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97章 這是個什么操作(五)

第197章 這是個什么操作(五)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97章 這是個什么操作(五)

北廣校考的初試在27號,有幾百個校考生中,挑選排名靠前的進入復試。

而復試,則直接影響你考取北廣的幾率到底有多大。

排名越靠前,需要文化課成績的分數就越低。

這就好比李玟玟校考的時候,憨憨姐進了復試。

但是,復式排名幾乎墊底,導致她必須要500多的超高分才能考上。

而復試排名靠前的,只需要400多分。

總之,這個校考成績還是很重要的。

畢竟這是高考,文化課差一百分,能差出去多少,不言而喻。

真的就是決定命運。

齊磊也深知這一點,所以壓力還挺大的。

盡量不出聲兒,而且都是壓在最后,專業考完,他提一兩個問題。

大多也就是數學好不好,還有對播音主持這個專業是真的熱愛,還是換專業也沒關系。

可是問題來了,他越這樣兒,考生們就越沒底。

你想啊,大家本能的都認為,最重要的都最后出場。

于是,“小考官”的地位被動的直線攀升,以至于,齊磊提問的時候,考生比前面播新聞稿還緊張,甚至都磕磕絆絆的。

你要知道,正經考題答的怎么樣也只能等消息,可小考官一發問,要是答的隨他心意,當場就宣布考過了,能不緊張嗎?

弄的廖凡義直皺眉頭,和幾個同事小聲議論:“龍江省今年考生的素質不太行啊!”

齊磊也奇怪呢,按說,不應該啊?

東三省歷來是播音主持專業的重要招生地區,正是因為生源素質好。

怎么說話都不利索了呢?好奇怪哈!

臨近中午,上午的工作結束,廖凡義和齊磊等人送走最后一個考生,起身出了考場。

此時,張小孩還在,有些下午考的,抱著看一看情況的態度,也圍在考場周圍。

廖凡義看向齊磊,“走吧,和我們一起吃飯?”

考官,還有實驗組和后到的專家組一起用餐,統一保障,就在四樓的大小會議室和文體室。

廖凡義的意思是,借中午吃飯的工夫,和齊磊商量一下下午的工作。

卻不想,齊磊搖了搖頭,“中午約了我家老佛爺。”

說到這兒,還開了句玩笑,半真半假,“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你們呢,我都快一個月沒給我家老佛爺請安了!”

齊家這三口兒各自都忙,齊爸齊媽也是大撒把,徹底不管齊磊了。

現在,除了崔媽三天兩頭回一趟老宅這邊,給哥仨洗洗衣服,收拾收拾屋子,另外幾個爹媽基本不搭理他們。

用唐小奕的話說,現在老唐給他抱回來一個唐小小奕都不意外。

特么的,跟沒我這個兒子似的!!

所以說啊,當兒子的太踏實,太懂事兒,也不是什么好事兒,是真不管啊!

對于齊磊的調侃,廖凡義也只是笑了笑。

齊磊家里的情況,他聽老秦提起來一些,總結下來就是,都不安分,都有自己的事兒。

與齊磊道別,向主樓走去。

而齊磊這邊,因為還沒到放學的點兒,打算回十四班一趟,把徐小倩接上。

結果,卻被家長、老師給圍了。

好吧,那幾個老教授一看就是生人勿近的架勢,而且,聽說話就能聽出來,要么是標準的普通話,要么就是帶著一點南方口音,而最多的就是京腔京韻。

對于龍江省這種邊遠省份來說,一聽就有距離感,就是“關里”過來的,也說不上話。

可是齊磊不一樣,小考官年輕啊!年輕一般都好說話,這是東北人的慣性認知。

再加上,齊磊那口帶著大碴子味的普通話,那就是“自己人”!

“小教授,忙完了哈!”

“走啊!隨便整口飯去唄?”

隨便整一口,就是請客吃個飯的意思。

把齊磊弄的直懵,我像很容易腐化的人嗎?

