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58章 劫殺

第158章 劫殺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58章 劫殺

《傳奇》上線的競爭壓力不小,也確實給幾小只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齊磊從做三石公司開始,從競爭的角度來說,其實還是挺順利的。

因為齊磊選擇下手的項目,基本都屬于沒有競爭對手的狀態。

要么他是第一做的,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比如網吧管理、導航網,還有系統。

通過后世的認知來實現對當下的碾壓態勢,一出來,只要熬過初創階段的艱難,基本就是一帆風順了。

要么,就是等到他要做的時候,已經無敵了。

比如r樹下。

五月事件之后,沒有任何一家文學網站可在r樹下面前支撐,對網文作者的整合與收編,沒遇到過任何阻力。

而以上這一切的累積,又讓齊磊有驚無險地完成了與actoz公司的談判。

底牌比較多,使得國內的這幾家公司都不和他爭了。

但是,拿下傳奇的代理只是第一步,把傳奇運營起來,運營的好,卻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按照原本的時空軌跡,其實齊磊依舊不用操什么心,基本可以做到躺贏。

畢竟這個時間節點游戲確實匱乏,沒有什么競爭對手。

但誰也沒想到,當下卻不一樣了,競爭已經不能用激烈來形容,而是慘烈!

四款游戲同一天正式運營的場面,貌似連后世都沒有過吧?

齊家人和父母們聽了幾小只的描述,都不由為他們擔心起來。

能扛過去嗎?

不想,齊磊呲牙一笑,“別擔心,我們已經在應對了。”

“緊急請合作公司的技術人員過來改版,添加一些創意元素,其實就是為了應對大年初一的混戰。”

“而且,我們有服務器優勢,其實問題不大的,你們就讓我們自己處理吧!”

父母們對游戲行業不了解,可是聽齊磊這么一說,也就放下心來,不再多問。

只是,齊國君他們幾個當爹的,都交換了一下眼色,似乎是在交流著什么。

而齊國君也是不著痕跡地跟郭麗華低語幾句,然后就沒了然后。

等吃完夜宵,郭麗華一邊收拾餐盒,一邊向幾小只揮揮手,“你們玩去吧,這邊不用你們操心了!”

齊磊當然不能聽,這七大姑八大姨的,爹媽老丈人全在,我們玩啥去?

卻是齊玉錦提醒道:“忘了?今天冰雪大世界開園吧?還有跨年煙火。”

幾小只恍然,好吧,他們還真忘了,今天是1999年的最后一天,也是20世紀的最后一天。

看了一眼表,還有一個多小時就是新千年了。

“走吧走吧!”唐成剛催促道,“去看看放花,放松一下心情,別總想著這邊的事兒!別忘了,你們還得上學呢!”

齊磊和小伙伴們對視一眼,其實興趣不大。

可是大人們一再堅持,“那我們可走了哈!”

崔玉敏則是囑咐道:“換了衣服再走!”

齊磊他們還穿著一衣小西裝呢!

就這樣,大伙兒換上大衣或者羽絨服,離開了大會議室。

叫上趙維,沒開車,就這么朝江邊走。

只是幾小只不知道,他們剛離開,唐成剛就把兩個老兄弟叫到身邊,之前的眼神交流,終于可以用語言清清楚楚的表述出來了。

“咋感覺他們沒說實話呢?”

剛說了一句,那邊徐文良和楊明軍也很默契地聚攏而來。

徐文良憂心重重,“這個幾個孩子好像報喜不報憂了!”

唐成剛一挑眉,你看看,徐文良和他想的一樣。

至于怎么看出來的?

一來,都是自家的混蛋,能不了解嗎?

