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43章 妖王出世

第143章 妖王出世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43章 妖王出世

望著門前,屈辱、不甘,又無力的金永民,齊磊完全搞不請狀況。

什么亂七八糟的?

唐奕傷害actoz了?

徐小倩和諾德又扯上什么關系?

至于吳寧,又是咋回事?

好吧,齊磊哪里知道,就在昨晚,他在東街17號搞定那幫互聯網大佬的同一時間.,唐奕、吳寧、徐小倩、楊曉,這幾個小伙伴兒那真的是八仙過海各顯其能。

一套組合拳下來,徹底把actoz給打懵了。

已經不是不講武德的問題了,而是這些流氓套路,actoz就沒見過這樣兒的。

金永民是長見識了。

事情的起因,其實還不是從小伙伴兒們這開始的,起因是王勇和張建。

自從網易和新浪的加入,三石公司談判受挫,這兩個做為技術團隊的“老年人”一直都沒閑著。

是的,齊磊在裝慫,齊國棟和周桃手足無措不得其法。

可是,王勇和張建卻是很清醒的。

兩個人已經在考慮,如果談判不成功,那在技術層面,三石公司這次談判之中能得到多少累積?

所以,王勇和張建這段時間,一直在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破譯actoz提供給三石公司的展示客戶端,也就是游戲的數據包。

之前說過,actoz給每家談判公司提供了一個單機的傳奇展示客戶端,算是驗貨。

但是,這個客戶端是加密的,而且安全級別不低。

本來呢,這東西破譯出來也沒什么價值,因為不是完整的游戲數據包,只是傳奇的一小部分。即使拿在手里,也不能把它轉化成一個完整的游戲。

但是,王勇不這么想!

王勇四十多歲了,屬于國內最早一批接觸計算機技術的人員。

他們那個年代,對于計算機技術的發展,其實和現在的游戲產業差不多,大多數領域就是一片空白。

怎么研發?

那真的就是把進口的機器拆散了,一個零件一個零件的琢磨。

軟件方面,更是一行代碼一行代碼的慢慢學習。

所以,王勇很有那股子勁兒,哪怕是一點點有用的東西,也不能放過。

這個展示客戶端雖然不完整,可是如果得到基礎代碼,起碼是一個借鑒,這對三石公司將來自己做游戲,還是有一定好處的。

所以,這幾天,王勇、張建,還有從南老那借來的兩個軟件高手。

好吧,其實就是黑客。

齊磊通過蔡無名,從寶島技嘉公司挖過來的兩個人,一個叫陳盈毫,另一個叫翁世同。

四人個,四臺筆記本電腦,在酒店里好幾天沒出屋,就想把actoz的加密程序攻破,拿到基礎代碼。

可是,進展不太順利,actoz這堵墻修的很高,幾種不同的加密算法共同使用,真特么的進不去啊!

然而,誰也沒想到,翁世同在幾乎已經放棄的情況下,無意間的一個發現,卻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他發現了傳奇登陸端口的一個漏洞。

這個漏洞,有點扯淡,扯淡到他都不敢相信。

怎么說呢?

打個比方,他們是賊,面前有一堵高墻,他們要翻過高墻,竊取高墻保護的財富。

可是,怎么翻也翻不過去墻,結果在累個半死之后,他們才發現…沒鎖門,可以大搖大擺的從正門進去,把里面的東西搬空,而不用越過高墻。

這就很扯淡了,翁世同發現這個漏洞之后,整個人都是懵的。

actoz在干啥?有病?

那么嚴密的加密程序,卻留了這么大一個窟窿?

唯一的可能就是,連actoz都不知道,登陸端口有這么大一個漏洞。

好吧,翁世同不知道,他其實是無意發現了《傳奇》系列游戲的命門所在。

在后世,正因為這個登陸端口的漏洞,使得傳奇在中韓大火的情況下,突然陷入僵局,甚至代理傳奇的盛大開始和aade進入無休止的法律爭端。

正因為這個漏洞,使得傳奇源代碼泄露,然后鋪天蓋地的私服、變態外掛橫空出世,讓盛大蒙受了巨大的損失。

而翁世同發現這個巨大漏洞的時間,正好是齊磊聯系丁雷、王振東,向林晚簫解釋各中細節的同一時刻,也就是東街17號成立的前一天。

那個時侯,唐奕甩著膀子郁悶的從齊磊房間出來,吳寧、徐小倩和楊曉也跟著他出來。

幾個人又沒什么地方可去,轉悠轉悠就跑到張建的房間了。

然后,張建他們正在興奮的討論著這個漏洞。

太過專業,這幾小只也聽不懂,唐奕就是隨口問了一句,“漏洞就漏洞唄,這玩意有啥用啊?”