結果,還不等齊磊拒絕,一對中年夫妻擠到了前面,拉住齊磊就不放手了。

“誒呀,老弟啊,我家小萌可多虧你了啊!”

嚇的齊磊直躲,這是干啥啊?

看向中年夫妻身后的那個小姑娘,正是他進考場第一個通過的那個小姑娘,此時正一臉感激地看著他。

好吧,齊磊幾句話,她就進復試了,還要見家長,能不感激嗎?

這時候還給齊磊鞠躬呢,“謝謝你!謝謝你!”

齊磊,“”

中年夫妻也是賊熱情,“我家孩子都說了,多虧你啊,要不都不一定過初試。”

“走走走,咱吃飯去!”

拉上就走。

齊磊都無語了,強行掙脫,“大哥大嫂!!別!!!不至于!應該的!”

可是,哪個聽你的?

東北人就這樣兒,真熱情,也真不管你那個。

旁邊幾個老師和家長帶著一群學生跟著。

其實要放在平常,也沒這么多事兒,關鍵是今年的校考有點妖。

問什么數學成績呢?再加上,很多人直接在當場就宣布初試過了,還要見家長。而有的人當場是沒宣布的,這就更搞不明白了,迫切地想找個人了解一下情況。

包括孫雨萌的家長,他們現在也著急,著急知道為什么要在復試前見家長。

對此,齊磊也是真沒辦法,想跑都跑不了,誰讓他面嫩看著好欺負呢!

好在想天無絕人之路,一抬眼,看見張小孩了。

齊磊眼珠子一亮,嗷一嗓子:“找他去!”

一聲爆喝,一眾家長老師全都一愣,齊齊看向張小孩兒。

而張小孩也聽見齊磊的吼聲了,嚇了這一跳,整個人都傻了,“啥玩意就找我啊?”

卻是齊磊趁著大伙兒不注意,一點一點往外圈挪,其間還嚷嚷,“我不行,級別不夠!”

“就是瞎幫忙,能知道啥?你們找他!”

指著張小孩,“什么考場注意事項、考試細節,還有小竅門兒什么的,讓張教授給你們好好講講!”

張小孩:“”

人都傻了,張,張教授?誰給的頭銜啊?

可是回魂兒的時候,就見齊磊撒開丫子的跑,眨眼沒影兒。

等一眾家長、老師反應過來,齊磊都跑遠了,“誒誒誒!!怎么走了呢?”

那沒辦法了,呼啦一聲,又把張小孩圍了。

“張教授是吧?誒呀!!!緣份啊!”

“走隨便吃點去!”

拉上張小孩,就把校外“拖”。

張小孩被架著....想死!

你大爺的齊磊,這孫子真不是人,老師也敢坑?

“誒誒!!別拉!!”

張小孩本能的不想去,可是,這感覺咋有點微妙呢?

漸漸的,拒絕都變了味兒。

“注意點影響!你們這叫賄賂工作人員,知道嗎!?”

“性質很惡劣的!!”

“小心我....我報告我老師,取消你們的考試資格。”

張小孩突然感覺挺好呢?眾星捧月似的呢!

對于眾人的簇擁,撂了幾句狠話,“行了行了行了,別拉!不就是講一講嘛,恁慌啥勒,又不是不講!!”

一著急,家鄉話都出來了。

可是,家長和老師們一聽

距離感就出來了吧?就你了!更加堅信,這個是“領導”。

啥也別說了,走吧!

