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67章 不服

第167章 不服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67章 不服

之前說過,玩家在線峰值的記錄,是98年《UO》在北美開服當日創造的,保持近兩年的時間還未被撼動。

雖然很多玩家和網游從業者都十分清楚,隨著互聯網的普及,以及網游的發展,這個記錄早晚會被人打破。

只是,在他們的想象之中,打破這個記錄的,應該是在北美、在歐洲,也有可能是在網絡相對發達的日韓。

但是,從來沒有人想過會是在中國,一個互聯網普及率連3都不到的貧窮國度。

更想不到的是,會是以這樣的姿態,以一個令所有國外廠商望而生畏的姿態,使前人作古。

根本不講道理!!

是的,盡管當下我們已經喊出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為中華富強而努力奮斗的口號”,中國向大國、強國進發的前途也已經略有征兆。

可是,在西方,甚至在我們的東亞鄰居的眼中,依舊存在著偏見。

貧窮落后,甚至是愚昧的形象,也依然根深蒂固。

對于互聯網這種時髦而又科技含量十足的東西,至少在普通國外民眾眼中,中國就不應該有互聯網。

截止到2月6號,大年初一的晚八點。

《傳奇》在線人數終于達到了峰值,264組服務器,全線飄紅,基本爆滿。

從廣東、魔都、京城趕過來的唐海朝、小馬哥等人沖到三石公司,親眼看到這樣的數據,整個人都是傻的。

“哦靠!!”唐海朝只剩下這兩個字的感嘆,看著齊磊的眼神兒都變了。

這孫子,到底怎么做到的!?輿論不是都崩了嗎?

其實,旁邊的幾個爹也挺別想問這個問題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越罵越火,越罵人越多了呢?

這已經完全不符合邏輯了。

好吧,還真的就是學科發展還沒到那一步了,這里面的邏輯在這個年代甚至沒有形成學科。

用齊磊自己的話說,千萬別小看新聞學的應用,這玩意可不僅僅是寫一寫稿子那么簡單。

說詳細點的話,相比起西方的輿論引導的理論,中國的新聞話語權其實是有局限性的,具體是什么就不說了。

這里面有文化和政治制度的各種因素。

西方崇尚所謂的自由文化,推崇自我表達和個性思維。

所以,如果是一個新聞事件在西方引起轟動,那么,絕大多數人會愿意表達個人意愿,發表個性化的觀點。

也就是說,只看新聞評論和民眾反應,真的就能反應各個階層對一件事情的看法。

可是到了中國,這個在西方普遍的民調認知,就有點水土不服,起碼不那么準確了。

首先,是文化的差異。

當下這個年代的中國人謙虛且含蓄,本身我們的文化里崇尚的就是非理勿言,非理勿信,非理勿聽的東方哲學。

再加上互聯網剛剛開始普及,只有一部分相對年輕、比較開放的人群接觸網絡,這一部分人并不代表社會的普遍認知。

而這樣造成的結果,有好有壞。

壞的就是,公知文化,以及一小部分人,就把中國給代表了。

當年的“日本小學生”、“日本馬桶水可以喝”、“工匠精神”、“西方地鐵里的風景”、“中華民族劣根性”等言論,就是這么盛行起來的。

少數幾個人,只需要一篇博客,就能誤導數億網民。

可是,你覺得中國人就那么無知嗎?全都沒去過國外,什么也不知道?

普通老百姓可能是這樣的,但是政府、相當一部分學者等等,其實是清楚的,那純粹是胡說。

只不過,第一不屑于發聲,獨善其身;第二,也不知道怎么發聲,沒人家把網絡玩的那么溜。

后世隨著國內網絡的迅速發展,網絡文化的逐漸成形,國人才開始慢慢的覺醒,才明白,有的時候,不說話確實君子,可也真特么的吃虧啊!

