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26章 首戰告捷

第126章 首戰告捷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26章 首戰告捷

齊磊是嗨了,給老劉找對象,這事兒想想就挺刺激呢?

可是,劉卓富卻有點惱羞成怒。

這小兔崽子,一天天怎么就沒個正經的呢?跟誰學的呢!?

弄的老劉一上午都沒個好臉色,背著手踱來踱去,看誰不爽就狠批一頓,像個炮仗筒,一點就著。

結果,十四班怨聲載道,把過錯都算到了齊磊身上,就差沒圈踢她了。

董偉成突然說話賊利索,“特么的,班頭出的什么餿主意,日子更難過了吧?”

而女生那邊也被殃及,他們干的活和男生不一樣,在各各教室擦玻璃。

本來是邊玩邊擦,還挺開心,結果被老劉發現了,雖然沒臭罵吧,但臉色也不太好。

中午的時候,徐小倩、程樂樂她們還奇怪,“什么情況,不就是一個職稱嗎?還沒緩過來呢?”

盧小帥咋呼著,“這哪是職稱的問題啊?”

對著徐小倩告狀,“管管你家小老爺們哈,要給老劉介紹什么對象,他特么也想得出來?”

徐小倩一聽都驚了,登時和程樂樂一左一右地圍了上來。

女生嘛,都愛八卦,比齊磊還興奮呢!

“咋回事?”

齊磊嘿嘿一笑,“我就覺得老劉和羅漂亮挺般配的,所以就……”

兩人對視一眼,“哦去!還是羅漂亮?”

更興奮了。

可是細一想,“難度有點大吧?”

程樂樂皺眉道:“就小羅老師那個條件,那看上老劉嗎?”

羅艷啥條件就不用說了,要長相有長相,要性格有性格。據說,羅艷他爸還是下面一個鄉的領導。

總之,條件很好就是了。

而反觀老劉,農村出來的,個頭還不高,還一本老正的。

也就長相……好吧,長相看時間長了,還是挺耐看的。

程樂樂覺得不太可能,“差距太大了,小羅老師眼光多高啊?老劉沒戲!”

對此,齊磊和徐小倩都沒搭理她。

程樂樂就那樣兒,說起別人來一套一套,結果自己還不是倒追吳寧?

依去年的情況看,她和吳寧差距還大呢!

“那不一樣!”對此,程樂樂自有說辭,“吳小賤起碼…帥啊!”

說的齊磊和徐小倩沒臉見的白了程樂樂一眼,這傻妞有點逐漸“寇化”的趨勢。

越來越像寇仲琪了呢?

不過話說回來,徐小倩其實也不太看好,“主要是老劉那個性格。”

當班主任挺好,賊正經,頗具革命氣質,可是處朋友……

“老劉還是不太討喜的。”

“不怕!”對此,齊磊卻是很樂觀,“可以教嘛!?”

兩人有點懵,“教班主任?”

這時,董偉成、盧小帥他們也圍了上來,聽班頭吹牛皮。

而難得有這么個機會,齊磊索性挑點干貨說道說道。

“處大象嘛,無外乎,膽大、心細、臉皮厚!”

“切!?”

大伙一甩手,一點都不新鮮。

膽大心細臉皮厚,在這個年代可能是新鮮詞兒。可是在十四班,真的不新鮮。

有齊磊呢,這種后世的臊話,早就爛熟于心了。

評論別的班哪個女生,時不時的起哄,必然要冒出一句,膽大心細臉皮厚來,都是跟齊磊學的。

你現在還扯這個,有意思嗎?

盧小帥撇嘴鄙夷,“行了行了,知道了。大膽表白、細心觀察,百折不撓唄?弄點沒聽過的行不?”

卻是齊磊很是惋惜地看著盧小帥,“你啊,危險了,這輩子找不著真愛!”

“去你的!”盧小帥瞪眼,“咒誰呢?”

