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79章 可能還有救

第179章 可能還有救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79章 可能還有救

老板跑路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齊國棟和周桃都想開車出去追,“咋辦?”

愣在那半晌,結果,老耿大爺的破捷達一個急轉進了大門。

下車就嚷嚷:“人呢!?人呢!?哈哈哈!!”

“他娘的人呢!!?打個電話你倒是說清楚了啊!扔給我了!?我愿意管你這破事兒嗎?咯咯咯咯....”

齊國棟和周桃一聽,“嗯??”

湊上去,“石頭給您老打電話了?”

耿大爺瞪眼,咧嘴,反正是看不出來是笑還是怒的。

“可不是嗎?說要給我分紅,讓我幫忙管著公司,他不干了。”

“哦。”兩人瞬間安心。

周桃打了個哈氣,“我回家了唄?明早十點以前找不著我。”

齊國棟也是甩著車鑰匙,“那什么,我去叫趙娜,也回了。”

周桃還安慰齊國棟,“沒事兒,挺好,走了個小的,來了個老的,還賺了呢!”

齊國棟,“道理都懂,明天見!”

說著話,一個上樓叫趙娜,一個開上車就跑。

把耿大爺晾在大雪地里,瞪著眼珠子,看看周桃的車尾燈,又看看已經鉆進辦公樓的齊國棟。

“他娘的!!都給我回來,這么大個公司,玩呢!?”

可惜,沒人搭理他。最后只能去研發中心,溜溜的找老南頭兒訴苦去了。

然后,就有了這樣一段對話。

南老,“你咋來了?”

老耿,“那小王八犢子撂挑子了!”

南老,“啥意思?”

老耿,“回去上學了唄?”

南老,“哦,也挺好,他在這兒,我壓力有點大!”

看著老耿,“所以,你為啥在這兒?”

老耿,“他把公司扔給我了啊!”

南老,“”

“去,把石頭給我找回來去。”

老耿,“為啥?”

南老,“我還是喜歡壓力大點。”

老耿,“”

連夜跑路,回到尚北已經是后半夜兩點了。

雖然夜色中的尚北漆黑一片,可是齊磊還是松了口氣,終于回來了。

看了看時間,唐小奕和吳小賤應該睡的正香呢,他也懶得回家打擾他們。

“去網吧吧!”

趙維正有此意,把車開到三石網吧樓下。

下車進屋,本以為都這個點兒了,包夜的都進入了小黃片模式,網吧里應該沒什么動靜。

結果一推門,就見付江露了個腦袋,扯著嗓子吼,“給我堵死他們!!法師鋪火墻啊!”

那邊,財政也在大叫,“財老大,讓門口倒出個地方,我進不去了!”

財偉人在樓上,朝樓下咆哮,“等著!急啥!?”

隨后,唐小奕殺豬似的嘶吼也響徹整個網吧,“清場清場!!把‘戰神天下’都清回去,馬上開boss!!”

齊磊:“”

趙維:“”

好吧,搭眼一看.....

樓下是財政、付江、大東子、二成子、三冰子、劉林、祁雪峰,還有盧小帥那幾頭。

樓上包廂里,唐奕、吳寧、財偉、管小北、曹曉曦和于洋洋,一個都不少。

網吧里沒有一個生面孔。

原來,唐奕和吳寧一回來,你還指望他們在家里過夜?

下車第一件事就是呼朋喚友,把人都召集起來。

哥回來了,必須干個通宵慶祝一下。

連周之洲都過來放縱了。

此時,一大幫人正和敵對幫會的玩家搶boss呢,殺的那叫一個不可開交、昏天黑地。

齊磊聽著樓上樓下嗚嗷喊叫的動靜,愣在門口半天沒回過魂兒來。

全網吧除了王成,沒有注意到他。

這動靜?任誰聽了,都得煩躁到不爆炸。

可是,齊磊卻在這分嘈雜中漸漸心靜,頗有種從虛妄回歸現實的踏實感覺。

爽啊!這沒心沒肺的日子,是真爽啊!

突然在王成屁股上甩了一腳,踢的王成嘿嘿直樂。

然后,就見齊磊撒歡兒的奔上樓,沖進包廂,“哥來了!!”

結果發現,沒地方了。

這里除了自己人,還有好幾個是偉哥的同學朋友。

大伙兒對齊磊的出現都沒啥感覺的,唐小奕甚至還揶揄了一句,“嚓,咋回來這么快啊?”

