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46章 你到底在說個啥?

第146章 你到底在說個啥?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46章 你到底在說個啥?

“要不…你換個人忽悠?”

曉兒就這性格,對不上脾氣的,真的是一點面子也不留。

西褲男登時有點掛不住臉面,看楊曉的神眼也有點發生了變化。

要是正常的拒絕,西褲男還真不怕,故作矜持的姑娘他見得多了。

可是,一下子就把天聊死的,還真是頭一回見。

尷尬地笑了笑,卻是沒說話。可是,眼神里明顯閃過一抹怨毒。

而他身邊一直沒搭腔的那個痞氣男,卻是突然笑了。

“嘛呢?小丫頭會不會說話?”

一上來就是質問的語氣,氣場也有點嚇人。

放在平時,曉兒姐慣你這毛病?說錯你了還?在這呆著的學生,那是犯花癡。至于豪車堆的那些,哪個不是精蟲上腦,來忽悠小姑娘的?

非擼袖子就上,噴得你懷疑人生。

但是,楊曉可不是莽夫,這不齊磊在呢嗎?還用得著她?

乖張的往齊磊身后一縮,一副怕怕的模樣,示意齊磊,“上!!”

我上你大爺!?

齊磊翻著白眼,這都跟誰學的呢?惹了禍就叫家長的?

此時,徐小倩也已經睜開眼睛,習慣性地掃了一眼齊磊手里的名片,然后稍稍安心地往后一靠。

好吧,齊磊更突出了。

齊磊簡直無語,看了眼西褲男的名片,然后苦笑著要頂上去。

卻是讓他沒想到的是,王默和另外那兩個讓座的男生搶先了一步。

一看痞氣男氣場不對,有生事的意思,他們本能地攔在了齊磊三人身前。

學生就這樣兒,盡管是楊曉先挑起來的,但是朋友的朋友就得仗義,才不問誰對誰錯。

只見王默一臉苦大仇深地瞪著痞氣男,仗義出頭:“你要干什么?”

齊磊一聽,再次無語,完了,過不去了!怎么做事都不用腦子的呢?

一般這種情況,其實沒什么。

被女孩落了面子,急著找回來是正常的男人思維,只不過,人和人的表現形式不一樣。

西褲男屬于老謀深算,還有點裝的那種悶騷。故作深沉,并不代表他真的就有容人之量。

而痞氣男這種.,一看就是家里有錢,父母慣壞的孩子,自認天老大,他老二。

這種人,在京城也是隨處可見。

可是,這種人也不是像電視電影里演的那些富二代,無緣無故地就暴虐成性,一句話不對就大打出手,那是二傻子。

曉兒的話不中聽,他自己掛不住面子也好,為西褲男出頭也罷,頂回來撂幾句讓自己痛快的狠話,也就完事兒了。

其實,楊曉也清楚這一點,這丫頭賊著呢!

知道為啥把名片遞給齊磊了嗎?

因為那上面寫的是:新浪網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多媒體業務副總監,秦良。

這是王振東的手下,所以楊曉一點沒慣著。

可是,痞氣男是什么路數,楊曉不清楚。況且,這種歲數不大的小屁孩最容易沖動,如果她還由著性子來,容易出事兒。

畢竟這不是哈市,也不是尚北,曉兒還是知道收斂的。

所以,她往后一縮,讓齊磊出頭。

就齊磊那見人說人話,見鬼聊墳地的二皮臉本性,肯定既能不丟面子,還能把事態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

可是,齊磊還沒等出來的,王默他們卻先仗義的沖出來了。

那就壞事兒了。

痞氣男這種富二代,不會無端暴虐不假,可是如果有架著的,有拱火兒的,那就要另說了。

王默他們當然是好心,這里是他們的學校,而且是同學的老鄉。再加上,本來就對這些仗著錢多臭顯擺的富二代有憤恨,于是想都沒想就沖上來了。

可他們卻沒想到,這反而把事情搞復雜了。

“你要干什么?”

痞氣男一怔,突然就笑了,笑意之中漸起幾分暴虐。

直愣愣地瞪著王默,“裝你媽什么大個兒?一邊玩去!”

王默三人畢竟只是學生,氣場有點弱,“挑事兒是吧?這是學校,沒人慣著你!”

說著話,又往前上了半步。

這時,不遠處的幾個男生也都皺著眉頭看了過來,有的已經站起身來,緩緩的往這邊靠。

痞氣男則是一點沒被嚇到,指著王默的鼻子,“來來來,你再說一遍?再說一遍,我聽聽?”