齊磊則一臉誠懇,“膚淺了,理解的膚淺了啊!”

大伙兒皺眉,“啥意思?”

齊磊,“關鍵是你們沒理解這三條的指導精神啊!”

盧小帥,“那行,你給我們吹吹,到底是個啥指導精神?”

齊磊咋呼著,“這么說吧!”

“膽大、臉皮厚,咱就不談了,咱就拿心細舉個例子。”

看向一幫小老爺們兒,“提到心細,你們能想到什么?”

董偉成撓頭一琢磨,“那就是仔細觀察唄,有啥的?”

“喜歡吃啥,喜歡什么歌、什么電影,投其所好唄!”

齊磊,“說你膚淺了吧?”

盧小帥不服,“那還能咋地啊?頂多也就觀察心情,尋找時機唄?”

卻是齊磊還是搖頭,看向別人,希望他們能給出一個不同的答案,可惜,在這方面,盧小帥和董偉成已經算是心眼兒多的了。

其他人?連個概念都沒有。

天天念叨膽大心細臉皮厚,也只存在于口號,如果讓他們往深了去想,都說不出個一二三來。

其實這和后世大多數人一樣,啥都知道,可是,啥都不明白,也僅限于知道。

后世,都知道膽大心細臉皮厚,都知道好女怕纏郎,可一實際操作,就都拉跨了。

齊磊琢磨著,怎么能讓他們開竅呢?

“這么說吧,你們所說的心細,那不叫心細,那叫基本操作。只要不是個傻子、直男癌,誰都做得到。”

盧小帥瞪眼,要吃人:“你再罵!?”

齊磊,“收收吧,還聽不聽?”

董偉成:“聽!哥你快說!”

齊磊,“咱就拿羅漂亮舉個栗子哈!啥叫心細?”

“打個比方,羅漂亮今天做了一個新發型,還染了顏色。”

董偉成搶答,“那肯定要夸啊!真好看,真適合你!”

齊磊,“夸是必須的,可是除了夸,你就想不到別的?”

董偉成把腦袋搖的生風,“那還能干啥?”

其他人大概也和董偉成差不多。

齊磊悠悠一嘆,“唉,無知的少年們啊!”

“真正心細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基本操作就能做到你們想到之外的兩個方面。”

“哪兩個方面?”

“第二,記住日子,計算她做發型的時間,隔一段日子,你可以大體算出她頭發生長的速度。等頭發沒型的那段時間,你可以來一句,你該去做做頭發了。或者有意無意地根據她的穿衣風格,推薦一個適合她的發色、發型啊!萬一采納了,那印象多深刻?”

大伙兒有點懵,“還…還有這操作嗎?”

而齊磊還沒說完呢,“這還只是基本操作。”

董偉成呲牙,“那那那那那,那啥是進階操作啊?”

齊磊,“假如她采納了你的意見,換了你說的發型發色,你是不應該備兩根搭配發色發型的頭繩、發卡之類的啊?順手不就送出去了?”

“假如工作忙,她沒時間做頭發,你是不是也可以送個發箍、發帶之類的,幫著遮掩一下啊?”

班頭兒有點升上大氣層的味道了!

董偉成呲牙咧嘴,難怪人家和徐小倩是一對兒呢,這特么誰受得了?

徐小倩也在思考,難怪他當時那么溜,原來全是套路。

程樂樂也在想,難怪吳小賤這么快就把老娘追到手了,沒少下工夫啊!

好吧,程樂樂臉有點大,明明是她追的吳寧。

推著自行車悄悄跟在后面的…劉卓富。

老劉可沒偷聽,他是正好路過。

結果,正好聽見這幫小混蛋聊不應該聊的,而且正好是聊他。

劉卓富哪忍得了?本來已經要暴走了,你們他娘的越來越不像話了!

可是仔細一琢磨,心細?是,是是這么個細法嗎?

陷入了沉思。

這邊大伙兒都聽入迷了,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未來脫單可期!