幾乎是架著張小孩兒,出了學校。

齊磊遠遠地看著,爽!報仇加脫身,我太特么機智了。

回到班里,帶上徐小倩,蹬著自行車就直奔蓮花集團。

唐爸沒在尚北,去南方鋪業務了。

目前,三個爹的事業,就是唐爸最理想的那個狀態,他在外面大殺四方,家里一個吳連山管錢,一個齊國君管生產,一點都不用他操心。

經過一年的發展,蓮花集團也算徹底走上了正軌。

東三省的農村市場,藥廠已經站住了腳,而且快速的吞噬著肝、胃常用藥的市場份額。

下一步就是走出東三省,走進城市。

這方面,唐成剛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沒急著拿大錢去打,而是準備讓護肝片和胃康靈兩個主打產品,先拿幾個國內的藥品大獎再說。

而精加工大米這一塊兒,在京滬等地也有了一定的銷量,逐漸被人們所熟知,開始攻占進口高端大米的市場。

除了這些,讓三個爹有點沒想到的,其實是包裝廠。

得益于三石公司簡餐定制,還有尚北政府對快遞包裝的高要求,包裝廠從建廠開始,就沒有停止研發的腳步。

簡餐餐盒、專用交代、占用紙箱、發泡包裝箱、保鮮箱,還有各種發泡包裝材料,相繼問世。

結果三個爹發現,本打算自產自銷的包裝廠,一不小心已經遙遙領先業界了。

好吧,包裝品這個東西,除了有一部分需要相當的技術含量,暫時不是他們可是解決的,大多數包裝品其實不差技術,要么是技術成熟的,要么就是可以花錢購買專利。

重要的是什么?是創意和理念。

在這個餐盒還是最老舊的白發泡盒、飯菜都摻合在一起,用報紙填充包裝縫隙的時代,包裝廠只要在理念上領先,那就是領先!

目前為止,包裝廠的效益呈現越來越好的趨勢,外地訂單亦是逐月增加,前景樂觀。

幾個爹甚至發現,這門生意掙的好像也不少啊!

這幾個月,唐成剛就在忙這些事兒,推藥品、推包裝、推大米。

等到下半年,還要加上一個推簡餐。

因為副食廠已經在京城、魔都和廣東開始建廠了,圍繞大型中心城市建立簡餐加工基地,配套三石網吧的同時,還搞外銷。

目前來看,在半成品簡餐方面,他們依舊是走在前面的。加工技術和全套的冷鏈儲存運輸經驗都比較先進,值得深度經營。

當然了,三個爹還沒那么多錢在外建廠,他們原本也沒想過這么快就開展深度經營,是打算穩著來的,更別說一建就是好幾個廠。

但是,兒子有啊!

有了《傳奇》和30交易平臺的三石公司,彈藥充足!

于是,既然兒子有錢,那就可以大膽一點嘛!

借了不少。

齊磊和徐小到廠子的時候,郭麗華還沒到。

依舊是在樓上,看著老媽的小白車在黃土路上晃晃悠悠地過來。

不過,技術比去年強多了,起碼停車入庫不再需要齊國君代勞。

因為是月底,吳連山在副食廠那邊要整理賬目,所以吃飯的時候只有一家三口加徐小倩。

席間,齊國君還數落齊磊,“我看你給人家老耿頭兒點股分得了,你們當了甩手掌柜,國棟、周桃他們又去京城學習了,現在就你耿大爺一個人在那盯著。”

“前天我去哈市辦事兒,過去想找他喝兩口兒,結果你耿大爺酒都戒了,就為給你盯公司。”

瞪了齊磊一眼,“咋好意思呢?”

“嘿嘿。”齊磊傻笑,“要不咋說你兒子人緣好呢,都愿意幫忙!”

結果,齊國君不但沒訓斥他的乖張,還砸吧著嘴點了點頭。

“這倒是哈,咱爺倆沒別的優點,就是人緣好!”

好吧,老凡爾賽了。

郭麗華聽不得自家老爺們自夸,給徐小倩夾菜,“別聽他爺倆白唬,來,吃這個。”

徐小倩咯咯咯的笑。

她其實很愿意在齊磊家吃飯,很放松,而且這一家三口總有說不完的笑話,吵不完的嘴。

不像她家,老狐貍和親爹開玩笑都是點到為止,得慢慢琢磨的,反正就是打啞謎。

飯吃到一半兒,齊磊突然來了句,“那什么,北廣有個教授相中我了。”

“相......”齊國君和郭麗華一愣,“啥叫相中你了呢?”