結果,張建鄙夷地瞥了他一眼,“還有啥用?”

把一個筆記本電腦推到唐小奕面前,指著屏幕,“知道這是啥不?”

大伙兒湊過來,“啥啊?”

張建,“傳奇的源代碼。”

大伙兒一喜,“你們把展示客戶端破譯了?”

而張建神情更為嘚瑟,“看清楚,這不是展示客戶端的源代碼,而是傳奇完整客戶端的源代碼!”

此言一出,幾人都驚了,“哪,哪來的!?”

根本就不可能啊!

卻是王勇開口了,“翻墻登陸韓國網站下載的完整客戶端,再通過登陸器漏洞,就得到了這個。”

眾人登時陷入錯愕,張建依舊興奮著,“有了這個源代碼,誰都可以自己運營一個傳奇!”

“對于咱們來說,自己做游戲也能省去大半的精力。”

“懂了吧?還啥用?”張建鄙夷著,“用處大了去了!”

然而,張建在說肩膀頭子,這幫熊孩子想的卻是胯胯軸子,兩邊兒就不在一個頻道上。

張建的重點是,有了這個源代碼,能為三石公司后續的研發節省不少時間,少花費不少精力。

可是,熊孩子想的卻是“有了這個源代碼,誰都可能運營傳奇!”

怎么特么把這玩意利用起來,幫齊磊解決了眼前的難題

這是思維方式決定的,張建是一個正常人的思維,而這幾個熊玩意已經開始像一個老板那樣去考慮問題了。

最后,吳寧拿走了張建的筆記本電腦,說是回去研究一下。

唐奕眼珠子亂轉,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徐小倩和楊曉則是懷揣著另一番心思。

第二吳,齊磊去和丁雷、王振東吃飯,小伙伴兒們不約而同的選擇了以各種理由不去。

正在齊磊侃侃而談,忽悠一眾互聯網大佬的時候,華銳酒店這邊卻比東街17號精彩一萬倍。

首先,吳寧第一個找上了在齊磊房間等著他消息的林晚簫,賊嘻嘻的問了個問題。

“林律師,和您咨詢點事兒!”

林晚簫當然沒問題,只是奇怪這孩子怎么了?怎么像個搞地下工作的呢?

結果,吳寧一開口,沒把林大律師嚇死。

“您說,我如果拿著actoz的源代碼,要挾他們必須與三石公司合作,不合作就把源代碼公布到網上,這算fz嗎?”

林晚簫眼珠子沒瞪出來,“算!必須算!”

“你要干啥!?”

“這是刑事犯罪,敲詐勒索,外加商業間諜罪,要判刑的!”

林晚簫慌了,“臭小子,你可不許胡來!”

“啊?”吳寧一驚,“這么嚴重的嗎?”

林晚簫,“廢話!你消停點,別走歪門邪道。”

吳寧有些訕訕,“那算了。”

轉身要出屋,可是走到門口,又折了回來,“林叔,再問您個事兒!那你說,如果我指控actoz抄襲中國文化,當然,抄沒抄有待商榷,這算不算fz?”

林晚簫松了口氣,不管你怎么作,也不能敲詐勒索。

緩聲道:“算誹謗,不嚴重。”

吳寧,“不嚴重嗎?”

林晚簫,“賠錢的事兒。”

“哦?”吳寧一挑眉,“謝謝啊!”

掉頭走了。

吳寧鬧這么一出,把林晚簫弄的有點心神不寧,這小子到底要干啥?

殊不知,吳寧從林晚簫那出來,直接殺到金永民所在的房間,敲門。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吳寧,三石公司的投資人之一。”

金永民有點懵,這么年輕的投資人還真是頭一回見。

“吳先生,有事嗎?”

卻見吳寧大義凜然,“我來是正式通知金總,我司仔細的研究了貴公司的展示客戶端,發現其中有諸多中國元素,被貴公司打上了韓國的標簽。”

“三石公司表示強烈抗議,同時會動用一切手段,包括r樹下網站的影響力,抵制傳奇游戲,抵制貴公司!并號召全中國網友共同抗議。”

只見吳寧冷然一笑,“金總,我想,你無法在中國展開你的業務了。”

說完,吳寧掉頭就走,都不給金永民反應的時間。

金永民差點沒背過氣去,特么的,傳奇有中國元素嗎?我怎么不知道?

