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39章 吹牛皮被嘲笑事件

第139章 吹牛皮被嘲笑事件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39章 吹牛皮被嘲笑事件

林晚簫是真沒見過這么熊的熊孩子,小家子氣到了一定程度了!

擬定合同的錢還想減點,我給你免費打工得了唄?

心說,成不了大事,斤斤計較的!

殊不知,齊磊是單純的沒見過世面而已,他是對這個行業沒啥概念,更不知道為什么那貴。

就一份合同而已,十萬!?再加十萬,都夠我再創辦一個三石公司了。

不過,林晚簫和齊磊也只是在心里吐槽一下而己,都沒有表現出來。

律師這個職業和他們做的事情,真的是用不到的時候你覺得他貴,可是一旦發生一點什么意外,立馬就明白,一百塊的合同和十萬塊的合同到底有什么區別了。

這一點,齊磊還沒機會切身體會。

不過,齊磊不傻,《傳奇》未來的收益有多大,他是清楚的。為保萬無一失,十萬就十萬了。

而林晚簫雖然也不喜于齊磊的得寸進尺,不過,一個平均只有十六七歲的創業團隊,以前沒遇到過,以后也不可能遇到。

這一點,林晚簫也是清醒的。

這將會是一個十分珍貴的商業案例,無論是低年齡決策者的思維方式,還有他們會面臨的問題,都將是他職業生涯中很寶貴的經驗沉淀。

所以,他很感興趣。

至于十萬不十萬的,本來就是一個友情價,大度一點就不當回事了。

笑著對齊磊道:“律師費好說,可以談!”

齊磊一聽,登時撇嘴,心說,嚓!果然虛高吧!?

一上午的時間,由齊磊詳細的和林晚簫說明了兩邊公司的情況,以及談判的目標,包括自己這邊可能付出的籌碼。

齊磊不知道這些對起草合同有沒有用,但是,既然用了人家,別管貴不貴了,毫無保留,談成相待。

而林晚簫靜靜地聽了一個上午,說實話,對齊磊的印象有所改觀。

這孩子,不是小家子氣!

齊磊提供的這些信息,對于合同的擬定沒有直觀的影響,但是卻意義非凡。

一份完美合同的擬定,其實完全在于律師水平的高低。一個好的律師,當然比一般的律師更容易規避大多數風險。

可是,就商業合同來說,有一部分風險并不是合同條款的約束,而在于公司本身的性質、決策層的性格,以及整體的企業文化。

說直白些,合同再嚴謹,老板心數不正,或者在某些方面存在妄想和缺陷,那也沒用。

可是,提前知道公司的缺陷和欲望,卻能在合同里盡量規避這方面的風險。

就拿三石公司來說,從齊磊的描述中,林晚簫知道了公司的優勢在哪,缺點在哪。

諸如,現金流緊張、盈利點單一,這樣重點信息的攝入,完全可以讓他在合同擬定過程中盡量規避可能出現的,因為資金問題造成的不利后果。

再比如,齊磊通過后世認知,提到Atoz可能存在版權上的爭議等等。

這一點,他也可以在合同上進行提前防御。

如果將來真的在版權方面出現爭議,即便不能禁止這種可能,那起碼三石公司可以在合同上占得一點先機。

這就是他貴的道理!

可是,林晚簫這個人有點悶,不擅長推銷自己,這要換了別人,把這些想法和即將要做的工作和客戶說的明明白白,那齊磊肯定就不覺得貴了。

還得說,這個錢花的值啊!真是友情價!

況且,他也不屑于推銷,屬于結果上論英雄的狠角色。

他享受那種等能力擺上臺面,客戶千恩萬謝甘愿掏錢的時刻。

嗯,四十多歲的人了,傲嬌!

“那就這么多了?我回去仔細研究一下。”

說著話,林晚簫站起身來,作勢離開。

“下午你們的日程安排是什么?給我一個時間。”

只見齊磊也站了起來,“林律師,中午還有事嗎?”

