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69章 錯了

第169章 錯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69章 錯了

老秦這個人吧,挺怪的,又黑又土,樸實無趣。

可其實骨子里卻是個文化人,總會說些發人深思的浪漫句子。有點酸,卻也無比溫暖。

性格上也是復雜的很,有時理性的可怕,有時又不講道理的感性。

不茍言笑的同時,還時不時也能做出一些讓人驚訝的舉動。

“那就快點成長吧,未來是你們的!”

這話讓齊磊一怔,心中升起別樣的情緒。

是啊!未來是我們的!!這是老秦的祝福與期許。

可是,齊磊怎么在話語間,聽出一股責任的味道。

未來是我們的!!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齊磊知道,未來,航母建造、五代戰機,還有神舟飛天等等,80后的年輕人走到了時代的最前沿。

當然,未來的未來,又是90后、00后的舞臺。

不是說80后有多特別,而是身為80后,在屬于齊磊這代人的舞臺上,和那些堪稱脊梁的年輕人相比,齊磊這個奸商又能做點什么呢?

也不是說齊磊什么也沒做,事實上,他做了!

他支持南老開發系統,創建東街17號的初衷,其實都有點情懷大義高于利益的味道。

今天之前,齊磊覺得挺驕傲的,起碼對得起老爺子的教導,對得起良心。

可是今天的事兒一出,老秦的一句“未來是你們的”,他突然意識到,還遠遠不夠!

如果是一個普通人,也許夠了,只要能做好一件事就夠了。

可是,對于一個重生者,是不是應該增加一點責任感......

只做這些就夠了嗎?只圖一生富貴就無愧余生了嗎?

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齊磊要好好想一想。

悶頭嚼了一大口牛排,還別說,剛剛怎么沒吃出來?挺香的啊!

“我們盡力!”

老秦聽聞,點頭笑了笑,也低頭開始吃東西。

期間,齊磊突然發問,“需要我做什么嗎?”

老秦抬頭,“你?你能做什么啊?管好你自己的事兒就行了,剩下的我們來處理。”

齊磊,

這話聽著不舒服呢?

不過,卻是事實,別看他現在挺牛叉的,三石公司順風順水,都做成龍江省高科技企業的標桿兒了。

可是,在國與國的那個層面,他就是個屁,揮一揮手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甚至都不用國與國,幾個億的規模可能到了京城就不夠看了。

老秦見他皺眉似乎在想著什么,淡笑道:“這是好事兒,別愁眉苦臉的。”

“我沒愁眉苦臉”齊磊呲牙,“我就在想,多少幫點忙啊!”

大剌剌的應著,心里卻暗道:現在不夠看,不代表以后不夠看!

路還長,他有點漸漸渴望強大了。

“對了,你找我要問什么事?”

剛剛老秦說他過來有兩件事,一件是讓齊磊安心,另一件是請教一個問題。

請教,齊磊是不敢當的。

對此,老秦想了想,“就你這段時間和那三家公司打架這個事兒,感覺你抓的挺準的。”

“我們想問問,你的基本邏輯是啥?你怎么那么肯定,他們罵三石是買辦公司的時候,支持你的人會越來越多?”

“還有,你認為隨著網絡的普及,信息時代的媒體、公關和傳統媒體時代,會不會有所不同?”

齊磊:

老秦問到點子上了,問的齊磊眉頭更緊。

沉吟良久,“這個問題...如果是具體的事件,我可以很詳細的回答你。”

老秦干脆拿出一個錄音筆,打開,“嗯,然后呢?”

齊磊笑了,“不用錄音,我的意思是說,具體事件好說,可是顯然你問的已經是理論層面的東西,我是沒法系統的回答你的。”

“理論?”老秦一滯。

隨后齊磊也是一滯,因為他發現,無意間他也發現了問題的本質。

他意識到了什么。

“對!理論!!”齊磊興奮道,“老北,我認為,你說的這些問題完全可以創建一個學科了。”

老秦:

“對!”齊磊眸子突然亮了起來,“就是一個學科!”

“別驚訝!老北,你想象一下,如果未來的網絡普及到了近乎100的程度,如果過不了幾年每個人隨時隨地就可以上網!”

“那么,那時的世界和當下,會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老秦干脆放下刀叉,把錄音筆向前遞了遞,顯然很感興趣,“說下去!”

齊磊也放下吃了一半的牛排,“你想像一下,信息爆炸,每個人都是信息的傳播者和制造者,甚至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大眾名人。”

“每一個事件,都可以用極低的成本成為熱門事件。”

“打個比方,如果一方zf工作人員在處理公共事件的時候方法不當,恰巧被人錄了視頻傳播到網上,會是什么效果?”

“假如有心的人,斷章取義呢?”