可是,沒有嗎?他還真不敢打包票啊!

趕緊著急公司的談判團隊,討論對策。

第一,搞清楚到底有沒有被篡改的中國元素。

第二,特么怎么應對這個嚴重的問題。

是的,這個問題極為嚴重,三石公司是有能力掀起輿論的。

他們有一個網站的作家,那都是寫死人不償命的主兒。真的讓他們煽動起來,一人一篇小作文兒,后果金永民都不敢想。

不管吳寧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actoz基本就和中國市場說拜拜了,哪個中國公司還敢代理他們的游戲?

把金永民氣的啊,敲詐!徹頭徹尾的敲詐!我要告你們!!

而就在金永民被徹底激怒的時候,也就是吳寧從林晚簫那出去不到半個小時,徐小倩和楊曉又來找林晚簫。

上來第一句話,“林叔叔,如果拿著actoz的源代碼要挾他們必須與三石公司合作,不合作就把源代碼公布出去,這算fz嗎!?”

林晚簫一翻白眼,心說,你們真是一起的哈,出損招都是一毛一樣的?

瞪著眼,“不行!”

徐小倩皺眉,“我是問,算fz嗎?不是行不行。”

林晚簫,“算!算!算!!要蹲笆籬子的(蹲監獄)!”

好吧,又一個廣東人被同化,冒出東北話。

徐小倩登時皺眉,“這么嚴重嗎?”

林晚簫怒了,“這是敲詐,這是商業犯罪,不可取!小小年紀的,能不能走正道?”

“哦。”徐小倩有些悻悻然。

轉頭又問了一句,“那么,如果我把源代碼破譯的消息透露給諾德,算犯罪嗎?”

林晚簫一愣,“這個嘛…不算。”

諾德是actoz的投資人,在這件事里,屬于非獲利個體。透漏給諾德,頂多算告密,是道德問題,不屬于法律問題。

“你告訴諾德干什么?

徐小倩和楊曉則是對視一眼,也沒說要干什么,“謝謝林叔叔,我們明白了。”

說完也是調頭就走,直奔金永民房間。

面對臉色極為難看的金永民,徐小倩天真燦爛的笑著,“金先生您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徐倩、三石公司的創始人之一。”

“我叫楊曉,也是三石公司的創始人之一。”

金永民:“……”

剛剛那個年輕的還不行,還得是年輕的女的?你們三石公司挺會玩唄?

徐小倩:“正式通知您一聲,我們對貴公司的游戲制作水平深表懷疑,決定暫時終止談判。”

楊曉:“并會與諾德先生接觸,讓他這位投資人看到一個真實的actoz。我想,他會做出合理的判斷。”

徐小倩:“到底是繼續投資一個空有其表的失敗公司,還是看好更為有潛力的三石公司,諾德先生應該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楊曉:“再見!”

金永民都要瘋了,你倆特么說啥呢?什么亂七八糟的?老子根本就沒聽懂。

可是雖然沒聽懂,但傳遞的信息卻很重要。

什么意思?三石公司有意讓諾德投資了?聽那意思,諾德還有可能放棄actoz?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

按理來說,金永民不管怎么說都得馬上把徐小倩追回來,問個明白。

你們憑什么大言不慚的說諾德會放棄actoz?

嚇唬誰呢?

可是,還沒等他追呢,唐奕來了。

唐奕來之前,當然也例行公事的跑到林晚簫那咨詢了一下。

進屋就咋呼著:“林叔!如果拿著actoz的源代碼,要挾他們必須與三石公司合作,不合作就把源代碼公布出去,算fz嗎!?”

林晚簫都懶得搭理他了,你能不能換一套詞?復讀機嗎?

也不說fz不fz的事兒了,直接急了,“你們到底要干啥?”

林晚簫真的急了,多好一幫孩子,怎么不走正道兒呢?

像訓斥自己家孩子一樣訓斥著唐小奕。

要是換了別人立馬就得慫,可是就唐小奕這個愣頭青,林晚簫這么一怒,他還來勁了。

脖子一梗,眼珠子一瞪:“弄他們啊!特么的還敢使花活?凈給整那些花里胡哨的,那不弄他?”

