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95章 這是個什么操作(三)

第195章 這是個什么操作(三)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95章 這是個什么操作(三)

“誰啊?到底誰啊!?”

十四班的牲口們一通逼問,到底誰是神經病兒,問的齊磊心里有點虛。

他原本是要在明天的總結大會上,用神經病兒做為一個反向開關,把所有人從實驗模型里拉出來的。

可是,現在...突然有點怕怕的呢?

只能含混其詞道:“這個事兒吧,人家實驗組有安排,你們就別摻合了。”

“這么說吧,神經病兒是實驗組安排的!”

大伙兒一腦門子問號,“實驗組安排的?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實驗組那些老教授會請個噴子專挑惡心的來?

齊磊眼見唬弄不住了,只好使出開溜大法。

“對了,我找宋小樂還有點事兒,你你你...你們先聊。”

說完,落荒而逃。

所以說啊,人還是得誠實一點,這不就把自己裝進去了?

大伙兒看著他的背影,皺眉不解,“這不像班頭兒的風格啊?”

就齊磊那個小心眼兒,他要是知道誰是神經病兒,那不早就炸了?

不把神經病兒按在地上摩擦摩擦,他就不是齊石頭的了。

“不對!”方冰砸吧著嘴,“很不對!”

董偉成則是搖著頭,“班頭這是有事兒瞞著咱們啊!可是,不應該啊?他啥時候有事兒不和咱們說了?”

結果,旁邊的李鑫、許晨,還有董秀秀三人一聽,呵呵了。

他瞞著你們的事兒多了去了,你們天天充點卡的、拼死拼活的《傳奇》,都是他的。

他還背著你們有一個可老大的公司了呢!!

你說他有多少事兒瞞著你們?

好吧,這三人還找著存在感了呢,他們比十四班的傻子們知道的多。

正美著,那邊一圈人自覺無趣,已經散了。

二成子捧著本練習冊砸到李鑫面前,“廚廚廚,廚子!給給給,給爺講講這道題!”

李鑫瞪著眼,“大橙子,你跟誰爺爺的呢?說,求求我!”

二成子也是硬氣,“就不不不,不求!”

撿起練習冊,找董秀秀去了。

“小小,小仙女兒,求求求你,看我做的對對對,不對?”

磕巴完,還朝李鑫示威,“我我我,我求求求個美美女好不好?求你個廚子?你給我做紅燒肉啊?”

董秀秀咯咯咯地笑著,“好呀!”說著話,拿過練習冊給董偉成講題。

他們三個經過近兩個月的磨合,已經徹底融入十四班了,徹底“石化”。

其實,沒有不透風的墻的,三個不同姓,又自稱兄妹的小孩,也不可能不引起十四班眾的注意。

平時,李鑫、許晨對董秀秀細致入微的照顧,提醒她吃藥這些細節,也都看在大伙兒眼里。

再加上,林佳佳他們本來在163中學就是和他們一個班的,漸漸的,這仨人是什么情況,十四班眾們也都大概清楚了。

然后,孤兒、秀秀重病纏身、不換腎就得等死這些在學校里并不常見的名詞,并沒有帶來什么特別的待遇。

沒有什么可憐、同情,亦沒有什么嘲弄和閑言碎語,大伙兒就當不知道,該怎么樣還是怎么樣兒。

會拿李鑫廚子的身份不停開玩笑,會不管董秀秀重病的情況,時不時麻煩她講講題什么的,更沒有什么特殊待遇。

也許,這正是李鑫他們渴求的東西。

把他們當成普通人,不需要同情和另眼相看,因為他們足夠堅強!

而真正讓三兄妹徹底融入十四班的,其實還是一件小事。

知道她們三個情況的不僅僅是十四班,樓下十班有個嘴欠的不知道在哪也知道了,嘚瑟嘚瑟在李鑫去炮樓的時候管他叫廚子,在走廊里看到董秀秀也是指指點點,多嘴八卦。

反正,總有人覺得,自己比別人知道的多就是優越感,恨不得和全天下分享。

然后,“廚子”是你叫的嗎?

然后,班頭兒雖然不在,但是班頭兒不服就干的精神卻永存!!