話已經架在那了,王默再敢張嘴,估計就得打起來。

齊磊眼見不妙,我特么就來看個朋友,可不想惹這么多事兒。

正要上去攔,結果,又讓人搶先了一步,西褲男突然橫了出來。

一聲厲喝,“陸杰!!你收斂點!”

一把將叫陸杰的痞氣男拉到身后,然后對王默等人歉意一笑,“對不住哈,我朋友不是那個意思!你們聊,我們不打擾。”

說完,拉上陸杰就走,回到豪車堆兒才停了下來。

兩人似乎在那爭論著什么,引得其他的幾個豪車主人湊過去圍觀。

齊磊大概能猜出他們在說什么,無非就是陸杰還是七個不服八個不憤,而叫秦良的西褲男則是勸他好漢不吃眼前虧之類的。

而事實上,也和齊磊想的也差不多。只不過,秦良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勸只是勸他沒必要用暴力,找回面子有很多種方法之類的。

齊磊暫不去關注那邊,而是轉向王默,“謝謝啊!”

畢竟是幫楊曉出的頭,這句謝謝還是要說的。

而王默也是很大方的一笑,“謝什么,應該的!”

依舊大方,仗義。

齊磊對王默的印象不錯,這才是大學生應該有的樣子。沒那么多利弊權衡,更多的就是由著本心,想做就做。

而楊曉和徐小倩也因為王默的行為拉近了不少距離,幾個人就這么在路邊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起來。

楊曉為了表達謝意,還指點了王默一點琴技方面的東西。

總之,氣氛很融洽。

可是,越融洽,看在那邊陸杰和秦良眼里就越刺眼。

兩人又激烈的爭執了一些什么,終于,秦良一個人走了過來。

“對不住哈!小杰有點沖動,其實人不壞。”

伸手不打笑臉人,王默沒想到秦良過來是這么一句客氣的,也不好說什么,“沒關系!我們也不想把事情鬧大,跟你朋友說聲對不起。”

秦良淡笑,“都是一樣,對不起不至于!”

看了一眼楊曉,“姑娘,我真的就是單純想和你認識一下,沒有別的意思。”

“我也喜歡音樂,算是愛好吧!”

曉兒是那么好唬弄的嗎?

就見楊曉輕蔑地瞥了他一眼,把頭別向一邊,只當沒聽見。

這讓秦良愈發的尷尬,眼中隱藏的陰霾越來越濃。

勉強擠出一絲笑意,對王默調侃,“這么個性的女孩真是頭回見。”

王默涉事未深,突然覺得秦良這個人好像也還不錯,起碼挺講理。

憨笑著應和,“我同學的朋友,就別為難她了。”

秦良,“不為難,真的是誤會了。”

一副大度的姿態,“沒事兒了,你們玩你們的,我就是過來道個歉。”

隨后對王默道:“你的琴彈的也不錯,要不…再來一段?”

王默沒什么心情,抱歉一笑,“鬧成這樣兒,還是算了,下次吧!”

秦良卻不依,搖頭輕笑,“年輕就是年輕,多大點事啊?我花錢請你彈,行嗎?”

王默一怔,少年意氣又上來了,“談錢就沒意思了。”

人家都這么說了,王默再不彈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況且,秦良確實不太讓人討厭,剛剛確實是楊曉惡語在先。

“你想聽什么?”

王默算是妥協了,只是齊磊一直冷眼看著,玩味之意越來越深。

秦良,“隨你,想彈什么都可以。”

王默,“那行。”

再次憨厚的笑了笑,抱著琴想了想,隨后音樂響起。

依舊是婉轉的情歌,說實話,別看王默琴彈的一般,歌唱的還是不錯的。

此時,剛剛要過來幫忙的男生們發現王默在給秦良彈唱,頗為疑惑,心說,剛剛還是要打起來的架勢,怎么轉眼又沒事兒了?

女生宿舍那邊,其實也是這樣的想法。

王雪她們在看熱鬧,結果果然熱鬧,差點上演全武行。

然而,現在又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兩邊又和好了?

226寢的女生們還不忘評論,“那個西褲男還挺有風度的嘛!”

確實,在學校里,是很難見到這么有涵養,又有交際能力的人的。

當然,不是說沒有,只不過,始終和這些成熟男人差了一些。

有人則道,“其實,找這么個男朋友也挺好的呢!”