盧小帥一把拉住齊磊,“哥!還有嗎?”

齊磊嫌棄地瞪了他一眼,“你得學會舉一反三啊!”

盧小帥,“那你多舉幾個,我也多反幾個!”

“好吧!”齊磊難得有興致,“再給你們舉個例子,羅漂亮也是在校外租房,對吧?”

“對啊!”

羅艷的家不在尚北,所以也租房,而且離劉卓富租的房子不遠。

“小羅老師一個人住,假如找老劉找幫忙換煤氣罐,如果你是老劉,你怎么做?”

盧小帥想都沒想,“幫啊!肯定幫!”

而且舉一反三,“得順便檢查一下煤氣灶是不是漏氣,好不好用。”

齊磊,“還有呢?”

盧小帥,“記下換煤氣的時間,計算什么時候用完,下回不用羅漂亮開口,咱就得提前預判啊!”

齊磊,“還有嗎?”

盧小帥:“……”

“沒了,還有啥?”

齊磊一唉,“這回不光得計算什么時候用完的時間,你還得計算什么時候換煤氣罐兒的時間!”

盧小帥:“???”

大伙兒:“???”

劉卓富:“???”

打個比方說,“羅漂亮午后來找你換煤氣,你屁顛屁顛就去了。”

劉卓富在身后暗罵,“你特么罵誰?誰屁顛屁顛的了?我可沒有!”

齊磊那邊還在咋呼著,一臉戲謔:“結果,你屁顛屁顛的去了,也麻利地換完了。”

“然后呢?一看時間,下午一點多。你咋辦?活干了,話沒說幾句,更沒時間交流,你甘心不?”

盧小帥把腦袋搖的生風,“那不甘心啊,機會難得呢!”

齊磊,“不甘心你又能咋辦?往那一坐不走了?”

盧小帥:“……”

大伙兒:“……”

老劉:“!!!!”

齊磊,“所以,這個時間就不對啊!心細心細,你得算計啊!”

“她午后來找你,你不會找個托辭,說有事兒,晚點過去。”

“然后,四五點鐘過去換了煤氣罐兒。咦?正好是飯點兒了,好巧啊!”

“就算沒那意思,出于禮貌,她也得留你吃個飯吧?”

老劉什么想法暫且不知道,反正大伙兒是驚了。

董偉成由衷一嘆,“細,還是你細哈!”

“滾!”齊磊瞪眼,“我是個粗人!”

眾人沉默,但是,徐小倩惡狠狠地擰了齊磊一個“十二頻道”,疼的齊磊呲牙咧嘴。

咋了?他侮辱我!

笑鬧過后,這回盧小帥也開竅了。

“對哈,幫了忙,還能一起做飯,一起吃飯。吃了飯,還不能馬上走,否則多不禮貌?好像就為了一頓飯似的。”

“還得坐一會兒,這里外里,不得兩三個小時!?”

齊磊寵溺地摸了摸盧小帥的后腦勺兒,“你很有前途,比老劉強多了!”

劉卓富:“!!!”

暗恨,小齊磊,你給我等著,一天天凈琢磨些什么亂七八糟的?

但是,劉卓富終究還是沒打擾這堆小混蛋。

趁著注意力都在齊磊那里,適時的停了下來,等他們走出校門,才騎上車子呼嘯而走。

回到家,劉卓富還是心續難平,這幫混蛋,簡直無法無天,編排起老師一套一套的。

已經想好了,以后肯定沒他們好日子過,還敢開我的玩笑?找死!

再說了,我劉卓富是你們說的那種人嗎?不鉆營,順其自然才是我老劉的至高境界啊!

簡單地做了個炒青菜,胡亂吃完,正準備瞇一小會兒,下午還得去學校。

結果,大門外傳來了羅漂亮的聲間,“老劉,開門!!”