林晚簫,“暫時沒有安排。”

齊磊一聽,“那還走什么?一起吃個飯吧!”

十萬都花了,還差你一頓飯了?

卻見林晚簫淡然一笑,“還是算了,給小齊總節約一點經費。”

齊磊臉一黑,嚓!小心眼兒了吧?

等林晚簫走了,齊磊才撇嘴吐槽,“一點也不大氣!”

大伙兒無語地翻著白眼,是你先不大氣的好不啦?

不過,十萬確實有點貴呢!

Atoz的談判團隊是傍晚時分到的。

入駐酒店的時候,齊磊和小伙伴兒們,還有林晚簫就坐在大堂的卡座內,遠遠地看著,并沒有著急過去打招呼。

人不多,只有五六個人,其中還有一個白人面孔。

林晚簫端起白開水的杯子,好心提醒,“這是個不錯的機會,現在過去打個招呼,有助于增進雙方的關系。而且會模糊主客之別,對談判有幫助。”

“是嗎?”齊磊挑眉,這他還真不懂。

“林律師還懂心理學?”

林晚簫淡然一笑,“經驗。”

齊磊一聽,“經驗還是要學的!”

說著話,看向齊國棟和周桃,“你們去吧!”

等齊國棟和周桃帶著翻譯迎過去,林晚簫有些好奇,“你怎么不過去?”

齊磊嘿嘿一笑,“咱們等的人,比韓國人重要。”

說著話,齊磊也站起身來,對林晚簫道:“林律師,吃的慣大排擋嗎?秘制烤翅,賊帶勁!”

林晚簫,“……”

盡管不太明白Atoz的人已經到了,齊磊為什么突然問這個,不過,還是禮貌地做答,“小齊總怕是不知道,在廣東,大排擋可比北方要更深入人心。”

齊磊,“那就好,還怕您不習慣這種不入流的場合呢!”

“那走吧,咱們去吃大排擋!”

于是乎,林大律師稀里糊涂地上了齊磊的車,由趙維開著,直奔昨天吃過的那家烤翅店。

到了地方,點了各色的燒烤,估摸著也就二十分鐘,各色美食就端了上來。

很簡陋,不銹鋼的餐盤套著塑料袋子,可絲毫無法掩蓋美食的誘惑。

此時天色已經微微擦黑,朝陽路上的路燈亮起,映著京城的人來人往,浮世繁華。

齊磊突然有所感觸,因為在一個個匆忙的身影中,他仿佛看到了自己。

前世,他也是其中的一員。

突然冒出一句,“林律師,你見過不少生意人吧?都什么樣?有像我這樣的屌絲嗎?”

“掉絲?”林晚簫皺眉,完全沒聽懂這是個什么詞兒。

齊磊,“就是普普通通,用東北話講就是山炮,屯!”

這回林晚簫聽懂了,雖然不知道這孩子怎么突然有這種感慨,不過…挺佩服他的自知之明的!

心情突然很好,“什么樣的都有吧!有故作姿態的,標榜貴族的,也有實在人,內斂無華的。”

“但是……”撇了一眼齊磊,半開玩笑道,“你這一款只能叫小家子氣,不叫普通。”

齊磊一愣,感慨的心情都沒了。

我?小家子氣?你看錯了吧?

鄭重道:“林大律師,你看走眼了,我很大氣的!”

林晚簫卻是很會轉移火力,抬眼指了指吳寧他們,“你問問他們!”

吳小賤他們一聽,什么玩意?損石頭的機會哪會放過?

“林叔說的對,他心眼兒就針鼻兒那么大,還大氣呢!”

唐小奕也慎重地考慮了一下,深沉一嘆,“唉!但凡大氣一點,應該就沒有三石公司了吧?”

齊磊腦袋疼,“倒了八輩子血霉,怎么交了你們這幫玩意兒?”

