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50章 你昨晚沒刷牙

第150章 你昨晚沒刷牙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50章 你昨晚沒刷牙

咳咳!!

昨天的章節有書友說的還是有點道理的,缺了點什么。

主要還是這兩天失眠搞的我實在沒狀態,腦子不好使了。有空可以回頭重新看一下,加了小三千字呢。這波又虧了...

(早上8點以后看書的應該不用。)

——(正文)——

十月中旬離‘霜降’只剩幾天的時間,東北的晚上還挺冷的,只有零上幾度的樣子。

徐小倩關了燈,鉆進齊磊那套米老鼠的被窩里,總感覺有一股子齊磊身上的汗味兒。

好吧,純屬心理作用,都半個多月沒用過了,哪來的味兒?

但是,徐小倩就是覺得有。

看著漆黑的天花板,聽著客廳里齊磊那乖張的咳嗽聲……

“裝!就會裝!”

閉眼不去理。

可是,齊磊咳嗽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頻繁,引得另外兩個屋的人怨聲載道,就差沒出去踹他了。

終于,說說鬧鬧折騰了半個小時,突然客廳里沒了動靜。

徐小倩卻是猛得睜開眼,用力的眨巴著。

“睡著了?”

可算睡著了。

在兩個人的親密接觸方面,齊磊雖然偶爾搞怪,但還算比較乖的。

一年多來,兩個人最過分的舉動,可能除了牽手,就只有抱著手臂相互依偎那么一下下,甚至連擁抱都不曾有過。

其實,徐小倩還是挺感激齊磊這一點的。

她并不排斥與齊磊發生親密的接觸,更明白以兩個人當下的關系,只要不發生一些跨過最后一道防線的事情,像是親親抱抱,都是再正常不過的行為。

而且,男生似乎很熱衷于此,色色的。

但是,出于少女的矜持,還有對未知的恐懼,徐小倩是沒辦法主動邁過紅線的。

而齊磊起碼至今沒做出什么讓她為難的事情,就像一個無欲無求的老和尚。

好吧,這畢竟是99年,校園里的女孩大多保守,齊磊不越界,徐小倩自然也不會主動的投懷送抱。

即便徐小倩在潛意識里,對那些男女之間的親密舉動其實是有好奇心的。

又過了一會兒,客廳確實沒有了動靜,徐小倩終于可以肯定齊磊睡著了。

長出一口氣,似乎頗有幾分放松之態。可惜,徐小倩又睡不著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鬼使神差的下了床,穿著純棉的小睡衣,踮腳踩著齊磊的大脫鞋,然后用了足足半分鐘的時間,才擰開了房門的彈簧鎖,悄悄的來到客廳。

今晚,只有一彎月牙掛在夜幕之上,客廳很黑,只能看到家具的模糊輪廓。

很靜,靜到可以聽到窗外葡萄騰的枯葉沙沙飄落。

沙發上,依稀可以看到裹著白色棉被的齊磊蜷縮在那兒,像一條胖蟲子。

徐小倩躡手躡腳的上前,可是實在太暗,不管她怎么努力,也看不清齊磊的睡容到底是安詳,還是痛苦。

應該是痛苦的吧?

齊磊家的老式沙發彈簧很硬,坐著都不舒服。

而且不夠長,就他那個一米八十的大個子,如果盡情舒展,只夠從頭頂到膝蓋的長度。

所以,齊磊只能蜷縮著,哪會舒服?

“呼.....”

徐小倩長長的嘆了口氣,有點心疼了。

終于來到齊磊身邊,凝視著他模糊的腦袋,然后,緩緩蹲下,就那么看著,幾次沖動,想叫他起來,進到屋里去睡,可又沒什么勇氣。

只能猶豫不覺的蹲在那兒,聽著齊磊微弱的呼吸聲。

幾經斗爭,到底要不要可憐他一下下呢?

很糾結!

結果,徐小倩還沒決定,沙發上的齊磊先受不了了,“能不能給個痛快的?”

