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56章 我兒子給買車了

第156章 我兒子給買車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56章 我兒子給買車了

其實,在隱瞞爸媽這件事上,齊磊他們是有點小自私的。

但也是人之常情,齊磊畢竟是一個重生者。

之前就說過,他做的很多事是不符合常理的,正常人很難理解他的一些行為。

就比如,領導十四班的事情,五月的那件國事,以及拿下南老的系統研發,等等。

正常人會說,你一個十六七歲的小破孩兒,管那么寬干什么?過好你自己的日子就得了。

但是,做為一個穿越者,齊磊不但要享受十七歲的年輕生命,他同時還無可避免地承受著超越時空的遼闊視野和滄桑靈魂。

說白了,他就是一個一只腳踏在少年的稚氣上,另一只腳卻橫跨二十年歲月變遷的人。

他不是一個正常人,也沒法做一個正常人,無可避免的要從超脫時代的角度去審視當下,去重新定義只屬于他的人生意義。

而這種近乎上帝視角的BUG中,再加上齊磊本來就受齊老爺子的影響頗深,所以,在所難免地要帶來一些時代的責任感和個人雄心壯志。

如果他想的只有富足和安樂,那就太對不起老天爺給他的這次機會了。

重生之前,他是沒辦法,起點太低,見識也不夠,亦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可是重生之后,他要是還是想當一條咸魚,那就有點咸魚大勁兒了。

其實,隨著時間的流逝,齊磊開始有點理解那些穿越里的邏輯了。

為什么要把一個好好的主角寫成獨斷萬古、霸道無邊的形象,其實并不討喜,可是這里面好像還真有邏輯的自洽性。

這樣是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可以把重生、穿越者的不正常,詮釋成一種正常。

因為了解你的人越多,你身邊有牽絆的人越多,想做成一件在別人眼里不正常的事的阻力也就越大。

就像齊磊,小伙伴兒們完全聽他的,老耿和章南是比較開明,能夠理解。

齊國棟、周桃他們又都只能算是下屬,不會試圖影響老板的決策。

更何況,這幾個人還需要歷練,眼界和能力也沒到阻止齊磊的地步。

這些人在決定一件事上,對齊磊的影響很小。

可是,那幾個爸媽就不一樣了。

齊磊其實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不希望他們過多的參與自己的一些決斷。

這就好比,如果郭麗華知道齊磊是因為那樣的目的進十四班,她會去和章南拼命。

如果老實沉穩的齊國君知道,齊磊策劃了一場預見未來的計劃,左右了國事,得把網吧的電腦砸了。

如果做為成功商人的唐爸知道齊磊要扶持南老的項目,要無緣無故地代理傳奇,非發動一切手段阻止他敗家。

這些事,在他們眼里都屬于不正常的,不應該做的,這也是齊磊自私的不想暴露的原因。

因為他很清楚,未來這些在別人眼里不正常的操作,只會越來越多。

常人是無法理解齊磊的上帝視角的,更不可能每一次,齊磊都能找到一個符合邏輯,且具有說服力的理由。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也未必!

齊磊在計算所有因素的時候,其實是漏算了一個重要節點的,那就是——年紀!

年紀小,在這樣的環境下,不但不是他的弊端,反而成了一個重要的掩護,一個被他忽視的掩護。

年紀,才是他最好的偽裝!

在爸媽眼里,你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管你是十七歲,還是七十歲!?

更何況,你本來就是個孩子,

十幾年對自家兒女的固有認知會使他們覺得,在你們這個年紀,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兒都不奇怪,沒有人會用成年人的邏輯自洽,去揣測一個孩子的心理和行為。

正因為不可控,不正常,所以他們才叫孩子,才叫少年意氣。

不正常嗎?

不正常就對了,不正常就是正常。

就像郭麗華,一年以前,齊磊還氣的她想掐死再生一個呢!還偷家里的錢斗流氓呢!

這正常嗎?

不正常!可是放在孩子身上,就正常了。

在郭麗華眼里,拋開對錯不說。正常的是,齊磊早戀了;不正常的是,徐小倩這么好的姑娘咋看上他這么個混蛋的。

正常的是,齊磊當了十四班的孩子頭兒;不正常的是,我兒子為啥能學習那么好,回回前幾名。

他要是完全正常了,毫無瑕疵,郭麗華反而不踏實的差點抑郁。

這也就是齊磊沒養過孩子,沒啥經驗。

就像現在,郭麗華剛剛聽說兒子掙了一個億,還是美元,她是懵的,人是傻的,進大宴會廳之前都沒緩過來。

而且有點犯老毛病,患得患失起來。

不會出啥事兒吧?他那么小,那么沖動,又有那么多錢,不會學壞吧?