他是實在沒弄明白,你們這一幫奇葩是怎么聚到一塊兒的呢?

無力地揉著眉心,組織了一下語言。

“首先,你這么直不楞騰的去要挾,肯定是不行的。”

唐奕卻是咧嘴,“我知道啊!當我啥也不是呢?”

“要委婉嘛!意思到了就行,不能讓人家抓到把柄。否則合同沒簽成,我先進去了,對不對?”

你特么懂的還挺多。

長嘆一聲,“死心吧!我是不會教你fz的。”

唐小奕一聽,不但沒有一點為難的意思,反而輕松了,“好勒!我自己去辦。”

“回來!”林晚簫要爆炸,怪不得這貨被齊磊他們叫瘋子。

“你干啥去!?”

唐奕,“找金永民聊聊去啊?”

最后,林晚簫妥協了,他發現這個小子和前兩波不太一樣。前兩波兒能勸得住,這個....特么的勸不住,一根筋。

瘋子!

惡狠狠的瞪了唐奕一眼,“你準備怎么去啊?”

唐奕也是實在人,“老子就拿著傳奇的數據包,過去就拍姓金的臉上。就對他說,你那客戶端的漏洞那么大,當我們瞎啊?你特么給不給代理?不給我就給你公布出去!”

林晚簫腦袋有點疼,你不是說委婉嗎?這叫委婉?

拉著唐奕,真怕這小子就這么去送人頭。

緩聲道,“你應該拿著展示客戶端的數據包拍在他臉上,而不是完整客戶端。”

唐小奕愣在那,“完整的更有殺傷力吧?”

林晚簫,“聽叔的,乖。”

唐小奕,“好吧!”

林晚簫暗自松了一小口氣,“然后告訴他,加密效果太差了,而不能說登陸端口的漏洞。”

唐小奕,“哦,那再然后呢?”

林晚簫,“再然后,善意地提醒他,actoz這么大意是不行的。”

“萬一誰簽下了代理權,最后因為你們actoz的失誤導致源代碼泄漏,蒙受損失是小,要是引起法律糾紛那就麻煩啦!”

唐小奕挑著眉,目光斜視天花板,做思考狀,“這樣....會好一點?”

林晚簫重重點頭,“會好很多!”

唐小奕,“可是,這樣不爽啊!我想既打了臉,還得爽。”

林晚簫想踹他。

“特么目的達到了就行了唄,你要什么爽?你還想怎么爽!?”

這熊玩意,咋就不知死活呢?

“哦。”唐小奕像個熊孩子一樣蔫了下來,“那我去了哈!”

林晚簫知道攔不住他,眼睛一閉,“去吧!記住,按我說的說!”

“好勒!!”

唐小奕歡脫著跑了。

一出門就變了臉,朝著房門的方向一撇嘴,“切!還搞不定你了?不得乖乖地教明白了?我親爹都讓咱忽悠的團團轉!”

好吧,這貨全是裝的。

林多晚簫要是知道,不知會作何感想。

然后,唐小奕就去了。

按照林晚簫教的,把裝著不完整客戶的筆記本懟在金永民懷里。

“啥特么破玩意?兩下就破解了!你們就拿這玩意唬弄我們?”

金永民:“……”

“提醒你哈,這破玩意我們可不要!”

眼珠子一挑,陰陽怪氣,又暗有所指,“估計啊,別人也不敢要!特么一上市,就這加密技術,那不程序員家的狗就給破解了?盜版不得滿天飛!?”

“等著打官司吧你!”

說完,唐小奕就瀟灑的走了,留下金永民雷的外焦里嫩怔在那半天沒回過魂兒來。

他感覺好像被威脅了,可是好像沒證據呢?

展示客戶端是自己給人家的,人家測試安全性是正常操作。發現問題也沒借此牟利,更沒敲詐勒索,直接退了回來。

可是,金永民就是感覺被威脅了。

而且,你跟我說說,誰家程序員的狗?是啥品種?咋這牛呢?

好吧,他就沒鬧明白,三石公司的技術人員這么牛的嗎?破譯了?

等他回過魂來,臉上已經沒人色了,他終于知道唐奕前面來的那個女娃娃說的是啥意思了。

完了,徹底完了!!