“再比如,如果每一個人都是信息的傳播者,那我們的文化,我們的處事哲學,與西方文化交織在一起,又會產生怎樣的后果呢?”

“再比如,西方一直在向我們灌輸自由主義的思維,這種灌輸在傳統媒體統治時代,只需要稍加封鎖它就很難進來。可是,信息時代,你防得住嗎?如果傳播我們的文化,變向抵御外來文化?”

“再再比如,現在國外勢力,只能雇傭名人從事一些敏感宣傳和活動。可是信息時代,任何一個普通網民都可能成為他們利用的對象。”

老秦:

老秦有點懵,他只是想請教,新時期的輿論引導會有什么不同而已,怎么齊磊叨叨出這么多東西?

學科?老秦傻了,你小子不會吃著飯,憑空給我弄出一個學科來吧?

呵呵....

不是憑空,而是后世真的有這門學科!

只可惜,齊磊講的不透徹!

沒辦法,齊磊也只能簡單的從表面分析一下社會心理和新聞導向的問題。

他知道怎么操作能摸準大眾心理,但是,如果轉化成理論的層面就有點費勁了!

畢竟,后世的他考的那個碩士點很一般,學點傳統的常規的新聞學理論還行,但是...走在學術前沿,甚至進行交叉學科的研究那就別想了。

而且齊磊讀完碩士也才08年,那個時候數字媒體時代的理論和應用、包括技術美學的理論也是剛剛起步,想學都沒得學。

而這門學科的奠基人.....

齊磊眼睛越來越亮,“這個事兒,我只能想出個皮毛,畢竟我還沒學過。但是我特么的想學,因為如果有這么一門學科,它的應用幾乎是不可限量的。”

“誰最先掌握了其中的真理和技巧,誰就能掌握下一個時代!”

“這是一門集合了社會學、心理學、新聞學、網絡信息技術于一身的綜合性學科!”

“我是遠遠不夠的,而且我非常樣學這個!”

“所以....”

老秦,“所以什么?”

齊磊,“所以...如果你們想在信息時代,在新聞學方面,走在國際的前沿,創建這門學科深入研究的話...”

“我可以給你推薦一個人!”

老秦,“誰啊?”

齊磊,“北廣的廖凡義教授!”

老秦聞之皺眉,“這個人?有什么特別嗎?”

齊磊差點沒叫出聲兒,當然特別!特么他就是后世這門學科的奠基人!

齊磊一門心思要奔北廣就是奔著他去的!

“好吧....”老秦點了點頭,“等我回京城,好好找這個人聊一聊。”

齊磊一聽,“還聊什么啊!”

“老北!不開玩笑,這門學科真的非常重要!甚至十幾二十年后,我們的一部zf工作,公關行為,必然要圍繞這門學科展開!”

老秦無語,“有你說的那么邪乎嗎?光是這個網絡的100普及,我看就得個二三十年!”

齊磊瞪眼,“我和你打賭!最多十年!十年后再動手就晚了!”

“你信我一回,別光聊聊,直接給廖教授撥款!讓他搞研究!建立數字媒體研究院!”

“算了!”齊磊干脆道,“你們只要給他過審批就行,我捐錢!”

老秦笑了,還從來沒見齊磊這么上趕著過,只道,“不是得討論一下的,不過....照你這么說的話,確實有必要,提前做準備。”

一聽老秦松口了,齊磊挑眉一笑,“那什么....你找廖教授的時候,順便和他提一嘴我。”

老秦,“干嘛....”

齊磊,“等我上北廣,讓他直接給我弄到他那去唄,要是能在研究院掛個名兒,那就更好了。”

老秦:“!!!”

特么的!你想什么呢?高中還沒念完呢!你直接就把大學的事兒都安排好了?

殊不知齊磊那個心啊,可比老秦想的野多了。

這是個未來必定大熱而且重要的學科,要是能混個奠基人之一的名頭....

哪怕署名署在最后呢?

嘖嘖,美啊。

不得不說,齊磊心眼也是夠多的,就在北廣的那些什么學長、學姐們....

像是偉大的學生會長張顯龍啊....

英明的宣傳部部長同學....

萬人敬仰的北廣女神周小晗啊....

大一新偶像、流川楓現實版的王默啊...

都還在咬牙切齒,賭誓發愿的等著兩年之后怎么收拾那個讓他們顏面盡失、寫論文寫到想死、連北廣大門都換了的小崽子!

齊磊同學已經走好了后門兒,給自己預定了廖凡義學術研究組的席位。

至于廖凡義....

人家正研究著國際政治和新聞學的交叉教學呢,萬萬沒想到,因為東北那小子的一段話。

就把他推進了完全陌生的領域,還創立什么新學科?

這頓飯把齊磊撐夠嗆!確實點的有點多。

最后也不出所料的打包了...

飯后齊磊擦著嘴,“你早說是給我送安心來的嘛,就不點這瓶酒了嘛!”