二來,畢竟是一群孩子,騙人的本事沒那大。

齊磊還好一點,另外那幾個孩子,說話和表情都是前后矛盾的。

就比如,唐小奕剛開始的時候還說競爭慘烈,后來又說沒啥事兒。

再比如,幾個孩子提到這個事兒的下意識表情,也是很凝重的。

這都不是最后一個總結性的“沒什么大問題”,就可以掩蓋的。

此時,楊明軍還看了一眼遠處亮著燈的傳奇運營部。

“估計困難不小呢!否則,這大過節的,能干通宵嗎?必然很迫切。”

確實是這樣,這個趕工趕的也不正常。

你如果需要改版,需要完善,時間不緊的話,推遲上線時間就行了,用大過節的連抽轉嗎?

唐成剛最后總結道:“一定有問題!”

齊國君一聽,登時就急了,“那咋整?等他們回來問個清楚?”

卻是唐成剛搖頭,“他們想自己解決,那就先看看吧!”

問題是有的,可是幾個孩子不想說,不想讓大人參合,也許他們自己就能處理。

再說了,借機看看這幾個小孩兒到底有什么真本事,也挺好。

等五個爹散開,唐成剛又低頭琢磨了一會兒。

齊國君在他身邊沒走,問他,“想啥呢?是不是發現哪不對了?”

只見唐成剛搖頭,“也沒發現哪不對,就是...不踏實!”

說實話,自己的買賣遇到困難的時候,唐成剛都沒皺過眉。兒子就是不一樣。心里跟貓撓的似的。

沉吟道:“我先研究研究,看看那幾個有競爭的游戲,到底是咋回事兒。”

說完,準備去公司里找一臺能上網的電腦,看看網上有沒有什么消息。

臨走前,又不著痕跡地靠到吳連山身邊,“咱賬上還有多少錢?”

吳連山不加思索,“歸攏歸攏應該有600多個,不耽誤事兒的情況下,能動500個。”

隨即又道:“怎么著?先備上?”

唐成剛若有所思,隨之點頭,“先備上吧!”

那邊楊明軍也是沒事兒人一樣走開了,可是一轉身就變了臉色。

唐成剛說的沒錯,看看幾個小孩有啥本事,這也是一種歷練,楊明軍肯定是的。

但是,話是這么說,你讓他就這么沒心沒肺地看著?

再說了,他連看著都看不了,廠子還在國外呢!

自己悶頭想了半天,終于下了一個決定。

把楊媽叫了過來,“咱先不回俄羅斯了,年后再說!”

楊媽一怔,“那,那廠子不要了?”

楊明軍又開始皺眉,“還不能不要。”

可是,今天楊曉對他的觸動很大,孩子想爸媽都想瘋了,現在又好像出了難題,他要是走了,還配當爹!?

可是廠子...那是倆口子十幾年的心血啊!

憋了半天,腦門子都憋紫了,突然眼前一亮,有了對策,抬頭朝楊明成招手。

楊明成屁顛屁顛過來,“干啥?”

楊明軍一樂,語重心長,“老二啊!這些年哥一直不放心你,你別怨哥。”

楊明成一聽就警惕了起,你啥情況?話這么好聽,那肯定沒憋好屁!

楊明軍繼續道:“我想好了,也該給你個機會施展一下了。明天你就訂票,去烏蘇里斯克看廠子去。你不是嫌我管的多嗎?那邊就交給你了,我和你嫂子管國內的事兒!”

楊明成在國內的營生是一個紐扣加工作坊,不是南方義烏的那種塑料、聚酯紐扣,而是做一些專供皮草的高端紐扣。

就是把普通紐扣坯子“包革”、“包鍍金金屬”的工藝。

撐死算個小廠子,就八九個工人。

產能也不大,一部分是哥嫂的皮草廠消化,另一部分供給烏蘇里斯克的其他華人皮草商。

沒辦法,俄羅斯的輕工業基本就是退化沒了,紐扣都是從中國進口。

這門生意,其實也是楊明軍的,只不過是在國內,由楊明成管著。

現在,老大要“栽培”老二,你別管紐扣作坊了,去烏蘇里斯克給我看大廠子去吧!

結果,楊明成一聽就急了。

特么的!當我傻啊?你要回國了,就把我支出去?忒損了吧?