齊磊,“就是想讓我今年就上大學,保送北廣。”

“哦,保送啊!”夫妻倆明白了。

齊國君緩緩放下飯碗,第一反應是看徐小倩,沒說話,卻是看向郭麗華。

郭麗華則是一點驚喜都沒有,眉頭緊皺。

“今年就上大學?不用上高三了?”

齊磊點了點頭,“嗯。”

郭麗華,“你想上北廣啊?”

齊磊夾菜扒飯,“還算想吧!那邊要建一個新學部,正好我能幫他們出出主意。”

夫妻兩一聽,更迷糊,“人家大學的事兒,你都能摻合了?”

齊磊嘿嘿笑,也不多解釋,只道:“你兒子出息嘛!”

兩個大人卻一點笑模樣都沒有,問了句,“那倩倩呢?”

這回徐小倩搭話了,“姨,你別管我啦!我不想學傳媒,我想出國。”

郭麗華一聽,登時腰桿一直,“那不行!倩倩不去,你去干啥?我不讓你去!”

這話是對齊磊說的,意思是,她不讓齊磊去北廣。

“你把倩倩扔家了,自己跑那學啥傳媒啊?”

撇頭對齊國君發問:“啥叫傳媒?學那玩意有啥用?”

齊國君搖頭,“沒啥用吧?”

結果,郭麗華啪的一聲,把筷子往桌上一摔,來勁了,“沒用學它干啥!?”

“再說了,咱成績那么好,什么清華、北大的不是隨便挑?”

“別說這些了,那國外的...什么哈,什么橋的,咱也不是沒錢上,還稀罕他個北廣是咋的?”

對徐小倩嚷嚷:“孩子,你別怕,阿姨不讓他去!把咱扔下自己跑了,那還行?”

給徐小倩吃完定心丸,又指著齊磊的鼻子罵,“小王八犢子,你咋一點良心都沒有呢!?沒人家徐小倩見天盯著你,管著你,你能有今天!?”

“哦!現在你出息了,大公司開著,大名聲賺著,就要扔下人家自己上大學?你還算個老爺們?”

齊磊:“.......”

這是親媽沒錯了!

悶頭不出聲兒,憋著笑聽老媽一個人咆哮,一個人表演。

而徐小倩:“......”

徐小倩也沒想到,齊磊媽反應這么大,心里暖暖的。

齊磊挨罵,她也不好聽著,趕緊出聲,“阿姨,您別生氣,聽他把話說完呀!”

郭麗華瞪眼,“說啥完?!”一副大家長之態,“這事兒就沒商量,沒啥說的!”

徐小倩只好耐著性子,“姨,是這樣的,不是您想的那么回事。”

郭麗華兇惡道:“這就不是我想不想的事兒,反正他把你扔下就不行!”

徐小倩也好笑,開始解釋:“北廣那邊的意思其實是,讓齊磊過去幫忙組建新學部,也不是就不讓他走了呀!”

“明年等那邊的事忙完,他們說了,到時放齊磊出國交流。我倆就一起出去了啊,他們還幫著找門路呢!”

“啊?”郭麗華一怔,“他們給辦出國交流啊?”

略一晃神兒,“那也不行!顯著他們了?咱自己又不是出不去!”

徐小倩,“人家還說了,齊磊去了就是本碩博連讀呢!”

郭麗華眼珠子沒瞪出來,“博士都給?”

咳咳,清了清嗓子,知道失控了。

嚷嚷著:“還是不行,他一走,你不得自己在尚北呆一年?多委屈你啊!?不行不行!!堅決不行!”

指著齊磊,“不行哈!你娘我發話了,我看你敢去的!”

齊磊,“......”

心說,媽啊,過呀!

關鍵時刻,還得徐小倩,“阿姨,沒事的啊!這一年也是高三,他在,我還怕他影響我復習呢!”

瀟灑的一甩手,“他愛干啥就干啥去吧!”

