妻相!”

“星座上叫什么來著?氣場特別合!”

齊磊和徐小倩對視一眼,還是不相信有這么邪乎。

這就...得找機會見見了,看看有沒有他們說的那么神。

只可惜,這個假期是沒機會了。

接下來,唐小奕和吳小賤他們又找那個姐姐玩了兩天。

剛提出唐小奕的死黨大哥齊磊要請她吃飯,感謝去年相助的時候,姐姐卻沒時間了,要回河南老家一趟,可以回來之后再赴約。

可是,姐姐走了沒幾天,到了八月中旬,齊國君和郭麗華等不到裝修完工,也準備回尚北了。

有兩個原因:

第一,已經出來十多天了,家里的工作實在拖不下去。

第二就是,徐小倩、吳寧他們要開學了。

高三開學早,八中二十號就要報道,然后地獄高三正式開啟。

臨走的前一天,夫妻倆才有工夫到齊磊的學校,也就是北廣看看。

看看兒子將來學習、生活的地方,這樣才能徹底放心。

只是不幸的是,在樓門口被攔下來了,非校內工作人員和學生,不得入內。

這讓郭麗華有點無語,和衛門的保安說了好半天,“我們是學生家長,就進去看看。”

保安一點情面都不講,“對不住,沒學生證,沒工作證,誰也進不去。”

齊磊一聽都無語了,這不是故意刁難呢?他去年來的時候還隨便進呢!

最后沒辦法,給廖凡義打電話,“來北門接我一下唄!”

廖凡義在電話里就差朝齊磊吼叫了,“你可算來了!等著!”

于是,一家四口就站在門口等,廖凡義沒等來,卻等來了三個熟人。

董禮和他的爸媽,他們也是要到學校里看看,結果被攔了下來,死活不讓進。

最后,郭麗華仗義了一回,“等一會兒,我家石頭叫人了,一會兒就來接咱!”

董家夫妻一驚,“你家在北廣有朋友的嘍?”

郭麗華,“不算啥朋友,就認識。”

“哦。”

董家人也沒當回事兒,小地方的土豹子,想來也沒什么過硬的人脈嘍!

又過了一會兒,廖凡義的身影出現在北門,親自來接的。

就是形象不太好,蓬頭垢面的,衣服也看上去像好幾天沒換的那種,皺皺巴巴。

齊磊一看,心說,這是忙的北都找不著了。

可不就是北都找不著了?

你要說建立一個院系那可能還好點,畢竟從學術上來講,范圍比較集中,要做的前期準備工作都集中在一個點上,一年的時間綽綽有余。

可是,一個學部!?還是有八個學院、一個研究院、一個教學研究院的大學部。

那一年可就不是要命的事兒了,一分一秒都不敢松懈。

回到京城之后,廖凡義都忙飛了。

說句不好聽的,老婆都快和他鬧離婚了,他都不知道多久沒回家了。

可是,看在董家人眼里:

怪不得郭麗華謙虛呢,這怕不是個清潔工吧?

三十歲的樣子,年紀就不像有權有勢的嘍!

還邋里邋遢的,但凡是個坐辦公室的,也得注意點形象的嘍!

不過還好,起碼確實管用。

顯然和保安認識,到了門衛,一句話就放行了。

對于董家三口,聽了齊磊的介紹,也沒多說,朝保安抬了抬眼,就解決了。

至于董禮...

董禮才沒工夫琢磨那么多呢!自從來了,就時不時的往徐小倩那邊看,心里更不是滋味。

是個人都看得出來,齊磊和徐小倩是一對兒。

心說,齊磊這家伙命還挺好,女朋友蠻清爽的嘍!

他還沒談過朋友勒,有點不是滋味了。

至于廖凡義

董禮有點小潔癖,真的特別嫌棄這種邋遢的,躲得遠遠的。

進了校園,連聲謝都沒說,只對自家父母嚷嚷:“我自己轉轉,分頭行動!”眨眼就沒影兒了。

眾人也沒在意,再說齊爸齊媽也沒工夫管別人的孩子,此時正與廖凡義打招呼。

廖凡義也是第一次見齊國君和郭麗華,一個勁兒的感謝他們把齊磊送到北廣來。

隨后,郭麗華和齊國君很知趣,和董家夫妻一起去參觀校園去了,留出空間給齊磊和廖凡義。

在郭麗華看來,這位是齊磊的貴人呢,沒人家極力的舉薦,齊磊也沒法高二就跳級保送。

等到大人們一走,齊磊也就徹底放得開了,對廖凡義抱怨,“搞什么飛機,那保安憑啥不讓進?”