盧小帥、張新宇,還有二成子、三冰子,連周小五都下場了。

十四班男生除了李鑫和許晨,集體出動,把那貨堵在校外瘋狂輸出。

從此,再沒人敢說閑話,都特么給我憋著。

沒辦法,十四班就是這么霸道,就是牲口。

有老劉和齊磊這兩個大牲口兜底,那幫孫子啥事兒都敢干。

從那之后,大伙兒雖然沒告訴李鑫他們,可是也能感覺得到,外班說三道四的聲音沒了,再也沒人敢用嘲弄的眼光看他們。

究其原因,只因為他們在十四班,只因為十四班的“帶頭大哥”叫齊磊。

出了班的齊磊,沒去找宋小樂,插著口袋漫無目的地在校園里獨自游蕩。

突然想起好多描寫匆匆那年的句子,想起很多高中生活的點點滴滴。

高中的快樂其實最簡單,自習課上的武俠、體育課后的冰棍兒,還有小樹林里的落葉,還有那些永遠也做不完的練習冊。

最重要的是,每天一抬眼就能見到喜歡的人,齊磊不自覺地想起徐小倩在晚霞里的側臉。

完美的弧度,面頰上閃著金光的細細汗毛。

好吧,眼看就熟了,還沒摘呢,老子絕對是最沒用的重生者!

齊磊發現,要熟的了徐小倩還得再等等。

而且,他第二世的高中,亦要宣告失敗。

前世,他在職高的三年并不值得回憶。

他始終覺得,魚龍混雜的職高,還有怎么拼也拼不上去的成績,徹底毀了他的高中。

可是這一世,似乎依舊不能如愿。

他要當逃兵了,在地獄高三降臨之前,大步邁向天堂。

這個高中,依舊是不完整的!

齊磊可以選擇不走,繼續為了自己的青春執念浪費一年。

說心里話,做為一個重新來過的人,他有權力,也有理由,任性一次。

可是,同樣做為一個重新來過的人,他又不能夠太任性。

“想什么呢?”

老秦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齊磊身邊,嚇了齊磊一跳。

在這樣留戀且擰巴的當口,老秦的出現顯然是不明智的。

齊磊一見他就不爽,“老北,你真不是啥好人!”

老秦臉一拉,“我怎么你了?上來就數落我?”

齊磊,“說!是不是你攛掇的廖老師?非出這么一個餿主意,讓我再醉生夢死一年就不行?”

老秦一聽是這個事,嘿嘿裝傻,“廖凡義要你去北廣,關我什么事?”

齊磊瞇眼,“真的?那我可拒了哈?”

“別!”老秦一下就急了,“別拒啊,多好的一個建議!”

齊磊翻著白眼,“我感覺被你薅羊毛了。”

老秦則笑,“你不是心甘情愿被薅的嗎?”

齊磊,“”

此時,老秦背手看天,表情漸漸嚴肅起來,“實話實說啊,還真等不了一年了。”

“嗯?”齊磊皺眉,“啥意思?”

老秦,“這么說吧,常蘭芳先生對你提出的那個互聯網經濟泡沫的問題,進行了深入分析,目前互聯網資產與實際的投資嚴重不匹配。”

“你應該知道吧,現在京城、魔都、廣城那邊的互聯網公司,融資都融瘋了。有個創意,做個文案,就能拿到投資。”

“現在扔進中國互聯網的錢,能買下此后十年的中國互聯網!”

齊磊默不做聲,這一點他當然是知道的。

不說別人,王振東、唐海朝、丁雷他們現在拿到的投資,都比前世多得多,甚至是翻倍。

老秦:“常蘭芳先生認為,你預測的這場網絡災難來臨的幾率很大,不得不防啊!”

齊磊聽罷暗笑,不是很大,而是必然!!

前世的互聯網泡沫席卷了全世界的互聯網公司,而這一世,由于齊磊這只小蝴蝶的煽動,大量資金涌入國內互聯網產業。

所以,風暴來的只會比前世最猛烈。

老秦繼續道:“目前來看,一旦泡沫破裂,首當其沖就是中米,不能不重視啊!”

看著齊磊,“所以,你做為一個互聯網公司的老板,還是最先預測了網絡泡沫的人,我們都希望,真有事兒的時候,你能在京城。”

齊磊,“”

我在?我在有個屁用?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轉到了校門口。

老秦突然看見校門外的冷面攤,好吧,實驗一結束,這些二十來天沒生意的小商販又冒出來了。

老秦笑道:“聽說東北冷面不錯,陪我嘗嘗去?”