于是,那一小部分人的輿論把戲和文化蠶食,也就不靈了。

到了某音時代,恨不得每個地方政府、公安交警都有個公眾號,制度、法律,公平,越來越公開透明。

再也不是從前,幾個公知高喊,“西方ZF比中國更有辦事效率”、“美國police更加人性化”,然后所有人都相信的時代了。

當然,也有好有壞。

壞的不少,但好處其實也是有的。

那就是,它輕視你,它不了解你的深層文化,也不屑于去了解。

從而并不清楚同樣的輿論操縱,東西方到底有怎樣的差別,結果又會是怎樣的不同。

打個比方,就說三石公司這件事。

如果放在西方,那網民罵就是罵,全民皆罵!

罵,源于恨,源于扭曲自由的放飛自我。

而在中國,首先,不一定是所有人都在罵;其次,罵,更多的源于愛,源于恨鐵不成鋼急切。

這是有民族屬性在里面的。

回過頭來看,同樣是三石公司這件事,如果讓齊磊來操作,他一定不會把輿論向國家層面,以及政治方向引。

他一定是就事論事,只從行業的角度說事兒,最后再賣一下慘,裝一下可憐。

比如,一旦三石免費,會給行業帶來多大的打擊,會給各個公司造成多大的損失云云。

最后的結果就是,三石基本就涼了。

那些人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去觸碰中國人的民族自尊和家國意識。

這個年代,國家情緒雖然還沒有后世那么直白奔放,但是,內斂并不代表不高漲,并不代表不愛。

相反,真的是深深地愛著。

那是刻在骨子里,流淌在血液中,用五千年文化雕鑿出來的性格。

所以,當EA發聲的時候,嚇了齊磊一跳,這孫子切到痛處了。

可是,緊接著暴雪跳出來之后,當日韓媒體開始攻擊,當國內的那個公知開始冷嘲熱諷,又把齊磊樂壞了。

“咋還撞到我專業上來了呢?輿論不是你們這么玩的啊!”

你知道老子是學什么的嗎?你知道后世的公知、恨國黨,那都隱蔽成什么樣了嗎?

你們這不就等于是為了中國市場而把中國人罵了一通,逼著我們積攢怒氣槽,最后強勢反彈嗎?

本來三石公司推出預注冊和充值之后,每天的注冊玩家也就那么三五萬,總體的充值數額更是在每天二三十萬RMB的低數額增長。

按這個增長速度,到2月6日,大概能有個50W的注冊玩家,總充值金額能到600萬就不錯了。

齊磊本來已經很滿意了,畢竟《傳奇》是一款沒有基礎的新游,玩家只能通過宣傳片和官網的一些游戲劇透來了解少量信息,能有這個數據已經很滿意了。

真正的在線人數爆發和充值增長,要等到游戲上線之后,口碑發酵一段時間才能見到效果,這個周期大概需要一個月。

也就是說,正常情況下,得到三月份,《傳奇》才能迎來全面的爆發。

可是,讓他們這么一鬧,從一月二十多號開始,官網的注冊和充值后臺差點沒崩了。

注冊玩家數量每天都是十萬十萬的跳,充值那就更火爆了。

也不用發酵了,上線就爆!

真的就是

同行幫襯啊!

大伙兒還在疑惑,為什么會是這樣的結果?

都希望齊磊解惑,可是當下又不是扯閑篇的時候,所以憋的都挺難受的,

但是,眾人之中,唯獨老耿大爺不想這些破事兒。

想也想不明白,聽也聽不懂,想他干啥?

再說了,老耿大爺哪有工夫想這些破事兒?

他整整在這兒守了一天,不停地在那重復著一句話:

“一個月100萬個充值,就是3000萬,一年小四個億....我占10也行啊!”

這個冬天,老耿大爺錯過了他前半生最大的一筆投資,有些無所適從。

而在一眾呆滯的人群之中,齊國君突然冒出一句,“下一步咋辦?”

語氣并非疑問,而是有些陰森冷峻之態。

老子最了解兒子,齊磊從來都不吃虧,甚至有點小肚雞腸。能讓他忍這么長時間,等的應該就是這一刻。

而齊國君...護犢子!

“下一步,咋辦?”

眾人聞言抬頭,先是茫然看向齊國君,與之眼眸相對,卻是有些明白這個老實人有此一問的因由。

媽了個巴子的,罵了咱們兩個多月,最后咋的了?不還是沒摁住咱們!?