“要么把爺請進去,要么趕緊回去睡覺!穿這么少,你參觀木乃伊呢啊?”

“呀!!”

徐小倩嚇的一聲尖叫,卻是齊磊一把將她的嘴捂了個嚴實。

“小點聲兒,別都給吵起來了!”

徐小倩黑暗中的眸子瞪的溜圓,“你!你沒睡啊?”

齊磊壓低著嗓子,“廢話,這個憋屈勁兒的,我能睡著嗎!?”

齊磊睡覺不挑床,也不挑枕頭,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得讓他伸展得開。

那兩條腿寧可掛房梁上,也不能蜷著。

徐小倩終于回過魂來,又羞又氣。

可是,知道齊磊在這兒肯定睡不好,又冷又憋屈的,心中一嘆,唉.,可憐可憐他吧!

也不知哪來的勇氣,突然在黑暗中摸索到齊磊的手掌,無聲地拉起他就要往臥室走。

徐小倩有那股狠勁兒,早晚的事兒,有什么啊?

可是,當齊磊明白徐小倩的舉動,心頭一顫,腦瓜子突然嗡的一聲,下意識就把手縮了回來。

蜷縮在沙發一角,“干,干干啥!?”

徐小倩沒什么,可齊磊還不干呢!

你別看齊磊逮著機會就“嘿嘿嘿”,沒事兒就使點心思,一副要占便宜的猥瑣模樣。可實際上,真到要勁的時候,他比誰都慫。

一來,前世就母胎solo近四十年,動動嘴,裝色狼沒問題,但真要讓人動身子就露怯了。

二來,年紀還小。

他雖然是個兩世為人的靈魂,什么都無所謂。但徐小倩不是,徐小倩才十七歲。

怎么說呢?

越是在乎,越是珍惜;越是心智成熟,也越要克制。

他知道在她這個年紀,過分的親密即便不是一種傷害,也會很麻煩。

尤其是在章南默許了兩個人的關系之后,齊磊得對得起這份信任才行。

做為一個正常男人,齊磊不是不想親親抱抱,甚至做些正常男人該做的事。

但是,不行!

后世不是有那么一句話嗎?只有第一次和無數次的區別。

齊磊不覺得他是個圣人,他也會貪戀。

他怕抱了,就想親,親了,就想干更多的事。

而這對于一個十七歲的女孩來說,顯然是不公平的。

再說了,四十年都等了,還差這最后的一哆嗦了?

所以,別看齊磊整天說著有的沒的,他其實就是快樂快樂嘴,真到付諸行動的時候,立馬就慫了。

心里也在吶喊,“姑娘,別誘惑我,我經不起誘惑!”

徐小倩看著突然畏縮的齊磊,先是一怔,隨后噗哧的笑出了聲兒。

然后,越笑越控制不住,跌坐在沙發上,一邊蜷縮著抖動肩膀,一邊掄起小拳頭,在齊磊身上不停的砸著。

好吧,有被拒絕的羞怒,以及對齊磊滑稽舉動的嘲笑,交織在一起。

“你也有慫的時候!”

齊磊卻是一點都笑不出來,慌張趕人:“快快快,回去睡覺去!”

他怕徐小倩再呆一會兒,他就意志不堅了。

可是,讓齊磊萬萬沒想到的是,笑夠的徐小倩突然拽起被子抱在懷里,抓著齊磊的手依舊沒放開。

“走!”

昂首向前,拖著他回屋了。

齊磊怔怔的像個木偶,被徐小倩拖著,心里就一個念頭,“我是被動的.....”

而就在兩人摸著黑,攜手走出客廳的那一剎那,楊曉詐尸一樣的咳嗽從里屋傳出來,“咳咳咳!!咳咳咳!!感冒了呢?”

小屋里吳小賤,“咳咳咳!!我這小身板兒啊!”

唐小奕,“咳咳咳咳咳!!!大玲,有藥嗎!?”