笑嘻嘻給郭麗華夾菜,“正好,他走了,我還能踏踏實實地學習,然后我倆一起出國,什么也不耽誤。”

干脆上前拉著郭麗華的手,“姨,您放心,就沖您對我這么好,我不甩了他!”

郭麗華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一臉的憐惜,“這孩子,咋這么懂事兒呢!”

抽出手來就是一巴掌,削在齊磊胳膊上,“瞅瞅人家,再瞅瞅你!!”

回頭又看徐小倩,“倩倩,那你...你同意他先走?”

徐小倩嘻嘻笑,“阿姨言重啦!沒什么同意不同意的,他確實應該去的。”

郭麗華,“那不行!你不同意,他就走不了!”

說的徐小倩心里美美的,“我同意呀!”

聽到這話,郭麗華長嘆一聲,又指著齊磊罵,“小王八犢子,你給我聽著,一年!!就一年!!之后倩倩上哪兒,你都得給我陪著!”

“這兒媳婦你要給我弄丟了,咱倆就斷絕母子關系!”

說的徐小倩臉都紅了。

兒媳婦......

哈,這件事兒就算過去了。

放二十年后的后世,可能挺魔幻的,十七八的小孩說這些有點遠。

可是在二十年前,真的挺常見的,別說農村,小鎮里十八九、二十來歲就結婚的也一大堆,都見多了。

總之,郭麗華是同意齊磊提前上大學的。

算是有驚無險。

下午還得回學校,兩人吃完飯也沒多留,呆了一小會兒,掐著時間就走了。

夫妻倆站在窗前,一直目送齊磊和徐倩遠去。

直到這時,郭麗華才變了臉,突然對齊國君蹦出一句,“沒啥毛病吧?”

齊國君也不是剛剛嚴肅陰沉的臉色,看著樓下,砸吧嘴回想了一下,點評道:“我覺得就是情緒有點過了,沒啥大毛病!”

結果,郭麗華一聽,沒啥大毛病就行,登時咧開了嘴,那個高興啊,“我地個媽呀!保送了?還一直保到博士呢!!”

“哈哈哈!!我兒子咋這出息呢!”

好吧,剛才只能說半真半假。

真的是:這兒媳婦郭麗華是認定了,哪找這個好的姑娘去?所以,這個時候得站兒媳婦,沒商量。

假的是:保送啊!還省了一年的時間,還是本碩博,你說當媽的不高興?

開什么玩笑呢?郭麗華心里都樂開花了好不好,就差抱著兒子親幾口了好不好。

但是,不能表現出來,得讓徐小倩知道,她在這個家里有多重要。

別管兩個孩子在不在一起上學,但是這個態度得有。

齊國君此時也是咧嘴憨笑,說了句,“這小子,真出息啊,這回算是徹底不用咱們操心了!”

結果,這句說錯了,郭麗華臉色一下就垮下來了。

“誰說不是呢?不用咱操心了...咋就這么快呢?”

真的是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就真的一點都操不上心了。

回學校的黃土路上,徐小倩抓著齊磊的衣角,默不作聲。

而齊磊看著已經翻整整齊的大菜地,看著春日里的云,拂面的風,以及北歸的燕子劃過天際,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

其實,老媽的那點伎倆他是清楚的,弄不好現在就趴在窗臺上偷著樂呢,并沒有她表現的那么憤怒。

不過,所謂家合萬事興,有時候是需要一點小手段的。

如果老媽開懷大笑,那難受的就該是徐小倩了。

挺好的,老媽也在變,在慢慢適應新的角色,新的家庭環境。

徐小倩此時也在笑,她很慶幸。

慶幸在這樣的年紀遇到最好的齊磊。

慶幸齊媽媽并不像齊磊說的那般不講理,也會照顧她的感受。

慶幸他們在成長的路上陪伴,慶幸現在的分別只為更圓滿的重聚。

徐小倩一直很清醒,清醒到看上去好像不那么清醒,清醒到知道怎么裝傻。

她知道,現在的她,包括吳寧、唐奕,和齊磊已經相差太遠。

而且,這種眼界和格局上的距離并不會因為他們朝夕相處、共同完成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而縮短。