齊磊自無不可,陪著老秦去了一家朝鮮族大娘擺的攤子,在二中這一片很有名的。

要了一碗冷面,老秦自己吃,齊磊陪著。

說心里話,還沒進五月呢,大街上吃冷面有點早。

不過,老秦吃的津津有味。

“你還別說,這玩意真爽口!”

齊磊撇嘴,“現在還差點意思。得到了夏天,冷面湯帶著冰碴子,嘬一口冰的腦仁疼,那才叫過癮呢!”

老秦一邊大口吃面,一邊突然發問:“怎么樣啊?別等了,早點過去,興許還真能幫上忙。”

齊磊想撇嘴鄙夷,他真幫上不忙。

可是,突然靈光一閃,你還別說,他也許真能幫上一點忙。

登時陷入了沉思,老秦吃著的冷面也一下懸在半空,瞪著眼珠子,“你不會真有辦法吧?”

齊磊依舊沉吟,搖著頭,“不急...不急...”

老秦,“什么不急?”

齊磊,“你讓我好好琢磨琢磨,回頭告訴你!”

“日啊!”

老秦無語了,“你還真有想法啊!”

他就是釣個魚,找個由頭,松動一下齊磊的防線。

這事兒,常蘭芳反正是沒辦法的,只能硬挺。

結果,他還真有招兒?

也不打擾他,讓齊磊自己琢磨去,老秦繼續吃面。

可是,齊磊本來就是隱隱有點想法,還不系統。

坐這兒讓他想一會兒,也許還真能想出點門道。

可惜啊,老天爺都不讓他想。

突然來了一個學生模樣的小年輕,和兩人坐在了一桌兒。

看見齊磊,還和齊磊打招呼,“石頭哥!”

齊磊點頭應話,猜想是高一的小學弟。

依舊自己想著自己的事兒,結果,小學弟突然掏出本來,一邊吃冷面,一邊看。

“嗯!?”

齊磊一看他那,眼神就直了。

抽過來看了一眼封皮,登時臉黑。

小學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還以為齊磊對這也有興趣呢,炫耀著推薦,“石頭哥也喜歡這書?”

齊磊,“”

“這本現在賊火,可好看了!”

齊磊,“”臉更黑了。

老秦挑眉,因為和齊磊坐對面,也沒看見封皮,就知道齊磊突然拉了臉子。

好奇地也抽過來看了一眼封皮,“噗!!”結果,老秦差點把冷面噴出去。

《貝爾格萊德之戀》!!

梅長蘇和秦般若啊!

“哈哈。”老秦大笑調侃,“可以啊!都出實體書了?”

齊磊怒了,“特么的,我都不知道我出實體書了!”

老秦笑著搖頭,好吧,確實挺離譜的。

這種事,在這個年代是常事兒,齊磊還算好的,畢竟他就一個《貝爾格萊德之戀》。

你看看人家金老爺子,被盜了多少版,出了多少本續集,查良鏞自己都不知道。

再比如,R樹下的那些作家。

就是寧村夫、安妮嫉婦,也不知道出了多少本集了。

甚至自己名下到底創作了多少部,都不知道。

沒辦法,盜版就是這么猖獗,為了賣錢,他們能雇寫手幫出你寫。

齊磊,“你們真該管管盜版這個事兒了,這也太氣人了,死一戶口本兒!”

抖著印刷拙劣的破兒,“你特么給我點版稅也行啊!”

弄的老秦哈哈大笑不止,旁邊的小學弟也是懵了。

“石頭哥,你你你,你說啥呢?”

怎么聽這個意思...

《貝爾格萊德之戀》是你寫的似的呢?說的跟真的一樣!

讓盜版的事兒一鬧,齊磊僅存的一點思緒也不知道飄哪去了,只能從長計議。

等老秦吃完了冷面,兩人分開,老秦還在勸,“時間有的是,讓你再膩歪到9月,這還不行?”

“完事兒,早點去京城,找你也方便。”

齊磊,

實驗組的數據采集還沒結束,所以除了高三仿佛是一方凈土,無人打擾,二中顯得鬧哄哄的。

不但統計團隊的各班亂竄,問卷間隙,除了心眼兒多的坐在屋里悶頭復習,大多數學生沒有那個自治能力,也跟著滿學校亂竄。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4月27號,就更亂了。

除了本校的,又多了不少生面孔。

好吧,今天是北廣校考的日子,龍江各地的播音主持考生齊聚尚北二中,可讓高一、高二的這幫家伙飽了眼福了。

咋說呢?播音主持這個專業,對形象還是有要求的。

所以,能報這個專業的,無論男女,就基本沒有丑的。

兩三百人啊!