可是,一進大宴會廳,郭麗華又一下子清醒了,這特么是我兒子干得出來的事兒!賬上就那么一點錢,還的大手大腳呢!

這就正常了。

其實,將來齊磊如果再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兒,依舊可以用“孩子的正常”來遮掩。

而其他幾個爹媽,雖然沒有郭麗華腦回路這么清奇,但想法也是千奇百怪。

楊明軍看著一屋的腦袋,呲牙咧嘴,自言自語,“這得多少人啊?”

身邊的楊曉驕傲地一揚下巴,“我們的工員也就400多,不到500。”

楊明軍,“”他在俄羅斯的工廠也才80幾個工人。

卻是身邊的楊明成給了他當頭一棒子,“撇啥嘴啊?你自己說的哈,曉兒這都跟我學的!”

“都學了個啥?就學了這個!”

楊明軍聽的臉色登時鐵青,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和你有啥關系?

唐成剛那邊,更是不堪。

他沒楊明成這樣的氣人弟弟,但有個不孝的兒子。

剛正經沒一會兒的唐小奕突然對親爹來了一句,“老唐,羨慕不?”

氣的唐成剛想掐死他再生一個。

而徐文良此時跟別人都不一樣,沒和徐小倩較勁,反而把矛頭對準了本應無辜的章南。

眉頭緊皺,發現事情遠沒有表面的那么簡單。

突然對身旁含笑漫步的老婆大人來了一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們的事?”

徐文良想起來了,三石公司....耿長海?這不就是夏天的時候,給二中捐款的那一波人嗎?

當時,章南還和他神氣來著,入手八九百萬呢!把徐文良嫉妒壞了。

眼神變得犀利:“啥情況?你們居然合伙瞞著我?”

“這”章南有點心虛,好吧,我隱藏的很好了,怎么讓他發現端倪的?

不過,章南就是章南,這點危機還是難不倒她的。

突然面容一冷,“不該問的別問!”

“呃....”

徐文良一縮脖子,一時疏忽,忘了家里誰做主了。

隨著兩位新人,還有齊家眾人的入場,訂婚儀式終于要開始了。

只是開始之前,發生了一點小插曲。

趙娜家里沒什么人,到場的只有幾個同學,還有一個遠在外地的二姨,再加上趙維,連一桌都湊不上。

按理說,“娘家人”這邊是有點冷清的,甚至女方和男方兩邊桌上的標牌都讓馮強給扣下來了,就是不想讓娘家人這邊看著太冷清,面上不好看。

但是,齊家這些大姑姐、小姑子的素質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來了。

跟在后面進了大宴會廳,齊玉錦還沒入席就看到桌上的標牌,又給豎了起來。

然后,招呼七個姐姐,外加齊國君和二哥齊國民,還有齊磊、齊冶這些小輩,“來來來,咱們都坐女方這邊,咱是娜娜娘家人。”

“姐夫,嫂子,你們算男方的,你們都是入老齊家門兒的。”

有老八牽頭,齊家的兄弟姐妹們登時忙活起來,把家屬都趕到男方那邊,自己帶著孩子,坐女方。

廳里幾百號人,就看著齊家的這幫女中豪杰淡定指揮,沒一會兒工夫,女方這邊都坐不下了。

齊國君和吳連山沒撈著地方,甚至坐到了賓客席。

可即便這樣,也沒回男方那邊,看的眾人嘖嘖稱贊。

這是人家老齊家的態度,啥意思,都是娘家人,今天坐在這兒了,明天入了老齊家的門,都給你撐腰。

甚至趙娜的幾個大學同學都有點嫉妒了。

因為開始的時候,越娜找了齊國棟這么個對像,她們這些好朋友其實是不看好的。

哈工大的學生還是有點驕傲的,認為趙娜不應該找齊國棟這么一個初中都沒念幾天的人。

要啥沒啥,就剩一張臉了。

要知道,齊國棟和趙娜開始處的時候,可不是現在這么風光,還三石公司的老總?

那時候是尚北五金店的一個小職員,還沒正事兒,三天打漁兩網曬網的呢!

結果,這一年多,是啪啪打臉啊!

先是,小情侶一起創業了....

然后,還創業成功了....

越做越大了,趙娜自己的小汽車都開到學校去了。

現在,你看老齊家對準兒媳婦的態度,你再看臺上客串司儀的是企鵝的老總,新浪、網易的老總則只能在臺下坐著,旁邊還有當紅的幾個著名的網絡作家。

嘖嘖,這些可都是經常上報紙,上網站頭條的人物,現在都成了小情侶的坐上賓。

“老天爺喲,沒天理了!”

有錢長的帥,家里還開明,好事兒全讓趙娜一個人占了,幾個同學說不嫉妒那是假的。

心說,我也得找個齊國棟這樣的,就按這個標準來!