相反,齊磊做的事,他們越來越不懂,越來越跟不上節奏。

后果就是:早晚有一天他們會分開,在各自的世界里,尋找各自的位置。

這一點,其實從三石公司建立開始,徐小倩就清醒的認識到了,她只能仰望齊磊。

而她也想到會有一天,兩人走上不同的軌跡,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天罷了。

為此,徐小倩還郁悶了好久。

可是,后來她想明白了,該來的總會來,不必太過介意。

畢竟

畢竟她也不是吃素的,她相信自己會追上齊磊的腳步。

包括唐奕和吳寧,誰又是甘居人后的家伙呢?

讓他自己去浪吧,我們畏縮發育,早晚嚇他一大跳!

嗯,就是這樣的。

突然環住齊磊的腰,把面頰貼在齊磊的牛仔外套上。

“齊磊,你走吧!老娘要認真干點你做不到的事情了。”

齊磊一怔,感受著后背的溫熱,想著她莫名奇妙的怎么來了這么一句?

問了句,“啥事兒是我做不到的?”

還挺凡爾賽!!

你要說大格局的事兒,齊磊做不到的挺多的。可是,同齡人的事兒,我有啥做不到的?開玩笑嘛!

結果,徐小倩蹦出一句,“我要當狀元!”

“呃...”齊磊噎住,這個確實干不過她。

回道:“你不已經是了嘛?二中的狀元....不!!尚北的文科女狀元!”

徐小倩已經摟的緊緊的,“尚北算什么?我要當龍江省的高考狀元!”

“嗯!就這么定了!”

齊磊,“”

扎心呢?這事兒他真辦不到。

不過,徐小倩....應該可以吧?

有難度,但不是沒可能。

徐小倩,“所以,你走吧!你走了,我就能踏踏實實地學習了!”

齊磊,“誒誒誒,姑娘!咱能說話有點良心嗎?怎么感覺像是我耽誤你了一樣呢?”

徐小倩笑了,“你還真耽誤我了!沒你,我肯定能更好。所以,你趕緊走吧!”

齊磊,“那你等著吧!我走也得是九月份開學,還好幾個月呢!”

這回輪到徐小倩愣住,“說早了?”

齊磊,“對。”

啪!徐小倩拍了他一巴掌,“不早說,浪費表情!”

沉默一會兒,“那你提前和班里說一聲吧,那幫家伙沒了你....會挺寂寞的吧?還能像現在一樣嗎?”

齊磊,“”

他還真說不好。

十四班里,他的烙印太深了,冷不丁班頭兒跑了,那幫家伙也許真的適應不了。

“怎么辦?”徐小倩出聲兒,“要我幫你說嗎?或者....”

徐小倩一咬牙,“也許我可以代替你的位置!”

好吧,徐小倩的野心上來了,齊磊能辦到的,也許她也可以。

“停!”

齊磊趕緊讓她打住,“你還是踏踏實實掙你的狀元吧!”

沉吟半晌,說出一句,“那就...給他們一場特別的道別吧!”

“特別?”徐小倩皺眉,“有多特別?”

齊磊,“這個先不說,我得和你商量另外一件事。”

徐小倩離開齊磊的后背,“啥事?”

齊磊。“咳咳”

“是這么回事兒哈....”

“這個這個...下午不是總結大會嘛?實驗組要公布神經病兒的身份...能跟你商量個事兒不?”

徐小倩登時眉頭皺了起來,咬牙切齒的,齊磊背著身都能感覺到她氣場不太對。

“那個混蛋,終于不藏了嗎!?”

聽的齊磊直咧嘴,還這么大的氣性呢?

“商量商量....知道是誰,別報復行不?真的是有苦衷的啊!”

徐小倩瞇著眼,發現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誰啊?你這么護著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6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