大玲:“....咳咳.....咳,不用吃藥,習慣習慣就好了。”

燕玲,“我睡著了,我在打呼,我什么都不知道!”

齊磊,“”

徐小倩,“”

徐小倩第一反應就是,回手給了齊大一拳頭,“就是你!都知道了!”

齊磊這個冤啊!

不過,做為大賽型選手的齊磊怵你這個?

嗷的一嗓子,“小孩子家家的,大半夜起什么哄!?睡覺!瞎咳嗽呢!?”

說完,大搖大擺地拉著徐小倩進到臥室,還重重的把門摔上了。

只不過,接下來咋辦?齊磊又不會了。

等臥室的門一關上,就手忙腳亂的去開柜門,“我打地鋪!”

徐小倩無語地瞪了他一眼,都十月了,打地鋪?

把齊磊的被子扔到床上,然后率先上床,挪到最里面,用米老鼠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個小腦袋。

最后用眼神指了指空出的半張床,“睡覺!”

齊磊,“”

突然感覺好羞恥,既有女生比他主動的丟臉,又有原來是這么個睡法的的失落,這個鬧心啊!

扭扭捏捏的關燈、上床。

也用被子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然后扭頭對徐小倩來了一句,“規矩點,不許占我便宜!”

徐小倩簡直無語,“你那臉皮能再厚一點嗎?”

卻是齊磊沒了動靜,使勁閉著眼睛在那念咒:“還沒熟!還沒熟!還沒熟....”

徐小倩皺眉,“你絮叨什么呢啊?”

齊磊沒好氣:“沒什么,睡覺!別和我說話!”

徐小倩就這么看著他,在黑暗中感受著齊磊的一舉一動。

突然有點明白了,他不是真的慫,而是小心翼翼。

小心地呵護著自己,小心地面對這段感情。

突然甜甜的笑了,扭動身體,從壓在身下的被角中伸出纖細的手掌。越過半張床,捅了捅齊磊、

回應她的是一聲甕氣十足的埋怨,“干啥啊!?”

徐小倩沒說話,又捅了齊磊一下。

齊磊直接崩潰了,“徐幼稚,你要搞清楚狀況,你現在很危險,知道嗎?”

徐小倩笑意更濃,“你好久沒叫我徐幼稚了!”

齊磊,“是嗎?”

“是!”

“那以后多叫幾次,睡覺吧!”

徐小倩,“手.....”

齊磊,“什么手?”

徐小倩有些撒嬌,“把手給我。”

當齊磊扭捏且疑惑地從被窩里伸出手,馬上被徐小倩輕輕的握住,十指緊扣,傳遞著彼此的溫度。

然后俏皮一笑,“睡吧,傻冒!!”

齊磊,“”

呆愣良久,釋然回道:“晚安!”

揉捏著手里的那只手,緩緩地閉上眼睛。

心說,“這就是真愛吧?很純,很曖昧,超越了一切,超越了欲望。”

清晨的第一捋陽光,透過窗簾的上沿照進臥室,留下一抹光色的斑駁。

齊磊的意識漸漸從夢鄉回歸現實,還未睜眼,就下意識地動了動手指,感受著掌心那微微發潮的細嫩觸感還在,嘴角不由牽起一個弧度。

舒服地動了動腦袋,讓枕頭和面頰足完美的貼合。

這才感覺到一陣溫熱氣息撲面而來,睜眼,就見徐小倩那張精致的正臉,正處在離自己的鼻尖,不足五公分的位置。

齊磊發誓,他本能就就想嘬上去、

可是,沒敢,因為徐小倩也瞪著一雙略帶驚悚的大眼睛看著他呢!