林晚簫聽著一幫小孩互掐,還挺有意思的。

也正是齊磊他們離開華銳酒店的十多分鐘后,小馬哥與兩個西裝筆挺的年輕人也從華銳酒店里出來,開上車直奔烤翅店。

等他們到的時候,林晚簫正無語地看著齊磊他們互黑互懟。

小馬哥帥氣地從駕駛位上下來,隨后后門開啟,從車里下來的兩個人,正是酒店里那兩個年輕人。

林晚簫是見過小馬哥的,把目光落到另外兩人身上,“這就是你要見的人?”

齊磊點了點頭,“對,這就是要見的人!”

嘴上這么說,卻沒有起身迎過去,只和林晚簫一起笑呵呵地看著。

只見那兩個西裝男四下打量著,顯然對這樣的環境有些不適應。

其中一個二十四五歲的,訕笑一聲,“馬總,這個地方不錯啊!風景挺好。”

說著話,瞟向馬路對面的廣播學院,“至少能飽眼福。”

而另一個三十左右的,則是搖手道,“不錯不錯,好多年沒感受過大排檔的氛圍了。”

嘴上這么說,其實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堂堂企鵝的創始人,初次相識請客吃飯,居然是路邊攤。

而小馬哥則是笑罵著指點兩人,“你們啊,就是國外呆太久了!告訴你們一個秘訣,想在國內做好生意,你得接地氣。”

二人聽罷,搖頭苦笑,“這可真是太接地氣了。”

說著話,三人已經來到齊磊他們這桌面前。

小馬哥先向兩個西裝男介紹道,“這位…是林晚簫,林大律師,我們這次的法律顧問。”

兩個西裝男一聽,登時一怔,心說,馬總你搞的陣勢不小啊?還沒怎么著呢,法律顧問就找好了?

訕笑一聲,與林晚簫打招呼。

只見林晚簫禮貌頷首,算是見過。

隨后,小馬哥又給林大律師介紹。

指著二十四五歲的那個,“億唐網創始人,唐海朝。”

“這位……”指著三十來歲那個,“hinaren的創始人,陳方舟。”

此言一出,林晚簫心中瞬間通透。

卻是好好地看了一眼齊磊,說實話,他沒想到齊磊能有這么一手,把兩個競爭對手約了出來。

當然,林晚簫更不明白齊磊為什么約對手出來,有什么意義嗎?

而小馬哥的介紹還沒完呢,就迫不及待地朝齊磊戲謔調侃,“小石頭,你在唐總和陳總面前可就不夠看嘍!”

確實不夠看,這兩個也都是妖人。

首先,唐海朝,74年生人,比小馬哥還要年輕,才二十五歲。

可是人生履歷卻已經精彩至極。

他像齊磊這么大的時候,已經大學畢業兩年了,而且還是復旦大學。

是的,你沒聽錯,15歲復旦畢業,那時還是1989年的事。

90年去了米國。

93年,也就是唐海朝19歲的時候,就進了全球著名的麥肯錫咨詢公司,19歲開始就從事幫組外企進入大陸的咨詢工作,甚至還從事過幫助國內各部委進行經濟體制改革的相關工作。

再后來,唐海朝讀了哈佛的MBA,1999年2月在哈佛商學院參加完一次全球規模的網絡研討會之后,就拉了幾個哈佛的同學。

4月份回國,5月份拿出億唐網的商業計劃書,6月份拿到第一筆融資1000萬美元。

8月初拿到第二筆融資,2000萬歐元。

現在,億唐網的門戶網站還沒上線呢,就已經財大氣粗了。

另一個,陳方舟也不簡單。

30歲,老了點兒。

可是,人家也是十幾歲上大學,二十歲就進麻省理工拿機械工程碩士的選手。

而且,他還不單單是麻省的碩士,還是斯坦福的MBA及電機工程雙碩士學位。

今年年初,和幾個斯坦福的校友創建hinaren,4月分第一筆融資到賬,500萬美元。

7月分第二筆融資敲定,800萬歐元。

而且,和唐海朝還沒影兒的億唐相比,hinaren已經成績斐然,穩坐國內社區網站第五。

總之,都是妖人!