如果諾德知道actoz存在如此之大的安全隱患,而且很可能在未來造成巨大的損失……

諾德就是個投資的,他可不講什么情面。

一旦發現投資風險增大,產品存在重大隱患,且被中國市場輿論所排擠,他會毫不猶豫的掉頭就跑。

那actoz就徹底完了,還中國市場?還傳奇代理?還特么使這個招那個招兒的!?

全特么是笑話!

說心理話,這三個熊孩子如果是單獨來,金永民還真不一定當回事兒,頂多是制造一點麻煩,也不是沒有轉圜的余地。

但是,這一套組合拳下來,直接就把金永民打懵了。

他發現事態很嚴重,這已經不是狩獵三石公司服務器技術的問題了,而是關系到actoz的生死存亡。

尤其是,他通過特殊渠道得知,網易和新浪的老板當天晚上就已經開始撤出談判的時候,金永民意識到,他已經沒有反敗為勝的機會了。

三石公司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一夜之間,既搞定了網易和新浪,同時也給actoz打出了一招無解的殺招。

于是,金永民不再掙扎,一大早就跑到齊磊房間外,通知三石公司,actoz同意三石公司的一切談判要求。

他也是光棍,不就是要傳奇的代理權、版權、改編權嗎?

給!!

這個時候不給,那就死定了。

可是,卻苦了齊磊,一腦門子的問號兒,我這還沒開始發力呢,怎么就結束了?

而且,這么大方的嗎?大陸版權、改編權都給了?

可是,事實就是如此,由不得齊磊不信。

actoz接下來十分配合,再沒有什么小動作,談判進入最后階段,只剩林晚簫擬出一份嚴謹可行的合同,便可以正式簽約了。

而丁雷和王振東還沒離開華銳酒店,就聽聞三石公司已經搞定了actoz的消息,也是暗自咋舌。

他們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細節,可是,那小子也太特么的迅速了吧?

說實話,如果把他們換到齊磊的那個位置,他們自知是肯定做不到這么快速的。

為此,丁雷和王振東、唐海朝幾個人在私底下還給齊磊起了個外號,叫——石妖王!

太特么妖了!

大伙兒都是妖,都有過光榮的歷史,可是和十七歲的齊磊一比,他才是大妖。

妖王!比不了。

而這個外號漸漸在互聯網圈子里傳開,知道內情的畢竟是少數,都知道石妖王指的是齊磊。

可是,啥也不知道,只知傳聞的,卻是大多數。

人們只知道,三石公司幕后的老板能量很大,手段毒辣。

看外號,應該是姓石的,而且年齡不小了。

你想啊,能讓丁雷、王振東甘愿叫一聲妖王,那是一般人嗎?年紀能小了嗎?

起碼華銳一戰,多少傳出一點細節,堪稱經典商業對決,狠辣無邊,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來的。

可是齊磊好冤枉,我用的都是陽謀,那些損招不是我出的。

回到華銳酒店這邊,與actoz簽合同的事兒由林大律師和齊國棟出面即可,齊磊他們徹底閑了下來。

說起來,搞定actoz,張建的技術團隊居功至偉。

對此,齊磊一點也不吝嗇,“獎金什么的,那都是回公司之后的事兒,現在,立刻!一人五千塊錢,放假三天!”

“給我可著京城的買買買!玩玩玩!”

張建他們自然是歡騰的,跟著這樣的老板才有奔頭兒。

登時不再收著,由趙維開車帶著他們,西單、王府井的開始撒票子。

然后,又去八達嶺爬長城,唐小奕和吳小賤也放松了下來,跟著他們去長城當一回“好漢”。

這一次,雖然兩人有點誤打誤撞的味道,可是在信心的建立上,絕對作用不小。

起碼再遇到這種事兒,哥倆可以淡定的吹牛b,“有什么啊?actoz不一樣被老子干掉了?”

齊磊本想在酒店歇兩天,其實這段時間他也挺累的,有點用腦過度了。

可是,比起在酒店睡大覺,和徐小倩過一下二人世界,顯然更為重要一些。

只是沒想到,還拖著個電燈泡——楊曉。

本來楊曉不想跟著齊磊和徐小倩的,可是她又不想和一幫傻老爺們去爬長城。

徐小倩又見不得曉兒孤零零的自己扔在酒店里,“你跟著我們走吧!”

楊曉一聽,“你?算了!真不想看你倆膩歪來膩歪去的,我還是自己玩吧!”

徐小倩一聽,“那行!不帶他,咱倆一起唄!”