兩人住的近,又是大學同學,去年寒假補課,羅漂亮一個單身女人的家也不太方便,還是拿老劉這里當課堂,所以羅漂亮一點都不生疏。

老劉去開門,一見羅漂亮,登時眼前一亮。

今天羅漂亮休息,上午顯然是去做頭發了。

做了拉直,而且染了一個暗紅色,幾乎和黑發差不多,但是陽光下能閃出酒紅的光澤。

鬼使神差,長直發…暗紅色…這是啥意思呢?

可是,馬上就回過魂兒來,他娘的!小混蛋的話也能信?

不過,一邊這么想,一邊算計,今天是八月七號…

嗯,八月七號!下次再做頭發得九、十月份了。

面上依舊一本老正,“咋了?有事兒啊?”

羅漂亮臉色一苦,“又沒有煤氣了。”

“哦!”老劉登時要就跟著她走,“我幫…”

可是,步子還沒邁出去,“我幫你換不了啊?”調兒都是帶拐彎兒的。

羅漂亮一怔,“怎么?有事兒?”

老劉咬牙,“有事兒!學校那邊還沒忙完,得早過去。”

羅漂亮一聽,雖然沒有失落,但還算理解,“那你忙你的,我自己想辦法。”

老劉一聽,“不用不用!我下午回來的早,回來幫你換,又不耽誤做晚飯。”

羅漂亮一想也對,甜甜一笑,“那就麻煩你了。”

老劉大方道:“小事兒,四點吧!四點你跟家等著。”

羅漂亮,“行!”

老劉樂了,心說,這可不是和齊磊學的哈,我本來也是下午有事兒,這就要走。

而且,老劉舉一反三的本事可比盧小帥強太多了。

“中午飯還沒吃吧?”

羅漂亮,“沒有煤氣啊!”

劉卓富,“那在我這對付一口吧!”

羅漂亮一聽,趕緊搖手,“不用不用,我巷子口對付一口就行。”

老劉不容有疑,“進來吧,我也沒吃呢!”

一聽老劉也沒吃,羅漂亮就不推辭了,起碼不算太麻煩。

于是,老劉中午吃了兩頓,吃完都一點多了。

送走羅艷,就去了學校。下午盯了齊磊他們一會兒,也沒收拾他們,主要是沒心情。

四點多,活還沒完,就把齊磊叫到身邊,“盯著點!”

然后掉頭就走,可是走了兩步,又折回來,警告齊磊,“不許再胡說八道,否則我和你沒完!”

齊磊還挺奇怪,我胡說八道啥了?

這邊老劉趕到羅艷家,幫著換完了煤氣。

咦?正好五點了,真巧啊!

羅艷中午就在老劉那吃的,現在有煤氣了,當然得還回去。

“晚上別做啦,在我這吃吧,算是答謝!”

老劉自然不會推辭,但是卻是接手了廚房,由他來做的飯。

無他,羅艷畢竟有點大小姐的養尊處優,雖然這個年代的大小姐還不像后世那么夸張,可是做飯確實沒有老劉做的好吃。

起碼在廚房,羅艷只能打下手。兩人一邊閑聊,一邊把飯做了。

這頓要比中午豐盛許多,老劉也是使出渾身解數,做的色香味俱全。

吃飯的時候,羅艷一個勁兒的感嘆,老劉的手藝比她強多了。

結果,老劉借機來了一句,“要不這么著得了,伙食上咱倆搭個伙兒?我順手做兩個人份兒,你按月給我交伙食費!”

本來羅艷聽到這個提議還有點不好意思,可是老劉說給伙食費,登時心寬不少。

第一,多一個人的量確實不費什么事兒。

第二,……

她做的飯也確實有點一言難盡。

外人都不知道,羅艷自己做飯的時候,簡直就是雞蛋開會。

蛋炒飯,雞蛋西紅柿,雞蛋炒黃瓜,雞蛋羹,翻來覆去就這四樣兒。

最后,抿著嘴,一副假裝為難,遷就老劉的樣子,“行,那別和我客氣,多要點伙食費!”