至少小馬哥無論是學歷,還是經歷,還是創業史,和人家都沒法比。

今天下午,小馬哥沒干別的是,就是去交朋友了。

此時,對于小馬哥的介紹和吹捧,兩位妖人還是很滿意的。

盡管表面依舊堅持著古井無波的淡定,可是心里卻美滋滋。

很多人不理解,在這個年代,海外歸來、衣錦還鄉的那份優越感,反正挺膨脹的。

而林晚簫聽了小馬哥的介紹,突然感覺齊磊也不是那么妖了嘛!

你看看人家,十五歲大學畢業,不過二十就來歲就積攢了別人一輩子都不一定能獲取了工作經驗和人脈。

是的,人脈!

林晚簫的視角和普通人不同,幫助部委進行經濟改革,這份工作履歷帶來絕對不僅僅是經驗,更重要的是人脈!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之前說過,億唐網即便還沒上線,可是已經獲得了內國幾乎所有的互聯網許可證,這不無唐海朝寬廣人脈的關系。

撇了一眼齊磊,心說,“小伙子,年輕了吧?遇上對手了吧?”

其實,他挺看不上齊磊一會兒幼稚可笑,一會兒又故作老成的從容不迫。

要么你就像個小屁孩似的一直幼稚下去,要么就像個老總的樣子,一直從容。

這忽左忽右的,浮夸!!

只是林晚簫沒想到,齊磊聽了兩個人的介紹,好像很是淡定,一點都沒自卑呢?

這讓林晚簫又發現了齊磊的一個優點臉皮夠厚。

只見他大大方方地站起身來,和唐海朝、陳方舟握手,“久仰久仰!”

而唐海朝和陳方舟微微一怔,迫不得已和齊磊握了個手,然后狐疑的看著小馬哥。

意思是:這孩子誰啊?挺不見外的嘛?主角不應該是這位四十多歲的大叔嗎?怎么這孩子弄的像個主人一樣?

唐海朝一副輕松之態,“你弟弟?小伙子不錯啊,看著就大氣!”

陳方舟,“國外像這么不怯場的年輕人都不多啊!”

卻見小馬哥微微一笑,目光狡黠:“介紹一下,我好哥們兒,齊磊。”

只說半句,唐海朝和陳方舟就是一滯,好哥們兒?這哥們兒的歲數差的有點多!

結果下半句一出,兩人腦瓜子嗡嗡的。

“三石公司創始人,也是這次兩位的競爭對手。”

唐海朝,“”

陳方舟,“”

此時,二人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瞬間石化,且恰巧有一陣晚風吹過,使得因微微前傾而懸空的兩條精致領帶在風中搖曳。

凝滯了足足了十幾秒鐘,唐海朝才在夜色的掩護下褪去煞白的臉色,不確定地來了一句,“不是…不是你企鵝要代理Atoz的游戲?”

小馬哥笑了,“我可沒說過我要代理哈,我就是來幫兄弟忙的!”

“幫……”唐海朝無語,“幫三石啊?”

小馬哥,“對呀!”

陳方舟,“就…就導航網那個三石?”

唐海朝,“就R樹下那個三石?”

小馬哥心里這個痛快啊,你看看,失態的不光我自己吧?

“對,就是那個三石!”

撲通,兩人登時拍在椅子上。

唐海朝低著頭,使勁拽了拽領帶,目光所及,一瓶大綠棒子,也不找酒杯,拿起來擎在半空。

而陳方舟則是很默契地抄過另一瓶,與唐海朝碰到一處,隨之猛灌了一大口。

然后,唐海朝直視齊磊,蹦出一句,“兄弟,玩我呢啊?”

陳方舟也是無語吐槽,“早說是三石公司啊!特么我就不跑這一趟了!”

兩個人的表現,沒把林晚簫嚇一跳,卻把齊磊嚇夠嗆。

“別!!兩位老哥,千萬別說這話,太貴了!”