顯然徐小倩也是剛醒,昨晚黑燈下火的,也沒覺得什么。此時天光大亮,才發現兩人居然離的這么近。

此時此刻,畫面是這樣的:

齊磊向床內側身,微微躬著身體,而徐小倩仿佛是齊磊的鏡像,向床外躬身。

再加上,徐倩的身姿在齊磊面前當然顯的嬌小,離的又那么近,就好像蜷縮在齊磊懷里一樣。

更過分的是,徐小倩暴露了她睡覺不老實的小秘密,一條腿不知道什么時候伸進了齊磊的被窩,壓在國齊磊腰上。

場面....過于曖昧,還很尷尬。

兩個人就這么隔著五厘米,大眼瞪小眼的對視了整整十幾個呼吸。

眼見徐小倩的臉越來越紅,越來越僵硬,齊磊突然冒出一句,“徐小倩,你昨晚沒刷牙!”

“我噗!!”

徐小倩登時像被按動了暴走開關,一下子彈起來,抓起枕頭砸在齊磊身上。

“我刷了!!明明是你!你昨天早上就沒刷牙!!”

“齊磊你就是個混蛋!邋遢鬼!!”

“咯咯咯咯....”齊磊一邊躲,一邊笑,你看看,這不就過去了?

大玲和燕玲還要上學,而齊磊他們打算明天再去學校,但也不知道因為什么,大伙兒都起的挺早的。

齊磊和徐小倩出來的時候,楊曉正端著盆去外面洗漱,特意往屋里瞥了一眼,見床上是兩床被子,撇著嘴搖了搖頭。

隨后,唐小奕也端著盆到門口望了一眼,見枕頭凌亂,呲牙咧嘴地走了。

吳小賤緊隨其后,剛要伸頭看,齊磊急了,“你們特么有完沒完?”

吳小賤一看,湊到唐小奕和楊曉身邊,“看來啥也沒發生,怨氣很大呢!”

唐奕和楊曉,“唉!”

齊磊瞪眼,唉特么什么唉?唉是幾個意思?

吃過早飯,第一件事是通知大人們,哥回來了!

先打電話的是楊曉,打給她二叔的。告訴二叔,她已經在尚北了,晚上回家。

然后是唐奕、“老唐啊!你兒子還朝了。”

“嗯,挺好,不用操心了!通知一下那兩對兒爹媽,是不是該接個風啥的啊?”

引得對面的唐成剛一陣笑罵,最后讓唐小奕等著吧,等他找著根趁手的笤帚疙瘩,就給他接風。

本來唐小奕都代表就行了,吳寧和齊磊就不用再打電話了。

可是,人就是這么奇怪,你說要是在尚北,別說半個月,這一年,一個月見不著那幾個沒正事兒的爹媽也不想。

可是出去一趟,心境就不一樣了。

唐奕一放下電話,吳小賤又給吳連山和董秀華打了過去。

說辭其實和唐奕差不多,報個平安啥的,可是就是得自己親自說出口才安心。

齊磊也打了,也報了平安,還說了接風的話。

只是齊國君比較有正事兒,沒像前兩個爹那般搪塞,讓他們中午去廠子里一起吃個飯。

正好郭麗華也在身邊,特意提了帶上徐小倩和楊曉,她抽點時間,親自下廚。

最后才輪到徐小倩,直接打到學校的,還不到七點,章南果然在學校。

對于幾個熊孩回來,章南也不意外。

這些天在未來群里,幾小只時常通報在京城的一舉一動。

所以,章南知道他們昨天晚上就回來了,對于徐小倩為什么沒回家,章南也是連問都沒問。

其實,章南昨夜等到十二點多才睡下。

本來章南讓徐倩中午去學校,陪她吃中飯,下午再回家休息的。

可是,聽說中午齊磊父母已經安排了,馬上又改了主意。

“那就晚上再說吧!正好你爸下午也該回來了,咱們家晚上再聚。”

徐小倩自然竊喜,畢竟她已經答應齊磊媽了,要是老媽非要堅持中午一起吃飯,為難的其實是她。

上午,大伙兒就在齊磊家躺尸,看看電視,發發呆,算是徹底的放松。

對于齊磊和徐小倩睡到一個屋的事兒,以及到底發沒發生什么的問題,誰也沒提。

主要還是時代的原因,大伙兒還不習慣拿這種事開玩笑。

當然,不是不關心,而是即便好奇,也不好意思提。

不過,有一點是有共識的,他們倆已經遙遙領先,這都是早晚的事兒。

十一點多,趙維開著車來接大伙兒,一起奔爸媽的廠子。

把齊磊他們送到地方,趙維就想走,他過來主要是還車。

可是,出來接的唐成剛卻沒讓,“走什么走?都自己家人,一塊吃吧!”