在秦良面前,王默也好,他身邊的男生也罷,連齊磊也都成了背景板。

也唯有豪車堆的那些人,皆是戲謔的看著秦良那邊,頗有幾個玩味。

一曲終了,王默謙虛地抱著琴,“彈的不好,見笑了!”

秦良也意味深長地笑著,“很好了,起碼我沒有這個水平。”

說著話,秦良做出一個讓王默不解的舉動,只見他伸手從口袋里取出錢包,抽出十張一百元的藍票子。

然后,平靜地遞到王默面前,眼神中的笑意卻是示意王默接著。

這一幕,被所有人看在眼中。

有的錯愕,驚詫!!

有的,舒爽快意!!

“這……”

而王默還沒明白怎么回事,第一反應就是,趕緊給秦良推了回去。

“說好了,聽歌就好,不要錢的。”

“不。”秦良依舊淡然,“你應該接著的。”

王默一下被他的成熟氣場所懾,怔在那里。

他發現,秦良不是開玩笑的,為難道:“真的不用。”

“呼…”秦良無語的吹了一口氣,眼神突然變得凌厲。

“孩子!”

他管王默叫孩子……

“如果這是一百塊,或者五十塊,換了是我,也會因為自尊而拒絕。”

“可是,你不覺得一千塊其實很多嗎?”

“這可能是你兩到三個月的生活費,也可能是你追到一個心儀女孩的資本。”

“你可以帶她去看場電影、吃一頓西式快餐,度過幾個愉快的周末。”

“如果我是你,我會坦然的接下。因為,總有一天你會明白,自尊心是最廉價的情緒,不值一千塊。”

王默:“……”

這些話聽在王默耳朵里,不似勸誡,倒像是赤裸裸的嘲諷。

王默臉色已經變了,“你什么意思?”

秦良突然大笑,“你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相反,做為一個過來人,我這是在教你。”

說著話,秦良干脆坐在了王默身邊,把一千塊放在他面前的甬道上,然后拿起一個小石子,輕輕地壓上。

像一位知心大哥哥一樣,輕松道,“孩子,這里確實是學校,在這誰也不能拿你怎么樣。”

“不得不說,剛剛你贏了,贏得了自尊和義氣。”

“可是,那又怎么樣呢?你依然是個憂郁的,得不到女生青睞的小男孩。”

指著對面的女生宿舍,“你覺得,是你的憂郁和琴聲有吸引力,還是我的鈔票更容易讓她們坐進車里?”

“醒醒吧,這個世界就是這么現實!”

“你窮!!所以,你一出是處!”

“而我,即便沒有你深情,但有錢就擁有一切!”

“你的歌,除了我肯施舍,甚至得不到哪怕一個女孩的贊許。”

“而且,總有一天你要出去,到時你會發現,一千塊…真的挺多的。”

“你在學校里失去的那些廉價尊嚴,其實在我們眼里只值一千塊罷了!”

“早點長大吧,像個成年人一樣。”

拍了拍王默的肩膀,“也別把這當成是一種羞辱,盡管我只是在羞辱你而已。”

“但是,確實是為你好。”

王默整個人僵在那里,竟說不出半句反駁的話。

他想把拳頭甩在秦良臉上,可卻又因為那句“廉價的自尊”而沒有了底氣。

這一刻,王默的自尊…崩塌了。

無地自容!

怔怔地看著那地上的一千塊,臉色煞白。

也直到此時,秦良才露出勝利的笑容,瀟灑地站起身來,默默地拍了拍僵硬的王默,然后,昂然離去。

地上的一千塊還留在那里,那是他聽唱解悶兒的消遣,他沒打算拿回去。

與其說是羞辱,秦良還真的是在教他,并告訴他一個事實:

在這一千塊面前,你什么都不是!!

樓上的女生們,樓下的男生們,都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女生們并沒有覺得秦良有多么的盛氣凌人,相反,再一次印證了,成熟男人和小男生的區別。

秦良充分的展示了什么叫優雅,什么會處事不驚。

談笑間,里子面子都有了。

而王默,不幸的掄為他的背景板,稚嫩而又無能。

男生們和女生的想法自然不同,秦良刺痛的不僅僅是王默一個人,而是所有天真的大男孩。

此時,大伙兒圍攏上來,有安慰的,也有憤恨難平的。

“王默,一句話,干他不!?”