廖凡義也是一改之前的神態,玩味一笑,“怪誰?還不是你搞出來的?”

齊磊,

“啥意思?關我屁事?”

廖凡義,“你覺得北廣這大門修的可還滿意?”

“呃”

齊磊登時大窘,他當時就是玩嗨了,沒管住嘴好吧?你們咋還當真呢?

呵呵,能不當真嗎?

都被人嘲諷到修大門了,都被上面的大領導約談了,北廣的大校長董北國同志這口鍋背的,差點沒壓死他。

要是還不當真,就真涼了。

所以,真的修大門不太可能,但是校內的風氣整頓,以及加強門崗的意識,是必不可少的。

現在的情況是,別說那些豪車二世祖了,除了本校的教職員工和車輛,校外的一個人、一個輪胎都放不進來。

全拜齊磊所賜!

“呃”

齊磊有點不好意思了,“現在說對不起,還來得及嗎?”

“呵呵。”廖凡義惡趣味起來,“你去和董校長說去吧,他現在很期待你的到來啊!”

齊磊,突然想回去上高三了。

董北國確實很期待...期待掐死齊磊!!

而且,董北國此時此刻正在談論齊磊。

校長辦公室內,董北國正哈著腰,恭恭敬敬地擎著電話,“韓部,這個齊磊參與新學部建設,我本人是沒有任何意見的!”

“甚至要代表北廣,歡迎他的加入!學無老少,達者為先,這沒什么可說的。只要有本事,我們就歡迎!”

“可是,您不能給他這么一個位置啊!!”

“后勤保障的情況您是知道的,一個十八歲的小孩子來當采購經理?我持保留意見!”

對面的領導聽罷,淡然一笑,“那你來說說,應該給他安排一個什么職位啊?”

“我”董北國噎住。

心里大罵,你們當領導的都安排不明白,問我!?

你還別說,真的不太好給齊磊安排校內職務。

首先,齊磊要參加學部建設,他確實得有一個校內的身份,這是行政上的需求,也是更容易讓新學部的教職員工接受這個過于年青的學科奠基人。

否則,你想像一下,讓那么大一個學部的人,都聽一個十八歲小孩的調遣?

不現實!

但是,職位到了這就現實了。如果是一個有實權的人物,就算再年輕也要另說。

可是,偏偏齊磊還是學生,他得先拿學位才行。你現在就沒法給他安排教職,只能是學校內的行政職務,算來算去,也就后勤中心靠點譜。

那么問題又來了,后勤中心哪個職務能讓他級別夠指揮新學部的工作?得平級吧?

北廣是廳局級單位,學部一般由副校長主管,也就是副局級。下屬學院的都是正處級單位,也就是說,學院院長都是正處級。

你讓齊磊擁有指揮他們的權力威懾,這不是職稱,但是職務起碼得匹配。

好吧,副局級有點太夸張,起碼得是個正處,再不濟也得是副處級的職務。

再看后勤處,那也就剩下什么采購經理、綜合辦公室主任之類的了。

但是,董北國就想不明白了,你讓他干什么都行,哪怕你把物業和環境綠化的辦公室頭頭給他都沒問題,怎么就非得是采購經理呢?

采購經理啊!大領導是不是不知道這個職權有多大啊?

“這么說吧!”董北國決定做最后的努力,“領導,我跟您匯報一下北廣后勤的構成。”

電話里的領導已經猜到董北國要說什么,不過也不著急,讓他先說。

“好啊,那你就給我科普一下吧!”

“北廣的后勤處,也就是后勤保障中心,由副校長分管是個大攤子!”

領導:“有多大啊?”

董北國:“后勤中心一共三個大部門,監管部、運行部和公益服務部,下轄14個辦公室。”

“這其中除了綜合管理辦公室,職權最重的就是采購與財務監管辦公室。”

“而采購經理,就是這個辦公室最大的頭頭啊!”