語氣還有點失望呢!

“上線,給我錘死他們!”

齊磊把大衣甩在沙發上,就奔了樓下,“等著!”

在樓下找了臺空機器上線,嗷的一嗓子,“給個坐標!”

那邊,三冰子抬眼一看是他,“二十級小號就別來了!”

被嫌棄了。

而坐齊磊旁邊的周之洲發現身邊多了一個人,趁著死亡回城的工夫搭眼一看是齊磊,還上下好好掃了他一遍,“你回來干啥?”

“我噗!”齊磊差點噴血,“我特么還不行回家了?”

啥情況呢?我堂堂十四班班頭兒,這點威信都沒了嗎?太不被重視了!

卻是周之洲點了點頭,“也對。”

然后...就沒然后了。

說完就回過頭去,不理他了。

齊磊怎么從周之洲的眼神里看出一點蔑視呢?

“我說周小三兒。”

結果,周之洲馬上頂了回去,一臉傲然,“錯!!!是周老大!”

好吧,上學期期末,徐小倩也沒心思學習,掉了下來。為此,徐文良還打電話和齊國君一通發火。

至于齊磊,他一整個學期都在夢游,以至于周之洲都不太把他當回事兒了。

“唉!”周之洲盯著電腦上的角色,突然來了句,“十四班沒落了。”

好吧,說起總體成績,十四班依舊風光,水平很平均。

可是,對于周之洲來說,他只關心尖子生這一小撮人的成績。

那確實是沒落了的。

主要是,沒有高一那時候的感覺了。

高一的時候是大伙兒一塊兒玩命,多過癮?

而且,那時候,十四班的高手還是有一些的。

徐小倩、齊磊,還有他之外,還有財政、付江、吳小賤、程樂樂和楊曉。

結果到了高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走的走,廢的廢,只剩下齊磊、徐倩和他三個人了。

而且,齊磊還拐帶著徐倩越來越不爭氣。

此時,齊磊看了周之洲一眼,來了句,“學好你自己的不就得了,你總盯著我干啥?”

好吧,其實這話說出來沒啥用,周之洲屬于“賽臉”的那種人,得有人跟他比著,他才有動力。

高二這段時間,他們幾個確實分散了不少的精力,著實不太給力。

而且,十四班只出不進,就那么點人,這都是沒辦法的事情。

就好比上學期期末,全班第三是....是盧小帥。

要知道,這貨在高一時,連前十都很難摸到邊兒的。

結果,前幾名都走了,他就冒出來了。

齊磊不想多說什么,他現在對于名次什么的,其實沒啥動力。

也不是不用心了,只是不會像高一那會兒,為了一個學年第二拼老命。

還安慰周之洲呢,“別在意,平常心!”

周之洲聽罷,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

他不像齊磊,有那么多精彩的時刻沖淡著學校里的爭名奪利。

他其實挺懷念高一那會兒的,即便全班都管他叫“小三兒”,可是爭的賊過癮,爭的賊有勁兒。

突然對齊磊來了句,“你還打算混下去啊?”

齊磊沒回答。

混是肯定不會混了,但是,確實沒啥動力非要爭點什么。

第二天一早,大伙兒各自散去,回家睡覺。

當然了,大多數都睡不踏實,因為寒假作業還沒做完呢!

誰不是臨近假期結束,再沒白天沒黑夜地補作業呢?

尤其是十四班這些牲口,一個個更是拖延癥患者,連周之洲都還有15篇作文沒搞定。

而齊磊他們幾個,更是作業壓根兒就沒動過。

齊磊也不管那么多,蒙頭大睡,愛誰誰,睡醒再說。

再睜眼,已經是下午。

迷迷糊糊就感覺自己的書桌前有一個纖細的身影,起初還以為是燕玲到他這屋來做作業了呢,可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徐小倩。

昨晚,她和楊曉沒跟著男生們一起瘋,回家陪家長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來的。

看清是她,齊磊就沒賴床,爬起來,晃晃悠悠地下床,把還在灌漿狀態的腦袋頂著徐小倩的后背。

“別鬧。”

齊磊不依,“頭疼,揉揉。”

徐小倩就轉過來,給他揉了幾下太陽穴,然后催促他去洗臉吃飯。

于是,齊磊嘿嘿笑著出了房間,發現楊曉也在。

正窩在沙發上,嘴里叼著筆,把寒假作業抵在膝蓋上悠閑地寫著。

見了齊磊,“起來了?”