“楊老大,!你還是個人了!?我不去!我得看著曉兒!”

卻是這回連楊媽都沒幫他,“老二,你先頂一段時間,曉兒這邊我們不放心。”

把楊老二氣的啊,你們擔心?我還擔心呢!

指著楊老大,想指大嫂,沒敢!

“你等著!!你等著的!!你等我攢夠的,我特么自己單干,不受這窩囊氣!”

楊明軍聽了都沒當回事兒,這話老二一年說八回,從八歲就開始說了。

“那這事兒就這么定了!”

“對了!”楊明軍一伸手,“把車鑰匙給我,反正你都出國了,也用不著。”

楊明成:“”

徐文良雖然也想看看幾個小孩兒的能力,但也不踏實是真的。

但是,他就是個窮縣官,這事兒真是一點忙都幫不上。

沒辦法,只能去找老婆大人。

“老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們的事啊?到底咋回事,你跟我說說。”

章南一皺眉頭,“跟你說有什么用?別操心了,他們處理的挺好的。”

徐文良急了,“那你說說唄!”

卻是章南無語地搖了搖頭,緩聲道:“別多心行嗎?真的沒啥事!再說,我也不知道他們的事情。”

徐文良將信將疑地被支走了。

臨走,章南還說好話,溫柔的勸著。

可是,徐文良一走,章南的表情卻是漸漸收斂起來。

她還真知道一些,齊磊他們現在遇到的麻煩很大。

且不說大人那邊,齊磊他們出了三石公司總部,被十二月底的寒風一吹,便都沒了剛剛的好心情。

一個個面色凝重,恢復了這半個月來的基本狀態。

齊磊把羽絨服的帽子裹了裹,縮著脖子前行。

趙維則是很默契地掏出手機,給小馬哥和周桃打了電話。

告訴他們,幾個人已經出來了,一會兒在防洪紀念塔下匯合。

打完了電話,趙維才對齊磊道:“下午劉緣來電話了,上海那邊的室外在催款。”

眾人一滯,愈發沉默。

唯有齊磊點著頭,突然道:“不是還有兩筆設備的預購款嗎?先給上海打過去。”

說完,又補了一句,“等打發走那幾個爹再打款。”

不能讓吳爸查出來。

趙維一聽,登時皺眉,“那個錢...能動嗎!?”

那兩筆錢和合同定金還不一樣,定金早晚是三石公司的,可那些設備款是要給暢想打過去的,只是在三石公司過次手。

只聞齊磊道:“問題不大,回頭我找唐海朝拆借一筆。”

吳寧一聽,“那還不如找耿大爺呢!”

唐小奕搶白,“要不,和咱爹坦白吧?他們多少能湊點。”

結果,齊磊想都沒想就回絕了,“不行!”

吳寧和唐奕,“為啥不行?”

齊磊,“不能總麻煩耿大爺,那五百萬還欠著呢!”

“至于咱爸,他們那邊是實業,斷了資金鏈是要出大事的。”

“哦。”兩人一縮脖子。

唐小奕唏噓,“那還是瞞著吧!知道了,興許他們硬著頭皮也得給咱們掏錢。”

這時,吳小賤突然自嘲一笑,“幸好宣傳短片的那筆錢還沒付,否則,老吳今天查賬就露餡兒了。”

隨之又道:“沒事兒!周桃和那邊談好的,開機打款,還能在賬上放幾天。”

“唉!”幾小只很有默契的一嘆,“早知道出這個事兒,就不搞什么坦白局了。繼續瞞著,就沒這么多麻煩了不是?”

可是,這事兒由不得他們,向父母坦白是十月份就定好的,就一直在準備。

而最近的狀況出在半個月前,那時酒店都訂好了,再改也來不及了。

唐小奕則是看了眼齊磊,突然一樂,“你能不苦大仇深的嗎?多大點事兒啊?干就完了!還特么能讓他們給欺負了?”