不知道為啥,連丁雷、王振東這種理性商人也突然有點熱血上涌,紛紛看向齊磊,“下一步,咋辦吧?”

迎上眾人期待的目光,齊磊呲牙一笑,與唐小奕、吳小賤對視一眼兒,小哥仨突然搓起手來。

齊磊,“能咋辦?涼拌!”

小馬哥立時道:“這樣吧,我現在讓企鵝發,把成績公布出去?我倒要看看,那三家看到這個成績,會是什么表情。”

丁雷登時眼前一亮,“對對對!成績一公布,網上的輿論我估計也能漸漸平息。”

對此,齊國君也是點頭,“得是正名的時候了。”

“嘿嘿!!”誰也沒想到,對于這樣的建議,齊磊只是嘿嘿一笑。

“公布出去就完事兒了?咱得殺他個...干干凈凈!”

又到了齊磊的專業領域啊,非玩死那幾個孫子不可!

大年初一,對于Actoz三家來說,絕對是復雜的一天。

首先,三家的游戲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比之前的預期值還要高一些。

《紅月》,拿到了26萬的峰值在線成績。全天24小時,平均在線也達到了12萬,這已經相當不錯了。

《萬王之王》比《紅月》還要好上不少,峰值在線34萬,不出蔣明生所料,超越了《UO》在北美創造的記錄,平均在線18萬。

《UO》也不差,峰值31萬,平均在線16萬,也打破了北美自己創造的記錄。

若放在平時,這個成績足以讓三家舉杯慶祝,甚至還要在官網大肆宣傳、炫耀一番。

可是,偏偏三家就是高興為起來呢?

《傳奇》第一天就開了264個服。

264個啊!!!

而且,三家的人都偷偷進入《傳奇》去看過來了,服務器容量絕對不低。

那么,《傳奇》的數據到底是多少呢?

誰也猜不出來,也沒膽量去猜了。

就這樣,時間來到大年初二,上午十點、

在毫無征兆的前提下,《傳奇》官網、導航網、三石公司官網、網易、新浪、億唐、企鵝社區、chinaren社區、金山軟件官網,同步刊發了三石公司掌門人——九億少女夢的一封公開信。

《讓夢想飛一會》

——致玩家與全體同行的信。

金永民、蔣明生,以及哈羅德第一時間得到消息,登陸《傳奇》官網,一睹究竟。

入眼便是《讓夢想飛一會》和“九億少女夢”的ID。

三人也是無語,這是三石總經理齊國棟的ID?

夠騷包哈!

好吧,常在R樹下廝混的網友可能對這個ID并不陌生,可是全網的其他網民卻是和金永等人是同一個想法。

齊國棟,好騷啊!

九億少女的夢?是不是太張揚了?

不過,好多女網友為什么會流口水呢?

有些人甚至喊出了,“有個性”、“我喜歡”的口號!!

好吧,充分詮釋了什么叫顏值即正義。

回頭繼續說金永民那三個倒霉蛋,也只是略微吐槽,馬上就把注意力轉移到正文之上。

畢竟現在形勢非常的不妙,三石公司逆風翻盤了,未來如果再攻不破三石的服務器,那就麻煩了,真的就只能被迫接受東街17號的崛起。

要與他們共享中國市場?

想想三家就不甘心。

憑什么?憑什么一個代理公司,要啥沒啥,就生生讓他們插進來了?

可是,不甘心又有什么辦法呢?已經成了事實,三家也只能收拾心情,調整下一步的戰略。

而此時,則是看看三石公司說了什么,好做出應對。

公開信很長,但不啰嗦。

開篇第一句話就是對這段時間以來,國內外各種批評的的回應,而且是只有一句話的回應。

“我們只是想做一次嘗試,一次不計成敗、大膽的嘗試。”

“可是,為什么就那么難呢?!”

這句話,讓金永民等人眉頭一緊,乍看之下,似乎沒什么,可是細一琢磨,金永民就想罵娘了。

好陰險啊!

既是在賣慘,也是在對免費運營、惡性競爭的詭辯,還是用一種近乎可憐的語氣在博同情。

不明所以的普通網民,一不小心就得被帶入進去了。

第一反應是,誰寫的文案?真特么的高啊!