酒就齊磊喝了一點,老秦沒動說是開車。

而且...拉圖也就那么回事兒,對于齊磊這個完全不懂紅酒的人來說,味道不咋的,還不如大綠棒子過癮呢....

“唉....”砸吧著嘴,長長一嘆:“浪費了。”

老秦白了他一眼,“要不怎么說你土鱉呢?”

一揚下巴“結賬去吧!”

“嘎!?”齊磊一滯,“我,我結賬啊?”

不是你請嗎?

老秦登時就樂了,“怎么?我給你送安心,你還不該請我吃頓飯?”

齊磊翻著白眼兒,“嚓!!虧大了....”

從錢包里拿出銀行卡,遞給服務生,弱弱的問了一句,“能打折嗎?”

問的服務生都樂了,這小弟弟剛剛點菜的時候可沒這么虛。

不過也怪不著齊磊,一瓶酒就一萬多啊!

付完了賬,齊磊又打電話讓趙維過來接他,剛剛是情緒失控,無證駕駛,現在當然不敢了,而且還喝了酒。

在馬迭爾門前和老秦做別,約定過幾天電話聯系。

老秦這幾天還在哈市,而且也和三石公司有關。

南老的系統研發,測試版快出來了。

等老秦走了,齊磊站在門口又等了一會兒。突然發現中央大街的街景又美了起來,不像之前那么厭惡了呢?

直到趙維打車過來,離的老遠齊磊就把車鑰匙甩了過去。

兩個人坐上車,趙維沒急著發動,而是沉吟了良久,“到底咋的了啊?跟我們你還有啥不能說的。”

齊磊則是無語的揉了肉臉,從頭到尾都是自己擺了烏龍,有點慚愧。

道,“回去一起說吧。”

要不趙維問一遍,唐奕吳寧他們還得問一遍,到了小馬哥他們那邊又要問一遍。

趙維則是見他肯說,立時也有了笑模樣,說實話,齊磊是大伙兒的主心骨兒,他不穩當,大伙兒都發虛!

發動汽車,朝三石總部開了過去。

路上趙維還不忘提醒,“你剛剛好像把丁哥、馬哥他們得罪的不輕....都挺生氣的哈。”

“切!!”齊磊一撇嘴,反正他現在心情不錯。

俗話講,前有照,后有靠!

身后有靠山!特么呼吸都覺得更有勁兒!

而且這個靠山....叫祖國!

對于趙維的提醒,齊磊有點飄:“氣毛啊!?哪特么那么多小肚雞腸的?我還氣呢!”

瞪著眼珠子,“別搭理他們,給他們矯情的!”

趙維暗自咋舌,齊磊還是霸氣哈...

不過還是勸道,“都是朋友,說清楚就行了,別影響感情就不好了。”

齊磊,“放心吧...”

“信不信等咱回去,就啥事兒沒有了?沒人在意的!”

趙維,“反正你上點心,要是一會他們還有情緒,說點客氣的,別梗著脖子說話。”

“嘿!”齊磊無語,“我說維子啊....咱們哥幾個里,好像就你最酸性!你還有臉說我了。”

“哈!!”趙維都笑了,“好像...是這么回事兒。”

別忘了,趙維一年多以前還是個混子呢。

突然發問,“石頭,我一直鬧不明白,你為啥那個時候就找上我了?”

齊磊咧嘴,“稀罕你。”

趙維,“滾!”

眼見快到了,再次提醒,“好好說話哈!他幾個人....都是好人。”

齊磊,

這話現在說也許有人信,二十年后...沒一個不被罵的。

嘴上則敷衍,“別管了,我治他們!”

車子緩緩駛入三石總部。

也是巧了,還沒停車就見主辦公樓那前丁雷、王振東他們前前后后的出來。

陰著臉往大門口走。

齊國棟、吳寧他們還在旁邊追,看那架勢,好像是要開車送,可是那幾頭梗著脖子不用。

趙維一邊停車,一邊對齊磊擔憂道,“你看看,還沒緩過來呢!”

齊磊還硬扛著呢!

“三歲小孩兒啊?這點事兒還計較!?”

趙維,“你那話確實挺傷人的...”

卻是齊磊碰的一聲跳下車,甩上車門,“媽的!治不了你們了?看我的!”

殺氣騰騰的,幾步沖上前去.....

丁雷他們也看到齊磊坐在車里回來了,現在又見他氣勢洶洶的沖上來。

一個個眉頭緊皺,站在那不說話。

其實,不光是齊磊臨走前的話傷人,大伙也覺得沒意思!

你說我們陪著你一個小屁孩兒,折騰了快兩個月,最后事兒辦成了,卸磨殺驢了?

挺沒勁的!

再說了,這十七八的小孩,脾氣就是酸性!說翻臉就翻臉的?