于是

單身到地老天荒!

訂婚儀式正式開始。

小馬哥手持話筒:

“陽光明媚,歌聲飛揚,歡聲笑語,天降吉祥。”

“在這美好的日子里,我非常榮幸地在這里主持趙娜小姐和齊國棟先生的訂婚儀式,讓我們共同見證和分享這對新人的喜悅,度過一個非常幸福而難忘的快樂日子。”

齊磊陪著齊國君和唐成剛坐到了賓客席。

此時小馬哥一開場,齊國君就是眉頭一皺,偏頭小聲對齊磊道,“哪找的司儀?水平一般。”

好吧,又是包賓館,又是大操辦的,怎么最重要的司儀拉跨了呢?

齊磊:“呃.....”

王振東:“”

唐海朝:“”

丁雷:“”

幾個人幾乎是同一個動作,一副沒臉見的直捂臉,還憋不住笑。

齊磊抖著肩,只道,“業余的,業余的。”

隨后,幾個人對視一視,心領神會,這話得記下來,能笑話小馬哥半年。

“齊磊他爸說你是業余的,不咋地。”

正笑著,同桌的一個胖子正在挨個遞名片。

衛光明美啊,你看我多會挑地方!

他是自己一個人,而且不在邀請之列,臨時加入,三石組織的員工就把他安排到這一桌了。

結果,這一桌全是大佬!

盡管齊磊也在這一桌,身邊那兩個中年人看著好像是他的親戚。

可是,剛剛可是齊磊邀請他進來的,而且話里的意思也是盡棄前嫌,化干戈為玉帛的味道。

所以,衛光明當然也就不介意和齊磊一桌,甚至還挺高興。

正好一會兒給齊磊敬個酒,順便說幾個軟話,那不就徹底的緩和了?

至于身邊這幾個大佬,衛光明也沒放過,挨個遞名片,混個臉熟也是好的啊!萬一哪天用上了呢?

至于王振東、唐海朝他們,當然也沒什么抵觸。

來的不是三石公司的員工,就是關系戶,接一張名片而己。

他們別看表面風光,可是私底下卻沒什么架子。

其實,這些互聯網企業最早一批的創業者,也是后來才把自己越端越高,氣場越來越足的。

這個時期,也就丁雷算是功成身就,其他人往前倒退一兩年,也都是苦哈哈的創業者。

對衛光明也都算是客氣,無形之中也助長了衛光明的信心,發著發著,就發到齊國君和唐成剛手里了。

而且,衛光明也不傻,齊家的親戚,更客氣了。

恭恭敬敬地遞上名片,“衛光明,做電腦生意的,家里外頭,裝個電腦啥的,可以找我,肯定讓各位滿意。”

齊國君和唐成剛一見人家雙手遞片子,能不接嗎?

卻是齊磊看著衛光明,對他不著痕跡的掃了掃手。

衛光明一愣,啥意思?我這是沒掌握好分寸?不讓我接觸咋地?

殊不知,齊磊的意思是:快走!為你好!

可惜,晚了!

兩個爹接過名片看了一眼,衛光明?做電腦生意的?

沒看出啥特別的。

笑呵呵地回了一張名片,還得客氣幾句,“一定一定,到時候衛總多多關照。”

這個時候,衛光明已經想撤了。

但是,人家名片也遞過來了,話也說了,那就不能說走就走了啊!

咧嘴一樂,氣弱道:“別別別,衛總可當不起,叫我衛胖子就行!”

“嗯!?”

“嗯!?”

兩個爹登時直腰抻脖子,上下打量了一下衛光明。

你要說衛光明,做電腦生意的,真沒當回事,可是你說你叫衛胖子,做電腦生意的,那就.....

剛剛齊磊講故事的時候,提過一嘴衛胖子,那欺負我兒子的“惡人”。

兩個爹能不記著嗎!?

唐成剛突然呲牙一笑,“原來你就是衛胖子?衛總啊?”

衛光明笑容僵在那,呵呵,咋感覺氣場不太對呢?

卻是唐成剛這點分寸還是有的,不會當場發飆,從牙縫里擠出一嘴,“沒事兒,一會兒...我親自給衛總敬酒!”

齊國君就沒老唐那樣的城府了,起碼笑不出來。

“我也陪衛總...好好喝一杯!”

“呵...呵呵....”衛胖子汗都下來了,啥情況啊?

卻是齊磊也挺無語的。你和我的事兒算是過去了。但是你命不好啊,咋撞我爸槍口上了呢?