你想啊,看完之后,給人的感覺就是:

三石公司并不是在惡性競爭,人家只是在嘗試一種新的出路,是探索者!

最后,“有那么難嗎?”道盡世間冷暖,言中五味雜陳,讓你不同情他們都不行,好像他們才是弱勢一方一樣。

金永民暗叫不妙。

本以為三石公司是百口莫辯,所以選擇了冷處理的方式,不做回應。

哪成想,人家有高人,早就想好了公關文案了。

急忙繼續看下去。

“做為一家中國的游戲企業,我們起步很晚,從零開始。”

“說實話,是比不上國外,以及報道中的那三個同行企業的。”

“所以,很無奈,我們沒法選擇自研游戲,從哪里開始都不知道,只能從代理的途徑一點一點的積累經驗。”

“但是,三石公司從未放棄自主研發的夢想!”

“所以,我們聯合了幾家志同道合的企業,成立了東街17號。”

“記得,那是十月初的傍晚,我和小馬哥、老丁、老王一群人,坐在朝陽路旁的一家烤翅店門前,大伙兒捧著大綠棒子,胡吹海侃地要做中國游戲產業的龍頭老大。”

“喝著喝著,我有點上頭,說,要不咱們抱團兒吧,一起干翻那些老外!”

“這個提議,其實是不符合商業邏輯的,所謂抱團兒,其實就是共享技術。”

“做公司是為了賺錢,誰愿意把自己的東西拿出去給別人用呢?”

“本以為一句玩笑,可是沒想到的是,老丁說,好啊!”

“就這樣兒,一個不計較商業利益、共享技術與資源的中國游戲聯盟,在醉醺醺的狀態下,伴隨著一桌子的空酒瓶子,誕生了。”

“后來,小馬哥回頭看了一眼烤翅店的門牌,說,那就叫‘東街17號’吧!”

“將來做大了,還能對媒體吹個牛皮,一頓酒、幾顆醉醺醺的腦袋、加大排擋的門牌號,就把事兒辦了。”

“呵,誰也沒想到,小馬哥的一句玩笑,最后成就了現實。”

“那時,三石公司沒錢,《傳奇》的代理還沒拿下來,賬上就一筆500萬的款子,還是從一個大爺那兒借來的。”

“但是,我們有世界最領先的服務器技術,算是給東街17號開了個好頭。”

“老丁有網易的游戲部門,所以他出人。老王的新浪、老唐的億唐雖然沒人沒技術,但是這兩個家伙財大氣粗啊,給大伙出錢。”

“再后來,金山的‘雷不死’聽說了我們幾個的事兒,死皮賴臉的要加入進來,還放出豪言,西山居你們看上什么隨便拿!”

“真沒見過這么慷慨的主兒!”

“不過,我們都知道,這個‘奸商’不是真慷慨,是盯上三石的服務器方案了。朋友一場,不好戳破。”

“奸商的加入,讓我們有了底氣。”

“而且,奸商其實還是挺仗義的,三石拿到《傳奇》的代理之后才發現,這游戲做的不完整,游戲元素和安全方面都存在很多問題。”

“奸商就和老丁把西山居工作室和網易的游戲研發部,整個搬到了哈市來,沒日沒夜地幫我們改代碼,補漏洞。”

“大伙兒甚至死皮賴臉賣人情,請了祖龍和創意鷹翔的幾個高手也過來幫忙。”

“所以后來,當Actoz的金總公開對三石公司的運營能力和態度表示質疑的時候,說心里話,大伙兒都挺難受的。”

“因為,最終呈現給玩家的《傳奇》已經不算是Actoz的游戲了(三石購買了全部版權,并進行了大范圍改編)”

“《傳奇》甚至不是三石一家的成果,而是東街17號,乃至中國整個游戲行業共同努力的結果!”

“是我們汗水的結晶!!”

“再后來的事兒,大伙都應該知道了,宣戰貼、宣傳片,全網同仁的鼎力相助。”

“其實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讓國外同行,還有咱中國自己的網民看看”

“不服!!”