齊磊皺眉過去,無語地瞪著她。

楊曉還挺奇怪,“你看著我干嘛?”

齊磊繼續看著她,而且是咬著牙。

楊曉眼珠子一轉,終于知道為什么了。

嘿嘿一笑,挺腰從身下把齊磊的大衣拽了出來,“嘿嘿,我就墊一墊嘛,你家沙發太硬了。”

齊磊接過已經成了一個球兒、皺皺巴巴的的大衣,強忍著把她扔出去的沖動,“為了讓你癱得舒服,回頭我買個新的!”

楊曉則厚著臉皮,“懂事兒!”

等齊磊端盆出去,曉兒還在那嚷嚷,“你做英語,我來語文,徐小倩管數學哈。”

齊磊,“好辦。”

突然一頓,眼珠子一轉,發出疑問:“那‘政史地’呢?”

只見楊曉瀟灑的甩了下額前的劉海,“挨罵就行了唄!”

沉默半晌,“有道理。”

離開學還有五天,大伙兒就是在這樣狂補作業的狀態下度過的。

齊磊不但圓滿的完成了英語作業,抄完了數學和語文作業,還自己寫了一篇作文,又從《初中生作文選集》上抄了十四篇作文。

徐小倩和楊曉比較實誠,干脆沒寫。

至于唐小奕和吳小賤,就一本作文選集被齊磊霸占了,他倆只能抄報紙。

別問抄報紙能不能蒙混過去,多年與老師的斗爭當中,哥倆有著豐富的斗爭經驗,基本還沒失過手。

總體上來說,補作業這幾天,賊輕松,賊治愈。

期間,還有工夫和偉哥他們吃了頓飯。

管小北喝大了,去牽曹小曦的手,結果被曹小曦一腳就踹桌子底下去了。

東北老娘們兒是那么容易占便宜的嗎?

期間還瞪眼怒罵:“一個在龍江,一個在云南,處特么什么處?”

踹完,又有些訕訕,過了好久,才蹦出一句軟話,“等大學畢業再說吧!”

只可惜,這個時候的管小北已經在桌子底下,抓著桌腿不撒手的不醒人世了,齊磊他們費了好大勁也沒拽出來。

事后,管小北也沒有逃過被朋友幫著回憶的命運。沒臉見人的同時,也有點灰心。

于是,齊磊這個“知心大哥哥”又給他出損招兒,“別急,等機會!”

于是,管小北傻了吧唧的就信了,盡管他根本就不知道等什么機會。

信了的原因也不是對齊磊無條件的信任,而是,他堅信愛情,堅信終有一天能用真心換來真愛。

操!!

純的讓人無力吐槽。

那天,偉哥也喝多了,大伙兒調侃他怎么沒找一個,結果把偉哥聊郁悶了,說了實話。

偉哥這個曾經尚北的風云人物,到了北大啥也不是了,個個都是牲口,要么就是神仙。

在北大,一般的他看不上,不一般的看不上他。

所以,偉哥只能繼續頹廢下去。而且,偉哥正忙著換專業呢!

他本來是學文的,應用語言學。當時就是,只要進北大就行,所以就報了。

結果去了之后,又學著沒勁。所以他想換,換工科。

可是,這個東西,文換文其實好換,文換理、換工,就有點麻煩了。

但,偉哥想試試。

“趁著還天真,還有沖勁兒,現在不動啥時候動?”

說的齊磊他們佩服不己。

偉哥都二十一了,還有一顆年輕的心。

齊磊安慰,“別急,慢慢換!最好再留兩級,到時候就和我們是一屆的了。”

偉哥,“”

打死他也不能和齊磊他們一屆吧?丟死個人!

就在這些時間,作業、朋友,還有操蛋愛情的消磨下,齊磊和小伙伴兒們漸漸的找回了點曾經的感覺。

齊磊甚至覺得:

也許哈,可能還有救,他還真能抓住個尾巴,一切都不晚。

另一邊,賈桃芳也生平第一次來到尚北。

對于這個平凡而又普通的小城,他充滿著好奇與憧憬。

在學校安排的宿舍安頓好之后,與章南在實驗校區的辦公室見了面。

“怎么樣?還習慣嗎?”