唐海朝和陳方舟怔怔地看著齊磊,眼神里有些驚愕。

是的,剛剛介紹到這小屁孩兒就是三石創始人的時候,兩人也只是表情上管理不到位,可是眼神卻沒有太多的驚詫。

說白了,都是演的。

十七歲的妖人又能怎么樣?他們也都是從妖人過來的,也不比齊磊差多少。

演的挺真,其實心里都樂開花了,天上掉餡餅了啊!

沒錯,哪來那么多競爭對手?誰要是誰那么想,不是瘋子就是傻子。

現在國內的互聯網產業日新月異的,大有時不我待之勢。

可以說是,一天一個樣兒。

這個時候,競爭是有,可更多的是和時間競爭。

但是,機會卻是隨處可見。

就拿游戲來說吧,你當唐海朝和陳方舟非得在Atoz身上吊死嗎?

Atoz只是一家韓國的小公司而已,游戲產業可供選擇的多了去了。

就說目前可以考量的項目,從石器2到萬王之王、紅月、破天一劍、魔力寶貝、凱旋等等等等。

這還只是日韓的游戲,國內西山居已經在籌備劍俠情緣的網絡版了,網易也在尋求合作開發西游背景的Q版游戲。

而歐美可以引進的項目就更多了。

他們和Atoz取得聯系,也就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做一個嘗試。

在01年互聯網泡沫沒出現之前,每一個做互聯網的創始人都是樂觀的,都是憧憬著美好的。

所以,出現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對兩個人來說根本沒什么,最多算損失一點差旅費。

但是,如果這個競爭對手是三石公司,那真的是太美妙了。

不說別的,導航網上給留個位置,那不比談成一個游戲的代理強一百倍?

兩個人這是默契的在演呢!

哭個窮,賣個慘,最后仗義地退出競爭,甚至幫著三石公司演一演Atoz,這都是順理成章的事兒。

給你三石這么大一個人情,你不得做一下利益交換啊?

不需要太多的回報,只要把我們兩家的網站掛在導航網顯眼的位置就行了。

而且,你還沒法拒絕,小馬哥一說齊磊是他兄弟,很多事兒就明朗了。

你齊磊也沒那么大公無私嘛?至少企鵝社區在你那兒得到了好處,你謀私了!

但是,倆人自覺演的情真意切,卻沒想到,剛拉開幕布,就被齊磊直接戳穿了。

“太貴!”

弄的哥倆面面相覷,有點下不來臺了。

只見齊磊笑呵呵地也舉起大綠棒子(啤酒瓶子),“都是千年的狐貍,咱們就別玩什么聊齋了。”

你們妖,我也是妖,誰還沒點心眼兒呢?

噗!!

唐海朝沒忍住,笑噴了,這小子臊話還不少。

點了點頭,“行,算我看走眼了,你比馬總還難對付啊!”

說的陳方舟也是大笑,“今天真是長見識了!”

與齊磊碰杯,干了一大口。

弄的小馬哥挺郁悶,特么的,啥叫齊磊比我難對付?老子那是對朋友掏心掏肺,心眼沒用在你們身上。

眾人落座,齊磊也打開了話匣子,第一句話就是,“我解釋一下吧!”

直接了當的把導航網的發展方向,還有排名規則,以及理念,和兩個人大概說了一下。

也說出了如果開人情排位、競價排位,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

“兩老哥哥,就別為難我了!小馬哥那是沒辦法,一是欠他的人情太大,二是兩家公司真的就像一家公司一樣了。”

“理解!”唐海朝點了點頭,人家不給你解釋,你也沒辦法。

何況,齊磊很真誠。

陳方舟也是點著頭,啃著一只烤翅,“你還別說,這地不錯啊,味兒挺正!”

齊磊與他們再次碰杯,“理解萬歲!”