“您可別以為采購經理就只管采購點粉筆教鞭,進點A4紙墨盒,那么簡單啊!”

“事實上,校內的餐飲食堂、超市這些商業網點的進貨采購,都歸他管。”

“除了這些,教學樓、宿舍樓的物業管理,校內的環境綠化,所有校舍、建筑、設施的修繕、大修計劃,校內的道路養護,校醫院、職工幼兒園的采購!”

“還有,校內的水電天然氣等能源供給,包括冬天的供暖,全歸采購經理管。”

“每一項所需要的食品、物資、水電煤等等等等,都要采購辦公室來管。”

“包括各學部、院系的教具、設備采購,也要走采購辦公室。”

“基層學生活動的道具物料支出,還要走采購辦公室。”

“甚至整個后勤的財務監管,也是采購經理兼管。”

“那雖然不是北廣的錢袋子,但卻是北廣花錢的一個出口。”

“這個職位太重要了,不能兒戲啊!”

說句難聽的,北廣從學生到職工,從校長到保安,吃喝拉撒都在采購經理手里攥著。

鬧呢啊?

董北國苦口婆心,做為校長,他怎么敢把這么重要的位置交給一個十八歲的小孩?

“韓部,他年紀太輕了,承受不了這壓力,也抵擋不住這誘惑的。”

對面的領導一聽,微微一笑,一句話就把董北國頂的沒脾氣了。

“既然這么重要,你身為校長又這么重視,那上一任采購經理是怎么犯的錯誤啊?”

“我”董北國沒噎死。

好吧,上一任采購辦公室的頭頭也就是采購經理,貪污...進去了。

事實上,北廣這幾年,已經送進去三個采購經理了。

沒辦法,這是個肥的不能再肥的差事,吃回扣,抹差價,收禮什么的,太多地方可以貪。

一套大型教具幾十萬上百萬,修一個錄影棚就大幾百萬。

給保安換套制服都是錢,防不勝防。

北廣每年幾千萬的后勤采購經費都要從這個人手里過,很容易出問題。

要不然,董北國也不會這么雞毛,不放心齊磊。

要不是一直空缺,上面也不會給齊磊安排這么個職位。

董北國沒話說,“是我的工作不到位,讓領導失望了。”

領導一聲冷笑,心說,我這是在幫你,你還不領情了。

領導知道的,可比董北國多得多。

董北國認為齊磊不能勝任?

領導卻知道,應該沒有比齊磊更能勝任的了,給你當采購經理都屈才。

你以為那就是一個懂傳播、會忽悠的小天才?人家做生意,管錢袋子,也是一把好手!

國內無論大小,所有互聯網企業,唯一的一家不接受融資,可以自負盈虧的公司,是跟你開玩笑的?

你董北國還認為齊磊抵擋不住誘惑?

呵呵,就你北廣采購的那點小錢兒,人家還真不一定看得上,那可是個已經上了富豪榜的妖怪!

最主要的是,肯定不會出什么問題,你就偷著樂去吧!

所以說啊,當初在尚北二中時,大領導看似隨意、輕描淡寫的幾個字,就安排了齊磊做這個采購經理,還真就不是簡單地給他一個身份。

上面是有深意的,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也是充滿智慧的。

哪有那么隨便?

領導也不廢話,不容有疑:“事情就這么定了,不要有什么想法,我覺得他很合適嘛!”

“不信”領導笑呵呵的,“不信,你董北國敢不敢和我走著瞧啊?”

董北國,

領導這是瘋了?嗯,一定是瘋了!

掛斷電話,琢磨了半天,“這個倒霉孩子,不太讓人省心啊!”

正抱怨著,廖凡義敲門進來。

“董校長,齊磊到了。”

騰的一聲,董北國躥了起來,瞪著眼珠子,“哪兒呢!”

把廖凡義嚇了一跳,校長你要干啥?怎么像要吃人似的呢?

“正,正在學校里參觀呢!”

董北國嗷的一嗓子,瞪著牛眼,“帶我瞅瞅他去,看看這小子長啥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2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