護犢子,同樣是老齊家的特點之一。

事后,齊磊可以幫衛胖子說幾句好話,讓三個爹別打擊報復。

可是今天這酒桌,你估計是下不來了。

果不出所料,訂婚儀式進行的十分順利(迅速)。

只是,畢竟是齊老三的人生大事兒,嘴上說著急,可是該等還是得等的。起碼飯要吃完,不能老齊家的人先跑了。

于是。衛光明傻了,一個小時都沒到,就鉆桌子底下去了。

嚇的王振東他們看著面紅耳赤的齊國君和唐成剛,都不敢上去敬酒。

心說,你們東北人路子都這么野的!?這個喝法,誰頂得住?

可是,唐成剛和齊國君還沒解氣呢,媽了個巴子,欺負我兒子?看把孩子逼的,都憋出這么大個買賣了,你等下回的!

下午三點多,宴會臨近尾聲,幾個爹,還有老齊家的這些人,終于可以悄無聲息地退場了。

郭麗華火急火燎地出了馬迭爾賓館,從齊國君手里搶過車鑰匙,“走走走,去咱兒子那兒。”

齊國君和唐成剛都沒少喝,不能開車。

四姑齊玉華則是從趙維那接過別克商務的車鑰匙,招呼齊家女杰們上車。

姑夫們問了地址,打車過去。

連兩對老爺子和老太太也要去看看孫子們的產業。

卻是徐小倩不著痕跡地把章南、楊媽、郭麗華、崔玉敏她們攔在了宴會廳門外,并賊兮兮地拉到了一邊。

幾個女人還不明白怎么回事,章南疑惑道:“還有事?”

徐小倩神秘一笑,“等會兒,給你們準備了禮物呢!”

幾個媽對視一眼,都笑了,“還有禮物呢?”

倒是有點期待了,養孩子這么長時間,還真沒收到過他們的禮物。

過了一會兒,齊家人和五個爹都已經出去了,上車的上車,大伙等著一塊過去。

這時,齊磊也和王振東他們暫時道別,托付他們先幫著照應。

出了宴會廳,拐到五個媽的那個角落。

齊磊、唐奕、吳寧、徐小倩、楊曉人到齊了,面對五個媽,很正式地遞上了禮物,沒說什么煽情的話,一切都在行動之中。

每個人都默默的給親媽送上了一份特別的禮物,結果,五個當媽的都傻眼了。

郭麗華看著手里的東西,“這....這啥啊?”

章南:“”

楊媽:“”

不是不認識是什么,是沒想到,不敢信。

那是五把車鑰匙,上面印著本田的銀標。

郭麗華看看鑰匙,又看看齊磊,“你,你送媽一臺車啊?”

齊磊嘿嘿一樂,”咋樣?驚喜不!?“

還驚喜不?郭麗華瞪著眼珠子,五官都抻開了,喜大發了。

做夢也沒想過,兒子能送她一臺車。

章南也是百感交集。徐小倩掙了錢,沒給自己買什么東西,先給當媽的買了臺車。

這是啥?這就是教育的意義!

這時,徐小倩俏皮道:“我們不偏心的哦,一模一樣的,顏色都一樣呢!”

五個當媽的:“”

正在這時,齊玉錦小跑回副樓,見角落里那一堆人。

“齊磊,大嫂,你們磨嘰什么呢?走啊!”

“哦哦...走!”郭麗華茫然應著,下意識和幾個當媽的往出走。

一到停車場,目光很自然地就定在那五輛一模一樣的六代飛度身上挪不開了。

齊玉錦還在催促,“開車門啊!”

車鑰匙在郭麗華手里呢!

結果,郭麗華把霸道的車鑰匙往齊玉錦手里一塞,“你開吧!”

“我?”齊玉錦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大嫂剛學會開車沒多久,癮頭可是很大的。

剛要問怎么了?卻見她手里還有一把車鑰匙,然后徑直朝一個方向走去,停在一輛車牌號是龍A52001的小白車的主駕駛。

鑰匙插入,轉動,咔的一聲解鎖響動,讓停車場里的齊家人都是一怔,瞬間呆滯。

結果,郭麗華只是把車門拉開一條縫,并沒有馬上坐進去,突然抬頭,朝大伙兒咧嘴一笑,“我兒子給買車了!”

大伙臉一黑,要不要笑的這么放肆?顯擺啥呢?

然而,還沒回魂兒呢,董秀華、崔玉敏、章南、楊媽,都是依照郭麗華的流程,走到那一排小白車前,解鎖,開門,抬頭

很是顯擺!

比那五小只能顯擺多了,恨的人牙癢癢。

可是,五個爹就不一樣了,不光是恨的問題,還酸呢!

啥意思啊?給媽買車,那爹呢?

唐成剛和齊國君酒都醒了一半兒。

再然后

董秀華媽呀一聲,臉上全是著急。

“我沒帶駕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