況且....

好吧,賴著不走,其實也有私心,有自己的小九九。

只不過以為藏的挺好,結果被齊磊拆穿了?還開始趕人。

這使得他們更掛不住臉。

此時唐海朝咬著牙,看齊磊那個架勢過來。

心說,過來也沒好話,他是準備不慣著了,誰也不欠你的!罵唄?誰不會啊?

大伙兒沒想到的是,齊磊殺氣騰騰的沖上來!幾步到了近前!

然后....猛的雙手合十,舉到透頂,一個90度的大鞠躬,嗷一嗓子:“錯了!”

三石公司一院子的人都懵了!!

“噗!!!”

“哦去!”

唐海朝、小馬哥、連帶趙維都噴了!

趙維不敢相信的看著齊磊,嚓!車上那氣勢哪去了?

這么誠懇的嗎?

而唐海朝他們也是無語了,你特么真不愧是屬狗的!!

是真特么狗哈!?變臉那叫一個快!

“錯了!”齊磊賊硬氣,鞠著躬,搖著手,“錯了還不行嗎!?”

“滾!”唐海朝無語笑罵,有你這么不要臉的嗎?

片刻之后...

齊國棟的辦公室。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兒的瞅著齊磊,光霸氣認錯是不夠的啊....你得說明白一點,那酸脾氣到底因為什么啊?

而齊磊,也沒啥好隱瞞的了,“韓國那邊把事鬧大了。”

“嗯?”

眾人一怔!動作一緩,全都看著齊磊,“怎么回事?”

齊磊把前因后果和大伙兒詳細的講了一遍。但是暫時只說了一半兒,沒說老北過來給他送安心的事兒。

聽的唐海朝他們眼珠子沒瞪出來,這種事兒,真的就是聽說過沒見過!

現在卻是落在自己頭上了。

而齊磊猛一拍桌子!

“讓你們走是特么為你們好!”

“折我一個,總比大家伙兒都受牽連要強得多。”

“萬一三石就這么沒了,我還指望哥幾個幫我東山再起呢!”

唐海朝有點感動到了,原來是這么個原因,“那你怎么不早說?”

齊磊瞪著牛眼,理直氣壯,“特么我早說!?我早說,就沖你們這個尿性勁兒還肯走嗎!?”

“一個個的都特么的瞎仗義!擺脫展現一點商人的奸猾好不好?”

“仗義啥啊?一塊死啊?”

嗨!!

王振東一拍大腿,“你這話說的....你仗義我們也不能不仗義啊!?”

“就是就是!”唐海朝圓場,“咱們處這么長時間了,早就成哥們兄弟的了,你有難我們走了?那算咋回事?那堅決不能走啊!”

齊磊,“你看看....就你們這個揍性的!你說我還能和你們說嗎?”

“只能是硬著頭皮的趕人啊....”

“行行行行!”唐海朝安撫著,“我們錯怪你了行吧!?”

齊磊撇嘴,“這還差不多。”

大伙兒也是無語,瞅把孩子氣的。

小馬哥轉念一想不對啊!!

“特么你把我們惹了,最后落我們一身不是?”

再說了....

小馬哥突然汗就下來了!

想哭....

蹦出一句:“那你特么現在跟我們說啥啊?”

不說我們不就走了?

不就心安理得,底氣賊壯的走了?

現在好了...

你特么說出來了,咋辦?走了吧....不仗義。

不走吧....是真特么的嚇人。

正糾結著,就見齊磊要多賤有多賤的嘿嘿一笑,“現在說是因為又沒事兒了。”

眾人疑惑看過來,怎么沒事兒的?

只見齊磊對唐奕吳寧他們道:“老北來了。”

小馬哥他們不知道老北是誰,“誰啊?”

齊磊,“特意來告訴咱們一聲,該怎么著怎么著,別多想。也影響不到咱們。”

“哦...”

吳小賤等幾個小伙伴兒登時翻著白眼,長出了一口氣,唐小奕無語道,“嚓!嚇我這一跳,還以為得回家啃老了呢!”

楊曉也是無奈,“下回先說重點,你這樣容易沒朋友的知道嗎?”

幾個人都知道老北代表著什么,自然是放心。

特么的小馬哥他們啥也不知道呢!

一個個更懵了:“老北誰啊?因為他來了就沒事兒了?”

這人啥來頭?深不可測唄?

吳小賤則故意吊胃口,“不該問別問。”

眾人,

唐小奕,“總之,啥事兒沒有就行了!”

小馬哥那幾個人更迷糊了,瞇眼看著齊磊哥仨兒,“不會是....什么上面的關系吧?”

“呃...”齊磊有些無措,準確的說確實是上面的關系...

而且是誰也逃不掉,躲不開,誰都可以用的關系。

今天就這么多了,狀態不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1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