唐成剛雖然不太清楚趙維和齊磊這幾個孩子的關系,但是別忘了,還有另外一層關系呢,那是齊國棟小舅子。

老爺子已經發話了,最晚到春節,齊國棟和越娜必須把婚訂了,明年必須把事辦了。

這事兒,老爺子獨裁了,誰說也不好使。

所以,現在齊家人也好,還是唐成剛、吳連山也罷,都把趙維當自己家人看待。

趙維沒辦法,也只好留下。

順手把車別克商務的車鑰匙遞給唐成剛,可是唐成剛沒接。

“你們開著吧,廠里不缺車用。”

這回指的是齊國棟和趙維。

唐成剛知道,齊國棟在哈市弄了個什么公司,這事兒年初的時候,齊家聚會就提過。

三個爹這邊自己都忙不過來,又好幾個月見不著齊國棟的影,也沒機會問他生意做的怎么做了。

不過,越來越忙倒是真的。

回回給他打電話,不是在這兒,就是在那兒,借車的頻率也是越來越高。

所以,唐成剛和另外兩個老兄弟也商量過了,就齊老三那個驢脾氣,你說給他支招、提供一點資金支持啥的,他也肯定不能要。

他那生意剛起步也肯定不容易,干脆把車給他得了,省著他來回的借來借去,還不夠折騰的呢!

況且,三個爹現在還真不差這么一輛破別克。

“回去跟你姐夫說,車先開著吧,啥時候不用了再送回來。”

“還有!!”唐成剛沒好氣道,“遇上啥困難支聲,都自己家人,要是用的多就得再等等了。”

好吧,這話要是放在幾個月前,三個爹還真不敢說,誰能給他們弄點錢的,那真的就是求爺爺告奶奶了。

畢竟那個時候緊張,缺錢。

可是現在,唐成剛有底氣了。

副食廠、藥廠和包裝廠出奇的順利,都已經實現了盈利,三個爹闊氣的很,不缺錢了。

此時,吳連山和齊國君也從辦公樓出來,笑呵呵接話,“多了沒了,百八十萬隨用隨拿!要上三五百個,那就得倒騰一陣了,但是到年底也應該不是問題了。”

這話說的,真敞亮啊!

就是有點

趙維掂量著別克的車鑰匙,心說,我們三石缺車嗎?

而小伙伴們,咋就那么爽呢?

對視一眼,都憋著樂。

百八十萬?缺你那百八十萬啊!

唐小奕搓著后腦勺,小聲bb:“咋感覺咱們比親爹有實力呢?”

吳小賤則是壓了壓手,“低調,低調點!錢再少也是情份不是?”

唐小奕,“嗯,有道理哈!”

三兩步沖上樓,找親媽撒嬌去了。

辦公樓的四層讓唐成剛改出了三個套間,供大家忙的時候可以直接在廠子里住。

事實上,這一年,基本上就沒空著過。

除了齊國君兩口子時不時在鐵西副食廠那邊不過來,吳、唐兩家,基本就在這安家了。

這年頭兒,越是有錢的,越能吃苦,更沒那么多講究。

大伙兒上去的時候,只有崔玉敏一個媽在,董秀華和郭麗華還沒下班。

正在那收拾菜,見了唐奕,就稀罕的不撒手。

算上去京城之前,都一個月沒見著兒子了。

而唐奕別看和唐成剛沒一句正經的,對親媽那是一百個寵著,專揀好聽的說,還能乖巧的幫崔玉敏干活呢!