“我、們、不、服!”

公開信寫到這兒,所有看到的網友全都沉默了。

齊磊,也就是九億少女夢用嬉笑怒罵,還帶著自嘲與調侃的語氣,把幾個唯利是圖的商人合伙要賺大錢的故事,寫成了一段兒賊勵志、賊感人、賊特么接地氣的奮斗史。

儼然一副中國游戲人于艱難中砥礪前行,攜手奮進的壯闊圖畫。

既有雪夜圍薪的蕭瑟與凄涼,又有暴風雨中眾人操舟破浪的豪邁與激情。

而且,你就想吧,在這樣一個時代,這樣一個每一個公眾人物都是偉光正,連明星都不敢處大象,時時刻刻要保持陽光正面形象的時代。

突然跳出一幫互聯網神級大佬,個個家身過億的在這兒說,他們吃路邊攤兒,喝大綠棒子,吹牛侃大山?

太接地氣了!

雷不死那么大的大佬,居然還被調侃成了奸商,太特么不可思議了。

無形中就營造出,大伙兒不分彼此,共同奮起的氣氛。

太特么不要臉了!

可是,網民不知道啊!

很多網友不等看完,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發評論了。

網友1998458754:心里發酸...真不容易啊!

小王同學:干的漂亮!我看到了中國游戲廠商的態度!

三生石:不服!!就憑這兩個字,充個勇士勛章,表示支持!

一葉知秋:哈哈哈!!不會是北廣對面的那家烤翅吧?沒去過,但每天都從那里經過。

226寢二小姐: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那天我也在,就坐在隔壁,而且聽見了,我還以為是幾個老男人吹牛皮呢!!

花花世界:樓上幸運啊!快說,誰最帥?

金永民他們還不至于看到一半兒就去翻評論,只能說,齊國棟的文筆,有點強啊!

繼續往下看。

“我們不服!”

“我們不但要把游戲改好,把運營做好,我們還要嘗試符合我們中國國情的運營道路。”

“說實話,點卡運營的模式,也許在國外很合理,也許在未來,中國人都富裕起來之后,也沒問題。”

“但是放在當下,我們認為是不合理的。”

“每個月動輒大幾十元,甚至上百元的游戲支出,對于相當一部分玩家來說太奢侈了。況且,游戲真的就只有點卡運營這一種模式嗎?

“所以,我們在尋求改變,尋求一種中國人玩得起,游戲公司也同樣獲利的運營模式。”

“免費運營、增值收費的方案,也由此應運而生了。”

“這個方案很冒險,沒有人看好它,包括我們自己的同事。”

“也只有小馬哥、老丁、老王、老唐和老陳,少數幾個人堅信方案的可行性。”

“即便最后下定決心,冒死一試,大多數人給出的意見也是,悄悄的推廣,不要用在前期運營上,會引來麻煩的。”

“很多同行不會理解我們的用心,更會認為這是東街17號在掀桌子,在破壞市場。”

“然而,君子之志,朝碧海而暮蒼梧!”

“當坦蕩無畏,來之安之!”

“既然要做,那又何必瞻前顧后?于是”

“于是被罵慘了!!”

“真的挺慘的,都快被打成賣國賊了。這段時間都不敢上網,滿屏幕的罵聲,臉皮再厚也頂不住的。”

“不過,好在我們挺了過來,我們沒有被打倒,我們...依舊是那個懷揣夢想的我們!”

“我們等到了《傳奇》上線的那一天。”

“在這里要感謝所有《傳奇》玩家,你們是我們堅持的動力!”

“感謝,小馬哥、丁雷、王振東、唐海朝、陳方舟、雷不死.,你們的以命相搏,讓三石公司活了下來,讓《傳奇》活了下來。”

“感謝,那些詆毀我們的人,你們的詆毀讓我們更加堅定。”

“感謝....”

“感謝!!”

“今天寫下這封公開信,不僅僅是為了感謝,為了追憶,更是為了東街17號曾經的倔犟,以及酒后吹過的那個牛X鳴個不平!”

“倔犟是:不服!!永遠不服!”