對于能挖來這元大將,章南自然是欣喜的,所以一切都章南親力親為。

工作關系、住宿什么的,都是章南給操辦的。

賈桃芳也很配合,盡管工作關系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落到二中,但是人已經過來了。

此時,章南道:“這邊我聯系了尚北市醫院,他們那邊可以做透析,那個女學生治病的問題算是很好的解決了。”

“另外,你在二中那邊也看到了,校內宿舍已經改成教室了,沒辦法,非常時期。”

“不過也是好事,學校給原本的校內住宿生在開發區統一找了臨時宿舍。”

“他們因為存在一些經濟糾紛,所以有工程做到一半就停了,有一棟樓蓋好了也沒法銷售,我們和開發區辦公室租用了這棟樓,做為臨時宿舍。”

“把那五個學生也算了進去,而且沒分男女寢,讓他們還住在一起,方便照顧董秀秀。”

學校安排臨時宿舍,肯定是男女生分開的,這是唯一的特例。

對此,賈桃芳非常感激,“謝謝您了,章姐!”

章南笑容燦爛,“是我應該謝謝你才對!我沒有想到,你會推掉三石公司的邀請。”

“說實話,我希望你來二中做個好老師,可也不希望因此耽誤你的前程。”

賈桃芳搖頭,“我喜歡當老師。”

“而且,三石公司那邊很開明,給了我一份兼職的工作。不過,章姐放心,我不會耽誤正常的教學工作。”

章南一挑眉,心說,齊磊這小子心眼兒還是多啊!

正想著,賈桃芳也是閑聊聊到興起,笑道:“不過您還別說,三石那個小老板當時聽說我要應老同事的約,而放棄了他這邊,那表情可是精彩了。”

“嗯!?”章南意味深長,“有多精彩。”

賈桃芳想了想,“反正挺不甘心的!我估計,他應該在想,我這個老同事兒出來的真不是時候,和他搶人了,哈哈!”

“說不定,還在心里把章姐罵了一通。”

結果,章南一擺手,“他不敢。”

“嗯?”賈桃芳一愣,“什么意思?”

章南笑了,“你還不知道吧,他就是二中的學生。”

賈桃芳:“”

突然有點不會了,和老板一個學校?這事兒...有點不好處理吧?

要知道,之前賈桃芳真的就不把齊磊當小孩看了,還一口一個齊老板呢!

章南似乎看出了他的顧慮,急忙道:“你不要想太多,到了學校你就知道了,至少他在學校里,和其他的熊孩子沒區別。而且,還比其他孩子更能惹事兒,一點也不省心。”

賈桃芳,“”

章南也似乎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什么,說也說不清,只能靠賈桃芳自己體會。

轉移話題道:“關于你到二中之后的工作安排。”

賈桃芳馬上回魂兒,“我聽從校里的決定。”

沉吟了一下才道:“可以繼續帶特長班!”

這回卻是把章南說樂了,“你想帶,還帶不了呢!”

“二中的特長班是從京城和省城請的專業老師,有播音主持的,也有體育特長的。”

“哦。”

賈桃芳有點不好意思,“那我教電腦課,不帶班也一樣。”

在163中學,賈桃芳就是電腦課老師,否則也不會去帶特長班。

他這個人就是不太會交際,所以在163混的也不好。

卻是章南突然來了句,“物理還能教嗎?”

賈桃芳在三中的時候就是教物理,那也是他的長項。別忘了,他在北大學的是無線電。

賈桃芳抬頭,怔怔地看著章南:“能!!”

章南點了點頭,沉吟了一下,“那我這兒現在有兩個選擇,你看一下。”

“一呢,是高三七班的許老師懷孕四個月了。”苦笑一聲,“屬于意外情況,本來年前她要打掉,被我攔下來了。許老師已經34歲了,不能讓她擔這個風險。”

“她自己雖然一直表態,可以堅持把這一屆送走。可是學校考慮,還是穩當一點好。”

“你正好可以接替她的工作,帶高三七班。”

賈桃芳想了想,緩緩搖頭,“這個我接不了!”

“高三就剩一個時期了,臨時換班主任,還是個新來的老師,風險太大了。”

章南點了點頭。

“那還有一個選擇,我這有一項非常重要的臨時工作要交給你。”

賈桃芳一振,“您說。”

章南,“我想這半年,你專門負責給全校高三學生提供報專業的建議。”

賈桃芳:“”

章南,“你可別覺得這個工作是專門給你設的,沒有那么多特殊,是我自己早就有這樣的想法。”

沉吟了一下道:“學校每年都有因為報錯學校、報錯專業而復讀的。”

“即便是走的那些學生,也有相當一部分選擇了自己并不喜歡的專業。”

“就像我家里的一個鄰居,小男孩非要去北大,結果學了個語言專業,現在又折騰著要換工科。”

“這種例子,你比我清楚,比比皆是。”

賈桃芳點頭,“是啊!”