繼續道:“今天把兩個老哥叫過來,沒別的意思,生意上該怎么競爭就怎么競爭!我就怕,生意成不成的無所謂,咱們再因此結了仇,那就沒意思了。”

“以后,相互幫忙,一起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這些話也不是虛的,真的就是齊磊擔心的點。

本來與三石就有利益上的沖突,而且三石還沒法開這個口子,很容易給人感覺就是,三石公司有點端著,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味道。

到時,三石再搶了和Atoz的生意,更得讓兩家心里不痛快。

很多商場的仇怨就是這么結出來的。

當然,齊磊不是怕結仇,而是沒這個必要。

當下的互聯網行業,不是傳統行業,產業固化,機會就那么多,我吃的飽你就得餓著,想不結仇是不可能的。

但是現在,機會多得是,犯不著為一點不值當的事兒結仇。

一頓飯,幾句敞亮話就能解決的問題,何必呢?

對于齊磊的開門見山,唐海朝和陳方舟也是極為受用。

這小孩不錯!這小孩真的不錯!

陳方舟有點不勝酒力,一瓶燕京就有點迷糊了,說話也大聲起來:“行了,有小齊總這一句話……”

齊磊馬上打斷,“叫石頭吧!和小馬哥一樣,叫石頭就行。”

“行!!”陳方舟一拍桌子,“石頭!就沖你這個敞亮勁兒,這單生意,老哥我不爭了!”

唐海朝也道:“沒得說,韓國人還想讓咱們斗起來,他坐收漁人之利?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我也不爭了!”

“別!”齊磊趕緊阻止,“不開玩笑哈,情我們領了,可是該談還得談啊!”

二人,“怎么講?”

齊磊,“即便你們不和Atoz合作,游戲這個行業還是很有潛力的,將來也得找別的公司合作吧?”

“該怎么談就怎么談唄,就當積累經驗了!”

說的唐、陳二人連連點頭,“對對對,這是實在話!”

一旁的林晚蕭一副沒臉見的模樣,都懶得聽了。

兩個二百五,讓這小子給忽悠了!

還積累經驗?特么談成了算積累經驗嗎?談不成,那才叫積累經驗呢!

嘴上說該怎么談就怎么談,可實際上,齊磊等于是默認了。

那么真被忽悠了嗎?

也不見得。

兩個人雖然比齊磊大,可是商場從來不是按歲數排輩兒的地方。

億唐還沒上線,hinaren也只是一個社區網站,論體量,他們哪有實力和坐擁R樹下,還有導航網的三石公司競爭?

更別說,旁邊還坐著一只企鵝呢!

那玩意也不容小覷啊!

唐陳二人這是識時務者為俊杰,一方面,是覺得齊磊人確實不錯,值得交;另一方面,送個順水人情。

就算得不到排位的好好處,起碼也交下了三石和企鵝兩家大公司。

現在的局勢就是,三石、億唐、hinaren,三家一起談。

坐在一起談,看看Atoz能談出什么花兒來。

等于說是,章南本意是讓五小只出來鍛煉一下,可是談判還沒開始呢,其實已經要結束了。

“咱們這么談!”唐海朝畢竟在世際水平的咨詢公司干過,主意多的很。

已經在籌劃三家要怎么談了,“我報一個10萬美元的超低價格,從價格這方面探一探Atoz的底價。”

“老陳,報價上你報高一點,但是你不能只要代理權,跟他們要中國區的全部版權。包括內容修改、后續版權開發,試探一下Atoz到底愿意拿出多少授權。”

“咱倆這方案,Atoz肯定接受不了。可接受不了就對了,不但讓他更有意向和石頭合作,還能探一探他的底。”

“石頭,你先按兵不動,等我們倆個完成任務,你直接去簽合同就完了!”

齊磊,“……”

林晚蕭:“……”

小馬哥,“……”

小伙伴兒們,“……”

還,還能這么玩的嗎?

弄的齊磊都有點不好意思了,“這不太好吧?”

卻是唐海朝大手一揮,一邊脫了西服的外套,解開襯衫紐扣,把領帶甩到一邊,一邊道,“聽哥的,這回咱好好治一治韓國人!”

陳方舟也有樣學樣,什么海歸?什么形象?