看著的小伙伴們直膩歪。

吳小賤,“太假了,一點也不真誠。”

齊磊,“崔媽也是單純,咋就那么容易上當呢?”

快到十二點的時候,齊磊他們在四樓的窗臺邊侃大山,遠遠就見一輛紅色的夏利朝這邊開過來。

因為廠子門前就是公路,來往的車也不算少。

只不過,這車有點怪,開的那叫一個慢啊!

開始大伙兒都沒注意,可是他們這都嘮了十塊錢的了,那車還沒過去,還在路上,漸漸的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又過了一會兒,那車還在。

吳小賤就有點上頭了,戲謔道,“這是咋地了?油門你倒是踩啊!燒不起油是怎么地?”

齊磊也順勢點評了一下子,“就這水平,和我腳后根有一拼!”

門前那條路也是黃土路,而且很不平,坑很多,明明就是稍稍打個輪就能躲過去的坑,眼瞅著那夏利直愣愣的車頭一栽,再顛的一跳,一看就是不會開車的。

徐小倩和楊曉沒參與兩人的吹牛,甚至有點鄙視,連駕照都沒有,誰給你們的勇氣說這話?

然后

然后就見那輛紅色小夏利終于走過千難萬險,在蓮花集團的大門口一個轉彎,開進了廠區。

再然后,不急不緩地斜停在了辦公樓的門口,正好把門口堵了個嚴實。

郭麗華,還有董秀華,開門下車,直接把車鑰匙扔給門口的齊國君,“破車,一點也不好開!”

吳小賤:

齊磊,

呆愣當場,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可是,已經晚了。

楊曉和徐小倩手拉著手,雀躍的下樓,“走,告狀去嘍!”

“誒!?誒誒!?”

齊磊和吳寧追了出去,“講不講點武德?”

大伙沖到樓下,兩個姑娘當然只是嚇唬嚇唬。

楊曉離的老遠就夸張大叫,“哇!!郭姨啥時候提的車?開的真好!”

徐小倩,“老遠就看件這輛車,我還想呢,開的真穩當。”

剛停好車的齊國君臉一黑,心說,這幫小丫頭不老實,說瞎話呢?這叫開的好?這叫開的穩?

整條路就她一輛車,20邁出溜過來的,也叫穩?

卻是郭麗華聽了兩個孩子的夸獎,笑的那叫一個燦爛,一點沒謙虛,“還行吧!”指著齊國君,

“我比你齊叔還先學會的呢!”

說著話,還挑眉看著齊國君,“對吧,老齊?”

齊國君,“呃....”

昧著良心點頭,“對!”

此時,齊磊和吳寧也沖下了樓,齊磊瞪著眼珠子,“媽,你啥時候學會的開車?”

面容扭曲,老媽開車,那是人間折磨。

后世,郭麗華50多歲才拿了駕照,就開了一回,齊國君和齊磊就決定再也不讓她碰方向盤了。

倒不是郭麗華是什么馬路殺手,一上車就慌。而是,就沒見過這么穩當的。

在京城東三環的家出發,她一個小時才上京通快速,沒把爺倆急死。

上了快速路,就在最右側車道開70多,不快也不慢。

反正不管什么路,老媽絕對是壓著最低限速跑。

你還不能說她,爺倆也說不過她一個。

挺急性子一個人,只要一摸車,立馬就慫的不行。

看了眼坐老媽車過來的董秀華,“董媽,你...坐得慣?”

結果,董秀華梗著脖子,“挺好,開的不錯,比我強!”

齊國君、郭麗華、董媽崔媽一起去學的車,剛拿到駕照。

而這輛夏利,二手的,專門給郭麗華買的。

廠里有兩臺霸道,齊國君因為要這邊和副食廠兩頭跑,偶爾還要下鄉考察米源的事兒,所以拿了駕照就把一臺扔給齊國君了。

原本兩口子用一臺車就行了,可是,現在不一樣了,郭麗華工作也忙,有的時候和齊國君趕上到一個點兒上。

所以就給她弄了一臺二手夏利,來回跑也方便。

此時,齊國君捅了捅齊磊,打趣道,“以后別叫媽,叫郭總。”

齊磊,“”

卻是郭麗華順手就給了齊國君一杵子,隨后才道,“副的!郭副總。”

齊磊,“”

你還挺驕傲,真就改口叫郭副總了唄?