“可是....”苦笑一聲,“家長不一定理解。”

他在三中就是因為這個被家長告了。

章南,“不理解就去溝通,他們畢竟不懂,不講理的還是少數。”

賈桃芳,“說實話,這確實是一門學問。”

高考報志愿真的是一門學問,對于絕大多數考生來說,報哪個學校看分兒,看招生簡章。

看著順眼,再加上家里大人們的“非專業”意見,最后就定了。

其實,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打個比方吧!

學醫的很多,很多高中生也勵志學醫,可是他們不知道,90的醫科畢業生,別管碩,還是博,畢業之后都出不了所在院校的省份。

這對未來對工作地點有要求的人來說,是必須要考慮的問題。

再比如,同樣是本科重點大學,也是有省屬和部屬之分的。

在招生簡章上是看不出任何差別的,很多人也知道省屬高校和部屬高桃差別在哪里。

可是實際上,部屬院校基本都和同一部委的相關企事業單位掛鉤,每年都有定向招聘。

所以,進部屬高校,進國企和所謂好單位的幾率更大。

而省屬高校雖然沒有這樣的待遇,但是由于大部分經費來自本省,占比很高,所以在招生上更傾向于本省,更容易考。

而且,還有一個更大的好處就是,對于想繼續讀研究生深造的學生來說,省屬高校更容易保送研究生。

省屬高校比部屬高校的保研率,平均要高了將近10個百分點。

如果一個部屬高校的保研率是6,那與之對等的省屬高校就能達到16,差別就是這么大。

更不要說,全國還有那么多類似說哈工程一樣,分低好考,但底蘊十足,且畢業不愁找工作的“掃地僧大學”。

這些,根本就不是普通學生和學生家長知道的事情。

以往,報志愿這個事兒都由各班的班主任負責,正好賈桃芳來了,而且還是這么個不太好安排工作的時間節點,而他因為自己當年的失誤對這方面也是下足了工夫。

章南順水推舟,“你先負責半年這個工作,正好可以給高三帶班的老師減輕一點壓力。下學期直接去帶新一屆的高一,你看怎么樣?”

賈桃芳一想,這事兒不錯啊!

一來,他比較愿意干這么事兒。

二來,三石公司新系統的構架和檢測也是關鍵期,他可以騰出更多的時間來兼顧那邊。

最起碼,他這半年不用上晚自習,周末也可以空出來搞系統的事兒。

“可以!”賈桃芳想通這些,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不過...”話鋒一轉,“我那五個學生...”

章南一笑,“這一點你放心,我把他們安排到二中最好、最特別的班,一定不會埋沒了他們。”

至此,賈桃芳再沒有了任何顧慮,欣然上任。

至于李鑫、許晨和董秀秀,自從那天從周桃辦公室睡醒離開之后,他們就再也不想和三石公司有任何交際了。

小孩自尊心本來就強,經過這么一件事,真的是有點沒臉見的味道。

關鍵還是,齊磊給他們的打擊太大,甚至有點嫉妒的情緒。

人和人的命運是不同的,看看人家,再看看他們,真的再也不想見到那個人,尤其不想聽他居高臨下的說教。

不過好在,自從那天之后,運氣突然就來了。

先是賈桃芳告訴他們,給秀秀治病的事,不用他們再操心了。

然后就是,尚北的一家中學向他們發出了邀請,免一切學雜費和食宿費,入學就每人獎勵五千,考上名牌大學還有獎勵。

這對他們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于是,他們來了尚北,住進了溫暖明亮的宿舍,準備著開學迎接美好的高中生活。

更重要的是,這里離三石公司很遠,離那個叫齊磊的同齡人....很遠!

三月一號,二中正式開學。

一大早,齊磊給燕玲、大玲張羅完早飯,七點多了也不著急動。

臨近八點,直到楊曉和徐小倩上門,大伙兒才一起晃蕩著出門兒,連書包都沒帶。

一直晃蕩到校門口,碰到盧小帥了,這貨把山地車蹬的直冒火星子,身后墜著滿滿登登的大書包,風一樣往學校里沖。

看見齊磊他們一幫,一個急停,差點沒摔路上。

“操!你們逛街呢啊!?”