“那個吹過的牛X:我們要做老大!!”

“而今天,我們做到了!”

“《傳奇》上線一天,交出一份還算滿意的答卷,截止2000年2月7日上午十點,《傳奇》注冊用戶175萬!首日峰值在線玩家159W!24小時平均在線人數94萬!”

“截止2月7日十時,共產生40萬付費用戶,貢獻192萬個增值收費,充值收入4680多萬!”

“截止2月7日,上午十時。

攔截異常數據包:85412次!

服務器/客戶端被越過安全屏障:0次!”

“我們做到了!

我們的嘗試成功了!

我們的倔犟也因而變成了我們的口號——

不、服!”

————庚辰年正月初二,九億少女夢于哈市三石公司總部。

此時,小馬哥、老丁他們都在我身邊,代那幾個老家伙祝所有人:

新年快樂,永遠倔犟!

這封公開信,讓全網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金永民、蔣明生、哈羅德,三個人瞳孔放大,幾乎是呆滯地盯著屏幕上的一組組數字。

第一反應是:假的!

但是,怎么可能是假的!?除非三石公司腦子有包,進二鍋頭了,才敢在公開聲明中造假。

然而

峰值159萬!!

94萬的平均在線!!

還有那個4700萬的營收?

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真的,這也太離譜了!

4700萬啊!還是截止開服第一天的營收。

瘋了嗎?中國市場有這么大潛力?

金永民馬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登時冷汗就下來了,三石公司這封公開信一發,全網的輿論導向要崩。

事實上,哪里是崩那么簡單,這是比宣戰貼還要徹底,還要痛快的驚天逆轉。

公開信一發,觸目驚心的數據擺在那,三石公司、東街17號、中國游戲人的艱難奮斗史在那刺激著你的神經。

三家公司,還有那些之前抨擊過三石,抨擊過中國的公司、媒體,還有公知,得讓網民生吞活剝了。

別說是金永民他們,丁雷他們看到這封公開信,也冷汗都下來了。

第一反應是:我...支持你免費運營了嗎?咱們真的就..就這么艱難了?

第二個反應是:發誓!!這輩子都別惹齊磊,這孫子是真特么的陰啊!

這封公開信一出,沒人會站在那三家的立場,也沒人記不住東街17號,一戰成名就是這么回事了。

而第三個反應:要不要再去大學里修個新聞學的學位?

真的是見識了,什么叫把輿論把大眾心理玩到了極致?

這玩意也太嚇人了,根本就不講道理!

此時此刻。

遠在京城的老秦也看著電腦上的公開信,忍不住拍案叫絕。

“干的漂亮!!這回可真是得殺他個干干凈凈!”

下翻評論區,無數條評論已經蹦了出來,所有網民只有一種回復:

“不服!!”

“不服!”

“永遠倔犟!永遠不服!!”

“牛逼!!就是不服!!”

“就沖這篇帖子,反手就去樓下網吧沖十個勇士勛章!!”

“之前叫囂的呢!?毀中國市場的在哪里!?來看看什么叫不服!?”

“本人是做服務器代理的,給大伙兒說點專業的東西吧,就這個安全性就這個承載能力,我只能說,三石的服務器無敵了,獨步全球一點都不為過!!比起一個粗糙的2D游戲制作,這才是真正的牛X!別再說人家沒技術了,丟人!!”

“這只是開始!期待東街17號的崛起!期待中國游戲的崛起!”

“不服!!就是不服!”

“有人真相了,我無法想象是什么樣的服務器架設可以提供這樣的承載能力,更無法想象是什么算法可以使服務器的安全性如此之高,簡直讓人不寒而栗!”

一邊倒的評論,與昨天截然相反。

之前三石公司、東街17號、中國游戲廠商承受了多大的詆毀和謾罵,此刻就換來了多少贊美和支持。

而挑起事端的那些國外公司,還有媒體人,也同樣要承受多大的怒火。

老秦也因此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那就是:

時代變了,僅僅靠是非曲直,直來直去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現在是網絡時代,是全民開智,更是信息爆炸的時代。

輿論戰、文化輸出、文化防御,甚至借由民間文化而產生的社會影響,必然要改變這個世界的想法。

“我們”再也不能按照原本的生存邏輯來想問題了。

就像三石公司這場游戲行業的競爭,表面上看,就是幾個商人的商業斗爭。可是實際上,它反映出來的東西方文化差異、中國網民面對開放性媒體事件的態度、表里不一的實際反應,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我們是不是應該在這方面,趁西方還沒反應過來,提前布局?超前行動呢?