當然不可能不帶齊磊,可是徐小倩既然這么說了,楊曉就沒法拒絕了,于是,三個人一起上路。

坐公交車去天安門,去故宮。

駐足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看著那鏗鏘有力的文字。

又在胡同大爺的的指引下,跑到鼓樓前街吃了一頓鹵煮。感覺一般般,沒尚北小十字街的羊雜湯好喝。

最后,又在北海公園的白塔下,花十塊錢照了張像。

齊磊感覺好虧,可是徐小倩和楊曉覺得值。

因為在天安門廣場時,她們就想照了,只不過那里要價二十塊,真的有點貴…

好吧,即便徐小倩和楊曉在尚北都算得上女中豪杰了,可是來到京城,就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依舊事事新奇。

這個年代流傳著這樣一句話,不到廣州不知道錢少,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

只有行走在長安街上,看著一個挨著一一個的部委大樓在眼前掠過,看著中南海的哨兵,看著那飄揚的五星紅旗,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是國家心臟的氣場。

徐小倩行走在步道上,撫摸著故宮的大紅圍墻,突然心生感慨。

她腳下來的路,不知道有多少共和國的締造者們昂首而過。

她撫摸的墻,不知沉淀了多少歷史的滄桑與變幻。

這一刻,徐小倩突然有了一些明悟:

她原本那些所謂的,上最好的大學,走最順暢的人生道路,還瞧不起齊磊遠去的那條黃土路是多么的幼稚與狹隘。

真正無悔的青春,應該像眼前一樣,包羅萬象。

就像眼前的長安街,承載得了偉大的先烈,亦包容得下她這個無知的小女孩兒。

而齊磊,沒有徐小倩那么文藝,他突然想起老北了,很想把老北約出來吃個飯。

還有偉哥,那家伙不知道在北大混的怎么樣。

突然道:“明天咱們去看看偉哥吧!”

楊曉一聽,“他?有啥好看的?天天在群里嘚瑟!”

偉哥、管小北,還有曹小曦這些人,有一個單獨的群,有空就一起聊聊。

而偉哥天天都有空,有時后半夜都能看到他在群里鬼叫。

楊曉撇了一眼齊磊,其實她想說,要看也是去看看李憨憨,那大傻妞走了就沒消息了。

卻是徐小倩開口道:“那既然看偉哥,也去看看李玟玟吧!”

齊磊想了想,“算了,她喜歡玩消失,就讓她玩去吧!等啥時候自己回過味兒來再說。現在找過去,她能尷尬死!”

自以為藏的挺好,其實誰都知道她在哪兒,就李玟玟那個性格,她死的心都有。

楊曉一想,也對,“那還是讓她自生自滅吧!”

語氣之中滿是調侃。

至于徐小倩…無緣無故的在齊磊胳膊上偷偷擰了一把,在其耳邊低吼,“都是你惹的禍!”

齊磊好冤,你突然來這么一句,很驚悚的知道嗎?

我很尷尬的!

然而,齊磊沒想到的是,更尷尬的還在后面。

在外面走了一整天,坐公交車回去的時候,三個人都累壞了。

上車徐小倩就靠著齊磊就要睡覺,而楊曉坐的位置和兩人隔了一個過道,這傻丫頭也是讓人無語,腦袋往后一仰,也要迷糊。

齊磊心說,這特么車上人擠人的,你也敢這么睡?

把楊曉拉過來,按在自己的位置上,自己則站著幫她倆隔絕開人群。

“睡吧!”

徐小倩豎起大拇指,“爺們兒!”

楊曉有樣學樣,“真爺們兒!”

然后,一點沒客氣,依偎著就迷糊了過去。

可苦了齊磊,站了一路。

一直到出了東三環,車上的人越來越少,最后車上就七八個人,不用他在那站崗了,才得屁股沾到椅子。

可是,也就剩兩站地了。

本來想堅持一下就到站了。卻是沒想到,剛坐下一分鐘都不到,齊磊也迷糊著了。

再睜眼,已經過站了。

趕緊把兩人叫起來,就近下車。

楊曉迷迷糊糊在公交車站四下打量,“這哪兒啊?”

徐小倩也是無語的看著齊磊,“豬!!這哪兒啊?”

齊磊則是無語地看著站牌兒,還有京通快速路對面的紅樓……

“京城廣播學院站。”

今天就八千多,沒9900了。

明天應該是一萬......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9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