大伙兒看他那狼狽相就想樂,“急啥?”

盧小帥,“八點半了啊!老劉還不得吃人?”

再一瞅則發現,這群貨都沒背書包,“不是,你們來干啥的?”

卻是吳小賤一嘆,“好吧,小道消息,想聽嗎?”

盧小帥二傻子似的點頭,“想。”

吳小賤用下巴一指小賣部,“去給哥弄瓶可樂,我告訴你。”

盧小帥不耐煩,“你先說,欠著!”

吳小賤則笑,“今天搬家,.沒課。”

盧小帥更愣了,“搬,搬家?往哪兒搬?”

唐小奕道,“你們十四班應該是宿舍樓三層,比我班強多了,我班是食堂西南角。”

噗!!

盧小帥無語了:“你們怎么知道的?”

卻是齊磊他們齊齊朝徐小倩那邊駑了駑下巴,“權威渠道,可信度百分百!”

好吧,秒懂!

徐小倩她老媽是校長,當然是權威渠道。

翻身下車,“可特么急死我了!老子八點十分才睜眼,就差沒飛過來了。”

“八點十分....”

唐小奕下意識看了一下表,現在是八點二十六,十六分鐘,從床上到校門口!?

唐小奕瞇眼看著盧小帥,發現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猛的上前一步,拉開了盧小帥捂的嚴嚴實實的羽絨服。

“誒!!?你干特么什么?”

盧小帥車子都不要了,護著前胸。

結果,晚了!

劃拉一下,被唐小奕給拽開了,只見白花花的兩排排骨。

“唐奕,你大爺!”冷風往羽絨服里一灌,盧小帥往后一縮縮。

好吧,他光膀子套著羽絨服就殺過來了。

“哈哈哈哈!!”

大伙兒笑做一團,“你真是個人才啊!”

盧小帥臊的臉通紅,瞪著唐奕,想宰了他算了。

“特么的時間不夠了,你當我愿意啊!?”

吳小賤則笑,賤呲呲地看盧小帥的下半身。

好吧,徐倩和楊曉在,否則他就不是看了,他會直接問。

他懷疑這貨連內褲都沒穿。

結果正鬧著,眾人耳邊響起兩個呼嘯而過,且帶有威脅意味的冷哼。

“幾點了?還不快點!?”

“快點快點!已經晚了,還鬧!”

大伙兒定睛一瞧,劉卓富,挺直個腰板兒,騎著他那輛破二八。

后坐上則是坐著羅漂亮,兩只手都扶在老劉腰上。

大伙沒急著動,怔怔地看著兩人進了校門。

良久,齊磊,“他倆....宣布了?”

盧小帥,“沒有吧??寒假補課的時候還沒有呢啊!羅漂亮都不和老劉一桌吃飯。”

楊曉聽罷,登時撇嘴,一副過來人的模樣,“嗯,那應該是成了。”

盧小帥不懂:“為啥?”

楊曉:“小孩家家的,別瞎問!”

盧小帥,“瞧不起誰呢?”

楊曉則瞥了他一眼,習慣性斗嘴:“就瞧不起你了,咋的吧?”

盧小帥怕你這個?

“楊曉,你別嘚瑟哈!你都不是十四班的人了,打你一頓好啊?”

“打你一頓,咱班女生也不帶替你出頭的!”

卻是楊曉意味深長的呵呵一笑,沒有繼續和盧小帥斗嘴。

進了校門,和唐小奕分開,大伙兒繼續往十四班的方向走。

盧小帥放完了車子追過來,見楊曉也跟著往十四班走。

又開始咋呼,“你一外班的,過來干啥?”

卻是曉兒露出森白的兩排牙齒,“因為...我又回十四班了呀!”

盧小帥一僵,臉色一白,立馬來了句,“曉兒姐!錯了!”

“錯了?晚了!”

只見楊曉幾步邁進教室,指著門口的盧小帥,“姐妹們!!這貨說要揍我!”

盧哥掉頭就跑,老劉進班之前是不敢回來了的。

沒錯,楊曉回十四班了。

在特長班呆了一學期,對楊曉來說沒啥意思,用她自己的話說:

“姐已然無敵,還在乎多那么一點練琴的時間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