老秦覺得,有時間有必要和齊磊好好聊聊了,這家伙一手導演了這出大戲,那他應該是最有體會的。

不過,在找齊磊之前,老秦也知道,這小子受了這么長時間的委屈,應該給他一點補償吧?

大洋彼岸。

西方人沒有老秦那么敏銳的嗅覺,他們在糾結另外一件事。

EA總裁特里普·霍金斯整夜未眠,一直關注著中國市場的戰斗。

早在幾個小時前,哈羅德已經向他匯報了中國的戰況,霍金斯對并沒有壓制住三石公司的結果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可是,當他收到Origin發到郵箱里的三石公司數據之后,霍金斯還是怔怔地看向郵件,良久無言。

對于他來說,他看到不不僅僅是輿論導向的傾斜,更不僅僅是三石公司那讓人絕望的在線玩家數量,而是另外一些東西。

比如,264個區服,就能承受159萬的峰值擁堵!?

而且,從哈羅德口中霍金斯得知,這還是沒有出現服務器卡頓的情況下。

這服務器技術,到底有多強!?

這甚至讓霍金斯嫉妒。

是的,嫉妒!

要知道,EA公司擁有當下最先進的3D引擎,擁有世界最頂尖的游戲制作團隊。

可是,事有長短,EA的服務器技術可以說爛到家了。

光看看《UO》那些不堪入目的服務器就知道了,全網對《UO》吐槽最多的就是服務器卡頓。

當看到這么優秀的服務器,霍金斯能不眼紅嗎?

而且,還有一個最最重要的原因,讓霍金斯無法釋懷,那就是,你看一看EA公司旗下的產品就知道了。

《極品飛車》《FIFA足球經理》《NBA

95》,EA可以說是當下競技類單機游戲的霸主。

盡管已經稱霸了這一大類,可是EA卻沒有能力展現出競技類游戲最大的魅力,那就是聯網對戰。

想象一下,來自互聯網上的兩個用戶,通過某個平臺,上演一場世界頂級球隊之間的大戰,而不是局限于一臺游戲主機兩個手柄

那才是霍金斯的終極夢想。

可惜,EA的服務器技術實在太爛了,爛到霍金斯無力吐槽,大大制約了公司的發展。

與此同時,暴雪娛樂的創始人邁克·莫漢看著爾灣的夜色,同樣陷入了沉思。

就在剛剛,他也同樣接到了來自中國大陸的相關郵件。

支撐6000多人同時在線尚未達到極限,安全性固若金湯。

這樣的服務器構架可以說是每一個游戲公司,甚至每一個互聯網公司夢寐以求的寶貝。

暴雪每年投入上千萬美元、無數的精力放在服務器構架研發和維護上面,可在短時間內依舊不可能得到這種堪稱完美的服務器。

盡管戰網的服務器架設已經相對領先,可是和三石公司的這個根本就沒法比。

隨后,邁克·莫漢詳細地了解了四家混戰的始末,以及東街17號的合作理念及構成。

終于,邁克·莫漢給暴雪公關部的負責人打了一個電話。

“馬上撰寫一篇新聞稿,暴雪為之前的草率言論道歉,三石公司是值得尊敬的同行,有著讓人驚訝的核心技術,中國玩家亦是值得爭取的玩家群體。”

暴雪必須要做出補救,因為這次的事件也讓邁克.莫漢看到了中國游戲市場的潛力。

這才一天啊,4700多萬RMB,堪稱恐怖!

放下電話,莫漢又沉吟了一會兒。

“不行,我要去中國。”

暴雪必須拿到三石的服務器技術,甚至要提前在中國市場布局,哪怕向三石公司支付一大筆專利使用費。

莫漢如是想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8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