“大不了咱們賣專利,賣網站唄!和他們磕到底,看誰特么的膽兒大!”

徐小倩也挽住齊磊的手臂,“沒事兒的!有我們在,誰也不能拿咱們怎么樣。”

就見齊磊看著大伙兒,呲牙一樂,“事兒我是不怕的,主要是沒想到他們還有這么一手,大意了!”

吳小賤趕緊道,“這事兒怪我,我出的餿主意,把人得罪死了。”

唐小奕,“我也有錯。”

徐小倩,“哎呀,你們別說了,我都后悔死了!”

就楊曉沒自責,啐了一口,“操!金永民那個逼真特么臟!”

這話又聊死了,沒法接。

卻是徐小倩問楊曉,“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和寇仲琪一起吃飯了?”

曉兒,“咋了?”

徐小倩冷汗,“沒咋,她還叫我來著,幸好我沒去。”

就這么有一句沒一句的走到江邊,發現不光小馬哥和周桃,剛訂完婚的齊國棟,還有丁雷、王振東他們都在。

齊磊一見,“都這個點兒了,還沒睡呢啊?”

唐海朝縮著脖子,苦聲一笑,“睡得著嗎?”

丁雷則是直奔主題,“石頭,你給哥交個底,這半個月,砸進去多少錢了?”

齊磊苦笑,“沒多少,一千萬。”

三石公司賬上的可用資金200萬,400萬的合同定金,還有耿大爺放在這兒應急的500萬,現在就剩下一百萬了。

而且,這一百萬馬上就得打出去。

“全國一二線城市的硬廣、網吧海報、網站宣傳,還有視頻短片,截止目前,整好一千萬!未來一個月,預計還得一千萬。”

“嘶!!”丁雷倒吸涼氣,“這么多?那幾家呢?”

小馬哥接過話頭,“《紅月》官方給出的宣傳運營費用是300萬美金,《萬王之王》那邊的寶島游戲聯盟雖然沒公布,但是粗算也是這個水平。”

“最狠的是《uo》,那個橘子財大氣粗啊!目前已經扔進去500萬了,馬上就要和他們北美的運營費用持平了。”

“呼..》...”大伙兒對視一眼,唐海朝直接就罵娘了,“ctmd,讓他們這么一攪合,不跟都不行唄?大陸市場有這么誘人嗎?”

小馬哥卻笑了,“不是市場誘人,是資本誘人!”

“現在大陸的互聯網誘惑力和北美是一樣的,誰出頭,誰就能吸引資本。這一仗贏了,投進去多少,加個零的回本!”

唐海朝點著頭,凝重f

看向齊磊。

“石頭,這個時候多余的話就不說了,我和老丁、老王、老陳已經商量好了,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必須把這幫孫子給我摁回去!東街17號可不能剛出娘胎就特么重傷不治吧?”

這幾位互聯網大佬來哈市,不僅僅是為了參加齊國棟的訂婚儀式,還有更重要的目的。

唐成剛這一宿都坐在電腦前,很快就發現了一些端倪。

首先,2000年,已經傳出消息要上線的游戲,一共也沒超過十款。

可是,擠在大年初一要上線的,就足足有四款。

他還發現,三石的《傳奇》最開始定的上線時間不是2月份,而是1月31日,趕在年前正式運營。

而且,已經在網易和新浪兩大門戶網站發出了正式的開服預告,并且開始造勢了,是后來突然又改了定好的時間,成了現在的2月6號。

至于原因

因為在三石公司發公告后的沒幾天,就有另外一款游戲定檔1月31號。

這款游戲就是——《紅月》。

《傳奇》是《紅月》定檔之后,為了避開《紅月》才改的時間。

而《傳奇》改時間之后,《紅月》也改了,也改成了——2月6日!