西服也不穿了,大皮鞋都褪了下下,在腳趾頭上掛著,“我看這個可以有!”

盛情難卻了還。

林晚簫現在很后悔要求全程提供法律支持。

怎么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毫無參與感不說,還一點參考的價值都沒有了。

也不用酒杯,端起一個大綠棒子,干了一大口。

心說,我老了?跟不上年輕人的節奏了?

看著桌上坐著的這幾個人:

最大的陳方舟,三十歲!

小馬哥二十八歲

唐海朝,二十五歲!

齊磊,十七歲

還有另外起哄的那幾小只,尤其唐奕,還不滿十六。

林晚簫終于總結出一點有用的信息,那就是,互聯網產業…太年輕了!

桌上的幾個人,就是這個行業的縮影,一切皆有可能!

夜幕下的京城,喧囂、暴躁。

在世紀之交,做為中國跑在最前面的幾個中心城市之一,有如一匹永不停歇的野馬,四蹄飛揚的奔向下一個世紀。

即便已經到了午夜時分,街上的依舊車水馬龍.了。

街邊的大排檔里,依舊聚集著全中國到這里來追夢的年輕人。

他們喝的五迷三道,把城市的壓迫感,還有心中的驕躁用酒精麻醉。

酒桌上的狼藉,亦不影響他們勾著同伴的肩膀,含混不清的吹噓著夢想未來和欲望!

而在這些人中,吹的最狠的,無疑就是朝陽路旁,齊磊他們這一桌。

小馬哥,“他娘的!老子就是沒出過國,后悔死了!不然我也是海歸,特么也能公司還沒開張就枕著投資睡大覺!”

陳方舟,“老弟啊!!知足啊!!你干的那個事兒!我看來是前途無量不像我啊競爭太大了。”

唐海朝,“怕啥!!干就完了!!我要么不做,做的話億唐網,必需和別人不一樣!!我要線上線下通吃!做年青人的專屬天地!”

齊磊呲牙,“你們都有個目標,我特么就是稀里糊涂的干稀里糊涂就成今天這個樣子了”

小馬哥:“阿呸!”

陳方舟,“啊呸!”

唐海朝,“啊呸!”

林晚蕭,“啊呸!!”

隔壁桌的幾個女生,“啊呸呸呸!!”

好吧,隔壁桌坐著的幾個226寢的女生,已經聽那邊吹了半天了。

實在聽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逃寢,大伙兒唱歌,吃宵夜。

結果隔壁坐了這么一幫酒蒙子

喝點馬尿就不知道姓啥了

說話很大聲不說,你要吹的有點水平也還好,這都要上天了!

一個說咱們要做第一,一個說咱們四個就能統一互聯網了

還有一個更能吹,“不出十年,石頭肯定能讓福布斯榜首!”

關鍵是他們叫石頭的那個一看就是小屁孩兒!

本來挺好的夜宵,讓隔壁攪合的一點心情都沒有了。

“真是啥人都有!!怎么覺得比剛剛在酒吧來搭訕那大爺還油膩呢?”

“可不?還億唐網,有這網站嗎?沒本事就會動嘴!真煩人!”

“唉回去問問李玟玟,他們東北的男人都這么能吹牛嗎?”

“就是!尤其那個長帥還長的嫩的真能吹啊”

一群女生草草買單,奔向下一站。

第二天寢室開門才跑回226寢,癱在床上做好了逃課的打算。

想起昨夜遇到的那幫人,“李玟玟”

“半夜遇到幾個傻爺們兒,可是長見識了!”

李玟玟正在洗漱,準備去上課,一聽沒當回事,這幾個小浪蹄子,沒事就逃寢,遇上的奇葩事兒多了

“怎么了?”

結果聽姐妹們一描述。

李玟玟也挺無語的

“那還還真挺沒臉的!”。

咋就八千七呢?完成一萬好歇兩天啊

明天!明天一定要到一萬。

嗯!我說的,耶穌都攔不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