這是男孩們最好的倔犟,丟了人,失了臉,說不過,又無力反駁,那就用最直接的方式宣泄怒火。

只是,王默無聲地搖了搖頭,猛的抓起地上的錢,一把揚向天際。

然后……

再沒有然后。

打回去?王默連宣泄暴力的心氣兒都沒有了。

有的人因為一件事,一個場景,改變一生。

而王默終于明白,什么叫一夜長大。

他想謝謝秦良,這一刻真的什么青春幻想都沒有了。

而齊磊見證了這一切,突然有些感同身受。

因為,前世的他和現在的王默何其相似?也因為一場赤裸裸的迎頭痛擊,而崩塌了所有。

豪車堆那邊也把這一切看在眼里,尤為舒爽。

也是三三兩兩的圍攏在秦良身邊,嬉笑討論。

討論著那些啥也不懂,還強沖臉面的“小屁孩兒”。

陸杰更是肆無忌憚的朝秦良豎起大母指,“絕!真絕!我喜歡!”

只是,雖然有秦良幫著出氣,但他依舊覺得不夠通透。

這就是個二世祖,真正的紈绔,不懂得什么叫分寸。

“那么不過癮呢?

突然轉身出了南門,把停在路邊的三菱小跑開進了學校,就停在女生寢室樓前的路中央。

然后,從車里拽出一個紙包。

再然后,心若死灰的王默只覺眼前出現一個黑影。

還沒等他抬頭,啪嗒一聲,面前的地上掉落一打百元大鈔,還沒拆封的那種。

只見陸杰雙手插在上衣兜里,乖張的縮著膀子,“一千塊嫌少唄?這夠不夠?”

舔著嘴唇,極盡嘲諷,說著話,已經蹲了下來,與王默面對面。

“這么著,我今天包你場,你給我唱一萬塊錢唄?”

王默眼珠子充血,拳頭攥的緊緊的,指甲都要扣到肉里去。

瞪著陸杰,渾身都在發抖。

而陸杰笑的更為舒爽,“看我干嘛?良哥的話還是沒聽進去啊?”

“要不……”

啪嗒,又扔出一萬,“兩萬?”

笑呵呵道:“見過兩萬嗎你!?”

“還不夠?”

啪嗒……

“三萬!夠了吧?不夠你說話啊,我有得是錢,今天陪你玩到底!”

這就不是在嘲諷了,這是在找死。

王默再能忍也忍不下去了,騰的站了起來,作勢就要揮舞拳頭沖上去。

而他身后的一眾男生,只要王默動手,也必然出手。

到時候會是什么后果,那就誰也預料不到了。

也就在王默沖起來的一瞬間,齊磊和秦良幾乎是同時夾在了中間。

秦良是嚇的,他真沒想到陸杰這么沒分寸。特么的傻逼孩子,有點錢不知道姓啥了。

上來就要把陸杰拉走。

結果……

結果齊磊和他一起到的,沖上來還心里吐槽呢,這回沒人搶先了吧?

只可惜,這貨不勸架,卻是把地上的三萬撿了起來,直接往兜里一揣。

“謝謝啊!!”

王默、秦良、陸杰,包括在場所有人都不由一滯,定在當場。

都懵了,沒鬧明白啥情況呢!

王默和男生們想的是,你怎么好意思揣兜里?臉呢!?

而秦良則是沒想到,一直悶葫蘆一樣的齊磊是哪冒出來的。

還謝謝啊?很難收場了!

至于陸杰,臉黑的嚇人。

媽逼的,你還真拿了啊?

他就是裝個逼,料定王默沒臉拿錢。

三萬呢,他老子特么再有錢,三萬也不是一個小數,有點心疼。

而齊磊笑呵呵地看著陸杰,“聽歌兒是吧?行,就沖這三萬塊錢,今晚讓你聽到吐!”

秦良一聽皺著眉低吼,“小弟弟,別看熱鬧不嫌事大,把錢拿出來!小杰不是那個意思,他就是開玩笑。”

齊磊一臉錯愕地對向秦良,“開玩笑嗎?”

很不情愿地把錢掏出來,看著陸杰,”嚓,開玩笑你不早說?我還以為你真特么這么大方,拿三萬出來裝逼呢!白高興了。“

“給你,給你!”

一副很不爽,又帶點鄙夷的模樣,蹦出一句,“開玩笑你裝啥大尾巴狼啊?”