然后,唐成剛還發現,《傳奇》在全網玩家的期待程度上,要遠低于另外三款游戲。

在搜狐網的論壇里,有一個專門針對這四款同一時間上線游戲的選票活動。

在四款游戲中,選出你最期待、也最想玩的一款。

其中,《萬王之王》率高達38.1,是最受玩家期待的一款游戲。

排名第二的是《uo》。畢竟uo的私服在國內已經有了一定的群眾基礎,而且也是光環加身,率27.9。

第三名是《紅月》,韓國國民游戲,運營兩年,常期霸占韓國網游榜榜首。這既是actoz的宣傳口號,也是傳到國內玩家耳朵里的信心。

率雖然不及前兩款,但相差不多,達到了25.6。

至于《傳奇》

與《紅月》同屬一家開發公司,又是新游,連內測都沒有,就直接運營,玩法和風格與《紅月》網傳還有高度重合,率只有可憐的8.4!!

而這8.4還是有三石網吧的加持、有網吧管理系統的推廣,以及新浪、網易的極力造勢的結果。

這還是因為近半個月來的大力宣傳,才得來這么可憐的一點關注度。

更為讓唐成剛心驚的,是《紅月》那明晃晃的高達400萬美金的宣傳及運營費用,還有三款游戲號稱“半年免費”的宣傳口號。

這哪里是什么競爭?

這是赤裸裸的圍殺!

江邊。

臨近十二點的時候,突然下起了雪,大片的雪花映著昏黃的路燈,輕輕舞落,撫摸著人潮。

齊磊一行人在江邊站成一排,看著腳下,江心處的冰雪大世界。

今年的冰雪大世界很恢弘,1:1的長城,還有今年回歸祖國的澳門標志性建筑大三巴的1:1還原。

來自南方的幾個人也不得不感嘆東北人的想象力,居然在冰天雪地之中創造了這樣的奇跡。

放在平時,小馬哥肯定是要進去瘋一瘋的,起碼要體驗一下那一百多米長的冰滑梯。

肯定十刺激。

可是現在,一點心情都沒有。

“媽的!”小馬哥突然罵了一句,“雷不死那孫子真雞賊,他怎么不來呢?”

唐海朝笑了,“他敢來嗎?來了,我先錘死他!別看他是老大哥!”

卻是齊磊勸道:“別擠兌他了,他已經在盡力補救了。整個西山居差點都搬過來了,還想他怎么樣?”

王振東一瞪眼,“那是他應該的,我都想錘他!”

一切的禍根都來自金山的掌門人雷君,齊磊給他起的外號叫雷布斯,現在已經改成雷不死了。

經過也很簡單。

東街17號在籌備平臺的同時,也在盡全力的拉攏國內的游戲廠商。而其中最值得拉攏的,當然是可以稱為國內游戲制作水平天花板的西山居。

而西山居是金山旗下的工作室,是加入還是不加入,決定權在雷君身上。

可別覺得雷君在后世一眾高科技產業、互聯網產業大佬面前,跟個段子手似的,就瞧不起人。

這個時候的他,什么丁雷啊,王振東啊,在他面前就是個弟弟。

金山在游戲和軟件方面的實力,至少國內無人可出其右。

按說,西山居看不上東街17號,一幫沒安好心的家伙,這不就是來套技術的嗎?

雷君當然也看不上。

但是,東街17號有殺手锏啊!

三石公司的服務器技術,這玩意真的讓雷不死動心了。

因為只要內行都清楚,三石的服務器技術不僅僅能用在游戲上,放在哪都是有價值的,而且價值非常大。

所以,雷不死很痛快地答應讓西山居加入東街17號,但條件就是服務器共享的技術不能只能西山居用,金山公司也要在共享的范圍內。

這個要求有點過分,可是金山是做軟件的,和幾家沒有業務上的沖突,齊磊經過慎重考慮,也就答應了。

而西山居也不是白加入,拿出了不少有價值的游戲制作經驗,還有引擎技術。

本來到這兒是皆大歡喜,但是,和丁雷、王振東、小馬哥這些商場雛鷹不同,雷不死那是老油條了,那張嘴,那個腦子,那個因勢而利的本能?