這個水平線之上的,二中能挑出二三十個,已經是了不得了。

兩三百個,排著隊在學校里晃蕩,而且女主居多。

而且,為了給考官留下深刻的印象,還都是精心打扮過的。

反正,二成子、三冰子,連周小五,都一上午沒做題,跑到小賣部門前去蹲點兒,看姑娘去了。

包括齊磊!

好吧,齊磊對徐小倩說,他就是湊熱鬧起哄,順便看著點那幾個傻小子,別給咱尚北丟人。

對此,唐小奕和吳小賤也是這么說的。

“我們得幫你看著點齊磊,這孫子不太正經,實在不放心他。”

于是

齊磊,唐小奕、吳小賤....

三冰子、二成子、周小五...

詹小天、陳鵬、賈明明....

盧小帥、王學亮、郭志勇,還有宋小樂...

錢宏俊....錢宏俊不算,還沒出一班大門呢,就被錢沫沫踹回去了。

“不好好學習,去看什么看!”

反正,小賣部與學門之間的花壇邊上,齊刷刷坐了一排,從高一到高三的牲口都有。

連實驗校區的初三,都跑來幾個臭不要臉的看花姑娘。

一群山炮!

“誒呀!!”宋小樂老激動了,“就憑這,哥也得學傳媒啊!”

這貨已經看花眼了,小姑娘別說長的咋樣,那氣質可都是杠杠的。

“就這么定了,誰也別攔著我!”

大伙兒無語地瞪了他一眼,這孫子一點都不知道矜持呢?你那么大動靜干什么?沒見都讓那些外校的姑娘們聽見了嗎?正鄙夷地瞪他們呢!

“咋的?”宋小樂還挺有理,“哥就是這么坦率。”

結果,齊磊來了一句,“這么坦率,直接考中華女子大學唄?”

宋小樂一怔,沒明白,有點急了,“你才考女大呢!哥是喜歡姑娘,哥又不是姑娘!”

齊磊翻著白眼,“無知的人類。”

大伙兒一聽他話里有話,盧小帥捅了捅他,“啥意思?”

“唉!”齊磊高深一嘆,“要不怎么說知識改變命運呢!沒知識,泡妞都找不對門路,就跟宋大傻似的!”

宋小樂不服,“你當我不知道啊,女大只收女生,埋汰誰呢?”

齊磊看著他,也不說破,拍了拍宋小樂的肩膀,“信我,不會錯!”

“滾吧你!”宋小樂認為齊磊又是在侮辱他。

突然看見一個曲線賊曼妙、氣質臉蛋兒賊符合他標準的校考生進了小賣部,宋小樂還想再多瞅兩眼,直愣愣地就跟了進去。

又惹來大伙兒的鄙夷,方冰吐槽:“都說他考不過大橙子,特么心思都用在這上面了。”

結果,他剛說完,校門口又進來一個女生,“哦去!”方冰眼神兒有點直,感嘆一句,“明年要是也在二中校考多好啊!”

這孫子看著碗里的,已經想著鍋里的了,不比宋小樂強多少。

吳小賤卻是想起剛剛那個茬,問齊磊,“中華女大到底有啥說道啊?”

唐小奕也道:“女大不只收女生嗎?”

齊磊冷哼,“不懂了吧?

“女大有一個專業是收男生的,就是播音主持專業。”

大伙兒一驚,“真的假的?”

齊磊,“騙你們干什么?”挑著眉頭,色色道,“全校就播音主持有男生,男女比例200:1。這要是再處不上大象”

一群人傻眼了,哦去,200比1?

“吸溜!!!”幾個牲口開始吞口水了。

半天,三冰子才蹦出一句,“這波宋小樂虧大了!”

眾人大笑,肆無忌憚的,惹得經過的校考女生們更是鄙夷,“一群流氓!”

但是,男生....

“同學,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齊磊一抬頭,面前站倆男生,那小眼神兒,一看就是“自己人”。

齊磊,“比99.999的金子還真!”

好吧,昨晚又看比賽了....

又睡晚了!今天白天還去了趟超市!!

所以,又短又小又晚,咋的吧?

好吧,17號是總決賽,之后就好了。

上次說去超市就有人質疑...

解釋一下,蒼山家窮,住農村,去趟超市等于進城,20公里,還總堵車。

一去一回,三四個小時不是開玩笑的。

你們就說,我容易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4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