老劉呲牙一樂,“放心,少不了!”

心中得色,什么亂七八糟的心細這個那個的,我這不比他那強多了!?

吃完飯已經六點多了,劉卓劉又坐了一會兒,幫羅艷收拾了餐具,聊了點學校的事兒。趕在天黑之前,很識趣的走了。

羅漂亮把他送到大門外,回身沉思,啞然失笑。

今天的老劉,覺得和以前不太一樣呢?

第二天上班,路過報亭,劉卓富鬼使神差地整了本兒女性雜志。監督大伙兒干活的時候,一個人貓在墻根兒看。

好吧,他是看到里面有教女生顏色搭配的文章。

結果,被搬磚的齊磊給看見了。

繞到后面,賤賤地來了一句,“看啥呢?”

少女雜志?老劉這么娘的嗎?

卻是不知道,老劉正心疼呢!特么的,花好幾塊錢,結果上當了,里面啥有用的都沒有。

隨口來了一句,“暗紅色,配啥顏色的發卡啊?”

說完才發現不對,回頭一看是齊磊那張賤兮兮的大臉,劃拉把書合上,“你不干活……”

齊磊嘿嘿賤笑,“休息,休息了。”

把老劉生生給懟了回去。

還不見外地湊到老劉身邊,“找啥呢?我幫你參謀參謀?”

老劉又紅了臉,“辦,辦公室看見的,閑著沒事兒翻一翻。”

“哦!”齊磊挑眉撇嘴,剛剛他都看見了,老劉在翻顏色搭配的文章。

不過,好像雜志里寫的不太對口味,講的是唇膏和膚色的搭配。

也不拆穿,假裝很懂,“這都是瞎寫的,這事兒我熟啊!”

老劉想讓他趕緊滾,“一邊呆著去,別哪都有你!”

齊磊,“你看看!”

顯擺道,“就拿羅漂亮,不!小羅老師來說吧!”

“早上她來學校,我都看到了,暗紅的發色吧?她那個直發,不能配發卡的。”

老劉一怔,這方面他還真不懂,下意識問了句,“那配啥?”

齊磊,“得配合眉色!”

老劉,“眉色?”頭回聽說啊?眉毛不都是黑的嗎?

齊磊,“我聽一學畫的朋友說的,皮膚白的人,什么顏色都能駕馭。不過,暗紅發色屬于暖色調,配紅棕色眉筆,同樣是暖色調。”

“絕配!”

點到即止,掉頭就跑,都不給老劉使威風的機會。

老劉也沒心思管他,心說,是嗎?中午就跑一商店,買了幾個發卡,還有一根眉筆。

結果算是開了眼界了,原來眉筆啥的,還真分很多種顏色,確實有紅棕色的。

晚上,羅艷如約來家里吃飯,老劉順手拿出一個袋子。

“給我妹買發卡和眉筆啥的,結果拿錯了,給我整個紅棕色的,這她可咋用?”

老劉的妹妹才上初中,在下面鄉里,確實沒法用。

“正好,這顏色好像和你的頭發挺配的,都是暖色調,拿去用吧!”

羅艷疑惑,“是嗎?我還真沒研究過。”

吃過飯,羅艷回到家,心里好奇,把原本的黑眉色洗掉,拿老劉送的涂了兩下。

你還別說,和發色一搭配,登時柔和了不少。

而且顏色很淡,看起來也不是那么艷。

總之,很不錯,很喜歡!

沒想到,老實巴交的老劉居然還懂這個?

好吧,老劉雖然事業受挫,職稱在那懸著下不來。而且他不知道,更大的事業危機也在等著他。

可是感情上,卻有點柳暗花明的苗頭呢?

咱都說好的,這個月歇歇,下個月好好爆更,

別催啦!

不然,歇都歇不安生。

再說,六千也不少了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4125