特么東街17號的平臺還沒建起來呢,雷不死已經利用起來了,他在一次采訪之中,把東街17號作為他金山公司造勢的一個助力了。

吹了一通金山公司的成績和前景,并透露了一點未來的方向,將和幾個互聯網行業的排頭企業一起組建一個游戲研發了合作組織,同共推進國內游戲產業的和進步。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可能還含蓄點,齊磊沒細看,也沒心情細看。

反正說的挺隱晦的,也看著像吹牛。

結果,說者無心不無心不知道,反正聽者有意了。

國內互聯網的排頭企業就那么幾家,你還來了個“幾個”?

有心人一查就查出來了是哪幾個了,東街17號也隨之浮出了水面。

本來這也沒什么,幾家歡喜幾家愁唄。

有的國內公司得知之后,當然是希望加入,互利互惠。

但是,對于一些國外的游戲公司來說,尤其是覬覦國內游戲市場的來說,那就不是什么好事兒了。

本來國內的游戲制作不平衡就在那擺著呢,就一個西山居拿得出手了,而西山居目前還沒有網絡游戲的公開計劃。

時下的國內市場,基本就是日韓、寶島廠商的天下。

在運營的幾款網絡游戲,清一色的國外游戲,就可以充分證明這一點。

用金永民的話說,中國市場就不配自己做游戲,乖乖地搞代理就行了。

結果,現在你們合起伙來要游戲產業,那你們起來了,搶的是誰的飯碗?

你還別覺得戾氣太重,商場便是如此,不進則退。

況且,國內正是資本扎堆,遍地金錢的黃金時期,這塊肥肉太誘人了,這就更不能讓國內游戲廠商起事。

要知道,資本除了貪婪就是貪婪,國內市場已經被國外廠商認定了是他們的了,不允許你來搶占。

你敢伸嘴?哪怕有這個想法,都要想方設法的弄你。

更不要說和東街17號的發起者——三石公司有仇,而且還有意愿在國內運營傳奇的actoz了。

于是,在東街17號曝光之后不久,由actoz的金永民和uo的制作廠商共同牽頭,把韓國、日本、寶島,以及歐美的幾個有心進入中國市場的游戲公司,也共同組成了一個游戲聯盟——gp。

“游戲派對!”

沒有東街17號那么理想化,不用共享技術,只針對大陸市場,對抗大陸游戲產業崛起。

于是,便上演了當下的這出大戲,《紅月》《萬王之王》《uo》三大巨頭圍剿《傳奇》!

不僅僅是針對三石公司,更是針對東街17號的一次劫殺。

而這三個游戲,《紅月》韓國的,《萬王之萬》寶島的,《uo》歐美的。

三款游戲在玩法和風格,以及基礎玩家上,不存在交叉,所以即便同期上市,也沒有太大的競爭。

可是,《傳奇》就不一樣了,知名度沒這三家高,而且在玩家受眾上和三家又都有交叉。

三個打一個,就是不讓你活!

韓國人本來就小心眼兒,金永民讓齊磊一幫小孩給玩了個底朝天,懷恨在心那是基本操作,就這么算了也不是他風格。

游戲是讓你三石公司給搶去了,沒錯,就是搶去了!不僅僅是代理權啊,修改、改編、續作的權益全讓三石搶過去了。

而且代理費已經一次性結清,至少在中國,《傳奇》和actoz已經沒關系了。

那他還等什么?馬上就開始反擊。

不但要報仇,而且東街17號就不能存在,你們的第一款游戲,就得死!

“唉!”齊磊突然悠悠一嘆,把大伙兒的目光吸引過來。

只見他看著漫天飛雪,看著燈火通明,色彩斑斕的冰雪大世界,一臉凝重地說出一句:

“怎么都和我過不去呢?”

大伙剛要安慰,結果他還沒說完,“我還是個孩子啊!”

“我呸!!”

眾人一翻白眼,咋有臉說出來的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3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