殊不知,尚北糧庫的改制已經完成,郭麗華終于在失去一家之主的地位之后,重新找到了人生定位。

現在是中儲糧尚北分公司的副總經理,氣場又開始足了起來。

雖然齊磊知道,這個副總經理當的沒啥建設性,但也挺替老媽高興的。

郭麗華要強,不服輸,需要一個舞臺來支撐她的人生。

以前是那個三口之家的材米油鹽,而現在是糧庫的事業。

挺好的!

幾家人就這么說說笑笑的上樓,郭麗華則是再次接管了廚房。

那些父與子,母與子之間的絮絮叨叨,遠比所謂生意場上的攻城拔寨來得更真實,更有溫度。

只不過吃飯時,發生了一點小插曲,讓齊磊有點為難。

席間的閑聊,說起了幾個人的學業。

郭麗華突然看著齊磊和徐小倩,笑呵呵的問了一句,“高二了,你們對大學有個打算了沒有?”

“呃....”

齊磊一滯,感覺事情不妙。

這是每個家庭必然要討論的話題,隨著高二的開啟,文理分班的展開,對于孩子將來的規劃自然也要提上日程。

這一點,吳家做的是最好的。

吳連山恨不得從初中開始就給吳寧進行規劃,就一個目的,要把吳寧送出國。

而唐小奕進了理科班,唐成剛也知道唐奕要考北理工。

查了一下那個學校,不是覺得不好,而是怕唐奕考不上。

至于學什么專業,唐成剛也給了點建議,希望唐奕學化學。

理由是,“化學好啊!生意不做不知道,現在才明白,那有學問的多稀缺。”

藥廠、副食廠現在都缺懂醫藥化學、食品化學的技術員,連包裝廠隨著產能的擴大,對新包裝材料的需求,也開始急需材料學的技術人員搞研發。

所以,唐成剛都癔癥了,就想讓唐奕學化學。

對此,唐奕沒和親爹對著干,居然同意了。

好吧,唐小奕也喜歡化學。

于是,吳小賤和唐小奕基本的高考方向也就定下來了,就剩齊磊了。

而郭麗華之所以問齊磊和徐倩兩個人,主要還是郭麗華真的喜歡徐小倩,她覺得這丫頭真好,兒媳婦就是她了。

所以,當然希望上大學齊磊能和徐倩一起。

“媽是這么想的哈!”

郭麗華看著兩個孩子,“你看吳寧出國偏向的還是財會專業,小奕學化學,將來得是搞技術的。”

“現在,你們爸爸的事業也起來了,再過個十年八年,他們就干不動了,還得你們接班。”

“所以,財會的、技術的都有了,你們兩個得補個缺!”

“對!”唐成剛接過話頭兒,“這是咱們必須得考慮的問題。”

“我的意思是啊,等到你們接班的時候,寧子就管賬,小奕抓技術。石頭你呢,他倆都聽你的,正好你去學個金融管理啥的。”

“咱不在國內學,現在咱有條件了,你和倩倩也出國得了!”

“整個那叫啥玩意?mba?”

“整個那玩意回來,到時候我們就退下來享福,以后的生意,就靠你們幾個了!”

“這”

齊磊和小伙伴們對視一眼,接班?

壓根兒就沒想過接你們的班啊!

感謝讀者1421066461919272960的5.6.7.8個十萬賞支持。

老板大氣!老板可愛!老板萬萬歲!

順便說一下這個月的更新計劃吧....

然后除了打賞加更的,也不承諾更多少了,反正有多大勁使多大勁吧。

月中的時候,可能歇個一兩天回回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9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