“我……”

這讓陸杰怎么接話?又怎么能把錢接回來?齊磊把話說死了。

這要接回來,陸杰就能笑話了。

現在別說三萬,三十萬他也不能接啊!

吭哧回懟,“誰特么跟你開玩笑?你配嗎!?”

干脆把牙一咬,“唱?是吧!?好,給爺唱!!”

眼中的暴虐越來越濃,“來來來,都給我唱!!爺今兒高興,請全女宿舍的姑娘們聽歌了!”

“不是會唱嗎?我看你怎么唱。唱不到十二點,怎么揣進去的,怎么給爺吐出來!”

陸杰卯上了。

他也不是傻子,拿錢那你就唱,我看誰丟人!

“我看看有多少姑娘來看這幫窮逼在這兒賣唱!”

你還別說,陸杰這幾句狠話挺毒的。

不就三萬塊錢嗎?拿是沒臉拿回來了,那就要發揮一點價值,讓你們丟人丟到姥姥家去。

我看誰有臉唱,誰有臉聽?

這些話一下就引起了豪車堆兒的共鳴,陸杰和秦良畢竟是他們中的一員,不能這么丟了面子。

有和陸杰一路貨色的二世祖登時開始起哄,“這不就熱鬧了?也別小杰一個人出錢。”

“不就是錢嗎?算哥一份兒!”

“也算我一份!”

“算我一個!”

一個又一個的聲音此起彼伏。

連秦良都似笑非笑,看著齊磊,“既然這樣,那也算我一個唄?花點錢,給姑娘們謀個福利,多好啊!”

說著話,都是一副看熱鬧的姿態。

王默他們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算了,有些無語地看著齊磊。

你說你一個小屁孩出什么頭?現在怎么辦?架打不成,還讓人又把臉踩地上碾了好幾遍。

而女生們…說實話,有點可憐這些男生。

和秦良他們真的不是一個級別的,手段沒人家高明,更沒人家有錢。

真的就是有錢就有底氣啊.!

她們都替男生尷尬。

可是,又無能為力,正如秦良所說,現實就是這么殘酷,一幫窮學生,和人家沒法比。

226寢的姑娘們都急死了。

說實話,她們現在真的一點嘲笑王默他們的意思都沒有。可是,卻又一點辦法都沒有。

進而把責任都怪罪到了齊磊身邊,“這小弟弟怎么就拎不清呢!”

“這回完了,估計王默一時半會都緩不過來。”

“李玟玟這個弟弟,怎么這么不靠譜?瞎搞!!”

好吧,同樣的想法其實也在男生中滋生。

是個爺們兒,就不應該拿那個錢!

齊磊干了一件非常不得體的事情。

看著齊磊的神情已經變了。

至于王默,如果這不是李玟玟的朋友,而他對李玟玟又有著那樣的情愫,估計王默也得炸毛。

即便一再克制,等到陸杰他們退回去,抱著膀子,倚靠著豪車冷眼看笑話之后,王默終于忍不住了,想埋怨齊磊幾句。

結果,齊磊根本就沒給他開口的機會。

突然神情一變,哪還是一個撿便宜的熊孩子?無比鄭重的對王默來了一句:

“如果今天就這么過去了,你一輩子都站不起來!”

王默腦袋嗡的一聲,連帶他身邊的那兩個男生也是呆愣當場。

齊磊繼續道,“相信我,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來!”

王默被他莫名其妙的兩句話給說懵了,此時的齊磊,根本就不像個比他小的小男孩,眼神里的漠然比秦良還要讓人生畏。

“你,你到底在說什么?”

齊磊,“我在說,怎么找回這個場子!在說怎么讓他們花了錢,還把臉皮也留下!”

王默驚了,更不懂了,“怎,怎么能,能辦到?”

現在這個局面已經丟人丟到家了,上哪找場子去?

卻見齊磊呲牙一笑,問了一句:“你辦過校園演唱會嗎?”

“啥?”王默和身邊那兩個男生異口同聲,“演唱會?還校園??”

“對!!”齊磊堅定無比,“就現在!他們不是想聽歌嗎?那就讓他們聽一聽…北廣的聲音!”

三人徹底無語了。

你到底是哪路神仙?想法還挺多。

只可惜,天真了,不太現實啊!

繼續碼字,爭取十二點之后再來一章。

可是出了一點突發狀況,昨天才發現,我吃的那個安眠藥沒有了....

新的藥最快也得三號以后才能拿到。

等幾天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